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开始上初中
目录
第二章 开始上初中
上一页下一页
夏彤手一抖,一直捧在手心的碗掉了下来,她慌忙站了起来,连忙转身往房间外面跑,她好害怕,好想逃离,那个房子,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那之后,过了很久,夏彤才听见爸爸的叫唤声从楼上传来,她急急忙忙地站起来,可因为蹲的时间太长,她站起来的时候腿一软,跌了一跤。
“我想和你吵架。”林欣一脸怨恨。
夏彤看着碗里的面条,肚子越发饿了,可她还是睁着大眼睛问:“不等阿姨和弟弟一起吃吗?”
为什么自己这么笨呢?
夏彤看着垃圾桶,又黑又亮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好像一碰就要掉出来似的,可她吸了吸鼻子,抿着嘴唇,使劲地告诉自己:要忍,妈妈说一定要忍。
林欣见珉珉哭了,连忙将他抱在怀里哄着,夏彤咬了咬嘴唇,无措地看着他们。
夏文强将碗筷摆放好后,走到林欣的房间门口,敲了几下,好声好气地叫她和珉珉出来吃饭,可叫了好一会儿也没人理他。
林欣用同样的眼神瞪了一眼夏文强,转身走进厨房,在厨房捣鼓了一阵子,一阵香味传进客厅,夏彤小心地嚼着面条,闻出了那是红烧肉的香味,以前在过年的时候,妈妈烧过一次,那香腻的味道,她到现在都记得。
夏彤找了一个有些黑,又不是很黑的角落,轻轻地蹲下,将头埋在膝盖里。
“哦。”珉珉似懂非懂地扒了一口饭,然后又抬起头来问,“妈妈,她以后就住我们家吗?”
“不等了,我们先吃。”夏文强自己也盛了一碗,呼哧呼哧地吃起来。
最让孩子们鄙视的留级生!
她一点也不觉得疼,快速地爬起来,连泥土也不拍,直直地往爸爸的方向跑去,直到那99lib•net时,她才知道,她有多害怕,害怕没人来找她,没有人来叫她回家……
院子里,各家都开着灯,一片平安祥和的感觉。
她知道,她读书的机会得来不容易,这是用离开妈妈的代价换来的,她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了,才能回老家去接妈妈。
夏彤闷着头,一口气跑到四合院门口,院子外通向公路的小道很长,黑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夏彤看着那片黑暗,不敢往外跑,犹豫着,又掉过头来,走回院子里。
“哦。”夏彤连忙答应一声,转身往柜子里看了看,踮着脚从碗柜里拿了四个碗和四双筷子,小心翼翼地端到餐桌上。
可就在这时,老天又给她送来一道光明……
到了晚上,爸爸回家吃的那一餐,夏彤总是会吃好多好多,吃到肚子都痛了,才停手。
可一想到妈妈总是在夜里暗自垂泪的样子,夏彤就内疚得想哭。
她会忍的,一直忍到长大,一直忍到出息,一直忍到接妈妈来一起过好日子。
拿着总是十几二十分的成绩单,听着林欣阿姨的冷嘲热讽,看着爸爸失望的眼神,夏彤越发沉默了。
“我不想和你吵架啊。”夏文强皱着眉头说。
夏彤偷偷地看了好几眼那奇怪的大铁盒,趁爸爸不注意的时候,伸手上去摸了一下开关,轻轻一扭发出“吧嗒”的声音,火就着了起来,她吓了一跳,连忙又往回一扭,火居然又关掉了,她慌忙地后退一步,把手缩回在口袋里,盯着大铁盒东看西看,就是弄不明白,明明没有木材,为什么会有火呢?
夏彤觉得,她的世界像是落幕的剧场,寂然无声,黑暗一片,只有她一个人,孤独地99lib•net站在舞台上,不说话,不微笑,不哭泣,像木偶一般地沉默地活着。
“谁在那儿?”男孩放下唇边的笛子,走到阳台边,低头望着夏彤的方向。夏彤本来想躲,却在和他双眼对视的刹那,彻底怔住了。那男孩的眼睛很美,像饱满的桃花瓣一样,眼角轻轻地上挑,带着无尽的韵味。夏彤记得妈妈说过,长着这样眼睛的人,上辈子都是狐仙,因为只有狐仙转世才拥有美到勾魂夺魄的双眸。
可惜事与愿违,虽然夏彤极力地想当个好学生,但小学基础没打好,甚至没上过一节英语课的夏彤毫无意外地成了全班倒数第一。
“彤彤,把碗筷拿出来。”夏文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又异常懊恼,她怎么又发呆了呢!
林欣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她吼:“还不滚出去!脏东西!”
她一定会的。
林欣叫了一声珉珉,珉珉蹦蹦跳跳地跑到客厅,坐在饭桌前,她给他盛了满满一碗饭,珉珉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夏彤看着红烧肉,有些困难地咽了一口面条。
在这里的第一顿晚餐是爸爸做的,很简单的一锅面条,放了几棵青菜,便端上桌来,夏彤无措地想上去帮忙,却不知道怎么帮好。城里的人烧饭都不用灶头,用一个大大的铁盒子一打就有火了,真是奇怪。
初一结束的时候,夏彤的同班同学们都升上了初二年级,可只有夏彤,被留在了一年级,依然待在那个教室,坐着那张桌椅。
她总是将自己关在小小的房间,反复怀恋着乡下的生活,她想她的小表哥,想他带着她爬树掏鸟蛋、下河摸虾,有的时候还会偷庄稼地里的白萝卜,萝卜www.99lib•net刚拔起来的时候裹着一层泥,小表哥总是用手把湿湿的泥巴抹去,用手使劲蹭蹭,然后将抹干净的萝卜递给她。
夏文强一走,夏彤捧着饭碗的手都开始微微地发抖了,林欣一直恨恨地瞪着她,一句话也不说,像是一只盯着猎物的猛兽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扑上去将她撕成碎片一样。
初春的晚上还是有些冷的,夏彤抱着腿,在角落里蹲了很久,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下午听过的音乐,那清脆而简单的曲调就在她耳边轻轻地晃。
每天上课的时候,她总是坐得笔直地、很用力地听老师讲课,却总是听不懂,久而久之就会不自觉地发呆,有的时候会双眼无神地望着讲台上的老师,有的时候会望着窗外停在树梢上的小鸟,有的时候会用铅笔将书上的字一个个地涂黑。
妈妈,妈妈你等着我,夏彤很快就会长大的。
“因为她很脏。”林欣冷冷地说,“你和她玩全身都会烂掉。”
夏文强不耐烦地皱眉,嘀咕一句:“不吃算了。”
夏彤蹲在黑暗的角落里,仰望着他,他的音乐她听不懂,他的乐器她不认识,可是,她还是觉得,这声音好好听,好好听,像是天籁一般,在她漆黑的世界,点亮那一点点的光彩。夏彤忍不住向那点光彩伸出手,手指穿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原本,妈妈将她送到城里,就是为了要让她上学。夏彤听说,当时妈妈用了很多卑鄙的手段,才强迫爸爸将她接来的。她不懂什么叫做卑鄙的手段,她只知道,妈妈能让她来读书了,她再也不用蹲在家门口,羡慕地看着那些背着书包上学的孩子了,她再也不用哭着闹着求着要去读书九*九*藏*书*网了。
夏彤在新家的前几天,过得极为痛苦,林欣阿姨因为要照顾年幼的珉珉所以没有上班,而爸爸每天早上七点就出门,晚上五六点才能回家,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夏彤连走出房门的勇气都没有,每次饿了,都要在房间门口听上好半天,确定林欣阿姨不在客厅里,她才敢偷偷跑出来,跑到厨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食。一开始的几天,还能找到点剩菜剩饭,可后来,那些原本应该在碗柜里的剩菜剩饭全出现在了垃圾桶里,和着不要的垃圾,卷着烂菜叶,大大咧咧地躺在里面,对她张牙舞爪的。
而一到吃饭就不老实的珉珉,看着夏彤那种吃法,忽然感受到了危机,好像他再不吃,饭就没了一样,也开始拼命吃起来,也不挑食了,也不要妈妈喂了,自己拿着小筷子吃得呼哧呼哧的。
夜色,渐渐浓了起来。
她还想念她的妈妈,特别想,想她温软的怀抱,想她轻柔的声音,想她总是将最好的饭菜留给她。
“林欣,带珉珉出来吃饭吧。”夏文强望着林欣,讨好地说。
她接过新鲜的大萝卜,张口就咬,满嘴的泥土味中带着香香甜甜的清脆,咬在嘴里嘎嘣嘎嘣直响。
夏彤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拿起筷子,挑着面条,小口小口地吃起来,味道说不上好,却也不难吃,夏彤闷了一大口进嘴里,刚嚼两口,卧室的房门被猛地拉开,林欣从里面气势汹汹地走出来,眼神带着能杀死人的寒意瞪着夏彤。夏彤吓得抿着嘴巴,垂下眼睛不敢看她,嘴里的面条也不敢咽下去,就这么含着。
夏文强伸出筷子,想去盘子里夹一块肉,却被林欣用筷子扒开,她冷冷地说:“你有什么资格吃肉?”
一想到这藏书网里,夏彤总是特别小声特别小声地哭。
那男孩见黑暗里的夏彤并不出声,便也没再追问,只是收了笛子,转身离开了。
“为什么呢?”
她转头望去,那男孩捧着她不认识的笛子,在她身后的阳台上轻轻地吹着,他家的灯光很亮,让她一下就看清了他的样子。很漂亮的一个男孩,干净、白皙、眼神明媚,就像是童话里的小王子一样迷人。
她成了留级生。
饭桌上的气氛很紧张,珉珉和夏彤都低着头,不敢做声。
“不行。”
没一会儿,林欣端着两个菜走过来,放在桌子上,夏彤偷偷地瞥了一眼,一大盘炒鸡蛋和一大盘红烧肉。
为什么自己这么没用呢?
好在这样的日子没有过多久,夏彤要开始上初中了。
夏文强没理她,强硬地伸筷子夹出一块肉,却还是被林欣用筷子打了下来。
过了很久很久,才听见她充满委屈地嘀咕:“我才不脏呢……我才不脏呢……”
珉珉被吓住了,抿着嘴大声地哭起来:“我不要和她一起吃饭,不要和她一起住,我不要全身烂掉。”
林欣阴沉地“嗯”了一声。
“妈妈不饿。”林欣对着夏珉的时候,表情稍微柔和了些。
“妈妈你不吃饭吗?”夏珉奇怪地看了妈妈一眼,她怎么一直盯着那个姐姐看呢?
可她的声音,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珉珉看着夏彤问:“那她以后能陪我玩吗?”
她在新的班级,看见了那个男孩,那个会吹好听音乐的男孩,那个像小王子一般迷人的男孩。
他转身便回到餐桌旁坐下,盛了一碗面条,放到夏彤面前道:“来,吃吧。”
最终,夏文强还是退让了,收回筷子,使劲地扒了两口面条,将碗掼在桌上,气哼哼地站起来走出家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