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这一生,你不来,我不老
目录
第十七章 这一生,你不来,我不老
上一页下一页
听说,人将死的时候,眼前会闪现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
可,即使她不相信,即使她不想听,事实就是事实,夏木死了,真的死了,他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里,满身伤痕。
出了门,已经深夜十二点多了,喧嚣的城市已经安静下来,马路上也没有行人。夏木走了几步,忽然感到猛地一阵冷风从身后向他袭来,他伸手去挡,“咔”一声,是铁棍敲在骨头上的声音,夏木感觉到一阵钻心的剧痛。
昏黄的路灯下,
“下辈子我们一定会遇到的。
夜风吹散了他的酒意,他很清醒,可他不愿意这样清醒。前方不远处的一个高档酒吧的彩灯吸引住了他,他没有多想,转身走了进去。酒吧里的灯光很暧昧,三三两两的男男女女围着桌子,坐在沙发上轻声耳语,夏木挑了一个角落坐下,点了几罐啤酒,沉默地坐在那。
可就如第一次一样,他不后悔,一点儿也不。
冰冷的太平间里,女子紧紧地钩着已经没有温度手指,轻声哭泣着,悲伤像是没有尽头一般笼罩着她。
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却还是去强求。
当子弹穿过他身体的时候,他并不觉得有多疼,只是没想到,没想到,他真的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呃……可这是杏花公园。”记得当时自己很苦恼,要怎么在杏花公园里种满桃花呢?后来,为了给他一个惊喜,让他开心,她还是想尽办法,将公园设计成了桃花公园。
“你也要戴着它,一直戴着它,戴到下辈子。
女人着迷地说:“他要是小白脸,我愿意倾家荡产去包他!”
“那时候,你一定不要把我丢掉。”
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多么希望她能睁开眼睛叫住他,留下他。
舒雅望靠着车椅静静地听着,阳光照在她脖上的接吻鱼项链上,很是耀眼。
如果能守着童年的幸福,一天一天地慢慢长大,那该有多好啊。
时间一晃,又是五年,舒雅望从国际机场走出来,郑叔叔亲切地为她打开黑色的轿车车门,舒雅望坐了进去,郑叔叔扬声问:“雅望,老司令身体还好吧?”
曲蔚然摇摇手指:“你不死,我怎么可能会死?”
再次遇见,可有来生?
就像她离不开他一样。
坐在他侧面的男人好笑地转头看去,好奇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只一眼就将女人迷到愿意为他倾家荡产。
她坐立不安地在酒店门口来回踱步,紧紧地望着远方的马路,她等了很久很久,直到遥远的天际漫出淡淡的灰白。她终于等到了,那是一通电话,是个陌生的号码。她看着震动着的手机,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敢去接,可最后,她还是接了,电话里的声音是冰冷的,说出的话,是可怕的。
舒雅望捂着脸颊,跪坐在地上,愣愣地坐着,面无表情。她咬着嘴唇,微微颤抖着,眼泪像是开了闸的洪水,拼命地涌出来,然后她再也压抑不住,跪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
唐小天将雨伞递给舒雅望,她接过伞,他转身,快步地从墓地离开,这次,他没有回头,她也没有。
夏木站在包围圈中冷冷地看他:“曲蔚然,你还没死。”
舒雅望低着头说:“我会去美国照顾夏爷爷。”www.99lib.net
可他不怕,甚至有些得意。他喜欢这样,喜欢别人极度憎恨他。男孩向他冲过来,他甚至准备开口调侃他:怎么,你真的想杀了我?
曲蔚然笑着笑着,缓缓地闭上眼睛,其实,他不怕死,他只怕死了之后,连一个会为他流泪的人都没有。
眼前,像是电影里的黑白镜头一样,一幕一幕地放着。
舒雅望漫步在公园里,公园很漂亮,像天堂一样,桃花和杏花交错地开着,不时有风吹过,花瓣落了满地。她走过喷泉广场,广场上的孩子们追逐着白鸽笑得灿烂,一个十几岁的女孩牵着一个七八岁的漂亮小男孩,从她身边跑过。她忍不住回头望向他们,美丽的白鸽飞起来,天使一般的羽毛从天空飘落,女孩的裙角飞扬,笑容灿烂。她停下来,抬手接住空中飘落的羽毛,坏心眼地在小男孩的脖子上挠着,小男孩捂着脖子,生气地瞪她,她笑呵呵地继续挠他,小男孩抬手还击,女孩转身就跑,两人在广场中央追逐着,单纯明亮的笑声传得很高很远。
“不知道。”舒雅望摇头,抬头笑着问,“你不会等我吧?”
夏木怎么可能死呢?
夏木苦笑了一下,又喝了一口啤酒,皱起眉头想,是他太贪心了,记得小时候,他只要能留在她身边就好,只要能每天看见她就好。
忽然他笑了,笑得很苦,他说:“看来……我命中……注定……要……要死在……你……手上……呵呵呵呵呵呵……”
公园里到处开着桃花,姹紫嫣红色彩斑斓,她沿着湖边慢慢地走着,远远地看见一座精致的八角亭,她走了过去,抬起头。
那天,来的人并不多,夏木的亲友本来就不多。
唐小天苦笑一下,蹲下身来,将手里的鲜花放在夏木的面前,雨滴打在透明的包装纸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望着夏木说:“你小子终于成功地抢走雅望了,这下开心了吧?”
安静的城市里,
“嗯。”
离事发地不远处的五星酒店里,一个清秀的女子满眼坚定地站在大厅里等待着,等他回来,等他站到她面前,然后紧紧地抱住他,告诉他:“夏木,我爱你,很爱你,没有假装,没有勉强,就是爱你。”
她说:“你好,我叫舒雅望,你可以叫我雅望姐姐。”
这美丽的天堂,没有他,又如何能称之为天堂?
他的身后跟着三个拿铁棍的男人,他们的铁棍不时地打在夏木单薄的背脊上,一个男人眼看追不上他,便将手里的铁棍对着夏木猛丢出去,铁棍正好砸在夏木头上,夏木脚下踉跄着向前冲了两步,鲜血一瞬间流满他的半边面颊,可是他却没有停下来,他像一只被逼到绝境的野兽,挥舞着利爪,凶猛地向曲蔚然扑去。曲蔚然有些慌张,君子面具再也戴不住了,他慌张地向后退。夏木的铁棒向他挥过来,他转身就跑,可刚跑出两步,一道刺眼的光线射过来,刺耳的刹车声加上沉重的撞击声,曲蔚然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飞了出去……
夏木对他的伤害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想报仇想得快疯了!他当初如何废了他,他现在就要如何回报他!
他说:“桃花。”
“那。”唐小天停顿
九九藏书
了一下继续道,“我先走了。”
舒雅望咬咬嘴唇,轻声道:“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他。”
可没想到的是,那男孩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抬手就拿出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他那时的眼神和现在的一样,那像野兽一般的眼神,阴冷的,残忍的,想置他于死地的。
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他的眼睛轻轻合上……
女人说:“那个男人好俊俏。”
可,终究没有如果……
郑叔叔紧张地上前问:“雅望,你怎么了?”
“你好,这里是W市人民医院,你的朋友夏木,于今夜凌晨一点送入我院救治,因脑部被硬物击打多次,抢救无效,于凌晨四点十六分确认死亡。”
“放心吧。”舒雅望点头,“我会的。”
唐小天看着夏木的墓碑,眼睛微微地红了:“我来送送他。”
他微微地扬起嘴角,愉快微笑。会议室里的人都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就在他刁难一个公司元老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了,一个一脸杀气的男孩冲了进来,他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他有一张让人很难忘记的脸庞。
他抬手,喝了一口啤酒,微微地有些苦涩。
又是一棍打来,夏木吐出一口血,忽然他猛地伸出手,硬是抢过一根铁棍,站起身来,从四人的包围圈中打出一个缺口,向曲蔚然冲过去!
竹子摇着她的肩膀让她冷静,让她面对,让她想哭就哭。
为什么?他什么也看不见?
舒雅望慌忙挂了电话,取下电池,她不要听,她不相信!
他甚至想,他要是想动手,那就给他打两拳好了,应该不会痛,也不会痒。
“那时候,我一定会等你。
“舒小姐,请你现在来一趟医院,有些手续……”
舒雅望转头,问:“你也来了?”
他的脚步踉跄了一下,猛地跌倒在地上;他的嘴里不时地呕出大量鲜血,他俊秀的脸上已经满是鲜血;他的手脚微微地抽搐着,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又无力地倒下;他清冷空洞的眼睛睁得很大很大,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渐渐地,他不动了,他的眼神涣散,瞳孔开始放大,他像是一只濒死的鱼,嘴巴一张一合的,混合着血液,呢喃着:“雅望,雅望……雅望。”
那熟悉的军区大院,那二十分钟的上学路,那灿烂的艳阳天,那三层楼的别墅,那次初见,那一个深爱的人。
于是,他也笑了,缓缓地牵动嘴角,轻轻地望着她,笑了。
绚丽的桃花丛中,好像传来夏木清冷的声音。舒雅望猛地转头看去,像是看见了他站在桃花丛中望着她轻轻地抿起嘴角,就像从前那般。
“雅望。”
舒雅望被舒爸扶着,来到市医院的太平间,她在那里再次看见了夏木。
站着笔直的夏木冷冷地看着他,看着他闭上眼睛,看着他再无声息,看着看着,他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手中的铁棍慢慢松开,掉在地上。额头的鲜血不停地流着,他蹒跚地往前迈步,他忽然很想见她,想回到她身边,他要回到她身边,回去,他离不开她。
“哦,那就好。”郑叔叔放心地笑笑。郑叔叔又问了好多问题,舒雅望都一一回答了,郑叔叔又说了很多军区大院里的事,一件一九*九*藏*书*网件,一桩一桩地说着。
夏木喝完几瓶啤酒,又在酒吧里坐了一会儿,当酒吧的摇滚音乐响起来的时候,他皱着眉头走出酒吧。
过了一会儿,天色渐渐暗下来,唐小天站起身来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五月了,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舒雅望下了车,走进公园,看着满园的桃花开得正热闹。
那男孩的眼神很凶,像是要扑上来,准备将他撕成碎片一样!
离他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坐着五个人,两男三女,一个女人正对着夏木坐着。他一来女人就着迷地盯着他的脸看,她身边的男伴不满地推了她一下:“看什么呢?”
有的时候,一旦错过便是一生。
舒雅望拿着电话,呆呆地听着,完全没有反应,只是一直维持着拿电话的姿势。她不哭,也不闹,她没听见,她什么也没听见,她只是等得太累了,所以她做梦了,梦到一个神经病给她打电话,说夏木死了。
拿着铁棍的男人们听到命令,一窝蜂地向夏木袭去,一瞬间,夏木被铁棍打中好几下,鲜血从他的嘴里流出,疼痛使他闷哼出声。一根铁棍狠狠地打在他胸口上,他喷出一口血水来,接着又是一棍下来,猛地击中他的头部,他眼前一花,被打得半跪下来,流淌着的鲜血流过眼睛,世界变成一片血红色,他睁着眼睛,看着远处的曲蔚然。他正冷笑着看着他,那眼神,像是在享受一般:“慢慢享受吧,夏木,从明天开始,你也是个废人了。”
二十二岁那年的记忆像是压抑不住似的往脑子里冒,她全身止不住地微微颤抖,她用力地深呼吸了几下,告诉自己不要乱想,没事的,没事的。
那天,所有的人,都低着头,沉沉地哭泣着。
舒雅望望着他的背影,抬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想说什么,最终又没有说出口。
她握着手中的鱼儿说:“夏木,我会戴着它,一直戴着它,戴着它到老,戴带着它进坟墓,戴着它到下辈子。
唐小天问:“去多久?”
照片里俊美的男子,眼神是一贯的淡漠,唐小天看着他,忽然低头道:“对不起,夏木。”
两天后,夏木的葬礼在S市举行,那天天很蓝,云很淡,天气出奇地好。
鲜血遍地,触目惊心。
夏木停下脚步,冷冷地看着。他身后的四个人见到这种场面,慌忙扔掉了手中的铁棍,仓皇而逃。
她忽然轻轻的地笑了,脑子里忽然想起多年前她和他的对话……
清晨的时候,他看着她的睡脸,他真的不想走,一步也不想离开,他在她床头站了一个多小时,他想着,她要是醒了,他就不走了。
可当他看清楚时,他的笑容忽然僵住,低下头来,无框眼镜的玻璃片反射着白光,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他握紧双拳站起身来,沉着脸,全身散发着恐怖阴冷的气息,单手插入裤袋,拿出手机,最后转头瞥了一眼酒吧里的夏木,然后缓缓消失在黑暗之中。
曲蔚然冷笑着将他手里的烟蒂丢在地上,用脚踩灭,狰狞地命令道:“给我废了他。”
离开她才十一个小时,他已经开始后悔了……
唐小天揉了揉舒雅望的头顶:“雅望,好好的,要坚强。”
http://www.99lib.net她忽然很想去自己设计的公园看看,那时他答应她,会带她一起去看的,可惜他没机会看了,而自己,也一直没去过。
舒雅望点点头:“夏木会高兴的,他以前不喜欢你,是因为我喜欢你,现在我爱的人是他了,他应该不会讨厌你的。”
两天后,舒爸将躲在W市出租屋里的舒雅望拉出来,让她去送夏木一程。舒雅望尖叫着,抗拒着,她不要去,她才不要去,哪儿都不要去,她就待在家里,待在他们曾经幸福依偎着的地方,只要她在这儿等着,他就一定会回来。
曲蔚然也看着夏木,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这是他第二次将要死在他手上。他记得第一次的时候,那天他在主持一个会议,会议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他坐在上位浅笑着藐视着那些极力讨好他的人,是的,藐视。当父亲的第一个儿子没死的时候,那些人到底有谁正眼看过他?当他们帮着正室的大公子欺辱他的时候,也许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能坐上继承人这个位子吧?
原来,自己是个这么不干脆的男人。
舒爸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老泪纵横地吼:“你不去看看那孩子,你让他怎么闭眼啊?”
深夜,
如果当年她能早点看清楚,如果当年他愿意相信她,如果当年他没有离开……
“那时候,你不来我不老。
“一直想和你说,对不起。”一切都是他的错,要不是他认识了曲蔚然,夏木也不会死,雅望也不会吃那多苦,就连曲蔚然,他也不会死。
那大厅的玻璃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陌生的面孔从她眼前来来往往地走过,她等得急了,就走到酒店外面张望。两辆救护车从她面前开过,警笛声鸣得她心乱,她皱了皱眉头,莫名地心慌。
舒雅望出神地望着他们,忽然想起她和夏木刚认识的时候,也是这样,她总欺负他,而他气鼓鼓地扑上来咬她,那时的他,真是可爱极了。
那天,舒雅望一个人在墓碑前站了很久,直到所有人都离开,直到老天终于开眼了,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舒雅望站在雨中,望着墓碑上的男子,静静出神。过了好久,她才发现有人在她身后为她撑起了伞,她愣愣地转头看去,只见唐小天站在她边上,静静地陪她站着。
夏木的额头不停地冒出鲜血,他拿着铁棍,冷冷地看着躺在地上睁着眼睛费力喘气的男人,这是第二次,第二次他看着濒死的他。
抬手,轻轻地抚着他脸上的伤痕,磨蹭着他嘴角的笑容,她看着他,说不出话来,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她看见他脖子上的接吻鱼项链,终于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音,她哆嗦地伸出手,将他脖子上的接吻鱼项链摘了下来,取下一只小鱼,牢牢地握在手心里,将项链再次给他戴好,眼泪急速地往下掉着。
“嗯。”
她拉起他的手,轻轻地钩上他的小拇指,望着他,哭着说:“约定了,约定了哦。”
他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那年夏天,那次初见,他扶着古木栏杆,顺着楼梯向下走,她听到声响,抬起头来,望向他,扬起嘴角,柔柔微笑,清雅淡丽。
舒雅望的鼻子微酸,眼泪刷地一下滑落。
没死没死没死没死!
舒雅望看着这牌匾久久不能言语,她
九*九*藏*书*网
的心紧紧地抽痛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能来看一眼,她为他设计的天堂?为什么他不能陪她来看一眼……只要一眼,他就能明白,她真的爱他,好爱好爱他,就像她自己说的,真心地想和他在一起。
可为什么,当他闭上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
她问:“你喜欢什么花?”
她慌张地跑回家里,紧紧地关上房门,拒绝接听任何电话,不理睬任何人的敲门声,她不想听到任何人在她面前说起夏木!
“哪个?”男人不爽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然后又不爽地收回视线,“哼,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吗?”
她想,当他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一定会笑吧,那珍贵又温柔的笑容,她会再一次看见吧。
晚上,霓虹灯在城市中闪烁着,空气微凉。夏木漠然地站在天桥上喝着啤酒,看着车流从天桥下穿过。他喜欢这样,在夜晚的霓虹灯下,一个人安静地站在街头看着马路上的车水马龙,这样会让他觉得很平静,平静到就像时间也停止了一样。
她拒绝,她尖叫着将她赶出去,她不要听,她不要冷静不要坚强不要哭!夏木没死!
她有多少话要和他说呀,她有多少情要和他诉呀,她要给他天下第一的幸福,要给他天下第二大幸福,要给他一切的一切,倾尽全力,像他爱她一样地爱他……
可现在呢?他不停地想要更多,温柔的笑容,甜蜜的亲吻,这些都不能满足他了,他想要她的心,她的灵魂,想要她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嗯。爷爷身体硬朗得很。”
那是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可他从未叫过她姐姐,从未……
一直沉默的舒雅望忽然说:“郑叔叔,开去W市的杏花公园吧。”
为什么他不能来看一眼呢?
“我不会等你,因为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他太了解她,她的心已经完全从他这儿离开了,永远也不会再回到他身边。
有的时候,一旦错过便是一生。
舒雅望转过头来,默默苦笑一下。
舒雅望流着泪,踉跄地走过去,轻轻弯下腰来,仔细地看着他。那一生罕有笑容的孩子,在死后,嘴角居然带着一抹漂亮的笑容。他像是睡着了,做着一个美丽的梦,梦里有他经历过的最快乐的事,梦里有他最爱的人,他流连在那儿,不愿醒来。
她不相信夏木死了,绝不!他只是生她气了,他走了,去美国了,他还会回来的,因为她在这儿,所以他一定会回来的,她知道的,他爱她,他离不开她。
还没等夏木反应过来,又是一阵银色的闪光,夏木抱着手臂,侧身躲过,他猛地向后退了两步,看清了面前的情况,四个高大的男人拿着铁棍将他围在中间,一步一步地向他逼近。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手里的烟正慢慢地燃烧着,他踩着优雅的步子走过来,嘴角扬着邪恶的笑容:“夏木啊,今天我们要好好算算旧账。”
夏木垂下眼睛,喝完易拉罐里的最后一口酒,将瓶子捏得哗哗作响。他直起身子,走下天桥,将空瓶扔进垃圾箱里,双手插在口袋里,垂着头往前走着。
当年,他没死在他手上,却没想,今天还是……
再次遇见,可有来生?
果不其然,那亭子的牌匾上写着:夏有乔木,雅望天堂。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