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唐小天 谁看得见你心里的伤
目录
第六章 唐小天 谁看得见你心里的伤
上一页下一页
唐小天疼爱地摸摸她的头发,也笑了:“傻孩子,就这么睡在男人身边,多危险啊。”
“哎?”单单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低下头来,过了好一会才用力地点点头:“嗯,喜欢吃。”
那要是她永远出不来了呢?永远走不出这座心牢了,你该怎么办?
她特别想问问老天为什么,昨天她还那么满心欢喜地觉得自己有人陪着吃火锅了,今天就被现实狠狠甩一巴掌。
“大餐?”单单重复着他的话,看着他的笑脸,忽然觉得他今天的笑容很不一样,不像是前几日一样,笑的心事重重的,而是笑的特别轻松,像是压在心里很久的大石终于落下了一样。
唐小天点头,眼眶红红地:“我知道,我知道没办法改变,可是单单,这些年,我无数次梦到那天开枪的人是我。”
单单被唐小天紧紧抱在怀里,鼻子撞在他硬邦邦地胸口上,有些疼,甚至连呼吸都不顺畅了,他抱的很用力,勒的她连动也没法动,她心跳地狂快,脸上烧地火辣辣地,连呼吸地声音都有些急促了,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靠的这般近,这般暧昧。
做完这个动作,单单忍不住抿着嘴笑了,她喜欢这样靠着唐小天,喜欢被他这样抱着,抱的身体都疼,这样让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重要,重要到连一毫米的缝隙也不给她。
她透过雾腾腾地水蒸气,望着唐小天想,要是能这样一直陪着她多好呀。

唐小天夹起已经烧开的羊肉,放进她的碗里:“那多吃一点,我洗了好多菜。”
“小天哥哥,你怎么找到医院去的?”单单好不容易问出了从刚才就一直疑惑的事。
单单说道这,用衣袖使劲擦了一把眼泪,咬牙切齿的继续说:“可是,我也知道,单依安在家等着我呢,他等着我回去找他算账,他好彻底收拾了我,然后继承爸爸的所有财产!我偏不如他意,我就一个人在美国开开心心的活着,没事在网上传一点看上去很幸福的照片,我就得瑟给他,就让他如意算盘落空,小天哥哥,对付曲蔚然和单依安这种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别理他,别按照他给你的步调走,你越搭理他他越来劲!真的,我不骗你!这是我这么多年和单依安斗智斗勇吃亏无数次总结出来的经验。”
单单一听这话,开心地咧着嘴笑,她本就生的漂亮,又正逢最青春年少,活力满满的笑着的时候,比盛开了一大片的太阳花还要耀眼。
唐小天发现了单单在偷偷地哭,他抬手摸摸她的脑袋问:“哭什么?”
单单使劲点头。
单单一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紧紧的拥抱,忍不住脸又红了,有些不好意思,却又有些开心。
这时的她,因为唐小天颁发的这张好人卡高兴了半天,带着花一般的笑容,哼着歌蹦蹦跳跳地跑回家。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说不出口,这个在美国最基本的礼节,用在他身上,似乎有些亵渎,他的心里装着那么一个深爱的人,怎么会愿意去抱一下别的女孩。
单单没接,固执地站在哪里,一副你就是强塞给我,我也不会用的样子。
单单皱着鼻子说:“我都1米62了,东方女孩都长这么高的。”
“我知道。”唐小天转头看着医院地方向,轻声说:“那个男人,他总是能把人逼成恶魔。”
这个残忍的问题堵在单单的喉咙里,却无法问出来,单单用力地咬了一口苹果,用力地笑着说:“我忽然想起来,我家地窖黎还有好多我外公珍藏的白酒!晚上我们喝两杯庆祝庆祝怎么样?”
唐小天惊喜地在梦里大声叫着:“雅望,雅望!”
她靠的很近,少女的馨香充盈在他的鼻尖,那好闻地味道软软地声音,让他不自觉地放松下来,连那片白茫茫地梦中,似乎也出现了一个17岁的少女,那女孩有一头海藻般的长发,文秀干净的脸上带着明亮地笑容,在他的梦中跳跃着,欢笑着,转身回望着。
唐小天重复了一句:“开枪的不是的?”

单单知道,唐小天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单单觉得她上辈子一定是做了很多恶,所以这辈子才这么惨……
单单抬手,轻轻抓住他的手腕,柔声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小天哥哥,你的感受我特别懂。有些人就是好坏,就是有能把人逼疯的本事。你知道吗?父亲忽然断掉我经济来源的时候,母亲刚刚过世还没满七天,家里的钱全用在母亲的葬礼上了,他没有来,没出席,我想着,反正妈妈也不想见他,不来就不来吧,后来没过两个月,我没钱了,那个时候我都不懂什么叫没钱,就没钱了。我没钱给帮佣阿姨发工资,我没钱买早饭,没钱交学费,我去邻居家,给爸爸打电话,可是单依安告诉我,爸爸和他妈妈正在举行婚礼,没空理我九九藏书网。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唐小天没说话,走过去,坐在她旁边,拿起酒杯,转身和单单的酒杯轻碰一下,发出清脆悦耳地响声,唐小天仰头直接将酒喝了干净,单单却只是轻轻抿了一点。
吃完饭,单单又挖出一瓶葡萄酒,她将鲜红的葡萄酒倒进两个水晶高脚杯里,等唐小天洗好碗筷从厨房里出来,才递给他一杯,唐小天皱着眉头说:“你还没成年呢,不能喝酒。”
葡萄酒地甘醇味道让刚刚吃完油腻火锅的舌头清爽了不少,唐小天忍不住又倒了一杯,靠在沙发上仰头又喝了下去,也许是因为白酒和红酒混着喝的原因,酒精的浓度让唐小天的身体变得麻木又疲惫起来,他轻轻地闭上眼睛,脑中晕晕沉沉,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想不起来。他像是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自己惨白的世界里,来回地张望着,却谁也找不到。
单单小跑着往家赶,也不知道小天哥哥晚上做了什么好吃的,其实说真的他的手艺并不怎么好,总是喜欢把好多蔬菜和肉放在一个锅里煮煮,然后放上一把调料就端上来了,他说这是大锅菜,部队里都吃这个,营养又好吃。其实就像小时候他带她去吃的刨冰一样,她并不觉得好吃,可就是忍不住一口一口的全部吃掉了。
唐小天心往下一沉,他知道,以曲蔚然的恶劣性格真有可能在打这个主意,他不能再让他有再一次接触她,伤害她的机会了!
单单深吸了一口气,依然努力笑着,举着酒杯,深深地望着唐小天说:“小天哥哥,我刚才都陪你喝酒了,你也陪我喝一杯吧。”
单单回到家里,发现唐小天居然还没回来。
“单单。”唐小天双手紧紧握紧她的肩膀,盯着她特别不放心地说:“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当你是亲妹妹,以后每个月我给你打生活费,你别不好意思用,知道吗?”
“你不是来报仇的?”单单吸吸鼻子,用长长的衣袖擦了擦眼泪问:“不是说你在中国开了两枪没打死他么?我以为你是来补枪的呢。”
唐小天说:“这样啊,那陪我喝杯酒吧。”
唐小天继续说:“饭一定要准时吃,过期的面包记得扔掉,水电费记得按时交,别总被人掐水掐电。”
在芝加哥的中国城里,有很多火锅店,她每次路过的时候,总是故意隔着一个马路,坐的远远地望着火锅店里的人,一看就是很久,里面的人都爱点上一桌子菜,一家人三四个的围在桌边吃着,热腾腾的火锅里冒着烟,饭桌上的人你给我夹菜,我给你夹菜,生怕锅里的菜煮的时间太长而变的不好吃了。
“昨天回来的路上看见的,觉得挺可爱的,就买了。”唐小天一边说一边自己打开盒子,一个漂亮的白色陶瓷小天使出现在眼前,小天使闭着眼睛,神色安详幸福,肉嘟嘟地脸蛋看着很可爱,白色的翅膀和连衣裙,金色的头发上带着五彩的花环。
唐小天点头笑:“好啊。”
单单想起那段往事,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那时候我都要疯了!你不知道心里多恨!我恨死他们了!恨死爸爸,恨死单依安,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一边哭,一边想着我要回国去,我要报复他们,我要搅的他们鸡犬不宁,我甚至想过回去放把火把他们都烧死!我真的这么想的,我连计划书都做好了。”
“那,既然你不是来报仇的?那你找曲蔚然干嘛?”单单歪头问。
“好吃么?”唐小天问。
唐小天强硬地将一张银行卡塞进单单手里:“就当我借你的。等你有能力了,再还给我,好不好?”
一滴眼泪,就这样毫无预计地从他的眼角滑落。
舒妈担心地说:“也不知道曲蔚然这混蛋到底想干什么,他是不是想拖雅望一辈子啊?”
“对了。”唐小天从包里拿出一个紫色的小盒子,递到她面前说:“这个你总该可以收下吧。”
为什么这么好的人,却活的这么伤心呢。
“你不认识的。”唐小天站起来,转身望着小巷的出口说:“她也在美国, 来之前我和她联系过,她答应我,只要我能找到曲蔚然,她就会帮我。”
刘太太看着单单笑开的脸颊,忍不住摸摸她的脑袋,柔声说:“那快回去吧。”
唐小天缓缓地说:“我会等她,但是不会去找她。”
可是,她居然一点也不害怕,更不生气,反而……有点开心。

单单一边低着头笑,一边将碗里的菜全扒拉进嘴巴里。
“你早上在撒谎,我看出来了。”接受过特殊训练的他,一眼就看穿了单单的谎言。
他没有叫醒她,只是站起身来,将她横抱起来,走上二楼,打开她的房间,轻轻将她放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甚至体贴地将她床头的熊娃娃放在她的旁边,才关灯离开。
原来舒雅望被曲蔚然糟蹋一次后,就怀孕了,为看让99lib•net开枪伤人的夏木免受牢狱之灾,就答应已经断子绝孙的曲家,和曲蔚然结婚,并把孩子生下来,可是夏木知道了以后,不愿意看舒雅望受苦,就带着舒雅望去堕胎,并且自己跑去自首了。
“谁啊?”单单好奇的问。
她柔顺地将头贴在他宽厚地胸膛,听着他心脏有力的跳动声,让人安心地想哭,让人一点也不用担心,这强而有力的心脏,在下一刻就会忽然停止。
唐小天听到这句话撇开脸,微微握紧拳头,沉声道:“不是我。”
单单轻轻抿了一口葡萄酒说:“我想喝,早就想喝这瓶酒了,这是我十岁的时候,和妈妈亲手酿的。”

唐小天又阻止道:“少放一点,一样放一点,你这样会煮不熟。”
单单开心地蹦起来,一把抓住唐小天的胳膊说:“哇!那你真是遇见好人了!”
“是我谢谢你才是。”唐小天认真地说:“单单,你要是回国了,一定要来找我。”
单单连忙端起盘子,一整盘蘑菇,一整盘羊肉就倒了下去。
“后来呢?”单单心疼地望着唐小天,他说这一切的时候,样子很平静,可紧绷的身子依然让她看出来,他只是在强忍着而已,他不像她,是个女孩,想到自己被欺负的事随时随地可以大哭一场,他严厉的家教不允许他这般软弱,所以,即使在说这么一件让他整个人生都毁掉的事时,他依然能这样坚强。
“原来是这样。”阳光下,单单点点头,知道他不是来报仇的,就放心多了,可转念一想,又担心起来:“哎呀,可是看曲蔚然那样子也是个软硬不吃的主,要是他死都不和雅望姐姐离婚怎么办?”
单单紧紧的盯着那个身影,一瞬不瞬地望着他走到她的面前,轻轻拍着她地头,就像拍着一只在等着主人回来的小宠物,表情温柔地说:“这么早就回来了,是不是饿了?”
唐小天连忙阻止她:“哎哎,锅还没开呢,等会再丢。”

唐小天最后又像大哥哥那样揉了揉她的头,弯腰拎起简单的行李,转身说:“我走了,你别送我了。”
唐小天知道她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他只是想试试,并真心希望她接受,能过的好一点。
单单像是着了魔一样,就这么靠着唐小天,闭上眼睛,听着他的心跳,很久很久之后,也渐渐地睡着了。
那小姑娘依然闭着眼睛,沉沉地睡着,嘴角还带着漂亮地笑容。
从小到大,能有一点好事发生吗?
“哇!那太好了!”单单鼓掌道:“雅望姐姐终于脱离魔掌了!”
单单恼火的追问道:“你笑什么,难道不是吗!”
这口气也不知道是为谁叹的,只是觉得压抑地难受。
唐小天敲着她的脑袋说:“胡说,你回国走一圈看看,满大街都是比你高的女孩。”
“我来找他签离婚协议。”唐小天轻声说出自己的目的。
“刘阿姨拜拜。”单单挥手,背上背包欢快地出门,刘太太看着她的背影,特别替她高兴,这孩子是朋友介绍给她的,本来她并不愿意请年龄这么小的老师,可朋友说,这孩子刚失去母亲,没有经济来源,可怜的很。那时单单才13、4岁的,头发似乎是被自己剪掉的,看上去参差不齐,瘦的像营养不良一样身体罩着没有洗干净的白色连衣裙里,抿着嘴唇笑的有些讨好,漂亮的大眼里全是害怕被拒绝的不安。那时的自己,根本没法拒绝这个可怜的女孩,便答应了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那女孩第二天总是红肿着双眼来给自己和女儿上课,她似乎还没学会照顾自己,衣服上总是有污渍,书包里总是装着没吃完的,已经硬了的面包。
他的心里装着那么一个深爱的人,怎么会愿意去抱一下别的女孩。
单单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最终放开,望着他摇摇头说:“……再见。”
“唐小天,这不怪你。”单单忍不住说:“这是也许就是天意,你没办法改变的。”
晚上7点,唐小天的终于做好了饭,其实说做好,倒也没有,今天唐小天只是洗了很多蔬菜,将牛肉和羊肉都切成了片,还买了很多鱼丸子之类的海鲜,做了个家庭火锅。
他那么伤心,那么自责,为什么老天爷,不把他最爱的女孩还给他呢?
唐小天提醒道:“就是和单依安一个班的那个男生。”
单单紧紧握起双手,咬着嘴唇,一句话不说,也不动,她还是无法从他马上就要走了的信息中回过神来。
单单见到这么可爱精致的小玩意,便忍不住抬手接过:“好漂亮。”
很多次,她也想走进去买一份尝尝味道,可是不管她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路过,从来没见过有人一个人去吃火锅。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她就觉得,有火锅吃的人,
九_九_藏_书_网
都是幸福的,至少那象征着,还有人陪在你身边。
单单扭过头去,闷声低着头。
唐小天从冰箱里拿出大白菜,萝卜,肉和一些食材,一边熟练的放在水槽里清洗一边说:“是挺好的,曲蔚然终于答应和雅望离婚了。”
“那是谁?”
单单猛然瞪大眼睛,急忙跑下去,冲到他的面前,紧紧捏着他的行李包问,害怕地连声音都变调了:“小天哥哥,你去哪啊?”
“是啊。”唐小天也笑,切菜地动作更加麻利和欢快了,他的厨艺虽然不怎么好,但是刀工却是一流,萝卜切的一条一条的,连粗细都一样,土豆也切的方方正正的,就算是这么忙乱之间,他还能腾出手来,拿出一个苹果,切切好,递给她吃。
唐小天点头,继续告诉单单,后来他就经常去舒雅望家,希望她会和她母亲联系,没想到她母亲收到了雅望向法院申请离婚的驳回书,舒妈说,曲蔚然他以自己有重大疾病为由,一直拒绝离婚,法院也以分居没满两年将离婚申请驳回了。舒妈妈质询过律师,曲蔚然这个理由最少能拖十年八年的,弄的不好,只要他不同意,这婚还真的离不了。
唐小天垂下眼说:“我想过这种可能,所以调查了曲蔚然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我发现有一个人也许可以劝的了他。”
唐小天点头:“是,是,当然是。”
单单拿着筷子使劲往嘴巴里送肉,眼睛里湿湿地,她不好意思告诉他,其实她从来没吃过火锅。
单单晃了晃红酒杯,看着杯里的红酒,陷入回忆:“我记得酿酒的时候是夏天,那时候妈妈身体还挺好的,她开车带我去乡下的葡萄园摘了好多葡萄回来,两大箩筐那么多,我们根本吃不完,妈妈就教我,把它们一颗颗剪开,洗干净,晾干,然后挤破了,放在缸子里,她说等到冬天就能喝了。”
单单想,小天哥哥要是在古代,一定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刀客。
“后来,我到处找她,可她断绝了和家里所有的联络,不管我怎么找也得不到她的一点消息。”唐小天轻声说着:“我知道,她不想见我,她觉得自己没脸见我,可我想见她,疯狂地想见她,我想告诉她:‘雅望,没事,你在意的事我一点也不在意,你心里有坎,我懂,你觉得亏欠了夏木,为他画地为牢我也懂,没关系,不管你要花多少时间从哪个坎上跨,从心牢里走出来都没关系,我等你。’”
单单抬头看了一眼唐小天,他倒了一杯白酒,喝了一口,吃着菜,时不时还往锅里放东西,也会将已经煮熟的菜夹到她碗里,单单的碗一直是满满的,看着那充实地小碗,单单的鼻子有点酸了。
单单笑了笑,抬头说:“不过后来我们一直没有机会喝,再后来,我想起它的时候,已经没有人陪我喝了。”
大巴开走了,带走了车上的唐小天,单单站在站台上,呆滞地望着他离开地方向,长久地无法移动一步。她抬起头,望着四周,觉得真是奇怪啊,明明是个艳阳天,明明是百花齐放,绿荫葱葱地春天,她却觉得,满眼灰蒙蒙的,像是在秋天,像是在冬天,整个世界都在枯萎,在结冰。
单单听着他的话,看着他的身影,忽然觉得心理酸酸的,这个五尺高的汉子,在每次说到舒雅望这个名字的时候,眼里总是湿湿的,语气总是那么温柔,而那英俊的头颅总是沉沉地低着,像是一个犯了重刑地罪人一般。
那时,唐小天正在部队参加演习,等他回家的时候,夏木坐牢,舒雅望失踪,曲蔚然远赴美国治病,一切都尘埃落定,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相信,这是事实,而不是一场噩梦。
这些年,她总是留单单在家里吃晚饭,她挺喜欢这个乖巧的女孩的,渐渐的看她开朗起来了,她也挺高兴的,虽然偶尔还是会红着双眼来给她上课,但是次数已经越来越少了,最近这些日子,是认识这孩子以来,她笑的最开心的日子了。挺好的,这孩子笑起来最漂亮了,让人看着都觉得心情很好。
“真的!?”单单有的不敢相信,上次见那个姓曲的,还一副死都要拖着舒雅望一起死的气势呢,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主意啦:“你怎么说服他的?我感觉那人柴米不进油盐不侵的哎。”
半夜,唐小天酒醒了,房间的灯还没息,他睁开眼睛,胸口重重地,有些迷糊地低头一看,吃了一惊,连忙放开紧抱着她的双手,单单依然靠在他的胸口熟睡,唐小天紧张地打量了眼她的衣服,整齐厚实,和睡着前一样,才放心地吐出一口气,他推了推她,轻声叫:“单单,单单。”
唐小天收回卡,抬手揉了揉单单地头发说:“好,不要就不要,别鼓着脸。”
单单轻轻咬住嘴唇,难过地看着唐小天,她能感觉到他对舒雅望那深刻的爱意和无尽的歉意,他那样爱一个人,却没能将她好好护住,他会多内疚啊?一定会每天每夜责怪自九九藏书网己,当时自己为什么没在她身边吧?
单单跟着唐小天进屋子,好奇地问:“小天哥哥,你今天心情好些很好哎。”
唐小天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地吐出来,往前走了两步,在街头一个高高地台阶上坐下,单单也跟过去坐下,望着他的侧脸想,其实小天哥哥长的也很好看,剑眉星目,沉稳大气,英俊挺拔,和曲蔚然的俊美、夏木的精致完全不是同一个类型,他就这样随意坐着,全身上下也透着一股酷帅的硬气,和现在好多奶油小生完全不一样,只要坐他身边,单单就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第二天,一直到中午单单才醒来,一起来见自己好好的躺在床上还有点奇怪,记得昨天晚上明明睡在沙发上……
医院外面,单单拉着唐小天一路狂奔,七拐八拐穿过了十几条街,确定后面没人追他们了,才敢停下来,她放开唐小天,双手撑着膝盖,两手撑着膝盖,弯着腰,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单单用力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直起身子看边上的唐小天,他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连呼吸都没变快。
她走出房间,就听见客厅里面有动静,从走廊上往下看,只见唐小天在客厅里打包行李。
不,不是有点,是非常的,那种心里甜甜的,激动地,羞涩的,忍不住雀跃地心情,将她整颗心都填满了,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火锅,当锅里开始冒泡的时候,她那爽漂亮的大眼睛里闪出了连唐小天也无法忽视地亮丽光彩,唐小天忍不住笑道:“好啦,想吃什么往下丢吧。”
“我就想告诉她这句话。”唐小天仰起头,使劲地望着天空,然后用最深沉的音调说:“还有,没能在你需要的时候保护你,真的……很对不起。”
唐小天手里的刀似乎变重了,刚刚切着像豆腐一样的土豆块,现在像是钝刀切肉一样,他皱着眉头,慢慢的磨着,最终他停下手里地动作说:“因为我知道,她给自己建了一座心牢,她想陪着那个人坐牢,想陪着他寂寞,孤单,痛苦。如果我现在去找她,既没有办法让她幸福,也没有办法分担她的痛苦,只是让她难过而已。”
殊不知,那之后很多年,她最恨的,便是得了这张好人卡。
单单清醒地坐在他旁边,没说话,轻轻地抬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脸上的泪水,心疼地问:“怎么哭了?梦见她了吗?”
看吧,她就说有火锅吃的人是幸福的吧。
单单摇头道:“才没哭呢,是火锅太熏眼睛了。”
“对。”唐小天点头,这丫头的概括能力简直超强。
唐小天点头,望着单单那好像自己的大难题解决了一般的激动样,忍不住抬手,拍拍她软软的头发说:“你也是好人。”
她想也没想地拒绝,拒绝他的资助 ,拒绝他那句我当你是亲妹妹。
两人一个人喝可乐,一个人喝白酒,就这样你来我往地喝开了,唐小天专门负责将煮熟的菜捞起来,夹进单单碗里,单单非常喜欢往火锅里下菜,下了满满一锅,汤都要漫出来了,唐小天阻止了她好几次。吃到后来,单单已经吃不下了,却还是一直煮,煮熟了就丢进唐小天的碗里,看着他一口口吃下去,她歪着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特别满足。
唐小天忍不住问:“你看你,眼珠子都快掉下去了,就这么喜欢吃火锅啊?”
“今天……就回国?”单单有些艰难地重复道,早上刚起来那时的甜蜜心跳瞬间被一盆冰冷的水浇下,冻成了冰块,单单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僵住了,傻傻地听着唐小天说:“这一个多月,谢谢你帮我这么多忙。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你以后,别打这么多工了,特别是晚上,别在外面跑,早点回家。”
“怎么了?”唐小天温和地问。
单单去刘太太家上完家教课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刘太太热情地留她下来吃晚饭,单单笑着拒绝:“不了,家里哥哥已经做好饭了。”
单单的心猛的揪了起来,忍不住抬手紧紧握住唐小天冰冷的左手,轻声说:“别想了,都过去的事了,想也没用。”
唐小天看着她这么坚强又可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摸摸她的脑袋道:“我本来就没想着来报仇,只是看见他那张脸就忍不住想揍他!”
后来小天哥哥又说,下次不管他出去办什么事,都会赶回来给她做晚饭吃。单单听了这句话开心了很久,像只小蝴蝶一样,在屋子里满屋飞着。
“夏木!?”单单眼睛向上看,使劲想了想,夏木?夏木?夏木?名字没印象啊:“是谁啊?”
心理因为他这一句不是夸奖地夸奖,甜的冒泡了。
唐小天抬头,望着她笑笑:“嗯?”
单单关上了房门,坐在院子前面的木头走廊上等着,她知道,小天哥哥就要回来了,因为上一次他也是出门久了,回来发现她居然还没吃晚饭,便拍着她的头说:“你看你,都17岁了才长这么九-九-藏-书-网高,就是因为不好好吃饭!”
“啊?”单单不懂。
“哦哦,呵呵呵呵。”单单放下端着的盘子,咬着筷子就那样傻笑着。
唐小天转身,将双手插进大衣口袋,低着头说:“是夏木。”
“小天哥哥……”
其实这个姿势,单单并不怎么舒服,身子像个布娃娃一样被他揽在怀里,连手都没有地方放,单单高高地举着手臂,放在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最后只能缓缓地搭在唐小天的肩膀上,就像小时候,他抱起她那时一样,用纤细地胳膊轻轻地绕过去,圈住唐小天的脖子。
单单低着头使劲点头,眼泪不经意地落在碗里,和菜一起,又吞进肚子里,味道是那么的怪异,像是被海水泡过一般。
他更不能容忍曲蔚然继续挂着舒雅望丈夫的头衔,一天都不能!
单单一听这话,紧张地连忙解释说:“我不是故意撒谎的,我只是怕你做出刚才那样的事。”
单单用手背使劲擦了擦眼睛,抬起头来说:“好啊。”
只是看样子,是没戏了。
所以,他想都没想,就找以前的战友帮他办了假的旅游护照,偷渡到美国来找他,只是想曲蔚然乖乖的把离婚协议签了而已。
“像我?”单单诧异地睁大眼睛,望着他小天,见他肯定地点点头,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天哥哥,既然雅望姐姐已经离婚了,那你回去之后,会去找她,然后再和她在一起吗?”单单小口小口地吃着苹果,扭着头问。
单单轻轻靠上前去,拍怕他的肩膀,轻声安慰:“别哭啊,小天哥哥,一切都会变好的……”
“为什么?”单单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她对他的事,就是忍不住想知道。
“所以,我会远远地陪着她,等她出来,就像她陪着那人一样。”唐小天说完,又低下头,继续切菜。
手里的陶瓷娃娃冰冰地,滑滑地,单单双手紧紧地将它握住,拇指来回地磨蹭着天使的脸颊,低着头,小声说:“谢谢。”
单单傻笑地点点头:“哦哦,呵呵呵呵。”
刘太太微笑着关上了门,屋外,树上已经融化的积雪,一滴滴地往下落着水滴。
唐小天将蔬菜捞起来,放在菜板上开始切菜:“不是和你说了吗,我找了他的一个老朋友,下午的时候在他病房和他谈了很久,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就答应了。”
你看,那夕阳下踱步走来的男人,不是他又是谁呢?
单单没说话,只是这样直直地望着唐小天,她想努力多看几眼,将他的样子记在心里,他这一走,她们可能就很难再见面了,因为她承诺过妈妈,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去了。
唐小天忍不住噗地笑了。
单单低着头,无力地点点。
“哦!”单单击掌,终于想起来了:“那个老是跟在雅望姐姐后面,一句话不说,长的超漂亮的男生?”
单单迅速转身,从厨房跑出去,跑到地下室地酒窖旁,在满满一柜子的酒柜旁蹲下身来,脸上的笑容缓缓退去,轻轻叹了口气。
“再见,单单。”唐小天挥手和她告别,转上坐上大巴,单单再车下面使劲地抬着头看着他,其实刚刚那会,她是想和他说,能不能拥抱一下?
唐小天已经睡着了,听不见她的声音,依然闭着眼睛,眼泪在他英俊的脸颊上,流下一道弧线,没入他的衣领中,单单的手指顺着眼泪的弧线,悬空缓缓地划下,那滴眼泪也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落进了她的心里一样,泛起了一道道涟漪,让她再也无法平静。
唐小天切菜的动作忽然停下来,英俊地眉眼瞬间又染上了浓浓地忧郁,单单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这样的表情,嘴里的苹果也忽然变的酸了起来。
一直到开往机场的大巴来了,唐小天准备上车的时候,她才忽然一把拽住他的衣袖:“小天哥哥……”

单单帮着忙前忙后好一会,激动地不行,她围着火锅转了好几个圈,脸上尽是开心的笑容,她迫不及待地夹了好多蘑菇丢进火锅里。
他飞快地奔跑过去,伸出双手,紧紧地将梦中的女孩抓住,用力地抱进怀里,那柔软地触感,暖暖地体温,真实地让他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睡去。
唐小天眯着眼睛笑:“今天给你做顿大餐。”
单单不服气道:“比我高又怎么样,哼,我比她们漂亮!”
单单听到这句话,忽然抬起头来,望着他,抿着嘴,倔强地拒绝道:“我有钱。”
单单不说话,跟着他的脚步一直走到门口,走出小区,唐小天叫她回去了好几次,她却依然坚持地跟在他的身后。
唐小天停下手里的动作说:“这边的事已经处理完了,我今天就要回国了。”

在他心里,她像这个天使一样漂亮可爱,洁白纯净呢。
唐小天见她恢复了笑容,也微笑起来:“是啊,我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这个娃娃觉得特别像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