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 第一次世界大战全程历史纪实
第十章 实行双重标准
——拉偏架的“中立”国
目录
上篇 第一次世界大战全程历史纪实
上篇 第一次世界大战全程历史纪实
第十章 实行双重标准——拉偏架的“中立”国
上篇 第一次世界大战全程历史纪实
下篇 专题解说
下篇 专题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丘纳德轮船公司自豪地称赞“卢西塔尼亚”号是“现在大西洋中航行速度最快和最大的轮船”,它的最高速度是每小时25海里,比任何潜艇都快得多。英国海军部考虑到这种有利条件后指出:“快速轮船可以靠曲折的航行,大大减少潜艇袭击成功的机会,潜艇的水下速度很低,除非它能预知被攻击船只的航线,否则要进入发动攻击的方位是非常困难的。”1915年5月1日,德国大使馆在美国报纸上登出声明,称任何乘坐悬挂英国旗帜的商船的美国旅客,其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在“卢西塔尼亚”号起航的那个早晨,约翰·冯·伯恩斯多夫伯爵签署了一条警报:英国船只“必定被击毁”,劝告在战争区域航行的旅行者,“乘坐大不列颠及其同盟国船只旅行的,属于自愿冒险”,但是“卢西塔尼亚”号的乘客并不把这消息放在心上,认为“卢西塔尼亚”号有足够的速度,可以逃脱德国潜艇的袭击。星期六,这艘挂着英国国旗的巨型邮船满载着1959名乘客和船员,从美国赫德森河的停泊处出发了,驶向英国的利物浦。
1917年2月1日,无限制潜艇战重新开始,德国开始潜艇战的两天之后,威尔逊总统正如他一年前警告的那样,断绝了与德国的外交关系。其实威尔逊总统对此的解释还是比较诚实的,他说道:“作为一个参战国的领导人,在和平会议的台面上,美国总统会有一个座位,但是如果他仍然是一个中立国的代表,他最多只能隔着门缝喊。”在恢复无限制潜艇战后的第一个月内,德国潜艇击沉了至少500艘船只,东大西洋和北海的中立国船运量因此减少了75%,尽管潜艇里的条件非常恶劣,但德军艇员的士气还是随着每一次胜利而高涨,一些德国潜艇取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战绩,等他们凯旋回到基地,就成了民族英雄。
1915年2月4日,为了更有效地打击协约国的商船,并保护本国潜艇,德国宣布在英国和爱尔兰周围水域执行无限制潜艇战政策,就是将这些区域划为战争地带,任何进入该区域的船只都将被击毁,不予警告。1916年3月,没有武装的法国汽轮“苏塞克斯”号在英吉利海峡被误认为是军舰而被击沉,沉船上有3名美国人,这使威尔逊总统威胁说要与德国断绝外交关系,德国政府作出答复,保证以后在击沉船只之前要先进行调查并采取预防措施。海军上将舍尔认为要按这种方法办事,潜艇战就不可能胜利,于是就把他的北海潜艇支队从西部水域召了回去,并宣布针对英国商船的潜艇战已经结束。

负责北海南部的是哈里奇部队,图为该部队中一支小舰队在列队前进。
1915年5月1日,冠达海运公司的客轮“卢西塔尼亚”号挂着英国国旗离开纽约开往利物浦港6天后,在西南爱尔兰外海域,该船被德国“U-20”号潜艇发射的一枚鱼雷击沉,包括124名美国人在内的198人丧身大海。美国立即和英国站在一起,对这场惨剧做出激烈的反应。德国对美国的损失表示遗憾,但坚持“卢西塔尼亚”号是英国海军的辅助驱逐舰,载有军火。1915年3月,英国轮船“法拉巴”号被德国击沉,照英国宣传的说法,德国潜艇的艇长不予警告即行开火,杀死了大约110人,其中有一个美国人。后来才发现,德国艇长曾经对“法拉巴”号警告了三次,而且是在海平线上出现了一艘英国战舰之后才开火的,而且“法拉巴”号也载着大约13吨军火。然而威尔逊给德国政府发了照会,把他的美国政策讲得清清楚楚:“美国政府有义务保护乘坐飘着交战国国旗的船只的美国公民。”无限制潜艇战一直延续到1915年底,当年8月,德国潜艇击沉了美国“阿拉伯”号商船,美国总统威尔逊严正抗议德国人的行为,声称如果德国不停止无限制潜艇战,美国将断绝与德国的外交关系。因为担心美国参战,德国不得不在大西洋和北海停止了无限制潜艇战,德国潜艇转向了美国船只较少光顾的地中海地区,德国第一次无限制潜艇战告一段落。

二、以小博大——德国的第一次无限制潜艇战

五、“苏塞克斯号承诺”——美国人有在战场漫步的权利

大战一开始,英国的驱逐舰就在北海加强了对德国的海上封锁,舰船在英吉利海峡和苏格兰至挪威间320公里的海面上巡逻,拦阻任何开往德国的船只,并确保德国船只无法进入大西洋从事海外贸易。为了防止德国潜艇潜入英吉利海峡,英军在几个星期之内,成功地从挪威到英吉利海峡之间用防潜网和水雷构建了一条严密的封锁线。藏书网整个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几乎所有的海上冲突都是围绕着对军用和民用航运的保护、封锁或破坏而展开的,大战开始后,英国马上按照其传统的海上战略对德国进行了远距离封锁,英国为了控制中立国的船运,宣布整个北海和冰岛与挪威海岸之间的水域为交战地带,中立国船队必须先停靠英国港口进行违禁品控制检查,英国人检查中立国船只时把所有发往德国的货物都强行购买了,然后放商船回出发地,这样既可防止人员伤亡,同时也给了船主一些经济补偿。
大战期间,约有200艘德国潜艇被击沉,英国人自称其中145艘要归功于他们。皇家海军动员了5000多只辅助船舶,数百公里长的钢丝网,也许还有数以百万计的深水炸弹、水雷、炸弹、大炮和炮弹,才取得这样的战绩。比较一下英国和德国颁布的战争新规则,就会发现德国的规则要比英国温和得多:英国采取布置水雷的办法是无法辨识船只身份的,相反德国只有在误认为是英国的伪装之后才进行。尽管如此,美国面对这两个国家采取了双重标准,对英国的封锁保持了缄默,但对德国则发出严重警告,不仅要保护悬挂美国国旗船只的安全,甚至要保护乘坐交战国船只的美国公民的安全。威尔逊对待英国和德国的双重标准,在把美国卷入战争一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为美国加入这场战争起最决定性因素的,则是美国声言有权保护交战国船只,只要美国人觉得那船适于旅行即可,以及把武装商船看做和平船只。威尔逊总统拒绝正视英国的不规矩与德国的潜艇战这二者之间的关系,威尔逊的立场“明显站不住脚”,因为一碗水端平,不偏不倚,才是中立国的义务。

四、“大洋快犬”——被击沉的“卢西塔尼亚”号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初,军事专家们对潜艇并未给予热切的关注,封锁敌国海岸和摧毁敌军舰船这两大海军任务,基本上还是交由战舰完成,各国海军给潜艇的任务是:侦查、布雷以及击沉水面舰艇,潜艇通过潜望镜找到目标,发射鱼雷,然后向深水下潜逃跑。1914年9月1日,一向为人所低估的德国潜艇终于向世人展示了它可怕的实力,在福思湾附近海域巡逻的德国海军“U-21”号潜艇发射的鱼雷击中了英国皇家海军“探险者”号轻巡洋舰,后者在几分钟内宣告沉没并导致巨大的人员损失,而“U-21”号德国潜艇在“一战”中的战绩随即在9月22日被刷新。这一天的英吉利海峡天气虽然好,但能见度较低,3艘英国巡洋舰成一路纵队昂首西行,三舰彼此间隔两海里,航速10节,在广阔的海面上执行封锁巡逻任务,海军部指示,遇有德国舰船,一律予以击毁。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在奥斯坦德西北海面上,德国的“U-9”号潜艇也正在海面上四处游弋,伺机猎获送上口来的“美味”。“U-9”号潜艇在荷兰湾附近海域发现了正以横队驶来的英国皇家海军这三艘巡洋舰,7时许,“U-9”号潜艇向“胡格”号巡洋舰率先发射鱼雷,该舰的龙骨遭到攻击并向左舷倾斜,舰员纷纷落水,舰艇在20分钟内沉没,500多人罹难。此时“克雷西”号和“霍格”号发现灾难后误以为“阿布基尔”号是碰撞到漂浮的水雷,马上赶来救援,“U-9”号潜艇随即又发射两枚鱼雷击沉正在进行救援落水者的“阿布基尔”号。8时,在距“克雷西”号巡洋舰1000米外再次发射3枚鱼雷,正撤退脱离现场的该舰于15分钟内即告沉没。此役英国皇家海军损失高达3·6万吨的战舰,共有1460名英国船员在这次可怕的攻击中丧生,“U-9”号潜艇也因此创造了海战史上75分钟内击沉3艘巡洋舰的战例。“U-9”号潜艇在创下丰硕战果23天后,又击沉了一艘英国皇家海军排水量7700吨的“爱德加”级巡洋舰“老鹰”号。
1916年的战况给了包括德国在内的每一个交战国更大的压力,英国对德国的封锁也日渐严密,德军在凡尔登耗尽法国元气的计划落了空,加上在索姆河与英军的惨烈会战,大大消耗了德国的军事实力。很多人怀疑德国是否经得起又一年的消耗战,到1916年8月,德国政府和最高指挥部又开始重新审议无限制潜艇战的问题了。到1917年1月,德国的情况越来越艰难,饥饿封锁让平民付出了可怕的代价,德国军方设法游说民间领袖人物相信,实行无限制潜艇战是必要的,即使这意味着与美国开战,他们相信,德国能够击沉足够多的敌船,等到美国把远征军派到欧洲的时候,德国已经胜券在握了。德国海军参谋部认为,只要有足够的潜艇,就能够封锁英国的贸易,最终逼迫它求和。德国建造潜艇的速度大大加快了,但是德国最大的顾虑是美国可能因此对德宣战,如果美国参战,形藏书网势对德国将十分不利。但德国人选择了冒险,因为此时的德国除了潜艇这张牌已无其他牌可打了。

“卢西塔尼亚”号的沉没和船上124名美国人的丧生使得德军的潜艇战政策前途未卜。
1915年初,“U-21”号只身穿过协约国层层封锁的直布罗陀海峡,抵达了亚得里亚海域,协约国做梦都不会想到德国的潜艇来到了他们的身旁。在两天的时间中,赫森先后击沉了英国的战列舰“凯旋”号和“尊严”号。“一战”时期,战列舰是当之无愧的海上霸主,赫森和他的“U-21”号远离基地,单枪匹马闯进英军戒备森严的锚地,两天之内将两艘战列舰击毁,一举改写了德军潜艇史上的新记录。英国人开始迫切地寻求针对德国潜艇的反制措施,在当时,击沉潜艇的唯一办法是火炮射击和撞击,而击沉潜艇的关键在于引诱潜艇停留在水面而不是在海底潜航,英国人最后想出了一个很好的办法——使用“U艇诱饵”,即使用外观看起来像货轮的武装商船,船上隐蔽安装了火炮和鱼雷发射装置,诱使德国潜艇浮上水面靠近,再升起皇家海军军旗,并用甲板炮发起攻击。潜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益显露出了其强大的攻击威力,整个战争期间,德国潜艇共击沉协约国和中立国船只约6000艘,其中战斗舰艇200艘,运输船5800多艘,总吨位约1800万吨。为了对付德国的潜艇,协约国动用了900多艘驱逐舰和大型护卫舰,极大地牵制了协约国的海上势力,自此,潜艇在偌大的舰艇家族中拥有了一席之地。
正当德国的所有报刊都在大肆宣扬“U-9”号潜艇的战绩之际,德国海军的另一艘潜艇“U-21”号却正在创造着另一项更令世人目瞪口呆的战绩。就在“U-9”号击沉3艘巡洋舰的同时,“U-21”号在艇长赫森的指挥下,在分别击沉了3艘英国舰只后,竟大胆地闯进了被英军视为“圣地”的爱尔兰海,在英国人的眼皮底下,击沉了3艘英国舰船,甚至于一天夜里竟驶近英国海岸向附近的一个机场炮击,赫森由此有了一个绰号——“海上疯子”。这些成功的外海扫荡充分证明了潜艇的能力,德国潜艇初战告捷,使威廉皇帝的海军顾问提尔皮茨上将开始意识到,在打击协约国的商船和摧毁英国人的贸易方面,潜艇也许会是一个更好的武器,潜艇开始被用来辅助封锁敌国海岸,打击协约国商船。商船一般都单独航行,海军舰艇很难给它们提供保护,尤其在它们偏离了海上主航道时。1914年10月发生了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事件,德国海军“U-17”号潜艇在挪威南部海域击沉了900吨的英国货轮“格里特拉”号,潜艇在击沉货轮前进行了仔细辨认,在命令船员全部离船并登上救生艇后发射鱼雷将其击沉,这是战争中德国潜艇首次击沉商船,从此以后,商船也成为潜艇攻击的重要目标。
美国总统威尔逊拒绝承认在德国威胁使用潜艇战与英国对德国实行饥饿封锁这二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他的同情心总在英国那边,英国违反国际法,有人轻轻拍一下他的手背就算完事。英国宣布对德封锁,严禁一切装载战争禁运物资的中立船只驶往德国,虽然威尔逊对于英国这种侵犯中立方权利的做法表示了温和的抗议,但如英国所预料的,他并未采取任何行动。而德国在公海上的不法行为,立刻得到了华盛顿的谴责,德国潜艇战政策一宣布,威尔逊的答复是:德国政府必须严格负责美国船只或生命在公海上的损失。尽管美国奉行中立政策,希望同交战双方都做贸易,但由于英国掌握着海上优势,对德国实行严密封锁,所以实际上美国在参战前的对外贸易主要是同协约国进行,与同盟国的贸易额则相对较少,庞大的贸易额使美国与协约国联在一起,如果协约国战败,美国几十亿美元的贷款即将付诸东流,经济绳索将美国套在了协约国的战车上。

三、饿死一个国家——英国对德国的海上封锁

来去无踪的潜艇,其致人死命的潜在力量显得越来越令人惊恐,英国海军因此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英国人认为,德国入侵英国是“办不到的”,“贸易被迫中断,商船濒于毁灭”才是主要危险,英国有三分之二的粮食依靠进口,它的生计依靠由英国货船所承运的对外贸易。为了对付德国的潜艇,英国海军部研究出一个解决办法。德国的无限制潜艇战是针对武装商船的,不加警告就把它们击沉了,可是对非武装商船特别是帆船,在船员登上救生艇之前是不予击沉的,于是英国海军将一些商船悄悄地武装起来,并用训练九九藏书有素的海军士兵伪装成船员,等上当的德国潜艇一浮出水面后就对它发起突然的攻击,他们把这种船称为“伪装猎潜舰”。不知情的德国潜艇因此吃过不少亏,直到1917年,德国的潜艇指挥官们才再也不会上这种当了,而英国人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让非武装的商船同样也面临着被攻击的处境,潜艇指挥官摒弃了豪侠作风,没有警告就发射鱼雷,但这也正是英国人所希望的。其实事情足够清楚了,把美国拖进战争,是英国的重要目标,按照丘吉尔的说法是:“把中立国船只吸引到我们的岸边,是最重要的,这就有望让美国和德国胡搅蛮缠,如果有些船出事了,善莫大焉。”

德国船员在检查潜艇轮机舱的机械情况。该图很好地展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潜艇内复杂的工作环境。
英国在海上的军事行动,是对北海德国舰队实施深远封锁,德国则试图以战列巡洋舰袭击英国沿海地带,诱出并歼灭英国舰队的部分兵力,但未得逞。潜艇在与水面舰艇、运输船只的斗争中开始发挥越来越显著的作用,但潜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还是新式武器。根据国际法规定,战舰要攻击商船,必须事先警告,并保证商船上乘客和海员的安全。但是当时的潜艇既小又脆弱,如果钻出水面提出警告,交战国商船上的枪炮就足以击沉它,德国因此认为,它使用潜艇袭击商船不必事先警告,除非英国拆除它商船上的枪炮。

英军的海上行动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图中正在进港的这种商船,而这种船也就成为了德军潜艇部队的主要攻击目标。
在英德海战中,赫尔戈兰湾突袭战给英国人带来的兴奋没有维持一个月,1914年8月底,当德国水面舰艇部队在赫尔戈兰湾战役中惨遭失败后,提尔皮茨毅然打出了他的王牌,亮出了杀手锏,一时间,大批的德国潜艇倾巢出动,杀向正在庆贺海上胜利的英国海军。如果说德国的公海舰队没有取得什么成功的话,那么德国的潜水艇却对敌人造成了致命的威胁。1914年11月,作为对英军封锁德国的回答,提尔皮茨针锋相对地宣告对英军实行潜艇封锁,虽然那时德国海军仅拥有29艘潜艇,但一年后这个数字升至54艘。
英国的封锁试图迫使德国全部人口忍饥挨饿至屈服方休。英国对德国的饥饿封锁,违背了被广泛承认的国际法准则,为了阻拦英国的海上贸易,德国也部署了一些战舰伪装商船,企图拦截英国的贸易船只,但大多数都遭到了英国战舰的追击并被摧毁。德国人没有能力封锁英国的贸易,他们不得不另想办法了。在1916年12月的一次情况分析会上,德国海军上将霍尔岑多夫坦率指出,如果在1917年2月取消对潜艇的限制,就可以在夏收之前于6月逼英国人投降。德国经济学家估计,如果潜艇战能连续5个月,每月击沉60万吨位的商船,就会把中立国的船队从英国赶走,这样一来,单靠英国的商船队运粮是无法应付英国的饥荒的。由于英国对德国的严密海上封锁,使德奥处境异常困难。德国人称这种封锁是对妇女和儿童的野蛮战争,并努力用所有可行的办法打破封锁。它的第一次潜艇作战就是针对封锁军舰的,为了挽救败局,德国政府宣布恢复无限制潜艇战,以应对英国的非法封锁。德国人相信,美军在欧洲战场发生积极作用之前,他们即能获得胜利。
没有什么行动像击沉“卢西塔尼亚”号那样激怒美国舆论的了,在1198名牺牲者中,有291名妇女,94名婴孩和儿童。美国和英国的舆论纷纷指责这是一场残酷的谋杀,是一种“海盗行为”。德国对这次事件做出了反应,指出报纸上曾刊登过广告,警告中立国人员不要乘坐参战国的船只。德国政府还争辩说,“卢西塔尼亚号”装有运给英国的军火,否则不会这么快沉没,而英国对此予以否定,美国国内“立刻对德国宣战”的呼声甚嚣尘上,德国迫于舆论谴责的压力,只好宣布取消对客船和中立国船只的无限制潜艇战。美国此时和英国站在一起,对这场惨剧做出激烈的反应,但是,经过查实,“卢西塔尼亚”号上的确携带有弹药等违禁货物,等于是交战国的军火船行驶在交战海域,且有德国人的事先警告,无论怎么说击沉它也没什么不应该的,所以,美国没有因此对德国宣战。事发之后,反德偏见迅即传播在整个英国,人群打破了为德国人所有的店铺的橱窗,捣毁九九藏书网了店里的东西,警察则饶有兴致地在旁边看着,德国出生的人被从伦敦交易所和国内其他地方的交易所驱逐出来,政府清查了已经登记的1·9万名敌侨,并把年龄在17~45岁之间的所有德国男人都拘留起来。
威尔逊坚持要求德国潜艇在攻击武装的商船之前发出警告,这连美国的国务卿兰辛都觉得可笑,因为潜艇发出警告,不过是给了武装商船把自己击沉的机会。德国政府指望威尔逊对英国施加压力,让他们放弃饥饿封锁,允许食品运送到德国,不过叫人吃惊的是,威尔逊接受了承诺,拒绝了条件,因为他认为美国的中立权是绝对的,是不可剥夺的,他逼迫一个交战国严格为违背国际法的行为负责,而对另一交战国的行为不闻不问。“捕获法”原本是适用于战舰对商船的,而这时英国的商船上都已安装了大炮,并已受命向德国潜艇开火,实际上无异于战舰,并且在对等作战中的力量已超过潜艇,所以当无限制潜艇战的狂热鼓吹者、舰队司令舍尔接到这一命令时,认为要按“捕获法”办事,潜艇战就不可能胜利,于是就把他的北海潜艇支队从西部水域召了回来,不允许它们执行登船搜查的任务,并宣布针对英国商船的潜艇战已经结束。

由于潜艇袭击而造成的平民伤亡被协约国用来提升征兵的效果。
不列颠诸岛周围的水域,已被德国政府宣布为战区,所有船只,不论是敌人的或中立国的,都将被送往海底,这也是对世界公告了的。5月7日,“卢西塔尼亚”号航行到了爱尔兰外海遭遇到大雾,威廉·特纳船长命令把速度减慢到18节,大雾逐渐消散,正在附近游弋的“U20”号潜艇发现了它,尽管有德国人事先的警告,可丘纳德公司的董事们命令“卢西塔尼亚”号还是不紧不慢地航行,以节省煤和劳动力,而且船长威廉·特纳也忽视了在显然危险的水域里应采取曲折的航线,他并没把德国的潜艇攻击当回事——要么就是有意而为之。人们一厢情愿的想法是:就算这船果真遭到了打击,那也有充足的时间解救人员,它毕竟是一艘巨大的船。可被鱼雷击中的“卢西塔尼亚”号下沉的速度却是令人震惊的,这艘3万多吨的巨轮被击之后才15分钟就出了大麻烦。第一枚鱼雷射出去之后,德国潜艇艇长舒维格想等船上的人撤离之后再开火,但从潜望镜里他看得清楚,这船只漂了一小会儿,他说:“我不能再朝这东西发射第二枚鱼雷,生灵们在企图自救。”
美国国务卿布莱恩担心威尔逊措辞如此严厉的照会的潜在后果,试图在双方之间一碗水端平。但在威尔逊政府中,布莱恩其实形单影只。布莱恩提醒威尔逊,调查的结果发现,那艘船上有5000箱军火,他也提到了一项德国接受、英国拒绝的协议:德国将以停止潜艇战来换取英国取消饥饿封锁。他针锋相对地点到了威尔逊的双重标准:“如果没有人反对饿死一个国家,那么为什么对淹死几个人却大惊小怪呢?”“卢西塔尼亚”号灾难过去几个月了,威尔逊一直对德国政府施加外交压力,其过分的程度,让许多的美国人大为吃惊,华盛顿州的参议员韦斯利·琼斯恳求总统“处事谨慎,戒急用忍,不要逼人太甚,要着眼于全体人民的利益,不必为几个不计后果、缺乏考虑的人而忽视大局,是他们自己坚持要在交战国的船上旅行,就应该自担风险”。在“卢西塔尼亚”号被击沉事件中,德国人的所作所为且不去说它,至少英国政府是有责任的,它已经被提前得到过警告,为什么还要把通过战争区域的船票卖给大家?其实“卢西塔尼亚”号的沉没正中了英国人和美国人的下怀,用丘吉尔的话来说,这才是“善莫大焉”,这是英国人的计划,也是美国人的目的,当德国在这之后又击沉了几艘美国船只,威尔逊便以潜艇战是“对全人类的作战”为由对德宣战。
船上的旅客在惊慌失措中涌上了救生艇甲板,秩序极为混乱,因为船身急速倾斜,只有右舷的救生艇可以使用。18分钟后,“卢西塔尼亚”号带着它的1198名乘客和船员沉入了大海,不过比起两年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幸运的是那些还来得及弃船的乘客被迅速赶来的爱尔兰渔船救了起来,不至于在海水中冻死。英国“卢西塔尼亚”号客轮被击沉,至少有124名美国人丧生,威尔逊总统在给柏林的一份严厉照会中,抨击这次击沉是违反国际法和对人类的犯罪,他强调指出,美国为了保卫中立国的国民为非军事问题到他们乐于去的任何地方旅行的权利,“不会省略任何言论或行动”。美国提出,中立国人员有权利乘坐中立国船只或交战国船只,要德
九_九_藏_书_网
国保证不再发生袭击运载非战斗人员的商船的事件。
尽管德军承诺尽量避免击沉中立国船只,但由于担心“伪装猎潜舰”的出没,德国潜艇的舰长们得到指示,保证潜艇安全才是第一要务。当然,误袭也就在所难免。1903年,3·2万吨级的“卢西塔尼亚”号在苏格兰克莱德班克的约翰·布朗船厂开工,“卢西塔尼亚”号建成时是世界最快的邮船,首次使用了蒸汽轮机代替往复式蒸汽机,这为它创下新的速度记录创造了条件,从此开创了大西洋邮船的新纪元。之后,大型邮船纷纷把速度和豪华同时作为追求的目标。
“卢西塔尼亚”号灾难之后,德国政府已经在私下里决定,放弃向客轮开火的做法。但是,1916年3月,一艘德国潜艇抗命行事,不予警告,即向法国轮船“苏塞克斯”号开火,致死大约80人。船上25个美国人中有3人受伤,这艘船没有客轮的那种常用的标志,它漆成黑色,其船桥看起来像是军舰的舰桥。德国艇长发现它在英国海军部为客轮指定的航线之外航行,疑心它是一条布雷船,接着就向目标发射了一枚鱼雷。沉船上的伤亡人员中有3名美国人,这使威尔逊总统在4月18日威胁说要与德国断绝外交关系。德国政府5月4日做出答复,以“苏塞克斯”号发誓,保证今后潜艇对商船的袭击一定严格按照“捕获法”的规定,为了旅客与船员的安全,在击沉船只之前要先进行调查、搜查并采取预防措施。

一、初露锋芒——水下幽灵潜艇


德·拉·佩里埃指挥的第35号潜艇(近处这一艘)在和德军第42号潜艇会合。
威尔逊这位中立国的总统,在得到了德国的保证后,便打破了美国此前的全部传统,号召为商船配备美国海军的大炮和海军士兵,并指示他们:凡是遇到冒头的德国潜艇,即行开火。得了这样的指示,美国商船便大摇大摆地驶往战争区域了。丘吉尔写道:“德国人从来不明白,将来也永远不会理解,其敌对国和中立世界是怎样怀着恐怖和义愤看待潜艇攻击的。任意将中立国船只击沉是令人深恶痛绝的行为,而将其击沉又不为船员提供安全,任由他们在救生艇上自生自灭或溺毙海中,这在所有航海国家看来都是令人憎恶的行为,除了海盗,迄今绝没有人蓄意这样做。”这说得很是冠冕堂皇,只是不知道,在战场上如果有中立国的人为德军送军火是否英国人出于“人道”就不开火了呢?当它轰炸一个城市时是不是因为这个城市有无辜的妇孺而不开炮呢?
潜艇的优势在于潜伏水下,秘密行动。公然的警告并拦截商船使德国潜艇很容易暴露目标,也因此会受到英国战舰的攻击。1915年2月4日,为了对英国的非法封锁采取报复措施,更有效地打击协约国的商船,并保护本国潜艇,德国宣布:在英国和爱尔兰周围水域执行无限制潜艇战政策,就是将这些区域划为战争地带,任何进入该区域船只都将被击毁,不予警告。鉴于英国政府在1月31日命令冒用中立国旗帜,也因为海战容易造成不可预见之事件,大不列颠与爱尔兰周围的水域,包括英吉利海峡的全部,由此被宣布为战争区域。从2月18日以后,在此战争区域被发现的任何敌国商船都将被击毁,船员与乘客不能如以往那样免于这种危险。尽管德军承诺尽量避免击沉中立国船只,但丘吉尔怂恿己方的船只挂中立国家的旗帜并鼓励水手穿老百姓的衣服来引诱德国潜艇浮出水面。德国潜艇的舰长们得到指示,保证潜艇安全才是第一要务,因此,误袭也就在所难免,德国人希望这样的威胁可以吓阻中立国的船只不进入英国的水域。英国对德国的无限制潜艇战大做宣传,谴责德国漠视文明国家的战争法。
早在战前的美国内战时,潜艇作为一种廉价的海岸防御武器就已经被投入使用,但是直到19世纪后期的一系列技术进步之后,才发展成为一种有效的海上武器。在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大力支持下,被称为“德国海军之父”的阿尔弗雷德·提尔皮茨海军上将,使德国在潜艇的制造方面占据了绝对优势,到战争爆发时,德国已秘密拥有了一支训练有素、精干强悍的潜艇部队。德国是第一个认识潜艇潜力的交战国家,海军军官们原来把这种舰艇看作侦察部队,或用于保卫港口,对付来自海上进攻的防御船只,在大战最初几个星期中,潜艇被用于以机枪扫射北海的英国拖网渔船,但在英国船也装上了机枪,或由武装巡逻艇护航时,就不再这样使用了,大战开始时,英国有36艘潜艇,全都用作海岸巡逻之用,德国有28艘,但只有10艘能巡航到3600多公里的地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