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青梅竹马唐小天
目录
第二章 青梅竹马唐小天
上一页下一页
“呵呵,叔叔,我还有事呢。”
唐小天这才反应过来:“你来了,这个小孩是谁啊?”
唐小天朝他笑笑:“你好,我叫唐小天。”
“别紧张嘛,我又不抢你的。”舒雅望走到他面前,蹲下身来,平视他,“夏木,你很喜欢军械武器吧?”
程维哈哈大笑道:“小鬼!你拿着模型手枪想吓唬谁啊!哈哈哈哈!”
那几个男人力气特别大,没一会儿她和唐小天就被他们拉到网吧后面的巷子里。她抵着墙壁,腿脚发软地躲在唐小天后面,唐小天护住她,瞪着程维道:“程维,我今天晚上随便你打,绝不还手,你不许碰雅望。”
唐小天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喘着气说:“记不清了,两百多个吧。”他坐起身来,甩着手臂问她,“你最近干什么去了?怎么都没见你出来玩?”
舒雅望瞪他一眼,抬手打他:“打你哦。”
他站在一边,看着她自行车前面的横梁,沉默着,像是在想着什么。
“网上有很多最新的军械报道哦,你不想看吗?”她继续“诱拐”他。
“拉她不就是报复你吗?”程维邪恶地环视网吧里的人一周道,“谁要是敢报警,我让你们所有人都出不了这个门。”
舒雅望眨眨眼,将纸巾握在手心,伸出手指,将他脸上白色的纸屑轻轻地拍掉。
感觉身边瞬间安静了下来,舒雅望睁开眼睛,向右一看,只见夏木单手拿着他的92式手枪指着程维,他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眼神还是暗淡到有些空洞。
唐小天站起来,将舒雅望挡在身后:“程维,你带这么多人来算什么本事啊?”
看这状况,舒雅望就知道唐小天一定又做错事了。她刚想悄悄地转身离开,就被唐叔叔看见了,他望着她用洪亮的声音叫道:“雅望。”
夏木盯着电脑屏幕,并不答理他。
舒雅望看着站在一边的夏木,连忙站起来,把他拉到座位上,她站到一边,说:“就是我做家教的那家的孩子。”
舒雅望被他看得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转过头骂了他一句:“傻瓜。”
“哼,怕了吧?昨天动手打我的时候怎么就不怕呢?”程维伸出手指着唐小天和舒雅望道,“把他们俩拉出去。”
唐小天摸摸鼻子,有些受打击地小声道:“他好像不喜欢我。”
舒雅望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她点头道:“行,你回去睡吧。”
舒雅望扬起嘴角笑笑,走过去打招呼:“唐叔叔好。”
几个男人伸手就想把舒雅望和唐小天往外拖,舒雅望退后一步,将夏木护在她身后,希望那些人别发现他。
舒雅望拉着他一路跑回她家楼下,推出自行车,指着后座让他上去九九藏书
然后舒雅望拿着鼠标,侧着身子,开始一点点地教他。一开始她还是很认真地教他怎么打字怎么上网,后来就直接给他申请了一个“传奇”账号,教他打起游戏来。
当看见他英俊的脸庞又变得干净清爽的时候,她开心地朝他笑了笑。
路过大院操场的时候,就见唐小天正在做俯卧撑。他的正下方铺着一张报纸,报纸上滴满了他的汗水。只见他咬着牙一个一个地做着,他爸爸正双臂环胸地在一边监督着。
夏木说完,歪着头,轻声问:“真的还是假的,你要不要试试看?”
舒雅望摸摸鼻子,走上前去,在唐小天的背上坐下。她刚坐上去,他就闷哼一声趴了下来,唐叔叔又踹了他一脚:“起来。”
唐小天扑哧一声,打量着她,不信地问:“就你?”
唐小天也不追问,跟着她站起来问:“你一会去哪儿?”
“抓住她!”程维一边叫一边向舒雅望扑过来,她向左一躲,一脚踹在他的侧腰上。程维向前冲了两步,她急忙转身跑,可没跑两步就被他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手对着她的脸高高扬起来,她低下头,用双手护住脸部,耳边传来唐小天的叫骂声:“程维你敢打她试试!我杀了你!”
唐小天拍开那些向舒雅望伸过来的手,狠狠地瞪着他们道:“程维,你要报复就冲我来,拉女生干什么?”
她将报纸揉成一团,丢进一边的垃圾桶:“我在给小朋友当家教呢。”
张靖宇倒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一脸解脱地看着舒雅望:“你终于来了,等死我了。”他站起身来,把舒雅望按在座位上说,“交给你了,我晚上七点过来接班。”
意料之中,没有回答。
“别去了吧,市中心新开了一家网吧,免费三天,张靖宇给我们占好机子了,一起去玩吧?”
“真的?你以为我会相信,哈哈哈哈!你当我是白痴啊?”程维蹲下身来,拍拍夏木的脑袋,“小弟弟,别胡闹,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了。”
“别把人家小朋友教坏了。”
说完,那几个男人拽着唐小天和舒雅望就往外拖。舒雅望一边挣扎一边偷偷地对夏木使眼色,让他快跑。
夏木沉声道:“放开她。”
他动也不动地看着她,眼睛亮晶晶的,面带漂亮的笑容,凑近她,轻声说:“雅望,你真好。”
“喂,别啊。”她拉住他笑笑,“你先去,我一会儿就来。”
“老子就打给你看!”说完,程维的手落下来,打在她的手臂上。
唐叔叔的表情一下子柔和下来,亲切地望着她笑:“你来得正好,上去。”
“就我。”
张靖宇和他朋友为了保住这两台电脑不被人九-九-藏-书-网家占去,在开业的第一天就来了。四个人轮流上,晚上他们在这儿通宵包夜,白天唐小天来接班,到晚上他们再来,一直到免费期结束,彻底占够网吧的便宜。
唐叔叔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笑:“雅望真乖,叔叔上班去了。”
唐小天刷地一下就瘫在了地上,舒雅望从他身上跌下去,也坐在地上。他趴在一边喘了半天气以后翻过身来,不满地看着她说:“唉,你看见我爸罚我,怎么不走远点啊?”
而现在,他的身后就跟着七八个身材高壮、皮肤黝黑的男人。
夏木很聪明,一学就会,唐小天的四十级的武士号带着他的法师号去练级,没到两个小时就升上了七级。
唐小天驮着舒雅望,颤颤巍巍地撑了起来,挺了一下,又趴了下去,舒雅望双脚撑着地面,尽量给他减轻重量。他又撑了起来,汗水滑过他年轻帅气的脸庞,滑过他光洁的下巴,滴落在报纸上。
夏木疑惑地看着她。
舒雅望抿着嘴唇看他,非常非常贱地说了一句:“我只对你好。”
舒雅望摇头道:“我打不来魔法师,回来挂了爆装备。”
七级以后就要充点卡才能玩了,她看夏木玩得不错,就开了张靖宇四十二级的法师号给他继续玩。
“住手。”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右边传入耳中。
“我看你今天还有没有力气出去打架。”唐叔叔满意地点点头,转头望着舒雅望道,“雅望,帮叔叔看着,要一直等到他的汗把那张报纸滴湿了,才能让他起来。”
上网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没玩一会儿天就黑了。舒雅望坐在中间看夏木和唐小天组队在祖玛打怪兽,唐小天正打得过瘾的时候,从他身后伸出一只手,狠狠地拍在他的肩膀上。
“爸!”唐小天一个俯卧撑起来,一脸求饶地望着唐叔叔,“你知道雅望现在有多重吗?”
舒雅望随便吃了些早饭,便准备到夏木家去。妈妈在身后叫她带一些暑假作业过去做,她懒懒地点头答应,随便拿了一本作业本就走了出去。
唐叔叔踢了他一脚,怒道:“多重你都得扛!你不是力气大吗?不是喜欢打架吗?你今天不把这张报纸全部弄湿,你就别起来!雅望,上去!”
半个小时后,舒雅望和夏木就到了网吧。网吧里座无虚席,有的一个位子上还坐了两个人,大部分都是高中生。她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最里面的唐小天和张靖宇,于是拉着夏木走过去拍拍两人的肩膀。唐小天正在网上砍野猪砍得聚精会神,她拍了他一下,他没反应。
“笨死了!小天,我走了。”张靖宇打了一个哈欠,嘴巴九-九-藏-书-网长得很大,舒雅望看见他至少有四颗虫牙。
舒雅望挥着手和他说再见。唐叔叔和爸爸是战友,两人感情好得不得了。她小的时候天天和唐小天一起玩,他们俩都皮,凑在一起,简直就是这个军区大院最皮的组合。每次他们闯了祸,唐叔叔就会罚唐小天做俯卧撑。他不好意思罚舒雅望,就叫她坐在唐小天的身上,让他驮着做。
舒雅望咬着唇,一步一步地往外挪。她转头望了一眼,唐小天踹倒了一个男人后,被人按倒在了地上。她握紧双手,转身,猛地向外冲,可恶,她要赶快出去,小天会被打死的!
而夏木只是淡淡地瞥她一眼,然后继续盯着屏幕。
也因为这样,学校里经常有女生向他告白。每次看到他面红耳赤地摆着双手拒绝女生的时候,舒雅望就想上去踹他。
“我带你出去上网好不好?”
他有好几次想甩开舒雅望的手,可她却不让他如愿,这家伙太别扭了,要是她放开的话,说不定他又不去了。
好吧,实际上舒雅望也上去踹了他。仅仅高一那一年她就踹了他二十多次,这还没算她没看到的。
“哈哈哈哈……”那群人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得前俯后仰。
“可是,我还得做家教。”舒雅望微薄的责任心轻轻地挣扎着。
当舒雅望到夏木家的时候,他正坐在木地板上擦着他的模型枪。她咧嘴笑道:“夏木,我们出去玩玩吧,天天在屋子里不闷吗?”
“去当家教啊。”
他的眼珠转了一下,像是在考虑她的提议,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一下头。
可夏木举着枪的手并没有放下,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眼神变得更加深沉,歪着头,他淡定地拉开保险,将枪口轻轻地抵着程维的脑袋说:“92式5.8mm手枪,中国制造,口径5.8mm,使用DAP5.8mm普通弹,全枪长188mm,弹匣容弹量20发,杀伤威力堪称世界第一。”
“雅望,脚离地。”唐叔叔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用意,走过来用脚把她的双脚挑起来,这下她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唐小天身上了。唐小天用力地吸了一口气,痛苦地吼了一声,继续吃力地做着俯卧撑。
“你还敢挡?”程维凶狠地抓起舒雅望的手,抬手又要打她。她紧紧地闭着眼睛,心里想,妈的,他死定了!回家我一定要把伤口给老爸看,让老爸开一个团来灭了他家!
舒雅望双手撑着唐小天的背,仰头望着唐叔叔点头:“嗯,知道。”
然后舒雅望就会吐吐舌头说:“晕,我又忘记了。”
张靖宇眯着眼睛跟她说:“你就拿我的号玩吧,帮我练练级。”
他乐呵呵地笑九*九*藏*书*网着,也不躲,任舒雅望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唐小天!”
后来,舒雅望听唐小天的死党张靖宇说,唐小天除了第一次被女生告白时是因为被告白而脸红,其他的,都是因为怕舒雅望,怕她忽然冒出来给他一记无影脚。可每次不管他怎么小心提防,她都能突破防线,一脚踹中他的小腿。每次他越提防就越紧张,越紧张就越脸红,越脸红她就越生气,越生气她踹得就越狠……如此循环,真叫人窘到不行。
她挑眉笑了一下,抬脚向他走去,夏木像是知道她要干什么一样,用极快的速度将那只92式手枪组装好,插在背后的裤腰上,警惕地望着舒雅望。
她和他肩靠肩坐着,他的呼吸很重,胸口上下起伏着,额头上还有汗水顺着脸颊滑落,他低着头用肩上的衣服蹭着脸上的汗水。
舒雅望抿着嘴唇看他,非常非常贱地说了一句:“我只对你好。”
小时候的唐小天哪里驮得动她,每次都是两个人跌成一团,痛得龇牙咧嘴的。不过被罚的次数多了,唐小天便能很轻松地驮着她做上二十多个俯卧撑。
“我不是没来得及跑吗?”舒雅望笑了笑,捡起地上的报纸瞧了瞧,报纸已经被汗滴湿了一大块,她好奇地转头问他,“刚才做了多少个啊?”
舒雅望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泥土说:“没笑什么。”
“我爸走了没?”唐小天在舒雅望身下吃力地问着。
舒雅望转头从网吧里找来一张小凳子,坐到夏木和唐小天的中间。她凑过去问夏木:“上过网吗?”
“和小狗一样。”舒雅望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面巾纸,从里面抽出一张,很自然地凑过去帮他擦汗。也许是汗水太多的缘故,面巾纸被汗水浸湿,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白色的纸屑。那些纸屑一点一点地黏在他的额角、鬓发之中。
“好,我去网吧等你。”唐小天说完就跑了。他最近网瘾很重,一有机会就往网吧里钻。
他摇摇头安静地侧坐在后座上,舒雅望扶住龙头,载着他往市中心骑去。夏天的风总是带着微微的热度,炙热的阳光明晃晃地照着大地。她挑有树荫的地方骑,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地洒在他们身上。夏木安静地坐在舒雅望身后,刹车的时候,她能感受到他的身体会因为惯性而靠在她的背上。
唐小天好笑地望着她问:“笑什么呢?”
唐小天把手伸到后面,紧紧地握住舒雅望的手。她的手微微地颤抖着,他用力地握了她的手一下,她懂他的意思,他叫她找机会先跑。她回握了他一下,他放开手,猛地冲上去,一拳将程维打飞了出去。旁边的人慌忙上前“护驾”,场面一片混乱。舒雅望贴着墙壁慢九*九*藏*书*网慢地往外逃,程维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凶狠地望着唐小天吼道:“给我往死里打!”
这天,天气很不错。舒雅望打开窗户,将上身从四楼的窗台上探出去,望着前方熟悉的景色。清晨刚下过雨,柏油路面有一些湿,空气中带着一丝清爽的凉意。
唐小天上了一会儿就把位子让出来让舒雅望玩一下。武士号玩起来很简单,直接冲上去砍怪就可以了,但是她总是忘记加血,搞得唐小天很紧张地在旁边叫唤:“加血,加血了。”等她手忙脚乱地加完血之后,他才放下心来。
舒雅望绝望地看着夏木,这个笨蛋,刚才叫他躲起来,他跑出来干什么?他以为那把模型手枪真能骗得了他们吗?
夏木让舒雅望玩的时候,就更难操作了。魔法师的操作键从F1到F8都有,她老是搞不清楚,就只会放闪电。每到危急时刻夏木就冷冷地伸出小手,帮她加血,加魔法,上魔法盾。
别看这家伙有一米八的个头,长得也英气十足,平时打架闹事从不含糊,可却纯情得让人吃不消。只要有女生稍微亲近点或者对他说点暧昧的话,他能立刻就脸红,离他三步远都能听到他怦怦的心跳声。
舒雅望和唐小天同时转过头去,拍他的人鼻青脸肿地看不出相貌。她看了好几眼,才认出原来是学校高三年级的程维。他父亲是个包工头,在学校里,谁敢惹他,他就指着谁的鼻子说:“信不信我找民工弄死你!”
舒雅望望着他灿烂地一笑,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往外拖。他的手有些凉,很瘦,握在手中有些单薄的感觉。
她有些犹豫,那时他们都喜欢上网玩一款叫“传奇”的网络武侠游戏。但是玩“传奇”要充点卡,上网又要钱,舒雅望的零用钱根本不够,老爸平时除了给她早饭钱,其他的钱,想都别想。现在有免费的网上,她的心都开始痒痒的了。
唐小天听了这句话,揉着鼻子闷声看着她笑,面颊上带着运动过后特有的红晕,看上去特别腼腆。
“是真的。”夏木的语气还是很淡然。
“他就是这样,不爱说话。”
“怎么了?”舒雅望奇怪地凑近他问,“难道你想坐前面?”
程维转着眼珠,阴狠地看着她:“啧,女朋友也在啊?”
“我就要碰她,我还要使劲地碰她。唐小天,我今天要把你教训够,不然以后我都没办法在学校混下去了!”
一想到这儿,舒雅望就乐得笑了出来。
夏木摇摇头,她笑:“我教你吧,好歹我也是你的老师,哈哈。”
舒雅望望了一眼钻进军车的唐叔叔,点头道:“走了。”
“嗯?”唐叔叔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你不来机子就让给别人了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