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远走他乡
目录
第三章 远走他乡
上一页下一页
唐爸踩了刹车,车子还没停稳唐小天就打开车门跳了下去,三步并做两步跑到电话亭边,只见电话亭下面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手里紧紧的攥着话筒,电话线都被她扯的有些直了,下午穿着的吊带小碎花裙,看着脏脏的,一根带子还滑落在肩膀上,可爱的像兔子耳朵一样地双马尾,也乱糟糟地耷拉了下来,她紧紧抱着的双膝盖,将脸埋进去,露在外面的两个膝盖也跌破了,血丝渗过皮肤和肮脏的污泥往外冒。

“什么,你也不知道你在哪啊?那那边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物吗?路牌什么的,有吗?”
舒雅望回过头来,好奇的问:“什么?什么梦啊?”
单单哼着小曲,径直跑到一直在学校门口等候的单家小轿车,打开后座的车门爬进去,关上车门说:“叔叔,麻烦你送我去医院吧,我要去看看妈妈。”
她看着唐小天,唐小天也看着她,眼里满是浓浓地宠爱,舒雅望忍不住从桌子底下伸出手,偷偷握住唐小天的大手,唐小天一怔,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腼腆的大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看向别处,微微地红了脸颊。
“我有计算器!再不行,我身边的人总会算的,小天,告诉他,19+27等于多少。”
“呵呵呵。”舒雅望有些尴尬地笑笑,继续拍怕单单地肩膀说:“反正你不用怕,姐姐给你撑腰!要知道,我混市一中的时候,他还没入学呢!”
“到!”睡梦中的唐小天一个翻身就从床上下来,眼都没睁开,就光着脚丫跑到父亲面前站的笔直。
这是一个什么节奏?难道小天背着雅望惹了什么桃花回来?
单单缓缓地放开抱住他的双手,退后两步,小小人儿,倔强地站的笔直,不哭不闹地望着单依安。

单单单纯的摇头:“不好,我有妈妈的。”
唐妈抱着单单舍不得撒手:“这么漂亮的孩子,他们家不要,给我养多好啊,单单,你给唐妈妈做女儿好不好?”
“你们去哪啊?”唐小天问。
“可是我是来找小天哥哥的。”
坐在一边地夏木,不着痕迹地抿了抿嘴唇,伸手挖了一勺草莓冰沙,连勺子带冰沙一起塞进她嘴巴里,动作并不温柔,甚至算的上是干脆无礼,好像是受不了她那么吵一般。
“单单啊,你都不用上学的吗?”张靖宇问。
电话那头传来小女孩婴婴地哭泣声,断断续续地,在深夜里显得特别恐怖。
虽然,她真的不觉得好吃。
听爸爸说,单单妈妈知道了那晚的事之后,找她父亲大闹了一场,可单单的父亲不但没责怪单依安,还说是小孩子打闹很正常。单单妈妈气当场就背过去,病情加重,差点撒手人寰。医院紧见这边的医疗设备救不回来了,直接用救护车拉去邻市的大医院。
单单眨眨大眼睛,似乎觉得一点也不好笑,转过身,偷偷地扳着手指,张靖宇凑过去,忍不住笑起来,坏心眼地问:“单单啊,9+8=多少啊?”
“妈,我怎么就没用了?”唐小天有些哭笑不得地走进去,唐妈妈瞪他一眼:“有用吗?小时候调皮,现在打架,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折腾呢,心都给你操碎了!”
唐爸爸见她不哭了,满意地点点头,发动了车子,因为单单死都不愿意回家,唐家父子只能把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带回家里去。
“哎?去初中部干嘛?”舒雅望道。
绑架事件过后,风平浪静了好几天,单单妈妈似乎也被女儿过激的行为吓到了,为了女儿的心理健康,她不再在她面前表现太多自己对单天宇的怨恨与想念,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女人一旦当了母亲,孩子总是最重要的,哪怕自己受了再大的伤害,也能忍着痛苦给女儿一个笑脸。
窗外站着这么个漂亮的小女孩,自然引起班上男生的注意,而高三八班,正是一个理科班,班上只有8个女生,男生们看见漂亮可爱的小妹妹,自然是开心又好奇的,一个个都往窗外看去。
“张靖宇!老远就听到你在骂我!你作死啊!”舒雅望飞奔过来,一脚踹到他腿上,横眉竖眼地瞪着他。
开着车的司机一直不说话,单单急地哭了起来:“叔叔,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
单依安看着哭成泪人地单单,静默了一会藏书网,终于,像是施舍一般地仰起头说:“好啊,如果你跪下道歉的话,我就原谅你。”
单单点头:“记得呀,你是小天哥哥的朋友。”
“走一遍找找,找不到就报警。”唐爸果断决定。
“好像没来上课。”夏木回道。
唐小天心都快被这个柔弱地像个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哭碎了,鼻子酸酸的,连忙伸手抱起她,柔声哄到:“哦哦,不哭了,没事了没事了,小天哥哥来接你了哦。”
“为什么?”
唐小天揉揉眼睛,接过电话,也忍不住犯嘀咕:“这么晚了,谁啊。喂,哪位啊?”
唐小天轻手轻脚的将单单放进客房的单人床上,盖好了毯子,退了出来,和妈妈解释了一番。
电话那头的人反而被吓到了,静了静,像是努力压抑住自己地哭声,用颤抖地哽咽声说:“我……我找唐小天。”
夏木默默地撇了她一眼,没搭腔。似乎很不齿欺负人这种女生的行为。
倒是一上课就坐蓐针毡的张靖宇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单单,张靖宇趁老师不注意,小声叫了一声坐在他右手边的唐小天。
“哎哎,你赶快去吧,别迟到了。”唐妈连声答应。
张靖宇皱鼻:“唐小天,你就惯着吧。”
最后,她高傲地自尊心和对他以及他母亲的怨恨战胜了深深的恐惧,她没错,她就是讨厌单依安,就是讨厌单依安的妈妈!就是讨厌他讨厌到恨不得他消失!
“哦,你刚刚看见过环城东路的路牌?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了,乖乖呆在电话亭不要动哦。我马上去接你。”
张靖宇开心坏了,牵起她的手说:“走走,靖宇哥哥带你去买好吃哒。”
小天哥哥脸红的样子真可爱。
“漂亮吧!”唐妈妈得意的炫耀自己的成绩,她一直很想要个女儿啊,可惜生了一个儿子,而且唐爸爸从小对唐小天就严厉,根本不许她惯着孩子,她满腔母爱没地方用,见到单单的那一刻,就再也控制不住了,才一天功夫就带着单单上街买了一堆衣服和发饰。
唐小天气哼哼地说:“那个臭小子,算他运气好,不然我一定恨恨收拾他一顿!”
车门忽然从外面打开,单单吓的闭上眼睛大叫:“啊啊啊啊!”
呦,这语气,还挺温柔。唐爸微微皱眉,觉得事态有那么一点严重。
“没错,没错,你可以叫我靖宇哥哥。”张靖宇笑眯了眼,一副大灰狼诱拐小白兔的模样。
“他在上课,等我们吃完他就下课啦。”张靖宇不由分说地拉着单单走了,啊,能提前二十分钟出教室,真是太好了!
“哎。”唐小天点头。
“什么!他把你扔了!”
舒雅望得意洋洋地仰着头,似乎一点也不以狐假虎威为耻,反以为荣。
不!她不要!她才不要和他道歉,更不要跪下!
单单道市一中的时候,还没放学,她不知道唐小天在哪个班,只能乘学生们上课的时候,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找,终于在最顶楼的高三教室找到了,单单垫着脚尖,站在教室窗外,对着唐小天挥手,唐小天正认真听课,丝毫没注意到窗外的动静。
凌晨的夜晚,路面一个人也没有,偶尔有几辆运货的大客车呼啸着从马路上飞驰而过,唐爸开了两个小时才到了环城东路的地段,降下车窗,减慢车速,望着路边问:“你说的那个孩子在哪呢?”
单单自然不知道妈妈笑容下隐藏着什么,只知道妈妈终于开朗了一点,自然便高兴无比,她穿着漂亮的小吊带碎花裙,蹦蹦跳跳转着圈儿去找唐小天,她要感谢他,都是他帮了她的忙,她从没见过这么好心的人。
“雅望别理他。”唐小天抬手将舒雅望的头推回去。
唐小天连忙跑回自己房间,套上衣服就和唐父一起出了门,唐爸开着一辆军用吉普车出了大院门,往环城东路驶去。
可惜,唐小天没想到,那是他和这个小女孩少年时最后一次见面。
一整天,唐小天都在担心单单,好不容易忍到放学,就急哄哄地骑车赶回家,一进家门就见单单穿着崭新的大红色黑边的公主裙,乖宝宝一样的坐在凳子上,任由唐妈妈给她梳头,唐妈妈用黑色的蕾丝绸缎在单单的双马尾上扎了两个大大的蝴蝶结。
“好啊!”单单漂亮的小脸整个都亮起来了。
“电话。”唐爸将手里的话筒递给唐小天,疑狐地望着他。
夏木回身望了眼教室,看了眼单依安的www.99lib.net座位,桌子上很干净,连一本书也没有,抽屉里也没书包。
“哼,就知道帮媳妇,没出息。”张靖宇不削地切了一声,看着走在后面的夏木说:“夏木啊,你以后可不能学唐小天,一点大老爷们的气质都没有。”
舒雅望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得意和张扬了。
“夏木,夏木。”唐小天朗声叫。
单单埋首在小天肩膀上使劲哭着,唐小天一边红着她一边把她抱回车里。
唐爸爸一皱眉,凶巴巴的样子就出来了:“哭什么!不许哭!”
这一瞬间,唐小天心疼急了,他蹲下身来,轻轻抬手,摸摸单单的脑袋,可他的手刚碰到她的头,她就吓的跳起来,抬起头来,瞪大眼睛望着他,可爱的小脸上满是恐惧和泪痕,她愣了好一会 ,才猛地瘪瘪嘴,眼泪刷刷得落下来,用已经哭哑地声音,对着他伸出双手喊:“小天哥哥……”
“雅望,你别听张靖宇乱说,尽不着调。”唐小天瞪了他一眼,不许他在舒雅望面前开这种黄腔。
“呵呵呵呵。”张靖宇皮笑肉不笑地发出诡异地笑声,无限嘲讽中。
“单单,那天晚上真是对不起啊,没帮到你。”舒雅望特别抱歉地望着单单说:“后来你那个坏心眼的后哥没找你麻烦吧?”
唐爸转过身看着单单道:“就这小丫头啊。”
夏木淡淡地撇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从他身边走过,去小店柜台点吃的去了。
张靖宇听到她的抱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舒雅望也经常这么说哎!每次考数学的时候她都这么抱怨!她也是不用计算器会死星人,上次她居然说9+8=16哎!你说傻不傻,哈哈哈哈哈。”
“哎?”单单立刻像好宝宝一样的坐直身子,眨眨漂亮地大眼睛,伸出漂亮地小手扳了好半天后,哭丧着脸说:“我……我不知道……我要计算器。”
单单和唐小天他们玩了好一会,才开开心心地跑出学校,手上紧紧攥着唐小天写给她的电话号码,小天哥哥说她下次想找他可以直接打电话到他家里去,靖宇哥哥和雅望姐姐也说自己可以去找他们玩。夏木哥哥虽然一直阴沉沉地不爱说话,可单单却一点也不怕他,因为比起单依安,夏木显得可亲多了。
可爱女孩,直到很多年后,他们再一次重遇,那时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矣。
车子开着的时候单单还在哭,可车子一停,她道是不敢哭了,看着山道边,黑乎乎的森林,她害怕地发抖。

他总是这样,对任何事任何人都不会有任何反应,除了舒雅望。
这个举动,被个子矮小的单单看在了眼里,她还不到懂事的年龄,不懂得他们之间的互动有多甜蜜,却懵懂地知道,小天哥哥非常非常地喜欢着这个大姐姐。
张靖宇被舒雅望打多了,自然连忙躲开,舒雅望追着他踩了两脚才罢休,张靖宇不服道:“我说的可是事实,你看小天脸红的。”
她宁愿在这漆黑地夜里凭自己的双腿走回去,也不要向他下跪!
舒雅望听到答案,瞬间一副受到打击地表情,双手捂着脸地念念碎道:“原来等于46啊!我居然一位数都没算对!啊啊啊,我真是个白痴!”
单单妈妈从昏迷中醒过来后,终于觉悟了也绝望了,她不再对那个不爱她的男人抱有任何幻想,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没爱过她,甚至连一丝怜悯都没有。
她终于死了心,带着女儿像是逃一样的回了美国,甚至连告别的时间都没留给他们。
唐爸爸的车开的很慢,唐小天趴在窗口,路边的每个电话亭都仔细地看着,车子又开了半个多小时,唐小天终于在一个电话亭下面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连忙拉了拉老爸的胳膊说:“老爸,停车停车!我看见她了!”
唐爸一听感情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连忙道:“那赶紧穿衣服走吧。”
夏木没答话,对唐小天为何这般激动地来找单依安麻烦丝毫不感兴趣。
唐爸一听他挂了电话,连忙想往自己房间走,却被急急跑来的唐小天抓住:“爸,爸,快去开车,带我去接个人。”
凌晨四点,夜深人静。
单单摇摇头,可爱的马尾在脸颊两边摆动着:“没有,这几天我都躲着他呢。”
单单咬着勺子说:“爸爸是www.99lib.net给我找了学校啦,但是我去了两个星期就不想去了。”
单单眨眨眼睛,有些害怕地问:“叔叔,这是去医院的路吗?”
只听唐小天握着电话特别耐心地说:“单单啊,你怎么了?别哭别哭,乖啊。不要哭嘛,慢慢说,谁欺负你了?”
“好像日本漫画里的小萝莉。”
司机没说话,沉默地发动汽车,小轿车在街道上行驶着,单单坐在后面,打开自己的小挎包,将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小心翼翼地塞进去,她趴在车窗边,看着窗外地景色,车子开了很久,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单单有些疑惑地问:“王叔叔,怎么还没到医院啊?”
唐爸假装要回去睡觉,可是走到房间门口就不动了,站在那边‘光明正大’的听着墙角,开玩笑,大晚上、一个女孩、哭着、找自己儿子!
夏木回过头来,垂着眼睛,精致地脸上依然是阴沉沉地表情,似乎不太愿意搭理他。
“我也不知道,她说她就在环城东路啊。”唐小天也把头探出车窗,到处看着。
“好吧,19+27=多少?”张靖宇又问。
对于她来说,两位数的算术简直就是恶魔。

舒雅望一脚踹过去,张靖宇连忙躲开,奉承地说:“对对,您混的可好了,这一片谁敢和您作对啊,也不看看你后面站了谁。”
单单抽了抽鼻子,瞪着大眼睛,不敢哭了,却因为哭的太久,开始打嗝。
唐小天转头看他,他对着窗外奴奴嘴,唐小天望去,只见窗外,小单单露出一个脑袋,扎着高高地双马尾,圆溜溜的大眼闪亮亮地望着他笑,唐小天忍不住对她笑了笑,虽然不知道她来干什么。
舒雅望不服气地扭头:“我数学就是差怎么啦,反正我是学美术的,高考不考数学。”
唐小天一听这话,脸刷的脸一红,连忙否认:“你胡说什么呀。”
爸爸说,小小的单单一直坚强地陪在母亲身边,一声都没哭,只是双眼通红,紧紧咬唇的害怕样子,比哭还让人心疼。
只见他跑到教室窗边,蹲下来,看着单单说:“嘿,小妹,记得我吗?”
“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接你!”
那之后过了半年,唐小天去当兵,军队严苛的训练让他几乎忘记了这个大眼睛扎两个马尾的可爱女孩,直到很多年后,他们再一次重遇,那时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已。
“呦呦呦,没有你脸红什么呀。”张靖宇大笑。
“因为我都听不懂啊。”单单鼓起嘴巴,对自小接受在美国上小学的她来说,中国小学三年级的课程实在是太难了:“特别是数学,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什么叫应用题啊,明明是数学为什么有那么多字啊?还有,为什么做计算题不能用计算器啊,好奇怪哎。”
单单不说话了,有些害怕的抱着唐爸爸。
唐小天走过来,笑着说:“谁叫你要惹她。”
她才不要求他,永远不要!
单单被甩地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单单顾不得疼,极度的害怕让她一下爆发出巨大的怒气,她刷的一下蹦起来,冲到单依安的面前问:“单依安!你干什么?”

“单依安!你不能把我扔在这里!”单单连忙跑上前去,抱住单依安的胳膊,拼命地哭着:“这里好可怕,好黑啊!我不要!你不要把我扔掉!不要不要!不要把我扔在这里!”
单单哭喊道:“可是你并没有受伤啊!”
“吵死了,叫这么大声做什么?”一道熟悉地声音,传进耳朵,单单睁开眼睛,诧异地转过头去,呆呆地叫出他的名字:“单依安?”
看见他手里脏兮兮的孩子,奇怪地问:“哪里捡来的小孩?”
“小天哥哥,我回医院看妈妈了,我两天都没去了,她会着急的。”单单趴在唐叔叔身上,对唐小天笑着挥挥手。
“你们班的单依安呢?怎么没看见他?”唐小天问。
单单坐起来,望像车窗外,外面的景色已经从城市串流不息的人群和高楼大厦,变的绿树参天,荒无人烟,连灯火都看不见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张靖宇连忙笑着问:“那你昨晚干嘛了?”
“舒雅望,9+8=多少?”
单单荡着双腿,特别稀奇地看着他们斗嘴,原来这样吵吵闹闹可以让人觉得这么开心啊。
“生活中这种简单的九-九-藏-书-网算术题也会用到的。”
“哼!你不用怕他。”舒雅望拍拍她的肩膀,一副正义凌然的样子说:“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我叫夏木帮你找回场子!对吧,夏木,你们不是一个班吗?欺负欺负他没问题的吧?”
那家人似乎睡的太熟,都没听见,电话铃一声接一声地响着,终于东边三楼的一家人亮起了灯,男主人穿着拖鞋,走到客厅,接起了电话,声音洪亮地问:“喂!找谁!”
唐小天总是在想,当年夏木爷爷请开朗可爱的舒雅望去陪近乎自闭的夏木,希望她能把夏木带出那个安静冷漠的孤僻世界,带到外面的世界去,可惜,舒雅望只成功了一半,她将他带出了自己的世界,却又将他带进了只有她的世界。
“环城东路多大啊,没说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物吗?”唐爸又问。
张靖宇带单单来到他们几个放学后经常去吃的冷饮店,点了两份刨冰和单单坐着吃,单单也不怕生,张靖宇话又很多,两个人聊的还是蛮愉快的。
“出来一下。”唐小天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表情,并不计较。
唐小天毫无障碍地回答:“46。”
张靖宇不客气地张嘴大笑:“哈哈哈哈哈,三十五!三十五!亏你算的出来!单单,你说等于多少?”
唐小天还来得急出声,只见张靖宇迅速传起来:“来找我的,找我的。呵呵呵。”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单单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可车子还没停下。
舒雅望坐在单单边上,嘲讽着张靖宇:“你有气质,气质在哪呢,我看看。”
唐小天一想到单单的事就愤愤不平,他忽然站起来说:“不行,我得去一下初中部。”
舒雅望静默了一会,望了眼唐小天,唐小天抿着嘴巴笑,舒雅望转了转眼珠,不太确定地回答:“三十五?”
“撒谎,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在找他们之前找过程维那帮混混,要不是遇上了唐小天,我可不相信我会毫发无损地回家。”单依安轻轻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低下头来,望着单单地眼睛说:“单单,我一向是这样的,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回报。你看,你绑架我一次,我绑架你一次,多公平啊。”
可舒雅望却一点也不介意他这样,笑眯眯地闭上嘴,开心地吃着甜甜地冰沙,看着很幸福地样子。
张靖宇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还有比舒雅望更笨的!”
车子在单单的哭声中,又开了一会,才在一个山道前停下来。
“靖宇哥哥。”单单很干脆礼貌的叫了。
“好啦好啦,单单,走吧。”唐叔叔大手一探就把单单抱起来,看上去经过一天的相处,也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姑娘。
“好卡哇伊。”
“叔叔你是不是迷路了?”单单聪明的察觉了什么,却不愿意去面对现实,她不敢去想象为父亲工作的司机会害她。
“那是我运气好。”单依安走到车前,手放在门把上,回身道:“至于你的运气好不好,我就不知道了。”
单单听到他的话,瞪大了眼睛,什么?跪下道歉?!
努力!努力!
“哈?”唐父对他的语气很不满,皱着眉头道:“你当你老子是你司机啊!自己跑步去。”
唐小天都快急死了,连忙解释说:“爸!你别开玩笑了。一个小女孩被继兄扔到荒山里了,走了大半夜才找到电话和我求救呢!咱赶快去接她吧!”
单单立刻收起手指,咬着吃冰沙的勺子,眨眨眼睛,不确定地回答道:“十……十五?”
唐妈妈听这个话不但没生气反而更加喜欢的抱了抱单单:“还是女儿好啊,多爱妈妈呀,生个儿子有什么用。”
唐爸爸发话了:“没事,去医院看完你妈妈,叔叔再带你回来,以后住叔叔家,让小天当你哥哥,好不好啊?”
“回来和你说。”唐小天摆摆手,快步走出教室,从高中楼的楼梯上小跑下来,穿过教学楼之间的绿化带,找到初二(一)班的教室,初中教室里闹哄哄的,每个班的人数也比高中教室的多,唐小天在教室后门看了半天,没找到单依安,只能对着教室倒数第二排,最后一个位置上的夏木。
张靖宇洋洋得意道:“你也是小孩啊,你就承认吧!数学白痴。”
“怎么还没到呀?”单单着急了起来。
人们都在酣睡之中,S市南区一角的一个住宅大院里,忽然有一户人家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在这安静地夜99lib•net晚里,显得格外的响亮和刺耳。
单依安垂下眼,打开车门,头也没回地说:“那就,祝你好运了,小妹。”
车子流畅的调头,从她身边缓缓开走,她将背挺得笔直,用力地咬紧嘴唇,努力地控制自己不去追着车子哭喊!
“爸,你别吓她了。”唐小天连忙拍拍单单地背。
单单也被着甜蜜喜悦的气氛感染,笑眯着眼睛,一口一口地吃着甜腻腻地冰沙。
唐小天点点头,单单坐在唐小天腿上,斜靠着他,哭着望着唐爸,唐爸最讨厌小孩子的哭声了,唐小天两三岁的时候夜里老哭,他就把小婴儿用绳子捆好,吊在树上,等他不哭了才取下来,后来唐小天再也不敢半夜哭了。
“这是谁啊?”
单单倔强地咬着嘴唇,眼睛睁地圆圆地,漂亮地双眸里满是挣扎和犹豫。
唐小天也笑了起来,上前去摸摸她的小脑袋,软软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可爱的不得了,他也很想有一个这样的妹妹,疼爱她,保护她,看着她慢慢长大,帮她挡下所有意图不轨的男人。
接电话的男人冲着次卧地房间一声吼:“唐小天!”
“啊,好疼!”张靖宇抱着小腿乱跳:“唐小天,管好你的凶媳妇,就知道踹人。”
张靖宇一边说,一边跑到教室外面,那表情,一副终于被解救了的样子!
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多,老师自然无法再装作没看见了,她皱起眉头说:“门口那个小孩是来找谁的?赶快出去领走。”
“张靖宇,你欺负小孩,你可要脸。”舒雅望鄙视地说。
舒雅望立刻气愤地,捶桌回答:“等于17!你到底要嘲笑我多少遍!我都说了那天我不小心说错的!你可有意思。”
单依安冷哼一声,扬起嘴角,邪恶地笑着:“这还看不出来?我在绑架你,就像你在绑架我一样。”
要是一般人接这个电话,肯定吓的立刻挂上了,可这个男人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只是不耐烦地,习惯性地用命令地语气问:“哭什么哭!不许哭!到底找谁啊,说话!”
“哦。”单单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对,玩了一下午的她有些累了,半躺在位置上,闭上了眼睛,随着车子的行驶,缓缓睡去。
“可不就是我。”单依安手上一使劲,将单单从车上拉了下来,甩在路边。
舒雅望被这么一推,再看一眼张靖宇那贱贱的笑容,一脚踹了过去:“张靖宇你个臭流氓!”
回到家属大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六点多了,夏日的天色亮的早,这个时间,天已经光亮,大院里很多穿军装的士兵已经出来晨练,也有军人家属提着菜篮子骑着自行车出门买菜去了,唐小天小心翼翼地把已经睡着了的单单抱上三楼,打开门,就见唐妈已经起来,给他做早饭了。
唐妈简直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气愤不已地说:“居然有这么坏的小孩!心也太黑了!把这么小的妹妹丢在山里,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啊,怎么这么黑的心!要死哦。”
“我……我没有想绑架你,我只是让夏木哥哥和雅望姐姐骗你离开一下。”单单连忙否认。
“妈,你小声一点。”唐小天悄声道:“她哭到刚刚才睡着呢。我先去上学了,你今天先照顾她一下。”
这真是从一个极端走进了另一个极端,也不知道这是喜还是忧啊。
似乎带着被忽然吵醒的不快。
喊这一句,便再也忍不住,又一次嚎啕大哭起来。
“那个,今天前面的桥修路,要绕远路走。”单家的司机老王连忙回答,声音里带着一丝紧张。
唐小天皱着眉头问:“那你还回家吗?单依安再欺负你怎么办?”
“不知道啊,她说不清楚,那孩子太小了。”唐小天皱着俊眉,也觉得有些难找。
夏木起身,信步走来,抬眼望着他,不说话。
唐小天赶忙回房间拿了书包,和自行车钥匙,又一次冲冲跑下楼,叫上住在前面几幢的舒雅望,一起上学去了。
唐小天摸摸鼻子,轻笑了一声,夏木端来两碗冰沙,特别鄙视地望了眼舒雅望。
教室里,唐小天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的打,张靖宇坐在他旁边,特别淫贱地挑挑眉,望着他笑问:“困成这样,难不成昨天晚上在梦里……太激烈了?”
“我没有!”唐小天坚决否认,舒雅望看他平日阳光英俊的面容染上两抹红润,清澈明亮的眼神甚至不好意思看她,便忍不住笑起来,她就喜欢这样明明很外向勇敢却又温柔腼腆的唐小天。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