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到底怎样才叫爱
目录
第二十二章 到底怎样才叫爱
第二十二章 到底怎样才叫爱
上一页下一页
一直站在一边的曲蔚然一把拉住她:“你怎么去找啊?现在下着雨,山上路又滑,你去了说不定找不到曲宁远,自己都得跌下去!”
曲蔚然半垂着眼睛,摇摇头:“不知道。”
夏彤感激地看着他的背影,可曲蔚然却没有回头,心事重重地靠在椅背上,双眼笔直地望向窗外。一路上,车子里没有人说话,沉闷压抑的气氛让夏彤格外紧张担心,她紧紧地抱住身边的严蕊,试图从她身上取得一些温暖与镇定,可她却发现,严蕊的身体也在微微地发颤,夏彤忽然恍悟,她抱着的这个女孩,有一颗比她还善良正直的心,她现在心里一定翻江倒海一般自责着,可却总是分出神来安慰她。
“哥哥,他也算是哥哥?”曲蔚然疯狂地大笑,“他要是我哥,就不会在享受金钱、地位、权力、父爱的时候却想着让我一无所有!我不想再认命!不想再任人宰割,那些原本属于我的,我都要得到!而他就是我争抢这些的最大阻碍,也是我仇恨的根源,逼疯我的罪魁祸首!所以……”曲蔚然用力将曲宁远拽起来,向下推去……
夏彤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严蕊:“你说昨天晚上?”
夏彤哽咽地说:“曲蔚然……收手吧,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哥哥,你别再被仇恨蒙蔽双眼了,再这样下去,你只会活得更痛苦。”
可就是这样一个礼物,一个她认为给他带来快乐的礼物,居然成了他的催命符……
严蕊有些慌张,表情焦急,眼神内疚,还带着浓浓的悔意。
曲蔚然微微皱眉,紧紧地望着夏彤:“你想说什么?”
“你真的就这么恨他吗?”
天哪!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保佑他,千万不要让他出事。
曲蔚然看她吓成这样,也不忍心再骂,扶着她站起来,轻声问:“能走吗?”
夏彤不懂,什么叫无路可退,曲蔚然像是也不愿多跟她解释了一般,伸手握住她冰冷的手,柔声道:“乖,回宿舍发呆吧,外面太冷了。”
“别吵了!是我的错!那套登山工具是我送他的,谁知道那垃圾玩意那么不结实!浑蛋!”
夏彤依旧温顺地点点头,撑着兰花点的雨伞往前走,迎面就和刚出女生宿舍的严蕊遇见。严蕊带着惯有的痞笑,瞅着夏彤和曲蔚然两个人:“哟,和好啦。”
如果,这是你想做的事,即使是杀人,我也会帮你的……
“你明明知道是我们的错,为什么还要说这样的话呢!要是他真的有什么意外,你能安心吗!你真的能安心吗,曲蔚然?”夏彤忍不住叫出声。
“夏彤,我对你说过的,不要当傻女人。”曲蔚然说完,不再犹豫,用力将曲宁远拉起来,像是慢动作一般,将他一点一点地推下寒潭:“可你总是在当。”
夏彤轻轻撇了下嘴角,转头望向他:“我觉得,所谓的爱,就赋予了一个人名正言顺地伤害另一个人的权利。”
夏彤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曲蔚然却笑道:“从来就没吵过。”
夏彤在山峰下转了半圈,遇到了和她反方向的严蕊,两人对看一眼,难过地摇摇头。司机又一次劝严蕊放弃,让她回去,可严蕊却恼火地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什么都没见到之前,她是不会走的。
司机叔叔请大爷给他们带个路,大爷拒绝了一阵,就被严蕊掏出的一张张红色老人头收买了,他开心地挑着扁担步步生风地走在前面。老大爷山道很熟,抄小路走着,不到一小时就带他们来到天凌峰底部,指着高高地山峰说:“这就是天凌峰,人要是掉下来,准跌在这一片,要不就给山上的树给挡着了。”
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停下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开车的司机很不放心地说:“小姐,已经5点多了,这天快黑了,您还是不要进山了。”
“难道我就什么都不做吗?就在这里等着!要是他死了怎么办?九九藏书网
四人一起上了山,在山脚下遇见一个当地的山民,那老大爷说失足的少年应该是从天凌峰掉下去的,山上现在有好多人在那边找。
夏彤听到他的呼喊,心都疼了,她一把抓住他的手道:“是我,是我,你别怕,我这就去找人救你,你坚持住。”
“我也不知道。”夏彤失落地低下头,“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只是曲蔚然,你说,如果你放下心里的仇恨,我们是不是能过得开心一点?”
“我没有。”夏彤喊冤。
严蕊想安慰她,可是张开口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语言,她也不希望曲宁远有事,可是事实摆在眼前,石磷山山势陡峭,悬崖峭壁随处可见,爬到山顶更是下临无际,若是人真的掉下去,说不定真的会粉身碎骨。
夏彤使劲摇摇头:“不是的,是我送的,是我送的礼物,是我害他心情不好,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他。怎么办?他要是有事可怎么办?他千万不能有事啊,千万不能有!”
曲蔚然缓缓摇了摇头:“不行,从我那天在你宿舍割断你送给他的登山工具时,就已经没办法住手了。”
曲蔚然垂下头,用低沉阴冷的声音压抑住疯狂的愤怒与嫉妒:“你以为我会在乎?”
严蕊脸色苍白地望着高耸入云的山峰,壁陡峭,怪石嶙立,一看就知道危险重重,若掉下来,定是九死一生,她真弄不懂,为什么曲宁远这样的贵公子喜欢这种要人命的运动呢?
夏彤不解地看他,曲蔚然微微笑了下,继续道:“我已经无路可退。”
算了吧曲蔚然,别救她了。
严蕊使劲点头:“好!我们去找!找不到也找,天,你不知道我有多后悔把那垃圾玩意送给他!”
“我要去找他!现在就去找!”夏彤像是忽然惊醒过来一样,转身就往学校外面跑。
夏彤真的好怕,昨晚那伤心的背影,是曲宁远留给她最后的影像了。
天色越来越黑,入了夜的山安静得可怕,也冷得可怕,夏彤打着手电筒跟在曲蔚然后面到处找着,因为她找得仔细,走得也慢,总是一不注意曲蔚然就走出好远了,这时她就害怕得不得了,总觉得那个背影会丢下她,将她丢在这个黑暗可怕的山坳里。“曲蔚然!”夏彤总是这样大声叫他的名字,以此减轻心中的恐慌,这时他会停下来,回过头等她,她就飞快地跑过去,手电筒的光线因为跑动而摇晃起来,眼前的世界都变得摇摇晃晃起来。
啊,不,不,即使做梦,也不会梦见曲蔚然说这样的话的……
从小到大,害怕被抛弃的人,一直是她啊。
司机无奈地借来手电筒,四人又开始找,没有专业设备晚上爬山找还是很危险的,山崖上只能交给曲家找来的搜救队去找了,这次他们以天凌峰为中心点,扩散开来找。
过了一会儿,黑色的私家小轿车来了,严蕊拉着夏彤坐进后座,刚关上门,就见副驾驶座的门被打开,曲蔚然坐了进来,闷声说了句:“我陪你们去。”
严蕊使劲地敲了好几下头:“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要拿家里的那套登山工具送他!都是我不好!”
曲蔚然看了眼四周,这个山坳,从上面看正好被岩石挡住,从平面看,又被树木杂草挡住,要不是夏彤拨开树枝,一定不会有人发现他在这。这时他才看出,夏彤捡起的红色“树叶”,竟然是一只只手工叠成的千纸鹤。
严蕊点头。
他从未说过……
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严蕊无所谓地接口道: “我送人了,怎么了?”
夏彤转头静静地望着他,干净的大眼里满是茫然,伞边上的雨滴不时地低落在她的肩头,曲蔚然微微皱眉,将雨伞往夏彤那边推了一些。
听严蕊说完这句话,夏彤的心一沉,感觉自己的心好像也在黑暗中,猛烈地往下掉,怎么也掉不到底,空落落的,瘆得人发慌。“你说什99lib.net么?”夏彤艰难地问。
夏彤的运气十分好,从山路上掉下来,正好落在水潭上方的巨石上,再往前不到一米就是深不见底的水潭。夏彤看了一眼前面的水潭,很是后怕,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全身哆嗦地死死抓住曲蔚然的衣袖,一脸害怕。
两人就这样对看着,曲蔚然没动,夏彤跳下山坳,站在离曲蔚然不远的岩石上,风吹起她的长发,夏彤忽然想通为什么那么坚固的登山保险绳会突然断掉,为什么一向讨厌曲宁远的他会主动提出上山来找他,原来,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不是报复,而是杀了他吗?
严蕊看了眼面前的夏彤和曲宁远,眼眶微红,用快哭的语调说:“我爸说,曲宁远昨天心情不好,大半夜跑去石磷山攀岩,结果……结果绳子断了,他……他……他掉下去了。”
“如果我求你,你可不可以住手?”
你以为我会在乎?
夏彤走了两步,点点头:“能。”
严蕊狠狠地踹了一脚身边的树苗,树枝被震得哗哗作响。夏彤拉着严蕊的手说:“严蕊,我们去找他好不好?即使找不到,也去找找吧,我真的急死了!”
曲蔚然连忙跑过去,手电筒往夏彤摔落的地方照了一下,就跟着跳了下去。还好夏彤摔落的地方不是太高,虽然摔得有点晕,不过并没有大碍。曲蔚然认真地检查了夏彤,确定她没有摔伤后,瞪着她大声骂道:“你猪啊,叫你别跑你还跑,再往前掉一些,就是水潭!掉下去怎么办!”
曲蔚然冷冷地看着,双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握起,他漂亮的丹凤眼里一片黑暗,黑得连一丝光亮也看不见。他轻轻地走下山坳,望着夏彤说:“你去找人来,我在这里照顾他。”
夏彤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一连串的变故让她昏了过去。当天旋地转的那一刻,她想,她刚才一定是做梦了,在梦中,她看见曲蔚然哭了,在梦中她听见曲蔚然那么害怕那么害怕地说……不要抛弃我。
是她送的吗?所以只看一眼就知道他在这里。是什么时候送的,为什么送,她喜欢上他了,对他心动了? 不!他不允许!绝对不允许她被人抢走!绝对!
曲蔚然认真地听着,听她说完,一如既往地笑了,微微扯起的嘴角带着淡淡的惨淡和自暴自弃。他点点头说:“对,我说过我想当个好孩子,可我也说过,我心里,住在一个恶魔!”曲蔚然顿了顿,捂着头痛苦地说,“它每天啃噬着我的理智,撕扯着我的心灵,逼得我发狂、发疯!我要压制住这个恶魔,只能变得比它更恶,我要想不在梦到疯子,我就要再杀一个人,反正我满身罪孽,一身污垢。你知道吗,比起杀死他,我更希望,有人来杀了我。”
“真的能?”曲蔚然很怕她逞强。
可是,曲蔚然不让她如愿,他总是那么霸道,他的意志力强大到令人震惊。他硬是咬着牙,用尽力气,将夏彤和曲宁远拖上了岸,夏彤扶着岸边使劲咳嗽着,咳得将肺里的水全呕了出来,她的全身像是快要散架一般,眼前闪着一片一片的白光,整个人昏天暗地地恶心,她贪婪地呼吸着冰冷的空气,还未体会死里逃生的感觉,身子就被人紧紧抓住,拎了起来!她听见曲蔚然用暴怒的声音在她耳边叫:“你居然真的跳下去!你真的为他跳下去!你爱上他了!你爱上他了!”
“用的还是我送的工具?”夏彤又问。
“怎么了?”曲蔚然走过来问。
夏彤伸出有些颤抖的手,在曲宁远鼻子上一探,有呼吸!虽然微弱,却还活着!夏彤激动地望着曲蔚然说:“他还活着!还活着!”
夏彤晕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想解释,可胃里泛出的酸水却不停地呕吐出来。曲蔚然忽然将她甩开,整个人压了上来,紧接着双手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连你也背叛我!连你也不要我!”夏彤费力九九藏书地睁开眼睛,看着曲蔚然,少年俊美的面颊上只剩下了深深的愤怒和极度扭曲的疯狂:“你想死?想和他一起死?你不是说过你只为我活着吗?你现在却要为他死!你这个骗子,骗子!”
夏彤想也没想就点头说好,拿起手电筒就爬上山路往山上跑,山上有很多搜救队员,只要跑过去叫他们,曲宁远就有救了。夏彤忘记了所有的疼痛,一个劲地往山上跑。她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双脚都变得轻了起来,她跑着跑着忽然停了下来……
夏彤愣住,她忽然没有把握,没有把握他会在乎她,在乎她的生死,在乎她的感情。可即使这样,夏彤还是固执地望着他,她不相信,不相信曲蔚然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于是她说:“你在乎,你在乎我。”
曲蔚然没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夏彤跪在曲宁远身边,伸手想碰他,又不敢碰,小声哭着叫他:“曲宁远,曲宁远……你醒醒,曲宁远……”
“找到他了……”夏彤有些不敢相信地惊叹道。
曲蔚然停止动作,回头望着她:“你说什么?你要跟他去死?”满眼山雨欲来的愤怒。
“嗯,真的没事!”夏彤甩了甩手臂,望了眼摔下来的山路,其实并不高,一米都不到,连她的手电筒都没跌坏,正在不远处的草堆里发光。夏彤走过去捡起来,手电筒的光线照得很远,她的目光不经意地顺着手电筒的光线走着,本来随意地一照,忽然有什么吸引住她的目光。她怔了怔,一步步走过去,随着她的脚步近了,手电筒的光线越发明亮,草地里的东西也越发清楚。她缓缓地伸出手,捡起一片红色叶子一样的东西……
严蕊打了电话让家里派车送她们去石磷山。车子还没来,两个女孩坐在女生宿舍的阶梯口,呆呆地张望着,曲蔚然半靠着墙,低着头站在一边,严蕊揽着夏彤,无声地安慰着。
夏彤抱住她的手更加用力了,小声地在她耳边呢喃:“没事的,不是严蕊的错,不是严蕊的错。”
“我也好后悔,我也好后悔。”夏彤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她依稀记得,就在昨天晚上,那个俊雅的男子在接到她礼物时那开心的笑脸,眉眼弯弯的样子,好看极了,就连她这样讨厌他的人都觉得能让他露出这样快乐的笑容真是太好了。
曲蔚然的语气有些烦躁:“死了也不关你们的事,是他自己发神经要跑去爬山的,出了意外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夏彤心疼地看着他,她一直知道他很痛苦,却没想到,他已经被心中的恶魔折磨得不想再活下去,杀人或者被杀,在他眼里已经没什么区别,他想要的只是解脱。
夏彤只觉得他真的想掐死她,他的双手将她的脖子掐得快断了,她完全透不过气来,大脑的缺氧让她奋力地挣扎起来,可她的力气却没有他大,挣扎也只是徒然,就在夏彤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曲蔚然居然放开了双手。夏彤跌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他,而曲蔚然也正紧紧地看着她,漂亮的眼睛通红通红的,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在里面打转。他轻轻对着她伸出手,可她却第一次害怕地后退。他眼圈里闪亮的泪光终于滑落,她看见他一脸哀伤地望着她,哭着说:“夏彤,不要抛弃我,不要抛弃我……你是我唯一拥有的了……”
夏彤直视他的眼睛,缓缓地点头。
“什么!保险绳断了?”严蕊瞪大眼,一脸惊讶,“怎么可能会断呢?那套工具从来没人用过啊,不是说是最好的吗?什么垃圾货啊!那……那曲宁远怎么样了?”
是啊,自己的生或死,他会在乎吗?从来,只有她害怕他丢下她、不要她,只有她一直跟着他说喜欢他、爱他,想要保护他,可他呢……
严蕊完全不听劝:“我都来了还啰唆什么,你要是担心我,就和我一起找。”
“闭嘴,我就要自己找!不藏书网愿意跟来就在车里休息吧!”严蕊说完就直接下了车,夏彤和曲蔚然也跟着下车。
严蕊眯着眼笑,刚准备说什么,手机响了,她从口袋掏出最新款的手机按了下接听键:“喂,老爸,干吗啊?”
那小心翼翼又心疼万分的样子,像极了小时候他受伤时她叫他的样子。他看见昏迷中的曲宁远像是听到她的呼唤,万分困难地醒过来,他连眼睛都没睁开,就用虚弱的声音叫:“夏彤……夏彤……”
夏彤看出他真的是要杀他,连忙大声叫道:“别!别这样!你要是把他推下去,那我也跳下去!”
只是,我没办法原谅我自己,所以,请你让我陪着曲宁远一起死吧,我现在只想陪着他一起死。
夏彤使劲地点头,使劲地强迫自己相信严蕊的话,不会有事的,不会。
她收拾了桌子上的书本,打着雨伞,漫无目的地往宿舍走。雨不是很大,但是下得好像没有停的意思。夏彤走到宿舍楼拐角的时候,望着前方忽然又发起呆来。昨天晚上,她就是在前面狠狠地伤害了一个喜欢她的人。夏彤呆呆地望着女生宿舍楼下那片空地,过了好久,忽然感觉自己的伞下多了一个人,她麻木地扭头,曲蔚然平静地望着她问:“站这发什么呆?”
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一般,她悄悄地往回走,她的心慌慌的、扑通扑通地直跳,她的步子很轻,尽量连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她走到刚才的山路上,探出头往下看,只见曲蔚然拖着曲宁远一步一步地往山坳的边缘走,那边,是深不见底的水潭……
而现在,正是寒冬腊月。
“原来你真的想杀了他?”夏彤的声音在山间的泉水声中退去了往日里的温和与柔弱,带着一丝理智与清冷。她一脸失望地望着曲蔚然,眼神里充满悲悯与不敢相信。只是一闪而过的猜测,却没想到真的给她猜中了。她多么希望自己再笨一些,再笨一些就好了。
夏彤听到“曲宁远”这三个字的时候就紧张地望着严蕊,但严蕊的表情也很凝重,她握着电话又反复确认了几次,才挂上。夏彤一见她挂了手机,连忙抓住她的衣袖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他只是接受她的给予,却从未说过“曲蔚然爱夏彤,像夏彤爱曲蔚然一样爱她,像夏彤离不开曲蔚然一样离不开她”。
“到底怎么了呀!你说呀,曲宁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夏彤急得不行,使劲地摇着严蕊的手臂。
曲蔚然的眼神黝黑,神情淡漠,他一点点、一点点地将曲宁远往那边拖,像死神一般,缓缓地挥舞死亡的镰刀,将曲宁远送往地狱……
“小姐,我陪您一起去。”司机锁好车,连忙追上严蕊,生怕这位大小姐出点意外。
“咦,你还真贱。”严蕊打趣道,“没吵架我们夏彤都气得另投他人怀抱啦?哈哈。”
夏彤使劲地点点头,四人分成两队开始了漫长的搜索,夏彤找地很仔细,从平地,到山坳,到悬崖上的峭壁和树木,她每个都要换不同的角度看好几次,确认上面没有人。曲蔚然也在找,每次碰到夏彤怎么换角度也看不清的石壁时,他就会徒手往上爬一段,然后找到能看见的位置,再确认没有后对夏彤摇头。因为刚下过雨的关系,曲蔚然每次往上爬都很危险,好几次脚一滑就差点掉下来,幸好他总是能手疾眼快地抓住旁边的树木。夏彤心惊胆战地看着,他们找了很久,有时还能遇见其他搜救的人员,可是天渐渐黑了,依然没有人找到曲宁远。
“对。”
他刚刚从食堂回来,经过女生宿舍的外面,就见她一个人站在雨中发呆。他没有考虑,就直接走了过来。
曲蔚然紧紧地抿住嘴唇,扭开脸,一句话也不说。夏彤失望地撇过头去,难受地闭上眼睛。
曲蔚然掐着夏彤的脖子,用近乎疯狂的声音吼:“你居然爱上他了!你居然爱上他了!不可以
九-九-藏-书-网
!不可以!”
“放家里都没人用,我送给朋友不行啊?”严蕊握着电话,语调有些不爽,“我怎么闯祸了,不就送套登山工具吗?至于这么大声骂我吗!”
“可是!”夏彤因为他的拒绝,再也镇定不了了,她激动地叫起来,“可是,你这样做了之后,你会安心吗?自从杀了疯子后,你明明每天都在做噩梦,你明明没有一天是开心的,为什么你不能忘记这些?为什么你一定要加重自己的罪孽,染红自己的双手呢?你明明说过,你想当个好孩子的啊。”
“严省长和曲家已经派了很多人来找了……”
三个人一起跌进寒潭中,溅起一片水花,刺骨的泉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夏彤冷得张大嘴想尖叫,泉水从口鼻直往肺里灌,可怕的窒息感随之而来,越是透不过气来越是想呼吸。她张大嘴,却只能将冰冷的泉水灌进肺里。夏彤本能地挣扎着往上游,可身上的棉衣浸了水,像是厚重的石头绑在身上一样拉着她加速下沉。慌乱间她能感觉到一股力量,从她的脖颈处绕过,用力带着她往上游,可那人力气终究小了,拉不动两个人的重量,游一会儿又停歇了,往下掉一些。夏彤睁开眼睛,看见曲蔚然痛苦地憋着气,成串的泡泡从他嘴里冒出,夏彤的意识渐渐游离。她抬手无力地握住曲蔚然环在她脖间的手,很想将他拉开,很想告诉他:算了吧……
“真要命!”严蕊忍不住低咒一声道,“开始找吧,我和吴叔从左边找,夏彤你和曲蔚然从右边开始找。”
曲蔚然停住脚步回过身去,寒冷的山风将他的头发吹乱,他就那样站在巨大的岩石上,仰着头望着夏彤,漆黑的双眸中没有被撞破的惊慌与躲闪,他甚至有些淡然地面对她,不说也不辩解。
夏彤双手合十,紧紧地贴在额头旁,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祈祷而已,一直一直不停地向上天祈祷。
“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别跑!小心——”曲蔚然的话还没说完,夏彤脚下一滑,整个人从狭窄的山路上滚了下去,曲蔚然一脸惊恐地叫:“夏彤——!”
“曲蔚然,你说到底怎么样才叫爱呢?”
“夏彤……夏彤……”曲宁远还是这样叫她的名字。
这一次夏彤没有叫,也没有像以往那样傻愣着,她猛地跳了起来,迎着风,飞扑过去,一把拉住曲宁远的手臂,闭上眼睛,跟着他,一起往下坠落。可刚往下掉落一些,身子就被人猛地抱住,那人力气很大,像一只受伤的孤狼一般大吼,用力地想将她拉上去,可却挡不住坠落之势,连着那人也掉了下来。
严蕊闭了下眼:“不是你送的,是我送的。那套限量版的登山工具全国就我们家有。现在曲夫人发疯了,放出话来,要是曲宁远有什么三长两短,一定叫我家不得安宁。你不知道,他妈妈有多可怕,就连我爸都得让她好几分。”
您一定不知道,他是多么善良温和的男子,求求你,保佑他,求求你!
也许,他知道他身边的人是她;也许,他只是单纯地想念她。
第二天早上,是星期天,从早晨就开始下雨,天空黑得没有一点光亮,就像夏彤的心里一样阴暗得很。阴暗的天气和阴暗的心情影响了夏彤在教室看书的质量,整整一个上午,她连一张英文卷子都没做完。夏彤低下头,强迫自己做了一道阅读理解后,还是觉得心情无比压抑,压抑得直想让她用脑袋撞墙。夏彤走出自习室,站在走廊里面,看着对面图书馆方向发呆,直到肚子传来咕咕的叫声,她才回过神来。
夏彤像是没听见一般,继续往前走了走,又捡到一片红色的叶子,然后她拨开山坳尽头的树枝与杂草,那下面有一个极其隐秘的山坳,曲蔚然也走过来,手电筒的光线打向山坳深处,受伤昏迷的曲宁远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曲蔚然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夏彤,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