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们都是被神遗弃的孩子
目录
第九章 我们都是被神遗弃的孩子
上一页下一页
让他依然温柔地望着远方,眉眼弯弯地笑着,轻轻地吹奏出如天籁般的琴音。
“笨蛋。”曲蔚然一把拉过她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家。”
夏彤闭着眼睛,双手紧紧地握住,用尽全身力气吼:“你要是再打他我就和你拼了!”
“那你要不要来?”夏彤固执地问。
夏彤急得哭了,她真的好怕,真的好怕曲蔚然就这么被掐死了,她使劲使劲地咬着,扳着疯子的手,哭着求着叫着他反抗,曲蔚然的眼睛使劲地向下看着,他看见了夏彤哭泣的模样,忽然像是改变主意了一样,他吃力地抬起双手,用力扳着疯子的手,身子猛地往后退。
夏彤看着他,想说什么,却被他打断,他轻轻笑了一下,尽管笑容中带着苦涩,却依然漂亮。
曲蔚然的眼睛一直盯着疯子,清冷的眼里,有着太多的东西,像是恨,又像是无奈,又像在回忆着什么。
“住手!”就在大家乱成一团的时候,一个女声忽然传来。
曲蔚然的脸上很苍白,眼睛紧紧地闭着,俊颜紧紧地揪在一起,神色很是痛苦,他猛地张开眼睛,低声骂:“笨蛋啊!完全受不了你……”
救了我。
“你不要再骂我妈妈了!我妈妈才不是那样的人!”夏彤无法忍受母亲被别人这么辱骂!
夏彤急忙跟着他出去,看着曲蔚然跑出去,将钥匙狠狠地甩进了四合院外面的池塘里,钥匙在池塘的水面上泛起几个涟漪,然后沉了下去。
曲妈妈连忙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别激动,你一激动又容易犯病,你先回家去好不好?我把然然送去医院。”
曲蔚然拿着钥匙,冷冷地看着他,默不做声,曲妈妈连忙走过来,想拿曲蔚然手中的钥匙,曲蔚然下意识地将手握紧,曲妈妈拉着曲蔚然的胳膊说:“然然,不用这样!真的不用这样!我们要相信爸爸会好的,来,把钥匙给我好不好?”
“你胡说!你胡说!我妈妈不会不要我的!你胡说!”
“影响影响,就这点小破官有什么好当的……”
“我胡说!呵呵!你问问你爸,我可是胡说?你们前脚离开她后脚就结婚了!结婚还没六个月就生了个儿子!现在儿子病了,她和你爸要钱!她可要脸啊,可要啊!不就仗着和你爸睡了几年吗?她想告发来就好了!想从我们家讹钱!门都没有!”
夏彤站在门口,用手抹了抹脸,将脸上的笑意抹干净,然后拿出家门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尽量用着最小的力气,让门发出最小的声音。
夏彤愣愣地被他拉着,曲蔚然的手握在她的手腕上,力气并不大,他的脚步有些快,她必须得小步跑着才能跟上,夏彤不知道他为什么走得九九藏书这么快,只是觉得他的脸上又重新扬起了温和的笑容。
妈妈才不是,妈妈才不是贱人!才不是!
让他活得像一个真正的王子。
夏彤使劲地闭起眼睛,强忍着那钻心的疼痛。
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帮不了他,只能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的难过而更加难过。
可不回家,他又能去哪儿呢?
“不行啊,单位马上要竞聘,我很有希望升一级的,现在弄出这种重婚的丑事,会影响我的。”
曲蔚然的身子紧紧地绷着,像是一碰就要碎一样地绷着,他低声说着,像是诅咒一般,一遍又一遍地说着。
让他不用再悲伤,不用在受苦。
曲蔚然嗤笑:“应该是你住过来才对。”
可打开门,灯火通明的客厅里,爸爸和林欣阿姨坐在椅子上,眼睛直直地朝夏彤射来,好像已经等待她多时一般。
曲蔚然连声说着,红着眼睛,一边抬手为她擦着眼泪,一边压着嗓音说:“真是完全受不了你。”
夏彤站在四合院里,无助地大声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大声叫着:“妈妈,妈妈,妈妈!”
“曲蔚然……”夏彤也站起来,伸手想去扶他,可又一次被他推开。
“我骂她?嗬!你还当你妈多好是吧?她不要你了!她要改嫁了!她嫌你是拖油瓶!早就把你丢给你爸了!你当她是为你好让你来城里的啊?她就是嫌你麻烦!带着你不好嫁人把你扔掉了!你懂不懂啊?”
夏彤跑了很久,跑到跑不动了才停下来,她茫然地看着四周,无力地靠着墙壁滑坐了下来,紧紧地抱住双腿,蜷缩地靠着墙壁。
夏彤有些不解:“和我啊。”
夏彤捂着曲蔚然的伤口,什么话也没接,眼睛低垂着,掩盖着眼里的厌恶。这是夏彤第一个讨厌的人,比讨厌疯子还讨厌。
林欣嘲讽地冷哼一声。
曲蔚然深吸了一口气,抬手一点一点地将她落下的眼泪擦去:“笨蛋……完全受不了你。”
“我有,我希望在我长大后能有一个自己的家,在我家里,住着的都是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他们不会伤害我,不会打骂我,他们会关心我,会每天、每天和我说:夏彤啊,你今天想吃什么呀?夏彤啊,你今天要干些什么呢?我也会爱我的家人,我会用很多很多力气爱他们,我永远不会伤害他们,哪怕是一点点,我都不会。”夏彤说着说着就哭了,“曲蔚然,你愿不愿意住到我家里来?住到,我十年后的家里?”
曲蔚然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曲妈妈请求地看着他,他咬着嘴唇,撇过头,将钥匙紧紧握在手里,猛地转身走出家门。
“愿望?”曲蔚然疑惑。
“呃?”夏彤眨眨眼睛,没九*九*藏*书*网反应过来。
“我问你,”夏文强盯着她问,“你妈妈在老家和谁睡一个屋子?”
她记得,她记得,她全都记得,她记得妈妈的好,记得妈妈是世界上唯一会喜欢夏彤、心疼夏彤的人,她记得妈妈在家等她回去!她记得妈妈说过,彤彤,你是妈妈唯一的宝贝!
天色已经很黑了,夏彤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只是腹中饥饿的感觉提醒着她要回家了,可她看着眼前倔强地站在池塘边的少年,只能依然如故地陪着他站着。
疯子眨了眨眼睛,狰狞的脸孔忽然慢慢地平静下来,他的手猛地松开,曲蔚然颓然倒地,夏彤紧张地扑过去检查他的伤势。
夏彤终于听明白了!她瞪大着眼睛望着林欣:“你胡说,我妈妈才没有!”
“你要死啊!要哭回家哭!不要在外面丢人现眼!”林欣也听到动静,打开门来,走出去对着楼下叫。
曲蔚然摇头,笑容更加无奈:“我等一下,会回去的。”
夏彤握着门把,紧张地走进家里,轻轻地将门关上,小声叫:“大伯,阿姨。”
他伸手,用衣袖擦了擦她的脸颊,轻声道:“怎么哭得这么丑?”
“你走开啦!”曲蔚然推开她的手,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夏彤这才发现,他的右臂被菜刀割破,鲜血透过厚厚的校服外套直往外冒,可以想象,那伤口有多深。
“我陪你去,去找你妈妈。”曲蔚然用好听的声音说,“让她亲口告诉你,她有多么爱你。”
那天,曲蔚然的胳膊在医院缝了七针,当天晚上曲妈妈竟然因为疯子难得的清醒,而跑回四合院去和疯子相聚,第二天,还劝说曲蔚然回四合院去和疯子一家团聚!
“你怎么这么笨呢?”曲蔚然的声音很低,像是极力地压抑着疼痛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夏彤抬起一脸泪水和鼻涕的脸,看见了曲蔚然那张俊美干净的脸庞。
“我恨我妈妈。”
夏彤完全听不明白他的意思,林欣翻了个白眼,张嘴道:“得了吧,她老娘偷汉子,还能叫女儿在边上看着吗?”
“你回家吧。”过了很久,曲蔚然忽然转过头来对她说,“不用陪我了,你先回家吧。”
夏彤像是被怒火上了发条一样,一路飞快地从楼上跑下楼,中途撞了好几个同学,也不道歉,像是憋着一股劲,猛地冲到学校大门口。
夏彤愣愣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又哭了,就这样傻傻地哭哭笑笑,最后低着头,轻声说:“谢谢你,曲蔚然!”
夏彤咬住嘴唇,她多想说,别回去,不要回去那个可怕的地方,曲蔚然你不要回去。
“她早就再婚了!在你离开的
99lib•net
第一天!”
夏文强却一脸愤怒地拉开夏彤的手,低低地咒骂了一声:“贱人!”
疯子像是自责无比的样子低声叫着。
曲妈妈看他走了,连忙进学校,将曲蔚然扶进轿车,送去了市医院,一路上她捂着心口说:“还好你们班主任老师打电话叫我来一下,不然可怎么办……唉,可怎么办……”
“除了你呢?”夏彤爸爸追问,“有没有别的男人在你们家过过夜?”
“你看你,又把然然打伤了!你还想进精神病院吗?”曲妈妈生气地抬起手,“啪”地打了疯子一个巴掌!
她记得的!
夏彤挣扎开来,跑到夏文强跟前,拉着他的胳膊,连声叫:“爸爸,爸爸!你告诉我,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她在说谎,她在说谎!”
疯子的手越发用力,曲蔚然俊美轮廓的面孔上泛出了可怕的青紫色,夏彤害怕急了,扑上来扳着疯子的手,可他的手就像钳子一般,钳得紧紧的!夏彤踮起脚来,用力地咬上疯子的手腕,用力到满嘴的血腥味!可疯子还没放手,校警看出事了,连忙跑出来帮着夏彤一起扳着疯子的手,夏彤见咬不动他,抬起头来,焦急地望着曲蔚然叫:“你反抗啊!曲蔚然!你反抗啊!”
“那你呢?”夏彤看着他轻声问,“你回家吗?”
“我帮……不,我还是不帮你。”疯子连连摇头,像是逃一样地离开,一般跑一边还说,“我要去买一条更粗的铁链。”
黄土铺成的小路上,瘦弱的女人,含着眼泪,将家里唯一的四个鸡蛋塞在她的口袋里,一句一句地叮嘱着她,要照顾自己啊,要乖啊,要好好学习啊,要好好的啊。
夏彤失望地垮下脸。
他转头看了眼曲蔚然,抬手咬住手指,惊恐地道:“我又犯病了?我又打伤然然了?丹阳,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夏彤哽咽着,抬头瞪着她,眼里的愤怒和仇恨毫不遮掩地射向她。林欣气了,抬起脚来就往楼下走去,夏彤不等她下来,已经跑出了四合院,跑得远远的了。
夏彤小步地走上前一些。
“彤彤你过来。”夏文强面无表情地叫她走过去一点。
“不要脸的女人,她倒是想得好,拖油瓶扔到我们家来,自己和男人风流快活!”林欣面目凶狠地骂道,“我给她白养女儿也就算了,她还有脸和你爸要钱!仗着拿着你爸的短处居然敢狮子大开口和我们家要一万块钱!我呸!我就是把钱烧了也不给她!这个贱女人!”
疯子被打得撇过头去,他低着头,过了好一会儿,他忽然抬起头来,轻轻地皱了下眉,望着曲妈妈叫:“丹阳?”
那天晚上,夏彤也去了,她看见疯子拿出一条手腕粗的铁链将自www.99lib.net己的双脚全部锁住,将铁链的另一头固定在房间的床上,他将铁链锁的钥匙递给曲蔚然,告诉他:“你拿着,即使我再怎么发疯也别打开锁。”
她的哭声惊动了左邻右舍,大家都打开门窗看着外面的女孩,那个女孩像是全世界都崩溃了一般,站在那儿,拼命地哭泣着。
夏彤转头看去,只见曲妈妈穿着一袭浅灰色的套装走过来,她站在校门外,抬起手,轻轻地覆盖在疯子的手上,漂亮的眉毛紧紧地皱起来:“你怎么又不乖了呢?你不是答应过我,不打然然了吗?”
“不可能,不可能!我才不相信你,别骗我,我妈妈才不是这样的!她才不会不要我,她在等着我,等着我长大,等着我出息了,等着我去接她!她才不会嫁人!才不会不要我!才不会!”
谢谢你,在这个寒冷的冬夜,在这个怎么住都陌生的城市里……
曲蔚然按着伤口,一步一步地走到学校门口,站在离疯子一臂远的地方,冷冷地看着他,鲜血一滴一滴地滴落在水泥地上,疯子的手拼命地挥舞着,嘴里说着含混不清的话。
夏彤也回他一个笑容,夏彤笑起来的时候,总是不敢笑大,每次都抿着嘴唇,偷偷地笑着,像是怕人发现她的快乐,会将那快乐夺走一半。
夏彤却像是没听见一般,笔直冲到疯子面前,隔着铁栏大门用尽全身力气对他大吼:“你回去吧!你别再到这里捣乱了行不行!你要疯就到院子里发疯,不要到学校里来啊!求求你了!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打曲蔚然了!”
妈妈才不会不要她!才不会!
她记得她一直一直点头,哭得双眼通红,记得她粗糙的双手磨蹭她脸颊时带来的丝丝疼痛,记得她偷偷背过身去擦泪的样子,记得她站在门口,遥遥地对着她挥手,一直一直挥手……
“没有?”林欣嗤笑,“没有,孩子都生下来了!没有,马上都要结婚了!”
每当这时候,她都会很难过,像有人捂住她的口鼻,让她无法呼吸般难受,如果可以,她多想给前面那少年这世界上所有所有的幸福。
夏彤站在曲蔚然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轻声地叹气,她总是这样看着他的背影,却无能为力。
“彤彤,妈妈爱你,你要记住,妈妈在这里等你,等着你回来接妈妈。”
才不会呢!
“曲蔚然,你有愿望吗?”
夏彤疼得直皱眉头,挣扎地看着压在身上的人,有些不确定地小声叫:“曲蔚然?”
夏彤连忙推着他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我看看,我看看。”
曲蔚然没有挣扎,像每一次被他殴打一般,只是用清澈到有些冰冷的双眼,漠然地望着他。
“我才不去。”
疯子的手猛地往前一伸,九九藏书网抓住了曲蔚然的一片衣角,他奋力地将他连着衣服拉到铁门边上去,双手猛地抬起,对着他纤细的脖子就掐下去!
“我才不管你信不信!那个贱人又想要我给她养孩子,又想要我们家钱,不可能!我让她如意算盘打得好!我给她养孩子!我养个屁!你给我滚!滚出去!滚去找你那个贱人妈!看她可还要你!”林欣一边说一边把夏彤往外推,“滚!滚!”
“嗯?”夏彤抬起眼,疑惑地望着他。
夏彤的手还维持着抓住他的姿势,僵硬地伸着,漂亮的眼睛里是铺天盖地的绝望,林欣看着这样的夏彤,像是良心发现了一般,没再赶她出去,只是冷哼着坐到一边,气愤地说:“这钱我是不会给她的,她要告发你就告发你,我们还怕她不成!”
夏彤缓慢地转身,整个人像是失去灵魂一般,听不见他们两人的对话,看不见四周的景物,只是茫然地向前走着、走着,耳朵里一直回响着林欣恶毒的话语:“她不要你了!你妈妈有了新的孩子!”
橙色的晚霞中,夏彤听见曲蔚然那样轻声地说:“我恨她……我恨她。”
他的表情是狰狞的,他的眼睛暴睁着,他的牙齿紧紧地咬住嘴唇,他的双臂十分用力,能听见骨骼发出的“咯咯”声!
“那就去看看吧。”
他和她一样,无处可去啊……
警卫看见她跑过来,躲在值班室里,将门打开一条缝对着她喊:“哎,别过来!这疯子拿着菜刀呢!”
“啪”的一声,疯子手里的菜刀甩飞出去,对着夏彤直面飞来!夏彤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看见锋利的菜刀对着她的脑袋砸来,她反射性地抬手去挡……
夏彤见曲蔚然心情好了,她的心情自然也好了,当曲蔚然将她送到楼下时,她一蹦一跳地爬上楼梯往家走,回过头的时候,还能看见他站在茶花树边,远远地看着她,轻浅地笑着。
夏彤低下头,委屈的泪水又流了出来,她轻声地和曲蔚然说了自己的事,她说她的母亲多爱她,她说林欣阿姨多坏,她说爸爸多坏,她说她死都不相信她的妈妈会不要她……
曲蔚然冷漠地看着他,轻声道:“你已经连话都说不来了吗?即使这样,你还想着打我?卫明侣,你到底是有多恨我?还是说,你已经连恨都不懂了?”
疯子完全听不懂夏彤在说什么,面目狰狞地拿着菜刀在铁栏上用力砍!
可在她还没来得急纠正动作的时候,身子猛地被人从侧面扑倒,眼前一黑,她听到有人闷哼一声,抱着她一起死死地摔在了地上。
夏彤疯了似的扳着疯子的手,望着曲蔚然叫:“曲蔚然!你反抗啊!你再不反抗会死的!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长大的吗!你反抗啊!你不要……不要认命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