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男人的眼泪
目录
第十六章 男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舒雅望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无措地看着他。夏木站起身来,将她拉过来,按在椅子上,让她坐下,然后转身开始收拾房间。沾满油迹的碗盘被他抬手端到厨房水池里;餐桌上的白色垃圾饭盒被他丢进垃圾筐里。舒雅望有好几次想站起来去帮他,可都被他默默地瞪了回去。
当她看见书桌上的那些信时,连忙跑过去想将信收起来,她慌张地解释:“那个,这些……这些是……这些是我准备丢掉的。”
唐小天走到车库取车,还是那辆父亲退休之后给他的老式越野车。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车子,漠然地望着前方,熟悉的道路不断地后退,唐小天开着开着,停了下来,愣了半晌,忽然伏在方向盘上号啕大哭。
怪只怪那缘分太浅,未满千年。
“那么雅望,你的幸福呢?”夏木看着她,轻轻地问,“我可以给你幸福吗?”
“妈,你别再说唐小天了。”舒雅望扭过头,不想再听。
“我知道我应该放他走,可是……”舒雅望低下头,喃喃地道,“可是,我爱他呀,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
夏木点头:“袁老师。”
她怎么可能不爱他呢?从她看见他拿着枪站在血泊中的时候,从他打开救护车将自己救出来的时候,从他告诉她可以打掉那个孩子的时候,她的心,早就一点一滴地被他的爱渗透了,蚕食了,吞并了,她早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他了。
夏木放下手中的书,想了想道:“桃花。”
夏木的身子猛然一顿,眼睛忽然微微地湿润起来,呆滞地望着她。
“为什么算了?”唐小天也悲哀地看着她,“为什么你要和我算了?”
夏木轻声应她:“嗯?”
她迷恋他的怀抱,他的温柔,舍不得离开。
“反正你爸欠他们家一条命,你又欠他们家一份情,你要拿自己去还我也阻止不了你,妈就是舍不得姓唐的那孩子。那孩子多好,对你一心一意啊,妈一直想他当我们家的女婿,妈知道你心里也还惦记着他……”
“挺好的,去美国对夏木来说,是个好决定。”唐小天的眼睛有些红,他勉强笑着点点头,“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舒雅望失声笑了,夏木还是这样,一点儿也没变,总是嗯,嗯,嗯的,不喜欢多说一个字。
舒妈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这孩子从小就这样,做了决定就不会改了,只是这婚姻大事你要想清楚啊,夏木那孩子现在是喜欢你,可他比你小四岁,等他到你这个岁数了,你就老了,万一到时候他变心了……”
舒雅望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他,很用力地拥抱着他,想将自己的心情传达给他,想告诉他,夏木啊,她也是,她也舍不得他做任何事,舍不得他有一点点不开心。
到达W市的时候已经半夜十二点了,舒雅望提起精神,笑着将夏木拉回到自己住的地方。门一打开,舒雅望愣住了,屋子里很凌乱,沙发上到处丢着女生换下来的衣服,泡沫地板上满是从超市买回来的零食,茶几上放着没吃完的饭菜和没洗的碗筷。
“我看我闺女不行吗?”
唐小天低着头,从她身边走过,她听见他轻声说:“再见,雅望。”
舒雅望给郑叔叔打了电话,求他告诉她夏木的下落,郑叔叔一开始不愿意说,舒雅望求了半天,郑叔叔才告诉她,夏木现在住在W市的一家五星级宾馆里,将搭乘明天早上十点的飞机去美国。
这次,她不会再犹豫,
第二天,没有人唤醒沉睡中的舒雅望,夏木还是离开了,就连舒雅望脖子上的接吻鱼项链也不见了。舒雅望慌张地寻找他,只看见桌子上放着一封信,信上写着:放爱自由——夏木。
夏木抬手,也紧紧地抱住她,将俊美的脸庞埋在她的肩膀上,闻着她熟悉的发香。
“嗯。”舒雅望紧紧地盯着地面,无法抬头看他。
“桃花?”舒雅望皱着眉,有些苦恼地说,“可这是杏花公园耶!”
竹子双手合十,发出清脆的响声,点头笑道:“当然,为了感谢我,你们得替我收拾屋子。”
竹子望着上方挑眉,舒雅望转头一看,发现自己枕在夏木的腿上睡着了,夏木是倚着沙发睡的,他的眼里一片清明,看样子已经醒了很久了。
“妈!”舒雅望无奈地再次打断她。
“嗯。”
当她说喜欢的时候,他的嘴角又轻轻地抿了起来,深邃漂亮的眼睛里满是闪闪的亮光,与平日的淡漠很不相同。
一个等了,却等得太早;
“雅望……”
舒雅望想好做什么之后,就将米舀出来,洗干净,再兑上水,http://www.99lib.net放在电饭锅上煮,然后拿了几个鸡蛋开始煎起荷包蛋来。就在她忙来忙去的时候,客厅里的夏木已经停下了动作,他的目光随着她的动作打转,如墨的眼珠里倒映出她的样子,她低头的样子,她被油烟呛着轻轻咳嗽的样子,她翻动锅铲的样子……
舒雅望拿着信纸不停地说:“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
夏木没说话,他知道,她能狠下心来丢掉这箱信,可她真的能丢掉心里的那个人吗?
“啊,对了,张靖宇约我明天见面,你要不要一起来?”唐小天用有些期待的眼神看着她,“靖宇他说……很想你。”
“我真的爱他呀。我真的想和他在一起。想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他,想每天晚上都能和他说晚安,想给他一个温暖的家,我想让他幸福……我爱夏木!真的爱他……”
舒雅望紧紧地回抱住他,在他怀里使劲地哭着:“对不起,对不起,你别生我的气,我一定会丢掉的,这次真的会把它们丢掉。”
“你呢?”唐小天看着她问,“你怎么回来了?”
“嗯,真的。”
“哦,这样啊。”
她是忘不掉唐小天,唐小天对她来说是生命里重要的人,她真的忘不掉,可是那种爱他的感觉,她已经渐渐忘记了,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她就可以完全忘记他,坦然地面对他了。
舒雅望见他这么固执,也就不和他争了,笑着说:“那你好好打扫,我去做早饭给你吃,好不好?”
舒雅望死死地看着前方,眼泪就这样刷地掉下来:“再见,小天。”
舒妈抱怨地哼了哼:“我怎么敢不喜欢,自从他来了之后,我敢说他一句不好,你和你爸都能把我吃了……”
她经常会坐在书房的大转椅上,满面笑容地和他说着她的设计,公园的湖边种一排柳树,还要建一个漂亮的八角亭;公园的中心要铺上翠绿的草坪;游乐场建在公园的南边;北边要建一个华丽的喷泉广场,喷泉不远处的花圃里要建一个鸽笼,在里面要养很多很多的白鸽,当人们走过去的时候,白鸽会飞起来,会有天使一般的羽毛从天空飘落……
竹子叹了口气,走过去,蹲在她身边很认真地望着她问:“雅望啊,你是因为内疚,是因为想补偿夏木,所以才和他在一起的吗?”
夜里,舒雅望在房上网,舒妈推门,端着一杯热牛奶进来,舒雅望接过牛奶对着母亲微笑:“谢谢妈。”
舒雅望看着地面,没有说话,唐小天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人就这样相对无语地站着。
就在两个女人吵吵闹闹的时候,夏木已经起身,开始收拾房间了。
夏木将信放下,转头问:“怎么?”
“雅望,我已经长大了。”夏木将她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紧盯着她的眼睛,用低沉悦耳的声音说,“我不想,再当那个被你捧在手心呵护的男孩。”
她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将箱子里的信全部拿出来,一封一封地数着,一遍一遍地数着,而他,总是站在门外,沉默地看着她数,那时的她,真的离他好远,她脸上的笑容,眼里的神采,心里的情意,总是透过那些信,飞向很远很远的地方,飞向那个叫唐小天的男子。
舒妈叹了一口气:“你看你,妈说两句都不给说,要是以后在大院里遇上了,你怎么办?转身就跑?”
“你在数啊?不用数了,1089封,雅望几乎天天都数,光数又不看,真是奇怪的人……”竹子低头拨弄了下桌子上的信,忽然感觉有些不对,抬眼就看见了那样的夏木,像是掉入了绝望的深渊,那浓浓的忧伤,像是快要哭了。竹子不知所措地退后一步,小心地问:“夏木,你怎么了?”
他想把箱子放回去,却又忍不住拿起一封,看着上面的字。这字迹他很熟悉,记得以前,舒雅望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下楼看信箱,信箱里总是有她的信在等着她,她总是一脸笑容地拿出来,捧着信蹦蹦跳跳地上楼,回到房间,将信看上好几遍才舍得放手。那时,她也有一个箱子,漂亮的粉红色箱子,她将他的每一封信,细心地编上号码,小心地放入箱子。
夏木冷着脸拉着舒雅望往前走,转弯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唐小天站在原地,一脸悲伤地看着他们。他们的目光相遇,唐小天的目光里有着恳求,他希望他能好好对她,夏木却躲开他的视线,他讨厌他,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一直讨厌,永远讨厌!
“他不相信,他不相信我。”
舒雅望抬起头来:“对!我要去找他,要和他说清楚,再也九-九-藏-书-网不会让他偷偷跑掉了,不管他去哪儿,我都要跟着他。”
“夏木!”舒雅望大声叫他的名字,眼泪落下来,她上前一步,紧紧地握住夏木的手说,“夏木,我喜欢你,真心喜欢你,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想给你幸福,我真心这么想的。”
“妈,”舒雅望好笑地打断她,“在这点上你一点儿也不用担心,夏木不是这样的人。”
因为他爱的人,是那么地爱他,即使将她牢牢地牵在手里,他还是觉得,那么地不安,他很怕,她会甩开他的手,跑回他的身边,所以,他只能紧紧地拉着她离开这里。
那像一阵风一样的家伙走了之后,房间里变得有些安静,舒雅望顺了一下长发,想接过夏木手上的扫把,可被夏木躲过了:“我来扫。”
夏木问:你喜欢?
她真的能吗?
“夏木……”舒雅望急了,按着他的双臂,看着他说,“够了,已经够了,我们都吃够了苦头,所以让我们在一起,嗯?这些日子不是很好吗?我们难道不是很幸福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真心想和你在一起!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不会遇上的,他现在在云南,根本不可能回来,等到他回来,我早就已经到美国了。”舒雅望低下头,双手轻轻握起,轻声道,“我和他的缘分早就到头了。”
竹子耍无赖:“那我不走了。”
舒雅望在公司等了夏木半天,还是不见夏木过来,有些不安地给他打电话,可他居然连电话也没接。舒雅望很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事,急忙和公司请了假,跑回家去。
夏木抿着嘴唇,浅浅地笑着,将她又拥紧了些。
她会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对他说“我爱你”,一直说到他相信为止。
夏木会说:“记得。”
舒雅望摇头:“你想得美,要走可以,先把房间收拾干净。”
舒雅望笑:“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她说:“你知道吗?你站在桃花中间的样子特别好看。”
“雅望啊,你真的想好了?”舒妈握住她的手,还是不赞成女儿的决定,在她心里,只有唐小天才能给女儿幸福,她希望女儿能嫁一个会照顾他、体贴她、让她依靠的好丈夫,而夏木在她眼里,只是一个需要女儿照顾的孩子。
晨光轻轻地洒进着温暖的小屋,厨房里的舒雅望正为早饭而忙碌着,而夏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厨房门边,靠着门墙,静静地看着她,嘴角轻轻扬起的弧度,透露着他那淡淡的幸福。
舒雅望点点头:“哦。”
“夏木,你还记得我不?”竹子笑着问。
有些话不能说得太满,舒雅望说她和唐小天不会再见面,可事实上,第二天她一出家门就遇见了他,就在离家不远的十字路口。舒雅望愣住了,完全没有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唐小天穿着一身笔挺的07式新款军装,修长挺拔,丰神俊朗,轻易就能让人意乱心迷。
她会紧紧牵住他的手,
夏木望着她点头。
舒雅望懊恼地皱眉,偷偷地看着他的脸色,想道歉,却又不知道从何道歉起,只能任他拉着快步往前走。
舒雅望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也不知为什么,好像经过昨天晚上,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似乎他们彼此贴近了很多。
舒雅望坐起来,看着夏木笑:“醒了?”
舒雅望停下动作,咬着嘴唇,笑着装傻:“你在说什么啊……”
舒雅望摇着头笑,也就只有在母亲眼里,她才是最好看的。
夏木有些茫然地抬头看她。
舒雅望使劲地闭了下眼睛,死死地皱着眉头。
两人都睁着眼睛,望着窗外。窗外是明亮的星空,月色很美,很迷人。
他没动,还是沉默地望着她。
竹子嘟着嘴巴,抓着头奇怪地说:“这信你没来之前,雅望叫我帮忙扔掉的啊,奇怪,我明明扔到楼下的垃圾车里了啊,怎么又跑回家里来了啊?”
过了一会儿,他才离开她的嘴唇,舒雅望垂着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看他,她的眼角带着一丝醉人的羞涩,夏木的嘴唇轻轻抿起,他抱紧她,用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说:“到时,一起去看吧。”
“嗯。”
夏木拉住她,低着头,沉默良久之后,抬起头望向她,轻声问:“你一定要这样小心翼翼地照顾我吗?”
“看,心疼了。哇哈哈哈哈!”
对,她是内疚,她怎么可能不内疚?她毁掉了他六年光阴。
夏木转身看她。
夏木没说话,她伸手推了他一下:“你别站这儿,身上都有油烟味了。”
他眷恋她的味道,她的温度,舍不得放手。
竹子指着夏木笑:“看,默认了。”
舒雅望举拳:“忍耐是www.99lib.net有限度的!”
夏木坐了下来,将箱子里的信全部拿出,一封一封地数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有些茫然地数着,那些信杂乱无章地散落在桌上,就如他现在的心情。
电话那头的男人很爽快地答应:“好,老地方见。”
可到最后……
舒雅望愣住,她没想那么多,她只是想让他在最干净最舒适的环境里,她不想他有一点点不适的感觉。这样做,会让他不高兴吗?
“你别臭美了。”舒雅望指着凌乱的屋子道,“你把房间搞这么乱,还不赶快给我收拾。”
“你在说谎!”夏木望进她的眼里,一字一句里满是伤痛,“你爱他,你永远都爱他,你只爱他!我知道,不爱唐小天的舒雅望,就不是舒雅望了。”
他知道他是男子汉,他不可以这样哭,他知道他是是军人,他不可以这样哭,可是,她要走了,她真的要走了,离开家,离开军区大院,离开S市,离开中国,走得远远的,远到他再也见不到她,再也见不到了……
一个回来了,却回来得太晚。
舒雅望张张嘴巴,她好想问他,夏木,你幸福吗?和我在一起,觉得幸福吗?
“不要急着否认,你好好想想,你是真心爱夏木吗?比爱唐小天还爱吗?”
舒雅望沉默半晌,然后说:“他走了。”
舒妈问:“你真要跟夏木结婚?跟他去美国?”
舒雅望无奈地笑了,笑容里带着温柔,带着宠溺,她轻声问:“饿了?马上就能吃了。”
夏木看着她,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终究还是忍了回去,一个大步走上前去,抓过舒雅望,用衣袖粗鲁地将她脸上的眼泪擦掉,然后一把抓起她的手说:“回W市。”
竹子眯着眼睛笑,好像被夏木记得是天大的喜事一样:“哈哈,不愧是我的学生,记性这么好。”
很久很久,久到自己都不愿意去计算……
她想清楚了。
“他说放我自由。”舒雅望闭上眼,痛苦地将双手插进头发中,紧紧握住,“自由?什么才是自由?我根本不需要他放我自由。”
唐小天望着他们转过弯道,再也见不着踪影,苦笑着低下头,转身慢慢地走着,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拨了个号码,接通后,他笑着说:“靖宇,出来喝酒吧。”
舒雅望低下头,快速地说:“我要和夏木去美国,然后和他结婚。”
男孩说:“我一定会回来。”
有一次,舒雅望坐在大转椅上,一脸开心地问:“夏木,你喜欢什么花?”
这样勉强和自己在一起,她真的会幸福吗?
舒雅望有些奇怪地转身问:“你站在这儿看我干什么?”
舒雅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头,笑着望着母亲:“妈,我想好了,这个决定我反复考虑了六年了,不会错的,夏木表面上虽然很冷漠,但他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他真的很好,真的很爱我,我一定会幸福的。”
舒雅望难过地哭了出来,夏木走上前去,轻轻抱住了舒雅望,眼神渐渐暗下:“别哭,不要哭。雅望,别哭,知道了,我们在一起,我们在一起。”
“难道你不认为,夏木他应该得到一份真诚而完整的爱吗?”
夏木没理她,竹子有些心虚的看着他,自己好像说错什么了……
“妈妈说不过你,你自己觉得好就好吧。”舒妈摇摇头,站起身来走了出去,“早点睡,别玩太晚。”
可有一天,夏木在帮舒雅望找忘记带到单位的资料时,从书房的抽屉里翻出了一个纸箱子。箱子的外表有些破旧,夏木也没多想,打开箱子一看,是满满一箱子的信。那些连一封都不曾打开过,他随便翻看了一下,同样的信封,同样的笔迹,同一个人。夏木盖上箱子,有些狼狈地别转过头,心沉沉地下坠。
“雅望,如果你不够爱他,那就放他走吧,其实,你也应该放他自由。”竹子看着舒雅望。舒雅望茫然地看着她,长发顺着脸颊散乱地垂下来。
夏木要就读的美国学校那边还有些手续没有办好,所以暂时还不能过去。舒雅望想,既然这样,那她就把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做完再辞职也不晚。
第二天清晨,当舒雅望睁开眼睛的时候,竹子正凑在她面前,那戴着眼镜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贼贼的笑意,舒雅望伸手打开她的脸,嘟囔道:“干吗笑那么贱?”
“可以!”舒雅望固执地望着他:“你可以。”
舒妈沉默了一会儿:“你真心想跟他去吗?”
舒雅望拿着信纸颓然地跌坐在地上,这次她没有哭。
竹子走近,看见夏木手里的箱子,忽然吃惊道:“啊!这些信……”
他们偶尔会交谈,藏书网她会轻声地问:“夏木,你还记得学校后面那片桃花林吗?”
夏木又简短地应了她:“嗯。”
她又急又好笑地看着他在房间里来回打扫着,当他向竹子那一堆脏衣服“进攻”的时候,舒雅望再也忍不住地站起来,一把拉住他:“夏木。”
舒雅望的手在大衣口袋里紧紧握住:“不了,我明天就回W市了,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那,今天也可以,我打电话和他说。”唐小天说着就要给张靖宇打电话,舒雅望抬手拉住他,无奈地抬起头,悲哀地看着唐小天,“小天,算了吧。”
“我陪夏木回来的。”
舒雅望叹了一口气,摇头道:“竹子这家伙,我一不在就把房间弄成这样。”
唐小天半天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依然盯着她:“你决定了?”
生活就这样平静地过下去,平静的生活,简单而恬淡,夏木有时候觉得,就这样过一辈子的话,那就是幸福了吧。
是她不好,是她表达得不够清楚,是她做了让他误会的事,她真是活该。
因为夏木没有地方住,舒雅望也舍不得夏木离开,于是,两人便别别扭扭地生活在一起了。夏木每天接送舒雅望上班,暂别时两人都是依依不舍的眼神,偶尔回头相望一眼,然后满足地微笑。下班后回到家,就是两个人的温暖空间,他们时常依偎在沙发上,捧着杯子,开着电视,闲闲地聊着天。舒雅望经常下厨,每次都会煮满满一大桌菜,一脸笑容地看着夏木一口一口地全部吃下去。
唐小天望着她说:“部队里有些事要回来办。”
夏木不忍看她失望,浅浅地笑着:“杏花我也喜欢。”
“随便,我无所谓。”
“我……”
见过唐小天的当天晚上,夏木就拉着舒雅望去了W市,一路上夏木都沉着一张俊脸。舒雅望有些慌,却不知道说什么,一直到下了飞机,夏木的脸色才稍见缓和。
“我本来是想收拾来着,不过现在又不想收拾了。”竹子无赖地笑道,“为了让你们俩能更甜蜜地共度二人世界,我决定搬出去住。”
夏木没说话,紧紧地皱着眉头,一脸难过。
舒雅望揉揉眼睛,很欢快的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的食物,除了成堆的泡面之外,还有一些米、鸡蛋、杂菜和牛肉罐头,以及火腿肠。
每天晚上舒雅望都会给夏木晚安吻,每天早上,夏木都会温柔地叫醒赖床的舒雅望,然后开始平静的一天。
“好吧,不说这个,那他现在大学也没上,什么也没有,你得等他多久他才能养家啊?再说去了美国你也没工作,他也没工作,你们两个用一分钱还得找他家里要,这日子你过得了吗?”
舒雅望看着电脑屏幕想了一会儿,眼睛一亮,似乎有了主意,她开心地亲吻着夏木的脸颊,一脸神秘地说:“等公园建好了,你一定要去看哦!”
明明那么想见面的两人,可见面了却连对方的脸都不敢看。
怪只怪那缘分太浅,未满千年。
她轻声说:“嗯,喜欢。”
两人无声地拥抱着,谁也没有先动。舒雅望睁着眼睛,安静地靠在夏木怀里,双手轻轻地抱着他,她垂下眼,忽然出声:“夏木……”
她满脸通红地愣住,一直到锅里的糊味将她唤醒。她慌忙转身,拿起锅铲,手忙脚乱地将已经糊了的鸡蛋装进盘子里,一边装还一边忍不住偷看他,当看见他微微抿起的嘴角时,她也忍不住眯起眼睛,轻轻地笑了。
唐小天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伸手握住她的手,舒雅望清醒过来,微微用力将手挣开,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
“加油!支持你。”竹子握拳,给她加油打气。
竹子哈哈大笑地跑进房间,拿了几样东西,又哈哈大笑地走出来,走之前还对着舒雅望贱贱地眨了两下眼。
对,她是想补偿他,可她有千万种办法可以补偿他,可她却选择和他在一起。如果不是因为爱他,她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因为她也知道,骄傲的夏木,是不会接受这种愧疚一般的爱。
舒雅望咬着嘴唇,低着头往前走,前方忽然出现一双运动鞋。她抬起脸,泪水将视线模糊,她眨了一下眼,泪珠滑落,然后看清了眼前的人。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她硬着头皮回到房间里,拿了自己东西,慌张地逃离。
女孩说:“我会等你回来。”
竹子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舒雅望,沉默地坐在客厅的角落里,无声无息到她从她面前走过都没注意到她,等她从房间拿完东西出来的时候才看见她。竹子吓了一跳,拍拍胸口道:“你干吗呢?坐在那儿和鬼一样,想吓死人啊?”眼神四处瞟了一圈,疑惑http://www.99lib.net地问,“夏木呢?”
夏木难过地说:“你还是爱唐小天,舒雅望还是爱唐小天啊。”
“那你去找他!和他说清楚。”
舒雅望每次说着她的设计时,眼睛总是亮亮的,那时的她像极了当初那个可爱的女孩。
舒雅望微愣,低头笑了一下,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心中忍不住感觉甜蜜,那种往外冒的甜蜜让她连心都颤抖了,她知道,这并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因为夏木不会说甜言蜜语。正因为这样,这句话,才更让她感动和心动。
一个等了,却等得太早;
可就是这样一个淡漠冰冷的少年,让她无时无刻不希望,他能得到幸福。
舒雅望挂了电话,穿上外套,冲出门去!
“好。”
他们相拥了很久,从站着拥抱,到最后站累了,他抱着她坐在黑色的皮沙发上。两人静静地相拥,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绕着她的发丝,她温顺地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
舒妈笑,抬手摸了摸舒雅望的头发:“好看,我闺女能不好看吗。”
“哦,雅望也等不及我走了。”
说完,她转身想走,他却一把拉住她,然后,闭上眼睛,在她嘴角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就在这时,竹子正好回到家中,书房的门没有关,她笔直地走过去,看见夏木,很亲热地笑着:“夏木,你在家啊?”
夏木看着她灵动的双眼,满面的笑容,心里满满的爱意忽然就这么爆发了,俯下身去,吻住了她柔嫩的嘴唇。她吃了一惊,有些僵硬地站着,睫毛一颤一颤的,嘴唇瞬间变得滚烫,脸一直红到耳根。夏木的眼睛里染上一丝笑意,闭上眼睛,缓缓地加深了这个吻。
舒雅望使劲地看着他说:“不……不是。我,我喜欢……你。”
舒雅望拍了竹子一下:“你别欺负夏木不喜欢说话。”
舒雅望红着脸,轻轻点头。
“那你就说到他相信为止,雅望,你不是说要给他幸福吗?那就去啊!”
夏木没说什么,只是抬脚向房间里走去。舒雅望连忙拉住他,怎么能让夏木待在这么脏乱的环境呢,她转身从厨房里搬出凳子,用抹布将上面的灰尘抹去,然后拉着他坐下,温和地笑道:“你先坐这儿,我收拾一下。”
“行了啦,房间我来收拾,你快走吧。”
“呃?”
舒雅望微笑着说:“你别收拾了。你说让我别小心翼翼地照顾你,你也一样啊。收拾房间这种事,本来就应该女生来做的。”
“妈,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舒雅望皱眉,“你不喜欢夏木?”
“丢掉了,再偷偷地去捡回来?”
“知道了。”舒雅望点头答应,静默了一会,捧起桌上已经冷掉的牛奶一口一口地喝着,电脑屏幕微弱的光芒照亮她的脸颊,她的嘴角微微上翘,带着淡淡的笑容,有些僵硬,有些固执。
可最后,她咬了咬嘴唇,还是没问,轻笑着说:“我就想叫叫你的名字。”
舒雅望笑:“你看你看。好看吗?”
竹子哈哈大笑道:“哇,夏木等不及赶我走呢。”
“对,他应该得到。”舒雅望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掉下来,“他本来就应该得到光明的前程,梦一般的爱情,温暖的家庭,他的人生应该是最美好的……”
一个回来了,却回来得太晚。
“嗯,真心。”
夏木的动作微微一顿,脸上淡漠的表情未变,只是有些僵硬,他闷了一会儿,想解释什么,犹豫了一下,又没说。
舒妈坐到她旁边的床上,静静地瞅着她,舒雅望喝了一口牛奶,转头问:“看着我干吗?”
“走了?为什么?”
“夏木……”
在擦身而过的瞬间,他们好像都想起,十八岁那年夏天,在这个路口,那空中飞舞的红花,那年少时的承诺……
夏木摇头,语气还是像往日一般平淡:“没有什么应该,你在我身边,什么都不需要做。”
唐小天也没想到会遇见她,他紧紧地看着她,目光近似贪婪,他有多久没见过她了?
唐小天有些尴尬地收回手,舒雅望低下头懊恼地咬了咬嘴唇,将手插进大衣口袋,抬头,带着有些僵硬的微笑问:“你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打开房门,看见夏木好好地坐在书房里,这才放下心来,皱着眉问:“你怎么了?人也不去,电话也不接,想急死我啊?”
舒雅望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不管过了多久,她都没办法面对唐小天,没办法看着他受伤害,可最可笑的是,每次伤害他的人,都是她自己!
她不哭了,再也不哭了,因为那个对她说,你一哭,我就想杀人的男孩已经离开她了。
夏木低着头没说话,舒雅望奇怪地走上前去:“夏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