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痒
一年之痒
作者 : 张鸣
分类 : 杂文随笔
本书目录
作品简介
自序 一边拆字,一边码字
社会
当人不得不共处的时候
犯了错的人也应该有尊严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群体性乖戾的传统
群体性事件与信息公开
派性政治和娱乐政治结合,生什么?
社会
从古代行会的违规处置谈起
政府道歉的标准文本
劣胜优汰的政治逻辑
去掉车份,出租车问题才能解决
从官礼到官礼市场再到官礼假货市场
官员复出背后的制度困境
民迷信与官迷信
社会
莫把官场当戏场
“内部人”维权的禁忌
就怕贪官有文化
密切隔开群众
中国版的波将金村为何总是生生不息?
自家人骂得,别人骂不得
告别内战思维,让林毅夫回乡
社会
官话焉得不雷同?
莫让黑社会成了气候
70年后,我为我的房子付多少钱?
不能不正视的社会鸿沟
社会应该给向善者一个机会
从养狗办到“委员”
曾经的钓鱼执法
社会
天下何处不衙门
教育
把研究生培养过程放在阳光下
北大菜市场和清华写字楼
没有文化的大学教授
大学校长的素质
学官的教授头衔
教育
教育的钱该怎么花?
教育之不能承受之累
如何学得明白些?
文抄公病案的中国特色
一半在水里,一半在火里
大学生为什么考试作弊成风?
失败教育和“愤青”养成
教育
大学教师的种类
学衔垄断与士风日下
请用政治的高度,规定吃饭的营养含量
课堂上的戾气和杀气
北大:大学乎,太学乎
平民上升的渠道不能被阻塞
失败教育,家长共谋
教育
作为“包工头”的校长们
学校教育不能被关进官本位的铁笼
学术不是自家园子里的菜
“学店”的生意为什么这么好?
文化
读书的态度
一个以吃为价值取向的民族的读书生活
文化
在真实和荒诞之间
“受活”还是“活受”?
傅乐成先生《中国通史》序
我们曾经有过的民主实践——刘建军《你所不识的民国面相》序
成为拆迁废墟的古城
全盘“文明”的时代
曾经的体育课
文化
奴才的创造性
小报告与大字报
唐德刚走了,史学有点儿寂寞
日本“开国”的联想
走运的曹汝霖
从洋枪队到八旗洋枪队
小站练兵的风波
文化
汉阳陵的残片
末世贵胄的货与色
香山·珠海·唐绍仪
下跪,关乎观念,也关乎利益
地戏与文庙
安顺的小吃和麻将
谣谚里的北大荒
文化
地戏与文庙
安顺的小吃和麻将
谣谚里的北大荒
曾经的余杭
当前乡村治理结构的随想
来自于传统世界的NGO——平江庙会、路会组织的走马观花
小田孝子祠
上一页下一页

我曾经说过,小的时候,理想之一,就是卖文为生。实现了之后,发现自己的生活在别人看来,特别单调。每日里就是看书,写字,看书像是从书上把字一行行拆下来,而所谓写文章,按王朔的说法,就是码字,像小时候在农场砌墙一样,一块一块往上码。所以说,我的生活等于是一边拆字,一边码字。拆别人的,码自己的,码好了给别人去拆。

习惯了这样生活的人,除了读的写的,都非自家喜欢的东西,一般来说,是不会感到枯燥的。因为拆字的时候,是生活在别人营造的世界里;码字的时候,则是生活在自己手工的世界里,总有新鲜可觅。足不出户,一样好玩儿。

本集是作者的博文、随笔、杂文精选集。作者说他最初开博客,只是想拿那里当文字仓库,以防万一电脑出事,可以把文字恢复。后来发现博客是个好东西,每天不仅有人看,而且还有互动交流。每日浏览量日见其多,就像开办了一个杂志。在这里,可以说一点实话,说一点自己想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