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混乱中的救赎
目录
第十二章 混乱中的救赎
第十二章 混乱中的救赎
上一页下一页
“也许你们都以为这样是为了我好,其实不是的。”夏木垂下眼睛,轻声说,“如果你真的生下孩子,那我才是坐一辈子的牢。”
夏木上前一步,抓住舒雅望的肩膀,弯下腰来,眼睛与她平视,他的眼神很冷静,一点也不像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舒雅望低着头,舔舔有些干涩的嘴角说:“呃……药流吧。”
吕培刚慌忙跑过去掰唐小天的手,他的双眼瞪着曲蔚然,一副一定要杀死他的样子,他的手劲很大,怎么也掰不开,房间里又冲进来两名保镖,也帮着他掰着唐小天的手,一名保镖看曲蔚然的脸已经憋成了紫色,连忙掏出电击棒对着唐小天的腰部戳了一下,唐小天被电得全身一软,吕培刚连忙将他撞开,没让电流伤到曲蔚然,另外两名保镖连忙将他压制住。唐小天全身发麻,无力挣扎,嘴里却还不断说着:“我要杀了你。”
两人拿完药,医生告诉舒雅望药要分三天吃,第三天的药要到医院吃。两人出了医院,没有回家,而是在夏木的提议下找了一家小旅社躲了起来。
“完了?”唐小天轻声重复舒妈的话,然后使劲摇头,“不,不能完,永远不能完。”
“雅望是我的,一直是我的。”
“不行。”曲父有些不放心。
唐小天的心一沉,全身瞬间冰凉,他紧紧地握着电话焦急地问:“到底怎么了,快说啊!”
助理点头:“曲总放心,已经给钱打发好了,不会供出我们的。”
他有想过,他在火车上想过无数的可能,无数的不幸,他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她发生了什么事,他都要她,不管她受到什么伤害,他都陪着她,他爱她,他离不开她。
舒雅望连忙上前一步:“你不可以动他!我们可是有协议的。”
曲蔚然笑道:“收拾东西,帮我把出院手续办了。”
“真的是假的吗?”舒雅望有些不信,这家伙真真假假的,小时候他也说他手里的那把是假的,结果是真的。
曲父拿他没办法,只能带着程律师走出去,但是吩咐吕培刚站在门口偷听,一有动静就冲进去。
这一边,夏木被夏司令关在家中,另一边,唐小天终于结束了他的毕业演习,和张靖宇取得了联系。
“别说了。”夏木扭过头,强硬地打断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眼神固执地看着她,“雅望听我的就好,一直以来我什么都听你的,只有这次,听我的就好。”
曲蔚然眯着眼睛望着她笑。
“蔚然?”曲父有些担心地望着他,这个唐小天他也知道,以前和他儿子一起在特种部队训练过,听说还是舒雅望的男朋友。儿子现在见他,他要是发起火来……
关门的男人走向副驾驶座,驾驶座的门被打开,啪地又关上。引擎发动的声音响起,曲蔚然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愉快的像是胜利了一样的微笑。
“是,司令。”郑叔叔恭敬地行礼,退出夏木房间的时候瞟了一眼窗户上系着的床单,转身想,果然还是给他跑了,这孩子,想做的事情就没人能拦得住。
夏木的眼神本来就很阴冷,说这话的时候又带着十足的恨意,在场的人没人怀疑他的话。当他手里的枪抵上曲蔚然的脑袋时,曲蔚然眼里有藏不住的恐慌,曲父吓得大叫:“不能啊!不能!”
“真的早就给警察局收去了。爷爷和郑叔叔的枪我没偷到,就拿了橱柜里的玩具模型来,没想到……”夏木说到这儿,嘴角又上扬了一下,“没想到他们这么好骗!”
程律师摇头:“不会,这是两个案子,如果曲先生强奸了舒雅望,舒雅望可以单独提出诉讼,如果证据确凿,法院可以对曲先生做出判罚,但因为曲先生现在全身瘫痪,可以申请免刑、缓刑或者法外就医来免除刑事处罚,一般情况下法院也只会判罚金。”
当天晚上,舒雅望在夏木的面前,紧张地吃下了第一颗药。
公安部立刻召集警力对大学生进行驱散,有人在暗中煽风点火,两方发生冲突,差点造成踩踏伤亡事件!此事到此,再也压不住,就连中央领导都惊动了,指示S市法院立刻开审,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处理此案!
他想了想道:“请他进来吧。”
“雅望,雅望……”舒妈结巴着叫了两声,犹豫地看着他。
舒雅望不知所措地将手抽了回来,夏木转头看她,她低着头没看他,夏木紧抿着嘴角没说话,轻轻地握了下手,笔直地走在前面。
曲父有些犹豫地问:“不过,因为……呃,如果夏家那边说,是因为我们家蔚然强奸了舒雅望,所以夏木才开枪杀人的,那夏木会减刑吗?”
曲蔚然捂着脖子,默默无语,脸上的表情很是淡漠。过了好一会儿,一直到再也听不到唐小天的声音时,他忽然低低地说了一句:“当我遇到她的那天起,就不再是你的兄弟了。”
“羡慕你个头!”曲父生气地拍着桌子吼,“你……你、你碰谁不好,非要碰一个身边有狼狗的!你看把你咬的!你现在,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我……我看得都心痛啊!”
曲蔚然笑:“他们被抓也就是拘留十五天,十五天,一天一千,很划算啊,说
99lib.net
不定,他们还希望多被拘留几天呢。”
唐小天一直说着,他的语音缓缓地颤抖着,可当他看到舒妈难过的眼神时,一直忍在眼眶里的泪水,猛地掉出来几滴。
舒雅望有些呆呆地叫他。
“没错,我是浑蛋,我这个浑蛋还不是你招惹来的,舒雅望一切的不幸都是因为你,是你引狼入室,又怎么能怪狼吃掉了小红帽?”
程律师点头:“这是最低的,最高可以判无期徒刑,要不是他未成年,我们可以要求法院执行死刑。”
当夏木带走舒雅望之后,曲家爆发了,不管是曲蔚然还是曲父都陷入了疯狂的愤怒之中!曲父宣称,倾家荡产也要出这口气!
公安部在群众的压力和曲家的挑拨收买下,对夏家产生了强烈的不满,立刻将此事上报给中央军委,请求军委指示夏家协助调查此案。
“哼!”舒雅望生气地抢过水枪,对着夏木也要打他一枪,夏木伸手将她的手拉下来,然后用漂亮的眼睛望着舒雅望,认真地说:“雅望,去把孩子打了吧。”
曲父怒极了,抬起手就想打他,可夏木比他更快一步,左手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手枪,顶着曲父的脑袋说:“滚!”
“还没见到雅望吧?”他听到曲蔚然像和老朋友聊天一样说,“一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一定还没见过她。”
曲父阴险地笑笑:“现在,只要夏木一出现他就完了,最少也得判十年!”
曲蔚然倒是无所谓地撇撇嘴:“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会好起来的。”
他从来没想过,她会成为别人的妻子。
即使想着如此邪恶的事,可曲蔚然的脸上还是带着一贯温文尔雅的笑容。
“行,随便你,我提醒你一下啊,要是药流不干净还得清宫。”医生说完,见舒雅望了解地点点头后,便在病历上刷刷刷地写下几行药名递给舒雅望:“去药房拿药。”
夏木又猛地一拉,想将舒雅望拉走,可曲父却站起来,一把拉住夏木的胳膊:“你这个臭小子!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老子今天就废了你!”
唐小天挂了电话,一刻也不敢停留地从学校往家赶,从他学校所在的城市到S市,要坐十四个小时的火车。
夏木没说话,背着她继续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没事的,没事。”
“不会哭吗?呵呵?”曲蔚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继续道,“啊,还有那个孩子,叫什么来着?夏木!”
舒雅望当然知道无痛人流比较好,可是,她实在无法忍受躺在手术台上,让人用冰冷的机器……
“去找雅望。”夏木没有回头,回答得很是平静。
一直坐在一旁的曲父问:“上次游行被抓的十几个大学生怎么样了?”
曲蔚然在他身后叫嚣着:“夏木!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呼——呼——不会放过你的!呼——呼——”
舒雅望愣住,傻傻地看着他。
“走吧。”夏木握紧她的手,又更紧了几分,他不容拒绝地拉着舒雅望往前走。舒雅望犹豫着,她确实不想生这个孩子,一想到将来这个让自己受尽屈辱的证据每天要叫她妈妈的时候,她真的快崩溃了,她不想面对这个孩子,不想面对曲蔚然,她真的不想生……
当医生看完接血的痰盂,宣布不用清宫的时候,舒雅望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夏木?”
舒雅望转头望着身后的一片混乱,看着曲父铁青的脸和曲蔚然狼狈的样子,她忽然很想笑!
这时,太阳已经升到了高空,阳光无私地照耀着每一个人,舒家客厅里神色悲愤的唐小天,在街上疾步而行的夏木,以及,病房里站在窗边眺望远方的舒雅望。
“您客气了。”吕培刚淡淡地回答,点了下头,退了下去。
曲蔚然歪着头,眼神阴沉,面色邪恶:“好想看看他痛哭流涕的样子。”
“夏木,住手。”舒雅望连忙从后面跑过来抓住他的手央求道,“我们走吧,快走吧。”
公安部门取消了夏木取保候审的资格,立即对夏木实行拘捕,可夏家此时却交不出夏木,曲家蓄意挑拨,说夏家故意不交出夏木,完全是在藐视法律。
上一把,是夏木父亲的遗物,母亲自杀后,枪就落在夏木手里,他没告诉任何人,只是将枪藏了起来。
“不准去。”夏司令低吼。
郑叔叔连忙跑上前来扶住他:“司令……”
“是的,曲先生。” 吕培刚走过来问,“有什么需要吗?”
“很疼吗?”夏木从对面的床上走过来,趴在她的床头问。
医院的妇产科里,是一个中年妇女在坐诊,她瞟了一眼眼前的两人,冷声问:“才一个半月,你是药流还是无痛人流?”
“夏木,已经够了,别再这样了,我根本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其实我心里无数次希望,能把肚子里的脏东西弄掉,其实我无数次地想从医院里逃走,其实我无数次地想不管你,我没有你想的这么伟大,我好坏,好自私,又好懦弱,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真的好讨厌!”
“你要怎么办?夏木你要怎么办呢?”舒雅望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内疚和压抑的哭腔。
“爸爸希望我成为这样的人九_九_藏_书_网吗?”
“曲先生,这不行,您的身体还需要治疗,现在还不能出院。”
“我杀了你!”混乱的声音响了起来,吕培刚大叫一声“来人”后马上打开房门冲了进去,房间里,唐小天死死地掐着曲蔚然的脖子,曲蔚然一脸痛苦地憋红了脸。
夏木转头望着她,摇摇手里的枪问:“你说这把?”
曲蔚然被放在担架车上,吕培刚在后面推着车,曲父陪在旁边,舒雅望跟在后面走着。担架车先进入电梯,舒雅望也走了进去,当电梯门关上的时候,舒雅望忽然一愣,猛地抬头看着电梯外面,可她还没来得及确认电梯外面那熟悉的身影到底是不是他的时候,电梯门又很快合上了。
车子开了一会儿,舒雅望看着夏木手里的枪,很是担心地说:“夏木啊,你……你这又是从哪里弄来的枪啊?”
他从来没想过,她会成为别人的妻子。
夏木继续说:“我不愿意!我宁愿去坐牢,也不愿意成为这样的人。”
“她爱我,我知道的。”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待房间陷入一片黑暗的时候,夏木忽然缓缓抬起头来,眼神在黑暗中显得更加坚定和锐利。
夏木停下脚步,放开舒雅望的手,走过去,望着他的眼睛说:“我宁愿坐一辈子牢,也不会让你再碰她一根头发,我只恨,当时怎么没有打死你。现在补你一枪也来得及,反正都是坐一辈子!”
夏木放开她的肩膀,伸手握紧她的手,两人并肩往医院里走去。
就在这时,出租车和一辆军用吉普车擦道而过。这错过,是一生,还是一瞬?
舒妈拎着菜篮,一脸愁容地走着,她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就一阵鼻酸。她走到自家楼前,上了四楼,刚拿出钥匙开门,一个人影就从楼上闪了出来,舒妈被吓了一跳,手中的钥匙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她拍着胸口说:“哎哟,吓死我了,你这孩子干什么呀?”
“她……她已经不是你的未婚妻了。”舒妈转过头,不忍看唐小天难过的样子,继续说,“雅望她……嫁人了。”
曲蔚然笑了笑,冷下脸来说:“你们出去。”
舒雅望使劲地咬了下嘴唇,手上不自觉地用力,紧紧地握住夏木的手,夏木干净细长的手也用力地回握了她的。舒雅望抬起头,坚定地说:“药流。”
“她不会嫁给别人的。”
原本就不平静的水面,又一次掀起了惊涛骇浪!
“快把夏木抓回来!”夏司令喘息着,指着夏木的背影说,“我不能失去他!不能!”
他没想到,爷爷会将他关起来。
“曲蔚然你这个浑蛋!”
曲蔚然的声音里带着残酷的笑意:“在我眼里,舒雅望就是你手心里的瓜子肉,盘子里的草莓,我窥视了好久,终于把她吃掉了!”
她憔悴地望着夏木。夏木扶着她走了几步,又将她放到一边的凳子上,蹲下身去,将她背起来。
夏司令陷入深深的回忆中,失去爱子的痛苦又一次向他袭来,他捂着心脏,深呼吸了几下,却觉得喘不过气来。
张靖宇在电话那头都快哭了,一直大叫着:“天,你终于出现了!小天,你快回来吧!”
“不会的。”
“因为你!”曲蔚然的声音有些冷,“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曲父派来的人很快就到了,他们将医院的医疗设备全部搬上车,曲父还特地租了医院的医疗救护车送曲蔚然回去。
舒雅望抿了下嘴唇,低下头去,轻轻摇了摇头:“不行,不可以。”
曲家再次利用媒体和网络对此事添油加醋地大肆报道,网民们又一次在网上掀起了千层浪,到处都有声讨夏木的帖子,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曲家花钱找人炒作的。
夏木转过身来,有些激动地问:“为什么不许去!”他不懂,爷爷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吕培刚走进来望着他说:“曲先生,有一位姓唐的先生想见你。”
曲蔚然继续说:“没错,都是因为你,小天身边应该也有这样的人,就是那种吃瓜子的时候,总是喜欢把瓜子肉一粒一粒地剥出来,很宝贝地放在一边,想集合在一起一把吃掉的人。这个时候难道你没有想将他剥好的瓜子肉全部抢来吃掉的冲动吗?
夏木抿抿嘴角,像是在忍耐什么,忍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得意地笑了。
到了一楼,电梯门又打开了,舒雅望第一个走了出去。医院大门口停着一辆救护车,救护车旁边站着的三个男人一见曲父和吕培刚推着曲蔚然出来慌忙迎了上去,帮他们将曲蔚然抬上救护车,吕培刚将救护车上的安全带给曲蔚然系上,然后将点滴、氧气罩全给他戴上,确保没问题后,对着曲父点头:“可以开车了。”
“雅望在哪儿?”唐小天打断她的话,焦急地又问了一遍。
舒雅望转身,冷冷地注视着他:“他才不会哭!”
吕培刚站在门外,耳朵贴着门板,静下心来听着里面的动静。
舒雅望眼神闪了一下,没理他。
“她没有毁了我。”夏木冷然地看着他,“如果你不让我去,毁掉我的人就是爷爷你。”
“是!”郑叔九九藏书网叔将夏司令扶到沙发上坐好,然后带着两个警卫员,将刚离开不久的夏木抓了回来。
可他没想过……没想过会是现在这样。
“那也不一定。”唐小天的话一字一字硬邦邦地从嘴里蹦出来。
“在安逸的环境中浑浑噩噩地度过此生。”
曲蔚然笑道:“也就是说,舒雅望即使告赢我,我也不用坐牢,她只是间接昭告全世界,她是我玩过的女人罢了。”
唐小天从门外走进来,英俊的脸上憔悴不堪,望向曲蔚然的眼神像利剑一般。曲蔚然转头望着曲父和程律师说:“你们都出去吧,我要和我的老战友好好聊聊。”
“打掉?”舒雅望的眼神有些恍惚,把孩子打掉的话,夏木怎么办?经过这么一闹,曲家肯定更恨不得杀了夏木,如果自己再把孩子打掉的话,也许夏木真的会坐一辈子牢。
舒妈连忙扶住唐小天,不让他跪。她叹了口气,打开家门,转头对唐小天说:“进来吧,我告诉你……”
唐小天说完,握着舒妈的手乞求道:“阿姨,你告诉我雅望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吧!我给你跪下了!”
夏司令走上前几步:“那个女人会毁了你!”他也不懂,孙子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这么不懂事!
“夏木?”舒雅望皱眉看他。
“不信?”夏木有些不高兴地皱眉,然后举起枪对着舒雅望的脑袋,啪地开了一枪,舒雅望吓得紧紧闭上眼睛,一道水柱冲出来,将她的头发弄湿了一些。她猛地睁大眼睛,生气地瞪着他,他扭过头,使劲地抿着嘴唇。
夏木沉沉地望着她问:“是为了我?”
舒雅望摇摇头:“不行,夏木,我不能……”
军区大院的别墅里,夏木被反锁在屋内,他坐在床上,低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眼睛,表情阴郁到极点。
也许,是因为唐小天的爱情太美,他认为得到了舒雅望,就得到了美丽的爱情吧。
当药吞下的时候,舒雅望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很复杂。
就在这时,救护车的后门忽然被拉开!刺眼的阳光“哗”地射进来,舒雅望转头看去,亮到恍惚的阳光下,一个人影冲进来,她的右手被紧紧拉住!
曲父吓得放开抓住他的手,退后两步动也不敢动,面对这个有前科的孩子,他可没胆子激怒他。
舒雅望终于看清他的脸,他还是那么漂亮精致,像是漫画里走出的美少年。
舒雅望转过身来看着他,微笑地摇摇头:“不疼。”
“啊!”
“不许你叫她的名字!”唐小天的声音里满是即将爆发的怒气。
曲父叹气道:“唉,这事一完,我就送你去美国,听说,那边有技术可以治好你。”
曲蔚然坚持道:“不,我要出院。”
舒妈抿抿嘴唇,眼神有些躲闪:“小天,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忙毕业的事吗?”
“闭嘴!跟我走就是了!”夏木这句话是吼出来的,对着舒雅望的耳朵吼的。舒雅望被吼得一愣,诧异地看他,他居然吼她?
“或者是那种捧着草莓蛋糕,小心翼翼地一口一口吃掉蛋糕的边缘,舍不得吃草莓的人。当他吃完蛋糕的时候,准备好好品尝一直珍惜的草莓时,你没有想把他的草莓抢走吃掉的冲动?”
唐小天愣住了,半天回不了神,就像是晴空里忽然响起一声惊天雷,将他完全震到无法反应,他摇摇头,后退一步,满眼的震惊和不信,咬着牙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火车轰鸣着在黑夜中飞速行驶,唐小天望着窗外,窗户上的玻璃倒映出他刚毅的轮廓,他紧紧地皱着眉,像是正承受着无尽的痛苦一样,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他只要稍微想到舒雅望身上可能发生的事,就会心慌到窒息。
“才十年?”曲蔚然的声音里有些不满,转头望着程律师问,“不能再多判一点吗?”
“爷爷希望我成为这样的人吗?”夏木锐利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满,“做了错事,甩手让女人代罪,然后躲在爷爷身后寻求保护?”
吕培刚疑惑地问:“为什么?”
刚开始的两天,疼痛的感觉并不是那么难以忍受,可当舒雅望吃下第三天的药时,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痛如刀绞!
“我的事我自己考虑,爸爸不用管。”
曲蔚然俊雅的脸上现出一丝怨恨,面色阴沉得可怕。
早上,当他从用人阿姨那里得知了舒雅望的事后,他马上就转身笔直地往门口走,当他的手按住门把的那一刻,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你去哪儿?”
曲蔚然靠在床头,微笑地听着此事的进展,轻轻地点头道:“干得不错,夏家即使再有势力又如何?在这个时代,一旦我们掌握了舆论,即使再大的官也没用,因为从古至今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名声。”
夏木冷冷地瞪他一眼:“滚开!”
曲蔚然躺在病床上礼貌地微笑:“麻烦你了。”
舒雅望俯在他身上,默默地睁着眼睛,双手紧紧地抱着他,忽然她低下头来,将脸埋在他的肩头叫他:“夏木……”
“你胡说什么!”夏司令被他的话气得微微发抖。
他的眼神里有悲痛,有仇恨,更多的是深深的自责和懊悔。
舒雅望缓缓转99lib•net过身来,冷冷地看着他。
也许,自私是人的本性,舒雅望在医院的那些日子,虽然绝望,却还偷偷地抱有一丝侥幸,也许自己不用生,也许还有转机,也许会有人来救她。
唐小天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忽然激动地问:“阿姨!她一定是被逼的!谁在逼她!是谁!”
后来舒雅望一直想,夏木小时候总是把枪带着身边,是不是因为带着枪,让他有安全的感觉呢?
张靖宇也说不清舒雅望出了什么事,他只知道夏木枪击曲蔚然的事闹得满城风雨,可他认识夏木很久了,他很清楚夏木的脾气,张靖宇心里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不敢对唐小天明说,只是让他快回来,再不回来就晚了。
他得到她了,将她从幸福的地方硬生生地拽到他身边,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对她会这么执著。
舒雅望猛地咬唇,停了下来,使劲地甩开夏木的手,眼圈通红地望着夏木吼:“够了!”
“走!”夏木又扯了她一把!
舒雅望冷哼一声,转过身去冷冷地道:“你等着,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出院手续很快就办好了,吕培刚回到病房报告:“曲先生,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曲总说让您等一会儿,他亲自带人来接您回去。”
曲蔚然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角扬起玩味的笑容:“终于回来了。”
对,他从前确实希望他的儿子、他的孙子都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可是现在,他只想他们能平平安安地陪在他身边,哪怕这并不是他们的意愿,他也不容他反抗。
曲蔚然挑眉:“舒家一定也知道这些,所以舒雅望才没告我。要是这样,我还真希望她告我呢。到时候,我还可以告诉大家,我玩的是一个处女!啧,一定有不少男人羡慕吧!”
仅仅一个小时,夏家也对此事件做出了反击,采取高压政策,将网上的帖子全部删除,所有本省IP地址,只要打出“高官”、“持枪”、“杀人”、“夏木”、“军部子弟”等词语的帖子,都会被自动“和谐”。
曲蔚然笑:“雅望啊,你要相信,即使我什么都不做,也能让他生不如死。”
舒雅望舔舔嘴唇道:“夏木,把枪给我好不好?我看到你拿枪就怕怕的。”
“阿姨,你告诉我吧,雅望怎么了?她在哪儿呢?在哪儿?”唐小天抓着舒妈的双臂,通红的双眼里有些晶晶亮亮的液体,“阿姨,你告诉我吧,雅望是我的妻子啊,她到底怎么了?我求求你了,你告诉我吧。”
曲蔚然捂着脖子咳嗽了两声,望着他说:“不管是你,还是夏木,我不会再让人有这种机会了!”
舒妈抬手用手背抹了把眼泪,叹了口气,难过地说:“不管是被逼的还是自愿的,嫁都嫁了。小天啊,你回学校去吧,我的女儿我知道,她这孩子死心眼,她一定觉得她这辈子都没脸见你。你也别去找她,你要去找她,她能死过去。你们,你们俩的事就算完了吧。”
曲家平静了一天之后,在深夜暗地花高价请了几百名在校大学生在第三日早晨八点,打出横幅,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
她痛到差点晕倒,她用力握着夏木的手一直握到手都抽筋,大量的鲜血从她身体排出时,她差一点虚脱。
结果她也真的笑了。
唐小天逼着自己不去想,逼着自己冷静,逼着自己要坚强,可他做不到,那种将要失去什么的预感将他逼得快要发狂!他要回去,回到舒雅望身边去,他要马上回到她身边去,然后再也不和她分开,再也不让她遇到危险的事,再也不!
曲蔚然望着曲父笑:“爸爸,不用担心,我太了解他了,他不会打一个连手都伸不直的人。你说对不对,小天?”
夏木抓着舒雅望的手一点儿也没有松开,拉着舒雅望面对着他们一步一步地后退,曲蔚然奋力地抬起头,躺在床上愤怒地大吼:“夏木,你敢带走她,我就让你坐一辈子牢!一辈子!”
舒雅望一边流泪,一边低着头说:“我觉得自己好卑鄙,不但身体好脏,连心灵也好脏。”
“曲先生,曲先生,别激动,深呼吸,深呼吸!”
“跟我走!”他的声音很喘,像是用力跑了很久一样。
夏木转头紧紧地望着舒雅望:“一辈子的心牢,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安心。”
清晨,火车停在S市火车站,唐小天拨开人群第一个冲出火车站,打了出租车往军区大院跑。而此时,军区大院的一幢三层别墅里,传来夏司令震怒的吼声:“给我找!把夏木给我找回来!”
少年的笑容带着得意与张扬,不似以前的冷漠与压抑,夏木用像小孩子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望着舒雅望说:“是假的。”
出租车缓缓停下,夏木付了钱,然后抓紧舒雅望的手,打开车门,强硬地将她拉下车来。舒雅望抬头一看,是S市最有名的妇产科医院,舒雅望害怕地想后退,却被夏木拉了回来。
舒雅望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夏木又继续说:“那大可不必。”
一阵激烈的碰撞声后,是曲蔚然得意的笑声:“我就说嘛,你啊,是不会打一个连手都伸不直的人的。”
凌晨的时候,药效开始发挥作用,她能
九九藏书网
明显地感觉到小腹隐隐的胀痛,像是有人用双手掐着她的子宫一样。深夜的时候,她开始出血,舒雅望痛苦地蜷缩在床上,额头开始冒汗,她用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翻来覆去地无法入睡。
舒雅望使劲点点头,捧着双手对着他。
夏木轻轻地嗯了一声。
“不许我叫?”曲蔚然的声音里满是挑衅,“为什么不许?我可是和她有过最亲密关系的男人呢。”
夏木看着她,理所当然地说:“卑鄙也好,自私也好,谁不是这样?我也是这样,我一点也不想看到雅望为别的男人生小孩,曲蔚然也好唐小天也好,我都不想看到。”
曲蔚然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舒雅望,他轻轻地笑答:“因为……抢了人家的宝物,当然要快点藏起来啊。”
夏木拦下一辆出租车,将舒雅望塞了进去,自己也坐了进去,关上车门,报了要去的地方,转头很蔑视地瞟了一眼救护车里的那些人。
可是,夏木说没事,就真的没事吗?
舒雅望鼻子微酸,轻轻回望着他说:“夏木,我做这个决定并不是为了你……”
“阿姨,雅望呢?”一夜没睡的唐小天面容憔悴得厉害,焦急的双眼里布满血丝。
“所以现在,我们去把那个孩子打掉,不受欢迎的孩子,根本不需要出生。”
可是,是夏木来了,是他来了,是他说让她打掉,是他说,让她听他的,所以,她可以不生吧?
曲蔚然心情愉快地望着站在窗边发呆的舒雅望,感叹地说:“啧,真想见见唐小天啊。”
“吕培刚。”曲蔚然看着舒雅望,轻声叫着他的看护。
曲家再次将夏木告上法庭,并且还加了一条杀人未遂并企图杀人灭口的罪行,要求法院对夏木这种有暴力倾向的危险少年判以无期徒刑!
天!为什么她这么自私?
舒雅望和夏木同时站了起来,夏木手更快一步地拿起药单,很自然地牵着舒雅望走出去。舒雅望无意间看了一眼医生,只见她正用暧昧的眼神打量着他们。
“夏木!”夏司令跺脚,“舒雅望是自愿的,没人逼他!”
夏司令没说话。
这时的舒雅望,眼里只有仇恨,她只是一心想将曲蔚然拖下痛苦黑暗的地狱,却忘记了,这恶魔,本来就生活在地狱最深的地方!
曲蔚然着迷地看着阳光下的舒雅望,他觉得他的雅望变美了,那种沉静到绝望的美,真叫他难以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夏司令看着他的背影一愣,忽然想起多年前,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离开家门的,那时,他要去最危险的云南边防,他不让,他说,太危险,他希望儿子待在自己能保护到的地方,可他的儿子也说了同样的话,然后倔犟地从家里离开!
“我也是自愿的,没人逼我。”夏木打开房门,阳光洒了进来,他走了出去,轻声说,“我自己的事自己承担,爷爷不用管。”
曲父坐在担架对面的位子,舒雅望默然地坐在他旁边,门外的男人抬起手来,大力地将救护车的后门关上。舒雅望抬眼看去,这是一个很快的动作,可在她眼里,就像是慢镜头一样,那男人握着门把,缓缓地,缓缓地,将门关上,随着“砰”的一声响,所有的阳光都被关在外面,舒雅望转过头去,轻轻地闭上眼睛,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了,为什么,还是这么不甘心?
在一旁报告的助理说:“少爷说得对。”
“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唐小天的声音几近崩溃,“你答应我不碰她的!为什么这样做!”
夏木冷冷地哼了一声,眼里的暴虐收敛了一些,抬脚将曲蔚然的营养液和呼吸器全部踢翻,然后拉着舒雅望就走。
舒雅望闭上眼睛,使劲地点点头。
曲父松了一口气:“听程律师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
“我不愿意。”
“我只想干我自己热爱的事。”
闭着眼睛的舒雅望没能注意到曲蔚然紧紧盯着她的眼神。
程律师点头:“可以理解为这个意思。而夏木开枪袭击你,是你和夏木之间的问题,和舒雅望没有关系,即使有,也只是事件的起因而已,而杀人案件一般不问起因,只问结果,任何人都没有对他人处以私刑甚至是死刑的权利,不管是为什么,杀人就是杀人,法不容情,夏木除了未成年这点之外,任何理由都不能为他减刑。”
“呃?”舒雅望睁大眼睛看着他,他笑了?他真的笑了?虽然只是一下下,可是,夏木真的笑了,真漂亮……
两名保镖将唐小天往外拖,唐小天垂着头,被动地被两个保镖拖出去,在临出门前,他瞪着曲蔚然吼道:“我居然把你这种人当兄弟,我真他妈的瞎了狗眼!”
曲蔚然当然明白父亲说的治好是治好哪儿了,坦白说,弄成现在这副样子,曲蔚然也后悔当初强奸了舒雅望,可是一想到那个夜晚,她柔滑的肌肤,压抑的声音,滚落眼角的泪珠儿,他就热血沸腾。即使时间再次倒回,他还是会那样做,而且会做得更彻底一些。
医生瞟了一眼舒雅望说:“无痛人流比较安全,也不会很痛。”
电梯缓缓下降着,舒雅望的心怦怦直跳,是他吗?啊,怎么会!舒雅望轻轻攥紧双手,抿抿嘴唇,摇摇头,不会是他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