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你的声色犬马
目录
你和你的声色犬马
上一页下一页
我在最困难的时刻遇见了你,我十分感激。而在最困难的时刻离开了你,我十分抱歉。但在这些困难重重的阻碍前,你并没有选择我,我十分难过。
2007年,她母亲病重去世,他说让她去北京投靠他,并且承诺将来会照顾她一生一世。她收拾起行囊,决定去北京找他。丢下了昨日苦笑的假面,拾起明日整装出发的脸孔,我知我不如意,你知我不安逸。陌生孤独的大都市,车水马龙的街道,灯火通明的世界,却很难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她,这么想。
他摇摇头笑着说:“只是以前的一位老朋友而已。”苦涩的内心戏,表面还要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他知道这样很累,可是现状不允许自己做出其他奇怪的举动。嘴里一直念叨着“小炒肉”,时不时地自嘲,或许带点后悔和遗憾,或许看见她过得不错。或许人生需要一点不完美,才能被刻画得深刻一些,看着四周的人,看着面前的同事,看看自己,人都在忙碌着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他拿起筷子尝了尝,尽是孤独的味道。脑海里迸出一个词:孤单美食。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吃过最苦涩最孤独的食物了。他们一行人吃完饭便离开了餐厅,留下一桌残缺不齐的回忆。那顿饭他即便点了小炒肉,但是这段感情无法再继续点单。等她忙完出来,那伙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她问服务员:“那桌客人呢?”服务员说:“老板娘,他们已经买完单走了。”她幼稚地看着玻璃窗里的自己,笑着摇头,心想都过去那么久了,还是有点忍不住想要多看看他,想问问他现在过得好不好,或者说想问问他有没有想念过她。此刻应收起倔强的笑脸,犯愁的内心止不住地嘲笑自己。想来这一切都是与他有关,往后的一切那就与他拜拜。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在想什么?”她回过头来说:“没事儿,刚看见一个老朋友。”那个男人手里抱着一个孩子,九_九_藏_书_网孩子开口喊着:“妈……妈……”口齿不清的孩子逗得两个人哈哈大笑。
其实在他们进餐厅后她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思考了许久她才上前打招呼:“好久不见。”他盯了她好一会儿才认出来:“嗨……好久不见。”尴尬的气氛,彼此的眼神凝固在空气里无法自拔,还是服务员开口说:“老板娘,老板有事找你,在VIP7包厢等你。”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失态。此时此刻此地,有太多的话哽在喉咙里,想说却不能说,即便说了好像也不会有多大的意义。分开了那么久,大概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各自有各自的人生方向了吧。
2010年7月,她经过同事的介绍认识了一个离异有孩子的男人。一开始以为同事开玩笑,并没有放在心上。没过多久她开始每天很晚回家,她还是每个月给他生活费,她开始打扮得花枝招展,她也开始用起了昂贵的护肤品和名牌包包。外面的议论声开始传到了他的耳朵。有天晚上他等她回家拷问:“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男人?”她一口否认,说是现在升职了,工资也高了,而且老板觉得她表现不错,所以每个月都有职工奖金。但是这怎么可能让他信服呢?每个上万块的香奈儿包包,一套套价格贵得要死的护肤品,还有每个月都会给他5000块生活费,这根本就是瞎扯蛋。虽然他也是一个粗人,但在外边摸爬滚打的这几年,这些还是瞒不过他的眼睛。他把她按在墙角质问,但她死都不承认自己有了男人,而且还是个离异的老男人。当时的她或许心里只剩下了委屈,而不是愧疚。人心可悲,所谓的依靠不过如此尔尔。
2009年10月23日,他失业,开始整天在家里颓废地酗酒,无止境地抽烟,过着堕落的懒汉日子。一开始她不以为然,只觉得是因为奋斗太难,生活太辛苦才导致他现在这副狼狈模
九_九_藏_书_网
样。或许熬过了这段日子他就能够振作起来。她开始对生活抱着更大的期待去努力,每天上下班赚钱交房租,供他吃住,供生活的一切开销。刚开始,他不好意思用她的钱,后来也就习惯了这种生活。没有烟钱了就伸手向她要,没有酒钱了就伸手向她要。她觉着自己一开始无依无靠过来投靠他,这种情况下自然是自己报恩的时候,心里对他十分感激,所以并不在乎钱不钱的问题,只要能够过得下去就行。久而久之,矛盾就开始恶化。他的烟瘾越来越大,酒瘾缠身似的更加堕落。她不再无所谓地放纵他,开始有了责怪,开始有了迷茫,开始声音越来越大。她不给钱他就吼她,曾几度把房租水电费的钱拿来抽烟喝酒上网打游戏。她即便再怎么不甘心,再怎么伤心难过也无济于事。不过生活还是要继续,每个人都一样,时间不会因为你而松懈一分一秒。
他发了疯似的到处寻找她,此时此刻的他像是沉睡已久的狮子,被恶作剧的冷水正中红心顿时醒悟。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而现在已是人去楼空。破旧的出租屋剩下的不过只是自己而已,所有的回忆此时此刻历历在目。而他知道,现在做什么都是徒劳,任何弥补都已经显得太迟。他打她的电话永远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随后的日子里,他开始找工作,开始洗心革面,终于在一家外贸小公司立足。而空余的时间里,他一个人经常对着天花板喃喃自语,没有人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他在想些什么。每晚噩梦之后的挣扎,每天下班之后的孤独,没日没夜地思念故人。
有天,她说:“我在网上帮你看了好几份工作,明天你去应聘吧。”他摇了摇头,说不去。过了些天,她说:“你快来看,这几份工作工资待遇都不错,离我们住的地方也很近,明天我陪你一起去试试看吧,这一次一定可以成功的。”他总是摇摇头,然
九*九*藏*书*网
后抢过她手中的鼠标,让她早点休息,自己就开始坐在电脑前打游戏。她一个人跑回房间偷偷地哭,自始至终在心里没有半点怨言,哪怕生活把她打得遍体鳞伤,还是想着一切都会变好。可是眼前堕落成性的男人让她失去控制,你愿意相信他的改变也好,不愿意相信也罢,事实就是事实,他就是变了。她去卫生间洗澡,发现自己的手变得粗糙不堪不再像从前那般细嫩白净,镜子中自己的脸也变得黯淡无光,从前的姑娘被生活打压成如此模样。瞧瞧现在自己过的日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开始厌恶,她开始愤怒,她彻底绝望了。
一次旅行,把心里的雾霾变成阳光,把孤单的背影变成微笑,将那些不开心的,完完全全稀释在明日的,零点一分。
她出生在南方的某个小镇,她喜欢画画喜欢跳舞,她喜欢摄影喜欢他。
人的自尊心会在瞬间崩塌,你维持得再好,控制得再得体,维护得再持久,只要一个粉碎性的念头,便荡然无存。越是装作坚强,到头来越是伤得面目全非。她至今为止所感受到的是阵阵疼痛,又在疼痛中尝到甜头,以为那股甜会这样一直延续下去,万万没想到幻灭的时刻来得那么措手不及。人,就是这样,自以为的一切事物总显得太过惨白。
9月20日,他第一次动手打了她。他大声骂道:“臭**,你背着我都干了些什么事?别人都说我戴了绿帽子,你他妈的就是个贱人!亏我那么相信你,还替你说话!我他妈真是瞎了眼了!”她捂着发烫的脸笑着说:“我是贱人,贱到不惜出卖身体来养活你,贱到忘记了自己的初心,贱到瞎了眼一直喜欢着你,贱到不管你变得多么糟糕,我都还是想和你在一起!”说完她冲进房间锁上了门,委屈得再也说不出口,坐在地上欲哭无泪,委屈和四周的寒冷钻入内心深处直打哆嗦。第二天,她收拾好行李搬出了那个破破烂www.99lib•net烂的出租房,打了那个老男人的电话,让男人来接她走,随便去哪里都好,只要离开这个地方就好。电话里的她,歇斯底里地喊破了嗓子一样,面目狰狞,路边的行人看见都会绕开走得很远。她一个人拿着行李,在路边蹲着抽泣。老男人从车里下来,把她送到了宾馆。她那时候觉得,爱情真的好廉价,什么感情都敌不过物质和贪婪的欲望。人的惰性一旦扩大,就什么都毁了。她知道自己已经堕落得不成样子,但是却还是很爱他,还是想和他在一起,好好地在一起,不惜一切代价都想要和他一起过好日子。然而,事实是残酷的,社会也是悲凉的。她终于还是忍不了穷苦的日子和一个堕落到放弃自己的男人。
“抱歉,我先失陪一下。”她优雅地离开了现场,留下了一大堆的问号给那群人,还有他。
2013年3月,春暖花开的季节,她已经是一家餐厅的老板娘,而他还只是一个小公司的普通职员。那一天见面正好是她餐厅开店的两周年特惠日,而他和一大堆同事聚餐,正好选择了这家餐厅。
女人的心是脆弱的,而最毒不过妇人心。他忘记了当初承诺的誓言,她也抛弃自己的初心和要与谁一起过平凡日子的念头。即便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人生也不能给予你一个完美的结局。唯有自知,才能安好。
今日的特价菜:小炒肉。
你很擅长离别,而我最会假装不在意。
起初,他对她像自己的妹妹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呵护有加的疼爱,她开始迷茫自己是爱他还是只是感恩细胞在作祟。两个人没有稳定的工作,工资又不高,过得自然是非常辛苦。每次到了交房租的时候,他和她总是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彼此,为了房租为了饭钱到处恐慌,到处奔走。他开始去找兼职,每天都要忙到夜深人静时才能够回家,她总是会准备好夜宵放在饭桌上等他下班回来吃。他开始变得很暴躁,时不时就凶她。她知道九*九*藏*书*网他很辛苦,所以从来不会因此生气或逃离。日子过得虽苦,但总算是熬得下去,两个人每天过着忙碌的生活,渐渐地不再聊天,不再沟通,不再一起吃饭。
他的同事纷纷交头接耳,有个声音跳出来问:“刚才那女人是谁?”
她,一个出身平凡的女人,为了爱情不惜一切,自以为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彼此好,殊不知对方在意的并不是如此。在充满遗憾的时间里,两个再怎么对的人都不可能会好好交融,当初的后悔和曾经放弃的感情都会付之东流。每个人都有自己做选择的时候,也有权利为自己想要的生活做任何事。不管你嫁给了谁,或者选择了谁,即便是做了什么不耻的事,在这弱肉强食的社会里都会拥有一个位置。反正总有那么一些人会受到无数人的谩骂与责备,也总有一些人表面风光,内心孤独。第一次听到她的故事的时候,颠覆了我的三观,而现在细想起来,感情也好,生活也罢,过得好是王道,而做得问心无愧则是人道。渐行渐远的人群中,你没有回头,我也不再挽留。在这不能安宁的世界里行走,一点点的保护色是必不可少的伪装品。以后的岁月里你和你的声色犬马,而我和我的一生成败各安天涯。
一大群人进店之后坐下,大家还在议论这么高档的餐厅特价菜居然是小炒肉。名字普通不说,材料估计也就是什么辣椒和肉炒一炒而已吧。不过既然是同事推荐,那味道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然而这道菜一直是她最爱吃的菜,原因不过就是当初她和他在北京的小出租房里,他经常做给她吃。因为她爱吃辣,不吃辣的他常常炒菜的时候把自己弄得呛到不行,做完菜的他通常都是泪流满面地端着盘子出来。那时候只要她想吃,他就会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做给她吃,每每回忆起当时的日子画面就历历在目。这些熟悉的情节让他坐立不安,显然有过纠缠的主人公通常都是内心敏感、情感丰富,想象力好到一个境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