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曲蔚然记忆中的唐小天
目录
第九章 曲蔚然记忆中的唐小天
上一页下一页
那是他和唐小天的第一次见面,他到现在还觉得他的笑容真的很耀眼,闪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在部队里,刚入伍的新兵都喜欢写信,写信是唯一一个和外界联系的方法。每天晚上,宿舍里的新兵都趴在桌子上写信,写给同学,写给父母,写给老师,把能写的人都写一遍。
那是他和唐小天的第一次见面,他到现在还觉得他的笑容真的很耀眼,闪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进军营的第一天,他进宿舍的时候,空荡荡的宿舍里只有一个人,那个人正趴在桌子上埋头写着什么。他听到门口的动静,立刻站起身,转过脸来,窗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他爽朗地笑着,一笑起来,脸颊两边有一对深深的小酒窝,让他显得更加英俊。他身上有种阳光的味道,那是和自己截然相反的味道。
他不讨厌唐小天,真的不讨厌,甚至很喜欢他,喜欢他的阳光,他的笑容。
老兵就是老兵,说的话总是有道理的。半年后,总九九藏书是有人在再也收不到女朋友的来信后,偷偷躲在被窝里哭。
是的,他在说谎,他就是想得到她,得到舒雅望,得到唐小天那么爱的舒雅望。
雅望?他轻念她的名字,美好的愿望吗?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可那之后,他又开始觉得无聊了。他有很多女人,那些女人也许是喜欢他的外形,也许是喜欢他口袋里的钱或身上的名牌,可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爱她们,哪怕是喜欢都没有,每次有人和他说爱他的时候,他总会觉得很假,很可笑。
他走过来,伸出手笑:“你好,我是唐小天。”
可他讨厌爱情,讨厌有人在他面前爱得这么深,这么浓,这么刺眼,这么让他想破坏。
爱情对他曲蔚然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玩笑,这世界上有真爱吗?在这个充满欲望与铜臭味的世界,爱情早就绝种,那种东西,只会出现在小女生无聊的幻想中罢了。
想到这儿,他冷酷地笑了笑,又吸了口烟,最后那对贱人还是被他弄得生不如死99lib•net,那种复仇的快感,他现在还清楚地记得,真的很爽,好像压抑多年不能呼吸的人,终于喘出了一口气。
后来,他们睡了上下铺,每天同进同出,同吃同睡,感情想不好,真的很难。
有一次班长递给曲蔚然一个大信封,让他回宿舍时顺便交给唐小天,他接过信封,掂量了一下,估计里面是本很大的书。看了一眼信封,信封上用黑色水笔写着部队的地址,字很漂亮,信封的最下面,写着,舒雅望。
“小天,你的信。”他将信丢给坐在窗边的唐小天。
他爱上的不是在他身下娇喘的女人,而是放纵时那一刹那的高潮。
从那一刻,他忽然觉得唐小天的笑容很刺眼,刺得他难受。
是的,很爱,很爱和你做爱,只有做的那一刻,才会有那么一点点爱罢了。
他说,他只是开玩笑。
他握住那个阳光男孩的手笑:“你好,曲蔚然。”
唐小天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摸着鼻子轻轻地笑,那笑容很是腼腆。
在见到她的这一刻九_九_藏_书_网,他忽然想要得到她,不明所以,就是想要。
“值不值得你这么爱她。”曲蔚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好笑地摇头,他居然说出这种谎话。
他是一个私生子,从有记忆以来,那个被他称作父亲的男人每个月只来见他两三次,每次他来,母亲都很高兴,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伺候着他,然后变着法子从他的钱包里将钱弄出来,可当他一走,喝的好茶还没凉透,另外一个男人就会从隔壁的房子里过来,搂着他的情人,数着他留下来的钱,虐待他的儿子。
老兵们总说,新兵蛋子都这样,过不了三个月,就没人写信了。
可唐小天还是每天都写信,早中晚,一天三封,写完后,在第二天早上出操的时候一起寄出去。他经常取笑他,一个男人哪有这么多废话写,你别叫唐小天了,你就叫唐三封。
嘴角扬起一抹阴冷的笑意。等着吧,游戏,才刚刚开始。
老兵们果然言中,三个月后,除了有女朋友的几个人,其他人几乎都不怎么写信了。一来懒http://www•99lib.net得写,二来,写出去的信总是没人回。
可但凡有女人问他,你爱不爱我的时候,他必定会答,爱啊,很爱。
唐小天收到的信也很固定,每个星期至少有四五封。他有一个抽屉,什么也不放,专门放他宝贝女朋友写来的信,按着顺序,很整齐地叠放在一起。
手中的香烟燃到了尽头,他抬手,狠狠地将烟头按进烟灰缸里。
又或者,其实父亲早就知道,只是无所谓罢了?那么,他要怎么去把那对贱人弄死呢?
坐直身体,有些艰难地从床头柜上拿起烟,叼在嘴里点燃,吐出一个烟圈,冷冷地望向窗外,他的思绪慢慢飘远……
他说,想要帮他试试她到底值不值得他那么爱他。
他从一开始的憎恨,到后来的默然,到最后居然觉得幸灾乐祸。他总是忍不住会想,父亲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这件事呢?等他发现了,那么,那对贱人会父亲被怎么弄死呢?
为什么他的人生里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为什么他有这么多的女朋友,却没有一个能让他九_九_藏_书_网有动笔写信的冲动?为什么?
那时,他忽然有些羡慕,羡慕他有这样一个人,能让他将自己的时时刻刻与她分享;羡慕他有这样一个人,能让他朝朝暮暮地想念;羡慕他有这样一个人,长长久久地等他回去;羡慕他笑容里那浓浓的甜蜜和满满的幸福。
在当兵之前,他一直这么坚信着。直到他遇见了唐小天。
三年后,当他从移交表上又一次看见那熟悉的字体时,他猛然抬起头,望着站在他眼前的女孩,那是一个说不上美若天仙,但却清秀干净的女孩。
唐小天接住,细心地沿着边角将信封拉开,牛皮纸被他弄得咯咯作响。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忍不住偷偷地看向唐小天,只见他从信封里拿出一本素描本,当他翻开第一页,忽然吃了一惊,然后露出灿烂到炫目的笑容。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真爱,只是,那爱跟他无关。
“雅望啊,很高兴见到你。”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激动。
老兵们又说,新兵蛋子都这样,过不了半年,女朋友都得跑,绿帽子都得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