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夏木的告白
目录
第八章 夏木的告白
上一页下一页
“怎么样?”曲蔚然走到舒雅望边上,关心地问夏木,“还有地方受伤吗?送你去医院吧?”
舒雅望接过包包,看看时间,确实下班了,扬扬眉,决定放她一马,明天再收拾她:“走,下班。”
曲蔚然笑,捏紧拳头攻击过去,一场力量的较量正式展开。唐小天很会打架,曲蔚然也不弱,只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曲蔚然都没赢过唐小天,每次都被他虐得躺在地爬不起来上,可即使这样,曲蔚然还是喜欢和唐小天较量,因为这种大汗淋漓、全身无力的疼痛感,让他感觉痛快,非常痛快。
夏木一脸鲜血,眼色阴沉地盯着他,冷冷地道:“杀了你。”
夏木捂着额头,淡淡道:“没事,别和爷爷说。”
夏木扭过头,好像想到什么,嘴角又轻轻抿起来。舒雅望满眼愉快,又转头看着玻璃柜里的模型,忽然,一道银光闪过,舒雅望的目光被吸引过去,只见一条漂亮的银色项链被挂在一架虎式坦克的模型上,项链上有两只可爱的接吻鱼。舒雅望好奇地拿起来看:“咦……这项链好漂亮。”总觉得眼熟呢。
三人一边吃一边聊着。
“我吓死了。”舒雅望心有余悸地说,“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啊?下次不许你这么做了,我宁愿自己被撞,也不想你受伤。”
夏木被说中心思,脸一红,一把冲过去抓住舒雅望的双手,舒雅望没站稳,被他一冲撞,便向后倒去,夏木没放手,跟着舒雅望摔了下去,柔软的床垫带着一丝弹力,两人相叠着倒下去,舒雅望被压倒在床上,一点儿也不觉得疼,可当她转过脸,看到压在她身上的夏木时,不由自主地红了脸。两人的脸凑得很近,鼻尖碰着鼻尖,呼吸绕着呼吸,心脏压着心脏,近得让人脸红心跳,气氛很是暧昧。
“夏木……”舒雅望伸出手,颤抖地覆盖到他冰冷的手上,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她很害怕,很怕他会离开她,很怕她转身的时候,再也看不见他站在安静的角落看着他……
“真没事了。”夏木坐在床上无奈地看她,抬手在她的脸上擦了一下,将她刚落下来的泪珠抹去。
今天,他终于送了,他终于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她了,也许从今天开始,她再也不会那么亲切地望着他笑了,可是,他不后悔,他希望她知道,他喜欢她,并且会一直喜欢下去。
八成是后者吧,老爸这个家伙报恩心切,只要是夏木想要的东西,估计他会眼也不眨地送给他。
曲蔚然想站起来,胸口却疼得动不了。他放弃地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唐小天,好笑地说:“我真要想动她,她早就被我吃了,连渣都不剩。”
“没有。”夏木继续伸手过去抢,舒雅望转着圈子,跑来跑去,就是不给她,逗着他说,“嘿嘿,跟姐姐说吧,姐姐很开明的,不会反对你早恋的。”
舒雅望不放心,一直将夏木送回房间,还一直内疚地盯着夏木头上的白色纱布,眼睛红红的,要哭不哭的样子,特别惹人心疼。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和原来一样一成不变地过着,上班下班回家睡觉,再上班下班回家睡觉。可舒雅望和夏木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夏木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喜欢黏着舒雅望了;舒雅望打开家门,再也看不见夏木安静地坐在她房间里写作业;她每次想找人出去玩的时候,手指按到了夏木的号码却又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没有办九-九-藏-书-网法拨过去。
即使住在一个大院里,两人也很少遇到,好不容易碰到他一次,舒雅望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脸红,有些尴尬地低头,还没等她想好说什么的时候,夏木已经走出很远了。
过了一会,他抬起头来,望着曲蔚然笑说:“老大,我们好久没有比试了,去练练?”
曲蔚然吃力地站起来,捡起地上的西装外套,无所谓地笑:“人生嘛,本来就是一场游戏。”
曲蔚然低头笑:“值不值得你这么爱她。”
唐小天在她头顶柔软的头发上亲了亲,眼里满是深情:“我也想你。”
唐小天收起笑容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夏木咬咬嘴唇,在她耳边说:“我喜欢你。”
舒雅望一听是曲蔚然,不由自主地僵了一下,回过头去狠狠地瞪他,曲蔚然倒是无所谓,还非常贱地对她眨了一下眼睛,气得舒雅望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巴掌。
曲蔚然带他们到了一家高级中餐厅,三人落座后,他笑得亲切:“小天喜欢吃辣,这家的菜辣得特地道,你尝尝,一定会喜欢的。”
一直趴在地上的夏木忽然动了动,然后低着头,慢慢地站起来。
舒雅望一听,又立刻缩回桌子下,紧张地说:“千万别让他进来。”
“哦,我知道了。”舒雅望一边躲避夏木的争抢,一边笑着问:“你该不会有女朋友了吧?”
“值得什么?”
舒雅望一脸不屑地从藏身的桌子下面往外爬:“我才不是怕他,我是懒得和他啰唆。”
两人伸手,握拳,拳头和拳头碰了一下,相视一笑,看上去关系真的很不错。
舒雅望紧紧地抱着他宽厚结实的背,使劲地在他怀里蹭了蹭,撒着娇说:“我想你了。”
“夏木!”舒雅望轻轻地叫他的名字,声音有些干涩。
夏木咬咬嘴唇,在她耳边说:“我喜欢你。”
舒雅望张大眼睛,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连忙伸手捂住他的额头,哭道:“笨蛋,流血了!”
曲蔚然见到唐小天好像很高兴,指指后座道:“走,上车,中午我请。”
夏木眼神一闪,将脸埋在她的脖颈,然后轻轻地在她耳边问:“你会不会不理我?”
“那你先回家吧,我和老大好久没见了,想喝点酒好好聊聊。”
舒雅望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地说出来,直接得像是已经无法压抑一般倾泻出来。舒雅望舔舔嘴角,小心地说:“夏木,你那只是依赖。”
紧紧握住手中的项链不知如何是好。唉,烦!一个曲蔚然还没解决,又来一个夏木!
唐小天抿着嘴唇笑,目光一直跟着舒雅望,直到她出了门口,坐上出租车,才收回视线。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温柔的笑意。
唐小天却紧紧地握了一下她的手,低头温柔地说:“没关系的。”
唐小天伸手扶住他,闷闷地说:“才断了三根而已,很轻了。”
舒雅望看着玻璃柜子里的一排排军械模型,一蹦一跳地走过去,拿起一台战斗机放在手上玩把着,轻轻笑道:“你还是这么喜欢玩模型呢。”
“是吗?你小时候很喜欢玩呢。天天就对着模型,和你说话也不理我。”舒雅望歪头笑,“我要是不让你玩,你还会咬我。”
“知道了,不会有下次的。”舒雅望疲惫地点点头,望着怒气冲天的舒爸想,要是他知道夏木喜欢自己,不知道他是会极力阻止,还是会将她立马打www.99lib.net包送给夏木呢?
曲蔚然抖了抖被踢得发麻的手臂说:“啧,越来越厉害了。”
曲蔚然一只手挂在唐小天肩膀上,一只手捂着胸口道:“小天,你把我的肋骨打断了,好疼。”
夏木已经站起来,高瘦的身体微微地弯着,他低着头,长长的刘海盖住眼睛,用手背擦了下有些模糊的眼睛,抬起头来淡淡地说:“没事,没撞着。”
唐小天一边将舒雅望不爱吃的胡萝卜挑出来放到自己碗里,一边笑着答:“还有一年。”
宵雪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躲着舒雅望的攻击,讨好地将她的包包丢给她道:“哈哈,下班了下班了,别浪费时间打我了。”
啊,舒雅望脑海中闪过一道光芒,猛然想起这条项链自己见过,年少时,华丽的商场,绚丽的展示柜,站在玻璃窗外的自己,满脸渴望地望着它,这……这是那条项链吗?原来,他那时,就已经喜欢她了吗?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抬手摸上脖子上的接吻鱼项链,冰冷的触感和夏木很像。
夏木看见她拿起的东西,立刻慌张地冲过去想将项链抢回去。
舒雅望含着泪,连忙扶住他,紧张地说:“别动别动,别站起来,有没有哪里痛?”
舒雅望的脸很红,心跳得很快,她有些僵硬地任他压着,轻声说:“不会。”
曲蔚然转着手中的酒杯,浅笑地望着唐小天说:“她挺可爱的。”
唐小天点头。舒雅望拿起外套刚想站起来,却被唐小天一把拉过去。舒雅望吃了一惊,愣愣地看着他,唐小天笑着在她唇边亲了一下,然后揉揉她的头发道:“不生气,我很快就去找你,好不好?”
说完就一蹦一跳地走了。
夏木捂着伤口,无所谓地说:“没事。”
舒雅望看着夏木的背影叹气,却不得不接受这些变化。有些人,做不成爱人便再也做不回朋友了。舒雅望遵守着诺言,每天戴着接吻鱼的项链。有的时候,夏木家的车从她面前开过的时候,她总是望着车窗,黑色的车窗里什么也窥视不到,可她就是能感觉到车窗里的那个少年正看着她,看着她脖子上的项链。
“那儿!”宵雪使劲地对着右边使眼色,“看,他好像在对我笑耶!哇,好帅!”
从夏木家的别墅出来,又一次回身望向夏木的房间,房间的玻璃窗后面一个身影快速地闪过,舒雅望愣了一下,假装没看见般轻轻低下头来,快步往家里走。
唐小天捏紧拳头扬了起来,曲蔚然毫不躲闪地继续道:“只是开玩笑而已。”
郑叔叔询问地看着舒雅望,舒雅望只是红着眼睛急急地说:“去医院,医院。”
舒雅望任他拉着走,心疼地跟在他边上,望着他的伤口,一直不停地说:“去医院吧,去医院吧夏木,一直流血可怎么行呢。”
舒雅望抿着嘴唇,忍着笑容,佯装生气地瞪他一眼,丢下一句:“你快点回来哦。”
曲蔚然挑挑眉,有些了然,点头答应:“好啊,走!”
宵雪哈哈大笑:“还说你不怕他。”
夏木抬起头,用捂伤口的手一把推开曲蔚然,冷声道:“滚。不许再靠近雅望。”
舒雅望脸上的笑容一僵,连忙将小腿缩回来,一脸怒意地瞪着他,曲蔚然无辜地回看她,又转脸问唐小天:“这次放假回来多久?”
炎热的夏天很快过去了,舒雅望在工地上非常小心地躲着曲蔚然,生怕自己碰见他,只要看见和曲蔚然身形差99lib.net不多的人或者听见和曲蔚然差不多的声音,她就会迅速跑开或者躲起来。
舒雅望眨了下眼,顺着她使眼色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英俊的男子站在马路对面,正望着她浅浅地微笑。舒雅望一愣,忽然惊叫一声,一脸开心地冲过去,一下扑进他的怀里。
第二天清晨,舒雅望迷迷糊糊地醒来,转头看着夏木。他闭着眼睛,像是睡得很沉,只是轻轻皱起的眉头泄露了他的睡得并不安稳,眼皮下的黑眼圈还是那么重。舒雅望轻轻叹了一口气,夏木紧紧地抱了她一个晚上,什么也没做,只是抱着他,像是一个将要被抛弃的孩子,那样用力地抱着,怎么也不愿放开。那样的夏木,让她没有办法强迫他放手,只能任他抱到天亮。
夏木抢不到项链,有些气恼地说:“不是啦,还给我。”
夏木低着头嗯了一声,长长的睫毛将眼睛盖住,在灯光下留下一片阴影,有一种少年特有的俊美。
舒雅望回到房间,往床上一躺,总是忍不住抬手抚摩着脖子上的项链,最终忍不住将项链取下来,拿在手中细细地翻看着。银色的项链上,两只胖嘟嘟的接吻鱼幸福地吻在一起。很漂亮的项链,和双鱼座的自己好配。
舒雅望立马凑过来看:“哪儿呢?哪儿呢?”
就在这时,一辆轿车从她面前驶过,停在紧紧相拥的唐小天和舒雅望面前,轿车的喇叭响了几声,车窗降了下来,曲蔚然从驾驶座上将头伸出窗外道:“小天!好久不见。”
夏木没说话,只是将舒雅望手中的项链拿出来,然后打开暗扣,将项链戴在舒雅望的脖子上,轻轻地伸手触摸了一下接吻鱼,然后看着她说:“戴着它,好吗?一直戴着。”
抬手将夏木放在她腰间的手轻轻拿开,也许是因为睡着了,夏木没有动,舒雅望坐了起来,从床上下来,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门口,慢慢地打开房门,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年。夏木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安静地睡着。再见,夏木。舒雅望无声地说着,低头走了出去,她没有注意他的双手缓缓地握紧。
舒雅望点点头,跟着唐小天上车,两人坐在后座。曲蔚然从倒后镜里看了他们一眼,他们俩的手总是紧紧地握着,好像一秒也不愿意分开一样。
夏木愣了愣,看了看手背,手背上全是鲜血,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脑袋跌破了,让视线模糊的东西就是从伤口中涌出的鲜血。夏木别过头,躲开舒雅望的手,自己捂住伤口道:“没事,不疼。”
舒雅望看他坚持,心里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抿了抿嘴唇,听话地点头:“好吧,你去吧。”
舒雅望坐到夏木的边上,两个人肩靠肩坐在床上,舒雅望抬眼,望着熟悉的房间,感叹道:“我好久没来你家了。”
曲蔚然拍开他的手:“你们啊,都太严肃,一个两个都这样,开不得玩笑。”
宵雪指着窗外,惊叫一声:“啊,曲蔚然来了!”
“寒假有一个月。”唐小天如实答道,转头望着已经不再吃东西的舒雅望,柔声问,“吃饱了?”
“夏……木。”舒雅望双眼通红,颤抖着小声叫他的名字。她想抱住他,却又不敢碰他,只能跪坐在一边,咬着手指,死死地盯着他。心中的恐慌压得她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他紧紧地拽着她的手,走了几步,打开停在路边的A8L将舒雅望塞了进去,自己也坐到后面,关上门,冷冷地道九九藏书:“开车,回去。”
舒雅望抬头看着唐小天,她发现他变得成熟稳重了,随便一句话就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唐小天很认真地说:“她对我来说不是‘而已’。”
夏木的眼神幽暗不清,他紧紧地盯着舒雅望看,他的脸也有些红,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像是着了魔一样,轻轻低下头来。舒雅望愣愣地看着他,感觉嘴唇被轻轻碰了一下,舒雅望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夏木很紧张,却没有停下来,又在她的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他不会接吻,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然后嘴唇压在她的嘴唇上。他的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是为了控制她的自由,而是不由自主地抓紧,手心满是汗水,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
舒雅望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紧紧地将脸埋在枕头里,睁着眼睛默默地想,小天啊,小天,你快回来吧,回来吧。
可是……可是现在他却做了!真讨厌!讨厌讨厌!嘻嘻!
“那快了。”曲蔚然轻笑着说,眼神不经意地瞄向舒雅望,只见她正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满面笑容地瞅着唐小天。曲蔚然眼睛微微一眯,嘴角现出一丝坏笑,不动声色地用脚在桌子下面一下一下地轻轻蹭着舒雅望的小腿。
舒雅望点头:“嗯。”不是吃饱了,而是看到某人,吃不下了!
他讨厌这个男人,极度讨厌,他差点害死雅望。
舒雅望拉了一下唐小天,丢了一个不要去的眼神给他。
舒雅望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别过头去,躲开夏木的吻,用力推了一下夏木,夏木没动。
唐小天温柔地哄她:“去吧,乖啦。”
曲蔚然被他的气势吓得一愣,过了一会儿,又反问道: “靠近又怎样?”
夏木将她的脸扳过来,很认真也很固执地看着她说:“不,我喜欢你。”
说完,扬起拳头,一拳就打了过去。曲蔚然没躲过,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唐小天趁他没站稳,又是一个回旋踢踢了过去,曲蔚然用双臂挡住,却还是被唐小天踢得向后退了好几步。
曲蔚然问:“小天还有几年毕业?”
两人拎着包包,有说有笑地走出工地,走了一段路后,宵雪忽然非常激动地拉住舒雅望说:“看!看,有帅哥。”
舒雅望将项链往身后一藏,像小时候一样逗弄他:“哇!这么激动干什么?”
舒雅望急忙说:“郑叔叔,先去医院。”
舒雅望哭了起来:“夏木,夏木。”
舒雅望垂下眼睛,难过地说:“夏木啊,我只当你是弟弟。”
回到家,免不得被臭骂一顿,舒妈骂她彻夜不归,舒雅望解释说自己去照顾受伤的夏木了,舒爸一听夏木受伤,紧张得连忙追问,得知是她连累夏木受伤后,舒爸生气地指着舒雅望说:“下次你再让夏木遇到危险,我就不要你这个女儿了,听到了没有!”
唐小天流着汗走过去,伸手将倒在地上的曲蔚然拉起来,然后很认真地望着他,冷冷地警告:“老大,世界上的女人很多,你别动我的雅望,不然下次,我真不客气了。”
夏木抿抿嘴角:“早就不玩了。”
唐小天的拳头停了下来,拉着他的衣领皱眉说:“玩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雅望很困扰。”
“过分啊,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
舒雅望扬扬右手,指着手腕上的一圈淡到几乎看不出来的牙印道:“看,这里还有你给我的纪念品呢。”
“你这次也没客气啊。”曲蔚然扯了扯嘴角,一阵刺痛。他伸九-九-藏-书-网手揉了一下,冷笑道,“四个月,从我和她见面到现在已经四个月了。”
曲蔚然冷笑:“小子,长进了啊,这话都说得出口。”
男子满面笑容地接住她,很用力地将她揉进怀里,他用低沉的声音说:“我回来了,雅望。”
夏木的眼神慢慢变暗,他没说话,他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舒雅望,他早就知道,可他不想放开她,用力地将舒雅望抱在怀里,将脸埋在她的颈边,眼睛酸酸的,心也酸酸的,他不想放开,不想……
唐小天牵起舒雅望的手,笑着走上前:“老大,好久不见。”
舒雅望知道自己被骗了,揉揉鼻子,气呼呼地钻出来,扑向一脸幸灾乐祸的宵雪:“臭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了,别生气了。”曲蔚然拍拍他的肩膀,玩味地笑,“哥哥只是想试试她是不是值得。”
“是啊。”唐小天笑着低下头。
舒雅望的脸刷地一下红了,她没想到唐小天现在变得这么开放,以前这种在公共场所偷亲的事只有她会干的嘛!
郑叔叔点头,开着车飞快地往医院驶去,夏木的右额头缝了六针,一直弄到大半夜,两人才回到军区大院。
宵雪非常鄙视地说:“你看你,都得曲蔚然恐惧症了,有这么可怕吗?”
如果可以,舒雅望真希望自己可以回应他;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自己可以给他幸福;如果可以,她真的想给这个男孩他想要的感情。舒雅望喜欢夏木,喜欢安静的夏木,安静到阴郁的夏木,安静到好像从来不曾幸福过的夏木,她真的希望他能笑一次,哪怕是扯扯嘴角,哪怕是轻轻地扬起,她真的希望他能笑一次。可是……有些事情是连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的。
说完,也不等曲蔚然反应,不顾额头上的伤口,拉着舒雅望就走。
“曲蔚然!”唐小天冷冷地叫他的名字。
唐小天摇头:“是你退步得太多。”
“那就是买来送给喜欢的女生的。”舒雅望在床边停住脚步,一副我了解的样子断定道,“肯定是。”
“怎么弄的?”郑叔叔一脸严肃。
舒雅望好像知道曲蔚然在偷看他们,便狠狠地在镜子里瞪了他一眼。曲蔚然挑眉笑笑,一点也不在意地开着车子。
“如果你希望的话。”舒雅望伸手摸摸他柔软的头发说,“我会一直戴着它。”
舒雅望不乐意地盯着他。
唐小天笑着道谢,舒雅望不以为然。没一会儿菜就上来了。
曲蔚然带着唐小天来到一个废弃的篮球场,因为天气冷的关系,篮球场上一个人也没有,唐小天和曲蔚然都脱了外套,天色渐渐暗下来,唐小天看着曲蔚然问:“老大,要我让让你吗?”
宵雪郁闷地垂下肩膀,摇摇头走开,唉,原来是舒雅望的男朋友。那丫头,真是幸福啊!
曲蔚然气喘吁吁地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看着天上微弱的星辰,哈哈大笑:“小天啊,你还是老样子,一点儿也藏不住心思。”
夏木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只是抿了抿嘴角。
可……他却没敢送出去,一直没敢。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敢送,好像送了,就会有什么秘密被发现一样。
那是送给她的项链。三年前,他十四岁,他不懂爱,他只知道,那是她喜欢的项链,于是他便拿着银行卡去买了,那银行卡是母亲留给他的,他从来没有用过。可那天他用了,将项链买回来,想送给她,想看见她对他温柔的笑,想让她开心地抱抱自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