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最初相爱的人,最终不得相守
目录
第十四章 最初相爱的人,最终不得相守
第十四章 最初相爱的人,最终不得相守
上一页下一页
窗外的天色越来越亮,舒雅望的手机闹铃忽然响了起来,她回过神来,按掉闹铃,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去上班。”
“哦。”老师抓抓头发,干笑了一下问,“那个,夏小姐……”
最初相爱的人,最后各奔东西……
就在那列火车上,她遇到了竹子。当时的舒雅望正望着窗外无声地落泪,然后觉得身后有人轻轻地戳着她的肩膀。
舒雅望紧紧地握着电话,咬着嘴唇低声道:“让他别等我。别等。”
夏木,一说到这个名字,舒雅望的心就沉沉地痛,这些年来,她总会梦到,梦到那个冷漠的男孩,那双空洞的眼睛;她总会梦到,他拿着枪站在血泊中,用那双空洞清冷的眼睛望着她说:“雅望,谁也不能欺负你。”
竹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你那时哭得好惨,都把我吓着了。”
“那,唐小天呢?”竹子小心翼翼地问,“这六年来,你见过唐小天吗?”
“你别再等我,也别再找我,你这样,只会让我更痛苦……”
舒雅望看着唐叔叔摇头叹气地离开,再也忍不住地走了出去。
“不,妈妈,别寄给我。”舒雅望连忙拒绝,她害怕看见唐小天的信,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地想他,怕自己没办法坚持,怕自己背叛在牢里的夏木。
她一步一步地走到他面前,他像是不敢相信似的,一直盯着她看。她在他面前站定,他张开双臂猛地上前,死死地抱住她。
藏书网
去吧,路上小心点。记得吃早饭。”
舒雅望出了家门,冬天的清晨有些冷,她拉高衣领,低着头踱步到公交车站牌,离上班的时间还早,站牌边只有寥寥的几个人,没等一会儿,她要搭的23路公交开了过来,上车,刷卡,车上的位子大多空着,她挑了个靠后的位子坐下,汽车缓缓开动,她坐在车上发呆。半小时后,车子停靠在离公司不远的车站。
好友竹子已经哭成了泪人,她紧紧地抱住舒雅望,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她,两人在明亮的灯光下坐了半晌,竹子忍不住问:“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她再低下头,一口一口地吃着饺子,一不小心,泪珠儿闪着十字光芒落入碗里,激起一圈圈涟漪……
舒雅望轻声说:“小天,回去吧。”
“呃……”老师被舒雅望一瞪,吓得有些无措地绞着手指,过了好半晌,才小心翼翼地凑过头去问,“那个……你在哭吗?”
舒雅望抬头望着他,泪流满面:“现在你回来了,可是,我等的已经不是你了。”
她记不清了……真的记不清。
最初相爱的人啊……
一想到那次见面,舒雅望忍不住笑了起来,瞅了一眼竹子道:“你以前真是呆得要命。”
现在你回来了,可是,我等的已经不是你了。
“雅望,跟我走吧,我会待在你身边,哪儿也不去,我会待
99lib•net
在你身边,再也不让你等我,我会待在你身边,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让我待在你身边……”
舒雅望走下车,走进离车站不远的早餐店里,点了一份水饺。她坐在座位上等着,透过店面的玻璃窗,可以清楚地看见马路对面的人,她远远地望着,有些微微失神。三年前,她在那对面见过唐小天,那时,她离家三年,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去了哪儿。中途有一次,因为太想念母亲,所以忍不住给她打了电话,舒妈在电话里偷偷哭着,让她好好照顾自己,想开了就再回来。
唐小天也哭了,他们久久不能说出一句话,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都不是原来的唐小天和舒雅望了;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因为他们知道,她们的缘分到此为止了。
再也不能紧紧地拥抱你,
后来,后来有一天早上,她像往常一样上班,却在W市的街上看见了不可能看见的人。她看见那个穿着绿色军装的男人不顾马路上的车流,横冲直撞地向她跑来,她慌忙地转身躲起来。
“雅望,雅望,雅望。”唐小天哭着叫她的名字,声音中透着深深的无助和绝望,这个刚毅的男人,他的泪水打湿了她的肩头。舒雅望紧紧地咬着唇说:“回去吧,回去吧,求求你了。”
她远远地看着他,唐小天像是感觉到了一般,一转头,便在人群中找到了她。
竹子抿了抿九九藏书网嘴唇,轻声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晃六年过去了。”
到底有多少次,她想打开它们呢?
下一次遇见,
她看见他在马路上到处张望着,寻找着,在茫茫人海中一直一直找着她。她看见他向她的方向走过来,她连忙躲起来,她以为他发现了她,可是,他没有,他只是找累了,只是靠着墙壁的另外一边。她蹲着身子,躲在墙壁后面,捂着嘴巴偷偷地哭。他靠着墙壁,咬着嘴唇,眼眶微红,一脸悲伤地看着人群。
“没。”舒雅望扭着头否认。
舒雅望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礼貌地笑着:“谢谢。”
舒雅望没动,像从前一般顺从地任他抱着,她忍不住哭了,她想念他的拥抱,想念着。
“不,不。”唐小天紧紧地抱着她,不愿意放手!
老师无措地对着手指,一脸惊讶地看着她,委屈地咬咬嘴唇,她只是想问她要去哪儿而已……
舒雅望微微一怔,低下头来,长久地沉默着。
“小天,你以前说过,你从来不怕我走到更远的地方,看见更好的风景,或者是遇见更好的男人。我现在,已经走远了,走得很远了,我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到你身边了。”
舒雅望摇头,哭得很大声,哭着说:“晚了,真的晚了,小天,真的晚了,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在等,我总是在等,我等你等了好久,最终还是没能等到你回来。”
最初相爱的人啊……http://www.99lib.net
竹子看着她沉默,她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再追问。
整整三个月,他每天早晨都去那儿等她,就连唐叔叔来了都没用。她看见唐叔叔又打了他,她像以前一样心痛,可这次,唐小天没有听父亲的话,没有离开,他还是固执地站在那儿等她。
可是即使她拒绝,舒妈还是将大大的一箱子信寄给了她。她没敢拆,一封也没敢拆。她将它们包了一层又一层,深深地藏在床底下。
“嗯。”
舒雅望只能在电话这边连连点头,舒妈告诉她:“你走了以后,小天还是天天给你写信,放假了,就天天来家里。他说他不嫌你,他等你回来。”
舒雅望推开他,退后一步:“小天,我从来没有正式和你说过,我们分手吧。”
她抬起头,望向窗外那片接近黎明的夜色,抬手轻轻握住颈间的接吻鱼项链,眯着眼睛轻声道:“夏木,就要出来了。”
那次,她到S市去当实习老师,实习结束后,她坐火车回家,在途中遇到了舒雅望,当时的她就像一个走失的孩子一般,哀伤迷茫得让人无法放任不管,所以她才会主动上前去和她打招呼。在得知她没有目的地之后,便邀请她和她一同去W市工作。
最初相爱的人,最终不得相守……
“跟你说了我姓舒姓舒!你烦死了!”舒雅望气得掀桌,她本来就心情郁闷,伤心至极,被这白痴老师一搅,居然气得大声哭起来!
http://www•99lib•net我姓舒!”舒雅望瞪着泪眼看去,终于看清戳她的人竟是夏木那个年轻的班主任老师!
舒雅望没有理她,而那人却坚持不懈地戳着她的肩膀问:“夏小姐?”
“雅望啊,小天给你写了好多信,我给你寄去好不好?”
最初相爱的人啊……
下一次遇见,
舒雅望垂下眼,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她缓声道:“是啊,六年了……”
舒雅望以为那次只是偶遇,他很快就会离开W市,可没想到,往后的每一天,她都看见他站在那里,四处凝望着,寻找着,等待着。
握着接吻鱼项链的手,不由自主地又紧了几分。
“后来?”舒雅望微微垂下眼睛,苦笑道,“后来不就遇见你了吗。”
当这个故事讲完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房间里的灯火依然通明,舒雅望蜷缩在沙发上,无力地垂着头,眼神一片空洞迷茫。
唐小天没有追,他握紧双拳,看着她的背影,缓缓地蹲下身来,痛苦地捂住脸颊……
舒雅望说完,咬着嘴唇转身,一边痛哭一边飞快地向前跑……
再也不能深深地亲吻你。
早餐店里热闹非凡,不时有人高声点餐,舒雅望的眼角已经湿润,一个肥胖的身影走近她,将一个汤碗端到舒雅望面前:“小姐,你的饺子。”
五年前,她买了一张北上的火车票,独自一人偷偷离开家,当火车开动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一无所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