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也许我们可以选择幸福
目录
第十五章 也许我们可以选择幸福
第十五章 也许我们可以选择幸福
上一页下一页
那字写的龙飞凤舞,和舒雅望的字写的及像,他记得,雅望的书法是父亲教的,小时候,父亲一直夸着她的字写的好,而骂自己笨,怎么练都没她写的好看。
唐妈拿了新房钥匙之后,便打电话给单单和唐小天,叫她们回家,然后把钥匙交到单单手上,让她们去新房看看,好好想想怎么装修,装修好了就住进去,以后,就是一个家了。
唐小天瞅了她一眼,又迅速撇过头去,过了好一会,才用压抑地声音,轻轻地:“嗯。”了一声。
一边一遍遍写着唐小天,唐小天,唐小天……
只是这一声,将沉浸在震惊中的唐小天惊醒,他自转过身以后,眼睛再也没有离开过她,他看她的眼神贪婪的像是要把她吸进去一样,他向前走一步,忽然发现自己的手里还牵着单单,也不知怎么的,他居然像是背着自己女朋友偷情被发现的男人一样,慌张地甩开了单单的手……
“真不用,我爸爸在楼下接我。”舒雅望依然拒绝。
唐小天脸上的红晕未退,小声道:“我今晚值班。”
谁也没有。
“我不管,我就要。少了我还会回来拿的。”单单说完便开开心心的上楼去了,她迫不及待的上网,浏览网页,四处看着婚纱。
啊,对了,自己应该在去街上的婚纱店看看,有特别定制的款。嘿嘿嘿,单单想着都开心。
“那明天晚上。”单单继续进攻。
单单使劲摇头:“不是啊,是唐小天。我要跟他结婚。”
“没有。”单单低着头硬邦邦地说。
婚妻的名义收获了整个刑警队的祝福。
“求婚钻戒啊。”单单瞪大眼睛说。
当按下后,单单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她紧紧握着手机,咬着手指,她不知道她想得到什么样的回答,她只知道,当她这条信息发出去之后,她就后悔了。
第二天,单单和唐妈妈两个女人上街,逛这个逛那个,买这个买那个,从衣服到鞋子,从钻石首饰到翡翠玉镯,唐妈妈几乎是不惜血本,只要是儿媳妇看上的,全都买下,似乎要把老唐家一辈子存的钱都在今天花光才开心!
家里的帮佣阿姨走出来,一脸刚被吓过的表情,指了指楼上结巴着说:“是……是……”
为什么,为什么她只是回来了一下,只是出现了一下,就将我十年的努力,全都打碎了,将我十年的青春,都变得像纸片一样单薄?
唐小天下班来接她们婆媳的时候,两人正在咖啡厅里一边喝咖啡一边等着他,见他来了就指着满地满桌的东西,叫他往车上搬,唐小天摇摇头想,女人的购物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真的没救了,明明上一刻还想着要幸福,要幸福,要和她在一起,要好好过日子。
“你那么大的箱子怎么拿上楼。”唐小天固执地说。
单单想,他本来就不是浪漫的人,说不出这种话,也没什么的。
“好嘞。”单单欢快的应道,帮着唐家父子把桌上的喜帖都收到一边,然后去厨房帮忙端菜盛饭,一顿晚饭吃的其乐融融。
“啊啊。”单依安敷衍的点头,明显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单单笑了,“扑通”跳到沙发上,一把抱住单依安的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满眼创景地说:“哥,他会对我好的。”
单单离的可近了,那人说什么她听的一清二楚,好笑地望着腼腆害羞地唐小天,心里忍不住美滋滋的,脸上的笑容憋都憋不住。
单单颤抖着,缓缓地从衣服口袋里摸出手机,一直到现在她还无法平静下来,她的手指像是不听使唤一样,在手机上滑了好几次,才输对手势密码,然后找到唐小天的号码,缓缓输入了四个字:不结婚了。
好吧,他不喜欢道歉,所以就连对不起也可以不说。
心一阵疼痛了起来,眼前的红色喜帖瞬间变得有些刺目,他冲忙放下,转头望着依然喜气洋洋的单单,和满脸笑容带着老花镜为他写喜帖的父亲。
那时,他那么坚定的确信,这辈子,从出生到死亡,他名字的另外一边,一定会是她的名字。
单单用力的抱住双臂,忽然感觉到好冷,真的好冷,是什么时候呢,已经到了冬天,她的生日刚过不久,怎么会这么快就这么冷了?啊,不对,是太幸福了吧,幸福的忘记了日期,忘记了星期几,忘记了现在是什么季节,甚至忘记了,他有一个这么深爱的人。
单单还存在吗?
回去的路上,单单和唐妈妈不时的向他展示今天的战果,可爱的新人玩偶,漂亮的钻石项链和耳环,单单还塞了块喜糖在他嘴里,问他甜不甜。
九*九*藏*书*网
现在的她,脆弱让人忍不住想抱抱她,让她别害怕。
唐小天走过来,拿起一张火红色的喜帖,上面用黑色的墨水写着:新郎:唐小天,新郎:单单。
这个吻真的太突然,她根本没有准备好,也根本没有想到,就这么忽然的来了,哦,不,这样的吻她在梦里梦到过好多次,每次都让她意乱情迷,心速狂跳,每次都让她留恋在梦中久久不愿意醒来,因为醒来,就会忘记,就会忘记那被他吻着的感觉!
单单收回手,歪着头问:“不行吗?”
过了好一会,手机短信铃声响了,单单瞪着手机屏幕,很久都不敢打开,她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打开短信看了,只见唐小天只回复:好的。
唐家的亲戚都说唐妈疼这个未来媳妇都快疼上天了,唐妈满脸乐呵呵地说:“我乐意,我就是要疼,谁家姑娘都没我家单单好。”
随着结婚的事情提上日程,唐妈妈操办的如火如荼,唐小天还没大学毕业的时候,唐妈就给他准备好了一套三室两厅的婚房,但是后来听说,单单从小就是住别墅长大的,一个衣帽间就比她们家的房间还大,唐妈妈怕单单以后住着小房子不习惯,便把那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卖了,又添了点钱,换了个五室两厅的套复式楼,这样单单又有衣帽间了。
唐小天,为什么你对我这么残忍,难道只是因为我爱你爱的深吗?对,是我蠢,是我笨,是我贱!我总是送上门被你伤害,可是你也说过了要娶我的啊,也送过我戒指,也渴望过拥抱我的啊。
唐小天点头,笑道:“甜的。”
像是闪着光一般,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单单想,也许是忘了吧。
唐小天这时才像是想起什么,猛然回头,只见单单站在他身后,满脸哀怨地看着他,漂亮地双眼里盛满了绝望和委屈……
也许,这一刻,他终于相信,幸福是可以选择的。
单依安走过去,踢开她身边的垃圾,和她一样靠着床坐在地板上,单手将她揽到怀里,修长的手指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问:“唐小天又欺负你了?”
“我当然知道啦,你马上就是我们自家人了。”唐妈妈笑的一脸喜气,她真的很久没这么开心了,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她终于可以放下吊了很久很久的心。
他用力的将心里那阵奇怪的疼痛压了下去,就在这时,单单转头望着他幸福地笑着,唐小天也扬起嘴唇,用力地回她一个笑容。
真的,唐小天,我对你已经没有底线了,没有自尊,什么都没有了。只是要你回过头来,在她在的时候想起来看我一眼,就一眼!这样都做不到吗?
而上辈子碌碌无为的我,在这辈子用尽所有力气,挥霍掉全部青春,却仍然得不到,我最爱的那个人。
“你不会从街上随便拉了个乞丐回来结婚吧?”单依安问。
单依安忽然放下手里的平板电脑,望着眼前幸福满满的女孩问:“单单,你真要嫁给他吗?”
在这一刻,这个大院,这条路上,这棵梧桐树下,有的只是他和她而已……
那人离他们只有几步之遥,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刚从哪里回来,她依然清瘦,文秀干净的脸颊似乎还和走的时候一样,海藻一般的浓密的长发烫成了大波浪,披散在身后,显得更有风情。
说完,他转过身,拉着她的手,想继续往前走,可是,前方的一个人影,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唐爸爸一脸喜气和得意:“那是自然,你们这些年轻人,就知道打电脑,没几个字写的漂亮的了。”
“没有,你没求。”单单记得很清楚,结婚这事是唐爸爸提议,然后全家就一致通过了:“那天是你爸求的,难道我要嫁给你爸吗?”
原来她坚持了那么多年的爱情,只需要一秒,就变成了恨!

是你太绝情,还是我太认真?
“你爸身体又不好……”唐小天固执的上前,拖过箱子。
“是吗?”单依安怀疑地问:“你确定他不是一时想不开?自暴自弃才娶你的?”
恨这样伤害着单单和所有人的自己。
在这一刻,单单终于哭了,从唐小天面前走的时候她没哭,收到短信的时候她没哭,可这一刻,她真的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就像泉水一般夺眶而出,她死死地抱着单依安,哭的声嘶力竭。
是她太强大,还是我太渺小?
“哈。”单依安嗤笑:“这男人可真够善变的。”
单单就这样僵直的走着九九藏书网,走出了军区大院,在不远的小区门口坐着,当她回过头来,看着小区的名字,似乎觉得很熟悉。啊,对了,龙井小区,唐妈花费巨资给他们买的新房,可是她现在连去看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想你呗。”单单永远这么大胆直接,不要忘了,她自小在美国长大,比唐小天这个中国男人要开放多了,她忍不住缠上去,用柔软的身体贴在唐小天的胳膊上,声音魅惑地说:“要不,我晚上去你宿舍找你啊?”
唐妈妈不停的把最好的菜都夹给了单单,单单看着越对越高的碗说:“够啦够啦,我又不是客人,我不会客气的啦。”
“你会悔婚?”单依安皱眉,完全不相信这个爱唐小天爱到快要发狂的人会主动悔婚:“为什么?为什么悔婚,是不是因为舒雅望回来了。”

这些年,她每天晚上做梦,都梦到自己死了以后,小天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着,老了连个为他送终的人都没有,每每从梦中醒来,她都要抹眼泪。
似乎,她们的婚礼,是所有人都乐见其成的,而单单也每天都洋溢在幸福的世界里,她每天睁开眼睛,都会觉得这个世界空气是香的,水是甜的,人是可爱的,一切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钻戒?”单依安拉过单单的手,左右摇摆地瞅了瞅道:“这也叫钻戒?钻呢?呵呵。”
吃完中饭,唐妈妈催着他们去看新房,新房就在隔壁小区,走路都不要十分钟。两人自然是走着去了,下楼的时候,唐小天的手很自然的拉着单单的,单单紧紧握着他的手,开心的甩来甩去,像个小学生一样。
她每天都会想,一个人活着,最幸运的事是什么呢?莫过于在你最好的年华,遇见最深爱的人,而那个人也正深爱着你吗?
这两个孩子性格都好,在一起她一点也不操心。
以后,还会有一个可爱的宝宝,抱着她们就像抱着温暖的阳光,一定会觉得幸福的。
而他,没有反对,浅浅笑着就点头答应了。

单依安没说什么,既然她心意已决,也没什么好反对的,她开心就好。
唐小天颓废地垂下肩膀,缓缓摇摇头,轻声道:“没救了。”
就在这时,唐小天忽然指了指放在店中心展示柜里的一枚戒指,请导购小姐拿出来,那枚戒指戒环很小巧,两边带着闪亮的玫瑰金边,中间的戒托是个心形的,心的中间有一粒小小的五分钻石,四周镶着十几粒小碎钻,这枚钻戒从导购员小姐的手上,传到唐小天的手中,单单呆呆地看着,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枚戒指瞬间就像发出了最闪亮,最耀眼的光芒一样,将她的目光紧紧吸住,唐小天拉起她的手,然后缓缓地将戒指套在她的中指上,温柔浅笑地说:“就这枚吧。”
一天单单去接唐小天下班,两人准备出去吃个晚饭,单单坐在车上,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哀怨地瞅着唐小天说:“我忽然想起来,你还没和我求过婚呢。”
唐小天摸摸她的头发,刷卡付了钱。
单单想,反正就算不说,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
单单双眼炯炯有神地从一个网页浏览到另外一个,顺便看了看新郎的衣服和伴郎伴郎的,就连小花童的衣服都选好了款式。
舒雅望推了唐小天一下:“追啊。”

单单撇了撇嘴,任性地说:“我不管,反正我要嫁,你要给我多准备点嫁妆啊。”
唐妈妈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满脸欣慰,她的儿子,终于能有一个自己的家,有一个爱他的人了。
单单对他永远是那么的没有底线和原则,一听他不同意,立刻让步:“那好吧,钻戒总得有吧,这可不能再少了。”
单单看着手上的戒指,觉得美极了,美的她都快哭了,她连忙捂住嘴巴,望着唐小天使劲点头。
单依安摇摇头,有些心疼的把几幅画扶起来,又依次挂好,拍怕手上的灰尘,才继续往前走,他走到单单的房门前,也没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房间里也乱成一团,一地的绒毛玩具和书籍,风暴的中心蜷缩着那个罪魁祸首,她背靠着床沿,寂静地坐在地板上,紧紧地抱着双腿,将脸埋在膝盖上,丝绸一般的长发散落下来,将她整个脸都遮住。
“哦,怪不得我给你买的那些首饰你一件都没带过,感情是怕被抢啊。”单依安www.99lib.net经常去国外出差,每次回来都会给单单带些东西,他是一个及其奢华的人,带回来的不是贵重的珠宝就是鸽子蛋一般大小的钻石,所以每次唐小天送单单的东西,他都特别的不屑一顾。总觉得那是路边捡来的,随手送给单单,自己是傻妹妹还当宝贝一样天天带着。
回到唐家,唐爸爸正拿着钢笔亲自在写喜帖,单单欢快的走过去,望了一眼喜帖上自己和唐小天的名字,开心地拍着马屁:“叔叔,你的字写的真漂亮。”
唐小天笑着没搭腔,单单拉着他的手摇了摇道:“好不好嘛?”
她望着这四个字,删掉,又重新打上,又删掉,又重新打上,最后咬着牙龈,颤抖着按下发送键。
他被骂的多了,也不生气,总想着雅望写字好看就行了,以后有什么重要的字就让她帮他写。再后来上学了,每年书本发下来,他总是把自己的课本丢给她,让她帮忙写下自己的名字。
唐小天一把将她拉回来,一手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一手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低头,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忽然吻住了她。
单单已经绝望了,她全身颤抖地死死地盯着唐小天的背影,用力地咬着刚才被他亲吻过的嘴唇,死死的屏住呼吸,不让自己哭出声音,她不要打搅他,她要他自己回过头。只要他抱歉的看她一眼就好,只要他说一句对不起就好。
单单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像是频死的人被做了电击手术一样,猛地打开单依安的手,一下站了起来,用通红的双眼满是仇恨和嫉妒,死死地瞪着他,跺着脚疯狂地尖叫:“别和我说舒雅望!舒雅望这三个字别说合在一起,就是分开来给我看见,我都恨不得把它抠出来,嚼碎,吐掉,踩进泥里!”
唐妈妈做好了饭菜,开开心心地对着他们叫道:“好啦,收拾一下桌子,吃饭啦。”
这么的干脆而又决绝!这么的冷静又残酷!
单单像是一个溺水的人一样,红着双眼,紧紧地盯着唐小天,似乎正在用最后一丝力气,在心里声嘶力竭地喊着他的名字!在拼命地祈求他,求你了,回过头吧,回头看我一眼,只要一眼,只要一眼,我就原谅你,原谅你再次把我的心撕成一片片的扔在风中。
“没有。”单单停顿了一下,接着用很冰冷地声音道:“是我悔婚了。”
婚纱啊,这简直是全世界每个女孩这辈子最想穿的一条裙子!
这个吻渐渐地从一开始的猛烈的探询和挑逗,慢慢地温柔下来,唇瓣之间像恋恋难舍的情人一般嘶磨着,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来,他紧紧盯着她看,双眼变得有些朦胧,不似平日一般清明,他的神色带着一丝欲望,面颊甚至依然带着一丝红晕,他英俊又硬朗的脸庞,在这一刻,显得那么的好看。
那之后,单单把自己关在屋里,成夜成夜的睡不着觉。
“哪有你这样的,还跟娘家要嫁妆。”单依然忍不住鄙视她。
“去去,胡说什么呢。”唐小天打小就脸皮薄,长到这么大也没改掉这个毛病,被熟悉的朋友如此调笑一番,忍不住红了脸。
唐小天听她这么说,忍不住伸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这丫头,我妈对你这么好,你居然想着抢她老公。”
单依安下班回到家里的时候,一打开门错愕的挑挑眉,但凡是玻璃的全都碎了,但凡是在桌上的,全都被扔到地上了,沙发上的抱枕也被扔的满地都是,他放在餐桌边上的财经报纸被撕成碎片,撒在地上,房间里乱的像是被龙卷风刮过的一样。
单单瞪大眼睛,望着自己被甩开在空中的手,在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拉到了空中,然后忽然丢下去一样,无尽的坠落和恐惧,然后是噗通一声,整个身体都被摔碎了,她甚至清晰的听见了骨头和心脏碎裂的声音,疼的她瞬间都不能呼吸了。
她甚至连蜜月旅行的地方都选好了,去希腊,爱琴海,那个像童话一般的地方,她想跟他去一次。
其实,什么爱不爱啊,结婚,就是两个人相依相偎,你疼我,我疼你,好好的过一辈子。
是的,没救了,连他自己都知道,像他这样的男人,没救了……
“才不是善变,是我。”单单捂着自己的胸口说:“用真心打动了他!”
两人在市里甜甜蜜蜜地吃完了火锅,单单挽着唐小天的手,进了一家首饰店,专柜的导购小姐马上迎了进来,看他俩喜气洋洋的样子,也知道要买什么,连忙推荐了好几款漂亮的钻戒,单单望着唐小天问:“你说哪一款好看。”
就连站在她们对面的舒雅望都看出了九九藏书单单的悲伤,都看见了她那悲痛欲绝地眼神,她非常抱歉的拖着箱子往前走:“我回家了,我爸妈还在家等我呢。”
“呸呸呸!我才不要她老公呢。”单单一连呸了几声,猛的往驾驶坐凑了凑,仰着头,嘴唇靠在他的耳边,笑颜如花,情意绵绵地说:“我要她儿子。”
唐小天笑看她:“给你带的,你喜欢就好。”
虽然声音很轻,单单还是听到了,她开心的不得了,却又使劲扳着脸,装着没听到的样子,撤开身子,撒开手,洋装生气地扭头走掉:“不愿意就算了。”
是啊,这一次,真的结束了。
真的恨这样的自己。
那时,她将自己的书放在左边,他的书放在右边。
可这种幸运,似乎是要上辈子积了很多功德才能遇见。
那声“呵呵”真是笑的特别的冷艳高贵,气的单单动手拍了他两下:“哼,怎么就不叫钻戒了?带那么大的钻石在手上被抢劫了怎么办,带小的多安全。”
是的,我总是太认真了,爱的认真,恨的也认真。唐小天,你准备好了吗?这样疯狂的恨意,会拉着你一起下地狱,你再也不能住在天堂,看你最爱的她。
现在好了,他终于想通了。
唐小天好脾气地任她甩着,两人偶尔聊着些什么,总能让单单哈哈大笑,路过的邻居看见他们,都对唐小天报以恭喜的笑容,也有认识的同龄朋友,看了眼长相就像20出头的单单,特别羡慕地对着唐小天挤眉弄眼,凑在他耳边说:“不错嘛,小天,娶这么个水灵的小媳妇,哎哎,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晚上可别把人家压坏了。”
可是在看到舒雅望那一秒,这几个月来使劲建立的幸福,瞬间就灰飞烟灭了,他恨这样的自己。
那天,开心到极致的单单,又忘记了,唐小天只是送了一枚钻戒,还是没有对她说:“嫁给我吧。”
唐小天缓缓松口舒雅望的行李箱,箱子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单单低下头去,从他身边穿过,一句话也没说,就这么走了。
“明天晚上来找我。”单单听到他在她耳边这样说着,她红着脸,傻傻的点头,再也没有一开始调戏他时的那种霸气了,这一刻她才知道,男人才是天生的调戏专家,女人,只是送上虎口的羊羔而已。
单单想,反正……这一刻,她就是幸福怀了,就算他不说,她也高兴,她也要嫁!
单依安被她忽然的疯狂吓了一跳,他紧紧地皱起眉头,已经不必再多问了,她的行为说明了一切,现在的她一定已经伤透了心,才会露出这样仇恨的眼神。
单单回家和单依安说她要结婚了的时候,单依然也吃了一惊,昨天晚上还哭的要死要活,觉得自己嫁不出了的人,今天就和他说要结婚了。
单依安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他站起来,一把将单单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用他宽厚的怀抱,温暖她已经鲜血淋漓地心脏,他轻声在她耳边说:“小妹,哥告诉你,像那种已经把爱一个人当成习惯的男人,你就放弃吧。”
“好。”唐小天满眼笑意地点头答应:“一会吃完饭给你买。”
“好啊~!你说的哦!”要不是坐在车上,单单一定已经激动的蹦起来了,但是她现在只能紧紧的拉着他的胳膊,漂亮的眼睛闪着光芒,忍不住再一次确认到:“一会要给我买哦,不买就是小狗。”
单单是谁?
就像单依安说的,唐小天爱着舒雅望,就像他要吃饭,要睡觉,要呼吸一样,早就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谁也没办法改变。
她的呼吸扑在唐小天的耳边和脸侧,弄的他有些痒痒的,在那样热情如火的眼神,唐小天的心里也被烧地暖暖地,忍不住便笑了,他想了想问:“那你想要怎么样的求婚呢?”
一边,一遍遍写着舒雅望,舒雅望,舒雅望……
“我没求吗?那天不是我求的吗?”唐小天不确定地问,最近这事情发展的太快了,快的他都记不得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我送你回去吧。”唐小天连忙上前一步。
“恩。”单单想了想说:“其实也不要多浪漫啦,只要给我买个钻戒,然后单膝下跪,很认真地说一声:嫁给我吧,就好了。”
单单挑挑眉,特别暧昧地笑着,唐小天红了脸:“你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唐小天,你准备好了吗?这样疯狂的恨意,会拉着你一起下地狱,你再也不能住在天堂,看你最爱的她。
“什么那什么?”唐小天问。
她愣愣的看着这两个字,足足有十多分钟,这十多分钟里,她一滴眼泪也没留,她忽然发九九藏书网现。
这是单依安第一次以哥哥的身份对单单的感情做出评价和规劝,他那么的透彻那么的温柔,那么的轻言细语地说着单单已经深深了解的事实。
唐小天和朋友聊了几句,拉着单单继续往前走,单单使劲地抿着嘴,望着唐小天笑,唐小天见她笑的那么的暧昧和诡异忍不住问她:“干嘛?”
单依安摆摆手,示意她自己已经知道是谁弄的了,他迈着长腿,从一件件家具尸体上跨过去,上了楼,二楼的情况也很糟,上次从欧洲买回来的古董花瓶被打碎在地上,早上新剪下来的玫瑰散落一地,墙壁上挂的几幅名画也被掀了下来,像是垃圾一样扔在地上。
接下来的日子,单单真的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她和唐小天手牵手地去婚庆公司咨询婚礼的流程,去婚纱店选结婚礼服,去他上班的地方给他送东西,以未婚妻的名义收获了整个刑警队的祝福。
“不是不行,只是……”单依安皱了皱眉头说:“你应该找一个对你更好的人。”
唐小天看着她红彤彤的脸颊,忍不住笑了,意犹未尽的又轻轻吻了她一下:“走吧。”
好的,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让单单觉得冰天雪地般的冷!
可是单单悲哀的发现,就这一点点要求,都是巨大的奢望,从舒雅望出现的那一刻,他的眼里,他的世界里,她就已经瞬间蒸发了。
就像和他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满眼厌恶和愤怒,极度的仇恨让她装出那么凶狠的样子,可不管她如何伪装,那满身悲凉和委屈,害怕和脆弱,却是怎么也藏不住,就像是一个站在悬崖边上的人,稍微推她一把,就会掉落下去,粉身碎骨,不堪一击。
只要回头就好,只要回头就好……
看,她多开心啊,她笑起来多好看啊,他喜欢看她这样的笑容,灿烂地连他心中的阴霾和犹豫都能一扫而空。
“没有你把家砸了?”单依安微微眯起眼睛,带着一丝冰冷地怒气问:“他悔婚了?”
回到家在单依安面前伸着手,使劲先摆着手上的钻戒,单依安特别瞧不起地瞅了眼说:“什么东西?”
她早该清楚的,不爱舒雅望的唐小天,就不是唐小天了。
单单漂亮的手指,在灯光下,从这个戒指试到那个戒指,几乎试遍了店里所有的戒指,还是不知道买哪一款好,唐小天也不着急,安静又温柔的等着她,不时的发表一下意见,单单觉得,这是唐小天送给她的第一枚戒指,她是要带一辈子的,她一定要选一个特别特别漂亮,又特别特别喜欢的,可是她怎么也选不到,总觉得每一个都差了一点感觉。
这一刻,他真的有了一种,自己即将结婚,即将和身边这个笑起来依然像个孩子一样的女人结婚。
可是今天,她真的,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他那有力的双臂紧紧地搂着她的腰,她的手放在他坚硬的胸膛上,感觉到他的心脏在她手中猛烈的跳动着,他的嘴唇软软的,又有些甜甜的,就像是小时候吃过的棉花糖,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他的身体变得滚热,他搂着她的手越来越用力,让她都感觉到有一丝疼了,可是她好喜欢,好喜欢这热热的气息吹在她的脸颊上,好喜欢这猛烈而又突然的吻,这让的心脏也狂舞起来,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闻到的,都是他身那股像是翠绿的松枝树一般的味道。
“还要跪啊?”唐小天连忙摇头:“不行不行,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能跪。”
“不会不买的。”唐小天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揉了揉单单柔软又丝滑的长发,一颗坚毅的心,似乎被她用蜜糖水泡的又甜又软了。
“单依安你够了啊。”单单瞪着他说:“别总是搞得像我没人要一样,我要不是紧盯着唐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娶我了。”
她的表情有些尴尬,她没想到会看见他们,更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亲热的一幕,她习惯性的将手擦进口袋里,扬起笑容,柔声问候道:“小天,好久不见。”
“唐小天!”舒雅望连忙制止他,对他使了个眼色,让他看一眼他身后的女孩。
单单用身子撞了他一下,羞答答地问:“喂,你还是那什么吧?”
是的!她恨!她恨他的绝情!他的反复无常!他的不守信用!他居然就回复两个字!就算问一句,为什么,就算说一句,再考虑一下吧!就算只有一点点挽留的意思也好啊!可是他只回复了两个字!
“不用了。”舒雅望连忙拒绝道。
在这一秒,就在这一秒,她开始打从心里开始恨一个人,原来从极致的爱和无法替代到真心的恨你,真的只需要一秒。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