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黑色的翅膀
目录
第二章 黑色的翅膀
上一页下一页
单单微微一愣,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喂她吃饭,她从有记忆起,就一直是自己拿着勺子吃的,她抬起头望他一眼,鼻子有些酸酸的,只是两天时间,她从一个刚认识的哥哥的身上体会了那么多温暖,知道了什么叫真的关怀,可为什么连一个外人都能对自己这么好,而自己的家人却都这么讨厌她呢?
铁门再次开门,便看见一张温暖地,阳光地,带着世间所有美好和正气地脸庞。
“我都买了,这可是我的晚饭钱,我都没舍得用,想省下来明天上网的,你不吃可太对不起我了。”唐小天将面条端到面前,用力地挑了挑,让热气散开,等面条差不多温热了,才又推回单单面前:“吃点吧,吃饱了心情就会好一点。”
“不行,我不去。”单天宇固执地拒绝:“我说过再也不见她。”
“恩,拜拜。”唐小天挂了电话,走到单单对面的位置上坐下。
单依安疼地直皱眉,却一声不吭,眼里满是静静计较地盘算,你咬吧,使劲咬,我一定会十倍还你,百倍还你!
当年要是不爱上那个男人多好啊,哪怕和一个不那么喜欢的男人结婚,也会比现在幸福吧?
唐小天刚想开口说什么,躲在他身后的单单忽然跳出来,冲着自己爸爸愤怒地喊:“不关小天哥哥他们的事!你们要抓就抓我好了!是我想找人绑架单依安的!我告诉你们,今天爸爸要是不去看妈妈!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们!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你们让妈妈多难过,我就让你们多难过!”
单单揉了揉鼻子,用双手胡乱地擦了擦眼泪,坚强地说:“我也得赶快到病房去,不能让爸爸和单依安欺负妈妈!”
单单的身子僵住,慢慢回身,望着单依安,哭着说:“单依安,你怎么这么坏,你为什么这么坏!”

陈苏情见儿子被咬到,连忙上前去扳单单的嘴,可单单是爬在单依安身上的,没有缝隙让他插进去捏她的下颚,急的抬手就甩了好几个巴掌在单单后脑上:“松口!松口!你个小畜生!”
“好,单单再也不回去了。”单单妈妈轻轻的抚摸着女儿软软地头发,温柔地说:“不过你这段时间还是得住在爸爸家。”
“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斗败小三了吗?”舒雅望紧张地问。
“好的。”单依安转头就去住院登记处打听出了单单妈妈的病房,走回来说:“爸爸,在602。”
单单妈妈睁大双眼,恨恨地瞪着他,眼里的爱意早已消失无踪,剩下地都是满满地恨和不甘心:“对,我就是要纠缠你!就是要单单去恶心你!就是死也不和你离婚!就是绝对不把单太太这个名号让给陈苏情!”
说完他转身就走,毫不留恋的拉开房门,却看见单单双眼含泪地站在外面,似乎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对话,似乎没想到,自己的父亲这么厌恶她,自己的母亲只是在利用她?
单天宇看见一身狼狈的单依安,瞬间就想起了刚才的事,他挥挥手,叫单依安过来,将他的头抬起来,把脖子露出来给单单妈妈看:“你看看,这是单单咬的。单单这丫头,不止咬他,还找人绑架他,甚至威胁我要杀了他!只是为了让我来看看你!你说,你是怎么和女儿说我们的事的,让她这么恨我!”

“你不用和我装可怜!我这辈子看够了你的可怜相!单单都给你教坏了!小小年纪就这么恶毒卑鄙!自私残忍!简直和你一模一样!”单宇天说这句话的时候,满是厌恶,连带着刚看见她的一点怜惜也消失无踪。
单单妈妈垂下眼帘,瘦弱地手指一下下轻抚着女儿圆润光滑的脸颊,小鼻子因为哭的太久而变的红红的,眼睛也微微肿起来,她心疼的亲吻女儿的额头,顺势躺在她的身边,抱着她,轻轻哄着她入睡,单单感觉到身边有人,微微睁开眼睛,看见是妈妈,有些委屈地憋着嘴,生气地翻过九九藏书身,背对着她。
“走吧,带我们去你妈妈的病房吧。”单天宇发话说。
他记得舒雅望这么大的时候,也老爱哭,稍微碰一碰,稍微不如她意,就会哭的天翻地覆,不管他怎么跟在她身后道歉都没有,就好像眼泪不要钱似的。
“什么叫心有所属?”单单眨着眼睛,天真地问。
单单震惊地望着屋里的每一个人,她用力地扯开嘴角,用力地笑着望着单天宇,用力地说:“我也恶心你。”
电话那头正是任务失败地舒雅望,一直到现在双方才联系上,唐小天问舒雅望:“你怎么这么轻易就让人跑了呀?”
单单妈妈笑了,抱着女儿,望向窗外,想着自己这么多年的执念,虽然无法放下,可就像那个少年说的一样,她不能毁了单单啊,不能让自己唯一的珍宝,蒙上污尘,落入深渊。
“我猜也是。”唐小天气愤地瞪眼,单依安根本是早就发现情况不对,将计就计,顺便在黑一把单单,惹的单单父亲发火,迁怒单单和她妈妈。
“恩。”单单使劲地点点头,小大人一样地说:“我会好好安慰妈妈,不会让她难过的。”
“走吧。”单天宇带头走在前面,单单忽然放开唐小天的手,追上去,双手紧紧地拉住父亲的大手,抬起头,祈求地望着他说:“爸爸,求你了,别伤害妈妈。”
单天宇又一次去抓单单,而唐小天就像保护小鸡的母鸡一般,紧紧地把单单护在身后说:“叔叔,带走单依安的人是我朋友,他们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女孩,一个是他同学,他们不可能打你儿子的。你要不相信,我可以叫他们来作证。”
她拉起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柔声道:“单单乖,原谅妈妈吧,妈妈错了。”
吃完面条,雨已经停了,唐小天牵着单单走在被雨水冲刷过的马路上,两旁的树枝还不时的有水珠滴落,打在他们的身上头上,单单走了一会就不走了,抬起双手要唐小天抱,唐小天好脾气地抱起她问:“累了?”
陈苏情看到儿子的惨样,连忙跑过去,捧着他的脸心疼地说:“依安,谁把你打成这样!”
单天宇有一瞬间地犹豫,可单依安走上前来,轻柔而又残忍地一点点将单单的手从父亲的大手上拽开,用冰凉如水地声音劝说道:“单单,这怎么能叫伤害呢,这是为了你妈妈好,长痛不如短痛对不对?乖,放手吧。”
这样不就不会难过,不会受伤了吗?
“乖啦,哥哥明天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妈妈说,她就是故意让她恶心爸爸。
“单依安——!”恨恨的声音,跟着电梯一起下坠。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安慰一下小家伙,被欺负的直哭,可怜死了。”
“好吧,你也早点回家。”
夏夜,屋外,雷雨阵阵,屋内,人心惶惶。
前面的车子减速,转弯,开进了医院大门,后面的车子也跟了进去,停在医院门口,车门被司机打开,唐小天拉着单单下了车,前面一辆车上的人也已经下来,正是单单父亲单天宇和单依安。
唐小天伸手从餐桌上拿起一张餐巾纸,帮单单擦了擦脸:“小女孩家家,怎么都这么喜欢哭。”
“不懂事?你看看你都被她害成什么样了!这个死丫头,我今天不教训她,以后还不知道要干出什么事!”单天宇像是被单依安提醒了一样,举起手就想好好教育教育单单,让她知道什么叫对错,让她懂得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真的。”单单妈妈点头。
“妈妈,你又哭了。”单单伸手,为母亲擦眼泪。
可却因为自己的任性,让她很痛苦吧?
“是啊……为什么要喜欢他呢?”单单妈妈笑了一下,眼里满是苦涩地泪水,为什么要喜欢他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可就是无法停止地去爱他……
唐小天将单单放到病床上,轻声说:“嘘,她睡着了。”
“怎么可能,一根头发都没碰他的。”舒雅望连连摇头。
屋里女人地骂声,孩子地哭声,男人地训斥声,还有温柔地轻哄九*九*藏*书*网,交杂在一起。
不爱我的人,我不爱,这样不就好了么?
单单冲过去,双拳打在电梯的铁门上!
“单单!快松口!”单单父亲也不敢再拉单单,怕越拉单依安的伤口会越深,单单就像一只小吸血鬼一样,爬在单依安身上,双眼通红地咬着他的脖子。
他明明知道她在哭,却只能摸摸她的脑袋,轻声安慰:“别哭啦,鼻涕都要被你吃下去啦。”
唐小天叹了口气道:“怎么可能斗的败,正室马上就要被休了。”
单单妈妈轻声问:“在生妈妈的气吗?”
单单转身,飞快地跑到电梯口,按着电梯的开门键,电梯门开了,她站了进去,望着面对着她给她加油鼓劲的唐小天,努力地张开嘴巴笑了笑,电梯门缓缓合上,单单一脸斗志地往上冲。
单单也不知道怎么地,就这样哭着对他伸出双手,他弯下腰来,大手一探,将她举起,抱在怀里,她从上面看下去,那张英俊的脸上依然满是让人安心地阳光笑容。
单单不说话。
“是啊,爸爸,这真不关小妹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弄成这样的。”单依安走过来,笑的特别宽容:“你可千万别打她,她还小呢,不懂事。”
单单颤抖地张开嘴巴,抬起头来,鲜血染红了她的嘴角,滴落她的下巴,茫然地双眼里满是害怕地泪水,漂亮的脸颊上也染着血迹,看着那样无辜与可怜,她往唐小天望了望,瘪瘪嘴,委屈地对他张开双手,唐小天伸手抱起她,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哄着,单单紧紧地抱着唐小天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脖颈里,像找到安全地堡垒一般,用力地躲在里面哭着。
爸爸说,一看到她就恶心。
单单甩开单依安的手,又追上去拉住父亲,哭着说:“妈妈已经没多少时间了,你就当骗骗她可怜她不行吗?”
“就是已经喜欢上别人,不喜欢你的人。”单单妈妈轻声解释。
想着那男人绝情地话语,她心痛地紧紧抱住单单,难受地说:“单单啊,你长大以后千万不要喜欢上心有所属的男人。”
这样不就不会难过、不会受伤了吗?
唐小天望了一眼小小的单单,有些心疼地说:“单单因为她父亲的一些话,哭了很久,她还那么小,怎么承受得住父亲的厌恶。阿姨,有的时候太过执着会让身边的人受伤的。”
“单单真懂事。”唐小天的语气里带着浓浓地赞赏。
舒雅望在电话那头特别郁闷地嘟囔道:“我怎么知道这小子这么狡猾!他跟我们走的时候可乖了,到夏木家里玩的时候也很正常,一眨眼功夫就跑了!追都追不上!”
“我……”单单妈妈似乎没想到他会忽然发火,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单单低下头,想起父母刚才的对话,眼泪又忍不住又跑出来了。
单单颤抖地张开嘴,就着唐小天的手吃了一口面条,眼泪也顺着脸颊滑下,流到嘴巴里,合着面的咸味,苦苦地吞了下去。
“要坐一会吗?”单单妈妈用不确定地,小心翼翼地,带着讨好地声音问。
失去理智地单单,似乎被他那温柔的声音唤醒,她已经尝到鲜血地味道,那血腥味让她很恶心,很不舒服,她很害怕,可是她又不敢放开,她怕放开了,单依安会立刻扑过来咬她一百口,她好害怕啊!可是小天哥哥说会保护她的,他会挡住单依安的。那她就可以放开了吧?
“你这丫头!”单天宇被女儿的可怕的恨意激怒了,想也没想地举起手,一巴掌打过去,单单被打差点摔倒,被唐小天从后面接住,单单捂着脸颊,满眼仇恨地望着父亲,冷笑地说:“这巴掌我也记住了,等你老了,动不了了,我一定还给你。”
“抱歉,确实是我冒犯了。”唐小天也举得自己有些失言,轻声道歉后忍不住说:“我只是觉得单单很可爱,希望她能快乐单纯地长大。”
可恶!她的手被他牢牢地抓住了!父亲和他妈妈又在后面使劲拽她,她根本打不到他!单单不服气的张开嘴!对着单依安的脖子就使99lib•net劲咬下去!用力地!像是被逼到绝境的小兽,用牙齿展开最后的一击一样,用尽全身力气,死死地咬着!
单单妈妈扶着床沿边坐下,看着女儿脸上的泪痕,心疼地为她擦了擦,唐小天悄声说:“阿姨,我先走了。”
“不用了啦,太晚了,你别出来了,不安全。”
单单吼完掉头就跑,也不管妈妈在身后凄厉的呼唤声,她一头奔向电梯,使劲按着关门键,门闭合前,似乎看见了单依安站在电梯外,闲闲地望着她笑,似乎很满意今天晚上地这出戏一般。
单单抬手,擦了擦眼泪,一边哭一边笑着说:“恩。”
“你不回去也不能跟妈妈住在医院啊。”单单妈妈连忙劝道:“单单乖,等过段日子,妈妈身体好点了,就带你回美国去,以后单单只跟妈妈在一起,好不好?”
“我也看见就恶心!”单单最后一句简直是吼出来的!谁也无法想象,那小小的身体能并发出那么巨大地喊声,振的人耳朵都有些聋了。
“你!”单天宇被气的又要上前去打,唐小天连忙护住单单,单依安也上前一步,拦住单天宇:“爸爸,算了,既然小妹这么想你去见见阿姨,你就去见见吧。。”
单单妈妈愣愣地望着床上的女儿,当年她给单单取名的时候,也是这样希望的,希望她能简单快乐地长大。
这样的女孩,即使他没办法帮助她,给她一点依靠也是好的。

唐小天看了她一眼,转身想走,想了想又回过头来说:“阿姨,我知道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不好多嘴,但是我觉得,不管你们大人之间有什么矛盾,都不能影响到孩子。因为你的坚持和固执,让单单的成长环境充满仇恨和伤痛,这样真的好吗?”
不爱我的人,我不爱,这样不就好了吗?
“妈,没事的,小妹和我闹着玩的。”单依安的声音特别清冷,说道小妹的时候,甚至带着溺爱地笑意,他看像单单时,单单不削的撇嘴,他的笑意更浓了。
“在哭就不漂亮啦。”
“单依安!”单单疯狂地扑过去,单依安没站稳,被他扑倒在地,她抬手就使劲地打他,单依安伸手抓住她的双手,单单气红了双眼,使劲地想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这个坏家伙!她就知道他怎么可能帮她说话!她就知道!他居然要爸爸去伤害妈妈!去再一次伤害可怜的妈妈!她不会原谅的!绝对不会原谅!
“人这一辈子活在谎言里就不可怜?要女儿这般祈求来的感情就不可怜?单单,你确定要让你妈妈活的这么可怜和轻贱吗?”单依安在单单身后这样说着。
“爸爸,你不是有事要和阿姨说吗?”单依安见单天宇半天不开口,凉凉地出声提醒道。
唐小天伸手拦住单单,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其实他本不该跟来,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他跟着既插不上话,又不上手,可当单单爸爸叫他回家的时候,单单那紧紧抓住他的小手,和寻求保护的眼神,让他无法离开,他挺佩服这个小女孩的,小小的年纪,站起来还没到他的腰,却能为了保护病弱的母亲,拼尽全力。
夜晚,下了一天的大雨似乎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依然噼里啪啦地落着豆大的雨滴,两辆黑色轿车一前一后的穿梭在雨中,后面一辆车上的坐着单单和唐小天,单单紧紧地抓着唐小天的手,头上的双马尾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她抬头望着窗外,看着自己离省立医院越来越近,不由地紧紧咬住了嘴唇,害怕地又往唐小天身边缩了缩。
吵杂地让人心生烦躁,忍不住皱眉,可奇怪的是,那个受伤的少年,却捂着脖子上的伤口,垂着头,诡异地扬起了嘴唇,他的身后的黑暗,就像是一对隐形地黑色翅膀,在无声地煽动着……
一点也不觉得好吃,一点也不觉得饿,可是却很喜欢这样被人喂着。
“怎么不吃啊?哭了这么久肯定也饿了,吃点吧。”唐小天将热腾腾的面条往前推99lib.net了推,单单摇摇头,抽噎着说:“我不饿。”
唐小天说完,礼貌地鞠躬后,转身离开。
“真的?”单单有些不相信地问。
“可是我怕妈妈会承受不了,会想不开啊。”
“我知道你不想见阿姨,可是阿姨想见你啊,你去见见她,告诉她你有多么的厌恶她,多么地不想再见到她,让她乖乖地把离婚协议签了,以后再也不要来缠着你。”单依安摸着嘴唇轻轻地笑着,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满是可怕地冷酷:“爸爸,你就是太善良了,才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不要的女人,就是要恨恨地甩掉才行。”
单单就这样一边低着头哭,一边吃着唐小天喂给她的面条。
而单依安,看体型明显算不上是强者,甚至可能手无缚鸡之力,可全身却散发出一种,如果你不小心他,他就会一口咬死你的可怕气场。
“她不是!我从来没把她当我女儿!她是你的手段你的计谋!是你从我身上偷走的精子!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看见她我就恶心!”单天宇忽然激动地站起来说:“我早就和你说过!带着你的女儿给我消失的远远的!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和我离婚!你到底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
单宇天看着唐小天一脸正气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望了眼单依安,单依安轻轻仰起头,表情轻松自然地说:“那就把他们叫来吧,顺便把警察也叫来,怎么说也是绑架未遂,备个案总是没错的。”
“我不去!”单单一听还要回家,整个小脸都皱起来了,又背过生身去嚷嚷道:“我不要回爸爸家!”
单单抿了抿嘴唇,又翻了回来,看着母亲说:“要原谅你也可以,不过你再也不能让我回爸爸家了。”

妈妈真是笨啊,这么简单的道理她都不懂。
其实唐小天并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他的性格太过爽朗,他的世界太过阳光,他不懂眼前这个小女孩地悲苦,他只会用自己心情不好事,爱干的事,来安慰她,他觉得这样做,她的心情也会好一点。而且他嘴巴太笨,不会说话,那些华丽的语言和温柔的词汇在他嘴巴里一个也说不出来。
“哎,谢谢你。”单单妈妈连忙道谢。
“不会的,她有你这么可爱的女儿,怎么会舍得想不开呢?”唐小天蹲下身来,和单单平视,摸摸她的头发说:“等你爸爸走了之后,你要好好安慰你妈妈,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是你,她最爱的人,也应该是你,就算只有你们两个人,也应该开开心心地活着,知道吗?”
单宇天像是看疯子一样看她,眼里满是厌恶:“好,那就等你死了,我再娶她。然后把结婚证烧给你!”
单天宇无法拒绝这样的一个请求,缓步走过去,局促地坐在病床前,单依安站在病房门口,冷笑地看着他,这个男人就是这般优柔寡断,软弱多情。
单单愣愣地站着,特别无助地望着唐小天,唐小天叹了口气,走过去轻声安慰道:“别难过,你爸爸并不是你妈妈的幸福所在,断了她的念想也好。”
单单妈妈捏紧被子的手放开来,被子落了下来,露出她那张憔悴地脸庞:“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单单,她也是你女儿。”
“松口啊!”陈苏情高高地扬起手,一巴掌又要落下,被唐小天接住,他甩开她的手,挤进去,蹲下身来,温柔地摸着单单的头发说:“单单,来,乖,不怕啊。小天哥哥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他伤害你,来,松口,松口啊,我们不用怕他的。”
“恩。”单单抿了抿嘴唇,接过唐小天递过来的筷子,低头夹面条,可是连夹了几次也没夹起来一根面条。单单自小在美国长大,根本不会用筷子,用筷子夹面条这种高难度的活自然是不会的。唐小天也看出来了,他起身坐过去,拿过单单手里的筷子,端起桌上的面碗,挑起一小筷面条吹了吹,喂到她嘴边。
离医院不远的小面馆里,因为雨天,也因为天色以晚,面馆里没什么人,只有单单一个九九藏书人低头坐在位置上,面前放着一碗热气腾腾地肉丝面条,唐小天站在面馆的柜台前打着电话。
医院里已经没什么人了,住院处的走廊上虽然灯火通明,却依然让人感觉阴深深的,好在唐小天一项胆子大,一点也不在意的抱着已经睡着的单单上了电梯,走到了602病房。
单单点点头,圈着唐小天的脖子,将脸窝在他的肩膀上,其实她不累,她就是想让人这样抱着,这样捧着,这样才能感觉到,自己是被人珍惜对待着的。
陈苏情插嘴道:“依安说的对,就该报警抓他们,现在的小孩一个比一个坏,抓进去关两天就老实了。”
单单站着不动,低着头看着脚尖,单天宇转头道:“依安,去问问护士。”
说完,他跟上单天宇的脚步,往602病房走去。
“你……你来啦?”她的声音有些干涩,却带着一丝地甜蜜和期盼已久地喜悦。
唐小天微微皱眉,在他眼里,男人只分两种,一种是可以一拳打倒弱者,一种是要谨慎对待,全力出击的强者。
单单妈妈咬着嘴唇,低着头有些恼火地说:“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单天宇皱着眉头,撇过眼去,似乎不愿意看见她,可那浅浅地一眼,却也让他坚硬地心有了那么一丝丝动容,曾经那么明艳动人的女子,已被病魔和岁月折磨的如此暗淡无光。
“单单,你看你把你哥哥弄成什么样!”单宇天气的想一把抓出躲在唐小天后面瑟瑟发抖的女孩,却被唐小天挡住,唐小天为单单解释道:“叔叔,单单只是让朋友请他去家里做客,并没有叫人打他。”
单单疑狐地望着单依安,她没想到他居然会帮着自己说话,虽然害怕他不安好心,却依然期望地望向父亲,希望他能答应。
“加油,我在这里等你。”唐小天拍怕她的肩膀,给她最多的鼓励。
“你们打他了没?”唐小天问。
病房里,单单妈妈还没有睡,紧皱的眉头透露出她的焦急,看见唐小天抱着单单回来的时候,激动地从床上下来,虚弱地扶着柜子走了两步,迎上去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即便落到如此下场,却不觉得后悔。
单单皱着眉头,有些不能理解:“既然他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要喜欢他呢?”
唐小天瞪着单依安,叫警察备案,岂不是让舒雅望和夏木留案底!这家伙,果然如单单所说,一肚子坏水。
舒适的单人病房里,单单妈妈躺在病床上,蜡黄消瘦地脸颊,看上去憔悴无光,头发因为化疗全部剃掉了,光光地靠在床头,眼神绝望而暗淡,就像是一个将来死之人,对生活已无所期盼了。可当她看见病房门口的那个人时,她暗淡地眼里像是忽然注入了生命一般闪亮了起来,她伸手想理一理自己的头发,却摸到自己刺刺的头皮,她特别难堪地掀起被子,挡住自己地脸,可又好不甘心就这样看不见他,悄悄地又放下一点,露出眼睛,傻傻地贪婪地望着他。
那时候的单单,真的很心疼每夜悲伤哭泣地母亲,可也真的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母亲要用尽一生,去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啊啊啊!怎么会这样!该死的小三!夏木,都怪你,让你看着人你不看着,让人跑了吧!笨笨笨!”舒雅望在电话那头迁怒无辜地夏木,唐小天想也知道,夏木一定是面无表情地瞅她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任她跳脚。
“要不要我也过去啊,哄小孩我拿手。”
单依安笑,走到单单身边,亲切地摸摸她的脑袋,柔声说:“傻孩子,这不叫坏,更坏的你还没见识到呢。”
“太好了!”听到自己再也不用回爸爸家,再也不用看见单依安了,激动地扑过去,开心地抱住瘦弱地妈妈。
从黑暗中走出的少年,比同年的少年要矮小一些,比起夏木那般的绝色精致,他只能算的上是清俊文弱,他满身泥泞,似乎被人按在地上恨恨殴打过一番,连发丝都被泥水浸泡的染上了土色,明明是这般狼狈不堪,可他看向单单的时,却带着野兽在抓捕猎物时,流露出的那种嗜血的戏谑和兴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