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不会让你沉落在寂寞里
目录
第十章 我不会让你沉落在寂寞里
上一页下一页
唐小天摇摇头,从车里伸出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啊,跟着单依安什么也没学到,就学到他那自大的毛病。”
“知道知道!”唐妈妈弯腰把沙发上把单单的提包塞给她:“追去!”
是的,她什么也听不见。
“我不回去,不回去。”唐小天闭着眼睛嘀咕道。
唐妈见儿子哭的伤心,自己也开始抹起了眼泪:“你要也没用啊,人家不跟你了,小天,小天,我们不哭了哦,乖,来,妈扶你上床睡觉,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真的假的?”唐妈妈被这样一哄,乐得合不拢嘴:“这一身要花不少钱吧?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单单回过神来,气的跑过去,直踹他的车门:“唐小天,你个臭狗屎!有种你就跑,我跟阿姨告状去,让你接下来相亲一百场!”
唐妈妈出门,单单轻车熟路的推开唐小天的房门,扬声道:“唐小天,你起来没有?我进去了啊!”
单单没说话,只是皱眉,心疼地望着他。
这样,她也能醒悟,也能断了念想,可偏偏,他这么好,这么正直,整整一个晚上,他连她的小拇指都没有主动碰过。
转头,见她依然笑容满面的从自己的手提包里翻出一个爱马仕的男士钱包,递到他面前:“唐小天,你的钱包上次追小偷的时候不是丢了么,看我给你买了个新的。”
张靖宇不明所以,老婆却抱着儿子,温柔地望着他说:“就当是给单单,给小天,一个幸福的机会吧。”
就在这时,单单的手机忽然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张靖宇。她在唐小天身边晃荡了这么多年,跟张靖宇也是熟的不行了。
说完,就满脸笑容地追了出去。单单刚下了楼,就看见唐小天的背影,她小跑的跟上去:“唐小天,慢点!你慢点!”
唐小天没说话,一把掀起被子动作熟练地她裹住,把她的眼睛盖的严严实实的,然后迅速站起来穿好裤子,抱着衣服逃难一样的跑出房间。
单单笑:“没关系,我是美国籍,不属于中国人民。你看你看,这里面还放了我的照片呢!可不可爱,萌不萌。你看看,你看看嘛。”
唐小天被她那样逗乐了,严肃地脸再也蹦不住了,忍不住笑了一下。
单单呸了一声:“呸!全市有比我更漂亮的姑娘么!我你都看不上,还能看上那些庸脂俗粉!”
唐小天停下,看着单单:“你当我傻啊。”
唐小天看着单单,眼神似乎又一丝动容,她的动容让单单似乎看见了希望,她也看着他,静静等待着。
唐小天被她逼问的一句话都答不上来,他真的服了,特别佩服这个小丫头,怎么能这么执着呢!有时候真心想撬开她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悔,像她这样的年纪,又这么漂亮,找个阳光帅气地小伙子花前月下,恩恩爱爱多好,何必总是在他这里碰壁呢。
电话那头,张靖宇还在说:“我听他刚才给我打电话的声音很不好,单单,你能去陪陪他吗?”
手腕上冰凉的触感让单单睁开眼睛,往上看去,她的一只手居然被手铐拷在床头了,单单瞪大眼睛,吃惊的问:“干嘛,你想玩重口味的吗?”
单单也知道自己这样挺没意思的,可是她就是改不了,就是喜欢他,就是想见到他,单单都想好了,如果有一天他问她:单单,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么?
唐小天使劲摇头,抱着马桶不松手。
一声命令下去,单单立正站好:“是!”
唐小天看都不看,继续走:“我不要,你这太贵了。”
其实单单真的很希望,他能无耻一点,能借酒装疯和她发生一些什么,然后不承认,然后残忍地伤害她。
“哦。”单单又有些失落,又羞怒,失去了平日的可爱爽朗,像是被丢弃的狗狗一样,轻声应了声。
那一眼,似乎又看见一个腼腆英俊的阳光少年,穿着军装,绑着大红花,傻乎乎地站在门口看着她笑,而下一瞬间,那笑容消失了,那少年的眼角,缓缓留下了一滴眼泪。
唐小天皱着眉头道:“好好好,算我喝多了说错话了行不行?你先出去!我没穿衣服呢!”
一见是唐爸爸正拿着手铐钥匙站在哪,单单顿时觉得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满脸通红地明知故问:“叔叔,你在家啊?”
单单接起电话:“喂。”
唐爸连忙推她,那嫌弃的语气和唐小天一样一样的:“哎呀,快放手,快放手!像什么样子!”
“你什么态度啊,昨天晚上我好心把你送回来,你就这样对我呀。”单单不爽地又往前走了几步。
单单一脸不爽地回到家,脱掉了鞋子,连拖鞋都没穿,就光着脚吧嗒吧嗒的用力踩着地板往屋里走,路过餐厅的时候,却见这个时间点基本不会在家的人,端着一杯牛奶在喝,单单嫌弃的咦了一声,这个人,不爱喝茶不爱喝酒不爱喝咖啡,就喜欢喝牛奶,不是因为好喝,而是因为养生,他的牛奶里一定还兑了蛋白质粉,核桃粉,各种粉类混合,上次单单误食过一回,差点没连隔夜的饭都吐出来,真不知道这九_九_藏_书_网人是怎么喝下去的。
唐小天一边走一边推开:“对不起,我们有纪律,不能拿人民一针一线。”
“我不但看上了,我还要把她弄回来。”单依安毫不掩饰地说,他的公司刚刚经过洗牌,老员工给他踢的差不多了,新员工能力都太差,他急需一个能力超强的助手,担他的左膀右臂!这种女人,跟着韩子墨,实在是太糟蹋了。
“臭小子,乱说什么。”唐妈妈这下真的开心坏了:“单单啊,一会不许走,今晚得请你吃饭!小天,打个电话去餐厅定个位置,一会跟我们一起去吃。”
唐妈忧心不已地上床去了,翻身翻了一晚上也没睡着。
深夜,各家都已经熄灯安睡,唯有唐小天家里还灯火通明,唐小天一回来就躺在厕所里呕吐着,唐妈妈又疼又气的在厨房骂:“早八百年前就和你说了你不信!死等死等!伤心了吧!活该!该!”
那个每天晚上都要看很久,每天都要对着写一封信的人……
单单甩了甩手说:“他今天晚上心情不太好,阿姨,我先走了,这家伙吐了我一车。我得趁车行还没关门去洗洗。”
已经睡下的唐爸被吵了起来,拿着皮带就冲进厕所,对着他就是一顿连抽带踹:“唐小天,你哭什么哭!你是个男人,还是个军人!你怎么能为了个女人哭!你还要不要脸!”
唐妈妈气的叫到:“臭小子!”
电话那头的张靖宇虽然已经当了孩子他爹,可平时说话依然很不着调,可今天,他的声音有点沉重:“喂,单单,小天刚才打电话叫我出去喝酒。”
单单低头,在他耳边,用很轻很温柔,又很诱惑的声音说:“她都跟别人走了,你就别惦记了,开始你的新生活不好吗?”
单单瞪他一眼:“要你管!”
单单贱贱地笑着扑上去,使劲拉他被子:“嘿!你说我想干嘛!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哇,这个女的好厉害啊。”单单特别崇拜那些牛逼的女强人:“可是她为什么要帮韩子墨啊?”
单单往里张望:“哦,我去看看他。”
可万万不能啊,那这辈子心里可得多苦啊。
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起来了,收拾干净提着菜篮子出去买菜。刚打开房门,单单就迎头进来了。
“不要!”单单扭头拒绝:“这不是人类喝的饮料,你这种非人类留着慢慢享受吧。”
“叫你死心眼!叫你不听我的话!”唐妈妈一边骂一边泡了热茶端进去,唐小天抱着马桶又吐了一桶,唐妈看他这样,又骂不下口了,心疼地给他拍背:“你喝成这样有什么用!好姑娘多得是呢!小天,咱不在一颗树上吊死成吗?咱有点骨气!忘记舒家那孩子不行吗?”
单单听到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
唐小天特别头疼地望着老妈:“我真的两天没睡了。”
单单望着他,没有回答,她知道他现在要的不是任何回应,而是倾述。
单单被推的一个踉跄,皱鼻道:“切,好稀罕么,爹和儿子果然一个德行!”
可就在单单着迷的时候,唐小天的手却在口袋里按了一下,路边的车子“嘀咕”响了一声,他动作迅速的连让她眨眼的时间都没有,就见他已经坐在了自己车上,嘎达,锁上门。
“有意思?还是女人?”单单忍不住睁大眼,难道这个有洁癖又变态还追求长生不老的家伙居然会对女人有兴趣?
他只能选择负起责任,可这些年,晚上抱着妻儿,幸福满满的时候,一想到唐小天心里依然是一阵阵的内疚和难过。
唐妈妈被她这么一说,觉得也对,收下也不亏心,更是高兴的笑开了颜,忍不住再一次确认道:“真好看?”
“你都醉成这样,不回家去哪啊?”单单吃力地扶着他。
“哈哈!信不就得了。”单单乘机拉开他的被子,露出打着赤膊的唐小天,整个人贴上去,唐小天虽然被压制着,可双手却有力地紧紧抓住单单地双手,让她没办法胡作非为。单单见手动不了,便不再闹了,表情认真地看着他说:“唐小天,忘记旧爱的办法就是找个新欢,你总是不找新欢,怎么能忘记。”
“去你妈的妹妹!去你妈的妹妹!单依安想当我哥想死了我还没认呢!谁他妈的是你妹妹!”单单气的在江边扔了好一会石头才又走回去,可一看,唐小天已经醉倒在酒桌上了,他安静的爬在桌子上,酒杯紧紧地捏在手里,头埋在臂弯中,看不见他的样子,利落的板寸也张长了一些,看上去没有了以前的精神气,单单走过去,叹了一口气,伸手将他扶起来:“唐小天,我送你回家。”
唐小天揉着眼睛往房间走:“我不去了,累的慌。”
唐妈妈瞪着他道:“累也必须去。”
可还没进门,远远的就听到自己家传来爽朗地笑声,唐小天站在门外,他不用开门就知道谁来了,轻轻用钥匙打开门,果然,客厅的沙发和茶几上放着一堆购物袋,一个靓丽的年轻女孩正在围着自己的老妈给她带纱巾。
唐妈妈一边招呼她,一边往外走:“去吧,去吧。中午留藏书网在这吃饭啊,阿姨给你买菜去。”
“不贵,地摊买的,才十块钱。”
“唐小天,你别跟我这儿演啊!”唐妈妈才不相信,一把想把他抓回来,可唐小天速度多快,瞬间就开门出去了,刷刷刷的下楼跑了。
单单气的在后面直跺脚,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别生气嘛,小天哥哥,我这可是在帮你!”单单继续拉被子,整个人都扑在他身上:“来嘛~来嘛~”
单单一听这话,来劲了,眨了下眼睛,笑问:“你帮我?怎么帮?帮我把他捆起来?”
“真好看!不骗你!小天哥哥回来看见你,绝对会惊艳的,哇,我的妈妈怎么变的这么美~!”单单特别夸张地哄着:“这哪里是我妈,明明是我姐!”
单单终于又开心地捂着脸笑了,忽然乐呵呵地蹦过去,一把抱住唐爸:“叔叔,你就是我亲爹!”
“哼!要你管!”单单捂着额头,一脸不高兴!
“你每次见到我都说有事!你什么时候没事?今天有事那明天呢?后天呢?大后天呢?反正我天天有时间,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一小时60分钟,分分钟都有空,随便你找!”这些年,单单已经被唐小天拒绝的脸皮都厚了,从她十九岁第一次和他告白开始,到今天已经三年了,她的脸庞她的心脏已经变成铜墙铁壁了,没事追着他跑已经成了喜欢,他也从一开始的好言相劝,到后来见到就躲,到现在强硬地拒绝。
单单见他这样,都快难过死了,流着眼泪,等他又喝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上前拉住他的酒杯道:“好了好了,别喝了。”
有的,也只是深深的自责。
唐小天抬起眼,指着单单说:“你啊,我一直当你是妹妹。”
唐妈妈心里一暖,还是这个孩子好,这么早就跑来,无非和她一样,担心了一宿吧。
唐小天见她软硬不吃,急忙嚷道:“单单!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单依安一把拽住她的衣服,把她拉回来:“好好,告诉你。”
单单一听这话乐了,俏媚一挑道,笑的有些奸诈:“没穿衣服啊?”
女人的双眼湿润了,她用力转过头,紧紧牵住身边人的手,跟着他离开。
她一边说一边逼近,唐小天捂紧被子,醉意全散:“你想干嘛!”
唐妈妈瞪着他:“那你去睡啊,一会叫你。”
她们紧紧地相拥了一会,男人便接过女人的箱子,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牵着她往前走去,女人走了几步,似乎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
唐小天缓缓低下头来,灿如星辰的眼眸紧紧地望着他,挺俊的鼻梁和她的越靠越近,单单以为他要吻她了,紧张地闭上眼睛,可没想到,耳边,忽然穿来“咔嚓”一声!
唐小天紧紧地咬着牙关,他觉得自己不能开口,一开口就会像个懦夫,一个怨妇,一个可怜又可悲的失恋者,可是他强忍着,强忍着,却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单单,你记得在美国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单单打开车门,将唐小天扶上车,解下自己的纱巾,轻柔地蒙在唐小天的眼睛上:“我帮你把眼睛蒙上了,蒙上就看不见了,就不会难受了。”
“谁啊?”单单忍不住八卦地跑过,坐到他边上问。
单单愣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气的双脚在床上使劲扑腾,另一只自由的手用力地扯开被子,然后扒拉着他床头书桌上一切她能打翻的东西,一边扒拉,一边还把头伸出窗外,对着已经跑下楼的唐小天吼:“唐小天!你TMD才不是男人呢!你个混蛋!我一定要叫单依安找人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一户口本!啊啊啊啊啊!”
昨天晚上吐了一身,又在厕所地上滚了一圈,他一上床就朦朦胧胧把衣服全扒拉了。
单单抿着嘴唇,低着头,装着很委屈地样子,使劲摇头。
单单脆生生的答应:“哎!”
他打听道韩总的老婆很爱赌博,便让人带着她去澳门赌,一次两次三次,让她越赌越大,然后用仙人跳害她输光家产,韩总气的要和她离婚,韩太太假装跳楼,结果拉扯中两个人都掉了下去,双双重伤入院,昏迷不醒,韩总的公司瞬间面临倒闭,他的儿子韩子墨也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时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只会借酒消愁,就在单依安等着以低价收购韩家的烂尾工程时,一个女人出现了,她带着八千万强势注资,盘活了韩家的资金,把醉成烂泥的韩子墨和欠账数亿千疮百孔的韩家重新撑了起来。
单单看着单依安那副志在必得的表情,忍不住开始同情那个女人了,她是有多倒霉才被他看上!估计离家破人亡不远了。
单单一脸趾高气昂地说:“阿姨让我进来的。”
单单安静的坐在车里,她现在还不想走,她想在不远的地方陪着他,哪怕只能看看他房间的灯光也好。
单单挑挑眉,望着单依安坏笑了起来:“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不用了!你的那些阴谋诡计还是留给你的对手吧,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单单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九九藏书,让这家伙出手,她和唐小天,说不定会变成七世怨侣!
“姑奶奶,你先出去行不行?”唐小天皱着脸求道。
唐小天紧紧捂着被子:“出去出去。”
单单奇怪地眨眨眼睛,这有什么稀奇,他们不是经常出去喝酒宵夜吗?
唐小天依然快步走:“我单位有事呢!”
单单拉着他,跟着小跑:“你就骗我吧,都下班了还能有什么事!走吧,请我吃饭去?”
单依安喝完最后一口非人类饮料,望了一眼全身上下写着我正在不爽的人,奚落地笑道:“怎么的,又被唐小天拒绝了?”
唐小天按下车窗,坐在车子里面望着单单,睨着眼睛笑地有点坏:“哦,一百场,你就不担心我看中谁?”
“怎么?想来一杯?”单依安见她盯着自己的杯子看,便‘好心’的问。
唐妈妈哈哈大笑起来,被捧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了,照着镜子越看越觉得自己年轻了二十岁。
原来单依安接手公司之后,由于太过年轻,一直不被看好,公司内部的高层不停的弄些小动作排挤他,外部的竞争对手乘着他内院起火的时候,蚕食掉不少单家的业务,其中做得最过分的就是S市的地产大佬,韩家,韩家一连从他手里抢了好几单大工程,弄得单依安颜面扫地,单依安是个什么角色,他是社会底层爬出来的孩子,表面上伪装地像个高傲的贵族,可是骨子里爱使的都是一些恶毒阴损的招数,公司那些高层很快就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而对于一直压制他的韩家,自然也不会手软。
“讨厌!说了不要你管。”单单气的直跺脚,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也确实挺让人无法面对的。
“阿姨,要么我……”单单眼睛望着门外,身体都已经倾斜了,可碍着唐妈妈要请她吃饭,没好意思立刻就追上去。她说。
“想知道?”单依安一脸坏笑,单单像小松鼠一样点头。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张靖宇也一直深深自责着,舒雅望出事的那天晚上,他也在场,可他却只顾着自己谈恋爱,没能保护自己的朋友,兄弟最爱的女人,让那对他从小就羡慕的恋人,就这么散了。一开始,他恨不得和兄弟一起痛苦,一起失去所爱,他拒绝见自己的女友宵雪,坚持要和她分手,可是却没想到,她已经怀孕了。
单单也扯被子:“谁跟你闹了!唐小天,反正舒雅望也不要你了,不如你就从了我吧!”
“说到对手,最近我遇上一个女人,还挺有意思的。”单依安一边说一边放下手里的杯子,走到客厅的真皮沙发上坐下,悠闲地翘着腿,若有所思地说着。
单单坐在车里,撇开了眼睛,她回头的那一瞬间,她便认出了她来,那张文秀干净的脸,不就是唐小天放在床头书桌上照片里的那个人么?
唐小天抬手,轻轻抚上蒙着纱巾的眼睛,嘴角颤抖着微微向下,单单扭过头,假装没看见,转身关门,走到驾驶座上,发动车子,将四扇车窗和天窗全部打开,车速飚上八十码,晚风猛地往车里灌,风声很大很大,灌进她的耳朵里,让她什么也听不见。
单依安好笑道:“要不,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帮你想个办法?”
单单到江边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那个在下午刚刚拒绝她晚饭邀请的男人,正坐在江边用料棚临简易熟时搭建起来的小菜馆里,夕阳下,唐小天独自坐在简陋地熟料靠椅上,那记忆中永远挺直的背脊弯了下来,无力的靠着,他无言地端起一杯白酒,闷头喝了下去。
唐爸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摇头走了。
“咳咳。”就在单单气急败坏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轻微地咳嗽声,单单红着眼角怒气冲冲地转头!
“单单啊,这么早就来了。”唐妈强拾倦容亲切地问候着。
今天晚上,他接到唐小天的电话的时候,心都难过像是被放在地上踩过了十几遍,他知道,这是他的兄弟在求助,他的兄弟受不了了,崩溃了,甚至想怒吼,想哭泣,他需要他。他本该第一时间飞奔过去,可是临出门的时候,老婆却说:“让单单去吧。”
“那女的是他未婚妻。”依安玩着手指闲闲地说:“那小子虽然废,但是看女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唐爸爸给她打开手铐,看她那失落的样子,忍不住拍拍她的脑袋,给她打气道:“没事,下次叔叔帮你。”
唐妈妈如实回答道:“昨天晚上吐了大半宿,还在睡呢!”
她把额头靠在方向盘上,静静地发着呆,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个女人拖着一个行李箱,缓缓从远处的梧桐树尽头走来,她走到离这栋楼不远的地方,站住不动,漆黑的夜里看不清她的相貌,可那一头海藻一般的长发,纤细的身形,可以判断出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那女人站在那抬头望着这栋楼上的某个房间,久久未动,过好一会,她才低下头,转身拖着行李箱又缓缓地消失在黑夜里。
单单没说话,只是在他酒杯空了的时候,温顺地为他添满,唐小天也没说话,只是喝一口,低着头沉思一会,单单依稀猜到他在想什么
99lib.net
,大抵是那些往事,那往事越是温柔甜蜜,越是能像利刃一样将他一片片割开,疼痛地让他毫无躲藏地办法。
“能把她的心打开,把她放出来的人,不是我。”
单单将醉成烂泥的唐小天从车上扶下来,唐小天几乎整个人都靠在单单身上,单单费了很大力气才将他扶到楼上,唐妈妈借过醉醺醺的唐小天连忙心疼地问:“怎么喝成这样子?”

唐小天一直喝酒,他宣泄的出口一旦打开了,就再也控制不住,他痛苦地望着她说:“单单你知道吗?不管多少人跟我说舒雅望她走了!她不要你了!她跟你分手了!可是,我!我从来不认为我们已经分开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真的失去她了。她要走了,离开我,离开中国,去一个我再也看不见的地方了。”
唐小天忽然握紧单单的双手,翻过身来,将单单压在身下,单单被他的重量压地低叫了一声,脸颊像是烧起来一般,全身发软,心口发烫,连嘴唇都开始往外冒汗,她似乎都听见了自己心脏疯狂跳动地声音,他们紧紧贴在一起,中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空调被。
单单又望了烂醉如泥的唐小天一眼,才转身下楼,打开车门,车里干干净净,一点脏污都没有,其实她就是不想再看下去了,不想再看他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这么伤心,这么脆弱,她再也忍受不了他的眼泪,她怕自己再看一眼,心也会跟着碎掉。
“你知道吗?我一回家就难受,我每天,每天一进……一进我们大院就难受。”唐小天伏在单单瘦弱的肩膀上,低声说着,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悲凉和碎碎的低泣。
单依安坏笑,靠近单单,嘲笑地说:“啧,都被拒绝八百回了吧。”
单单今天穿了一声清凉地装扮,短裤加上一件粉色的T恤,外面套着一个可爱的小马甲,依然笑容灿烂,青春靓丽:“阿姨,早啊!小天怎么样了?”
单单骑在唐小天身上脱了小马甲,刷的一扔,露出粉色的T恤,挺着胸口说:“你眼睛拿来喘气的啊,我好歹有C罩杯好吗!你不信啊!我脱给你看!”

“阿姨,您别跟我谈钱,我现在花的都是单依安的,他以前怎么对欺负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唯一能报仇的办法就是多刷他的卡,多花他的钱!你要是疼我,就帮我一起报仇嘛!”单单摇着唐妈妈的手,一脸小女儿的憨娇气。
“哎,好嘞,你快去吧。”
唐小天甩开她的手:“姑奶奶,我今天真有事。”
唐小天一边奋力挣扎一边保护被子:“单单,别闹!”
那个女人,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了?那唐小天痴痴等了六年,就是等到了这样一个结局吗?单单的心开始为唐小天疼了起来,她知道,他现在的一定疼的要死,她甚至想起了在美国时他落下的那滴眼泪。只有那个女人,才能将他伤的这么深这么疼,却还让他无怨无悔,一点点责怪,一点点抱怨都没有。
唐小天洋装吃惊地瞅了一眼自己老妈:“呦,这谁啊?这不我表姐么?”
唐小天连忙从被子里伸出手,拉住她的手,阻止她继续脱下去:“别别别!我信!我信!”
“……不说算!”单单不削地扭头,起身就要走:“以后我的事也不告诉你。”
唐小天仰头又灌了一口白酒,单单心疼地劝道:“唐小天,你要是难受,你就哭一会?”
“走了,你早点回家。”唐小天交代了一声,便发动车子,开走了。
单单一听这话,心里又是难过又是生气,忍不住回嘴道:“谁是你妹妹!”
单单缓缓地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唐小天抬头看见是她,一句话也没问,似乎一点也不好奇为什么来的是他,也许在这个时刻,来的是谁对他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心疼地快要爆炸了,整个身体都要爆炸了,唐小天用手用力地搓了搓脸,红着眼睛,又端起酒杯,沉默地一口一口地喝着。
唐小天喝了一口酒,微微仰起头,望着江面,眼里似乎闪动着些什么,他看上去那么脆弱,那么悲伤,单单地眼眶红了,耳边传来唐小天沉重地声音:“我说,我知道雅望在自己心里建了一座心牢,我说我牢外等着她,她陪夏木坐多久牢,我就陪她坐多久,我总以为,有一天她会出来,她会回到我身边。可是我忘记了,那座牢笼的钥匙在夏木手里。”
唐小天躺在床上,头因为宿醉有些头疼,被单单一吵也微微转醒,一睁眼看见单单忽然闯入,连忙紧紧裹着被子喊:“喂!你怎么随便进别人屋啊!”
唐小天推她:“单单你别闹了啊,再闹我发火了。”
唐小天夺过酒杯,醉眼朦胧地说:“我今天晚上就是要喝,你还当我是哥哥,就别拦我。”
“叫哥哥。”

站在门口的唐小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走了进去:“我回来了。”
她身边的女九_九_藏_书_网孩听了这话,气地扳直了脸:“胡说!唐阿姨,就您这气质!这身衣服你不穿谁驾驭了了啊!您看看,这款式和这颜色跟您绝配,您要穿这身出去,说三十多岁,没人敢不信!”
唐小天,忘记旧爱的办法就是找个新欢,你总是不找新欢,怎么能忘记。
唐小天摇摇头,闭上眼睛,喝了一杯酒,唇角在笑,可眼泪却流了下来。
唐妈连忙拦下:“好啦好啦,你干嘛呀!你发什么神经,就知道打孩子,都多少人了你还拿起皮鞭就打!孩子心理够难过的了,你还在这里吵吵!你给我滚回屋睡觉去!”
单单双手叉腰,气呼呼地说:“不行!唐小天,我告诉你,昨天晚上我看你心情不好没和你计较,我想了一晚上,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喂,你说,谁TMD是你妹妹了?对,我们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我确实当你是哥哥,可是我很快就发现弄错了,我不想你当我哥哥,我喜欢你,我没皮没脸地跟在你后面追了这么多年,你感觉不到啊!你木头人啊?”
唐妈帮他关了灯,关房门的时候也忍不住叹气,自己儿子的性格自己知道,真怕啊……
平日只穿黑白灰三色的老妈,居然穿了一身玫红色的改良版旗袍裙,脸上还似乎还画了淡淡的妆?唐小天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再睁开,确定老妈的嘴唇比以往要红润一些,皮肤要白皙一些,脸蛋上甚至有些红晕,她一边对着镜子照,一边不好意思地说:“哎呀,不行,不行,我这么穿出去,别人以为我是老妖怪了。”
唐小天折腾了大半夜才被唐妈妈收拾干净,扶上床去休息。
啊,是了。他是个男人,去了除了陪他喝喝闷酒,还能干什么呢?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打动唐小天,谁能给他新的幸福,那就只有执着的跟着他身后纠缠了五年的单单了吧。那个蹦蹦跳跳地女孩,那个唐小天怎么拒绝也不生气的女孩,那个元气十足的女孩,让她去带给小天新的生命吧。
唐叔叔笑:“行啊。”
到那时,她就回答:我就喜欢你喜欢舒雅望那劲!你什么时候改了,我也什么时候改。
单单打着了车,轻踩油门跟上去,她开的很慢,连车前灯都没有开,跟到大院门口的时候,看见门口处站着一个漂亮的男人,他背着简单行李,站在昏暗地路灯下,周身散发着阴沉冷漠的气息,他的身体紧绷着,可当他看见那个女人时,冷峻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放松的样子,他迎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那个女人,似乎在感谢,感谢她真的来了。
盛夏,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稳稳地开进城南的军区大院,道路两边的梧桐树在夏日显得更加的翠绿和茂盛,车子娴熟在婉曲狭窄的住宅楼之间的分干线穿行,娴熟地停在一栋家属楼下,车门打开,唐小天穿着一身警服走下来,他英俊的面容上有些倦意,最近他刚办了一宗大案子,好几天都没睡了,好不容易抽个空,准备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睡一觉。
单单见他笑了,忍不住也跟着笑了,其实唐小天这些年很少笑,可他一笑起来依然那么的阳光而灿烂,干净而纯粹,单单特别喜欢看他笑,特别喜欢,他对她笑一笑,她能高兴好几天。
唐小天往房间走了两步,可一想到等会吃饭,老妈又要使劲把他和单单凑成一对,恨不得分分钟打包在一起登记结婚,就头疼地想跑。

唐小天刷的一下,转身往门口走去,一边洋装着说:“哎哟,我手机落单位里了,我回去拿一下。”
“我听说舒雅望今天回来了,好像跟小天摊牌了,说是要跟夏木去美国结婚了。”
单单打开了车灯,照亮了那两人的背影,踩下油门,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单单从倒后镜中看着那女人,轻声说:“舒雅望,你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真怕他一辈子都跌在这个坑里不起来,真怕他一辈子都爱着那个女孩。
“小天哥哥。”单单脆生生地叫着:“快看我给阿姨买的这套衣服好看不?”
他忘不掉,无法忘掉,一想到她跟着夏木走了,他就受不了!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他真的已经坚强太久,他在这个熟悉又温暖的环境,在也憋不住了,他像个孩子一样,任性地抱着马桶一边痛哭一边喊:“我不要!我不要别的姑娘,我就要她,就要我的雅望,我就要她!”
唐小天无力地靠着马桶,他已经醉的厉害,可听妈妈说要他忘记舒雅望,他就开始一直摇头。
可恶啊!这个臭男人!她都这样了,他还跑!她有那么差吗?
唐爸爸也挺尴尬的,那么大动静说他没听到,这不是聋子么,他拿着手铐钥匙一边给她开锁,一边装着没事一样:“对啊,今天休息。”
单单气的站起来,想骂他看他那可怜样又下不了口,到江边踹翻了一个垃圾桶,这个男人真是无懈可击了,就算伤心成这样,就算醉成这样,也一点缝隙也不给她留,说什么妹妹,就是想要让她人清现实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