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再次见到你 已物是人非
目录
第四章 再次见到你 已物是人非
上一页下一页
单单用力地笑着,眼泪却不停地往下掉:“妈,可以了,你陪单单这么久,真的可以了,单单会乖的,会当个好姑娘,会简单快乐地活着,我不会去报仇,不会去和单依安计较,不会去找爸爸算账,不会被别人欺负,不会喜欢上心有所属的人,你担心的,我都不去做……”
“好像,有点乱哦。”单单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脸颊,急忙跑到沙发前收拾出一个座位道:“你过来坐啊。”
说真的,芝加哥的冬天特别冷,风大的像是能把人的耳朵吹下来一样,人行道上厚厚的积雪根本没法融化,踩上去吱吱的响,单单穿着厚厚的雪地靴,小心翼翼地从雪地上踩过,绕过三个街角,推门走进一家咖啡店,将东西放下后,仰着笑脸招呼道:“老板,您要的东西买来啦。”
“哇塞,我一定是捡了个田螺哥哥回家!”单单兴奋地跑过去说:“田螺哥哥,你太好了!我的家都闪闪发光了!”
唐小天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单单低头,用力地抹了抹眼睛,抬起头来,又笑的一脸阳光地说:“哎呀,不说我了,小天哥哥你怎么到美国来了?还脱团偷渡!你不像会干这种事的人啊。”
“小天哥哥,你怎么了?”单单见他忽然沉默了,忍不住上前碰了碰他。
单单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已经快8点了,她连忙跑到沙发上拿起自己的书包说:“小天哥哥,我先去学校了,找人的事你就交给我吧,芝加哥的几家大医院我都很熟的,你放心吧。”
单单紧紧地盯着那张照片想,这人好面熟啊,好像记忆里的那个大哥哥。
单单轻轻合上报纸,走过去,坐在床边,看着活得异常辛苦的母亲,这样的挣扎,这样的抢救场面,每天都要上演好几次。
单单手上的蜡烛轻轻一抖,没有点着,她努力地抬起手来,将蜡烛点亮,烛光映在她脸上,漂亮地双眼有些红,她轻声说:“她过世了,四年前。”
没错,记忆深刻地不止是他暖暖的笑容,还有他这双无比深情的眼睛啊。
唐小天跨步进去,皮靴敲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沉闷的脚步声,他环顾房间一圈,马上判断出来,这个欧式田园风格的别墅最多只有一个人在使用,而且那个主人对家务完全没有办法,所以她需要使用的地方极度脏乱,不需要使用的地方灰尘满满。
“没什么,当兵练的。”唐小天语气低调,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
唐小天摇头,不相信地说:“这么冷的天,也会忘?”
唐小天走过去坐下,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房间里黑的可怕,可单单似乎没有要开灯的意思,她从茶几下摸出一根蜡烛点上,脸上带着极度愧疚的神情说:“小天哥哥,真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交电暖费,你住我家可要受些委屈了。”
当天下午,单单妈妈在芝加哥温暖地阳光里,永远离开了她。
明明变的干净了的房间,却依然和以前一样,冷冷清清的,空洞的让人随时想哭出来。
四年前,单单妈妈弥留之际,已经瘦的连一丝肉都没有,躺在床上的像一个干尸一样,白皙的皮肤紧紧的裹着骨头,紧闭地双眼下满是死亡的阴影,一www.99lib.net根头发也没有的头颅,爆出青色的血管,她已经不能动,甚至连说一句完整的话都困难,每天只能靠打点滴和呼吸机为生,这样的一个病人,光是看着都让人觉得可怕,光是让人看着都在想,如果只能这样活着,还不如死去吧。
唐小天想到这,心疼的都快没办法呼吸了,他屏住气息,紧紧地皱着眉头。
唐小天用力地吸了一口气,轻轻摇头道:“没事。”
唐小天点点头,没说话。
单单愣住了,直到一群警察从她身边跑过,她才回过神来,连忙跟在他们的身后追了上去,可半天还是没追上,连那些人的影子都看不见了,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扶着墙壁,跟着脚印不愿放弃的继续往前走,可再转个弯,就上了大路,大路上积雪已清扫干净,连脚印也不见了。
唐小天点头。
啊,为什么不在家呢?她还以为今天回家会有人在家里等她呢,就像很久以前,妈妈身体还好的时候,总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她回家,只要她一推开门,就能看见了,那温暖的笑容,会洗净她一身的疲惫,一句:“单单,你回来啦。”就能让她开心的像是置身与天堂。
啊,真羡慕那个姐姐啊。就算是现在她已经想不起那个姐姐的样子了,却依然能想得起大哥哥看她时那欢喜到骨子里的眼神。
“谁啊?”单单好奇地问。
“一个我恨不得他下地狱的人!”唐小天缓缓地说着这句话,他英俊的脸上满是仇恨和愤怒,与初见时那个阳光温暖地少年几乎像是两个人。
光是让人看着都在想,如果只能这样活着,还不如死去吧。
单单加上今天的打工费,才筹够电费,交完之后,回到家,开心地打开房门:“小天哥哥,我回来啦!”
单单先走了进去,对唐小天招招手道:“快进来。”

因为那样认真地答应过,妈妈才放心离开的不是吗?
她这样一说,唐小天终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指着她说:“是你啊!你都长这么大了啊。”
六年后,单单已经十六岁了,她剪掉了招牌式的双马尾辫,一头齐耳的短发,让她显得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些,生活在美国芝加哥的她,每次去找兼职,人们都以为她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她平常只能接到一些简单的跑腿工作。
“哎呀,就是忘记了嘛。”单单吐着舌头说。
“你和我客气什么呀。”单单不以为意地挥挥手,接着又问:“你找他干嘛呀?”

车子缓缓开动,车里一片漆黑,车窗外的路灯昏暗的晃动着,单单低着头,拿着手机每隔半小时就给家里打电话,可是,却一直没人接。
单单在脑子里迅速过了过他的名字,没有想起有关这个人的事:“你再详细说说他什么样,光是名字不太好打听。”
这样的一个病人,光是看着都让人觉得可怕。
www•99lib•net单单笑开了眉眼:“中国人就更好找了,华人圈就这么点大,他叫什么名字。”
不会的吧,他不是还要找人么?
唐小天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表情厌恶地和单单形容起曲蔚然:“他今年26岁,身高1米82,体重在140斤左右,一年前来芝加哥治病。”
久的她快记不清了。
“曲、蔚、然!”唐小天缓缓地吐出这个名字,似乎是在嘴里嚼碎了之后再吐出来的。单单眨了眨眼睛,忽然想到自己当年说出单依安的名字,也是这般咬牙切齿地恨着。
说完,她立刻关上屋子,呆呆地站在门外,啊……多久了。
可现在,他却连她一个最浅最浅的笑容,也看不见了。
妈妈闭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单单紧紧地捏着手里的报纸,呆呆地看着,医生护士以为她被吓呆了,摸摸她的头发,安慰了她几句,鱼贯的走出去。
葬礼之后,单单剪掉了自己长长的双马尾,因为最爱给她梳头的妈妈已经不在了,她要坚强,要认真履行对母亲的承诺,不回国,也不接受收养,一个人生活、努力笑着、努力简单、努力快乐。
就在她失望地往回走的时候,忽然看到街道口有好几辆警车停着,前方小巷里传来混乱的声音,有人大叫:“快!他在这呢!”
单单笑笑,拉起门把,想为他带上门,可忽然听见唐小天叫她:“单单。”
单单很着急地说:“是我啊,我啊,我小时候叫你帮我绑架我哥,然后又被我哥扔掉在山上叫你去接的小女孩啊。”
单单走在前面,掏出一串钥匙,打开房门,别墅里冷冰冰的,黑漆漆的,并不比外面暖和多少。
那时,十三岁的单单依然扎着可爱的双马尾,坐在妈妈身边,读着报纸,报纸是中文的,她每次遇到认不得的字就会拿到妈妈面前问:“妈妈,这是什么字啊?”
万一他自己找到了呢?
唐小天扬声说:“晚安。”
“哦。”单单收回手,悄悄退后一步。其实她昨天晚上就发现了,现在的小天哥哥好像变了好多,小时候的他身上总是散发着暖暖地温度和皓然地正气,让人忍不住去依靠,可是现在的小天哥哥,却好像套了一层冷冷的、压抑的保护罩一样,让人不太敢接近呢。
那也该和我说一声吧。
“吶,给你枕头。”单单把粉红色的小猪丢给他,他伸手接住,她往后退了两步,站在门外,拉着把手,轻笑着说:“你好好休息哦,冷就叫我,我妈房间还有两床被子。”
唐小天停住脚步,利落地转过身来,皱着凝视着她问:“你认识我?你是谁?”
“治病?”单单歪头笑着说:“就要去医院咯?那就更好找了!我明天就帮你去打听。”
唐小天不说话了,静静地望着眼前的女孩,那个曾经在黑暗的电话亭下,哭的全身发抖的女孩,她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独自度过了四年吗?
单单转身离开,她一步一步的踩着雪地往家走,一边走一边想,想来已经很久很久没回国了呢,也不知道那个大哥哥现在怎么样了,和他喜欢的那个大姐姐结婚了吗?
单单像是得到妈妈的回答一样,笑九九藏书网着说:“我知道啦,妈妈是要我查字典是吧?”
单单将手机放进口袋,低着头想小天哥哥会不会走了?
两个警察走过去贴起照片,已经走到门口的单单,听到是中国人,便忍不住跑去看一下,警察按顺序贴出来照片,贴到第三个的时候,出现了一个非常英俊硬朗的中国男人,那只是一张普通的证件照,男人穿着最平常的白衬衫,扭动一个不落的扣到脖颈,短寸的头发显得特别的利落与精神,刚毅的脸庞上镶着一双深邃如星辰一般的眼睛,笔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紧紧地抿着。
两人借着微弱的烛光走上二楼,单单将他安排在客房里,客房好久没人住过,空气中有些灰尘的味道,床上连被子都没有,单单拖过板凳,站在一个顶柜前,打开柜门,扯出两床被子扔到床上,又在下面的柜子里翻出一套床上用品丢过去,棉花弄得她鼻子有些痒痒,她揉着鼻子,打着喷嚏说:“唔,少个枕头,我去拿。”
单单抬起手,使劲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干什么干什么,又矫情什么!哼,她早就不是孩子了,早就习惯了,再也不会有人在家里等她了不是嘛!
远远的,就见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向她赢面跑来!他和她擦身而过的那一秒,单单似乎觉得时间都停止了,他的动作明明那么快,他的面容明明一闪而逝,可她却依然看清他的样子,而他,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她,像狂风一样从她身边刮过。
她咬咬嘴唇,抬起头,用力地笑着,用力地告诉自己,不可以哭,她答应过妈妈要做一个简单快乐的姑娘。
可惜他那严肃的样子,和记忆里那个温暖阳光的人又不是很像。
“你愿意帮我?”唐小天现在的身份根本没办法大摇大摆的在芝加哥街头找人,一不小心就会被警察发现。
“好。”唐小天轻轻点头。
唐小天皱着眉头,还是想不起来。
说着端着一根蜡烛跑到隔壁自己的房间,床上满是玩偶,她挑了一个扁扁的,可以当枕头的粉色小猪抱了过去,只是这么一下功夫,再到客房一看,唐小天已经铺好床单,套好被子,整个床都已经收拾的整整齐齐的了。
单单脸上的笑容缓缓落下,有些失望地低吟道:“不在啊。”
单单妈妈在这里治病的时候,几乎住遍了芝加哥所有的好医院,而单单自然也经常出入医院,认识了不少的医生和护士。
唐小天的表情瞬间沾满肃杀之气,他紧紧握拳,咬着声音道:“我来找一个人。”
“哇!”单单惊叹道:“你动作也太快了吧!”
妈妈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却好像接不上了一样,吸不上来,她虚弱地手脚开始扭曲地抽搐着,她极其痛苦地挣扎着,床头的警报灯开始亮起来,不一会医生护士冲了进来,经过好一会抢救,这口气才接上来。
唐小天见她那热心的样子,发自内心地感谢道:“谢谢你,单单。”
单单的笑容僵在脸上,她张了张嘴巴,过了好一会才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不太标准的:“晚安……”
“好嘞。”琼斯太太笑着答应,单单将钱装好,转身往外走,刚到门口就有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女警拿着几张A4大的纸对www.99lib.net着咖啡店里的老板问:“你好,这是昨天刚脱团偷渡的中国人,我们要在您的咖啡店里贴一下他们的照片,如果发现他们的话,请立刻和我们联络。”
要快乐。

单单带着唐小天偷偷摸摸地回到自己家,她家是一座两层楼小别墅,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好在院子里积雪和路灯让四周看起来不是那么的黑。
单单趁人不注意偷偷撕下了这张通缉令,开始在芝加哥到处打听他的下落,一个月后,她的朋友打电话告诉她,他在一家医院门口看见了通缉令上的人。单单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跑过去,在医院里外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
房间里无人应答,单单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人回应。
单单忽然停住脚步,呆呆地站在寒风里静默了一会,忽然冲冲跑回咖啡屋去,推开门,站在那个中国男人的照片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抬起头,使劲盯着他的眼睛看着,那双眼睛,那双眼睛!
唐小天没揭穿她的谎言,状似随意地问:“你妈妈呢?”
前面的警察已经开着警车走远了,单单失望地直跺脚,刚想再往前走去看看,却见一个男人从围墙上跳下,无声无息地落在雪地里,他拢了拢大衣,低着头警惕地望了眼四周,转身迅速就走,单单这次再也没有发呆,她连忙追上去,很激动拉住他喊:“等等——!”
单单轻轻抱住枯瘦如柴的母亲,趴在她的胸前,像小时候那样,听着她的心跳,那么的虚弱,虚弱到甚至已经听不到了。单单拉起母亲的手,轻声说:“妈,你是不是很难过?一定很难过吧,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动也不能说话,想放弃又担心我对不对?医生都说,你能撑两年,已经奇迹了。”
单单笑:“当然啦!你要找的是中国人吗?”
这天,她向往常一样,从超市买好雇主需要的东西,背着书包,拎着两个袋子走在寒风里。
单单脱下手套笑容满面的接过:“谢谢,您要什么再和我说啊。”
多久没有人和她说一声晚安了。
单单仰起头,非常用力的深吸一口气,再低下头的时候,又变得笑容满面了,她哼着小曲,忙碌地将刚刚顺手买的新鲜蔬菜水果放进冰箱,然后烧了一壶开水,冲了一杯浓浓的奶茶,灌在保温杯里塞进了书包,回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六点了,再不走最后一班去邻城的大客车就没了。
早就习惯了,别难过,别难过。
那句好久没叫的小天哥哥,还没好意思叫出口,那男人忽然一个旋身躲过,猛地抬手,手指成凶猛地虎抓状,出手如地风地拉住单单的右手,一翻手,就将她制住,让她动弹不得。
唐小天身子一怔,神色冷了下来,沉着眼睛,抿着嘴唇,一言不发,俊朗的面孔在跳跃的烛光下,显得戾气腾腾。单单被他那样子吓的有点不敢再问,也不知是房间里太冷了,还是怎么的,她有些哆嗦的拿起桌上的蜡烛说:“小天哥哥,太冷了,要不咱们今天先休息,明天再聊吧。”
“辛苦你了。”一个满头白发老爷爷的走出来,递给她五美元小费。
单单拿起书包,翻出字典,对99lib•net着偏旁开始一页页翻,单单妈妈歪过头,看着女儿,用力地呼吸着,每一下都很辛苦,每一下都为了自己最爱的女儿,她要活下去,即使这样辛苦也要活下去。
单单妈妈紧闭地双眼里,缓缓地流出了泪水,像是止不住一般一颗颗滑落,像是听到了女儿的话,及其欣慰又不舍地与她永别。
下了课后,单单火速奔向自己打工的刘太太家,刘太太三年前移民过来的,英语都是单单教的,偶尔也会让她跑个腿,今天又让单单去给在邻城上学女儿的城市送点东西,酬劳不错,单单接了下来。
“恩?”单单回头,带着笑。
“中国人?”男人见只是一个中国小姑娘,便放了手,轻轻推开她,抬步就走。
“对啊,对啊,就是我。”单单开心的笑眯了眼,太好了,他还记得我!
打开卫生间的门往外一看,房间外面的每个角落都干净的一尘不染,在暖暖的冬日阳光的照着下,干净的像发着光一样,单单傻乎乎地瞪着眼睛,不敢相信地说:“这是我家么?”
唐小天从厨房走出来,穿着藏青色的羊毛衫,袖子挽到胳膊的,手上还拿着半湿的抹布,利落地短发下一张帅气的脸上闪耀着勤劳地光辉!他的形象在单单眼里瞬间变得无比高大!
单单在学校上了一早上课之后,给妈妈以前住院的几个医院的护士医生打了电话,让他们帮忙找一下那个叫曲蔚然的男人。
她已经从一开始的紧张,害怕,哭泣尖叫,到现在,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
单单抿了抿嘴唇,想了下,小心翼翼地说:“如果要找人的话,我可以帮你啊,我在这边的朋友还是很多的。”
清晨,单单房间里的闹钟叮叮作响,她从温暖的床上猛地坐起,穿上毛衣和厚厚的羽绒服,迷迷糊糊地冲进一楼的卫生间,用冷水哆哆嗦嗦地洗漱干净,终于清醒过来。
单单查到了字,开心地跳起来说:“我查到啦,是‘难’过的难字哦!”
“哦,请贴在这吧。”老板指着店里显眼的地方说。
客车上的人并不多,只坐了三分之一的客人,单单找了中间的位置坐下,一个人蜷缩在软软双人座里,将围巾往脸上拉了拉,外套上的帽子带起来,将自己漂亮的东方面孔遮住,整个人缩的小小的,减少自己在车里的存在感,这样的举动,能让自己更有安全感一些。
“喂!你别走啊!”单单甩甩手,连忙跟上去:“唐小天,你站住!”
“别撑了!看你这么辛苦,我好心疼啊。妈妈!”单单扑在母亲瘦弱的胸前,嚎啕大哭着:“我好喜欢你,好想你陪着我……但是,但是……妈妈,妈妈……你走吧,我会乖的!”
唐小天没说话,看着她整个都笑开的脸,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女孩,曾经她也和她一样,总是为了一些小事就笑地像是得到了天大的幸福一样。
“你不记得我啦?”单单连忙将齐耳的波波头分成两半,用手握着,扎成两个马尾,睁大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问:“是我啊,单单,认出来了吗?”
单单背着书包坐在家门口的木质阶梯上,又等了一会,才放弃的低下头,跑去车站,坐上最后一班汽车。
“哎呀哎呀,好疼好疼!”单单疼的大声叫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