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圣诞节的灰姑娘魔法
目录
第二十章 圣诞节的灰姑娘魔法
第二十章 圣诞节的灰姑娘魔法
上一页下一页
严蕊率先从车里下来,一米七二的个子将一身白色修身小西装穿得帅气逼人,明亮的霓虹灯将她照得越发清俊如画,明明是个女孩却举手投足之间带着让人着迷的帅气。严蕊绅士地对着车里伸出手,一只白皙的小手怯怯地伸出来,放在她手上。她一把抓住,将车里害羞的女孩拉出来。女孩穿着大红色的吊带小礼服裙,上身披着雪白的貂毛披肩,清秀的小脸轻轻低着,小鹿一般干净的大眼,偶尔会偷偷地抬起来,好奇地张望着。
可不知为什么,夏彤忽然想起另一双手,那双满是冻疮,小拇指红肿得像萝卜一般的手,那双手,曾经也让她惊叹过、着迷过。
夏彤想着想着,笑得眼都眯了起来。曲宁远递过一个白瓷餐盘,夏彤很快地装满一盘,一脸兴奋地望着曲宁远说:“是不是要先找个桌子?”
夏彤有些惊慌地抬头看他,后退两步,支支吾吾地说:“我……我……”
他听见她的关心,原本压抑住的心情瞬间释放了出来,他扬起好看的嘴角,笑得犹如春风拂面。
“我可以吃吗?”夏彤一听到有的吃,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夏彤咽了口口水,缓缓地点头。
“夏彤?”曲宁远叫着陷入沉思的夏彤,“你在听吗?”
“呃?”夏彤奇怪地转头看她。
“看着就很凶吧?我听说曲宁远父亲当初是家道中落才不得不娶她的,不过婚后没几年就喜欢在外面养情妇,这女人发现一个,就人间蒸发一个。”
这个月光般高洁优雅的少年,在自己心爱的女孩面前,第一次显得这样小心翼翼,甚至带着一丝卑微的恳求。
夏彤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越发小声说:“这个,不值钱,只是,圣诞节总是要收到礼物才好,你要是不喜欢……”
曲宁远笑:“当然。”
那少年慢慢转过头来,俊美的脸孔慢慢变得清晰。夏彤愣愣地望着他,他轻轻地扬起嘴唇,笑容未达眼底,漂亮的丹凤眼中满是阴毒的算计与仇恨,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让人恐惧的诡异与邪魅。
“我就说穿成这样不会冷吧。”严蕊转头笑,“一会儿你披着披肩还会热呢。”
夏彤忍不住扬起嘴唇笑了,右手不好意思地梳着长发,将有些凌乱的长发打理好,柔顺地垂在胸口。
严蕊点头。
说完拉着夏彤说:“公主殿下,我们走!”
“嗯。”夏彤听话地低头吃着,她看了一眼曲宁远,真的觉得他是世界上最温柔体贴的人了。就在这时,晚宴忽然安静了下来,一对中年夫妇走了出来。中年男人保养得很好,40多岁了依然风度翩翩。夏彤认识那个男人,他是曲宁远的爸爸——曲田勇。挎着曲田勇的中年女人长得很漂亮,眼神锐利,轮廓分明,只是非常的瘦,瘦得好像只剩下骨头和皮一般。
“我知道。”曲宁远九-九-藏-书-网温笑着,优雅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虾肉在夏彤碗里,“来,加油吃,都吃完了,就没人说你了。”
曲宁远看着这样可爱的夏彤,心里止不住地欢喜,用了很大力气才压抑住自己想去抱抱她的冲动,转身做了个请的动作,笑容迷人地望着两个女孩:“今晚,就让我为两位公主殿下带路吧。”
夏彤红了脸:“真的吗?”
夏彤点头,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道:“你也是,别冻着了。”
“怎么了?很困扰?”曲宁远打断了她的话问。
“我很喜欢。”曲宁远的笑容很灿烂,“非常喜欢。”
那天晚上聚会结束,严蕊被小夜表妹抓回了家,夏彤就由曲宁远开着车送回去。车子在雪中开得很慢,夏彤拿着宴会中的红色彩纸,安静地坐在车子里,一折一折,再一折,一只漂亮的千纸鹤呈现在手心中。一路上,她叠了十几只这样的千纸鹤,丢在宴会中捡到的椭圆形的透明小玻璃瓶里。
“我真的不会跳舞。”
“谢谢!”曲宁远双手接过,礼貌地打开看了看,笑着又对严蕊道了一声谢。严蕊耸肩:“别客气,小东西。”
当严蕊回来的时候看见那满满一桌子的食物时,彻底震惊了:“这么多怎么吃得完!”
夏彤和严蕊到达宴会地点时,正是雪下得最大的时候,大雪纷飞中严蕊家的小轿车缓缓地停在一个五星级酒店外面。这是青晨区最豪华的酒店,车子刚刚停稳,车外穿着体面的门童已经殷勤地将车门打开,地上铺着厚厚的红地毯,将被雪打湿的大理石地板盖起来,细心体贴地防止客人下车时跌倒。
夏彤红了脸:“你喜欢就好,我……我先回去了。”
夏彤抬起头来,望着眼前这个俊秀男子。
曲宁远没答话,只是用那双如墨的电眼,一直望着夏彤,夏彤红着脸不敢看他,只能低着头用力地拧了严蕊一下。
“呃?”夏彤不可思议地睁大眼,完全没有听明白。
“人间蒸发?”夏彤小心地问,“人间蒸发是什么意思?”
夏彤皱眉道:“不能喝水?那不是很可怜?”
严蕊拉着夏彤快速往酒店里走,两边的门童将酒店大门为她们推开,强烈的暖气让她们冷得缩着的肩膀放松起来。
夏彤没注意,只是低着头一路冲回宿舍。宿舍的人早就睡下了,夏彤轻手轻脚地走回床位,脱了衣服,摸着黑,随便梳洗一下便上了床。睁着眼睛看着漆黑的墙壁,她的心里连一丝被男生告白后的得意与慌乱也没有,有的只是深深的疲倦,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梦中,黑暗的夜空下满是飘洒着的白雪,一个少年,背对自己远远地站着,飞舞的雪花让他的背影显得单薄。夏彤知道那是曲宁远,不愿意靠近,只是安静地站在梦里,遥遥地看着他的背99lib.net影。
就在这时,曲宁远不知从什么地方走出来,双手背在身后,亲切地望着严蕊和夏彤笑:“你们俩来了呀。”
“嗯哪。”夏彤高兴地拉着严蕊又跑去选了两大碟子好吃的,这次碟子里装的是各种肉,鸡肉、牛肉、羊肉、虾肉、海鲜……
夏彤不自觉地红了脸。曲宁远看不见她的脸颊,却看见了她通红的耳根,他微微地扬起嘴唇,笑得更开心了,搂着夏彤,用低沉好听的声音说:“夏彤,不要看着脚,看着我,跟着我跳华尔兹。”
严蕊见夏彤害怕,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别怕,是她儿子喜欢你,又不是她老公喜欢你,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曲宁远眼中满是失落,可看着她内疚为难的样子,却还是体贴地笑笑:“没关系,拒绝也没关系,只是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再拒绝好吗?至少,这个考虑的机会,请你给我。”
夏彤垂下眼睛想了想,伸出小手,轻轻地放在他大大的手心。当他们的手相触时,她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手心紧紧地将她的小手包住,她能看见他眼底闪着快乐的光芒,就连笑容也比平时迷人十分。
严蕊吃了一口菜,靠近夏彤小声地说:“她肾癌晚期,不能喝水,身子都干了。”
夏彤说完不再停留,打开车门,便冲进大雪中。曲宁远跟着她下了车,一向淡定的贵公子在雪中快速地奔跑了几步,一把拉住了夏彤。夏彤在风雪中转身,大红色的礼服裙在洁白的雪花中旋出华丽的弧度。夏彤吃惊地回头看他,她的鼻头冻得有些红,呼吸出来的气息在空中化成淡淡的白雾。她不知道是冷还是有些害怕,声音颤抖地问:“怎……怎么了?”
曲宁远好脾气地说:“没关系,吃不掉就让夏彤打包回去好了。”
曲宁远停顿了一下,仔细地看着夏彤的表情,可寻找半晌也未发现一丝不舍,他有些失望,垂下眼来,深吸一口气,继续说:“这三个月,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呵呵,当然可以了,我带你去。”
夏彤看着他,受宠若惊地道:“我不会跳舞。”
曲宁远看见他们进来,站起身来道:“你们先吃,我有些事。”
曲宁远没动,依然伸着手。
曲宁远接过瓶子,看着里面的大红色千纸鹤,惊喜地望着夏彤。
严蕊扑哧一下笑了,这孩子真傻,她开玩笑说要她写3000字,她就真的以为一定要写3000字了。
夏彤忽然决定了这辈子最大的梦想,那就是等她长大以后开一家自助餐餐厅!那样她就可以天天吃自助餐了!那样,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这离宿舍还有好远,别冻着了。”曲宁远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沙哑的磁性,柔柔地传进她的耳膜。
“对对,你是灰姑娘。”严蕊转头对着曲宁远说,“王子可九九藏书网要接好她的水晶鞋啊。”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经常挨饿,所以她对食物完全没有抵抗力,看见了就想吃。平时她都极力压制自己嘴馋的坏毛病,可是,今天她遇见了随便看,随便选、随便拿、随便吃的自助餐,于是,她再也压抑不住了。
夏彤和严蕊依然坐在位置上吃着堆积如山的食物,中途小夜跑来,拉着严蕊下去跳舞。夏彤一边吃着蛋糕,一边看着舞池里步伐轻盈的男男女女,忽然觉得有些在看电视的感觉,电视里的人再怎么热闹,也和她这个看电视的无关。
严蕊取笑道:“给吓忘记了?”
曲宁远也笑了:“那我等你元旦送我了,到时候可别还是没写完哦。”
曲宁远见她答应,松了一口气,他多怕她当场拒绝他,那今晚的美好记忆就到此为止了。还好,还好她愿意考虑一下,曲宁远克制住自己的激动,柔声说:“快点回去吧,天太冷了。”
帽子戴在夏彤的马尾辫上,鼓起一块,严蕊伸手将她头上的皮筋拿下来,黑亮的长发披散下来,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惹人垂怜。
夏彤垂下眼,咬着嘴唇轻轻点头。
曲宁远站直身体,放开手,将自己的黑色大衣脱了下来,手一抖,大衣严严实实地将夏彤包住。他用双手将她的衣襟紧了紧,将大衣纽扣一颗一颗地扣起来。他离她很近,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的大衣很暖和,带着他的体温与他独特的味道,让她冻得僵硬的身体慢慢有知觉。
曲宁远将夏彤拉起来,轻轻地牵下舞池。夏彤学着别的女生一样,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曲宁远的大手放在她的腰间,两人的距离近得连一步都不到。夏彤能感觉到,他呼吸出来的空气,轻轻地吹在她的头顶,她能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她听见他轻声说:“我多怕你拒绝我。”
“可怜?”严蕊冷哼一声,“你别开玩笑了,她可不是一般女人。”
夏彤承受不住这样的语气,偷偷看他一眼,看着他深情的眼神,又迅速地低下头来,胡乱地点点,小声地答应。她在他的面前,总是带着心虚和内疚,内疚得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曲宁远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咬了咬嘴唇说:“一个让你爱上我的机会。”
夏彤的脸刷地红了,十分窘迫的绞着手指道:“那个……我……我也不是很贪心的……”
夏彤羞红了脸:“我才不是公主呢。”
说完,接过夏彤手里的餐盘,带着她来到就餐区,将两个碟子放下后说:“你可以继续去选食物了。”
夏彤害怕地搓搓胳膊,心里开始担心曲蔚然,要是被曲宁远妈妈知道他的存在,那……那曲蔚然是不是也会被人间蒸发掉?
这一次曲宁远没有追,只是站在满天白雪中,深情地注视着她的背影,似乎在希望她能回过头来看他一藏书网眼,可惜她没有。他微微失望地转身,回到车里,静默了一下,转眼看见手边的玻璃瓶,捏起一只漂亮的红色纸鹤,又低下头,柔柔地笑了……
三人一边走一边聊,很快就到了宴会场地。电梯门一打开,夏彤便惊呆了,用餐的地方在六楼,全落地窗外,偌大的绿色高尔夫球场呈现在眼前,餐厅外面,五彩的霓虹灯、绿色的松树与草地、飞舞着的白雪、漆黑的夜空,美得让人惊叹。餐厅里面,用心打扮过的男男女女,不同颜色的礼服在宴会上满场飞舞,闪亮的首饰与明亮的灯光,美味的食物与香槟,精致华丽的座椅餐具和人们优雅得体的笑容举止,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遥远而又美丽。夏彤忍不住后退一步,用力地眨了一下眼,确定这不是漫画故事里的场景后,如实地称赞:“好漂亮。”
“哇哇,夏彤,你真应该经常披头发,漂亮死了。”严蕊毫不吝啬地夸赞着。
而不是像她一样,心存欺骗,为的只是想狠狠伤害他……
严蕊却像是习以为常了一般,毫无知觉地拉着夏彤往里面走:“别傻站着,我们吃东西去,饿死了。”
夏彤有些不安地拉着齐膝的礼服裙:“我穿成这样,会不会很奇怪呢?”衣服是严蕊让她家里人带来的,她们在车上换好的衣服。
窗外,白雪纷飞;窗内,灯光旋转。那个圣诞夜,一切,美丽得像是安徒生童话一般。
“瞧你,老鼠胆,做个梦都能吓成这样。”严蕊将一堆零食塞进书包后跑过来,拉着夏彤的被子道:“快起来,要上课了。”
夏彤和严蕊当然不会阻止他。夏彤望着曲宁远妈妈道:“那个阿姨怎么这么瘦啊?”
夏彤低着头咳了一声,有些为难地小声说:“我……我的还没写完,我……我……写不出3000字的祝福。本来我想写很多圣诞快乐、新年快乐,但是写了好几遍都觉得写得不好,又啰唆又重复……那个,要不,我元旦给你吧……”
严蕊耸肩:“就是不见了,消失了,谁也找不到了。”
夏彤低着头没说话,眼睛一直看着他那双如汉白玉一般光润修长的双手,很漂亮的手,就如艺术品一般,让人欣赏之余忍不住为之惊叹。
曲宁远的脸上少了一丝平日的笑容,多了一分认真。他深情地望着她说:“夏彤,过完年,我就要继续去美国读书了,还有三个月时间。”
曲宁远将贺卡装回包装袋,细心地拿在手里,转头望着夏彤,眼神亮闪闪的。
“……嗯。”
夏彤回到女生宿舍的时候,已经过了熄灯时间,她对着门卫阿姨好一番求情,阿姨才放她进去,只是看着她身上的男士大衣,眼神很是古怪,像是带着淡淡的轻蔑。
“夏彤。”曲宁远忽然轻声地叫着她的名字。
严蕊小声地说:“我听我小姨说,她娘家是黑社会,
九*九*藏*书*网
贩毒、卖淫、高利贷、洗黑钱,什么坏事都干。”
“不会吧,她看着……”夏彤又看了中年女人一眼,默默地收声,好吧,看着就很凶。
“怎么了?做噩梦了?”已经回到宿舍,正在床位上整理东西的严蕊问。
夏彤又看了他一眼,转身,不再停留,一路小跑进学校的小铁门,没一会儿就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
夏彤愣愣地摇头。
“嗯。”夏彤小声地点头答应。
严蕊一仰头,笑着说:“请叫我骑士。”
夏彤吓得猛地睁大眼,狠狠地坐起身来!满室的光芒映入眼帘,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神惊恐地望着周围。
夏彤偷偷地捏紧双手,她不知道自己要用多大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转身逃走。她真的不想,不想接受他的感情,他的温柔,他的美好,他应该去找一个真正爱他的女孩,得到一份干净完整的爱情。
那天夏彤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自助餐,自助餐就是可以自己随便拿,随便吃,吃好多好多都没关系的地方!
曲蔚然说这话的时候,一直认真地看着夏彤,他的背挺得笔直,他的黑发沾着了白雪,就连长长的睫毛上也带着片片冰花。他的眼睛很美,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格外闪亮,他望向她的时候明明在极力压制,却还是让她看出了那一份期盼。
就在这时,音乐停了下来,主持人请曲宁远父母跳开场舞,曲田勇优雅地拉住妻子的手,两人在众多宾客羡慕的眼神下,在舞池和着音乐中旋转了起来,跳了一圈。有的男士也优雅地邀请身边的女伴跳舞,女人们也大方地伸出手。舞池里裙角飞扬,煞是好看。
严蕊笑着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贺卡道:“圣诞快乐!”
夏彤像是被他的声音迷惑了一般,轻轻抬头,望着他俊美的容颜,望着他如星辰一般闪亮的双眸。那天晚上,曲宁远就像是对夏彤施了魔法一般,她明明不会跳舞,可在他的带领下,她却步伐轻盈,裙角飞扬,整个人像是飞起来一般,和着他的步子,在舞池里旋转了一圈又一圈。
“我教你。”曲宁远笑着将手伸得更近一些。
“梦到什么了?”
“怎么会奇怪呢?圣诞夜穿红色的裙子,多可爱呀。”严蕊笑得可爱,转身从酒店的柜台上拿了一个红色的圣诞帽给夏彤戴上,“看,这样就更应景啦。”
“哦!自助餐还可以打包吗!真是太好了!”夏彤开心得两个眼睛都冒金星了,严蕊一把扯住又想跑去端吃的的夏彤,一脸无奈地说:“喂,喂,贪心不是好孩子。”
当车子停稳的时候,夏彤将玻璃瓶递给了曲宁远,低着头小声说:“这个给你。”
曲宁远就是在这个时候走到她面前的,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像个王子一样带着一抹温柔的笑容,优雅地弯下腰,伸出手,动作漂亮得让人怦然心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