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乡下来的女孩
目录
第一章 乡下来的女孩
上一页下一页
夏彤点点头。
“没什么……”夏彤咬着嘴唇,抬起脸来,“书柜就放这儿吧,我无所谓的,有地方住就行。”
又走了十来分钟路程,才到了一个大四合院。四合院分上下两层,院子里种着很多漂亮的花。正是春初,花儿开得十分艳丽,那些花儿夏彤都叫不出名字,可依然美得让她想偷偷地摘一朵。
走着走着,忽然一串单调的音调吸引了她,她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对面的阳台上,种着大片的迎春花,那花儿顺着树枝一串串垂下来,金黄的一片,灿烂得让人恍惚。
小珉珉看不懂女人的怒气,欢快地转身跑到那个女人身边叫:“妈妈,爸爸回来了。”
夏彤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柔软的被子里,将自己缩成一团,安静地躺在床上,瘦弱的肩膀微微地颤抖着……
爸爸不好意思地笑笑,转身对汪阿姨说:“这孩子有点怕生,呵呵。”
当房门关上后,夏彤才放松地坐了下来,床铺比她想象的要软,至少,比她老家的床要软,房间里也没有那种说不出的霉味,窗户上的玻璃也每片都在,不像以前的房间,总有几块是用报纸贴起来的。
夏文强皱着眉头对着夏彤招招手,夏彤犹豫了一下,上前两步,却没有靠近他身边。夏文强拉过她,摸摸她的头发,轻声说:“在家里要乖一些,不要惹阿姨生气,知道吗?”
夏彤听见那声爸爸,心脏猛地抽痛一下,握紧双拳低下头来,眼角的余光看见爸爸一脸疼爱地把那男孩举起来,亲热地亲着他肉肉的脸颊,一脸笑容地说:“儿子啊,在家有没有乖乖的?”
夏彤委屈地抬九-九-藏-书-网头看着爸爸,爸爸却严厉地瞪着她,低声吼道:“来的时候我怎么和你说的?你不能叫我爸爸,知道吗?”
这个负心汉为了能留在部队里,隐瞒了已婚的事实,娶到了上司的女儿,达成了自己留在城里的愿望,从此再也没有回过乡下。
“嗯啊,珉珉很乖的哦,爸爸有没有带好吃的回来呢?”夏珉搂着爸爸的脖子笑得又可爱又灿烂。
她放松身体躺了下来,眼睛直直地望着天花板,耳朵里传来母亲临别时对她说的话:“彤彤,你记住!你要留在城里,你要留在城里,你不能被送回来!不能!等你以后出息了,你一定要来接妈妈,知道吗?”
夏彤眨了下眼睛,抬头看着爸爸,爸爸严肃地看着她,她咬了下嘴唇,低下头来。
晚风吹过,花香遍地,她却再也没了摘花的心情。
木门哗啦一下从里面打开,一个三四岁大的小男孩扑进夏爸爸的怀里欢快地叫:“爸爸!”
夏彤低着头,大大的眼睛耷拉下来,她看着地板,小声问:“在家里也不能叫你爸爸吗?”
好多好多不用……
夏彤一直缄默着,只是她的双手紧紧地握起来,指甲狠狠地掐进肉里,嘴唇张了张,却又强迫自己忍了下来。
城里的房子又高又多,涂着干净的墙漆,显得那么干净漂亮,一点也不同于老家那灰黄的泥巴房;城里的车子特别多,不停地有车子按着喇叭,从她身边呼啸而过;就连城里的太阳,好像也耀眼几分,晒得她有些微微的恍惚。
她看见夏彤爸爸牵着一个她不认识的孩子,忍不住好奇地问:“www.99lib.net咦,老夏,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是的,她不能被送回去,妈妈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将她硬塞到父亲身边,她不能被送回去。这里比老家好太多了,就像妈妈说的,她会有自己的房间,她不必每天担心挨饿,她不用担心交不起学费,她再也不会被村里的孩子欺负,不用去种田,不用去砍柴,不用去摘野菜……
后来部队到县里招兵,夏文强就跟部队走了,最初的时候每个月赚的军帖都按时寄回家里,每周也会给家里写信,可后来……
男孩还在对面的窗台上吹着,夏彤却再也没有兴趣去问,只是缄默间忍不住回头望了他一眼,那白净漂亮的男孩站在傍晚的霞光和金色的花卉中,纯净而又遥远,让人有一种忍不住向往的冲动。
夏爸爸叹了口气,有些讨好地望着女人说:“林欣,走的时候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可爸爸没有给她摘花的时间,一直拉着她,飞快地往前走。四合院的中间是一个四百多平方米的院子,院子中间种了一棵巨大的榕树,爸爸拉着夏彤从院子中间穿过,一户人家的门开着,一个矮胖的妇女站在门口晾着衣服。
女人恨恨地白了夏爸爸一眼,脸上没有一丝喜色:“你还敢回来!我说过你带着这个野种就不要给我进这个家门!”
一个穿着蓝色外套的少年站在那儿,因为距离太远,夏彤看不清他的样子,可从轮廓看,依稀是个白净漂亮的少年,他站在花卉后,双手握着一个银色的小长盒子,悠扬的音乐声从那长盒子里发出,他笼罩在逆光中的身影,有种让人无法忽视的九*九*藏*书*网魔力。夏彤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愣在那儿,直到爸爸拉她一下,她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伸手指着男孩手中的乐器问:“爸爸,那是什么笛子?”
林欣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茶杯就砸了过去,茶杯打在夏文强的肩膀上,掉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夏文强看了眼房间的两个大书柜,有些不满地嘀咕:“叫她把书柜搬出去,就是不搬,这么小,怎么住人?”他将夏彤的包放在小床上,继续道,“你先委屈点住着,明天爸……嗯,大伯再给你腾地方,好吗?”
夏珉睁着又圆又黑的大眼睛,望着夏彤笑,张开嘴巴刚准备叫出声,就被一个尖锐的女声阻止了:“珉珉!给我过来。”
夏彤抿着嘴唇,没说话,转身去摸身边的大榕树,厚厚的树皮蹭着她的小手,有一点点硌人。
爸爸松了一口气,将她拉起来,赞许地摸摸她的头发:“走吧。”
爸爸停住脚步,笑着回道:“哦,这是我二弟家的孩子,他家里出了一些事,就把孩子放我家寄养一阵子。”
“呵呵,当然给你带好吃的了,爸爸还给你带了个姐姐回来。”爸爸将夏珉放了下来,把紧紧闭上眼睛的夏彤推到他的面前,“来,珉珉,叫姐姐。”
“我忍不了!”林欣哭着吼了一声,“我一看到她我就恨,我这一辈子都给你骗了。夏文强,你这个骗子!”
这里,比她原来住的地方好太多了。
两人又寒暄了一阵之后,爸爸才拉着她往四合院二楼走,她抹着眼睛,安静地跟在爸爸身后。
夏文强站起来,强装笑颜地对着她说:“来,带你看看你的房间。”http://www.99lib•net说完,他拎起夏彤的包,带着她走进客厅右边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放着两个大书柜,书柜上放满了厚厚的书,书柜的中间放了一张小小的单人床后再无空间,连一张桌子、一张椅子都没有。
对于这个女儿,夏文强千般万般不愿意接受,可没办法,为了将来的前途,他不能冒险,不能让人知道他犯过重婚罪,更不能让人知道,她是他的女儿。
那女人望着夏彤的眼神简直能喷出火来,夏彤低下头,不敢和她对视,偷偷地往爸爸的身后缩去。
她应该开心才对。
爸爸忽然很紧张地用力扯了一下夏彤,夏彤给他扯得一个踉跄,往地上跌去,她单手撑住地,才稳住身子,地上的石子猛地割进手心,一阵钻心的疼痛,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走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停下,刚敲了两声门,门里就传出欢快的童音:“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什么?”夏文强没有听清。
姓汪的阿姨笑:“哈哈,小孩都这样,过阵子熟了就好了。”
后来的事,不说也罢,无非又是一个负心汉的故事而已。
那年,夏彤才十二岁,还是一个乡下来的小女孩,她的脸上还有两团不自然的高原红,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牵着父亲的手,既新奇又害怕地看着城里的世界。
夏彤抿了抿嘴唇,握紧手心,低下头来,轻声道:“对不起,大伯。”
夏文强揉了揉夏彤的头发后,吩咐她好好休息,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你小声点!你吓唬谁呢,叫给谁听呢?”夏文强瞪着眼睛,低声吼,“你怕整个院子的人都听不见是吧?是不是要给你一个喇叭吼吼?人我九-九-藏-书-网都接来了,你就忍一忍好了。”
爸爸的样子很凶,凶得让她忘记了手心上的疼痛,凶得让她的鼻子微微发酸。
为什么她这么难受?
爸爸拉了拉她的手,轻声说:“夏彤,叫汪阿姨好。”
夏彤被那个声音吓了一跳,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瘦、戴着眼镜、打扮时髦的女人气势汹汹地走出来。
林欣又连着砸了几个杯子之后,才抹着眼泪拉着珉珉跑回房间,将门关得砰砰直响。
可是,妈妈,为什么她这么难受呢?
爸爸拉着她,从公交车上下来,快步向前走着。爸爸的腿很长,走得很快,她一路小跑地跟在后面,她看着爸爸牵着她的手,微微地抿起嘴唇,跑得更欢了。
客厅里又安静了下来,夏文强长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坐在了最近的一张凳子上,夏彤握着双手,缄默地站着,偷偷地望了他一眼,眼里有淡淡的怨恨。
中年妇女点点头,望着夏彤夸赞道:“哦,这样啊,这丫头长得真水灵。”
夏文强和夏彤妈妈是一个村里的,当时北方老家那边还有早婚的风俗,他们两个人又情投意合,家长就为他们办了婚事,早早地就结婚了。因为婚结得早,也没有领结婚证,夏文强不到十八岁就有了个小女儿——夏彤。
一直到夏彤妈妈主动出现,他才想起,自己在乡下还有一个妻子和女儿。
“说好什么?我们说好了什么!”林欣指着夏爸爸大声地嚷嚷道,“夏文强,我告诉你,你把这野种带回来,我不会给她好日子过的!我话放在这里,我一天好日子都不会让她过!你也别想,她在这一天,你别想舒舒服服地过日子!我弄不死你们爷俩!”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