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请记得曾经有人爱你如生命
目录
第十六章 请记得曾经有人爱你如生命
第十六章 请记得曾经有人爱你如生命
上一页下一页
单单几近一个月没睡好了,她的眼睛下面有着深深的黑眼圈,好几日没梳理的头发有些散乱的披在悲伤,脸色苍白的可怕,她比上次从唐家离开的时候瘦了很多。
说完,他再也不看她们一眼,转身上了救护车,守在单单边上,一起去了医院。
是不是真心想我们老唐家断子绝孙啊!她怒不可恶的上门闹了一通,唐小天死拖活拉把她拉回来了,她气的一个月都没和儿子说话,把他赶出了家门。
她不在这……
不可以原谅!不可以!绝对不能原谅她!
“你很爱他。”舒雅望这样轻声低语,这种炽烈能将自己和爱的人都烧成灰烬的感情,她曾经也得到过一次。

她们不管重新开始几次,结局都是一样的。
是的,这些年,只有她围着他转,而他却连一点心思都没用在她身上。
这一切,她也有错,她一直将希望寄托在单单身上,一直给她加油,给她打劲,给她幻觉,让她越陷越深,到最后无法自拔的毁灭。
“医生,医生!快点过来,给她看看!她没事的吧!没事的吧?”单依安扯着医生拼命问着,急救医生连忙给单单听了听,然后说:“心脏还跳着,没事。赶快送医院做全面检查。”
唐小天在昏迷中,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声声让人心碎的“雅望”和眼角落下的泪水,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对,我是你的白雪王子,我一定会来的。”唐小天用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声音,轻轻地说着。他用外套紧紧包住她,然后脱下自己的围巾,小心翼翼地给冰冷的她戴上,单单任由他帮自己带着,依然傻傻地望着摩天轮说:“小天哥哥,我真傻,我以为只要我一直等,旋转的摩天轮总有一天会停下,总有一天会把你带到我身边,可是我错了,你坐的那个摩天轮早就坏了,你一直在上面,一直在上面,我怎么等,你都不下来。”
唐小天缓缓转身,迈动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离开他唯一幸福的可能……
舒雅望深深叹了一口气,抬头望着好久没仔细看过的唐小天,用像是老朋友一般的语气说:“小天,我们都一样,我们都不会在对的时间,选择对的人,所以我们注定要伤害最爱我们的人。
单单连衣服都没换,就穿着家里的睡裙,套了一件长款的羽绒服,拉着唐妈妈急急忙忙赶去了医院,等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才忽然懊恼地想,自己真是一个不长记性的东西。
单单默然的从二楼走下来,静静地望着她,没有像平日那般亲热的迎上去。
“我不哭。”唐小天推开母亲扶着他的手,蹒跚的缓缓走过去,对着单单伸出手道:“我不哭,你下来好不好?”
半年后,单单身体恢复的不错,又再次回了美国,那之后,她便再也没有回来,也再也没见过唐小天。
“老舒啊,你赶快去叫人来,快去啊。”舒妈催促着舒爸去叫人,单单拉着舒雅望站上了天台一米高的围墙上,那围墙只有十几厘米宽,两人的身材都很清瘦站在上面,被冬天的寒风一吹,全都摇摇欲坠起来。
单单睁开眼睛,望着他轻轻地笑了笑,似乎在说没事,别担心。
没一会她走到客厅,看见单单,先是一愣,然后似乎又想起她就是那天在大院里见过的,跟在唐小天身后的女孩:“是你啊,有事吗?”
唐小天望着她,艰难地开口:“你醒了?你要是醒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一个人?”
舒雅望微微皱起眉头,轻声道:“很多年前,我看着夏木被警车带走的时候,也是这种心情吧。”
一直沉默地舒雅望缓缓抬起头来,一点点拉开单单的手,用很清冷的声音说:“对不起,我不能去。”
唐小天鼻子胃酸,一边快步走过去,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他走到她身边,将她头上,肩上,手臂上的雪一点点拍掉,他吸着鼻子给她披上自己的外套。
单单回过神来,轻轻地望向单依安,现在的他,似乎就像自己小时候,无时无刻不担心着母亲会从医院的楼顶跳下来一样,每天都心惊胆战的害怕着自己唯一的亲人离开自己。
舒雅望想到这个名字,想到少年时的那些事,她的心就无法抑制的疼了起来,这是一种病,长年发作,无药可医。
唐小天转身,缓缓的往前走着,没走一会,却在离摩天轮不远处的休闲椅上,看见了一个小雪人。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答应你。”风中,单单似乎听见了舒雅望这样回答她,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望着她: “为什么?你就这么讨厌他吗?”单单的声音已经崩溃:“还是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我真的会把你推下去的!”
“啊——啊——单单啊!”唐妈妈惨叫着冲上前去,单单回头望了她一眼,泪水在空中飞舞着,身子急速下坠着,她望着地面,似乎远远的看到单依安从车上下来,似乎听到唐妈妈的尖叫声,而抬起头来,看着从楼顶跌落的单单而惊恐的连脸都变形了,他连车门没关,奋力往前奔跑着!
唐小天心疼地望着她说:“别这样单单,别这样。”
两人女人在风中发着抖,似乎随时都会掉下去一样。
“退后!给我退后!”单单将刀子更往舒雅望脖子上逼,那个男人退后一点,楼道很窄,单单没有往下走,她拉着舒雅望,直接上了楼顶,来到天台上。
单单说完,缓缓直起身子,一步步走出病房。
可是他在里面啊,他受伤了,唐妈妈说他在梦中叫着她的名字啊……
只是看一眼,看一眼就走,不要抱有幻想,不要再恋恋不舍,看
藏书网
他一眼就走。
单单伸手将舒雅望往外推了一下,吓的周围看的人尖叫连连,舒雅望望着那高的吓人的景色,却一点也不害怕,甚至有些期待地说:“你推吧。”
“你记得我好不好,记得曾经有一个人,这么用力爱过你。”
她听见单依安在气垫床外焦急的叫着她的名字,不顾形象的爬上气垫床,紧张得拍着她的脸颊问:“单单,单单,回答我。”
他还有什么资格再去说一声:重头开始呢?
“你这孩子,怎么弄成这样。”唐妈妈抹了一下眼角说:“小天要是欺负你了,你和阿姨说,阿姨帮你做主,帮你收拾他,可别闹脾气了,你看看你一个月不理小天,他都急的出事了。”
他的车刚在医院门口停稳,单依安就拉开了车门,小心一眼的将单单抱下来,放在担架车上,护士连忙推着进了抢救室,唐小天想跟进去,却被单依安拦住,用冰冷的眼神望着他说:“这么?你是不是现在觉得内疚了?是不是想补偿单单,是不是想和她从新开始?”
舒雅望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舒妈在厨房门口,偷偷听着,无声地哭着,用苍老的手心擦着眼泪,唐小天的好,没人比她这个原来的丈母娘更清楚了。
单单心疼的抬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他的脸颊,这一个月,他似乎也过的很不好。是否有一点点是因为她呢?
唐小天执行完一个抓捕任务后,在清晨终于回到宿舍里,他打开手机,十几个未接来电的提醒短信蜂拥而来。
这一切的一切他都不知道。
其实唐小天那天回家,什么也没说,只是和他爸爸说,喜帖不用发了,和她说,把定的酒店取消了。这简直是个重磅炸弹,把她和老唐都炸傻了。
好想请他原谅她,她不该去伤害他最爱的女人。
单单这样想着,然后迎接她的是猛烈的撞击,身体被震的像是全部碎了一半,疼的她吐出一口鲜血,可身子却又好像落入一堆棉花之中,陷了进去,软软的,又被弹出来一些,她听到身后抱紧他的人闷哼了一声,那双大手,一直紧紧地抱着她,为她护住头部。
她这样视死如归的样子,真的激怒了单单,她怎么可以这样,这么嫌弃唐小天,宁愿死都不和他在一起,这样的女人,这样一直伤透唐小天心的女人!那就去死吧!下地狱去吧!
就在这时,唐小天有些干裂的嘴唇缓缓睁开,喉结蠕动着,似乎吐出了一个很小的声音,单单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她微微弯下腰去,讲耳朵附在他的唇边,听到他用干涩又痛苦的嗓音叫了一声:“……望,……雅望。”
没有……一点也没有了。
“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别离开我。”单依安紧紧握着她的手,用力地望着她的眼睛说:“抑郁症一点也不可怕,我一定会找医生治好你的。”
“小天,经过那么多年,你爱的真的还是我吗?你真的对那个女孩一点心动,一点犹豫都没有吗?”舒雅望望着一言不发的唐小天道:“也许,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你不想背叛的,只是自己的年少时最美的梦而已。可是小天,那个梦我早就醒了,你也该醒了。”
可是,就算让她重新选择一次,她还是会选择,在那个雪天,那个狭窄的小巷,追着他的步伐一直奔跑着。
单单说着,苦笑了一下,忽然想,这一切冥冥之中是否都有注定,如果没有小时候的那次帮助,如果没有后来的重逢,她的人生是否可以轻松很多呢?
舒雅望轻轻抬手,握住紧紧贴在胸口的双鱼项链,长久的沉默着,她似乎陷入那场回忆,那场此生一次的爱情,那场让她到现如今都历历在目的往事,那个依然精致的一直没有变老的少年,那个下辈子的约定。
唐小天看着远去了救护车,长久一句话也没说,有护士走到他身边问他要不要帮忙,他的伤口裂开了,他却缓缓摇头,当特种兵的时候,经常会受伤,这样的强降和伤口并不会让他觉得有多疼。
“我下来了,我跳下来了。”唐小天打横抱起单单,声音有些哽咽:“单单,这里太冷了,我带你回去吧,我们改天再来,改天再来坐摩天轮,我们一起坐,好不好?”
“你不能总是欺负唐小天,欺负他太爱你!”
那个像是被冰雪封住了的女孩,缓缓望向他,轻轻的露出了一个依然纯洁如天使般的笑容,她用像是在梦呓一般的声音说:“小天哥哥,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你是我的白雪王子,只要一下雪,你就会出现的。”
“你求我,不如求求你女儿,放过她自己。”单单拉着舒雅望,向身后7层楼高的地面望了一眼,冷笑着说:“你看,这么高,掉下去一定摔成肉饼。”
“哎哎。快走。”唐妈妈见单单还是那么担心唐小天,忍不住又漏出一丝放心的笑容。
单单就那样静静的睁着眼睛,看着他走过来。
单单使劲摇头,一把拉过舒雅望,让她背对着自己,一手拽着她,一手用刀抵住她的脖子:“你走开!你走开啊!没什么好好说的了!就算把好话说尽了,说一辈子,她也不会改变的!舒雅望,我告诉你!你今天就两个选择,要么就去死啊!去陪被你害死的夏木!要么就活着,和唐小天在一起!”
而她,也不再像从前那般坚强明亮。
如此反复着,过着每一天。
号码都来自同一个手机,从昨天凌晨一点就开始打他的电话,他刚准备回拨过去,手机就又响了,唐小天接起电话:“喂。”
单单点点头,站在门外望着她,轻声道:“我有些事想和你聊聊。”
他无法否认,单依安的话。
舒雅www.99lib.net望摇摇头:“不,我从来不是一个人,夏木一直在我心里,他深爱着我,我知道,只要想到他,我的心依然是暖的,所以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只是经常会很想他。”
舒妈吓的不知道怎么办是好,她苦求道:“姑娘啊,有什么事下来说,上面多危险啊,阿姨求求你了,你下来好不好?”
下辈子真的太远了,她真的等的好累,她好想好想再见到他……

再一想,这不是一个好机会么,所以天一亮就跑来找单单了,她希望能把她的儿媳妇再找回去。
“你对他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吗?你真的忍心看他一直内疚痛苦的等着你?”
舒雅望也向下看了一眼,她的脸色一点惊恐和害怕也没有,她毫不反抗的被单单挟持着,她能感觉到那个拿着刀的女孩一直微微颤抖着,她似乎很害怕,比她还要害怕。
就像现在一样。
单单敲开舒雅望家门的时候,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多岁,满头白发的女人,她拉着门把手,望着门外漂亮又陌生的女孩问:“找谁啊?”
她终于可以带着她最爱的接吻鱼项链,去找那个精致漂亮的少年,去赴那个等待已久的不毁之约。
“我不想骗你。”舒雅望很抱歉地看了一眼唐小天,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答案:“不管回答几遍都是一样,我这一生,不会再背叛夏木。”
唐小天站在医院门口,久久未曾离去,也没有向前前进一步……
他现在疼的是心,是那个被他逼疯的女孩。
“小天,对不起,真的。”舒雅望说完,转身离开。
单单使劲摇头:“不行,我要让她和你在一起,她根本不知道你多爱她,根本不知道你等了她多久,根本不知道你为她伤了多久的心,小天哥哥,你总是太善良,一点为难她的事也不愿意做,一点勉强她的话也不愿意去说,没关系,这些事我来帮你做。我可以不做你的新娘,可是我一定会让你得到你的幸福。”
一直偷听的舒妈妈连忙赶了出来:“哎呦,姑娘,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把刀子放下,快放下。”
唐小天的眼泪缓缓落下,舒雅望放开双手,退后一步,抬手轻轻为他拭去泪水:“这一定是我最后一次伤害你。”
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舒雅望,这个世界上,没人比唐小天更爱你。”
他唯一的解药就是她面前的这个女人,可是她低着头,一声不吭,像一块磐石一样,毫无动摇。
单单礼貌地微笑着:“阿姨,舒雅望在家吗?我找她有点事。”
唐小天,他永远那么好,那么善良,那么英勇。
唐小天像是得到了指引一般,奋力地往摩天轮跑去,可摩天轮静静的立在那里,下面一个人也没有,唐小天四处张望了一会,失落的垮下双肩。
“很多年前的事了,你和夏木,帮我绑架了我哥哥。”单单抬起头来,又提示了一点。
单单捧着茶杯,过了好一会才说:“我叫单单,我们小时候见过,你还记得吗?”
她知道,她会因为唐小天过的不好,而唐小天,只会因为舒雅望而过的不好……
舒雅望说完,难过地望着唐小天:“可是小天,你呢?我已经不爱你了。你每次想到我的时候,心都是碎的吧?”
她的身体被地心引力牵引着不停的往下落,就在她要陷入昏迷的前一秒,忽然感觉到身子在空中一顿,然后被一个强而有力的肩膀紧紧抱住,眼前的画面,被他强迫在空中完成了一个翻转。
唐小天地双眼红了,他特别难过地望着单单,是他将一个那么明朗活泼的女孩逼成这样,是他的固执把她伤害的这么深。
单单使劲摇头,手里的刀又靠近舒雅望几分:“喂!舒雅望,你刚才一定是回答错了,你再重新回答我一遍,你到底是想去下面陪夏木,还是活着和小天哥哥在一起?”
“不会了,以后不会住着了。我要忘记他,永远忘记。”
单单走进病房,病床上的男人紧紧地闭着眼睛,英俊的面颊似乎消瘦了一些,一直短短的头发也长长了不少,盖住了饱满的额头,一项健康的古铜色皮肤,现在也变得苍白了。
这一声,太过清晰,连站在一边的唐妈妈都听的清清楚楚,唐妈妈捂住嘴唇,忍不住使劲的在唐小天毫无知觉的身体上打了一下:“冤孽啊!冤孽!”
房间里传出舒雅望地声音:“谁啊?”
“这样做,值得吗?”舒雅望轻声问:“不管我选择生还是死,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舒雅望使劲的看了看她,遗憾的摇摇头:“抱歉,想不起来。”
那是一场很简单的葬礼,听说她在园林工地监工的时候,被散落的工程材料砸伤,当场死亡。
她慢慢直起腰来,抬手,轻轻揉了揉唐小天的头发,就像他经常对她做的那样,轻声说:“别哭了,小天哥哥,我会让你见到她的。”
那个小雪人,全身洁白洁白的,要不是带着红色的围巾,就几乎和这片白雪融合在一起了,她蜷缩着坐在椅子上,傻傻地抬着头,望着远处的摩天轮……
“你胡说什么!”唐小天低喝道:“不许胡说!”
“单单,单单你别说话了,别说话!”唐小天大惊,抱着单单就用力往前跑着,他从来没觉得路这么长,跑步这么累过,怀里的那个女孩全身冰冷,气息越来越弱,他害怕急了,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他无法看着这个女孩就这样死在他手里。
单依安说:“你就嘴硬,你心里总是住着一个人。”
“我恨你为什么要回来,更恨你为什么不能让唐小天幸福www.99lib.net!如果是你,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让他幸福的!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把新娘的名字换成你的,让唐小天名字的边上,永远是舒雅望。”单单哭了,望着舒雅望说:“舒雅望,我求求你了,你跟他在一起好不好?”
农历春节过后,好几年没下雪的南方小城,居然在夜里偷偷下起了小雪,当人们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外已经被皑皑白雪覆盖,洁白的让人连心灵都被静化了一般。
她不该这样啊,不该这样消沉下去,就算是为了单依安,她也要努力,像妈妈为了她一样,努力战胜病魔,战胜那无穷无尽的厌世冲动。
唐小天只是因为她这一个问题,一点点轻声的关心,而瞬间委屈的眼眶都点红了,舒雅望忽然上前,伸出双手,轻轻地拥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轻声说:“小天,那个女孩真的很爱你,别像我一样,失去了,才知道有多珍贵。”
“想见她吧?明明近在咫尺却不能见她,很痛苦是吧?”单单抬手,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泪痕。半垂着眼睛,轻声地低语着,这样痛苦她太明白了。
唐妈妈伤心地说:“昨天晚上他和队里的人出任务,被歹徒用刀子捅了,现在在医院急救呢,你快跟我去看看他吧,他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呢。”
舒雅望这会才终于想起来,她就是那个扎着两个双马尾的大眼睛女孩,她的哥哥是夏木的同学。夏木啊……
“那时候你们帮助了我,我一直记得唐小天对我的恩情。后来,我跟着我妈妈去了美国,我以为这辈子很难再遇见你们了。”单单转着手里的水杯,一直低着头说着:“可是六年后,我在美国,又遇见了唐小天。”
单单再次醒来的时候,以及是一个星期之后了,她望着屋外已经融化的白雪,一句话也没说,单依安走进来,温柔地摸摸她的头发,轻声说:“单单,我失去过一个妹妹,别再让我失去第二个了。”
从地面翻转着,变成了蓝天,啊,好漂亮的云……
单单连忙从落地窗边闪开,躲在墙后面,那中年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几天已经把她手机打到爆的唐妈妈。
雪一直下着,唐小天在一片白茫茫的大雪中,在游乐园的各个角落来回奔跑着,他在像个没头苍蝇一样,打着转走,深怕漏掉一点地方,他抬起头,眼角的余光看见了游乐园里最高的摩天轮,他忽然想起那一年,单单在摩天轮下面对他说的话。
她连忙给单单打电话,那头却关机了,她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六神无主的。结果没过两天就听说舒雅望那个丫头回来了,她简直恨的牙痒痒啊,那个死丫头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挑小天要结婚了回来!
“单单,单单。”唐小天终于跑到了自己的车边,打开车门将单单放了进去,扯了一块衣角把她的手腕包好,然后将空调开到最大,发动车子,一边打电话通知单依安叫好医生,一边疾驰去了医院。
单单却没有停止,她靠在唐小天的胸膛,气若游丝地说:“我听说舒雅望把来生许给了夏木,我也好想这样。”
唐小天也没开灯,也没说话,从黑暗的客厅,摸着黑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椅子上,沉默地久久地低着头。
唐妈妈看到她这样,立刻心疼地上前两步,想拉着她的手,和她像往常那样说说话,可单单却躲开了。
唐妈妈的表情似乎很焦急,确定了单单住在这里就立刻往里闯,帮佣阿姨拦了几次没拦下来,被她推开了,唐妈妈进到屋里,用带着点哭腔的声音大声喊:“单单,单单你快出来,出事啦。”
那段持续了十年的单恋,那段快要了她命的单恋,她会用剩下的时间,努力的,把他一点点都忘记。
单单忽然像是发了狂一样,一把抓住舒雅望,狠绝地说:“你不去也得去!走!跟我走!你去看他!去看看她啊!”
那是舒雅望最后一次出现在唐小天的生活里,后来,她全家搬迁去了别的城市,再后来就了无影讯,直到四年后,唐小天再次收到她的消息。
他的吉普车在雪地里开的飞快,没一会就到了游乐园门口,他把车子随意的停在路边,下了车就往里面飞奔而去。
那么的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就是无法放弃啊……
“舒雅望,做人不能这么自私的。”
当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唐小天紧紧闭上眼睛,难过的快要无法呼吸了。
单单说道这里的时候,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进手里的水杯,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舒雅望,这个世界上,没人比唐小天更爱你。”
“我说到做到。”单依安说完,最后看了一眼唐小天转身离开。
“小天哥哥……”单单的声音越来越轻,她用她漂亮的眼睛,深情地望着唐小天:“如果我像夏木一样死了,你会不会像舒雅望记着他一样,用力记得我一辈子?”
那么好的女孩,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有着一张比屋外盛开的桃花还靓丽的小脸,讨人喜欢的甜甜笑容和软软的嗓音,可只过了十年,就被自己儿子折磨的像掉在泥里的,已经腐烂掉的花朵一般,散发着频死的黑色气息。
单依安看见她的那一刻,愤怒使他瞬间从惊慌失措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他大步走向受伤的唐小天,和站在一边的舒雅望,眼神冰冷,满脸讥讽地望着她们道:“也许你们觉得你们生命里出现的最可怕的男人叫曲蔚然!但我告诉你们,如果我妹妹有什么事的话,我会让你们知道,曲蔚然也不过是一个要不到糖吃的小孩而已。”

单单捧着手里的水杯99lib.net,用低柔又缓慢的声音,一点一点,将唐小天的事告诉了舒雅望,他为她偷渡去美国,他为她找曲蔚然,他为她前途全毁,他为她照顾父母,他为她拒绝了无数好的女孩,包括她自己。
很快单单被推上急救车,楼上的人也陆续跑了下来,唐妈妈心疼跑到单单身边看着,一个劲的叨咕着,舒雅望也走了下来,远远地望着她们。
单单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抬手,爱恋地抚上唐小天英俊的面颊:“可是,我的运气太差了,我不知道,下一辈子是否还能遇见你,所以我今生才会,这么努力,这么努力的,想要把最好的爱都给你。”
唐小天明明心理很清楚这个答案,却还因为她这样说而难过了一下,单单也因为她这样固执的答案愤怒起来:“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你就这么想去陪夏木吗?好,那我成全你好了!”
“好好好,赶快送去。”一项冷静果断的单依安这个时候就像所有害怕失去亲人的普通人一样,跟着医生的话说。
她怎么可能控制的住自己不来看看他呢?
直到这时,唐小天才发现,她的手腕上有着深浅不一的刀口,洁白的雪地上洒落着艳丽的红色,像梅花一样星星点点地开在雪地里。
“舒雅望,本来唐小天已经答应了和我结婚的,我的婚纱都已经订好了,他的父亲连喜帖都写好了,他的母亲已经通知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可是因为你回来了,因为他看见你了,所有一切都不一样了,所有幸福的假象都结束了。”单单说到这里,抬头望了一眼舒雅望,轻声道:“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单单颤抖着抿着嘴唇,她的眼里并发出强烈的恨意和愤怒!她这样冷酷而又坚定的拒绝,让她想到了唐小天,他也是这样一次次拒绝她的!每次被拒绝,她都要捧着破碎的心难过很久!而她的天使,她最爱的人,在这个女人面前,也如此卑微绝望的被一次次拒绝吗!
因为即使落到这个地步,他依然,没有自信,已经忘了舒雅望。
单单也沉默着,她手里的刀已经不是伤害别人的利器,而是给自己带来勇气的道具,她看着眼前越来越多的人,有舒妈妈,唐爸爸,有警察,有消防队的士兵,他们不停的说着什么,似乎都在苦苦劝着她放手,可她的耳朵里什么也听不见,她的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她已经冷的失去了知觉,身边的女人还穿着居家的珊瑚绒睡衣,也早已冷的像冰块一样。
那自懂事起,就刻在骨头里,血液里的爱,已经变成了他无法改变,无法逆转的习惯,他是个无能之人,他无法许给单单任何幸福。
那个少年,也像她这般疯狂的爱着自己。
“舒雅望,为什么你只看到了夏木对你的付出,没看见唐小天的付出呢?为什么你只想着夏木为你失去了什么?没想到唐小天为你失去了什么?为什么你只心疼夏木呆在牢里的六年,而看也不看一眼唐小天对你的等待呢?他在等你,一直在等你,就等你回头看看他,他不愿意你为难,不想你伤心,他永远委屈自己!舒雅望,你告诉我,他为你付出的,真的比夏木少吗?”
“唐小天!单单在你那边吗?”电话里,单依安的声音焦急的快要疯了。
“你别急,我马上出去找她。”唐小天挂了电话,连忙开着车出去,因为下雪又是清晨的原因,路上几乎没什么人,唐小天焦急地四处找着,这么冷的天,她会去哪呢?唐小天用力想着,想着关于单单的一切,却想不起单单的任何喜好,她平时喜欢去哪里玩啊?她喜欢吃什么?她的火锅店似乎早就已经不开了,她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她说:“唐小天,不管你在摩天轮里多久,我都会在下面等你,只要你愿意从里走出来,就一定能看见我。”
单单轻轻摇了摇头,依然用对待唐小天特有的温柔,轻声道:“小天哥哥,你不要哭,你回病房躺着嘛,我马上就能带她去见你了。”
白天,她总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每天笑容满面,似乎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可深夜,她总是想他想到想去死,却也依然咬着牙,留着眼泪,一刀刀的割着自己,一遍遍的强迫自己,忘记他,忘记他,不要去想,不要去想,不要去想……
一切就在这几秒之间,可是在单单眼里就像是慢动作一样放映着,上升的气流刮的脸颊深疼,她没有思考的余地,她唯一能想到的是,她可能就要死了吧。
唐小天连忙弯腰往床底看了看,又拉开衣柜,拨开衣服,找了找,将自己宿舍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才回答道:“没有啊,她不在我这,怎么了?”
“舒雅望,今天,要么生要么死,你自己选。我给你十分钟,你考虑好再回答我。”
单单深吸一口气,用力地笑着,轻声说:“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再也不让人住在我的心尖上,哪怕让它空着,也不愿意让它再这样疼。”
“就这么爱她么?爱到如此无法自拔?”单单轻声在唐小天耳边问着。
单单并不意外,也不觉得难过,她的心脏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
单单,也许,我能为你做的唯一件事,自始至终,都是离开你,以及不给你任何希望吧……
单单越说越激动了起来,她心疼唐小天,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唐小天内心所受的煎熬,没人比她更急切的希望唐小天得到幸福,得到解脱。
怎么又来了呢?
有一点点因为她离开了,才过的不好?
单单裹着披肩,坐在落地窗前望着屋外的帮佣,正在熟练地扫着落叶,一整冷风刮过,叶子又乱成一片。
结果昨天大半夜的他队里的同事来电话,说唐小99lib.net天受伤了,让她赶快去医院,她这才慌了了,看着病床上的小天儿,她是又疼又气。
果然是他啊……
“我告诉你,你们不管重新开始几次,你们都会回到原点,你们的结局永远是一样的。”单依安警告地望着唐小天道:“如果你再靠近她,再给她希望,让她伤心的话,我就弄死舒雅望。”
“是不是很内疚?”很多年都从未主动和他说过话的舒雅望,忽然缓缓走上前来,站在他的边上轻声问:“是不是觉得自己可恶透了?”
清醒着会疼,就算连睡着了,也会疼的流泪。
“我豁出去了,这一切,今天一定要有一个了结。”单单拉着舒雅望一步一步的后退,往外走到屋外,正好遇到一个中年男人上楼,他很紧张的往前冲过来:“你干什么!”
他一定会讨厌她的吧,这样纠缠不休的女人,一定很讨厌的吧。
唐小天转头望着她。
唐妈妈去医院看过一次单单之后,回到家里一动不动地沉默了很久,连天黑了也没开灯,终于等到唐小天回来之后,沉深说:“以后,我不逼你结婚了,我们都别再去找单单了。”
帮佣慌忙用扫把把叶子压住,就在这个时候,院门外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请问,单单是住在这里吗?”

这一次,唐妈妈没有阻止她,她已经没有脸再留住这个女孩了。
“有啊。”单单笑的有些残忍有些疯狂:“你选择死,我就和你一起跳下去,这样一了百了,再也不会觉得痛苦了。”单单的眼泪簌簌而下:“你选择生,那就要和他在一起,只要他能开心,我就会觉得开心了。”
单单真的发狂的想把舒雅望往下推,离她们最近的唐小天强忍着身体上的伤痛,伸手灵活的翻身上去,一把将舒雅望扯进墙里,跌落下去,单单没推到舒雅望,却因为反力而往前倒去……
她所有的热情,所有的爱甚至生命,都在这场爱情中消耗殆尽。
“舒雅望,唐小天被歹徒用刀捅伤了,你知道他身手有多好的,他平时根本不会受伤的,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回来了,他才心神大乱!才会受伤的!他现在就在病床上!就那样一声声叫着你的名字,你去看他好不好?”单单站起来,用力地扯着舒雅望:“你去看看他吧!他在等你啊!”
舒妈也坐了下来,单单捧着茶杯看着舒妈,舒雅望对她妈妈使了个眼色,让她暂时回避一下,舒妈连忙笑着说:“我去做饭去,你们聊,你们聊啊。”
唐小天停下车,内疚地用双手擦了一把脸,然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立刻发动车子,往市里的游乐场开去!
他停顿了一秒,继续用冷傲的眼神望着她们道:“什么叫可怕,我会让你们慢慢体会。”
“进来吧。”舒雅望客气的请她入内,单单进去,坐在沙发上,舒雅望坐在她边上,舒妈端了一杯茶过来,单单道谢后接过。
舒妈打开门道:“在呢,雅望啊,有人找你。”
单单入院之后,一直断断续续地发烧,然后成夜成夜的抱着单依安哭,单依安请了最好的医生给她看,医生全面检查后,发现单单遗传了她母亲的抑郁症,在长期悲伤的环境里被激发了出来,已经非常严重了,甚至伴着可怕的自毁倾向。
但是说到这里,有些激动的拉住舒雅望:“我知道你爱夏木,但是你不是和他约定了下辈子在一起吗?那你就把剩下不多的这辈子给唐小天不行吗?”
早已等候在一边的医疗救护人员,立刻上来,将单单抬了出去,然后将她背后的人也抬了出去,单单这时才有机会转头望了一眼那人,那人痛苦地皱着眉头,鲜血从他腹部的绷带渗出,染红了他灰色地外套,他挣扎着站起来,拨开人群向她走来,满眼都是关心和焦急。
“她不见了!昨天晚上从医院失踪了!我到处都找不到她!”单依安焦急又暴躁地说。
单单冰封的表情,在最后一句话落下之后,立马碎裂了,她连忙紧张地问:“他出什么事了”
唐小天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他总是望着她的背影的,却无法去做什么。
舒雅望皱着眉头,有些难过地望着这个被爱逼入绝境,为爱疯狂的女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知不觉,已经入冬了,天气寒冷了起来,屋外的树似乎在一夜之间都变得光秃秃的了,满院的草地上落满了焦黄的叶子。
单单像是瞬间从这种疯狂的状态中清醒了一样,转头,特别可怜地望着那个叫她的男人,他扶着腹部,在唐妈妈的搀扶下走过来,眼神特别痛苦地望着她,轻声道:“单单,住手吧。”
这一次,她真的放弃了。
“我说了不去。”舒雅望依然很固执,甩开单单地手,想平复一下心情,好好跟她说,可是单单已经陷入了疯狂中,她的眼神撇见了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她忽然上前,一把夺入手中,拉住舒雅望,用刀指着她的脖子,眼含戾气地瞪着她说:“你去不去!去不去!不去我今天就杀了你!我让他绝了念想,再也不会痛苦!”
她想,爱他是一场无法治愈的病,是一种戒不掉的毒瘾。
单单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太疼了,还是心太累了,她缓缓地闭上眼睛,虽然,她好想好想在和他说句话啊……
“真的吗?怎么会被捅呢?他的身手不是很好吗?”单单听唐妈妈这样说着,立刻焦急又担心了起来,连忙拉住她的手道:“那快走吧,快去看看他。”
“那好啊,我就送你去陪夏木好了!”单单伸手,就要把舒雅望使劲推下去,可已经几乎屏蔽了外界所有声音的耳朵,却听见了一个声音:“单单!”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