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怪的小女孩
目录
第一章 奇怪的小女孩
上一页下一页
张靖宇叹了口气,捣捣身边的唐小天,使了个眼色让他来解释。
小女孩摇摇头。
“哈哈。没事。”张靖宇抓抓头,觉得自己胡思乱想了,摇着头道:“那就这么决定了,夏木明天约单依安出去,然后想办法不让他和家人联系,我们再打电话假装他被绑架了。”
唐小天连忙抱着单单躲到树后去,张靖宇也跑过来,躲到边上。
她就知道!这个狡猾的家伙,就是把他丢人地狱,他也能爬回来!
女孩又摇摇头,将钱推回去,轻声说:“给你。”
张靖宇人未到声先到:“好啊,舒雅望,下午和你借钱的时候,你还说没钱,晚上就有钱在这里吃刨冰了!”
舒雅望呆了呆,瞬间笑开了,一把抱住夏木道:“哇哈哈,夏木,你真可爱!”
单单说完,大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成串成串地往下掉。
张靖宇说:“不会错的,夏木那小子一整天都没问出单依安是谁,还是舒雅望站在教室门口叫了好几声才把他叫出来的呢。”
“我不跟你说,我去找我儿子去。反正不能指望你。”陈苏情刚走到玄关,门就被从外面打开了,陈苏情以为是她儿子回来了,连忙迎上前两步,却看见单单拎着伞,带着一个眉目俊朗地少年走了进来。
小女孩如实报了密码,程维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说:“真乖,认识路么?自己回家哈。哥哥不陪你玩啦。”
陈舒情怒喊:“那你到底想要要什么!”
就在两人说话间,别墅的大门,又一次打开了。

陈苏情猛的转过身来,瞪着她问:“你怎么依安还没回来。”
“好过分!要是有男人敢这样对我,我绝对准备一桶硫酸,泼死他全家!”舒雅望恨恨地说道,转眼威胁性地瞪了一眼唐小天。
唐小天就着她的手,将那勺冰沙吃掉,冰凉和甜蜜一丝不少地全部流进了他的心里。
陈苏情见她不紧不慢地样子,气的摔了手上的伞,冲过来就想抓住单单,却被跟在单单身后的少年挡住,陈苏情一边推着少年一边怒问:“你怎么知道的!”
小女孩连忙摇头,两个小马尾使劲地摆动着:“不是的,不是的!是我自己要去绑架单依安的,不关妈妈的事。”
程维转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小鬼,再哭我还得收拾你!”
单单望着父亲说:“我只要爸爸答应,每天都去医院看妈妈。”
说完,他转身就走,小女孩吃了一惊,连忙拉住他的手臂问:“你怎么走了,我还没告诉你要绑架谁呢!”
“哎呀,有种你上来啊。”张靖宇蹲在围墙上挑衅道。
巷子里面很黑,路灯昏暗地只照到一米以内的地方,她穿过整整一条长巷也没遇见一个人,她有些胆怯,双手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多啦A梦,好像这个漫画里的人物会给她力量一般。她深吸了一口气,鼓着双颊继续往前走,终于在一家网吧前面停下来。
“叫雅望跟他说嘛,他不是只听雅望的话么。”
“什么电视啊?”
“才十三岁心机就这么深了啊。”张靖宇摸着下巴道。
“张靖宇,有种你下来!我弄死你!”
三人一起转头,望向从头到尾都一直垂着头地夏木,夏木依然在挖着没有沾到甜橙酱的碎冰吃,似乎他们的话题和他们的目光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是一个世界,而他在另一个世界。
张靖宇用力地点点头,眯着眼睛望着女孩的钱袋,亲切地笑着。
舒雅望不确定地想。
夜晚,稍稍有了一些凉爽,却依然不解被晒烤一日的大地散发出的热气,唐小天和张靖宇躲在单单家别墅外,那边绿化做的非常好,蚊虫环绕,张靖宇穿着马裤,被蚊子盯的全身是包,痒的不停地抓着。
单单一个人走了出来,低着头一脸失望。
唐小天不用他提醒,头也没回,伸手抓住从后面偷袭他的拳头,一个翻转,那偷袭的人惨叫着求饶,唐小天一脚踹过去,那少年滚到一边,抱着手臂半天起不来。
“别给老子丢脸,一起上!”程维推了推自己的小弟,六七个人一哄而上对着唐小天冲了过去,唐小天不慌不忙地一甩书包,长脚一伸一个回旋踢就踹倒几个,那姿势标准,力道十足,一看就是练家子。
“……”张靖宇服了,美帝主义教育出来的孩子果然彪悍!
“看你这话说的,一直以来我不是把他当亲儿子养的啊。”单宇天说。
单单摇头:“不知道,但是我平时和他关系不好,骗他出来陪我玩,他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我。他可坏了,在人前装着一副对我很好很好的样子,在人后连正眼也不看我,还经常欺负我。”
四年前,妈妈得了肠癌,一直在美国治疗,由于长期被病痛折磨,妈妈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有很严重的厌世倾向。医生说,让母亲回国,在亲人的身边,对病情会有所帮助。
程维得意地一仰头,刚准备走,只听小巷地围墙上传出一声嘲讽地嗤笑声,程维仰头,瞪着围墙上吼:“谁在那?”
“靠!”程维吐了一句脏话,把刚才从小女孩那抢来的钱一起扔给唐小天说:“给你爹妈买药吃!”
单宇天坐在沙99lib•net发上看着电视,觉得她有些大惊小怪了:“依安说不定到同学家去玩了呢,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啧,额头流血了,程维这混蛋也真下的去手,这么小的孩子也打!”跟过来的张靖宇看见小女孩额头上的伤,连忙打开书包想翻出点什么给她止血,翻了半天却徒劳无功。
夏木淡漠地说:“我听你的。”
眼看两人又要开始斗嘴,小天连忙到:“雅望,有个事还得找你帮忙。”
“犯法呢,就是做了法律规定不许做的事,做了的话就会受到很严重很严重的惩罚。”
舒雅望抿着嘴唇点头,睁着晶晶亮的大眼睛转头问:“夏木,你觉得可以呢?”
舒雅望抓了抓眉头,思索道:“可是我没办法想象夏木主动约别人出去玩的画面哎。”
“我是秦秦的同学。”
夏木:“哦。”
唐小天从树干后往人行道上看,只见远远的夏木和舒雅望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陌生的少年,那少年比夏木矮了一个头,背着书包,低着头,带着厚厚的黑框眼镜,低着头跟在后面,周身散发着我很好欺负的气场。
听了这话,单宇天也惊讶地站了起来:“单单,你说什么!”
“胡说,雅望才不是这样。”
单单收起手机,望着自己的父亲说:“爸爸,你很关心他呀。只是不见了四个钟头就这么紧张了。妈妈在医院住了半年了,你可有一丝紧张和担心!你可有想过去看看她!安慰她!你可知道她日日夜夜都在等你!”
“刘阿姨,别收拾屋子了,你快和我一起去外面找一找,叫姚司机也开着车子到处找找,这都几点,还不回来。”陈苏情急红了眼。
“没关系,知道就知道好了,我才不怕,只要能让妈妈开心,什么我都敢做。”
夏木:“走开啦,不要抱着我。”

单单的眼眶瞬间红了,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爸爸,你今天不答应我,我真的会杀了单依安的!”
“只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我就把它们都给你。”小女孩仰着头说,神色中带着有钱人家小孩那种特有的傲慢。
“我不答应帮她,她肯定还得拿着钱去找人,要是像程维一样拿了钱什么都不干也就算了,万一真绑架犯罪,肯定会造成不可挽回的错误。这孩子现在三观都没建立,什么都不懂,回来走了歪路再后悔就晚了。”
“是!”只听单单咬牙切齿地说,小手在树干上已经抠下了一大块树皮!可见对这个少年恨的有多深!
唐小天安抚道:“当然啦,我朋友既然答应了,就肯定会去做的。”
“秦秦?”程维皱着眉,吐了口烟,似乎在想谁是秦秦:“哦,住我家楼上的小屁孩。”
“那万一她不但没让你爸爸去医院看你妈妈,还和你爸爸告状怎么办?”
舒雅望回道:“好啊,明天找一坨狗屎喂你,看你吃不吃。”
小女孩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副迷茫地样子。
“哦,绑架啊。”程维轻描淡写地点点头道:“这点钱可不够,身上还有吗?”
张靖宇摸摸下巴,凉凉地低估道:“啧啧,这样下去真的不会被挖墙角吗?”
“好!”一下子,网吧各个角落都站起来人,移动着椅子发出吱吱地声音,程维走在前面,跟着站起来的七八个少年跟在后面,他们走到网吧门口,看也没看靠在门边的女孩一眼,古惑仔一般的叼着烟,门帘一掀问:“他妈的,谁找我?人呢!?”
“他知道你要绑架他?”张靖宇问。
“你认识单依安不?”舒雅望兴冲冲问。
“犯罪时刻,美国片子,这边没得放。”
唐小天笑,特别好看的样子:“你的血比我的甜呗。”
吼完忽然感觉到腰背上的衣服被人拉了拉,他转头看去,没人,再一低头,就见一个眼睛大大的,长的超级可爱的小女孩,仰着头望着他说:“哥哥,是我找你。”
唐小天:“你不是初二一的吗?他和你一个班啊。”
“小天,你说句话呀。她再哭下去,别人还以为我俩要拐卖儿童了呢。”张靖宇催促道。
“坏蛋!大骗子!坏人!”小女孩在他们身后哭喊着。
唐小天沉默地望着脸上还挂着泪珠的女孩,和她包包里地一袋子钱,垂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忽然站起来,弯腰,一把抱起小女孩,一手拖着她,让她高过自己一个头,一手抬起来捏了捏她的鼻子,仰头,望着她笑道:“好吧,我答应你,我们去绑架他!”
单单努力的想了想,想不出该怎么形容,于是放弃的靠在唐小天肩膀上:“我也说不清,反正就是很狡猾。”
小女孩垂下眼,双手紧紧的捏着手里的包包,过了好一会才轻声说:“单依安是爸爸情人的孩子……”
“那单依安多大啊?”唐小天问。
没一会功夫,程维和他的手下都被收拾地灰头土脸的,唐小天拍拍手,从地上捡起书包,背在身上,望着躺在地上的程维说:“把钱还人家吧。”
舒雅望和唐小天同时说:“好!就这么办。”
唐小天摸摸单单地头顶:“好啦,好啦。别生气,今天给你报仇。”
唐小天好笑的看他九九藏书:“你躲起来干什么?”
“我找人。”小女孩轻声说,声音里带着稚气未脱的奶声。
市中学的门口,单单依然梳着两个马尾,穿着粉色的小花裙,打着小红伞等在门口,昨天那两个哥哥叫她先回家,今天再来等消息,她怕出什么意外,早早就等在学校门口,紧张地往里面张望着。
陈苏情冷了脸,冷哼一声:“你还知道回来,这都几点了,天天晚上这样在外面混到这么晚,也不怕遇到坏人。”
张靖宇抓狂:“哦是什么意思,和你一个班2年的人你居然不认识!”
“你要杀谁?我吗?”一道淡定悠闲,和房间里气氛格格不入的声音传了过来,玄关的黑暗处走出一道身影,那身影在黑暗中说:“小妹,你不会真以为凭那两个人就能困住我吧?”
单单红着眼睛点点头。
舒雅望一副谅你也不敢的眼神:“所以说,现在是要夏木去把那个小三的儿子约出来?”
张靖宇不削的哼哼:“切,我要是他班上的同学才不跟他玩。”
唐小天和张靖宇找到舒雅望的时候,晚自习课已经下课了,此刻她正和夏木两个坐在离学校不远的奶茶店吃刨冰,一碗草莓味,一碗甜橙味,只见夏木垂着头,用勺子翻着下面没有沾到甜橙汁的干净冰沙吃,舒雅望地吃一口自己的草莓味,又挖一块下面碗里的甜橙味,抿着嘴唇,吃的笑眯了眼。
盛夏,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落下,空气中还带着炎热的温度,夜晚的天空依然明亮,S市重点中学后面有一个后巷,那巷子很是隐蔽,里面有一家网吧和小型KTV,还有一些录像厅,这个巷子,一般孩子都不敢走进来,里面长年聚集了一群不良少年,在巷子里面嚣张地打闹。他们总会把自己看的不爽地人,堵在巷子里收拾一顿,在让人满脸是血连滚带爬地逃出巷子。
小单单没想到唐小天会答应,一下子呆住了,连哭都忘记了,小小的手紧紧地抓着唐小天肩膀上的衣服,生怕走动地他会把她掉下去。可他却走的很稳,手臂有力地让她很安心。单单低下头望着抱着她的那个少年,她自小就和母亲待在国外,母亲病弱很少抱她,父亲更是很少能见,所以这是她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坐在别人的肩膀上,也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的角度去看一个人,那眉眼显得更深邃,鼻梁更挺拔,笑起来时嘴角的弧度漂亮的让人想伸手摸摸。
张靖宇说到的舒雅望是唐小天青梅竹马长大的女朋友,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甜蜜地让周围的人羡慕的要死。他们要是生在古代,可能十四岁就吵着要结婚了。
张靖宇想到这茬就说了出来,问唐小天想不想生活在古代。
女孩摇着头,声音坚定地说:“我不怕惩罚,只要能让妈妈开心,多大的惩罚我都不怕。”
夏木垂下眼睛,似乎用力地想了一下说:“不认识。”
“是不是搞错人了?”唐小天问:“这真是单依安吗?”
单单看到她这样呼天抢地的样子,瞬间感觉有点爽,脸上笑意更大了:“你破坏我家庭的时候,就应该要想到有这个下场。”
夏木这种性格,一个班那么多人,他认识三四个就不错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有钱的时候也带他花呀。”舒雅望丝毫不在乎他的嘲讽,舀了一勺冰沙递到刚走过来的小天面前,浅笑地问:“吃不。”
女孩犹豫了一会说:“你能帮我绑架一个人吗?”
夜晚9点整,陈苏情焦急地在门口等着,平时这个时候儿子早就已经回来了,可今天,却毫无踪影,她沿着儿子放学路去学校找过一趟,却一无所获,给儿子的同学打电话,也都说不知道儿子去哪里了。想想现在社会上这么乱,她就担心的不行。
夏木没答话,似乎不觉得不认识单依安有什么不对,他垂着头,继续挑冰吃,。
“我的卡里还有两万块。”女孩伸手从自己淡蓝色地包包里拿出钱包,把里面的卡拿出来递给他问:“够吗?”
我嘞个去!储蓄罐不是用来装硬币的么!而被这个小孩从罐子底下塞了一卷卷的美元!
“那你还答应那女孩帮她忙。”
“单单,我告诉你!我儿子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就要你命!”陈苏情又一次扑过去,恨不得把面前的小女孩撕碎了!
唐小天笑着看她们,不明白地转头问:“什么。”
张靖宇抬手推开他笑地迷人地帅脸道:“你别对着我笑,当我是舒雅望啊,看见你笑就走不动道。”
程维弯下腰来,望着小女孩问:“你谁啊?”
单单摇摇头,用力伸着手,将自己的小红伞往他头顶上打了打,想要帮他挡雨,唐小天笑,一把将她抱起来,将伞的作用率发挥到了最大:“走,带你去我们教室等。”
小女孩抿着嘴唇,想哭又不敢大声哭出来,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比我大三岁,今年十三了。”
单单没回答她,转头望着刘阿姨说:“我的果汁呢?”
“擦,耍我呢!别给我逮到,逮到老子砍死你!”程维气地瞪大了眼,冲着巷子大声吼。
舒雅望忽然凑到他面前,伸手推了他一下,一脸笑容地叫他:“夏木。”
小女孩无力阻止,只九-九-藏-书-网能大声哭着,有些绝望地看着他们拿着她所有的钱越走越远。

唐小天眨眨眼,很难将这个少年和单单所说的那个狡猾,有心机,坏心眼的单依安联系起来。
“绑架了他,就能威胁那个女人,让她叫爸爸去医院看妈妈,爸爸可听她的话了,他一直不去医院,也是怕那个臭女人生气!”单单恨恨地说着。
“妈的,给我上!”
“你妈妈?这事关你妈妈什么事啊?”张靖宇忽然拍着大腿道:“难道是你妈妈让你去绑架别人的?”
单宇天说:“我和你妈的事是大人的事,你们小孩不要管!你赶快吧依安放了,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不是怕坐牢么?”
单单冷着眼睛望她,一脸傲气:“你有什么,你的一切都是从我母亲那抢来的。那些肮脏地东西我才不要。”
“哈?”程维手里的烟愣地掉在了递上,呆呆地眨了眨眼,感情这个可爱到可以去拍广告的小女孩,是来找他杀人放火的?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要回网吧,却听见身后一声清脆地响声,再一转头,只见那只储蓄罐已经被摔碎在地上,露出一卷一卷的百元大钞票,而且,还是英镑!
程维认识那少年,不爽的仰着头道:“唐小天,我抢谁钱管你屁事啊?你最好装没看见给我滚,不然有你好看的。”
唐小天低下头问:“单单,是他吗?”
“他就是去同学家玩也会打个电话和我说一声的!”陈苏情瞪他一眼:“反正不是你儿子,你不着急!”
说完,扯过女孩的小挎包,想帮她把一捆捆的钱塞进去,女孩却紧紧的扯着包包的拉链,不让他往里放,大大的眼睛恳求地望着唐小天说:“大哥哥,你收下吧,你收下帮我办一件事好么?”
“我还会在回来的~~!切,你以为你在演动画片呢。白痴!”张靖宇接着他的话嘲笑道。
“单依安是谁,你为什么要绑架他?”唐小天好奇地问。
陈舒情连忙拽拽单宇天的手臂,哀求道:“宇天,答应她吧,快答应她!”
“切,我本来就不是好人。”程维丝毫不内疚地转头就走。
陈苏情有些生气,想教训她一顿,却急着找儿子,便放话道:“单宇天,管管你的好女儿吧,一点规矩都没有!”
单依安,单依安!是他回来了!
单单放下杯子,叠起双手,一字一顿地说:“我找人绑架了他。”
“你说的也对。”张靖宇转头问:“不过,这些蚊子为什么不咬你啊?”
唐小天皱眉思索了一下,先是一副向往的样子,接着又摇摇头:“还是不要了,古代人寿命短,还是活在现代好,虽然晚几年结婚,但是可以多在一起好多年。”
单单刷的一下站起来,咬着嘴唇,心痛地大喊:“我不管!我才不管什么是大人的事!什么是小孩的事!我只知道妈妈非常非常地不开心!我只知道妈妈非常非常的想见你!我求了你多少次!让你去见见妈妈,去见见妈妈!你就是不肯!就是不肯!爸爸!造成今天这个局面!是你逼我的!”
网吧最里面的角落里传出难听的骂娘声:“妈的,老子刚坐下,就有人找茬,兄弟们走,看看是谁找老子!”
“哈哈哈哈,我钱都拿了,为什么还要做事啊?”程维好像是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身边的小弟也跟着笑。
唐小天忽然想道:“哎,那不是跟夏木一个班么。”
陈苏情就感觉晴天霹雳一般,惊地瘫坐在地上:“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把我儿子还给我!”
唐小天接着问:“那他在哪里上学啊?”
“兄弟嘛!有难同当。”
“五个月前,我和妈妈从美国回来,本以为一切都会变好的,却没想到爸爸已经……”单单咬了咬嘴唇,漂亮地大眼睛里全是愤怒:“已经找了别的女人,那女人还带着她的儿子住在我们家里,妈妈被气的又住进了医院,躺了三个多月,可爸爸却从来没去看过她!”
单单生气地嘟着嘴说:“单依安不愿意跟我出来。”
没一会,学校里冲出一个人,他把书包顶在头顶,在雨中跑的飞快,脚步轻快,动作潇洒,似乎非常享受这一场老头赐予的淋浴。
张靖宇瞪他一眼:“这不干坏事么,我紧张啊。”
“哎呀,小妹妹你别哭了。哭的哥哥都心酸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无耻人渣贱货!”张靖宇连声安慰着痛哭流涕地单单。

“找死啊你!”一直躲在围墙上的张靖宇跳下来,一巴掌拍过去,又打的他嗷嗷叫,捂着头带着小弟们一边退一边放狠话:“你们给我记住!”
奇迹般的的,他们的世界联通了,那个精致美丽的仿佛玩偶一般的美丽少年,轻轻抬起头来,漆黑阴沉的双眸下浮着深深的黑眼圈,他面无表情地轻声道:“嗯?”
“哈?可是绑架一个人提出这种要求的话,一听就知道是你绑架的啊。”张靖宇一脸不认同,这孩子思想太简单了。
程维一把甩开她说:“你钱都给我了,我管你想绑架谁!http://www.99lib•net
单单忍不住上前一步,抓紧唐小天的手,身子靠在他身后,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唐小天忍不住瞪他们:“喂,你们两个人,总要试试的吧。”
“我叫单单。”女孩缓缓抬起头,望着唐小天,轻声说起自己的事。
“两人贱人!贱男人!贱女人!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这样坏啊!那个男的就真的一眼都没去看过他的原配?”舒雅望不敢置信地问。
这年头,小孩子真是越来越生猛了,程维瞅了一眼她的储蓄罐,里面最多能装几百块钱的硬币而已,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身后的少年们也跟着笑了起来,程维拍拍她的脑袋说:“小妹妹,就这点钱是请不起我的,乖,回家去吧,你妈妈喊你吃饭呢。”
程维摸摸下巴,眼神里露出了贪婪地神色,他打了个响指,身边的跟班连忙弯下腰来,将钱全部捡了起来,程维咧开嘴笑起来,笑容带着虚伪的善意,他伸出手对着小女孩说:“小妹妹跟我来,杀人放火的事,咱不能在这里谈。”
“哎,马上端来。”刘阿姨连忙走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果汁。
唐小天手一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特别腼腆地样子,他摸了摸鼻子说:“哈哈,这个……先凑合着吧,你不嫌弃吧?”
唐小天看都没看一眼女孩推过来的钱,直接推回去:“我可不能要你的钱,你自己收好了。”
唐小天点头:“是啊。”
小女孩点点头,却不牵他伸过来的手,程维拎着她的肩膀,将她带进巷子更深的地方,在一个死胡同处才停下,程维靠着墙,又点上一根烟问:“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
唐小天点头。
张靖宇迎上去问:“哎,你要绑架的那人呢?”
“不会的啦。”唐小天抱着女孩颠了颠重量,似乎一点也不觉得重,便抬脚就往巷子外面走去,张靖宇无奈地跟上:“等我,我也去啦。”
掀开帘子往里面望了望,网吧里烟雾缭绕,显示屏里不停着闪着彩色地图案,女孩在门口张望了半天,抬脚刚准备进去,就被网吧地网管喝止住:“喂,小鬼,这里你不能进。”
单单一手拿着伞,一手圈着唐小天的脖子,有些担心地问:“小天哥哥,你的朋友真的能骗走单依安吗?”
张靖宇蹲在旁边说:“你打了一下午球,这衣服可干净啊?”
“你怎么拿了钱不做事啊?”
他冲到单单面前,蹲下身来,冲着她笑,眉眼弯弯,笑意浓浓,语气轻快地说:“单单,等很久了吗?”
网管转头冲着网吧里面喊:“程维,有人找!”
没错,就是舒雅望。
小女孩双手抱着膝盖,缓缓地抬起头来,透过带着鲜血地眼睛,望着这个叫唐小天的少年,那是一个长的很帅气的哥哥,他的帅气里还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正气,让人一眼就能心生依赖,觉得他肯定是个好人,他的眼睛里带着让人温暖地亲切和善意。
“哈哈,程维,你好大的口气,是不是上次被小天削的不够啊?”围墙上又传出一道身影,那人蹲在围墙上嘲笑道:“你现在最好乖乖地把钱还给人家小朋友,不然我们小天可要动手啦。”
“程维,你可越来越没出息了,连小朋友的零花钱都抢,你也好意思。”一个人影从围墙上跃了下来,站在那群不良少年前面,书包甩在肩上,一副轻松自如的样子,那少年个子很高,程维站在他面前足足比他矮了一个头。
张靖宇摇头,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每次舒雅望叫夏木时,就像是将他从冰封千万年的深海里召唤出来的一样。
唔,可能更少一点,一两个总是有的吧?
小女孩连忙点头,抿着嘴唇,递上可爱的多啦A梦储蓄罐说:“秦秦说,只要给你钱,你什么杀人放火的事都做呢。”
女孩低下头,像是挣扎了一会,才抬头说:“帮我绑架一个人。”
她就知道!这个狡猾的家伙,就算把他丢入地狱,他也能爬回来!
张靖宇不削:“你也好意思。”
单单回答:“市一中,初二一班。”
唐小天白了他一眼:“你觉得夏木会搭理我们么?”
张靖宇插话道:“是啊,我们叫夏木把他约出来怎么样?”
单宇天怒起,指着单单道:“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赶快把依安放了!”
“找谁?”网管问。
唐小天用力点头:“好吃!”
舒雅望问:“好吃吧?”
单单还是担心的说:“可是单依安很狡猾的。”

张靖宇惊道:“没想到你年纪小小的,心肠道是挺硬的。”
小女孩气的一把拉住他的手,一口咬下去,程维痛得一甩手,将小女孩甩在了墙上,额头正好撞上坚硬地水泥墙,娇嫩的皮肤马上破了一大块,鲜血往下直流,小女孩跪坐在地上,疼的大声哭起来:“你骗人,你骗人。你是坏人,把钱还我。”
单宇天皱着眉,考虑了很久,缓缓开口:“不。我说过,我和你她永世不相见。”
舒雅望:“恩什么?”
单依安,单依安!是他回来了!
“老大,我们打不过唐小天的。”
唐小天皱眉道:“虽然不认识,但是好歹是http://www.99lib.net一个班的,约他出去玩应该不会有什么戒心。”
这天,天色刚刚暗下来,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个子小小地,看着还不满十岁的样子,她斜挎着浅蓝色的小布包,扎着高高地双马尾,滚边小草帽下有一双水旺旺的大眼睛,皮肤白净地像是芭比娃娃一般,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却抱着一只多拉A梦储蓄罐,毫不犹豫地走进了后巷。
只见身边的唐小天拉起身上的白T恤,用牙使劲咬出一个口子,撕下了一长条,然后伸出手,给小女孩包扎伤口。
可小女孩一哭起来自然是没完没了的,更何况单单想到自己母亲的处境,更是哭的不能停。
单单一边说一边就哭了起来:“妈妈每天都会哭,都在等着爸爸来看看她,我好几次看见她走到医院的楼顶,站在哪里就像要被风吹下去一样,我好怕她会跳下去,好怕她死掉,我想让妈妈高兴点,妈妈高兴点,病就能好了。”
舒雅望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说:“他果然不认识,我就知道。”
“哎,小天啊,我们是不是要再考虑一下,这种事是人家的家务事,我们也不好管,就算我们绑架了另一个孩子,那男人也不一定会去看她老婆。”张靖宇一边拍着腿上的蚊子一边说。
陈苏情一听到儿子会死,立刻疯狂起来:“什么死!什么死!单单你不要伤害我儿子!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都给你!”
“真的吗?”小女孩似乎有点不相信张靖宇实力,在她眼里,打败程维那群人的唐小天比较厉害。
“够了,密码呢?”程维问。
唐小天连连摆手:“我绝对不会的。”
就在这时,张靖宇飞奔过来说:“小天,小天,快抱着那孩子躲起来,夏木他们要过来了。”
“绑……绑架?”张靖宇吓地一下跳起来,头摇地和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绑架是犯法的,小妹妹,你知道什么是犯法么?”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来,这是你的钱,可拿好了,别再给坏人抢去了。”唐小天将一捆捆地钱放在女孩的裙子上。
陈苏情走过来,怒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在你手里!你对依安做了什么?”

张靖宇嗤道:“你喂的呗,狗屎都好吃。”
“哎,好好。”刘阿姨拿了伞出来,就要跟着陈苏情出去找。
夏木,那个冷漠阴沉到有些自闭的少年,简直活在这个世界之外的人,他与这个世界的连接体只有一个……
“老大,该不会是跑了吧?”身后的一个少年说。
“切。”张靖宇见唐小天那副珍惜每一天的模样,忍不住翻翻白眼道:“和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唐小天捡起地上的钱和银行卡,走到一直蜷缩在墙角的小女孩边上,蹲下身来,轻声问:“小朋友,你没事吧?”
舒雅望不容拒绝地继续抱着:“嘿嘿,抱一下有什么关系嘛~!”
舒雅望抬眼,询问他什么事,唐小天把单单家里的事如实说了一遍,直把舒雅望说的气的直跳脚!

围墙上的张靖宇特别兴奋的拍手叫好:“踢地好!后面后面,小天,注意后面!”
“不……”唐小天刚要拒绝,就被张靖宇一把推开,那家伙抢到前面,一副见钱眼开地样子道:“什么事,说出来哥哥我帮你搞定。”
“程维。”
单单走进客厅,往华贵地真皮沙发上一坐,叠起双手,并拢双脚,背脊挺着笔直,小小年纪却将贵族小姐的气派表现地一丝不差,她微微仰着头说:“您还有心情和我计较啊?不出去找单依安?”
单单喝了一口果汁,不慌不忙地说:“因为他在我手里。”
“是哦。”单单皱着眉头想了想,用特别天真的语气说:“那你们就先把单依安打一顿,打掉几颗门牙送给那女人,让她知道,我们是认真的!敢不乖乖听话的话,就打掉她儿子满嘴牙!”
舒雅望含着勺子,笑着说:“不是我的钱,是夏木的。”
“哼哼。”
单单稚气未脱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最坏的人都住进家里来了,我还怕什么。”
可那女孩躲在少年的身后,依然坐的笔直,高傲的昂着头,摇摇手里的手机道:“你再这么大声和我说话,我马上打电话过去叫人打断单依安的腿!”
唐小天靠着墙,纹丝不动地望着别墅门口,观察着动静:“废话,别说绑架,就是杀了他们母子也没用,人呐,一旦变了心就冷酷地可怕。”
“可是,你爸爸不去看你妈妈,和你要绑架那女人的孩子有什么关系?”唐小天问。
碗里的刨冰似乎都被甜味浸泡了,夏木放下勺子说:“恩。”
“哇靠,小天,你不是吧!”张靖宇惊叫道:“绑架哎!会坐牢的好吗?会被你爸打死的好吗?会被你家舒雅望嫌弃地好吗!”
唐小天嗤笑:“有多狡猾。”
“啊?”张靖宇瞪大眼,这孩子也太大方了吧!只是救了她而已,就要给这么多酬金啊,张靖宇使劲摇摇唐小天,使着眼色说:你可得分我一半,要不是我叫你逃课,你也不会翻围墙,不翻围墙也不会遇到这么好的事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