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也许你也有些心动
目录
第十二章 也许你也有些心动
第十二章 也许你也有些心动
上一页下一页
唐小天伸出一只手指,顶着单单地脑袋,把她推远一点,脸颊有些微红地道:“别得寸进尺。”
只要再努力一点,再多一点时间,就能忘掉她吧。这样,对他们都好,不是吗?
“一开始的时候是觉得很烦。”背对着单单的唐小天轻声说:“不管拒绝你多少次,你总是冲上来,家里的亲人,单位的同事,都和你是一家的,感觉自己被围攻了一样。有的时候我在想,到底要怎么做,你才会放弃我。”
唐小天低下头,似乎想了很久,单单安静的等待着,她做好了他再次拒绝她的准备,他在考虑的同时,她也在用力的坐着心里建设。过了好一会,唐小天抬起头,轻轻点了点,用低沉又温柔地声音说:“我考虑一下。”
“不是你叫我给你回个电话的吗?”唐小天走到桌前,一边倒了两杯水,一边理所当然地回答。
唐小天眨眨眼,有些奇怪的说:“我说考虑,怎么一下就跳到约会上了?”
那天天气挺好,北京难得的一片蓝天白云,他坐在她公司楼下的咖啡店里,隔着落地窗往外望着,其实他并不能肯定,她今天一定会在这里出现,可是他除了等待,没有别的办法,他不愿再去打扰她,让她露出那么为难又悲伤的表情,其实比起把她从夏木身边抢回来,他更希望她能像年少时那样笑着,希望她能忘记悲伤的过往,重新回到幸福的轨道。
单单怒瞪他:“我才没有,我多年轻,再和你耗十年八年都耗的起。就怕你到时候已经老了,我不喜欢了。到时候万一你反悔了,抱着我的大腿哭,单单,你别离开我!我一巴掌打上去,滚蛋,还想老牛吃嫩草,做梦!”
唐小天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苦的他说不出话来,可当苦味散尽,却诡异地又有一丝甜,他放下纸杯,从位置上离开,当他迎面从夏木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他就是这样,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个世界,除了舒雅望并无他人。
“然后呢。”
‘有空的话给我回个电话吧。’
“睡觉?”单单立刻凑过来说:“我陪你啊。”
唐小天转过头来,望了她一眼,她像是做错事的小女孩在等着大人的责骂一样,唐小天轻轻叹了口气,开口道:“我没生气。我只是还没考虑好。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你。”
“呵呵呵呵,我不是故意的嘛。”单单连忙上去讨好的道歉,哎呦,刚才是有点过分了。
将手机扔到床头柜上,盖上被子睡觉,深夜的时候,手机在黑暗中振动了起来,屏幕的光芒微弱的照亮单单沉睡的脸颊,她正睡的酣甜,唇角微微上扬着,似乎在做一个好梦,不愿被电话打扰,手机振动了一会,便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屏幕也暗了下去。
“那几年,我只想安安静静地,等着她回来,就算全世界都告诉我,她已经和我分手了,我也想等着她回来。”唐小天叹了一口气,轻声道:“那几年,我觉得身边的人都像我的敌人一样,全都在阻止我,阻止我重新找回幸福。”
单单接住钥匙跺脚:“哎呀!你的车我不敢开啦!你送我嘛!”
“什么什么?”单单连忙一副正义的模样道:“我可以为了你们好,为了你爸妈好,我牺牲很大的好不好?你以为我愿意啊,我是看你爸你妈急的头发都白了,才勉强配合你的。”
“又没人叫你把持。”单单小声嘀咕道。
说完,拉着唐小天就去排队,一整天,单单光找刺激的项目玩,每次都是一脸兴奋的上去,然后吓的腿软的下来,一边拉着唐小天好可怕好可怕的叫着,一边眼睛又四处飘,寻找着下一个目标,然后再兴奋地上去,再腿软的下来,如此循环。
‘还在忙不?’
单单见他答应了,差点高兴的就要跳起来了,他答应了,答应了让她吻他,答应了让她亲近他!答应了让她追求他!
单单几乎快要跳起来了,要不是在这样的场合,要不是她穿着该死的高跟鞋,她一定会尖叫地满场飞舞的!
“不……不是。”单单扭过头,红着脸否认,她连男朋友都没交过,怎么可能经验丰富。
单单也不用再苦苦追求,一个不爱她的男人了。
即使身手如唐小天一样好,也没能躲过这么近距离的袭击,被她亲了个正着,这一瞬间很快,快到就像在他眼前闪了一下,他还没来得急感觉什么,她就已经缩回去了。
两人谁也没先说话,单单见唐小天一直不吭声,有些害怕了,紧张地望着他说:“刚才那个,算生日礼物!反正你肯定没买生日礼物送我,就算是生日礼物了!”
可整整一天,她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就算尖叫着要死了!好可怕啊!的时候,也是一边吓着哭,一边笑着叫的。
单单开心地就快手舞足蹈了,这是唐小天第一次松动着说要考虑,要考虑啊,离答应和她在一起,只差一步之遥了。
“嗯?”唐小天晲了她一眼,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个女孩,一点也讨厌不起来。
单单抱着手机在床上打滚,其实以前他也经常这样出任务,一去就两三个星期不见踪影,她都没有这般想联系他,想找到他。
他闭上眼睛,在车身的晃动下,缓缓进入梦乡。
可是这次不一样,她异常的想他,想见他,想问问他,那晚那样的对她笑,是不是对她已经有点意思了?
兴奋、激动、紧张、欢乐这些情绪,在这里像是最轻易就能染上的传染病毒一样,很快的就传染给了唐小天。
副驾上的男人正握着手机,一条条的读着未接来电,关机了一周的手机,一打开就震动个不停,6、7接来电,大部分是妈妈打的,张靖宇打了一个,短信箱里塞进了各种广告,只有最近的一条,是单单发的。
单依安懒得搭理她这毫无诚意的道歉,扯着她给几个合作方敬酒,单单全程心不在焉,一直沉迷在唐小天的那个笑容里……
唐小天身材高大,单单在他怀里显得格外娇小,他因为怕跳错,踩着单单的脚,所以不时低着头看着脚步,单单却一直抬着头看他,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鼻梁他的嘴唇,明明已经看了无数遍,却依然看不腻味,单单总是想,怎么能长的这么好看,又这么有男人味呢?
唐小天想到这,也不知道为什么,脸颊又微微染上了一丝红晕,单单低着头,没发现他的不适,小声道:“准备好了?”
唐小天好笑地瞅着她:“我看是你的头发快急白了吧?”
唐小天来的时候,舞会已经开始了,他站在舞池边上看着,他一眼就在人群里找到了单单,她今天穿的很漂亮,打扮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平日里那稚气的表情被妆容遮盖,一直披散的头发也卷了上去,露出优美白皙的后颈。
夏木不用在担心,自己把雅望抢回去。
“怎么了?”单单忍不住上前,担心的询问。
唐小天对单单挑挑眉,对着门口使了个眼色,似乎在说,小心我扔你出去啊。
唐小天的心脏后知后觉的漏了一拍,一不小心踩错了步伐,踩在了单单的脚上,单单疼的皱眉,唐小天停下,单单即使上了很厚的装也掩盖不住她那羞红的脸颊,她连耳垂都红艳艳地。
唐小天连连摇手:“我不会。”
“而那个罪魁祸首,就是你。”
“管得着么,我乐意。”单单鼓着嘴巴反驳道。

那一向阴郁冷漠的男人,居然一瞬间像是九九藏书网被融化开了一样,紧紧抿着嘴角,眼里闪动着的都是幸福的光芒,而她的面容,似乎也被他的幸福所感动,所照耀,整个人都明亮了起来,她扬起嘴唇,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才放开他,笑容满面地和他挥手,脚步轻盈地跑进写字楼。
单单看着看着,这么近的看着,就忍不住像每晚睡觉前看着他照片一样,凑过脸去,在他嘴唇上快速地,用力地亲了一下。

单单甩了甩手里的钥匙道:“我会经常来的啊。”
餐厅响起掌声,灯光也亮了起来,轻柔的音乐缓缓响起来,服务员将蛋糕推走,单依安小声的在单单耳边问:“陪你跳开场舞的人呢?”
唐小天闭了下眼睛说:“然后我发现,那个男人对她很好,她笑的也很开心。我一直以为,能让她那样笑着的人只有我。可是我,我错了,其实早在六年前,我就失去这个资格了,只是我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唐小天手微微抖了一下,放下水壶,将一杯水递给单单,一杯拿在手上,半垂着眼睛,坐在床边,过了好一会才说:“其实我昨天晚上,确实想找你聊聊天。”
“哎呀!讨厌!”单单抬起手,用力地拍了他一下,使劲地跺跺脚,捂着脸颊羞涩道:“你怎么知道人家想这么干的!”
“没事,我教你。”单单不由分说的把他拉下舞池,然后双双站好,单单左手嗒在他的肩膀上,右手握紧他的大手,唐小天没见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另一只手自然自觉主动的轻轻扶在她的腰上,手掌刚刚接触到她的肌肤,心里就忍不住地想着,她的腰真细啊,还不足他盈盈一握。
“谁?”单单没听清楚。
“不会歪的,你看人家都是两个人坐一边的。”单单赖着这边不走,翘着腿,抿着嘴,满心欢喜地靠的离他更进一点。
“对啊。”单单点头。
这样的她,让本来既不觉得好玩,又不觉得可怕的唐小天,也觉得有意思起来,在她尖叫的时候,偶尔也会跟着她放声吼一嗓子,吼过之后,忽然觉得心里很舒服,而且即使吼的再大声,也不会有人觉得你奇怪。
他刚到S市,连他妈都不知道,这家伙就知道了?
唐小天扭头笑,单单站起来跺了下脚:“你别光笑啊,说,你到底同意不同意。”
“然后你再配钥匙对吧?”唐小天问。
“哼,我看你是收不到某人的回复吧?认清现实吧,人家是假装没收到罢了。”短信里都透露出单依安那冷漠刻薄的劲来。
周末很快就到了,前一天晚上,单单和唐小天打了很久的电话,约定了时间和地点,单单当天晚上特地去美容院做了个全身护理和面膜,争取明天白白嫩嫩地出现在唐小天面前。
妈妈总是说单依安疼单单,其实在他看来,一点也没有,如果他是单单的亲哥哥,是绝对不会允许她去喜欢一个心已经废掉的人。
两人有些尴尬地站着,单单望了眼舞池,忽然一把拉住唐小天说:“陪我跳个舞吧。”
这道铃声,瞬间将唐小天的行动打断了,他憋过脸,从风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手机走到一旁边接起电话。
“你的车呢?”单依安问。
唐小天收回手,单单奸笑着就想扑上床去,脸颊却忽然被他用双手扯住,他轻轻地往外扯了扯道:“你啊,跟着单依安什么坏习惯都学会了,撒谎都不眨眼了。”
单单有些害怕了,他那样冷硬的动作,是不是代表他生气了?单单双手紧紧抓着大衣下摆,有些紧张地说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
唐小天被她逗笑了,却依然用力地绷着脸,对她把手伸了伸,单单乖乖交出钥匙,然后去门口等候。
忽然她飞奔过去,站定在他面前,踮起脚尖,圈着他的脖颈,将他的头拉下来,飞快地在夏木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后笑容灿烂地说:“这下满意了吧?”
“那好吧。”唐小天点头答应,既然已经决定重新开始了,那索性大方一点好了。
“真麻烦,等着。”单依安说完,转身从窗口消失,没一会信步走到花园,看了眼单单道:“今天打扮的这么隆重,是要去哪啊?”
“夏木……”
单单点点头,觉得这样好,点击发送短信后,就开始捧着手机等着回信,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家信号不好,刚才的短信没发出去?她又编辑了一条:“收的到我的短信么?”
“坏丫头,别再吵我,我快困死了。”
唐小天见她那紧张的样子,难得有些坏坏地笑道:“你总是这样撩拨我,我以为你经验丰富呢。”
“我不是怕你赶我出去么。”单单嘟着嘴巴说。
大概八点半的时候,他看见她从对面的天桥走过来,她的身边陪着夏木,那个孩子似乎比少年时代更加精致抢眼了,他一手帮她拿着公文包,一手紧紧地牵着雅望,那姿势,充满着浓浓的独占欲,到了公司楼下,她停住脚步,从夏木手里接过包包,歪着头轻笑着和他说着什么,他有些不舍的放开紧握的手,微微垂下头来,她转身往写字楼里走,他抬起头念念不舍地望着她,好像对他来说,这八个小时的分离就能要他命一样。她似乎感觉到了他的不舍,转过头来望了他一眼,忍不住叹了口气,对他那股粘人的劲有些无可奈何。
“小天哥哥。”单单问:“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啊?”
说完就喜滋滋地坐下,没坐两秒,又坐不住的跑到唐小天那边坐下,唐小天出声道:“你怎么过来了,坐对面去,别歪了。”
其实,这样也蛮好的不是吗?
单单轻声叫着口令,唐小天当兵出身,虽然对舞步完全不懂,可是听着口令做道也不会出错,单单没喊两圈,唐小天已经差不多掌握了舞步的规律,已经能从她拉着她改变方向变成了自己转换了。
单依安信步走上台去,挺拔的身躯,俊美如画的容颜,再灯光下显得更加迷人,很多女士都忍不住默默捂住胸口,满眼都是对他的仰望。
唐小天说:“我知道。”
“什么?”单依安问。
单单抬起双手接住,望着手里的钥匙,瞬间又开心了起来,这次这把钥匙不是她偷偷找洪队配来的了,是他亲自给她的,那也就表示,他默许了她随便出入他的宿舍,他最隐私的地方的权利。
这死丫头!唐小天用力的吸了一口气,低声道:“站住。”
“快走。”唐小天瞪她一眼:“不然我就取消约会了啊。”
“唐小天同志!听口令!”单单抬起头来,挺直腰背,牵着唐小天,低声吼道:“ 向前走!一、二、三、四、旋转~!向后走!二、二、三、四、旋转~!向右走!一、二、三、四!旋转~!”
“是这样吗?”唐小天有点疑惑,他的感情经历简单的可怜,并不知道考虑的时候,应该是进行到哪一个步骤的。
幸福就好,就算她身边的那个人不是他也好。
“是吗?”唐小天不确定地问。
可是唐小天的表情却变得越来越奇怪,从开始平常的神态到睁大眼睛,再到连呼吸都变得急促,再到双眼通红,甚至缓缓的弯下了他那笔直的背脊,他忽然单手捂住嘴巴,向后退了几步,不敢相信地深吸几口气。
“你昨天晚上那么晚打电话给我干嘛?”单单抿着嘴唇,开心地问。要知道她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有一个他的未接来电,激动的差点99lib•net从床上滚下去,要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在深夜,给她打电话。可惜她居然没接到!单单想到这,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滑开手机屏幕,找到唐小天的号码,开始对着对话框输入:‘在干嘛?’
说完,像摸摸单单的头发,可看她的头发如此整齐,却又下不去手,只是轻轻拍了拍,然后转身道:“我走了。”
认真到让人无法不相信,也无法不感动,她真的将自己的话当真了,她真的在努力的救他,给他最温柔的守护,用那双小小的肩膀和最炙热的感情,在守护着他这样已经,已经心死的人。
唐小天翻过身来,紧紧地抱住身边的女孩,痛苦地求救道:“你救救我吧,让我忘记她,让我停止爱她,让我们都能得到幸福。”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送你去啊。”单依安好笑地一边说,一边走进车库,开着他的车出来,单单打开副驾车门坐了进去:“走吧,去游乐场。”
单单穿着月牙色的长宽礼服,在灯光上,踩着高跟鞋,缓缓从楼上走下来,如墨的黑色长发被挽了起来,漂亮的面容画着淡妆,红艳的唇角微微上扬着,她的眉眼和单依安的很像,眼睛都漆黑如浩瀚的星辰,让人一眼望进去就被深深的吸引,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考虑嘛,都是从一起睡开始的。”单单一本正经地说。
单单听到这话,抿着嘴唇,回过头来,盯着他也不说话,就是光笑:“嘿嘿。”
每一个来宾都忍不住赞叹,这家父母真会生,两个孩子都长的这么好。
单单听到这话,猛的抬起头来,望着唐小天,刚想说些什么,摩天轮已经到站了,外面的工作人员打开小铁门,单单坐在外面,她忽然站起来,先跳了下去,然后拉住外面的铁门,将唐小天关在里面。
单单点头,认真地看着他。
唐小天说道这里,安静了很久,然后继续说道:“可是半年前,她回来了,她让我知道,早在六年前,她就已经决定不爱我了,她就真的已经决定跟着另外一个男人了。那时候,我特别茫然,望着她走向幸福,自己却找不到方向。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我不可以再爱她,也不可以再惦记着她,甚至不能再光明正大的见她。就行你说的,那些念想,都会给她造成负担,让她不安,让她内疚,也许会再次破坏她的幸福。”
唐小天虽然没学过社交礼仪,但却也牵着单单的手,将她送到舞池边上。
“呵呵呵,试试信号好不好。”单单连忙发送。
那是他熟悉的舒雅望,幸福着的舒雅望。
其实刚才……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只是碰了一下,心就跳的快让她昏过去了,她耳鸣头晕的什么也没感觉到……所以……那什么……反正他没醒……再试试?

这就是唐小天啊,魅力四射到让人心都颤抖的唐小天啊……
单单连忙捂着口袋道:“什么啊什么啊,这是洪队长给我的,你有什么权利和我要。”
可是一想到唐小天那天在宿舍里说的那些话,她又忍不住难过起来,她一直不知道,原来他的心理这么的痛苦和纠结,其实有时候单单忍不住会想,要是他能薄情一点就好了,能薄情一点,就不会被伤的这么深了。
离S市不远的高速公路上,即使到了深夜,来来往往的车子依然很多,路灯将两边的道路照的很亮,行驶在高数上的一辆银色商务车里坐着四个大男人,后排的两个靠着睡着了,驾驶员和坐在副驾上的唐小天,依然清醒。
“哪有。”单单嘀咕着,死不承认。
唐小天也没多想,便借口道:“下次再来就是了。”
单单叹了口气,翻个身继续躺着看天花板,过了好一会,手机短信铃声又响了起来,她一个机灵立刻爬起来,抓过手机,激动地打开,定眼一眼,居然又是单依安发来的,只有两个字:“晚安。”
很快,车子停在了游乐场对面,单单看着游乐场门口穿着卡其色风衣,双手插着口袋,随意往那一站,都显得那么玉树凌风的男人,便抑制不住地迅速跳下车,欢快地向他跑过去。
“不……不知道……”单单有些结巴地说。
单依安从窗口消失了一会,然后又出现在窗前,丢了一把车钥匙下来:“拿去吧。”
单单的心,也随着这个消息,变得拔凉拔凉的,如果那个叫舒雅望的人失去了幸福,那唐小天怎么办,他怎么办呢?
“耶!”单单跳起来尖叫道:“约会~约会~约会!”
唐小天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像是在灯火阑珊处一般,好看地让人恍惚,他没答话,却也没拒绝,只是这样笑着,对她挥挥手,然后走了。
“哦。”单单特别舍不得的看着唐小天,单依安无情地一样拉着她走,站在人群中的唐小天,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了上来,一把抓住单单,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包装盒,塞在单单手里,有些腼腆地笑着说:“这个给你。”
唐小天被她看的怪不自在的,便皱着眉头问:“笑什么?”
单单特别理直气壮地回答:“那又怎么样啊,这是我的钥匙,你不爽你换锁啊。”
不行,万一他看到这个短信不想回复,岂不是可以心安理得的默认自己睡了么!
嘿嘿,想到这里,单单就忍不住满床打滚,莫名其妙的兴奋激动很久,好吧,她承认她不淡定了。
单单用力地抱着唐小天道:“小天哥哥,我会努力的,会更加更加努力的,让你爱上我。”
等他在转到站台的时候,工作人员再次把门打开,他跳了出去,只见单单站在几步远的地方等着他,唐小天不明所以的走过去问:“你干什么呀?”
这和睡了么不是一个道理嘛!单单郁闷地放下手机,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会交际了!
就这样吧,也蛮好的。
单依安鄙视地说:“都多大了,还去那种地方约会。”
唐小天的心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柔软起来,他望着她,柔声道:“恩,生日快乐。”
“规矩点。”唐小天最后警告了一声,翻身滚到床里面,背对着单单睡觉,单单侧着身子,看着唐小天的后脑壳也觉得很开心。
他就像是一个受伤的孩子,已经完全没有自己治愈的能力了,他知道光靠他自己,这一辈子,都别想能治好了。所以,他向她求救了,那样一个强壮的男人,可怜巴巴地向她求救,却不是为了他自己,而只是为了,不让那个抛弃他的女人为难而已……
“你看够了没?”单依安忍不住打断她的梦幻:“别这么花痴好么?太丢人了。”
约会的那天,她大清早就起来了,在自己家的衣帽间,足足试了一个多小时的衣服,地上,贵妃椅上,到处都扔着衣服和昨天刚采购回来装衣服的包装袋,那天是十二月的第一个周末,单单一边试着衣服,一边盘算着,如果这次成功了,她接下来马上就可以跟他一起过圣诞节,元旦,新年,还有……情人节!她想到这都止不住的笑声往外溢。
单单悄无声息地走到床边,望着唐小天的睡脸,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她坐在刚才自己坐的板凳上,就那样撑着头望着他,越看身子越往前倾,越看身子越往前倾,他长的真英俊,就算睡着的时候,也能给人一股英气勃勃地感觉,他的鼻子特别挺,眼睛虽然不大,却炯炯有神,看着你的时候,就像阳光一样温暖,像泉水一样清澈,
藏书网
他的嘴唇……
单单使劲摇头:“没什么,没什么,你说的对,留两个项目下次再来玩。”
“然后,这个时候,你的烦,你的执着,你的撩拨,都变得那么的强势和珍贵,就像黑暗里的一根绳子,捆着我,把我往你的方向拉……”唐小天背对着她,轻声地说:“单单,这个世界上,能将我从这份绝望中救出来的人,只有你了……”
“先坐哪一个好?先坐哪一个好?”她幸福的已经有点无法选择了!
唐小天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望着黑漆漆地车窗外,默默睁着眼睛想:其实有时候他挺佩服这孩子的坚持的,只是他弄不明白,像他这样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值得她去坚持的。
“可是单单,我爱了她那么久,我从有记忆开始,就在爱她了,可忽然的,我却连再去爱她,再去想她都不被允许,我真的特别茫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我整个人生都黑漆漆地一片,完全辨不清方向,甚至连迈动步伐的力气都没有。”
就差一点点的说。
“游乐场。”单单望着车窗外,轻声说:“一次也没去过。小时候妈妈曾经好几次都答带我去玩,可惜不是有事,就是生病了。后来,在我妈妈弥留之际,最遗憾的事,就是从来没带我去过游乐场,她说:单单,以后遇上喜欢的人,让他带你去吧。”
单依安忍不住嘲笑她:“连个陪你跳舞的人都请不到,你也太没用了吧?”
唐小天是多聪明的人,单单心里的那些小算盘他看的一清二楚,忍不住搓破道:“最重要的是让你舒心,对不对?”
唐小天无力地道:“大小姐,这是我的房间。”
而那人,抿着唇角在楼下站了很久,很久,也不愿从那场突如其来的幸福里离开。
“等下。”唐小天忽然叫住她。
这么多年了,从十八岁到现在,他终于给她颁发了追求许可证!
单单反驳道:“你懂什么。你这么没心肺的。”
全部删除后再次输入:‘睡了么?’
单单有点怕了,声音颤抖地喊着:“小天哥哥……”

公务车进入S市的时候,已经早上9点多了,唐小天疲惫的走下来,和车上的同事们打了个招呼,就迷瞪着眼往宿舍走,他的宿舍就在公安局后面的一幢老办公楼里,由于建了栋新的,老楼就被改造成单身宿舍了,分配给长年在局里值班的单身汉们休息用,唐小天的房间在三楼第二间,打开房门,顺手关上,将包挂在门后,走到衣柜边上,打开柜门刚准备拿出一套干净的换洗衣服就愣住了,眨眨眼,望着躲在柜子里,坐在他所有衣服上,缩成一团的人,那人对着他嘿嘿得笑着,似乎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好嘛。”单单揉着脸,直起腰来,拎起包包郁闷地往外走。
唐小天没说话,单单咬着嘴唇,更小声地道歉:“下次不敢了。”
他仰起头,望着黑漆漆的窗户上倒影出他的样子,有些狼狈不堪,却也心满意足。
他不知道,没过半个小时,那个说会经常来的丫头,又一次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悄悄地潜入进来,满脸贼兮兮地笑容,自言自语道:“我说了我会经常来的嘛。”
“呵呵,够奢华。”只不过好像是他非要开的吧?跟她有一毛钱关系?不过单单今天心情好极了,不与他计较,反正她也并未期待单依安能送什么意外的礼物给她,有唐小天送的耳钉,就已经是一个让她终身难忘的生日了。
单单低下头,用力的压住心里的那一丝丝小小的不爽,没关系,她一定能救他的,她有的是时间!单单最后她选了一件浅蓝色条纹,海军风的长袖连衣裙,外面罩了一件白色的大衣,大衣的衣领和衣袖上都围着一圈华贵的白色兔毛,穿上显瘦的打底裤,蹬上一双过膝的长靴,用靴子长长的丝绸鞋带,在小腿肚上绑了两个蝴蝶结,将刚刚过肩的中头发扎了个高高的丸子头,对着镜子上了点淡妆,然后小心翼翼地带上了唐小天送的珍珠耳钉,然后将陶瓷小天使挂在小皮包上,开心的在镜子面前转了个圈。
单单忍不住笑的很开心,漂亮的面容上满是迫不及待的欢喜。
唐小天平静的陈述道:“我怕你偷窥。”
单单又一次靠上去,轻轻地,轻轻地,在他嘴唇上又亲了一下,然后是挺直的鼻梁,然后又回到嘴唇,刚碰到就想离开的时候,忽然,后脑被一只大手紧紧压住,那被她偷亲的男人睁开眼睛,单单全身像是烧起来一样,想逃开,却又被他紧紧地困住,他忽然又闭上眼睛,嘴唇张开,惩罚似的轻轻咬了咬她的唇瓣,然后将舌头探入她的口中,缓缓地加深了这个吻,他逼着眼睛用她从不知道的一种方法深深地吻着她,单单几乎已经傻了,她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她瘫软地从板凳上跌落,半个身子扑在床上,压在了他的身上,他吻着吻着,另一只大手伸了出来,揽住她的腰肢,将她从床下抱上来,整个人扑在他的身上,然后就这样,吻了很久后,他忽然激动地翻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他睁开眼睛,满眼都是一个成年男人,被撩拨到极致的欲望。
“我房间的钥匙。”
她想给唐小天打电话,又怕他正在值勤,电话铃声会给他带来危险,她想给他发短信,可是他从来没有回过她的短信。
“我去找她了。”唐小天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很轻。
唐小天深吸一口气,刚想说些什么,可手机铃声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没一会就收到了他的回复:“你无聊啊?”
单单转了转眼珠,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没敢说话。
“那我来了啊。”
“对啊。”单单特别贱的点点头。
“恩?”单依安像是没听清楚一样,不容置疑地再问了一遍,单单知道他摆出这幅表情出来,就是表示生气了,不得不望着唐小天说:“我去去就来。”
唐小天抿了抿嘴唇,看着这样的单单,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到挺开心的,这样温柔又小心翼翼地她,似乎用她那炽热的感情,微微暖住了他那颗封印起来的心。
啊,夏木啊,是那个舒雅望的等了很多年的人,那个让唐小天无奈放弃最爱的人吗?
其实他这次去北京出差,请了半天假,偷偷去看了雅望。
连离开,都是为了爱她么。
想到这,坐在汽车上的唐小天,忍不住微微扬起唇角,笑了起来了。
单单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忽然闭上眼睛凑上前去,在他的脸颊,快速地落下一个吻,又快速地缩回来,她手脚僵硬地坐在他的边上,满脸通红,心脏砰砰直跳,她浅浅地咬着嘴唇,偷偷地望了眼唐小天。
唐小天用有些压抑地声音道:“下次不许这样,我又不是和尚,也不是太监,你总这样,我可把持不住。”
单单听他这样说着,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宽厚地背,温柔地贴着他,像是给他力量一样。
等再进来,唐小天已经换上了一套休闲的黑色卫衣,让他看上去就像校园里那些爱打篮球的大学生一样,帅气,阳光。单单特别欢喜地蹦蹦跳跳跑过去,站在他身边,甜甜地叫道:“小天哥哥。”
唐小天坐在对面,还没等他答话,单单看了看手表,有些惋惜地说:“可是时间好像来不及了。”
“是我没心肺还是你没心肺,一看见心上人来了,就把我甩开,你不要太现实。”单九-九-藏-书-网依安面露不悦地说。
唐小天使劲地抿着嘴唇,投降一般地说道:“你先给我,一会再给你。”
单依安单手扶着话筒,浅笑如云地说:“很高兴大家今天晚上来参加我家小妹22岁的生日宴会,她自小在美国长大,接受西方教育,虽然有些任性,总是让我这个做哥哥的很是头疼,但我依然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姑娘。很荣幸为大家介绍今天的主角:单(san)单。”
单单立刻停住,跑到他身边问:“干嘛?想展现一下男人的威风么?”
雅望也不用再内疚,她离开了自己。
唐小天看着冒着热气的水杯,过了一会才平静地说:“我上周去北京出差了。”

单单知道对他耍赖没用,只得嘟着嘴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嘀咕:“c男就是龟毛。”
“你不是人啊,你陪我跳。”单单气的跺脚。
唐小天却看了看手表道:“你忙吧,我还要去值班,刚就和队长请了一个小时假。”
单单抬起头,望着他,很坚定地说:“唐小天,我不管你要把自己关在摩天轮里多久,不管你多迷恋上空的风景,不管你到底想坐几圈,只要有一天你肯出来,你第一个看到的人,一定是我。
唐小天站在离单单只有一步的地方,缓缓伸出手,他眉头轻锁,表情有些凝重。他似乎在下很大很大的决心,似乎在做此生最痛苦也最重要的抉择。
单单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心情,满眼期待的望着他,安安静静的站在他面前,她真的很想冲过去,结束这个明明很短暂,却又显得这么漫长的等待。可是她不能,她知道,她必须等他自己选择,唐小天是一个责任心很重的男人,当他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就代表着,将对那件事,那个人负责到底,永永远远。
恩,上一次,差一点就能亲到的……
单单的生日宴会是在S市的一家高档会所举办,据说这里光是单人消费就够小老百姓好几个月的工钱,单依安大手笔的包下了该会所的使用权,单依安是商圈新贵,单氏集团凭着三代的累积创业,家底丰厚,S市的各界名流自然都想要与他交好,其实大家都知道,这种生日宴会不过是个由头,主要是给大家介绍一下,单家有一个适婚年龄的姑娘,有想法想合作的都可以来谈谈。
唐小天没说话,他说什么呢?你别经常来?说了她也不会听的吧?疲惫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他一头倒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上,进入睡眠中。
“单依安,单依安。”单单站在花园里往楼上叫着单依安的名字。
“咦~~!”单单特别嫌弃的从衣柜里跳出来:“好臭好臭。”
那人摇摇自己的手,笑眯眯地招呼道:“嗨,唐小天。”
“哦?聊什么?现在聊也可以啊。”单单连忙拖过宿舍里唯一的一张椅子,坐在了唐小天的对面,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
也许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并没有他想的那样难。
“是啊。”单单脸色未变,一脸诚恳。
单单摇了摇手机道:“嘿嘿,你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了,虽然我没接到,但是我知道,你只有执行完任务以后才开手机,这不就代表你快回来了。”
“嘿嘿嘿嘿嘿!”单单捂着嘴巴窃笑不已:“我不告诉你。”
“你也早点睡。”单单看出来他的潜台词是在劝她别在等唐小天的回信了。
“谢谢。”单单抿着嘴唇,笑的不知道多开心,却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这样温柔的目光和话语之下,羞涩的有些手足无措了。
“所以没关系,你慢慢想,慢慢考虑,慢慢走下来,我会在你看得见的地方等你,不管多久,我都在这等你。”单单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认真。
单依安坐在车里,看着她满脸笑容地在那个男人面前站定,养着头,用及其迷恋的目光望着他,那男人也朝她微笑了一下,单单的脸上的笑容跟灿烂了,像是获得了许可一样,拖着那个人,开心地往游乐场里面挤。
“我真不会。”唐小天还在垂死挣扎!
单单走到舞台中央,服务员端上两杯香槟,单单和单依安一人拿起一杯,单单说了一些感谢的话之后,两人一起对着台下的嘉宾敬酒,没一会服务员用推车推过来一个十层的生日蛋糕,单依安为她点燃22根生日蜡烛,周围的灯安静的关上,单依安微笑地看着她:“许个愿吧。”
单单使劲点头。
单单抿了抿嘴唇道:“你想开了,那就好了。不过,也不能光是她开心啊,她看你不开心,肯定也会心里不安的,说不定还会成为她现在这段恋情的隐患呢。”
“贵的你付不起。”单依安的手放上了她的腰,牵引着她迈动起步伐。
想想觉得不对,都10点了能干嘛?不是睡觉就是执勤喽?
唐小天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他的笑容虽然带着遗憾,却已经没有了从前那般痛苦:“我以前说过,我不怕她遇见更好的人,看见更好的风景。只要她开心,我就开心了。”
“完美!”单单非常臭美地给自己这样评价,她走到车库开车的时候,忽然想到,啊~不行,她今天不能开车,她要是开车去,晚上唐小天怎么送她回来呢?恩,要多给人家留点机会嘛!
就这样吧,如果自己不能得到最爱的女孩,那就让最爱他的女孩,得到他吧。
唐小天看着这样的单单,再次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当知道自己还能给一个女孩这么幸福的笑容的时候,他的心也是开心的。
“你自己去啦。”单单懒得陪他,念念不舍地望着唐小天。
“也不是不行。”单依安笑着退后一步,一手背在后面,一手伸向她,行了个标准的邀请礼道:“不过我收费的。”
音乐就在这个时候停止了,一曲终了,双双对对的人们,有礼的分开,男士牵着女士的手送到原来邀请跳舞的地方。
十二月的天气,有一点点冷,却无法浇熄来游乐园玩的人们的热情,有的家长带着孩子,牵着气球欢快的走着,惊险的项目上不时的传出人们欢快的尖叫声,单单拉着唐小天,跑了一圈,看看过山车,又看看火流星,看看海盗船,又看看跳楼机,她看到这种高空的,甩来甩去的,旋转着翻着跟头的项目就激动的不行!
“坏了!”单单眼睛都不眨的说谎,哎呀,难道自己真像唐小天说的那样,学坏了?
唐小天隔着裤子口袋,俏俏地摸了下原来准备送给单单的生日里面,望着她,在灯光下,缓缓点了点头。
“我明天去找你啊。”单单跟在他身后问。
“不错嘛,还有点头脑。”唐小天夸赞道:“那你就不能好好坐在椅子上等我啊?”
唐小天在他身边停了两秒,想了想,却也没什么好说的,抬脚与他插肩而过。
“没来。”单单郁闷地嘟着嘴。
只见他转过头去,没有看向她的方向,让她无法偷窥到他现在的心情。
单单愣了一下,似乎心理搬砖切围墙的小人瞬间全部停工了,他说……他考虑一下?
单单慌张地说着,望着唐小天,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好不好?”
单单不解地问:“为什么?”
“没有没有,”唐小天哄着她道:“快出来,让我拿身干净衣服,身上这套都穿一个星期了。”
她又笑了不是么?那种带着坏坏的,打着鬼主意的调皮笑容,那种满是幸福和甜蜜的笑容,那种带着羞涩和心动的九九藏书网跳动,那种脚步轻盈的奔跑。
单单手舞足蹈地在房间蹦跶着,累了一个星期的唐小天笑揉了揉眼睛说:“好了好了,我要睡觉了,你快回去吧。”
这怎么能让她不开心呢!
唐小天看着孩子气的单单,好笑地说:“时间还早啊,我们可以顺着路线走,每个项目都坐一遍啊。”
唐小天对她伸出手,点点头道:“钥匙。”
唐小天单手支着衣柜边缘,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里面的女孩问:“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呦,你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和你妈告过状了?”单单瞪着他问。
单单转过头来,望着单依安,笑的特别灿烂:“单依安,我今天终于可以去游乐场了。”
单单站着不动,特别理直气壮的说:“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晚上6点,生日会准时在会所奢华的餐厅里开始了,单依安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乱,以前总是挂在鼻梁上黑框眼镜被他拿掉了,他早就不需要再去隐藏自己的野心,更用不着那样的掩饰物。
而自己的心情,其实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啊。
“那我们周末去游乐园约会,然后再一起吃火锅吧!”单单欢快地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切。”单依安的表情依然很不削,但是车速却不自觉的快了一点。
冬天的太阳落的早,才不到五点,已漫天红霞,唐小天微微转着头,望着窗外,英俊的五官从侧面看更加棱角分明,干净利落的板寸逆着霞光,像是被染上了耀眼的橘红色,让他平时健康的小麦肤色在金灿灿的光芒里也变得白皙和透明,当转过头来望向她的时候,那双眼睛,好看的快要把她吸进去了。
单单连忙靠近一点,笑得有些奸诈地说:“所以,你不觉得,你应该迅速找个女朋友,再她去美国之前带给她看看,这样一来让她和她男朋友安心,二来也断了你的念想,一举两得,多好啊。”
就这样吧,让这个像夏木一样深情,像雅望一样傻,像自己一样憨直的丫头,得到她最喜欢的人吧。
单单不由自主地又往前靠了一点,一点,又一点,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嘴唇已经覆在了他温暖的嘴唇上,单单的心脏狂跳着,迅速弹开,满脸通红地望着唐小天,见他毫无动静,又放心下来。
两人一边低声打着嘴仗,一边跟着音乐翩翩起舞,嘉宾们羡慕地看着这对金童玉女,待舞曲过半的时候,也有不少男男女女成双成对的进入舞池,跟着她们一起跳着华尔兹。
一整天单单都在挑刺激的项目玩,一直到了傍晚她才选了一个较为平缓的项目调节一下两人已经快要不堪重负的心脏,在摩天轮的小房间里,单单趴在窗户上向下望,将整个游乐场的风景都尽收眼底:“小天哥哥,快看,那个我们还没玩呢,好像蛮好玩的耶,一会下去先去坐那个吧!”
第二天早晨,单单早早就爬起来,直扑唐小天家,可惜又扑了个空,唐妈妈说他昨天晚上打电话回来说了,要出差几天,似乎队里有大案子。单单像是被针扎了的气球一样,兴奋的气一下就冒完了,她无聊又郁闷的在家里等了好几天,都没等到他回来。
单单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有的想我了呢。”
“我没做好准备。”
“开心吧?”单依安从后面走出来,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抓住单单地手臂到:“走,跟我去敬几个长辈。”
单单立刻回头,难道他改注意了?只见唐小天一抬手,将一把钥匙丢了过来:“你的钥匙。”
“恩?”唐小天轻声答应了一声,俯下身来,将头埋在她的脖颈,轻声在她耳边问:“不愿意?”
单依安看着前方开车,懒得和她吵,过了一个四字路口后,他忽然听到身边的女孩轻声说:“其实我一次也没去过。”
单单因为唐小天自她表白以来,第一次和她友好相处,而兴奋地睡不着觉,一整个晚上都躺在床上,拿着他送她的两件礼物来回的看,一件是在美国送的陶瓷小人,一件是生日会上送的珍珠耳钉,那耳钉被单依安嗤之以鼻了很久,说这样的便宜货怎么有男人送的出手,单单伸手问他要礼物,看他送什么贵重的东西,结果单依安非常无赖地说:“我不是给了你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么?难道不够奢华?”
单单像是掉进了一个谜咒一般,半天回不了神。
唐小天忍不住走上前去,一步,两步,三步,他伸出手,忽然想抱抱她,想投降了,想算了。
单依安打开窗户,一副百无聊赖地样子往下看,似乎在问她干嘛?
唐小天站在离单单只有一步的地方,缓缓伸出手,他眉头轻锁,表情有些凝重,他似乎在下很大很大的决心,似乎在做此生最痛苦也最重要的抉择。
“哪里臭,我有洗澡的好么。”唐小天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丢在床上,转身对单单说:“你先出去一下,我要换衣服。”
唐小天抬头望着她,特别无助地轻声道:“夏木死了。”
“那你睡吧,我就想多看看你。”
单单一直紧盯着唐小天,多么希望他能赶快结束这个通话,和她继续刚才的话题。
那早晨还笑容满满的脸上,这一刻,居然染满了阴霾,那清澈地双眼里,满是绝望与深沉的痛苦!
唐小天奇怪的看着她的举动,单单却站在摩天轮的站台上,笑着抬头望他,慢慢升起,唐小天一个人又坐了一圈摩天轮,等他升到最高空的时候,城市里的弥红灯忽然全都亮了,星星点点,像天上的繁星一般美丽,他看着这样的风景,偶尔看看下面的人,倒也不觉得无聊。
“什么钥匙?”
“对哦!顺着路线走!”单单拍着手,像是被解救了一般欢快地道:“那就先坐云霄飞车吧!”
单单对着他喊:“我要出去,你开车送我嘛。”
带着她旋转:“哎呦,要用钱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还有个哥哥了。”
“早点睡吧,晚安。”单单默默地转移了话题。
单单从容地跟上步伐:“没关系,我哥有的是钱,回头找他结给你。”
“我敢吗?你稍微去我妈那告个状我和我爸爸几个月都别想安宁。”唐小天好笑地说道。
单单回礼,抬手将柔嫩的手掌放进他的大手里,上前一步,将另外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小声地在他耳边问:“说吧,多少钱一晚!”
单单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小天哥哥,你在难过吗?”
“考虑嘛,当然要先从约会开始。”单单理所当然地点头:“这样才知道我合不合适你,你才好考虑啊。”
唐小天摇摇头,轻声道:“我想去看看她过的好不好。”
单单一下就蹦了起来,指着唐小天兴奋地说:“你说的啊,你要考虑的哦~!”

今天的她,一点也不会让他有看着小女孩的感觉,他的目光和所有在场的男士一样,忍不住追随着舞池中央的那个女孩,一个旋转之后,单单转了过来,面对着他这边,她眨了下眼睛,先是一愣,然后扬起他熟悉的笑容,忽然单方结束了和单依安的舞蹈,兴冲冲的从舞池中跑过来,站在他面前,明眸皓齿地望着他笑:“你来了?”
单依安笑了笑,目送着她走进去,坐在车里轻声道:“玩的开心点,小妹。”
单单双手交握,闭上眼睛,很认真地许下一个生日愿望,然后用力地一口气吹灭蜡烛。
单单不削地唏了一声:“还说我无聊,他比好我好到哪里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