手机里的陌生人
目录
手机里的陌生人
上一页下一页
久久不能忘怀的不是那段感情,也无关那些人那些事。让人感动的是温存的记忆,让人难过的也是那些回忆。我想带着我的酒,四处流浪,随遇而安。你且随意,我愿干杯。
当晚他向女人坦诚自己,说有一个特别的嗜好,就是“**”。这个所谓的**或许就是我们以为的变态**狂,或者跟踪狂之类的疯狂人类。而实际上他是一个摄影师,喜欢拍摄星空的一名自由摄影师。家里有许多女人不知道的什么尺寸或者什么型号的高清望远镜,显然他就是靠那些来观察女人的一举一动。他说,**过许多的人,从未看过一个孤单又热爱生活的人。他说:“我知道你在上班之前,会在卫生间起码待半个小时。”一个女人出门之前的妆容是必需的,而他观察细微,发现女人都不曾微笑。这还得感谢那些高科技,让他知道这个表面光鲜内心空虚的人。他还说:“你会在沙发上睡觉,一睡就是一个下午,你时常会在梦里被惊醒。”男人振振有词,似乎为自己的这些收获而感到无比自豪。女人不知道这种观察需要多少耐心与时间,总之她自己是没有那样的毅力。从头到尾女人都不觉得**是多么可耻恐怖的事。看来,女人认为自己能够接受事物的底线远远大于自己的想象。
今晚没有发生特别有趣的事,照旧。感冒的身子懒得出去,待在家里看看书、写写字、听听音乐、追追剧。情绪高涨的时候,披个睡袍走到阳台,看着霓虹灯闪烁的城市,冷风拂面,车水马龙。女人忘却了都市里的喧嚣,有时候静静地一个人站在高处显得很孤独,寂寞不留情面,孤单也突然袭来。当女人无意识地打开手机通讯录,众多的陌生人中找不到一个能够促膝谈心的人。她过着偶尔颓废偶尔迷茫的日子,在梦里找一点现实的存在感。这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女人收到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A:“在做什么,睡了吗?”女人:“还没。”自女人回复那
九*九*藏*书*网
条短信之后,对方就迟迟没有再发消息过来,而女人习惯性地把这陌生号码拉入黑名单。在这里,女人并没有熟悉到能对之倾诉的对象,好朋友自然也不会以这样的开头找她,系统默认为垃圾短信。时隔半个多月,又有一条来自陌生人的短信。A:“我知道你没有睡。”女人:“哦。”A:“聊聊?”女人:“不了,睡了。”当女人钻入被窝,她一如往常地把那个陌生的号码拉黑。女人讨厌来自陌生人的短信,无趣的对白会让她心生困意。最大的反感是女人不喜欢被人看穿,被看穿有多孤单,被看穿有多恐惧。女人习惯过着一个人的日子,享受一个人的孤单,如一座孤岛,如一个雪人。
人心像一个无底洞,根本看不完所有的故事,也看不透所有的情节。当你越看越近,似乎就意味着越陷越深,所以陷得很深,也爱得很累。手机里的情人,不必多,一个就够。只要对方能够在你一个人孤单寂寞的时候带来些许安慰,好的结局或许就是在一起留下更多记忆,坏的结局,或许不会再有。可能只是徒增烦恼,而多数人选择了前者,爱冒险的人从来不会放弃一个让自己满足欲望的支点,女人便是如此。
一个看似刚成年的男人坐在女人身边的位置,女人眼光看向他。他问女人:“美女,你一个人吗?”女人优雅地说:“嗯,一个人。”娇羞的面容和性感的举止想让人不注意都难,这让男子十分着迷。他紧接着说:“介不介意换个位置一起喝一杯?”女人把头转向他,近距离地说:“可是我最爱这个位置。”稚气的男人疑惑地看着女人,而女人不解风情的委婉拒绝让刚入社会的男人似懂非懂。人生除了得维护自己的立场还要为别人找台阶,真是够累的。这是女人当时唯一的想法,也是最终的决定。或许心情不好,或许,他长得丑。在女人刚工作那会儿总是喜欢来这里喝一杯,然后再微九九藏书网醺着独自回家。她什么都不想做,什么也不想思考,单纯地想看着色彩分明的都市人群的不单纯。女人来这里的一年时间里,陆陆续续收到了无数的名片和电话号码。这些记在手机里的号码都未曾记起过对方的脸孔。今天依旧如此,喝完这一杯就该回家,和这里说一声“晚安”,今晚就告一段落。
“记下一个号码,保存在手机通讯录之中。从此茫茫人海,不联系便是一场无所谓的擦肩而过,而后画个句点给明天。”
女人白天忙完工作,在夜里便开始不安,甚至嫉妒能够在平安夜收到苹果的人。今晚女人还是一个人度过,没有任何异常,她这样想。出乎意料的是女人接到家里人打来的一通电话,大概内容是让女人照顾好自己,穿暖点,不要忘记吃饭和睡觉。女人总是熬夜,也特别喜欢发呆,甚至会熬一个晚上的夜没有半点收获。即便女人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就呆呆地坐着,想着,放空着。女人摁掉电话后,倒头睡觉。“嘀……”手机响了,女人收到一条短信。这个月收到了三个陌生号码的短信,在女人的潜意识里一直认为这是同一个人的恶作剧。A:“平安夜快乐。”女人:“谢谢,你也快乐。”A:“你真的是一个任性的女人。”女人:“……”A:“我给你发了三次短信,你每一次都会把我拉入黑名单。”女人:“习惯。”A:“你讨厌和陌生人沟通吗?”A:“看来是,这次又把我拉黑了吗?”A:“嗯,我只想说这个城市里的某个角落里也有一个和你一样的人。”女人收到了几条短信,但是他始终没有打来电话确认女人是否将他拉入了黑名单。事实上,这次女人并没有这么做。平安夜那天,女人睡得特别香,也许是因为好玩,也许是因为觉得温暖,也许是因为寂寞作祟。
你多遥远,我多想念。身边的美好稍纵即逝,即便如此该珍惜的人和事要记心里,不该缅怀的旧时光也要忘怀。不困任何人,http://www.99lib•net绝对不委屈自己。不惧时光,只怕人变了心情又淡了回忆。年轻的心,随心而走。闲看花开,静待花落。
直到过年前,那个人换了无数张手机卡和女人发过不同的短信,女人已经忘了数量,印象里是很多很多。那个人也许是因为觉得压力太大,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方式能让人放松。不过在女人的眼里,这种奇怪的沟通方式成为了一种独特的回忆。他终于有一天开口,约女人出去吃饭。女人竟然答应了,第一次毫无思考地回答一个陌生人说:“好。”看来对方也是吓了一跳,发了一个吃惊的表情并说:“真的吗?那明天晚上7点我来你楼下接你。”女人甚至没有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住处而恐慌,反而觉得踏实。女人第一次想得如此单纯,只是纯粹地见一个“手机里的陌生人”。明天7点,不见不散。
第一次他们进入了熟悉的模拟演练,女人趴在窗口四处张望,拿着手机打着字:“你看得见我吗?”男人立马回了短信过来说:“看得到,看得十分清楚,现在的你没有扎起头发。”他一直在这四周**人们的一举一动,生怕被发现的心情似乎一下子让女人明白了动机。因为女人也总是那样,又说不上这种微妙的感觉。女人盯着手机屏幕好一会儿,笑了笑,心里想着,这是否就是人们常说的恋爱的感觉。他立马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说:“现在的你笑起来很好看。”女人说:“你的嗜好真的很特别。”他说:“我很庆幸你是个勇敢的人,没有把我当作是怪物或异类看待。”女人说:“其实不然。”当站在一个正常人的角度去思考这事,女人还是觉得十分离谱。如果人生本不属于清醒,那何必斤斤计较事态的常理性,按照自己的感觉走或许会更舒坦。女人想就是这种心情牵引着自己去试一试,去看一看,骨子里有一种冒险家的精神。今晚的风吹在脸上特别清凉,女人拉紧衣服,关好窗户回卧室睡觉。
午夜时分,酒馆九九藏书里坐着这个小城寂寞的灵魂。有人微醺起舞,有人醉倒在角落,而有人假装清醒,躯体却早已醉在夜里。女人的11点钟方向,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看似在等人,却神情自若地看向了她。女人的3点钟方向,一群醉鬼划拳买醉。女人正视的画面里,出现一个讨巧面容。他身着硬质灰衬衫显得精气神十足,端正的五官让人想要发生一夜情。回头望,喝醉的陌生男人对女人举着酒瓶喊着:“喝!”女人心里默默骂了一句傻子,然后继续发呆。在这个酒馆里,似乎除了她,所有人都被酒精迷醉,听说喝多几杯透过酒杯看这个世界,所有的画面都会从朴素升华成美好。而女人不信,一直保持清醒的状态等待一个爆发的支点。吧台是圆形的设计,处于整个屋子的中心位置。四处都是环绕着吧台的散座与卡座。这个小酒馆从女人读书那会儿开始一直是一家书店,由于书店老板赌博倾家荡产之后,一转手就成了一家文艺气息浓郁的小酒馆。这酒馆里面不只有喝酒的人,更多的人只是等待一个邂逅的机会,从而摆脱身边寂寞的影子。可是人类忘了一件事,邂逅不只是一个人的事,而且这事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剩下的寂寞只能与更大的失望为邻。顺其自然的邂逅,随遇而安的缘分,这些在酒精里边都成了不可解密的事儿。
第二天晚上7点。女人下楼,看到一个男人坐在车里向自己招手,绅士的他下车帮女人开了门。在女人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串数据:印象10分,好感度10分,长相8分,身材8分。女人不知道他看上去是在哪个年龄阶段,而女人觉得这感觉挺好。他们吃了女人最爱的泰国菜,也喝了女人钟爱的爪哇咖啡。那天他们在车里对视了5秒钟,这时候不一起滚床单似乎缓解不了这种尴尬,也对不起这良辰美景。隔天,半裸着身子醒来,女人发现自己睡在陌生的床上,才突然记起昨晚疯狂的一夜。走到客厅,发现他正在准备午餐。显然北藏书网方人和南方人的区别,大白天的一个大锅,周围小盘子里都是配菜,女人想着这是准备吃火锅热身子吗?男人说:“你醒了啊,刷牙洗脸准备吃吧。”然后塞给女人一条毛巾和一把牙刷,咧着嘴巴嘻嘻笑。女人想这算是在一起了,还是在一起了。盘腿坐在地毯上,开始他们的“火锅之旅”。他连忙起身走向厨房,拿出一袋速冻饺子,看来也是个吃货,似乎那个冰箱是个百宝箱。当女人说来点酱料会更好时,他又连忙起身走向厨房,从冰箱翻出一盒海鲜酱。他俩大口大口地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时不时从盘子里夹菜放入热气腾腾的锅内。女人第一次和陌生人吃饭吃得这么香,也觉得特别温暖,这真是个走心的男人,女人想。刷锅洗碗没有女人的份,收拾残局的也是他,洗衣服晒衣服的也是他。他背上有一个大大的刺青,在他勤劳忙活时汗水渗透白衬衣隐约看到一个类似一棵树的刺青,说实话很美。不知道有一段什么故事,而女人从未问过,他也不曾说起。
当他们决定为自己的工作换城市的时候,他们都祝愿彼此越来越好,越活越美。这期间的他们都是单身,而他们却没有在一起。不是因为没有心动、没有回忆、没有挽留,而是他们未曾分开过,也并没有非要在一起。女人回到了南方,而他留在北方。一南一北,他们时常在手机里发着深情暧昧的短信,他在手机里吻着女人,拥抱着女人,说着甜言蜜语。女人在手机里回应着喘息,展示着诱惑。当他们被现实的洪流一次次冲击时,女人把他拉入了黑名单。这是第几次,女人已经记不清了。他也已经习惯了,而女人一直没有换过号码,一年中有收到过几条陌生人发来的短信,但女人知道那并不是他。自那以后,女人也喜欢上了“**”。虽然女人没有高清望远镜,也不曾耐心地把眼光停留在谁身上,但是女人喜欢看着一件事一个人时,便心生**,试图去看光他,试图去懂他,然而一切并不是那么容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