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不信我拼不过时间拼不过你
目录
第八章 我不信我拼不过时间拼不过你
上一页下一页
很多年后,单单再回忆起这些事时,她想,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爱上唐小天呢?在那样的年纪,出现的那个像骑士一般,英俊又阳光,果敢又正直的男人。
唐小天妥协地点头。
唐妈白了他一眼,不搭理他,进厨房做饭去了。单单走过来,小声地对着唐小天说:“正生气呢。”
唐小天摇头道:“不行,我要是跑了,我妈还得去雅望家找麻烦。”
唐小天被她的哭声吓住了,他认识的单单,一直是个宁愿努力笑地很苦,也不愿意哭泣的人,可现在却哭成这样,一定是受了很多委屈,他连忙心疼地拍着她的背说:“别哭了,别哭,告诉哥哥,谁欺负你了?”
单单望着他的背影,忽然,已经知道了他的答案。

单单只犹豫了一秒,就点头说:“好!”
唐小天点头。
单单闭上眼睛,风声从她耳边掠过,咖啡厅关门的声音,和门梁上的风铃叮当叮当的响着,有情侣从她身边走过,小声的说着甜言蜜语……
“单单。”唐小天轻声开口说道,声音那么干脆和果断:“你别爱上我。”
女孩缓缓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还含着泪水,面颊被冻的苍白,小巧的嘴唇紧紧地抿着,原来的学生头发型也长长了不少,黑色的长发粘着白雪散落在胸前。
这是赵容第三十次相亲了,这个男人比起之前见过的那些,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完全无法拿来互相比较!在见到他的第一秒,她终于又相信爱情!这简直是她从小到大见过的最帅的男人了,而且那身材简直堪称完美,一米八七的个子,一双超级大长腿,合身的西装下裹着有力的肌肉,光是看着就想让人扑上去,被他紧紧拥抱住,然后好好的感受一下他给你来带的安全感!
单单低下头,热乎乎地心情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冰凉冰凉的。
他并不愿意这样伤害她,可是他更怕她就这样执迷不悟,痴心错付,白白浪费十年、二十年的青春。
单单挺直着背,一步一步走出去,背影决绝,脚步干脆,像是一个奔赴前线的士兵一样。
唐小天老实交代:“我妈逼我来的。”
单单抿着嘴唇,使劲地眯着眼睛笑了,笑容里有一点点泪光,她向他奔跑过去,爽朗地叫到:“回啊!”
唐小天点头道:“我也觉得,可是不这样我妈不会死心的,我把姑娘都得罪完,就再也没人敢给我介绍了。”
单单真的觉得自己丢人急了,她咬紧嘴唇,双眼含着委屈的泪水,倔强地瞪着唐小天:“你真可笑哎,我爱你需要你同意吗?你不同意我就不能爱了?那你爱舒雅望经过她同意了吗?她不同意你是不是就不爱了?你说你能!我就能!”
单单半响没说话,使劲地扭过头,冷声问:“你的潜台词是我应该和你一样,默默地滚到一边去,不要出现在你的视线范围内对吧?”
这一哭就像是收不住一样,对他的思恋,心里的挣扎,父亲的绝情,单依安的残酷,身体上的不适,一切的一切,所有委屈、激动、情感,都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单单冷笑:“你真是想太多了!我受伤?我一点都不觉得受伤!你以为你是谁啊?这点程度的伤害对我来说就像被蚊子叮了一下而已!我一点也不觉得疼!即使你一辈子都不爱我,我也不觉得疼!唐小天,我爱你!就是爱你!就算你不许,我也不打算改了!”
“我还有事呢。”唐小天推脱道。
单单也不客气,开心地接过,满口道谢:“合身,怎么会不合身呢!”
“别生气,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划不来。”单单拍着她的背脊。
唐小天低着头不说话,脸上的表情也很是难看。
赵容忍不住又偷看了一眼,都差点捂着脸蛋使劲摇晃了!只要他愿意,明天就结婚也行啊!她出房出车出钱全部倒贴也行啊!只要他愿意!
单依安还没来得急说话,单单便上前,一把抢过钥匙,冷笑着说:“不用你带,我认识路。”

唐小天痛苦地哀嚎:“你就别说风凉话了,在这么下去我就要死了。”

说完,转身就跑了。
“你这孩子,愣着干什么,快来试试。”唐妈妈对单单也是喜欢的不得了,她笑容满面地从购物袋里拿出一件小斗篷外套,还有有一双小皮鞋,笑着说:“这天越来越暖和,我看你还天天裹着羽绒服和雪地靴,阿姨就随便给你买了两件,穿穿看合身不合身。”
“说什么了?”小天弯下腰来,小声打听道。
肚子也饿的不行,她的口袋里只有两张10美元的纸币和一些零散地硬币,这么晚了也没有银行可以兑换。她坐在陌生的街头,无助急了,脑子里能想到会来救她的人,就只有那么一个。
自从上次唐小天把她从医院里接回来,就住进了唐家,唐家在一个大院的单元楼里,房子不大,只有三室两厅,原本她住的房间是个书房,打她来了之后,唐小天帮她买了一张单人床放在里面,唐妈妈给她买了很多粉色的床上用品,连窗帘都换成了画着樱花的布料,唐爸爸在部队里,很少回家,但是每次回来,都会路过卤菜店,带一只烤鸭回来,在他的眼里,小孩子就是爱吃烤鸭之类的肉食,单单在唐家才住了一个多月,原本干瘦的脸蛋被养的红润又光泽,连身上都长了不少肉。
那时候,她被对爱情的向往蒙住双眼,盲目又天真的爱着唐小天,就连他爱着舒雅望的样子,都觉得好迷人,好心动,好值得。
可她依然爱他,依然不后悔。
好在,电话响了三声,那边响起了清脆的,充满磁性地男音:“你好。”
而单单,又漂亮又乖巧,小嘴甜的像是抹了蜜糖,她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满意,别说现在唐小天和舒雅望已经没戏了,就是有戏,她都想拆了她们。唐爸对单单当儿媳妇的事,表示出了一丝丝的反对,就立刻被唐妈打压了下去!这个死老头和他儿子一样,也还指望着舒家那姑娘当他儿媳妇。哼,唐家的男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石头脑袋,一点弯都不会转,就知道守着情谊委屈自己!
唐小天礼貌地笑了一下:“你好,我叫唐小天。
藏书网
依然觉得,不管重来多少次,她都会忘记母亲的忠告,选择同样的路。
公安局旁边的小饭馆,是唐小天经常吃饭的地方,很多局里的同事也都爱在这里吃饭,认识唐小天的同事们见他带了个小姑娘进来,都忍不住调戏道:“呦,唐小天,什么情况!”
唐小天从思绪里醒来,走进厨房,陪着笑脸说:“妈,什么事啊。”
雅望妈妈叹着气点头答应,望着唐小天又内疚,又心疼,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赵容继续羞涩温柔地说:“我知道。”
一个像是领导一样的人假装扳着脸说:“唐小天,我要批评你了,你这是在犯错误。”
单单抿了抿嘴唇,终于站起来,由于动作过猛,冻僵地身子被忽然拉开,疼的双腿抽筋,酸痛的感觉让她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她弯着腰,扶着双腿站了很久,才缓过劲来。
一直到最后,到最后一刻,都不愿意放弃……
唐小天没说话,垂下眼睛,一脸没落,刚才被泼了一脸的水滴从他的头发上渗出来,缓缓滑过额头,从眼角流下,那坚毅的脸下,似乎隐藏着无限的悲伤。他没说话,长久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也许他并未思考答案,光是这个假设他已经承受不起了吧。
夜色越来越晚,街上的路灯在昏暗的夜色下亮了一起来,城市里装饰地弥红灯五彩缤纷地点缀着城市,气温越来越低,她已经冻僵了,本来就刚刚退烧的身体,又开始不舒服起来。
“妈!妈!你别这样!”唐小天连忙拉住唐妈,单单也过来劝:“阿姨,你别生气了。”
她根本不知道去老宅的路,也根本不想去,那里有母亲生活过的痕迹又怎么样呢?自己在美国的房子到处都是母亲的痕迹,住在里面也只是一室悲伤和思念而已。
单单低着头,跟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往前走着,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愉快的心情,为何变得如此承重。
“……”唐小天愣了一会,过了一会才艰难地说:“这……不好吧?”
往前走了两步,站在街头,观察着每一个从她身边路过的人,有一个独自走来的女孩,看上去很面善的样子,单单走过去礼貌的请她借手机用一下,结果那女孩一脸防备地躲开她走了。
唐小天走过去,轻声喊她的名字:“单单。”
“小天哥哥,你回来啦!”单单笑着打招呼。
单单笑:“唐阿姨真给力,给你找了这么多对象,我相信按照这个速度相下去,全市的适婚女青年,都给你过目一遍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让他为难,他还让我为难呢!你们今天就是拦着我也没用,我必须要去找她们!啊,人跑了也不让小天安生,那么多好女孩啊,介绍给他他看都不去看一眼,还不都是舒雅望害的!我不去找她我找谁!”唐妈妈怒道。
办手续其实很简单,律师早就准备好两份合同,两个当事人签字,然后去法院公证就行了,父亲自始至终没有和她说一句话,甚至没看她一眼。
单单在门外看到了,睁大眼睛,跑下去对唐小天说:“哇塞,我看到唐妈妈是气的不轻,你还是先躲躲吧。”
光这两个字,单单听不出来是不是他,她睁大了眼睛,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是……小天哥哥吗?”
这个将自己的心和最初那段爱情,围的像是铜墙铁壁一般的男人,怎么可能愿意去接受另外一个人。
“说你自毁前途。”单单如实回答。
“你不急我急!”唐妈声音越来越大,连坐在客厅的单单都把她的话清清楚楚听在耳朵里:“唐小天,我知道你心里还惦记着舒家那孩子!我告诉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别说她舒雅望现在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她就是愿意,你也别想把她娶进门!除非我死了!”
随后,他开始有意无意躲着单单,唐小天就是这样的男人,他不会和任何女人玩暧昧,他就像块石头,还是花岗岩,连一丝裂缝都没有。
干净简单的客房里蹦出一个穿着粉色地兔毛线衣的少女,漂亮的大眼睛笑意盈盈地望着她:“唐阿姨,给我买什么了呀?”
“小天哥哥,你在发什么呆呢,唐妈妈在叫你。”单单摇了遥唐小天说。
“你别给我和稀泥!”唐妈妈气的一把拍下刀说:“你想想你都多大了?27、8的大老爷们,连个对象都没有!你说是你那些高中同学,哪个没结婚的?张靖宇儿子都生出来了,你看着就不着急?”
就算他心里连一厘米的位置也没有她的,就算他后来带给她的伤害比她父亲还要多,还要深。
单单哼了一声,将一大袋干净的衣服拎到他的桌上:“吶,阿姨让我给你拿换洗衣服过来,还说了,叫你周末回家吃饭。”
“唐小天,你的小女朋友刚才来过了,你不在给你留的纸条。”
唐小天见今天是拦不住他妈妈了,只得闭了下眼睛,投降道:“好好好,我去见,你介绍的女孩我都去见,你别去舒家闹。”
“哦。”单单小媳妇一样的跟着唐小天往前走,没一会就到了警队的训练场上,四周无人,唐小天深吸了一口气,用尽量温和的声音说:“你以后不要再到我单位来了。”
答完之后立刻惊醒:“啊?你有爱人了?!”
他希望她能在安静的环境里,慢慢地从心牢里走出来。
清晨,一缕阳光从云层穿透,暖暖的照着大地,路上的人们已经脱掉了厚重的棉袄,换上了初春的厚外套,爱漂亮的女孩早早的就穿上了短裙,黑色的丝袜将苗条的双腿包裹地格外紧致修长,一个中年妇女左手拎着一个菜篮子,右手拎个购物袋,从公交车上下来,过了马路,匆匆走进一个外人不得入内的家属大院里,掏出钥匙开门后,往屋里亲切地叫:“单单啊,快来看看,阿姨给你买什么了?”
单依安感觉了一会,直起身子道:“好像没那么热了,快起来。”
单单见他这样,连忙转移话题道:“我就随便问问,你不用回答的。”
她就是想拉着他,碰到他,这样才能让她觉得安心,才能让她真实地感觉到,她又见到他了,不是在梦里,而是真的,单单忍不住微微笑了,只因为这一点小小的触碰和亲密,就让她满足到整个心都是甜的,开心到所有不好的记忆,所有的委屈,全都忘记了。
“就你这丫头会说话。”唐妈妈被单单哄的开心了,特别舍不得地拉着她的手说:“你可得在我99lib•net家多住几天,可不许马上就走。”
可是他没有看到她转过身时,那张可爱的小脸激动的通红,像是一个终于拿到幸福号码牌的小女孩一样,紧张又激动的往前跑。虽然这是一张等候牌,但是前面的人只有一个,单单相信自己能等到的,她会呆在他身边,守着他,不会让任何人插队。
唐妈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她怕单单反悔,夜长梦多,立刻让单单回美国办好转校手续,然后逼着唐把找关系把单单以留学生的特殊名额,送进了S市大学的英语系。一切都办妥之后,直到单单在大学里上了两星期课之后,唐小天才知道这事。
单单乐开了怀,笑容满面地道谢:“谢谢唐阿姨。”
不到一根烟的功夫,单单满脸笑容的跑下来:“走吧,警报解除!”
唐妈愁容满面地说:“哎,不是好不好,是他从小的志愿就是当兵,本来安安分分的都快提营级了,像他这么年轻的有几个能混到营级!”
单单忽然间变得很脆弱,她可怜兮兮地望着唐小天:“走不动了,脚麻了。”
唐小天和单单回到家楼下,唐小天先派单单上去侦查一下老妈的火力,单单蹑手蹑脚推开门,偷偷往里看了一眼,唐妈妈果然拉长着一张脸,就像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原来她一下午已经接了六七个电话,介绍人们都把唐妈妈说了一顿什么:“你儿子牛什么啊~我是看你求了半天才给他介绍的,他倒好,三句话就把人得罪了!她可是我领导的女儿,你叫我怎么做人!”什么“你神经病啊,你儿子有对象也不说,还叫我介绍,你知道那姑娘回家哭了多久吗?”什么“你再也别想我给你家儿子介绍了。”更有关系好的姐妹和她说:“我们的友谊到此为止了!”
“不去。”唐小天一口拒绝:“去了也没用。”
这还是人吗?是男人吗?就这么对待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女儿吗?就算是一个陌生的小女孩也不能这样伤害她啊!何况还是自己家的孩子!
唐小天在电话那边听到她的求助,心都快急碎了,他连忙答应,问清地址后,立刻放下手里的事,开车过去。
“你现在进去是找抽啊。”单单连忙拉住他说:“要不,我先进去安慰她一下,等她不生气了你再进来。”
单单死死地抱着他,痛哭起来。
赵容羞涩地,扭着垂下的桌布道:“我知道。”
单单摇摇头,特别轻松又特别俏皮可爱的否定:“不是啊。”
单依安回道:“在律师事务所等你。”
单单想了想唐小天卖红薯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阿姨,别这么想,当兵有什么好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小天哥哥现在当警察也很好啊!”
唐妈妈开心的抱着她:“哎呦,太好了。”
“再忙也要吃饭的吧。”单单指着时针已经指到晚上六点半的挂钟道:“吃饱了做事效率更高一点。”
一个女交警八卦地问:“女朋友啊?”
这次之后,单单经常往唐小天队里跑,有时候给他送东西,有时候找他吃饭,有时候放学路过跑来看看他,很快,单单就和唐小天队里的刑警们打成一片,当警察的都是人精,又怎么会看不出这小女孩家家的心思,他们总是半开玩笑半撮合地称呼单单为唐小天的小女朋友。
“阿姨好了,好了,不生气。你想想啊,小天哥哥从部队回来了,不就每天都在你身边孝敬您啦,多好的事,这叫因祸得福。”单单笑着说:“咱们得往好的地方想。”
“你说干嘛?赶快去律师那边办股权代理手续啊。”单依安催促着。
“够了!她不是我的小女朋友,谁再这么叫,我再这么叫我就和谁翻脸!”唐小天真的怒了,他用力地拍了下桌子,站起来,严肃地环视这四周的同事们,这是他来警队第一次发火。同事们都静默了下来,都是收起了开玩笑的笑容,有些自讨没趣的感觉。
单单发现自己一点也不觉得伤心,她已经习惯了,习惯被这样对待,只是,还是有一点点心寒而已,真的只是一点点。
单单没说话,只是拽着唐小天衣服的手拽地更紧了……
“唐小天,你的小女朋友又来给你送东西来啦。”
单单停下脚步,望着他的背影,她等着,等着自己在他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同,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可以。
单单叹了口气,有些好笑自己居然还奢望他会来看看她,其实在他心里,她早就是个不存在的人了吧,甚至是个污点,抛妻弃女,过河拆桥的污点,她的存在时时刻刻在提醒着他,自己是个多么忘恩负义的男人。
唐妈妈瞪了他一眼说:“还能有什么事,上次你姑妈给你介绍那姑娘,你怎么不去看?多好的姑娘,模样又俊,性格又好,家庭背景也好!这么好的条件你上哪找去?”
唐小天看着她,认真地说:“如果那是她希望的话,我会去做,至少,我会做到在她眼里,我已经不爱她了。”
“谁?”

唐小天也没生气,只是郁闷的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把脸上的水擦了擦,单单从隐藏着的隔壁卡座上地走过来,一脸贼笑:“小天哥哥,这是今天第7个了!我给你算了算,今天泼水的3杯,咖啡2杯,柠檬汁1杯,奶茶1杯,我看你这身西装是不能要了。”
“好好好,你去,我等你好消息啊。”唐小天只得让她先上楼去,自己一个人在楼下等着,有的邻居见到他在楼道口站着,都亲切地问:“小天儿,怎么不上去啊?”
冻僵的手指有些哆嗦地拨通了那个在心里记的滚瓜烂熟地号码,电话在接通中的时候,她真的特别害怕,害怕电话那头没有人接,害怕号码已经换了人了。
可是在这里,她不用担心这些,这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是这么的想回国。
“呵呵呵呵。”饭馆里响起心照不宣的笑声,众人暧昧的看着他们两个人,单单道是坦然,一脸甜美的微笑望着大家,礼貌的招呼着:大家好。
“你还笑,你怎么笑的出来,等你好了你带我去你家,看我怎么修理你那继兄。”唐小天气哼哼地说。
“不是,我认的。”唐小天这人就是老实。
唐小天转身,准备离开,一抬眼,就看见站在办公室外面的单单,她呆呆地望着他,当他向她走来的时候,她的眼神里有一丝害怕和紧张,唐小天走到她身边,沉声藏书网说:“你跟我过来。”
“不行!就今天!”单单任性了起来。
想想真可笑,在飞机上的时候,自己还偷偷想过,她把股权给父亲代理,也算是帮了他了,他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谢谢她,会不会说一些道歉的话呢?
单单恍惚地看着他,她都没注意已经开始下雪了,他又一次从冰雪中走来,像个骑士一样,出现在她面前,也不知为什么,在她面前,单单又像是变回了那个十岁的小女孩,无依无靠只能对他伸出双手求救。
八卦的女交警一针见血地问:“亲戚啊?”
唐小天一听这话就头大了:“是啊,我不是怕她看不上我么,所以就不去浪费时间了。”

单单瞅着他说:“那你以后不是找不到对象啦?”
赵容瞬间被这个打击击怒了,拍案而起:“有爱人你还来相亲?”
“怎么了?生病了吗?”唐小天一摸单单的额头,温度烫地吓人,他连忙拉着她说:“这么烫!赶快跟我去医院。”
唐小天来的时候,天空居然下起了雪,当他走到单单面前时,她穿着白色的短款羽绒服和黑底白碎花的短款百褶裙,正蹲在花坛边,蜷缩着身子,低着头,将整张小脸埋在大红色的围巾里。
她走到楼下,分不清方向,面无表情地闷着头往前走,走累了便在路边的花坛前坐下,垂着头,呆呆地看着路上的石块,身边不时的有人从她面前走过,人来人往,车声嘈杂,热闹地更闲寂寞。
单单很喜欢这里,喜欢这小小的房子里,只要一步就能跨出房门,只要一步就能见到人,也许是笑容爽朗的唐妈妈,也许是严谨寡语的唐爸爸,也许是散发着温暖的唐小天,甚至她不用走出去,都会有人在门外明亮的叫着她的名字,就像现在这样。
“好好好,我天天赖在你家陪着你,你可得每顿都给我做好吃的。”单单拉着唐妈妈的手,亲昵地抱着她,一脸小女孩的娇娇气。
结束的时候,父亲对单依安招招手,递给他一把钥匙,轻声说:“带她去吧。”
可这一次,她不在,他必须自己来拒绝,拒绝这个率直的可爱的女孩。
很多年后,单单觉得当时的自己真的挺贱的,只是那么一点点温柔,那么一点点好,那么一点点希望,就让她死死的抓着,幻想了十几年。
唐小天说:“安慰?安慰有用吗?”
“真的假的?”唐小天不敢相信的望着她。
单单也回了她一个笑容,她转头,望着满屋的中国人,听着亲切的母语,一切让人感觉那么的熟悉和安心,忽然全身都觉得轻松了,在美国的时候,她总是把自己绷的很紧,异乡的环境,总是让她有些害怕,不一样的容貌让她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她总是在外国友人面前显得很亲切友好,生怕被排斥,被欺负。
“如果你接下来,还对每个来的女孩都是这套说辞,我相信那被打死也是迟早的事。”单单调皮地取笑道。
唐妈妈得到了这个答案,终于满意了,双手环胸道:“这可是你自愿的,我可没逼你。”
是的,她无法否认,自己这些莫名其妙的行为不是因为爱上了他!她知道自己如果告白的话,一定会被拒绝,他连让她喜欢的资格都不给!都不允许!
“哈哈哈哈。”众人大笑。
唐小天依然不答话,笑容更苦了:“回去吧。”
医院里,唐小天知道了单单回来的原因之后,差点气到炸了!
唐小天见她那难过的样子,语气温和了下来:“不是,我只是不想看你受伤。”
“光嘴巴谢有什么用,这个点正好,请我吃晚饭吧。”单单拉着唐小天的胳膊说:“我要吃火锅。”
唐小天嘀咕道:“除了你还有谁会这么幼稚。”
单单得意地点点头:“不信你上去看看呀。”
“你说!相亲你去不去!”唐妈厉声问。
赵容已经被唐小天那张脸迷的晕乎了,连他说什么都没听见,依然点着头花痴地说:“我知道。”
“一会的,一会的。”唐小天含糊的糊弄过去。
单单瞪他:“你怎么不相信我实力啊!”
车里的空调打到了最高,单单冰冷僵硬地身体终于恢复了点知觉,她靠在座位上,望着身边开车地唐小天,缓缓地伸出手,轻轻拉住他的衣服,唐小天感觉到了她的动作,温柔又心疼地转头问她:“怎么了?很难受吗?忍一下,马上就到了。”
“我压根就没打算找。”唐小天说。
唐小天抬眼,望着单单轻声道:“对不起单单,我从来没有打算过去爱别人。”
“我能不生气嘛!我儿子连对象都不愿意找,这是要我们老唐家绝后啊!”唐妈怒喊到:“不行!我必须去舒家找他们说清楚!让他们把女儿交出来!”
单单也不愿和他说话,强装着比他更冷漠,更无所谓。
“谢谢你帮我算的这么清楚。”唐小天叹了口气问:“后面还有几个?”
“好吧。”单单妥协了,她只要见到唐小天就很开心了。
“不是不是,是我妹妹。”唐小天连忙否认。
单单厌烦地甩开他的手:“干嘛呀?”
“喜欢!超级喜欢的。”单单发自内心地道。
单单差一点瞬间就哭了,她使劲地压抑住鼻子里涌上来的酸意,努力仰着头,咬着嘴唇,特别可怜地说:“小天哥哥,我好饿啊,好冷,你能不能……请我吃火锅。”
单单瞪他一眼:“单宇天。”
他知道母亲泼辣的性格,真去舒家闹了,舒爸舒妈那温吞的个性肯定要吃亏,他不想让事情变得严重,不想打扰到舒雅望。
“好哇。”单单笑着点头,舀了一口饭,在送到嘴边的中途就掉了一半下来,唐小天看不过去了,上前两步,抢过她手里的勺子,也不说话,只是一勺一勺地喂她,他的动作并不温柔,喂的也很快,单单都来不及咽下去,他就已经又舀起来了。
她紧紧地握着钥匙,转身走了,身后没有一个人出声挽留一句,甚至连客气一声都没有。
一个男警察眼睛特别毒:“这姑娘看着好小,成年了没有?”
单单紧紧捏住双手,特别小声地辩解道:“是阿姨总叫我送东西来的……”
可即使这样,单单却还是吃的很开心,偷偷地抬起眼睛看他,也满心都是甜蜜。
“……”唐小天被她这样一连串地控诉完,完全插不上嘴巴,觉得她说的似乎也对,但又不对,刚要开口说什么,就又被单单抢到99lib•net了话语权:“放心,我不会反悔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你喜欢就好,我就怕我买的款式啊,你不喜欢。”唐妈妈一边说,一边帮着单单把衣服换好。单单穿着果然很合身,粉红色的斗篷外套,配着黑色的小裙子,踩上小皮鞋,散发着青春无敌的甜美气息。
单单见他一秒也没犹豫的回复后,低下头来捧着桌上的水晶杯,过了好一会才抬头,认真地望着他问:“小天哥哥,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当你知道自己不能和最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会接受一个爱你的人吗?”
“那有什么办法,我又不能欺骗她们的感情,浪费她们的时间。”唐小天皱着眉道。
“你不去是吧,你不去我现在就到舒家去闹去!她舒家凭什么退婚啊!凭什么祸害了我的儿子就跑了!她舒雅望是个什么东西!”
唐小天轻咳一声说:“其实我有爱人了,很抱歉。”
“阿姨,算了啦,你这样小天哥哥很为难的。”单单柔声劝道:“再说,小天哥哥找不找对象,和舒家也没关系啊。”
单单撅起嘴巴,唐小天连忙许诺道:“下次,下次一定请你吃火锅。”
单单半躺着不动,望了望他身后,冷着脸问:“他呢?”
单单连续找了好几个人,都没成功,最后是一个老大爷将手机借给了她,单单接过手机的时候,感动地都快哭了,连声说着谢谢。
唐小天心里悔死了,早知道应该带她去远一点的地方吃火锅的。
“单单?”电话那头的唐小天准确无误地叫出了她的名字。
唐小天一脸绝望地表情:“怎么还有这么多?”
“你妈叫你来你就来啊,你妈叫你去死你去不去啊!你是妈宝啊?什么都听你妈的?”赵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落的心和女汉子的本质,她一杯凉开水泼在唐小天脸上,拎起包扭头就走,一边走还一边吼道:“我对中国男人绝望了!长得帅有什么用!妈宝不能忍!”
即使那个人,很爱他,也不行吧。
单单倔强地说:“我知道,我可以等。”
其实想想自己,和那些跟他相亲的女人有什么不同呢?都是被他深深吸引,却连一次爱他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予。
“谢我干什么,我还没谢谢你呢,要不是你在美国那么照顾小天,还真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命回来。”唐妈妈一想到唐小天干的那些糊涂事就忍不住啰嗦:“你说舒雅望家里的事他管的那么起劲干嘛,这下好了,舒雅望是顺利离婚了,他呢,记大过处分,强制转业,连兵都当不上。”
“不想见。”唐小天转身,径直往前走。
“唐小天,你的小女朋友……”
唐小天无所谓的摇头道:“我不急。”
这时他才意识到,老妈和单单不是在闹着玩的啊,是要来真的啊!
过了好一会,她缓缓睁开眼睛,视线里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影,单单轻轻咬住嘴唇,沉沉地低下头来。
“不错不错!你这缓兵之计用的好啊!”唐小天笑的特别高兴,过了一会,才忽然转头问:“不过你最后一句是开玩笑的吧?”
唐妈自然高兴不已,她对自己家这个未来的小媳妇喜欢到心坎里去了,她心里清楚的很,要儿子马上死心是不可能的事,就是要个小姑娘不停的跟在后面追着,儿子才有可能回心转意!
唐小天笑:“谢谢啊。”
那钥匙,应该是单家老宅的钥匙,单家的老宅在S市的郊区,那是母亲长大,外公发迹的房子,单单小时候去过几次,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那里房子很古老,靠近湿地景区,面积很大,却潮湿又阴暗,只有院子里才有灿烂的阳光。
“单单。”忽然,远处的车道上,传出他的声音,单单连忙抬头望去,只见唐小天已经开了车,停在咖啡店前面的马路边,摇下车窗望着她说:“上来啊,不回家吗?”
唐小天毫不掩饰地单刀直入:“我不喜欢,更不想被人误会。”
唐小天上前,轻轻地拍了拍单单的头顶,就像以前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动作依然温柔,可说出的话却让单单觉得那样的冷:“单单,回去吧,回美国去,别在住在我家了。”

单单整个人都呆住了,傻傻地望着唐小天,他赶她走,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给她避风港湾的人,赶她走?
:“怎么?你不愿意,你有什么好不愿意的?你有什么好不答应的,我这是为你争取时间,我呢,准备在28岁结婚,离我28岁还有快10年呢,这10年你妈妈都不会逼着你相亲,你可以安安静静地等你的舒雅望,多好啊。”单单凤眼一抬,戳着他的胸口,霸道地说:“但是要是10年你都等不到,我看你也该死心了吧,到时候你都老了,一个破警察又没钱,谁还会要你啊,也就我看在你曾经帮过两次的份上,勉强接收你,你不谢谢我,还不愿意了,嘿!说的出口。”
唐小天叹了口气道:“我会和妈妈说,叫她不要让你送东西过来了。”
单单又在原地等了半个小时,才等来了唐小天。
唐小天摇摇头:“可是十年太短,我忘不了。”
单单的眼泪像是拧开了的水龙头,再也控制不住的,哗哗地往外流,心中地痛苦再也压抑不住,细碎地哭声从喉咙里冲了出来,唐小天扭过头,不愿意看她,单单没说话,就这样憋着气,落着眼泪,举步艰难地转身往外走,视线模糊了就用手背抹一把眼泪,又继续往前走。
“唐小天,你的小女朋友在外面等你。”
这种男人,就是现在特别少有的,超级完美的,俗称硬汉的帅哥啊~!

“妈!”唐小天无奈地说:“你去舒家闹什么?”
唐小天回到家一看,唐妈居然一脸笑容地哼着歌在厨房做饭,唐小天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发现这不是做梦后,惊喜地拍怕她的肩膀道:“行啊你!你怎么办到的。”
他求雅望妈妈,别告诉舒雅望这次这么顺利是因为他,雅望妈妈问他为什么的时,唐小天轻声说:“我知道,她不想再欠任何人的了。我不想,再给她增加心理包袱。”
唐妈妈是道了一下午的歉啊,肺都要气炸了,她手里紧紧握着一把笤帚,准备唐小天一回来就恨恨抽他一顿解解气!不过这小子是被他爸打大的,皮厚着呢,就怕他不知道疼!唐妈妈扔掉九-九-藏-书-网扫帚,换了一根粗一点的棍子握在手上!
唐小天的刑警队本来就很忙,三五天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再加上他刻意躲着,这阵子一直住在单位宿舍里,都快半个月没回家了,这天唐小天正在队里值班,忽然感觉背后有人靠过来,刷的一下蒙住他的眼睛。他的手惯性的往上一摸,手里柔滑的触感让他一下就猜到是个女孩,在加上她身上熟悉的味道,他毫不犹豫的开口道:“单单,别闹。”
唐小天摸摸鼻子,一言不发,可是脸上并没有一丝后悔地神色,也许当时决定偷渡去找曲蔚然,真的有一点冲动,并没有想过后果,当他被开除军籍的时候,确实非常难过,不过雅望终于和这个恶魔摆脱关系了的时候,又觉得挺值得的。
单单使劲摇头,哭的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完整地说出一句:“我好难受……”
唐小天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笑了笑,在他的记忆里,自己老妈是个挺凶的人,小时候朋友们要来他们家玩都要先问问他妈妈在不在家,在就不去,可是却能在单单这里,被哄的像个慈祥的老太太。
“今天真不行,下次吧?”
“很简单啊。”单单笑的贱贱的:“我说叫她不要着急,急也是没有用的,就算现在逼着你找了女朋友,也是人在心不在,不是害人家女孩么!所以啊,要给你一点时间,等过个三五七年,你就放下了,到那个时候,你要是找不到对象,我可以给你当媳妇嘛!”
“哎,剩下的你不见了?”单单连忙跟上已经站起身来的唐小天问。
单单想了想,皱着鼻子说:“小天哥哥,我觉得你这样是不对的。”
“醒了?”单依安从病房外走进来,走到她病床前后,弯下腰,伸手在她额头上,想量了量体温,单单不高兴地憋过头去,不让他碰,单依安也不脑,强硬的拨开她额前的刘海,将手盖在她的额头上,用力摁住不给她动,单单抬手使劲推他的手,却一点作用也没有,只能皱着眉头生气。
唐小天连忙道:“喂!单单!你回来,这不对!”
单单瞪着他,丝毫不退让:“那就二十年。”
唐小天没有拒绝她,他弯下腰,伸手将她半拉半抱起来,单单顺势倒在他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抱住他,脸颊贴着他宽阔地胸膛,听着他熟悉又有力的心跳,他身上的阳刚之气,瞬间驱走了她身上的寒意。
自己真是个白痴,想那么多,结果人家真的只是找她来签个协议而已,她连陌生人都不如,陌生人合作愉快之后还会握个手呢。
单单一手打着点滴扶着快餐盒,一手拿着勺子往嘴里送饭,她已经完全恢复了,漂亮的眼珠转来转去,看着唐小天为她生气,为她打抱不平。
唐小天也不啰嗦,转过身去,轻轻松松地背起单单,大长腿往前迈着步子,没一会就走到了停车场,开了车就往医院去。
唐小天叹了口气,抬头望着她气鼓鼓的样子,知道躲不过去了,只能说:“好,好。不过吃火锅太花时间了,我们就去边上的饭馆随便吃点好不好?”
单单猛的抬头瞪着他!心里又羞又怒!她想第一时间否认,想第一时间大喊谁爱上你了!臭美!自以为是!可是,她喊不出来……
“你不是还在等她回来吗?不是每天都给她写信还不知道往哪里寄吗?我帮你把她闹出来啊!让她出来把话说清楚,别总是躲躲藏藏的见不得人!话说清楚了,你也好死心!”唐妈妈说着就雷厉风行地脱了围裙,往屋外走着。
单单不高兴的嘟着嘴道:“你怎么一猜就猜到了?”
唐妈妈忍不住夸赞道:“呀,真好看!单单长的真好!”
唐小天继续说:“我现在是名警察。”
单单在中国已经呆了将近两个月了,美国大学那边因为她第二学期开学根本没去报到,而将她学籍退回了原来的高中,单单在中国住的可舒服了,和唐妈妈的关系亲密的像是亲母女一样,根本就不想走了,在加上对唐小天的迷恋,别说是美国了,连S市都不想出。唐妈说:“干脆你回来上大学好了。”
唐小天望着她,轻轻地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他记得年少的时候,那些对着他告白的女孩,没有一个不是红着脸,一脸羞涩和胆怯的,只有这个女孩,用几乎全身的力量,那么凶狠地,带着眼泪地对他告白,这一刻,他忽然特别想念舒雅望,因为每次有人对他告白的时候,她都会冲出来制止,帮他拒绝。
她知道自己还要等很久,不过没关系,她等得起,总有一天,她会等到他完全忘记那个叫舒雅望的女孩。
“为什么?”单单小声问。
那时的她,那么年轻,那么自信,总以为凭自己一颗真心总能换回另一颗,总以为自己的时光那么长,总会等到他回头的那一天。
周日下午,一家僻静的咖啡店里,正放着悠扬的古典音乐,香醇的咖啡芳香在空中流转,这家咖啡店地处僻静,客人不是很多,唐小天穿了一声笔挺的黑色西装,腰板习惯性挺直地坐在沙发上,身上散发出的硬朗帅的男人魅力,他对面坐着的女人,已经完全被他迷倒了,她低垂着脸颊上透着一丝羞红,每次偷偷望他一眼就忍不住一阵狂喜!
单单才不理他,蹦蹦跳跳的跑走了,那可爱的背影显得那样没心没肺,唐小天摇了摇头,轻轻笑了一下,他并不相信这个比他小八岁的小丫头真的会等他十年,那时的他以为,她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唐小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火,可是他真的不喜欢这样,不喜欢他的女朋友的称谓给了另外一个女孩,即使那个女孩是一个这么善良单纯的人也不行,他每次听到这个称谓都觉得臊的慌,都觉得做了对不起舒雅望的事一样!他无法忍受了!
单单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映入眼帘的白色天花板,耳边传入细细碎碎地中文交流,轻轻睁开眼睛,病房里还躺着2个病人,身边都有家人陪护着,右边陪床的慈祥老妇人见她睁开眼睛,呆呆愣愣地望着她,便慈祥地对她笑了笑。
唐小天缓缓抬头望着她的背影,他并不愿意这样伤害她,可是他更怕她就这样执迷不悟,痴心错付,白白浪费十年,二十年的青春。他觉得,像她这样可爱的女孩,就该找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开开心心的谈恋爱,而不是为一个不会回头的男人,心碎落泪。
单单翻了翻记录本说:“还有7个。”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