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当天堂已远,请让我陪你去地狱
目录
第十九章 当天堂已远,请让我陪你去地狱
上一页下一页
严蕊小孩一样地在床上耍赖撒娇:“嗯,嗯,你喂我嘛!”
“我……我也不知道。”夏彤心中被冻结的委屈像是在她温柔的怀抱化开了一样,她紧紧地抱住好友,低声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心里好难受。”
夏彤躲回严蕊身后,不敢看他。
“不用了,就几步路。”严蕊一拉夏彤,对着他摆摆手,“走了,拜拜。”
这个傻女孩,看着毫无生气的曲蔚然,像是想讨他高兴一样,紧张地坐到曲蔚然前面的座位上,小声地说:“曲宁远邀请我去他家的圣诞晚会,我……我,我去吗?”
“当然会,只要你们愿意赏光。”这句话曲宁远是望着夏彤说的,夏彤低着头没答话。
曲蔚然惨笑一下,疲倦地闭上眼睛:“傻瓜,我不会死的。”
严蕊付完钱回来,望着夏彤道:“哎呀,你都挑半个小时了,可挑好了?”
严蕊笑道:“便宜好啊,便宜的贺卡要写3000字的祝福语。”
严蕊一入了冬天,就像冬眠了一样,懒懒地将自己埋在厚厚的被窝里,打死都不出来,就连吃饭,也要夏彤打好了,端到她床前,有的时候她甚至无赖地张着嘴巴要夏彤喂,夏彤又好气又好笑地问:“你的手呢?你的腿呢?都断了啊?”
夏彤想要拒绝,可看着曲宁远那期待的眼神和满满的笑容,她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能点点头答应。
夏彤受不了这样耍赖的严蕊,每次当她如此这般的时候,她就满心柔软的,半是生气半是不愿的、温柔的一口一口喂她吃。
自然,严蕊对夏彤也是极好的,她每次回家都会带很多零食过来和夏彤一起分着吃;她总是买很多课外书和习题卷堆着满满一桌子,却从来不去翻动;她的衣服很多,却总是以穿不到的理由将新衣服给夏彤穿。
每次想到这夏彤都心疼得像是整个五脏六腑都纠结在一块了一般,她要用好一会儿才能在这种疼痛中回过神来。夏彤洗漱完之后,回宿舍叫严蕊起床,严蕊总是将身子更往被窝里钻一钻,用朦朦胧胧的声音说:“我不去了,你给我请假吧。”
“我愿意为你傻。”这是她的决定,一个背叛自己良心,自己道德底线,甚至背叛自己的决定。夏彤轻轻地笑着,她忽然想起曲蔚然的母亲,那个为了自己的丈夫委身于他人,做别人情妇的漂亮女人,那个女人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呢?一样地爱着一个也许已经无可救药的男人。
夏彤和严蕊在街边的小书店里挑选着彩色的小贺卡,班上的同学流行在一年结束的尾声,互相送贺卡祝福。贺卡有很多种类,有的装着电池,一打开就能发出悦耳的音乐声;有的相对简单,薄薄的一张贺卡,正面是图案,背面是写祝福的地方。
“呃?九_九_藏_书_网”夏彤开口想否认,却被曲宁远笑着打断,“真的吗?那夏彤一定要送我一张啊。可以吗?”
“哦,是圣诞贺卡吗?”曲宁远一眼温柔,接过严蕊手中的贺卡,一张张翻看着,“很漂亮呢,你眼光真好。”
曲蔚然半垂着眼,声音里像是有些无助:“不知道啊。”
“可是你……可是你都咳了好久了,为什么还是这么严重?”
“对不起。”夏彤放开严蕊,抬手擦着眼泪,不好意思道歉,总是给她添麻烦。
“你怎么哭了?”严蕊弯着腰,心疼地问。
“随便拿几张啦,还不都一样?”
夏彤尴尬地红了脸,不自觉地扭着手指,从严蕊身后走出来,小声地打招呼:“你好。”
夏彤低着头,用力地点了点,使劲睁大眼睛,想将眼中的泪水逼回去,可泪珠还是不听话地从眼眶里坠落。
夏彤有些不相信地问:“真的吗?”
可即使这样,漆黑的天空还是被白色的小雪点亮,像是会飞舞的繁星,点点地飞舞在人们的身边,孩子们兴奋地尖叫着。严蕊收起雨伞,张开双手,尖叫着在雪中打转。夏彤拿下撑开的伞,抬头,望着天空不停飘下的白雪,冰冰凉凉地打在脸上,那冰冷的温度,传到全身,让她的身体,她的心,也变得冰冰凉凉了。
这就是夏彤,傻到无可救药的女孩。
一场大雪之后,孩子们迎来了圣诞节。圣诞节这东西也不知什么时候在中国流行了起来,好像一夜之间大家都知道这个西方节日了。街上的商店里也早早地挂起花花绿绿的装饰品,憨态可掬的圣诞老人被摆在街上的各个角落。街边的松树上挂着一圈一圈的彩灯,圣诞节的气氛浓烈地让人向往。
严蕊笑得奸诈:“没有啊,我没说。”
“因为你是女的,他是男的。”夏彤笑,“女的我最喜欢你,男的我最喜欢他,这辈子都不会变!”
“礼轻情意重啦!”严蕊推她一下。
严蕊摸摸她的脑袋,笑着说:“我要是男人,一定不会让你哭的。”
夏彤看着手里的贺卡,是套装的,一套里面十张,只要一块五毛钱,两套只要三块钱,而严蕊的一张贺卡就要五块钱。
回身望着教学楼方向,穿过漫天白雪,她似乎看见三楼的走廊上,一个美丽的白衣少年,遥遥地望着她,一脸强装出来的坚强,厚重的眼镜片后,却满是浓烈的让人窒息的悲伤与不舍。
“好的,我一定给你写得满满的,你一定要回送哦!”严蕊无耻地要求道。曲宁远好脾气地点头应了,眼神转到一直躲在严蕊后面的夏彤身上,夏彤偷偷地看他时,正好被他瞧见。曲宁远好笑道:“你躲在后面干什么?怕我吃了你吗?”
哈哈哈哈哈,他忽然想大笑,笑自己九九藏书蠢,笑自己白痴,笑自己终究逃不过命运,笑自己最后还是变成了一个疯子。
“有什么关系呢,贺卡嘛,是表示传递心意的东西啊,重要的是你写在上面的心意,不是贺卡本身啦。”
“不行,不行,送的本来就比别人便宜了,还不好看,多不好啊。”
曲蔚然从疯狂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漠然地看着她,看着看着,忽然大笑起来,她疯了,她和他一样都疯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她,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缘分吧,一种莫名其妙、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缘分。
“我严蕊的话怎么可能有错呢。好啦,就这些吧。”严蕊不由分说地拿起两包最便宜的贺卡给夏彤,“去付钱吧。”
夏彤停下翻找的动作,思索道:“你说的也对哦。”
曲蔚然双手捧过,一脸平静地握住,午后的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他的脸色有些发青,厚重的黑眼圈浮现在他原本清亮的眼睛下。他就像是将死之人那样毫无生气,一点也没有那天说要报仇的锐利与满身愤怒。夏彤忽然害怕了,要是他连报仇都不想了,那他是不是觉得活着也没意思了?他是不是想丢下她一个人,自己离开呢?
严蕊,就是这样一个女孩,高傲的,带着些怪癖,又有些小小尖锐,可一旦靠近了人,贴近了心,却发现,她是个如此温柔、如此善良的女孩。
“我帮你。”就在曲蔚然快要陷入发狂的境界中时,一个轻柔的声音传入他的耳膜,那声音轻轻地说,“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帮你。”
“你……你……你刚才不是说,贺卡只是传递工具,便宜一点没关系吗?”
“你啊,对宁远哥哥太冷淡了,这样不太好吧。”回去的路上,严蕊坐在公交车上说。
夏彤生气地推开她:“哼,你拿我和你家狗狗比!”
汽修厂一闪而过,夏彤没有看见曲蔚然的身影,失望地收回目光,低声道:“曲宁远是很好。可是,喜欢这种事情,并不是谁好就喜欢谁的啊,即使曲蔚然全身是缺点我也喜欢他,即使他变成世界上最坏的人,我还是喜欢他。”夏彤淡淡地笑,“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谁也不能和他比。”
夏彤的心脏像是被用细细密密的针猛地扎了无数下,她咬牙,紧紧地握着双拳,艰难地问道:“那……那我该做些什么呢?”
严蕊开心地一把抱住夏彤:“哈哈,我也最喜欢你啦,像喜欢升官一样喜欢!”
曲宁远在她们面前停住,未语先笑:“严蕊、夏彤,上街玩呀。”
两人回到学校,离下午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教室里只有寥寥几个人坐在位置上或是看书,或是睡觉。教室最里面的一排座位上,只有最后一位坐着个男生,那男生九九藏书趴在桌上浅眠,偶尔一连串的咳嗽声,让他单薄的背脊上下起伏着。夏彤揪心地看着他,曲蔚然好像又瘦了,本来就很瘦的他,一场大病之后,连双颊都凹了下去,脸上的轮廓变得如刀削一般清冷阴霾。
在遇见她之前,如果有人和他说什么一见钟情,他一定会嗤之以鼻,可现在,他却相信的,相信那一瞬间的心动,一刹那的恍惚。
严蕊说的是真心话,她总是觉得夏彤哭起来特别漂亮,特别惹人心疼,泪珠一滴一滴落下的时候,她都跟着难过了。多年后,当韩剧风靡全国的时候,严蕊看着那些哭得可怜的韩剧女主角,她总是会想,她们哭起来,连夏彤的半分好看都没有。
严蕊挑了一堆漂亮精致的贺卡,每一张都是能唱歌的贺卡。夏彤本来不想买的,可是她今年收到了二十几张贺卡,怎么也得给同学回礼。
夏彤望着车窗外面,没答话。公交车开过曲蔚然打工的那条街,夏彤使劲地往汽修厂里望着。
夏彤颇为苦恼:“没好看的。”
“哈哈,那当然。”严蕊笑眯了眼,抽出一张色调优雅的风景画贺卡道,“你喜欢这张吗?我打算把这张送你的。”
严蕊神气地道:“那我不管,谁叫你的贺卡这么便宜,你不能在金钱上表示情意,只能在字数上补足了!”
“夏彤,走吧。”严蕊玩够了雪,在不远处叫着夏彤。
夏彤,多年后,她是如此想念她……
“你坏死了!又骗我!”夏彤生气地抬手追打她,严蕊哈哈地笑着往前跑:“谁叫你这么笨的!”
“笨蛋哪。”严蕊笨拙地哄着,“你到底怎么了?”
曲蔚然不动,拉住夏彤:“我已经去过医院了,医生也开了药,按时吃就会好的。”
“好。”曲宁远的笑容越发灿烂,他看着夏彤手上的贺卡道,“你也买了呀,有没有送我的呢?”
“笨蛋,夏彤,我和你说过,不要做傻女人。”
“我送你们吧。”
夏彤猛地一把抓住曲蔚然,咬着嘴唇,双眼通红地望着他:“曲蔚然……你,你不可以……”
曲蔚然笑了,笑容将他苍白的俊颜点亮,美丽的双眸中燃烧着一种叫做仇恨、叫做疯狂的火焰。“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去就好了。你要多和他相处,了解他的一切,这样,你才能投其所好。”
夏彤打上伞,转身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可不知道为什么,冰冷麻木的脸上,却有什么温热地流过。
“真的。”
曲蔚然轻轻地闭上眼睛,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想听到什么答案,他希望她拒绝,他一分钟也不想让她和他在一起,一分钟也不想!可是心里又有一个疯狂的声音大叫着,不,不能让她拒绝!他要报复!要报复!
夏彤半推半就地付了钱。两个人买了贺卡http://www.99lib.net都很高兴,一路笑眯眯的往回走。严蕊强烈要求夏彤给她写3000字的祝福语,夏彤囧住。什么祝福语能写3000字啊,夏彤连忙摇头:“不行,不行,这么多字我可写不出来。”
夏彤攥紧手里的贺卡道:“我这个……很便宜。”
曲宁远见夏彤答应,很是高兴,就连语调都微微上扬了:“今天运气真好呢,上街走走居然捡到两份祝福。说到圣诞节,我妈妈在家里开了平安夜晚会,你们俩那天要是没事的话,来我家玩吧。”
在这个冰冷的冬天,除了妈妈,夏彤第一次和另外一个人睡在一起,人的体温那么的温暖,小小的单人床,紧紧靠在一起的人,暖和得让她想流泪。
“笨蛋。”严蕊一把抱住她,“不想去就不要去啊,哭什么呢?”
严蕊笑呵呵的,扬扬手中的贺卡道:“是啊,我们上街买贺卡。”
夏彤擦了擦眼睛,像是不相信地问:“我哭了吗?”
曲宁远笑:“当然喜欢,期待你的贺卡。”
两人追打一段路,严蕊忽然停下来,夏彤一下撞到她后背上,软软的羽绒衣让她一点也感觉不到疼。她站直身体,从严蕊身后往前看去,只见曲宁远从前面走过来,周身散发着如冬阳一般的温和气质。
平安夜那天很快就来了,冬天的夜总是来得很早,不到6点,天已经全黑了下来。夏彤和严蕊走出宿舍的时候,天空居然洋洋洒洒地飘起了白雪。冬天的第一场雪,夹带着一些雨水,有些湿润,抬手接住,雪花在手心中瞬间化成水滴。
夏彤虽然答应了曲蔚然帮他报复,可她却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不会做,她一看见曲宁远几乎立刻就掉头躲起来,她不知道如何带着企图之心去接近别人。在躲着曲宁远的同时,她也没脸面对曲蔚然,明明答应了他,明明决定和他站在同一阵线上,却一直拖着,什么也不去做。
时间就这样在相对无语中默默流逝,一转眼,高三开学已经很久了,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冬天,天气开始变得冷了起来。早晨起来的时候,窗外的雾浓让人看不清远处的路,女生宿舍提供的自来水冷得冻人,夏彤刷牙的时候,一口冰水喝进去,冷得她牙齿都打战,蒙蒙的睡意瞬间就没有了。每当这个时候,夏彤总是想到住在修理厂的曲蔚然,想着他漂亮的双手、冰冷肮脏的污水、乌黑的抹布,想着他的咳嗽一直没有好。上课的时候,她总能听见他沉闷的咳嗽声,一声一声的,痛苦得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
她低着头,一直翻着最便宜一栏的贺卡,希望能找出漂亮的,可是便宜的贺卡和贵的贺卡一比,就显得非常的难看,质量不好,就连图案都很丑。
严蕊双手抱头,靠在椅子上道:“其实,我觉得http://www•99lib.net曲宁远比曲蔚然好多了。”
“好啊!”严蕊一口答应,“你会送我们圣诞礼物吗?”
严蕊看了两人一眼,一把揽过夏彤,笑着说:“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去的,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下午还有课,先走了。”
夏彤扑哧一下笑出来,无奈地说:“好吧,它是你儿子。”
“不,我愿意。”如果这样就能减少他心里的仇恨,只要能让他的身体变得健康,只要让他变回原来的样子,那她愿意为他当个坏女人,当个玩弄别人感情的坏女人。
夏彤翻找了半天,也就找出几张还不错的,其他都很难看。
曲宁远笑着目送她们离开,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夏彤的背影,夏彤像是感觉到他的目光一样,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两人的眼神正好对上,夏彤逃一般地闪开了,转过头,拉着严蕊赶快离开。而曲宁远却微微地以为夏彤对他还是有一点感觉的,每次当他靠近的时候,她脸红得都会滴出血来,当她无措地扭着手指的时候,样子可爱得像一个无处躲藏的小松鼠。
曲蔚然一直平放在桌面上的双手紧了紧,撇开眼,仰起头直直地望着窗外,沉声道:“现在拒绝我还来得及。”
那个女人,是不是也和她一样,为了爱情,已经病入膏肓了……
“喝点热水吧。”夏彤将水杯往前推了一下。
夏彤摇头不答,只是抱着严蕊不动。严蕊无奈地说:“夏彤,你真是水做的,这么爱哭。”
“我们去看医生吧,我们去医院吧。”夏彤拉着曲蔚然说,“找医生看看,一定能马上治好的。”
一直垂着眼睛的曲蔚然缓缓抬起眼睛,眼里闪过一道光芒,嘴角轻扬,残忍地吐出一个字:“去。”
夏彤用自己的杯子去接了一杯热水,轻轻地放在他的课桌上,他没有睁开眼,漂亮的眉毛紧紧地皱着,夏彤的目光被他手上那一个个冻疮吸引住,她轻轻地握紧双手,抬手将杯子往前推了推,温烫的杯子碰到他的手。曲蔚然缩了一下手指,睁开眼睛,望着夏彤,刚张口,又是一连串的咳嗽声。
夏彤总是相信曲蔚然的,只要他说是真的,她永远都不会怀疑是假的。有的时候,夏彤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蠢,可即使无数次这样觉得,但当曲蔚然和她说是真的的时候,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地相信的。
“升官不是狗,是我儿子。”严蕊一脸认真地纠正她。
曲蔚然用力地摇摇头,他不知道该压制心里的哪一个声音,他矛盾地快疯了,或许他已经疯了。他继承了疯子的思想,正一步一步将自己逼上发疯的道路!
夏彤连忙抬手,拍着他的背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用已经咳到哑掉的嗓子说:“谢谢。”
“这个……这个……”
严蕊听了这话,特高兴地转头问:“为什么除了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