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顺利的高中生活
目录
第十三章 顺利的高中生活
上一页下一页
夏彤百口莫辩,只能气呼呼地瞪着撕字条的女生,而那女生只是睁开眯着的眼睛,无赖地对她吹了一声口哨。
夏彤偷偷地望了他一眼,然后轻轻地点点头。
夏彤睁着可怜的大眼睛,点点头。
曲宁远接过书,视线一直望着夏彤,看着她与自己擦身而过,看着她头也不回地离开,看着她笔直的背脊。
这次见面,还是因为要一起回家,才约好的。
送情书的女生愕然:“呃……你不是说斯斯文文、戴个眼镜、长得很帅的?”
曲宁远趁着夏彤发呆之际,又在她额头上多抹了一些,才礼貌地退开,将手中的药膏放进夏彤的掌心,轻声说:“让漂亮的女生脸上留下疤痕,可不是绅士的作为,算我拜托你,好吗?”
“真的没事吗?”曲宁远有些不相信,“这么厚的书,砸到不疼吗?”
夏彤捧着一手的肉脯,傻傻地站着,脑子里还不停地回响着严蕊说的话,曲宁远在追她?怎么可能哦?不可能!只是给自己几包零食而已。
“听说曲蔚然爸爸打他就像打狗一样?”
她听说,他身上的衣物,从来没有商标,但都是出自意大利名设计师之手。
“哦,不熟。”严蕊翻着包装袋,瞅来瞅去,郁闷地捂下眼睛,“不熟给你送英国进口的猪肉脯?”
“连人都送不对,能有多少心意?”曲蔚然不以为然地抢过情书,随手丢进垃圾箱。
宁远,宁静致远。
夏彤抬起头,仔细地打量小步跑到她面前的人,心里暗暗地想:远远看着的时候确实有些像,可近了,就一点也不像了。曲蔚然的眼睛很长,微微地上挑,一笑起来,总是眯成漂亮的弯月形;而曲宁远的眼睛却有些圆,显得很精神。曲蔚然的个子比他略高一些,身材比他要单薄一些,他的五官更加立体深刻一些,曲蔚然的却更加细致精美一些。
“哈。”曲蔚然轻声嗤笑,走上前来望着刘靖笑,“怎么这么嫌弃我?我记得你去年给我写情书的时候,情书上明明写着:曲蔚然,你好!我一直注意你,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心。你是第一个让我想为你做一切事的人,我想,我真的真的好爱你,我不奢望你的爱,我只求你看我一眼。”
夏彤紧紧地握着双手,使劲地忍着气,可最终还是忍不住,张嘴刚想让她们闭嘴的时候,却听见床上的严蕊大叫一声:“闭嘴!吵死人了!还睡不睡啊?”
曲宁远未语先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药膏盒,伸手递过去:“这个给你,消肿很有效果的。”
从那之后,夏彤经常听到曲宁远的消息,她听说,每天黄昏时,逸夫楼里传出的钢琴声,是出自他手99lib•net
女生瞅她一眼,然后向她走来。
对,朋友!
夏彤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只见曲宁远疾步走来,站定在她面前道:“我找你一早上了。”
“那个女生叫什么?”曲蔚然好笑地问。
夏彤非常无辜地摇头:“不是我。”
夏彤想着想着,便入了神,连楼上传来的叫声她也没听见,猛然地,觉得头顶一疼,好像被什么重物砸到。夏彤低叫一声捂着后脑勺蹲在地上,疼得眼泪都溢了出来。
夏彤愣愣地看她,女生柳眉一竖:“看什么看,不服啊?”
“有啊,她坐我边上,每天作业都抄我的,连考试也抢我考卷抄,我不给她,她还硬是抢,我怕老师发现,就把考卷给她抄了,结果入学模拟考试,她的分比我还高两分!气死我了。”
“喂,上课要迟到了,还发呆?”严蕊将塑料袋装进口袋里,推了一下夏彤之后,大步往教学楼方向走。
夏彤一边抱怨着自己的新同学,一边偷偷地看了眼曲蔚然,他还和以前一样,只是越发俊俏了,炎炎的夏日让每个人的皮肤都或多或少地黑了一些,可他还是那么白净。
夏彤整理着桌子,偷偷地看了一眼一直躺在床上的女生,那女生不痛不痒地继续睡觉。
夏彤看着严蕊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她觉得,严蕊有时候真的和小孩子一样,高兴不高兴,迷惑不迷惑,什么都写在脸上,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被家里人宠坏的大小姐。
夏彤一直觉得严蕊是个怪人,高兴的时候对人很好很可爱,不高兴的时候,当场就翻脸,摔书摔板凳的一点不给他人留余地,夏彤和她坐前后位,总是小心翼翼地和她相处,生怕惹到这位大小姐。
“真是没素质,最讨厌这样的人了。”
夏彤越发觉得,她是个保姆丫头的命,以前是曲蔚然,现在是严蕊。
中午下课铃一响,教室里的学生像是飞一样冲出教室,生怕跑去晚了食堂里的菜就给打光了,夏彤却不慌不忙把书桌上的东西全收拾好,才拿起饭盒往外走,刚下了教学楼,就听见身后叫她:“同学。”
夏彤见他笑了,她的心情也好了些,也跟着笑了,感觉以前的亲密感又回来了一样。
“他在追你啊?”身后忽然出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夏彤纳闷地看他,奇怪,他不是最喜欢人家给他送情书的吗?
高中开学的第一天,夏彤和曲蔚然早早去了学校,市里的高中离家里很远,曲蔚然和夏彤都办了学校的住宿手续,这是夏彤第一次住校,难免有些紧张,又带着一些兴奋。女生宿舍里一个房间放着四张上下铺,夏彤第一个来,她藏书网按着学校贴在床铺横梁上的姓名字条,找到自己的床铺,是靠窗的下铺,夏彤将带来的行李放在位置上,开始收拾东西,没一会儿,进来了一个女生,女生剪着利落的短发,穿着蓝色的足球衫,底下穿着短裤,清爽利落中透着随性的帅气。女生看了眼床铺上贴的姓名字条,很不满地皱眉:“靠,什么破位置?”她抬手,将每张床铺上的字条都撕了下来,揉了揉,随手丢在地上,然后将包往靠窗的另外一个下铺上一丢。
几个女生一边说还一边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夏彤。
“我们又没说是你。”
夏彤退身让开,摇摇头,将手中厚厚的英文书递给他,垂着眼睛说:“没事。”
“没事。”夏彤重复完一遍后,捂着额头从曲宁远右边走过,咬着嘴唇闷闷地想:怎么可能没事?疼死了,只是她不想和曲宁远多说话,因为舍友老是拿他来贬低曲蔚然,所以她有些莫名地讨厌他。
“啊?”
她听说,他每天步行至学校,但其实,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总有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靠在路边,默默地听候他的差遣。
大眼睛女孩转过头来,脸一下子就黑了,大声叫:“什么,你把情书给他了?你猪啊!长眼睛没有!那个是高一的曲蔚然,不是高三的曲宁远!”
夏彤连忙摇头,表示没有不服。
“你!”
她听说,隔壁班的胖妹受到男生嘲笑调侃,是他递出手帕,让她拭泪。
“靠,到底是什么牌子,老子最讨厌看英文了。”严蕊粗鲁地将肉脯全掏出来,丢给夏彤,拿着袋子说,“叫我爸按这个给我买去。”
“你没事吧?”少年担心地望着一动不动盯着他看的夏彤,伸出手想撩开夏彤额前的刘海,看看她被砸肿的额头。
“哎哎……”夏彤见阻止不了,便只能耸肩叹气。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夏彤,也只有你这个没人要的可怜虫才跟在他身后!小心有一天他像他爸爸一样发病把你砍死!”
这时的曲宁远不知道,他这一辈子记得最深、看着最痛的就是这个女孩离开的背影。
夏彤有些不好意思地握紧手中的药膏盒,她从来没被人用这样温和的语气拜托过,而且,还是拜托她照顾好自己。他真是个奇怪的人,却奇怪得让人讨厌不起来……
夏彤气呼呼地对曲蔚然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开学一周后了,两人没有分到一个班,夏彤在(7)班,曲蔚然在(1)班。(1)班是重点班,重点班在教学楼的最顶楼,每个年级的重点班都在四楼,学校对重点班的同学特别呵护,生怕他们上课的时候被吵到,所以将最安静的一层楼给了他们。
九-九-藏-书-网
于是,可怜的夏彤,在高中开学的第一天,就被舍友们莫名其妙地讨厌了!
“走啦。”曲蔚然一边走一边转头叫她。
夏彤眨了眨眼,这一刻,她以为她看见了曲蔚然,如此相似的轮廓,如此相似的气质,就连微皱起眉头,苦恼担忧的模样都那么相似。可是,那少年,似乎比曲蔚然更英俊一些,英气的眉眼,闪着明亮磊落的光辉。
曲蔚然倒是一如既往的开心,将信封拆开,打开信,只看了一行字,眼神就冷了下来,将情书扔在地上,踩了一脚走过去。
虽然难伺候了点,但是人不坏,算算,从小到大,严蕊还是第一个和她关系不错的女生呢。如果继续努力的话,说不定可以变成朋友。
“看,心虚了吧!”
“我拜托你,这两个人你也会弄错啊!一个是全球五百强企业的董事长的儿子,一个是经常拿着菜刀到学校砍人的神经病的儿子!他们两个虽然长得很像,但一个是真正的王子,一个只是披着王子外衣的乞丐,只有眼拙的女生才分辨不出来吧!”
“哦……哦,来了。”夏彤手里抓着肉脯,小步地跑着跟上,严蕊又从她手里抽了两片出来吃,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声称一定要去买。
“呵呵呵呵,真是个有趣的人。”曲蔚然眯着眼睛笑。
“我怎么了!”刘靖高高地扬起下巴!
“追我?”夏彤连忙挥手,“不是不是,他……我……我们……又不熟的。”
只是曲蔚然比严蕊好伺候多了。
夏彤郁闷地叹口气,抱着书包往教学楼走,5月的空气里夹杂着一阵桂花香,夏彤抬眼,望着远处花圃中开得热闹的一排桂花树,轻轻地抿了抿唇,想着等下课,摘一些放在宿舍里,啊,也摘一些给曲蔚然送去吧,他最喜欢桂花的香味了,淡淡的、轻轻的,带着若有似无的甜味。
住宿舍的女生陆续来了,来得早的便自行挑选了位置,来得晚的只能睡靠走廊的床铺。后来的四个同学非常不满,吵着说:“为什么别的宿舍床铺有贴名字,我们的没有,是谁撕掉了?”
曲宁远并没有因为她的拒绝而生气,只是低下头,打开药膏盒,一阵好闻的药香味传来,他用手指蘸了些药膏,抬手就往夏彤的伤口上抹去。夏彤想躲,却被他拉住,有些强硬地将冰凉的药膏抹在她的额头上,夏彤也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太凉了,脸深深地皱成一团,可爱的表情逗得曲宁远扑哧一笑,夏彤诧异地张开眼睛,看着他的笑容,很漂亮,明亮得让人有些恍惚,那是曲蔚然从来没有过的笑容,曲蔚然的笑总是那么淡、那么敷衍。
“曲蔚然的爸爸还活着
九*九*藏*书*网
吗?还打他吗?”
夏彤有些怕地往后退一些,女生把手伸过来,漂亮的手指一掀,将夏彤床铺上的名字字条也撕了下来,瞟也没瞟,继续揉揉丢地上。
曲宁远?
夏彤不爽地嘟着嘴,哼,还是这么受欢迎!
瞬间,整个宿舍安静了,几个女生默默地闭上嘴,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床铺上,大家都有些怕严蕊,她怪癖得让整个班没人敢惹。
两个人走到公交车站牌,夏彤远远地就看见那个送情书的女孩和另一个大眼睛的女孩站在一起,送情书的女孩转头,一看见他们,便激动地扯着大眼睛女孩的衣袖,低声地叫着什么。
夏彤吓得连忙回过头去,结结巴巴问:“什么?”
宿舍的人知道夏彤和曲蔚然是一个初中毕业的,并且关系不错,便好奇地跑来问夏彤:
夏彤知道,他不是很伤心,而是很生气。
“呃?扔掉?”夏彤握着情书摇头,“不行不行,怎么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啊。”
“哦,然后呢,她还有得罪你吗?”
可是,自己只是被他的书砸了一下,他有必要、有必要对自己这么好吗?
“刘靖!你在说什么呢?”夏彤听着气到爆炸了,猛地冲上前去,推了她一下!在她心里,谁都不能说曲蔚然不好!
“对不起……”刘靖刚刚嚣张的气焰都没有了,内疚又后悔地对着曲蔚然的背影道歉。
夏彤揉了下头顶,捡起砸中她的书,随手翻开,书页上用漂亮的草书写着——曲宁远。
就在这时,一个女生忽然冲到他们面前,拦住他们的去路,红着脸,将一封粉色的信封双手举到曲蔚然面前:“你……好……这个是我朋友要我给你的。”说完,将信猛地塞给曲蔚然,转身就跑了。
可这位大小姐似乎看出了夏彤胆小懦弱的本质,总是把她当丫鬟一般使唤,叫她干这干那的,就连去小吃店买个雪糕这种事都要夏彤去做,有的时候她早上不上课,中午直接让夏彤在食堂里给她买好吃的带回来。
“听说曲蔚然爸爸经常拿菜刀在你们学校门口乱砍?”
开学不到两个月,因为英语课上看漫画,一直捂着嘴巴偷笑,被老师发现,骂了她并且要没收她的书,严蕊不让,老师用教鞭打了她两下,她当场发飙走人,几天之后,严蕊回来了,那个英语老师自动辞职了。
“对不起,你没事吧?”楼上传来问候的声音。
“哦。”夏彤连忙跟上。
夏彤开心地偷笑着,觉得生活随着上了高中之后,越发好了起来。
“找我?”夏彤眨了眨眼睛,“有事吗?”
夏彤睁着大眼抬头往楼上看去,温和的晨光中,一个少年趴在护栏上,低着头往下望着,有些过长的刘海在藏书网晨风中被微微吹起,俊美的面颊上带着担忧的神色,好看的眉头轻轻皱起,他望着她说。
蹲下身,捡起情书一看,开头的第一行居然写着:曲宁远,你好。我一直很注意你……
“严蕊。”
“听说曲蔚然的爸爸在你们学校砍死过一个老师?”
“不是你你紧张什么?”
她听说,他每天都能从学校传达室收到很多信,有朋友的、爱慕者的,可更多的是从各地偏远山区寄来的,信上的每个字都写得极其认真工整,带着浅灰色泥土和沉沉的谢意。
“不许说啊,”女生扬扬拳头,“不然揍你。”
“是这么写的吗?”曲蔚然轻声地问,缓缓地靠近刘靖,抬手将她耳边的碎发撩到耳后,他的动作温柔得让女孩的心轻轻颤抖,他微微歪着头,细碎的刘海盖住美丽的双眸,“可是,仅仅过了一年,你就写了同样的情书给别人。”
“我真伤心……”说完,他放下手,低头,转身离开了。
而高一的新生却在最下面一层,曲蔚然懒,自然不会每节课下课跑到一楼去找夏彤,夏彤更不好意思去五楼找他,两个人也因为上了高中,而变得有些生疏了。
随后的日子,夏彤忽然发现,她遇见曲宁远的次数忽然变多了,回宿舍的路上,去教室的途中,去食堂的路上,等等,总是能看见他。而且,曲宁远好像抓住了她的爱好一般,总是会在书包里装一些吃的,有时是牛肉干,有时是果冻,有时还会拿着她从来没吃过、包装精美的零食,然后他会用各种理由让夏彤收下,夏彤想说不要都不行。
从此,全校再也没人敢惹她。
“就是。”
夏彤看了眼药膏,摇摇头:“我不要,我真的没事。”
夏彤将情书重新装好,想着下次遇见那个女孩的时候,再把情书还给她,告诉她送错人了。曲蔚然却回过头来,瞪着她说:“扔掉,你收着干什么?”
曲蔚然却没停下,他眼中的冰冷只有在他转身时被他身后的夏彤看得一清二楚。
她不时地在学校里听到有关他的事情,优雅、高贵、英俊、富有、善良,完美得像是只有在书中才会出现的人物。就连宿舍里也有两个女生迷上了他,一聚在一起,总是说起他,一说起曲宁远,就会有人说起曲蔚然,两个同样引人注意的少年,总是会被她们拿来比较,比相貌,比才华,比家世,每每一比下来,曲蔚然却总是被她们说得一钱不值。
“那个男的啊,天天给你送吃的,不是在追你?”严蕊拿过夏彤手里的肉脯,塞了一块在嘴里,“嗯,味道不错,什么牌子的?”
那少年看见她,微微一愣,便连忙说了一句:“你别动,我马上下去。”转身就往楼下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