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圣诞节约会记
目录
第六章 圣诞节约会记
上一页下一页
“不打报告不申请,擅自脱离队伍就是逃兵!要是在战争年代,你是要给枪毙的!”唐叔叔气得又上去踹了他一脚,“你逃回来干什么!心心念念想着女人,你当个屁兵!”
唐小天被她一笑,脸更红了,摸摸鼻子,坐在床边的凳子上,舒雅望也坐在他铺好的军大衣上。唐小天像是为了缓解尴尬一样问:“看电视吗?”
舒爸不理她,一把把她推进车里,气哼哼地道:“他要不是老唐的儿子,老子刚才就抽死他!敢拐我女儿!小兔崽子!”
舒雅望刚想再说点什么,夏木却一声不响地挂了电话。
圣诞节这天,舒雅望和平时一样,优哉游哉地一边吸着牛奶,一边眯着眼睛走出楼道。今天很冷,她不打算骑车,准备去搭送学车,送学车是专门接送未成年的学生的,像舒雅望这样升上大学还厚着脸皮坐送学车的,还是第一个。
“什么事?”夏木的语气软了一些。
“啧,你怎么这么了解我呢,下午四点能出来吗?我有事找你帮忙。”
夏木一顿,回道:“五点四十。”
“你还说。”
“累了吧?”唐小天温柔地问她。
“怎么了?”
只是一个“哦”,这孩子也太不坦率了,明明应该很高兴吧。
七岁之前,他们两人可是经常睡在一起的。
“呆子!”舒雅望笑骂一句,脱了鞋袜,抬手解开外套,唐小天红着脸转过头去,舒雅望好笑地瞅他,这外套里面还有三件衣服呢,他有必要这样吗?
舒雅望不理他,拉着唐小天问:“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新兵没有假吗?”
唐小天舔舔嘴角,摇摇头:“不冷。”
“嗯。”舒雅望点头,拉着唐小天的手走进学校的图书馆。T大的图书馆是学校除了体育馆之外最好的建筑物了,整个图书馆一共有九层,底下三层是自习室,中间三层是图书阅览室,上面两层是电子阅览室。
两人第一次青春冲动的萌芽,就这样被狠狠地扼杀在摇篮里,从此再也没敢偷偷发芽。
说完还拍拍唐小天的肩膀,对他挤眉弄眼。
唐小天也有些慌了,可还是安慰地望着她笑:“没事的,一会儿你就把责任都往我身上推,就说都是我不放你回家,都是我的错,要打打我,要骂骂我。”
“那你怎么办?”
舒雅望扑哧一笑,瞅着他道:“你什么都不想,那我们今天晚上怎么过啊?就在这站在这吹风吗?”
舒雅望眯着眼睛,真的好想上去抱抱哦!
舒雅望推了推他:“夏木,你学校到了。”
舒雅望继续说:“你小天哥哥也一起去。”
夏木完全没有自觉地走在两人中间,三个人就跟木头一样,僵硬地吃饭,僵硬地看电影,僵硬地逛大街,舒雅望几次暗示明示夏木可以回家了,可那家伙却像听不懂一样,一脸漠然地望着她。
夏木摇摇头。
舒雅望看着他红红的脸颊,忍不住问:“想什么呢?”
她喜欢他的怀抱,温暖又结实,干净又安心,让她迷迷糊糊地想闭上眼睛,在他的怀抱里待上一辈子。
他傻傻地愣住,呆呆地看着她,连脸红都忘了。
刚说完就连打了两个喷嚏。
唐小天抓抓头发,继续傻乎乎地笑。
舒雅望躺在床上可怜巴巴地看着前来探病的夏木,夏木一脸淡然地坐在床边吃着舒妈洗给他的苹果,瞟了一眼舒雅望,淡淡地道:“活该。”
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一听铃声就知道是夏木的,舒雅望接起来,没说两句就挂了。
唐小天低头望着她,明亮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她的笑容:“嗯,队里让我们来T市军区送东西,本来东西送完以后应该在T市军区休息一晚的,不过我想看看你,就偷偷溜出来一会儿。”
“怎么了?”
“还笑,你还笑得出来。”舒雅望瞪了一眼抿着嘴偷笑的唐小天。
夏木低头看着面包,没注意某人的不轨之心,他一只手拿着面包,一只手有些僵硬地伸进大衣口袋里。口袋里有一个硬硬的盒子,他将盒子紧紧地握在手里,抿抿嘴角,看着面包挑了一个奶油少的地方咬了一口,嚼了两下,然后说:“今天是圣诞节哦。”
舒雅望瞅着电话,嘴角抽搐地想,看来他只有生气的时候才如此坦率啊。
“哦,这样啊。”T市离S市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年轻的孩子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激情,他们爱了,很深地爱着,他们想亲近对方,想拥抱对方,想占有对方,他们渴望拥抱,渴望被占有,渴望被深刻地爱着。
没过一会儿,一辆军用吉普车开到麦当劳的门口,率先下车的是唐叔叔,唐小天见他父亲来了,一下就从位子上站起来,立正站好,有些害怕地望着他僵下来的脸孔。
“妈,妈,我错了,你别扣我零用钱啊。”天,加上昨天晚上夜不归宿扣的四个月,她将有半年拿不到零用钱了。
舒雅望有些害怕地望向唐小天,很紧张地说:“惨了,这次死定了,我还没见九*九*藏*书*网过我妈发这么大火。”
“别老欺负他啊。”
跟在唐叔叔后面的是舒爸,脸色也很难看。唐叔叔走过来,二话没说,一脚就踹下去,唐小天被踹得往后退了一步,还没站稳紧接着又一个拳头抡了过去,唐小天被打得连着身后的椅子一起跌倒在地上。
他说他的思想。
“我……我在医院啊。”舒雅望有些心虚地答道。
廉价的旅社里,年轻的他们紧张又羞涩地站在柜台前面,见惯不怪的服务员看完身份证后,冷漠地将他们领到房间,转身就走了出去。关门的声音让唐小天和舒雅望微微一颤,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相握的掌心有些湿润,两人望着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双人床,床单被套都是白色的,很旧,看着不是很干净,却又说不出哪儿不干净。
舒雅望瞪了他一眼,唐小天却摸摸鼻子,很是腼腆地望着她笑了。
“嘿嘿,班花小姐,晚上有活动没?”
舒雅望眯起眼睛瞅他。
舒雅望心中猛地一阵悸动,口干舌燥的感觉让她咬咬嘴唇,闭上眼睛,顺从地点头。
“你不是不喜欢看电影吗?”舒雅望在他背后问。
“我喜欢你这样抱着我。”她喜欢他的怀抱,温暖又结实,干净又安心,让她迷迷糊糊地想闭上眼睛,在他的怀抱里待上一辈子。
“你是不是和唐小天在一起?”舒妈厉声问道。
舒雅望缩缩脖子,鼻子冻得通红。她跺着冻僵的脚问:“那你呢?你回家吗?”
“张靖宇,你真的是欠抽!”舒雅望上前一步,将又急又恼的唐小天拉开,不爽地瞪着张靖宇,伸出一根手指一下一下地戳着他说:“快走,快走,快走,电灯泡!我们一个晚上爱干什么干什么,不用你全程照明!”
“好了,既然他不去,那我们去吧。”唐小天拿起舒雅望的书包背在肩上,牵起她说,“先去吃饭,然后去看电影吧。”
舒雅望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他,他刚才的语气好像是在抱怨,而且还是面无表情地抱怨,真是……别扭得好可爱啊!
舒雅望有些生气地看着他:“干什么呢,还要我请你是吧?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
拿出手机,低着头找到张靖宇的电话号码,拨通键还没按下,忽然感觉身后有人靠近,刚想回头,双眼就被一双温热的大手轻轻蒙住,眼前一片漆黑,舒雅望不慌不忙地道:“张靖宇。”
那天晚上,舒、唐两家大人都气疯了,舒妈让舒雅望在大院操场上跪了一晚上,唐叔叔让唐小天绕着大院操场不停地跑了一晚上,他们两个喜欢在一起吧?那就成全他们,让他们一个晚上都在一起。
“没事啦,我在候车室坐到天亮再走就是了。”舒雅望摇着他的手,就是不想和他分开,哪怕多待一分钟也是好的。
虽然自习室里没有人,但落地窗外面还是有很多人啊,被看见多不好。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气温急剧下降,一阵寒风吹过,舒雅望冷得打了一个哆嗦,唐小天停下脚步,侧身望着舒雅望说:“时间不早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哇,原来你这么忙啊,我还真是没想到。”舒雅望好笑地说,他会没空?除了上学哪儿也不去的家伙,居然和她说没空。
“算你们狠!我会记住的!”张靖宇脸上装着深受重伤捂着心脏黯然离开的痛苦表情,其实心里想着,太好了,不去更好,省一顿饭钱!
就在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火热的时候,舒雅望的手机忽然丁零零地狂响起来,两个孩子像是做了坏事一样,吓得手忙脚乱地找手机,最后唐小天从被子里舒雅望的大衣口袋里翻出她的手机丢给她,舒雅望慌忙接起电话,背过身去,红着脸,有些微喘。她深吸了一口气,才接了电话。
唐小天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他将脸颊埋在她的发间,他的嘴唇靠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那我一直抱着你好吗?就这样,一直到天亮。”
“哇!舒雅望,你也太过分了吧,就你想小天啊?我也想啊,我晚上还要请他吃饭呢!”
她点点头,他摸摸鼻子说:“那你睡吧。”
开玩笑,把唐小天逗得满脸通红是她的专利好不好?除了她,任何人都不能擅自使用。
“谁啊?”唐小天凑过来问。
可唐小天像是激动了一样,非得亲她一下才行,她用手挡着他,他就在她手心上吸了一下,舒雅望手心一痒,忍不住撤开,他的嘴唇便准确无误地压在她的脸上,用力地亲了一下后,才心满意足地放开她。
她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心里忍不住骂他,呆子呆子呆子。
第二天,吹了一个晚上寒风的舒雅望病倒了,唐小天被唐叔叔毫不留情地拎走,丢进车里,打包送回部队。
舒雅望和舒妈说了一个蹩脚的理由,说同学住院了,家不在S市,她去医院帮忙照看一下。大概是舒雅望平时的品行良好,舒妈完全没有怀疑,只叮嘱http://www.99lib.net她好好照顾同学,注意休息。
“我掐死你。”某人终于养足力气,扑上去掐住夏木的脖子。
舒雅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嘿嘿,小天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得陪他。”
夏木垂下的眼睛看了一眼他们十指相扣的手,眼神更加冷漠。
“你在哪儿?”
“抽死你,我开玩笑的你也信。”
送学车里只剩下舒雅望一个人了,不得不说,这丫头脸皮真的很厚,即使一个人坐专车也毫不脸红,反倒怪享受的。
终身大事?这家伙不会是看上哪个女孩,让她去帮忙追吧?舒雅望也没多考虑,反正自己和夏木约的是五点四十,先去张靖宇那边看看,能帮肯定要帮一下的,怎么说都是兄弟嘛。
“嘿嘿,惊喜吧!”张靖宇从唐小天身后蹦了出来,嬉皮笑脸地说:“雅望,你还要扁我吗?哈哈。”
“他怎么说?”唐小天问。
唐小天急急地拍开他的手,红着快要冒烟的脸怒斥道:“你……你别胡说。”
唐叔叔指着唐小天的鼻子骂:“你!你居然当逃兵!”
舒雅望忧心地看他一眼,没了主意。
“那就好,晚上出来聚聚啊。一个学校的,也没见你几次,怪想你的。”
唐小天脑中传来如擂鼓一般的声音,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心中爱恋的火焰在剧烈地燃烧着。
唐小天笑,伸手握住她的拇指,紧紧地包在手里,两人对望一眼,说不出的甜蜜温馨。舒雅望单手给夏木打电话,打了两遍他才接。
“让我们去接他。”舒雅望鼓着腮帮,不爽地说,“这善变的小鬼。”
张靖宇握拳,真是重色轻友啊!他望着唐小天痛心地说:“兄弟,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要和你老死不相往来!”
舒雅望点点头,站起来,笑容满面地跟着他走,今天可是圣诞夜,他好不容易回来,当然要和他好好地过啦,夏木不去更好,她才不要带个电灯泡在一边呢。
舒雅望没力气爬起来收拾他,只能狠狠地瞪他一眼:“臭小子,白疼你了,居然还说我活该。”
两人红着脸站在床边,连目光都不敢对视,唐小天舔舔嘴角,有些紧张地说:“坐……坐吧。”
“他说什么?”
舒雅望瞪大眼睛,心疼地哭着直叫:“别打了,叔叔,别打他了。”
他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只是轻轻抿起的嘴唇泄露了他的心情,舒雅望发现,夏木心情好的时候,总是喜欢抿抿嘴唇,像是想压抑住自己的笑容一样。
舒雅望伸手在包里掏了两下,掏出一个奶油面包递给他:“给你。”
舒雅望被吼得直皱眉头,将话筒拿得离耳朵远一些,等舒妈骂够了以后,才报了一个离旅社不远的麦当劳店。
“哦?真的没?”张靖宇先是一脸不信,然后又恍然大悟,“啊!舒雅望,你太没魅力了!”
“我……我……”舒雅望吓得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我认识路。”夏木的声音很轻,好像很疲惫的样子。
“过来吧,我在学校。”
耳边是熟悉到令人怀念的声音,手中是温热粗糙到令人安心的触感,舒雅望回过神来,满脸惊喜:“你……你,怎么是你?”
张靖宇神秘兮兮地说:“终身大事。”
“雅望,雅望。”唐小天激动地一把抱住她,很开心很开心地将她往自己的身体里揉。舒雅望满脸通红地任他抱着,原本冻僵的身体在那一瞬间变得火热,心跳也急速加快。
夏木疑惑地望着她。
“不矜持。”
唐小天的脸更红了,紧张地望着舒雅望,使劲摇头摆手:“雅望,我没……”
他说他的趣事。
舒雅望笑得满脸奸诈:“圣诞节啊,跟姐姐出去看电影怎么样?”
“你赶快给我回来!你才多大啊!才多大!你在哪儿!快说!”
“喂,妈妈。”
她说她的见闻。
舒雅望伸手拉住他,很不舍地摇摇:“别去了,你好不容易回来,我陪你到火车站的候车室坐一晚吧。”
“找个借口骗骗我妈就是了。”
“小天。”
舒雅望抿着嘴望着他笑:“呵呵,下次你再找我帮忙,我就知道是小天回来了。”
他走了两步,忽然站住,猛地回过头来,望着舒雅望,舒雅望不解地回望他。他的手刚插入口袋,舒雅望“啊”地叫了一声,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望着夏木问:“夏木,你今天晚上几点下课?”
“我不喜欢吃甜的。”夏木小声说。
公交车停在他们面前,车门自动打开,夏木走上去,坐在靠近车窗的位子,车下面的舒雅望笑着朝他挥手,夏木静静地看着她和唐小天,双手插在口袋里,右手被口袋里的盒子烙得生疼。车慢慢开走,他没有回头,任眼前的景色变化,将那个女孩甩在车后。那天晚上,他回到家里,将礼品盒拿出来,轻轻地打开,台灯下,银色的项链闪着美丽的十字光芒,两只可爱的接吻鱼嘴对嘴幸福地靠在一起。他看了一会儿,便将项链和盒子一起扔进垃圾桶,漠九-九-藏-书-网然地看着前方,可过了好久好久,他又站起身来,将它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看了一眼,咬咬嘴唇,放进抽屉里。
唐小天嘿嘿傻笑了一下,局促地走了过去,脱掉鞋子,坐到床边,将外套解开放在一边,然后掀开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他的脚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脚,她的脚和冰块一样,冷冷的。他皱着眉头,有些心疼地说:“脚怎么这么冷?”
望着手机,舒雅望有些不安地想,该不会生气了吧?
一直到下午四点半舒雅望才接到张靖宇的电话,那家伙在电话里很兴奋地叫她赶快过去。舒雅望挂了电话,收拾好东西,背上书包,不紧不慢地走到张靖宇指定的花园。冬天的花园毫无景色可言,总是显得那么苍白萧瑟,舒雅望向前走了几步,脚踩在松软的落叶上,发出细碎的沙沙声,她转头望了望四周,轻轻皱了皱眉,这家伙搞什么,叫她来,自己居然不在。
张靖宇瞟她一眼,用眼神说:难道你不是吗?
“小天。”
夏木又摇摇头。
唐小天挑挑眉,看了他们一眼,丝毫没有犹豫地点头:“嗯,我不去。”
“嗯,明天早上凌晨四点的火车回T市,然后早上七点和老大他们一起回部队。”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明天晚上没空。”
果然,男人是经不住撩拨的,就连唐小天也一样。
“挂了,完全不屑一顾。”舒雅望摇摇头,望着唐小天问,“你怎么得罪他了,他怎么这么讨厌你?”
“啊,这样啊,下次更过分一点好了。”舒雅望摸摸下巴,笑得一脸奸诈。
舒雅望失望地看着他,真是的,妈妈单位发的两张电影票正好是圣诞节的,这种日子,朋友们早就有约了,谁还会陪她去看电影嘛!
舒雅望将自己的大衣盖在身上,又将旅馆的被子盖在大衣上,然后转头望着穿着正式军装的唐小天问:“你冷不冷?”
舒雅望站在一边,抽抽搭搭地看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掉,舒爸也气呼呼地推着舒雅望往外走:“哭!你还知道哭,丢人现眼!给我上车去!回家让你妈收拾你!”
夏木抿抿嘴巴,接了过去,慢吞吞地打开包装,很不乐意地啃了起来。
舒雅望笑得捶桌:“哈哈,这个笑话真的很好笑。”
“张靖宇,你可是欠扁?”舒雅望抬手,将蒙在眼睛上的手用力扯下来,回身瞪去,骂他的话憋在嘴里,刚想开口,却傻傻地愣住,她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身后的人,高瘦而结实的身子裹在剪裁合身的绿色军服里,英俊的眉眼中带着她喜欢的笑容。
“还敢撒谎!你不得了了!现在敢骗妈妈了!你到底在哪儿!”舒妈的声音简直就是从电话里吼出来的。
舒雅望满脸通红地挡住他的嘴唇道:“喂,别这样啦。”
张靖宇一听,连连摇头:“别!我以后要是真找你帮忙,你兴冲冲地来了,却见不到小天,你还不抽死我。”
舒雅望点点头问:“那你不是马上就要走了?”
唐小天尴尬地笑笑:“先找个暖和的地方再说吧。”
“我不喜欢看电影。”
唐小天拉过她的手,放在手心里,细细地搓揉着,谁也不知道是谁先靠近谁的,两个人慢慢地,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他握着她的手,捂着她的脚,轻轻地凑过去,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就像下午的那个吻,刚刚碰上就分开了。她仰着脸,眼里是满满的笑意,他忍不住又上前去,亲吻了她漂亮的眼睛,扬起的嘴角,只是轻轻地触碰然后再分开。可也不知怎的,吻变得越来越激烈,她的身体开始变得绵软,他肆意地压上去,用力地加深这个吻,用牙齿去咬,用舌尖去描绘,他觉得有一把火焰正在燃烧着他。她冰冷的手脚迅速变热,她有些无措地看着他,他压在她身上吻着她,他的手缓缓下移,她的心脏激烈地跳动着,她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这样看着他。
“好,下午联系吧。”
比起舒雅望,唐小天也好不到哪儿去,他被部队记了小过,关了禁闭,还开会批评。
“我……我守着你。”
“嗯,对啊,怎么了?”舒雅望从包里又掏出一个面包,这次是肉松面包,她将包装拆开,递给夏木,然后将奶油的拿过来,自己吃了起来。
身边的夏木抿抿嘴角,手又抬出来一些,盒子露出一角,淡绿色的纸质外壳,没有包装,简单素雅。
两个磨磨蹭蹭地穿好外套,理好衣服,舒雅望还特地将头发重新扎了一遍。旅社的灯光很是昏暗,两人也看不出什么不对劲,可到了灯火通明的麦当劳时,舒雅望那被用力吻过的唇,那染上情欲的眼,那娇容上淡淡的红晕,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他刚才对她做过什么。
如此豪华的图书馆,舒雅望从开学以来路过无数次,却还没有进去过,她拉着唐小天找了一个没人的自习室坐下,自习室里暖气开得很大,舒雅望和唐小天挑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两人坐得很近,面对面互相看着,嘴角都www.99lib.net带着暖暖的笑容,落地窗外正对着学校的马路,马路上的寒风不时地吹起树枝,衣着鲜艳的学生们嬉闹着从外面走过,可外面的景色完全无法吸引他们一丝一毫的目光,因为,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他说话的时候她认真听着,她说话的时候,他仔细看着。
“怎么会呢,我是这种人吗。”舒雅望甜甜地望着他笑。
“雅望。”他像以前一样靠近她,拉住她的手,轻声叫着她的名字。
舒雅望红着脸,扑哧一下笑了,看他那傻样儿,哪里还有刚才拉着她来开房间的气势。
“圣诞节,然后呢?”舒雅望吃着面包问,真难得,夏木竟然会自己找话题和她聊天。
夏木回头说:“我说不喜欢,又没说不去。”
“聪明!”舒雅望对他竖起大拇指。
“什么我胡说,难道你没想过?看你脸红得——”张靖宇用胳膊捣捣他,使劲地取笑他。
唐小天没有动,轻轻地“嗯”了一声。
唐小天伸出脚,将她的脚搬过来,用自己的脚搓着她的,想将她的脚捂热,舒雅望望着他甜甜地笑了,撒娇地靠过去道:“手也冷。”
“一起去啊,再买一张票不就好了。”
“哦。”
舒雅望满意地点点头:“好,今天姐姐来接你放学。”
“怎么会,我先送你们回去,然后去找张靖宇,晚上住他宿舍。”
两人一起望向唐小天。
舒雅望无奈地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嘀咕道:“臭小鬼,就不能坦率点吗,明明很想去啊。”
“啊,已经六点了啊。呵呵,我忘记看时间了。”
“也是,夏木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呢。”舒雅望拉了一下夏木的衣袖,笑着交代,“夏木,坐16路车回去,知道吗?别坐过站了。”
“小天才不去呢。”
夏木愣愣地看着手里的肉松面包,又看了看舒雅望毫不嫌弃地吃着他吃过的面包,口袋里的手慢慢地抬起来一点,手里的盒子握得更紧了。
舒雅望看着张靖宇那不着调的语气就想笑,她回:“有啊,和帅哥出去看电影。”
舒妈端着药走进来,瞪着舒雅望吼:“雅望,又欺负弟弟,再扣两个月零用钱!”
舒雅望已经激动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死死地回握他的手,手掌贴着手掌,心中传来一阵阵撩人的悸动。
“六点了。”电话里的声音还是冷冷清清的,但是舒雅望却明显听出里面的不满。
舒雅望熟门熟路地爬上车子,车里的孩子都认识她,一个个笑容灿烂地对着她喊:“雅望姐姐好。”
“不会吧,小天才走多久啊,你就爬墙了。”
唐小天毫不内疚地望着他笑:“慢走,不送了。”
手机就在这时候“滴滴答,滴滴答”地响起来,这是夏木的专属铃声,一听这铃声舒雅望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了,她居然把她和夏木的约会忘得一干二净。
唐小天想起刚才张靖宇的话题,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嘟嘟……嘟嘟……”
夏木抬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点点头,转身走向公交车站。舒雅望和唐小天站在他边上,当16路开过来的时候,舒雅望轻轻地将他往前推了推:“车来了。”
舒雅望拉着父亲的手,哭着求道:“爸,爸,你叫唐叔叔别打小天了。”
舒雅望侧躺着看他,无辜地摇摇头:“不知道。”
“记得来接我。”夏木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脚步轻快了不少。
舒雅望嗤笑:“是毒药吗?吃得这么勉强?”
“那就陪他去吧,这孩子也不容易。”唐小天对夏木的事也有所耳闻,知道这孩子喜欢黏着雅望,倒也不反感,只觉得自己家雅望果然人见人爱,讨人喜欢,就连夏木这样的孩子也不例外。
“笨。”
没一会儿,手机又嗡嗡地震动起来,舒雅望又掐掉电话,发:“干什么拉?”
“本来说请他看电影的,结果……”舒雅望耸耸肩,无奈地说,“不是要陪你嘛。”
“我们会不会太过分了?”舒雅望有些不安地看了一眼张靖宇的背影。
“没,没想什么。”唐小天摸摸鼻子,掩饰着自己的慌乱。
舒雅望见她答应,便赶紧挂了电话,唯恐她听出破绽。
唐小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张靖宇就笑得一脸淫荡地说:“一个晚上够干很多事了啊,呵呵呵。”
舒雅望揉揉已经快睁不开的眼睛问:“你不睡?”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只是蒙住她眼睛的手臂在微微颤动,好像在憋着笑一样。
细细密密,丝丝缕缕,即使说到天亮也说不完。
舒妈气呼呼地让舒雅望在店里等着,舒爸马上就去接她。
舒雅望看了一眼唐小天,为难地说:“我今天晚上有事哦,没办法去了,要不,我明天晚上请你看电影吧?”
唐小天看着这样的舒雅望,悄悄红了脸,心里既害怕又开心,害怕的是一会儿舒爸来了,会骂她,可这害怕的情绪只持续了一秒钟,更多的便是开心,开心自己刚才能如此亲密地和她在一起,刚才那一瞬间,简直像做梦一样,更开心他能在大人面
www.99lib.net
前,宣告他们的关系。要是舒妈让他负责,他一定会使劲点头答应。
“我……我没有。”唐小天捂着脸辩解。
舒雅望见他同意,很是开心地望着他笑,两人的手又自然地握在一起,从他们的眼睛里可以看见那些甜腻浓郁的感情。
“夏木。”
电话那头的人不说话了,舒雅望估计他正生气呢,无奈地放软声音道:“我今天晚上真的有事哦,对不起啦。”
“唔……”他的手心有些冒汗,脸颊微微有些红,就在他想一鼓作气将盒子掏出来的时候,车子忽然停住了,市一中到了。夏木僵硬地瞪着窗外的景色。
舒雅望开始寻思,下个学期她是不是也去住宿舍,这样早上就有人给她带答,她就能睡懒觉了。
“谁让他刚才欺负你。”
“可是,你不回家可以吗?”
唐小天摇头:“我不回去,要是让我爸知道我偷偷跑回来,一定会扒了我一层皮。”
那天晚上的约会变得很奇怪,夏木不用做任何事,只要站在一边,他身上散发出的冰冷阴郁气质就能让气氛瞬间冷到极点,即使舒雅望和唐小天极力想将气氛炒热,但却总是在夏木的低气压中失败而归,两人对看一眼,非常无奈地摸摸鼻子,不禁双双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叫他来。
唐小天想了想,摇摇头:“不行,我明天早上四点就要走了,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
他的手偷偷地从桌子底下握住她的,她的嘴角轻轻翘起,满心欢喜,她喜欢他的亲近,喜欢他的温度,喜欢他的味道,喜欢他英俊的脸庞,她闭上眼睛,微微颤动的睫毛泄露了她的紧张,她快速地凑过头去,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地在他英俊刚毅的侧脸上亲了一下。
“不用。”夏木淡淡地拒绝。
“那你一个人在街上游荡到明天早上啊?”
“夏木,我决定还是和你一起去看电影。”
“少来恶心我,你有什么事找我帮忙,赶快说吧。”
“不想看。”舒雅望摇了摇头,有些疲倦地打了个哈欠。
舒雅望摆了摆手,笑着摸摸这个摸摸那个,然后走到最后一排的位子上坐着打瞌睡,耳边不时传来孩子们欢快的吵闹声。忽然,整个车内安静了下来,舒雅望好奇地睁开眼睛,就见车门口一个少年走了上来,穿着黑色的大衣,低着头,柔顺的刘海盖住眼睛,露出高挺的鼻梁和尖细的下巴。不知道为什么,车里本来一片温暖,却因为他的出现,瞬间变得有些阴沉。他微微抬头,深邃的眼睛下面是一对不可忽视的黑眼圈,他谁也没看,空洞得可怕,似乎什么也倒映不进他的眼里,他抬腿往最后一排走去,车内只回荡着他单薄的脚步声,当他走到车尾时,空洞的眼睛里映出一个女孩的身影,那女孩对他笑得灿烂,她一把将他拉到旁边坐下,打着哈欠问:“吃过早饭没?”
“后天晚上也没空。”
舒雅望有些无措地看着唐小天,唐小天笑:“让他自己回去吧,夏木都十五岁了,你也别太护着他。”
“小天。”舒雅望轻声叫他。
“哦。”夏木手一松,盒子又掉回口袋里,他有些懊恼地拿起书包,站了起来,跟在孩子们后面缓慢地往下走。
“……那后天晚上?”
唐小天垂眼想了想,摇摇头:“谁知道,也许他暗恋你吧。”
房间里没有空调,没穿外套的家伙手都冻青了。
“什么事啊?”
唐小天望着这样的舒雅望,实在是不忍心拒绝,也不想拒绝,便抿着笑颜使劲点头,他又何尝不想和她多待一会呢。
唐小天紧张地站在一旁,舒雅望调皮地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给他看。
舒雅望见事情败露,只能点头承认:“嗯。”
舒雅望红着脸点头,走到床边,刚准备坐下,唐小天却叫她等等。舒雅望望着他,只见他脱了军大衣,舒雅望红着脸不敢看他,唐小天看着她的样子,立刻慌张地说:“不是的,不是。”一边说,一边将大衣铺在床单上,红着脸说,“床上脏。”
到了学校,舒雅望走进教室。教室里只有寥寥十几个人,天气冷了,上课的人越来越少了。上课铃响,老师走进来,低着头开始点名,明明只有十几个人,可点名的时候,班上四十五个同学居然都有人答到,舒雅望好笑地看着带答的人躲在书后,变换嗓音,不停地“到,到,到”。
“哦,那你只能待一个晚上啊?”舒雅望很舍不得地望着他,双手不由自主地摇着他的手。
舒雅望转身,望着夏木说:“我们先送你回家。”
被他握住的手,忽然猛地一紧,她抬头看他,只见他满眼都是晶晶亮亮的光彩,他握住她的肩膀,俊脸越靠越近,眼见就要吻下来。
课上到一半的时候,舒雅望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舒雅望掐掉电话,回了一个短信过去:“干什么?上课呢。”
“不会,他才没这么脆弱。”唐小天太了解自己的朋友了,那家伙说不定正在为自己省了一顿饭钱而开心呢。
舒雅望接起电话,心虚地道:“喂,夏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