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原来你比我还苦
目录
第六章 原来你比我还苦
上一页下一页
为什么就连被父亲往死里打时,也只是固执地站在冰冷的池塘里,一动不动地任由他打骂?
“呃?”夏彤不解。
为什么,你比我还苦?
随着时间慢慢地流淌着,不经意间,一学期又结束了,寒假的时候秦晋主动提出要帮夏彤补习功课,可夏彤拒绝了。她在家的日子依然不好过,如果每天和男生在一起的话,林欣阿姨一定又会说很多难听的话,而且经过半学期的留级,很多东西她从原来的一点不懂,到现在已经能看懂一些了,已经是不小的进步。她决定暑假自己在家好好看书,自己给自己补习,争取下学期能赶上班上的平均水平。
大款也是有家室的人,根本不想管这个孩子是不是自己的,更不想把孩子带回家;反倒是疯子,很喜欢这个孩子,清醒的时候总是抱在手里疼着、宠着,到处炫耀着,这是他的儿子。
可曲蔚然还是不安稳,他依然抱着被子叫着:“好冷……好冷。”
大妈慌忙地摇头,吓得直往后躲。
“求救?”曲蔚然反问,“向谁?”
曲蔚然蜷缩着身子,整个人将棉被裹得紧紧的,连头都缩进了被子里,夏彤怕他闷坏了,抬起手,帮他把棉被往下拽了拽,可曲蔚然的俊颜一露出来,夏彤忽然愣住了,她的手就这么抬着,过了好久好久,才伸手上前,将他脸上的泪水,一点一点地擦去。夏彤忽然觉得好难过,特别难过,那种感觉比她自己被人欺负的时候还难过,她的眼圈慢慢地红了,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她对他说:“曲蔚然,你别哭了。”
邻居们都被男人疯狂冰冷的眼神吓住了,夏彤却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对着池塘中间的曲蔚然伸出手:“曲蔚然,曲蔚然!把手给我。99lib•net
从那之后,夏彤再也没有为自己哭泣过,她的每一滴眼泪,都是为了他,为了那个叫曲蔚然的少年……
曲蔚然转头望着夏彤,轻声说:“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当他的儿子。”
曲蔚然抬手,摸着脖子上的伤痕,低着头说:“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人吗?我向他求救,只会让我们一家死得更快而已,他会弄死我妈,弄死那个疯子,然后抓我去做亲子鉴定。如果,鉴定出我是他儿子也就算了,如果不是……”
“不行,不行,去年后院的李大爷拦了一次,被他用菜刀砍得两个手指头都没了。”
后来,夏彤才听邻居家的大妈说,曲蔚然的母亲和曲蔚然的疯子父亲在很多年前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结婚三年后,曲蔚然的父亲忽然发病了,从那一刻,他母亲才知道,他们家有精神病史,曲蔚然的父亲从小就是轻微的精神病患者,也发作过很多次,只是当时并不严重,看不出什么问题。
警察将曲蔚然从池水中抱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冻僵了,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他的嘴唇已经冻得发青,医生说他要是再晚些送来,双腿都保不住了。
“可是,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是可以选择的。”他的眼神望向远方,轻轻地磨蹭着脖子上青紫的伤口,轻声说,“我不想变成疯子那样。我不想去伤害任何一个人,我不想生气,不想打人,不想让任何人恐惧我。”
“冷吗?我去给你找被子。”夏彤一听,连忙站起来,跑到别的空病床上抱了床被子,严实地盖在曲蔚然身上。
夏彤看着病床上的曲蔚然,他的脸色还是那么的苍白,脖子上的勒痕已经呈现紫黑色,可以想象得到当时那男人下手有www.99lib.net多重。
夏彤听了这些后,忍不住想,既然大款认为曲蔚然是他的孩子,曲蔚然为什么不向他求救呢?如果大款愿意帮他的话,那他就可以摆脱精神病的父亲了,他就不用吃这些苦,受这些罪!他为什么不向人求救呢?
男人挥舞着手上的皮鞭对着围观的众人大叫:“妈的,我看谁再说我是神经病!”
奶片寒假交给秦晋照顾,夏彤有机会的时候,也会偷溜出去看它。有一天,夏彤在家里写作业,忽然听到院子外面大吵大闹的,她打开门走出去,只见楼下一个男人用皮带勒着一个少年的脖子,把他像狗一样往外拖,少年的双手拉扯着脖子上的皮带,脸孔朝着天,面色青紫,眼睛瞪得像是要凸出来一样,那极度痛苦的面容,像恐怖片里的恶灵一般,那之后好多年,那张脸还会出现在夏彤的梦里,将她生生吓醒。
夏彤还想上前,可邻居家的一个大妈抱着她往后退了两步,悄声地说:“别去别去,别惹他,他是精神病,杀人不犯法的。”
“好点了吗?”夏彤靠站在病床旁,弯下腰来轻声问,“还冷不冷?”
夏彤刚提起这个人,曲蔚然就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扬起薄薄的嘴唇说:“你在开玩笑?”
夏彤吓得哭了,那时,她穿着厚厚的棉袄,站在岸上瑟瑟发抖,曲蔚然穿着单薄的毛衣,站在水里,池塘又臭又脏的水漫到他的胸膛,他没有往岸上爬,只是安静地站在那儿,默然地瞪着岸边的人,水珠从他的头发上一串串地滚落,暗黑的双眸里满是嘲讽,他的嘴角甚至微微翘起,带着一丝不屑的、冰冷的笑容。
她说这话的时候,手轻轻地按在他的心脏上,她的手很暖,而他的心冰凉http://www.99lib.net,可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微弱的温暖隔着衣服,一点点地渗透进他的皮肤,传达到他的心里。
说完,他浅浅地笑了一下,望着夏彤说:“你知道吗?我很怕,将来我会变成他。”
可曲蔚然只是抬起眼,默默地看着她,水滴顺着他的头发滑落,像泪水一般从眼角滑过,曲蔚然扬起嘴唇,轻轻地对她扯出一个微笑,像是在安慰她一般。
“可我没得选择,”曲蔚然沉默了一会儿道,“人的一生只有这件事不能选择,这是我的命,我认。”
“如果是呢?”夏彤固执地问,“如果你是他的儿子呢?”
夏彤揪心地看着,捂着耳朵大声叫:“不要打了,不要打了。阿姨,你救救曲蔚然吧,叔叔,你救救曲蔚然吧!”
夏彤不知道哭了多久,求了多久,多少次想冲上去都被人拦住,一直到警笛声响起,这场恐怖的虐待才结束。
夏彤长久地沉默后,紧紧地闭了下眼睛,难过地蹲下身来,哭着说:“笨蛋,为什么现在才求救?为什么那时不求救?你要是哭的话……你要是哭的话……一定会有人救你的……”
“不行,不行,我们家真不敢惹这疯子。”
于是,他笑了,那笑容和平日里那面具式的笑容不一样,那笑容特别的苦涩,眼里还带着星星点点的泪光,那时,夏彤那么心疼着那个少年,那时,她想,不管他将来变成什么样,在她心里,曲蔚然,永远永远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你爸爸呀,很有钱的那个。”
“谁说我神经病!谁说我神经病!”男人忽然扭过头对着大妈吼,“是不是你说的?是不是?”
而结婚后,忽然变得严重了,曲蔚然的母亲为了给爱人治病,就开始很努力地在外面赚钱九*九*藏*书*网,可她毕竟只是个女人,赚的钱少之又少,根本不够给他父亲治病。随着爱人发病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为了钱,曲蔚然的母亲一狠心便走了歪路,她本就生得美艳,只是随便摆弄下姿势便成功地勾搭了一个有钱的大款,当了大款的情妇,专门从大款那里骗钱,骗到钱就给爱人治病。
夏彤急了,东跑西跑地将病房里所有没人盖的被子都抱了来,盖在曲蔚然的身上,曲蔚然身上被压了七八床棉被。
但……那也只限于他清醒的时候。
夏彤捂着嘴,用力地哭着,为什么要装得这么坚强,为什么要这么倔强,为什么要一直一直戴着面具?
“为什么不求救?”在一个晴朗的午后,夏彤坐在病床边,望着满身伤痕的曲蔚然,终于忍不住问出这句话。
然后,他母亲怀孕了,连她自己也说不清这个孩子是谁的,她和大款说,这是大款的孩子,和疯子说,这是疯子的孩子。
夏彤看着他,眼睛微微泛酸,张了张嘴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她走上前去,抬手摸上他的伤口,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揉着,夏彤低着头,没有说话,白色的病房里一片寂静,过了好久她才抬起头来,望着他说:“曲蔚然,你不会变成他的,我会在你身边,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绝对不会让你变成他的。”
男人快步往四合院外走着,少年不得不跟随男人野蛮的脚步往外跑,男人将他拖到四合院外的小池塘边,使劲地将他往水里推,少年敌不过他的力气,被推落到池塘,水面上炸起一串水花,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浮上来,夏彤看清他狼狈的面容后,心脏猛地一顿,全身忽然间冰冷起来,她拔腿就往池塘边跑,一边跑还一边尖叫着:“曲蔚然!曲蔚然!”
这样藏书网的笑容,让夏彤完全愣住了,身后男人猛地将她拉起来,凶横地对她吼:“小心我把你也丢下去!” 说完,他就将她丢开。
“那如果不是呢!如果我真是疯子的儿子呢!”曲蔚然有些激动地低吼,“如果我真是疯子的儿子怎么办?”
可他抱着自己的身体,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说:“好冷……我好冷……救救我……救救我……”
这次曲蔚然没发出声音,夏彤等了一会儿,确定他不再叫冷后才安心地直起身来。
夏彤拉着每一个人的胳膊,哭着请求着,可是他们都摇着头说:“不行不行,这人是神经病,你拦住他打儿子,他会杀了你的。”
一些早就在一边看热闹的邻居也看不下去了,快步跑过去想将曲蔚然从池塘里捞起来,男人却推开上来救援的邻居,疯狂地叫嚣着:“滚!我看谁敢过来!谁过来我就砍死谁!砍死谁全家!”
夏彤再也忍不住,蹲在曲蔚然的床边,号啕大哭起来,那眼泪,一滴一滴,全是为他流的。
曲蔚然摸着伤口淡淡地说:“我会和我妈,我那疯子爸爸,一起被他弄死。”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闪烁着恐惧的光芒,夏彤忽然想起,那天,他发现自己掐着奶片的脖子的时候,也是那样的眼神,那么慌乱、害怕、懊恼,可又倔强地想把那些情绪隐藏起来。
曲蔚然,为什么你要让自己活得这么辛苦?
男人被他这样的表情激怒了,挥着皮带冲过去抽打他:“我让你笑!我让你再笑!你个婊子养的!”皮带打在水面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
曲蔚然的眼睛紧紧地闭着,原本好看的眉眼在梦中也紧紧皱了起来,一直安静的他,忽然动了动,紧紧地抱着被子,模模糊糊地叫着:“冷……好冷……好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