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此生唯一的错就是爱上你
目录
第十一章 此生唯一的错就是爱上你
第十一章 此生唯一的错就是爱上你
上一页下一页
“你也知道小天不开窍啊!你道是管管啊!再这样下去,你老唐家绝了后可别怪我。”唐妈妈气哼哼地说。
唐小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找他谈这种事?记忆里父亲对他只有立正站好,要不就是小皮带上去抽抽,什么时候也开始关心起他的个人问题了!
“你怎么在这??”唐小天惊讶地问。这里是警局的刑警宿舍啊!这里是S市最安全的地方了!她怎么能这般无孔不入!
年轻小伙子长的愣头愣脑的,一想到一年工资,立马眼睛亮了起来,对着唐小天嚷嚷:“小天,你听见了没,一年工资啊!快!装输给我,咱俩一人一半!让洪队出出血!”
单氏主营业务是做灯具的,对外出口的贸易单很多,单单自小在美国长大,英语一流,自然被分到对外的物流部,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和国外的买家进行沟通,然后按需发货,这项工作对于她来说,没什么技术含量,她没学两个小时就基本掌握了,单位的同事也知道她的身份,对她特别的客气和疏远,有些刻意套近乎的又让她觉得挺讨厌的。
单单想了想,点头道:“恩!挺好的。”
“你……你不会搞的人家家破人亡了吧?”单单特别担心地问,这个家伙一出手,绝对都是大招,躲都躲不掉。
单单走过去,眯起了眼睛,一把抓住单依安的衣领问道:“你不会是想把我明码标价卖掉吧?”
洪队长连忙反悔,将就要比试的两人隔开:“你们不能这样啊,这是作弊!不算的!”
“站住,我让你来干嘛的?先去人力部报道去。”单依安一把抓住就要跑的单单,亲自压着她去了人力部。
自从那天单单强迫?强上?唐小天那啥不成之后,就再也没能近身到唐小天五米之内,每次她一出现在他面前,他就立刻夺门而逃或者转身就跑,单单是彻底体会到唐小天的身手有多好了,有一次她都把他堵在房间里了,他还能像电影里的那些超级警察一样,刷的从窗户上翻出去,然后抓着空调管道,哗啦啦地滑下去!
唐爸爸看他的表情,又气又无奈地说:“你知道个屁。”
他们的鼻梁已经靠上,他微微地歪了歪头,调整了下角度,她一动也不敢动,全身僵硬地直起身子,想要更靠近他一点,她似乎已经快要感觉到他嘴唇地温度了……
唐小天否认道:“我没生气。”
“我感兴趣的女人。”单依安如此强调一下,单单立刻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拿着八千万救未婚夫的女人?”
单依安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回家拉她去上班她也不去,说自己还想读个研究生博士什么的,反正暂时不想工作。
可是那天她做的那些尺度很小啊,虽然她使劲掀他被子了,可终究什么都没看见,他都快三十了,之前不是还有过一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么?难道还会为了这点小事害羞?
“记住你答应我的事。”那人伸手,用掌尖拍了一下他的手,然后转身离开。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有多好呢?
“如果你现在还没办法下决心的话,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外面传来单依安闲闲的声音,他似乎很宽容,一点也不着急猎物往不往陷阱里面跳。
她急啊,她急的头发都白了一茬。
“你笑什么?”这抹诡异的笑容正巧被刚整理好情绪转过头来的唐小天看见。
单依安笑:“我已经答应帮她了,刚和她签订一个合同。”
“我说你就死心吧,都送上门了人家都不要。死皮赖脸也得有个限度吧,小妹,你知道自尊自重自爱几个字怎么写么?”单依安第一千次劝单单放弃唐小天,在他眼里,唐小天就是茅厕的石头又臭又硬,凭单单根本就没可能追上他。

唐小天忍不住开口问:“怎么了?”
“洪队长让我到进来的。”单单笑的一脸可爱和理所当然。她本来是坐在凳子上等的,可是想想觉得不妥,怕唐小天看见她又调头就跑。所以她灵机一动,钻进床底,好在这是唐小天的房间,连床底下都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白色的真丝绣花裙在底下蹭了个遍,依然洁白如昔。
“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不哭了。”唐小天还是没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发,低声在她耳边安慰:“不哭了好不好”
“去吧去吧。”洪队长立刻点头同意,生怕他和那个小年轻比试。
单依安使劲点头道:“是啊,还害的那女的被高利贷到处追杀,她弟弟为了救她,都被打残废了。”
不管十年、二十年,她总有一天能把他追到手的。
“哎,好,你说不教训就不教训。”唐妈妈对单单已经是疼到骨子里了,她每天在心里默念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那个臭小子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什么时候才能把这姑娘娶回来,再过个年就要三十了!
他背对着她,一动也不敢动,他真的害怕自己的定力和理智,已经无法对抗这样一个花一样的女孩,无法对抗她的炙热的感情,她洁白的身体,这一刻,他才发现,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一个已www•99lib•net经失去了爱情很久很久,寂寞了很久很久的普通男人。
“唐小天。”单单在他身后叫他的名字:“你这样拒绝我,还不如直接睡了我,然后再狠狠的抛弃我,这样我还比较容易死心!”
唐爸瞟他一眼,拿起酒瓶,伸出手想给他面前的酒杯倒点酒,被唐小天拦住:“上班呢,不能喝。”
单单摇头道:“不用了,单依安说了,让我乖乖地去公司帮他的忙。”
“其实我一直满奇怪的,你为什么不读大学啊?”单单不解的问。
唐小天有些紧张地皱着眉头又问了一遍:“单单,你哭了吗?”
唐小天就是这么可爱,叫她怎么放弃的了呢?
唐小天终于被这句话说刺激地转过头来,满脸通红地问:“谁和你说我是……咳什么的!”
唐爸爸又喝了一口酒,继续道:“但是小天,很久以前我就和你说过,任何时候都要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按现在的情况,你觉得舒家那孩子知道你现在还在等着她,心里能舒服吗?”
单单一被他这样一安慰,眼泪越掉越多,抬头委屈地看他一眼,又用衣袖不停地擦着眼泪。
唐爸爸重重地放下手里的酒杯,像是用这个举动,将唐小天心理的执念也放下一般。
“哎。使不上劲啊”单单答应一声,在床底下倒腾着,里面空间很小,就算较小的她也是贴着头皮藏进去的,为了不让唐小天发现自己,她整个人藏在最里面,都贴着墙壁了,本来想偷偷爬出来抓住他的,结果要出来的时候发现,进去容易出来难啊!
唐爸收回手,给自己满上,喝了一杯,又嗒了一口花生米,半天不讲话。
单依安也不挣扎,抬手一把将她圈进怀里,抱着说:“放心吧,小妹,你是我最亲的人,我才不会让你被人吃掉。”
可是……他做不到。
好吧,她承认,最近她看太多总裁言情小说了。
“要你管!你才死皮赖脸!我就算不知道自尊自爱自重怎么写,你好过你不知道善良善念善意怎么写好吧。”单单恼羞成怒地回嘴,说到吵架她才不会输。
“你总是说,希望这个幸福,希望那个幸福,可是你呢?”单单在他身后哭喊着:“难道你一定要苦逼的过一辈子吗?”
就是因为知道她有多好,所以才一直逃啊,那么狼狈不堪,慌不择路的逃跑。
“你快出来,躲在床底下干嘛呀。”唐小天真是拿这个小姑娘一点办法也没有,连忙伸手帮她,一手扶着她的手臂,一手挡在她后脑勺和铁皮床沿之间,保护她的后脑不被磕到。
等到了那天,她终将得到一份,属于这混浊的世界中,最忠诚,最干净,最炽烈的爱情。
“哎。”
唐小天的心跳又加快了起来,男人的身体往往比心更诚实,那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连单单都似乎听见了。
唐小天抬起头,英俊的脸上依然是一副执迷不悔的样子说:“我知道。”
唐小天抬起右手,抵着鼻梁,嘟囔道:“只是觉得……有点尴尬。”
“那你躲着我?”单单使劲瞅着他问。
单单低着头擦眼泪,微微倾斜着上身,衬衫纽扣只系到脖颈下面一颗,她不知道男人的衬衫衣领和扣子的间隔都比女士的衬衫大很多,她更不知道她这样的一个无知的举动在唐小天看来才真的叫“轻浮”,叫“诱惑”,她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考验着一个正直青年、血气方刚的男人。
刚和唐妈妈说过这家伙最近对她不错,还没到一个小时,这家伙就想利用联姻把她卖掉?
所以没做两个星期就觉得无聊到爆,大冬天的,每天早上8点起来上班,简直要了她的命,在一次不小心睡到自然醒之后,彻底决定不去上班了。。
唐小天摇摇头。
她泪眼朦胧地抬头望着他,他英俊的脸颊上微微泛着红晕,连耳根也带着血色,眼睛无法与她对视,即使这个年纪,却依然腼腆的可爱,单单忍不住靠近他,用特别轻柔地声音叫他:“小天哥哥。”
单单下楼开了她的火红色的小宝马,一路飙去了单氏集团大楼,直接从地下停车场上了电梯,按下22楼,直通单依安的办公室,电梯门打开,她笔直地走了进去,推开门,就见单依安悠闲地坐在贵重的黑色真皮办公椅上,嘴角噙着一抹坏笑,像是一只狐狸,隔着办公桌狡猾又贪婪地望着眼前站立的人,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看背影非常瘦弱,个子却不矮,似乎有一米七五左右,留着一头稍许过长的黑色短发,那人的背脊挺的笔直,似乎在单依安的淫威之下一点也不示弱。
“大小姐,你还想不想出来?不想出来我上班去了啊。”唐小天假装站起来要走,单单连忙拽住他的裤腿,撒娇道:“嗯~!快把我拉出来,我要憋死了。”
年轻小伙子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当我新来的啊,跟他打,那不找抽么!”
单单一边吃车厘子一边乖乖地回答道:“恩,下个学期就毕业了,学校已经停课了,让我们出去实习。”
单单在楼上气的直跺脚,唐妈妈连连安慰道:“单单不生气啊!等那臭小子回九-九-藏-书-网来,阿姨帮你教训他!”
唐小天一个翻身从床上下来,低头望着床底下,只见单单正爬在床肚里面对着他憨笑着挥手。
唐小天有些心疼地看着她,却依然是拒绝地姿态,他拉开她的手,深吸一口气,很认真地说:“单单,你很漂亮,年轻热情,阳光可爱,用所有美好的词语形容你都不过分,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我不想骗你,刚才我真的差点把持不住。”
“女的?”单单搓了搓手臂,从休息室走出来:“一点都看不出来,她是谁啊?”
“哎呀!你放开我啦!”单单挣扎了好一会才从他怀里出来,单依安笑眯眯地望着她,一点也没有因为她的恼怒不好意思,抢在她张牙舞爪发火之前说:“啊,对了,你可以邀请唐小天来生日晚会啊,你和他认识这么久,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一月初,临近过年,街上的小偷小摸也多了起来,警队的任务也越来越重,唐小天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回家了,他昨晚刚值完一个大夜班,在宿舍睡到中午起来,去单位食堂随便吃了点东西,还没到交班时间,便去警队的训练室溜达一圈。
“小天,单单这孩子真不错。”唐爸特别掏心窝地说了一句:“这么死心塌地的女孩,现在去哪里找啊,要珍惜。”
唐爸特别心疼地劝着儿子,这可能是他生平第一次和自己儿子谈论感情问题,可是有些话,他若不说,谁能点醒他呢?就像自己老婆说的,难道他真能看着唐家绝后?
单单见他又不理她了,连忙收起最近两年被单依安宠的不成样子的坏脾气,爬在床底,探出一个脑袋,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衣摆说:“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那天我是和你闹着玩的,你别生气了。”
“单单周末要过22岁生日,她哥给她办了个生日舞会,你妈发话了,叫你一定要去。”唐爸一边说,一边从公文包里拿出邀请卡递给唐小天。
唐小天见他这样,有些着急:“爸,到底什么事啊?”
“难道你不知道,让我们幸福的办法,就是你也能得到幸福吗?”
“哦。”单单应到,笔直往办公室里面的房间走,这个房间是单依安平日午休和加班时候用的,里面不大,只有十几平,放着一张及其奢华的双人床,单单每次看到这张双人床都会特别不健康的揣测单依安这个家伙会不会在这里面和某些美女员工干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爸,我心里真的很清楚。”是的,他比谁都清楚,都明白,怎么样做才最轻松,可是……他做不到,他有的时候真不愿意相信,自己变成了这样一个优柔寡断,毫不干脆的人,他讨厌这样的自己,却没办法改变,他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你这丫头。”唐妈妈笑的点了下她的额头。
“别啊,你一教训他,他就更讨厌我了。”单单生怕唐妈妈的教训让他更加反感自己,连忙制止道。
“亲兄妹就是不一样,有血缘的牵绊,再大的恩怨也挡不住你们互相亲近。”唐妈妈笑着说:“你呀,对你哥也好一点,别老单依安单依安的叫。”
“怎么可能,我是这样的人吗?”单依安笑:“我只是找人放了点假消息给她的未婚夫,结果那蠢材居然真的相信了,抛弃了她,留下数亿债务,带着自己的父母,取走了公司账上最后的两千万潜逃出国了。”
“难道你要为了一段感情,处男到死吗?”单单狂吼!
他紧紧地握住双手,用力地撇过头,站了起来,背过身去,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干净的白衬衫,手指有些微微发抖地解开一粒粒衬衫的纽扣,然后抖开衣服,扔给单单。
唐爸爸已经点的菜已经上来了,他正夹着花生米,吃几粒,喝口酒,紧锁的眉头看上去今天心情很不好。
“……爸。”唐小天为难地望着他。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脸颊都被染的通红,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不敢太过用力,唐小天第一次发现,这个他一直认为还没成年的小女孩,已经长的这么大了,她漂亮地足够诱惑任何一个男人失去理智,她那样无辜地坐在地板上,白皙到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染着微微的红晕,小巧的鼻梁上冒着紧张的汗珠,纤细的肩膀裸露在外面,胸口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着,诱惑的让人心跳失去规律,唐小天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一个女孩,觉得自己正在用力地憋着一口气,他不敢吐出来,他怕吓坏她。
一直到她走出去很远,单单才在单依安的嘲笑声中清醒:“傻看什么呀,那是个女人。”
“我觉得自己好讨厌。”单单可怜又自责地说:“你一定觉得我很轻浮。”
单单没回答。
唐小天刚把单单拉出来的时候,就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傻愣住了,原来她不是卡主了,而是后背上的衣服被床底的铁网勾住了,待他反应过来时,手里的‘春色’已尽收眼底,他连忙君子地转过头去,可单单的一声尖叫又让他紧张地转回来,一不小心,又把前面的看了个清楚……
“哦,那也好,有你哥照顾你。”唐妈妈点头说道:“你哥现在对你藏书网挺好的吧?”
唐小天从隔壁的女警那借了一套衣服,拿着回到了房间,房间里的女孩盖着他的军用毛毯,将自己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包裹起来,一动不动地靠在床边,她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身子微微动了一下,却并未说什么。
就像父亲说的,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父母担心的眼神,兄弟同情的目光,女孩爱慕的心意,和渐行渐远,已经再也触碰不到的她。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选择一条什么样的道路,才会让所有人都满意,让所有人都开心。
唐小天忍不住转过头来,查看她,只见她已经穿上了他的衬衫,低着头,用长长的衣袖在擦眼泪,唐小天走过去,蹲下身来,想伸手像从前那样温柔地摸摸她的头发,可想想又觉得不合适,只能收回手,轻声问:“怎么哭了?”
唐爸说完,喝掉最后一口酒,站起身来,带上军帽,精神抖擞地走了出去。
“啊?”单单奇怪的回头,疑惑的看他:“你会这么好?”

唐小天一路小跑到公安局外的小饭馆,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饭馆生意不错,唐小天一进门就看见了父亲那身熟悉的军装。
单单在床底下倒腾着了半天,才出来个脑袋,小脸在床底下憋的通红,欲哭无泪地望着唐小天求救道:“出不来了,卡住了!”
“怎么能怪我呢。”单依安摊手道:“要怪就该怪爱情,那就是一件不值得去相信的东西。”
“……”单单无语了半天:“那个未婚夫太坏了吧!凭什么就带着父母跑啊!凭什么就把那女的扔了!那女的拿了这么多钱救他家业!他遇到危险跑了也就算了,还卷走了那女的最后一点钱!简直不是人啊!”
“真是遇人不淑啊。”单单特别同情的望着门外,想到那道瘦弱又冰冷的背影,就觉得好可怜:“你怎么不帮帮她啊!”
单依安笑:“就是我上次和你说过的那个人啊。”
唐小天低着头,特别僵硬地说:“我知道。”
“好好,你去吧,路上开车慢点啊。”唐妈妈在身后叮嘱道,一路将她送到了门口。
“……”单单额头默默地落下一滴汗,顿时觉得自己是他的亲妹妹真是这辈子运气最好的一件事了,不然早就被他捏成灰渣渣了。
“不用。”那人的声音特别清冷,就像是寒夜里的雨滴一般:“时间对我来说毫无用处,你我都知道我没得选。”
“我也知道他对我好,但是我就是叫不出口,以前叫唐小天哥哥的时候叫的可亲热了,一点也不觉得不自在,可一想到要叫他哥哥,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单单抖了抖,想想还是做不到啊。
“就算你盲目的追求爱情,不管不顾的说你想要,我也不可以给你。”唐小天抬手,用力地按在单单的头顶上:“因为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单单这才发现,虽然他使劲扭过去脸去,看不见表情,可他的右耳根已经红了,难道这家伙是在不好意思?
唐爸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孩子心理想什么,可是知道也没用啊!唐爸语重心长地说:“舒家那孩子呢,我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没的说的,就一个字,好。”
唐小天听她这么一控诉,忍不住就想起了那天的事,不由自主地转过脸去。
说完,他再一次举步,离开房间,走出房门。
“不管是为了她好,还是为了你好,你都该把过去的事该整理整理,该丢的都丢了,咱往前走,往前看。”
唐小天出了房间,站在外面,并没有马上走,过了好一会他才走到走廊上,用力地大口呼吸,就在刚才,他差一点就缴械投降了。

唐爸也觉得大老爷们说这种事很无聊,但是他也无奈啊,皱着眉头又喝了一口酒:“不是我想找你谈,是咱们家的日子久没法过了,你妈是天天盯着我骂,没一会让我安静的,我现在啊就是出了家门耳朵都嗡嗡地响,你倒好,躲在单位清净了,你不要老娘,我不能不要老婆吧,你说,你到底怎么解决。”
“单单啊,你马上就要毕业了吧,工作找的怎么样了?”唐妈妈给单单洗了一大把车厘子,红艳艳的,个头比大拇指还大,平时这种奢侈的进口水果家里也不常吃,只是单单爱吃,唐妈妈就买了一箱放在冰箱里,每次她来就给洗一把,唐家父子那是一个也别想吃的。
唐小天笑着刚要说话,电话就响了,他离开闹哄哄的人群,走到一边接:“喂,爸,我在单位,有空有空,我马上来。”
“对,我可以接受你,可以吻你,可以拥抱你,我不止是可以,其实我也很想。”唐小天第一次在单单面前这样认真的剖白自己:“可是单单,这样对你公平吗?这样一个心理住着别的女人,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也许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男人你要吗?”
唐小天将衣服放在她的脚边,轻声道:“放在这了,我去上班了,走的时候把门带上就行。”
九九藏书于这个从小将他严厉管教到大的父亲,他还是又怕又敬的。
好吧,他承认,这种事要是被单位那些同事和战友知道,一定会被嘲笑死的!要知道,男人聚集的地方总是爱谈论和女人的事,所以……你们懂得。
“哪个?”单单记不起来了。
是,这个世界上没人可以寂寞地活着,他也一样。
单单晲着他说:“笑一下不行啊?笑一下犯法么?你抓我呀,再把我拷起来呗。”
唐小天抿了抿嘴唇,没答话,低着头一言不发,乖乖听训。
她感觉到唐小天站起来说:“你穿这样不好回家,我去给你借一套衣服。”
单单切了一声转身就走。
“对了。”单依安在她身后说:“我准备给你举办一个生日晚会。”
唐妈妈热心地说:“那你实习单位找好了吗?要不要阿姨给你帮忙?”
“那就最好啦。”单单被他抱的有点不舒服,单依安总是喜欢这样,突然袭击般的抱住她,就像个穷人家的孩子,看见漂亮的布娃娃,一趁人不注意就抓过来抱个满怀,使劲的搓搓揉揉不愿意撒手。
“聪明。我最喜欢爽快的人,那就先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单依安伸出手,笑的一脸得意。
唐爸比了个比桌子还高的高度,望着唐小天,希望能触动他一点,可小天依然一言不发。
唐爸皱着眉头,无比恨铁不成钢地说:“你都三十了,不小了,我三十那会你都这么高了,五岁了。”
“唐小天!”单单气的冲楼下大喊,唐小天头也没抬地跑了!
唐小天被她逗笑了,却忍不住扳起脸颊,点了点她的脑袋教训道:“叫你往里钻,这么小的缝你怎么钻进去的,练过缩骨神功啊。”
“你必须去!这是命令!”唐爸拉起脸,臭小子,还管不住他了!
单单使劲点头,觉得单依安还蛮好的,可转念一想:“哎,不对,要不是你把韩家弄倒了,她怎么会去帮一个白眼狼,要不是你放假消息,他未婚夫怎么可能会跑!你根本就是罪魁祸首嘛!”
单单整个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连一丝力气也没有了,瘫软地坐在地上。
唐爸爸继续道:“打你小的时候我就教你做个男子汉,你看你现在是什么怂样,是男子汉就得拿的起,放得下。”
唐小天转过头去看着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屏住了呼吸,眼前的女孩像是一块磁铁一般,用他无法抗拒的力量,吸引着他缓缓靠上前去,他们的鼻梁就差几毫米的距离,她们的嘴唇就要轻轻碰上,单单这次再也不敢闭上眼睛,她只想看着这一切,连眼睛都不愿意眨一下,看着她朝思暮想地男人,缓缓的靠近她,温热的呼吸吹着她的脸颊,空气里萦绕着他阳光的味道,身体和他身体的每一点接触,都让她忍不住颤栗。
唐小天摇摇头,无奈地又蹲下来,伸手出双手握住她的肩膀,用力将她往外一拖,只听“嗤拉”一声,两个人同时顿住。
唐小天从饭店出来,才刚刚过了一点,他低着头,沉思着走回局里,回到单身宿舍,用钥匙打开简单的木门,转身将房门关上,单身宿舍里就只有一张一米宽的小床,放着一个书桌和柜子,空余的地方只够他走两步,他走到床边躺下,其实一点睡意也没,只是还没到接班时间,他只想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发会呆,他睁着眼睛,笔直的望着白色的天花板,顺手从裤子口袋里抽出那张淡紫色的邀请卡,卡片做的很精致,里面的名字是用手写的,他看的出来,是单单亲自写的,她的中文字并不是很漂亮,可能是英语写多了,她的每个字的比划都是圆圆的,很有特色,像她的人一样可爱。
唐小天放下手,甩开她紧紧抓着她的手道:“别在来找我了,你的生日会,我不会去的。”
“你怕啊?”中年男人笑话道:“小伙子要有点挑战精神嘛!这样,你要是赢了他,我把一年工资都给你,怎么样。”
说完他转身要走,忽然身后的人猛的站起来,一把拉住他,瞪着哭红的双眼问:“唐小天!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我就这么招你烦吗!我就真的脱光了在你面前你也不动如山吗!你真的就这么不喜欢我吗?”单单说一句,眼泪就往下落一串,她真的,真的被打击到了。
单单见他落荒而逃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破涕而笑,看吧,看吧。
唐小天无奈地笑:“爸,你怎么也找我说这个?”
过了好一会,才传来单单带着哭腔的声音:“没有。”
唐爸爸知道又踩了地雷,不敢再多说,摸摸鼻子灰溜溜地走了。
单依安见她闯进来,收起了那副坏BOSS的模样,笑眯眯的望着单单说:“你先去休息室呆一会,我马上好。”

可是当他看见单单那双盛满期待和迷恋的双眼时,他又退却了。
唐小天满脸通红的道:“我懒得和你吵,你就和我妈一样,完全搅不清。我上班去了!”
唐小天紧紧地握着双手,心里暗暗的鄙视自己,如此为自己开脱。身后传来那女孩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过了一会,又传出轻轻的吸鼻子http://www•99lib.net的声音。
“行,你既然执迷不悟我也懒得管你。自己到人力部报道去,别烦我。”单依安也懒得继续和她说,摆手叫她滚蛋。
“啧啧。”单依安掐了掐单单肉肉的脸蛋道:“怎么的,你的白马王子又对你避而不见啊?”
训练室果然有同事在对打,周围围了一圈人在鼓掌叫好,圈里的一个中年男人被年轻的小伙子反绑住右手,一动也不能动,你只能叫投降了,中年男人不服气,他一抬头看见人群里的唐小天,连忙把他拉过来说:“你打赢我算什么,你敢和我们队里的唐小天比划两下么!”
她很久没叫他小天哥哥了,他很喜欢听她这样叫他,她声音甜甜的,相貌甜甜的,连语调中也带着甜甜地味道。
是,他很想吻她,想将拥抱这个女孩,让他填满自己空虚而冰冷的心灵和身体。
单依安特别不削的说:“读那么多书做什么,我连大学都没读。”
“谁叫你一见我就跑,我不躲起来能抓住你吗?”单单气闷的朝他低吼。
一直到这一刻,单单才看清楚她的相貌,怎么说呢,那人长的非常俊丽,细碎的刘海下有一双非常锐利的眼睛,脸上连一丝表情都没有,当你和她的眼神相遇的时候,有一种会被她冻结的感觉,像是冰雪降临,寒冬来袭。
单单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笑起来,笑容里带着一丝得意和兴高采烈。
唐小天连忙安慰她:“怎么会,怎么轻浮了?你别乱想,我知道你上次是闹着玩的,这次是意外。”
“唐小天,唐小天。”忽然,耳边穿来单单的呼唤声,唐小天手一抖,邀请卡片掉落在床上,他看了看四周,以为自己产生幻觉了,可没一会,他又听见底下传来单单的声音:“唐小天,快拉我出来。”
唐小天望着桌上浅紫色的邀请卡,沉思良久,半天没有下一步动作。
唐小天没转头,单单看着他的背影,固执地说:“我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不管你说什么我就是要缠着你,总有一天,我能等到你忘记她!”
单单回嘴:“难道你不是吗!”
“关爱情什么事,是那个男的对女的感情没有那么深,可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人对另一个人,用情很深的。”单单低下头,一脸失落的说:“如果是唐小天遇上你的话,不管你说什么,他都不会丢下那个人自己跑的。”
“可是单单,你应该很清楚,我心底住了一个抹不掉的人!就算全世界都叫我忘记她!可我就是没办法忘记!即使到现在,我依然每天晚上做梦都梦见她!她的一言一行,她的音容笑貌,都在我脑子里!我真的很努力想要去忘记,我也不想我父母担心,我也不想让你难过!我也用力地去断掉所有念想!可是真的好奇怪,我越是努力,她在我脑中,就越来越鲜明。”
忽然的,他的身体停住了,也不知道怎么了,那温度渐渐离她越来越远了,然后就那样消失了,空气里他的味道也缓缓消散,他心跳的声音也似乎小了很多。
唐小天一边笑,一边脱掉外套,露出结实的肌肉,浅笑着说:“我看行。”
“你、你、你,你小声点!”唐小天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到的事一样,瞪她一眼,然后红着脸跑了。
是,他不讨厌她,甚至觉得她真的很好很值得他去用心疼爱。
关门的声音,终于震醒了单单,心里那串刚才未掉落的眼泪,刷地像散落地珍珠一般重重地砸了下来。
单单拍手道:“对耶!这个理由好,我现在就去找他。”
唐爸爸切道:“稀罕!你就怕你儿媳妇跑了,你护着有什么用,这小天不开窍你对她再好也没用。”
挂了电话,拎起外套披上:“洪队,我有点事,出去一下。”
单单首先感觉到的是后背一片凉意,她终于反应过来,尖叫着坐了起来,想捂住后背,可随着她的这个动作,原本就岌岌可危贴着她的那件,早上精挑细选的白色绣花旗袍,刷的又从前面掉了下来,单单连忙又捂住胸口,好在挽救到了一片衣角。
“唐小天,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去我的生日会,我就把你是处男的事,写成大字报贴在你单位门口!”
“哎。”唐小天叹了口气。
“商业社交需要嘛,我们家有个漂亮的待嫁姑娘,自然要给那群如狼似虎合作伙伴们看看。”单依安单手托着下巴说。
唐皱着眉头,沉思了半响,终于开口道:“小天啊,你的个人问题准备怎么解决?”
“哎。”单单忍不住叹了口气。
唐小天走过去坐下,小声试探道:“爸,你找我啊?”
单依安挑眉笑:“因为我等不及想要出来祸害人间。”
单单看了眼手上的手表,起身道:“呀,都十点了,阿姨我走了啊,我还答应了单依安今天去公司呢。”
有一次唐爸爸想吃两个,还被唐妈夺下来放回去:“这是给单单吃的,你个大老爷们啃水萝卜去。”
单依安点头:“没错,就是她,黎初遥,青大高材生,堪称中国超级大脑,只可惜看男人的眼光有点问题。”
就是因为知道她有多好,所以才一直逃啊,那么狼狈不堪、慌不择路地逃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