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目录
楔子
上一页下一页
“别在客厅睡,不然该感冒了。”
说完,她不再看他,对林雨辰点点头,说了句:“我先走了。”便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坐了进去,关上车门,报了地址。
舒雅望愣了一下,有些诧异,他来公司已经三个月了,这是第一次见她笑吗?
你不知道,我最轻浅的念想,
“因为我心里有一个……”舒雅望想了想,接着说道,“没有办法忘记的人。”
那时候,我一定等你,
“我今天,遇到我前夫了。”
那时候,你一定不要再把我丢掉。
旁边的实习生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她一眼。
结婚的时候,他说:“雅望啊,你可以给我一个家吗?我们的家。”
地化园林公司的程总拿着麦克风唱着《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正在兴头上,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光滑的秃顶在昏暗的包厢的彩灯下泛着七色光芒。
袁竹郁走过来,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气愤地道:“非逼我动手!”
我想,下辈子我们一定会遇到,
林经理点头哈腰一脸笑容地快速将歌点好,程总又开始陶醉地唱起来。等程总唱完,包厢的服务员敲门,告诉他们时间到了。
林经理回头朝着她无赖地笑笑:“最后一次!”
晚上十一点四十,舒雅望还在钱柜和一帮人K着歌。说是K歌,其实舒雅望也就是一个听众,整个晚上她一首歌也没唱,不是因为她不会唱,而是因为麦霸太多。
张茹不服气99lib.net地跑过去,挤开林经理,想将自己的歌换回来,林经理不让。两个人闹了半天,最后张茹一跺脚,一撒娇,林经理满面笑容地妥协了,将她的两首歌调了上来。
“没事,没事。”林雨晨慌忙摆摆手,掩饰着眼里的惊讶,“只是,我第一次见到舒姐笑呢。”
身为地化的老板,程总今天格外兴奋,唱完最后一句,忽然拿了一杯酒走到舞台中间,拿着麦克风说:“今天,我们能拿下杏花公园这个工程,主要是靠大家齐心协力,艰苦奋斗!等工程开工了,大家都会很忙,会很辛苦。我希望大家能继续发扬我们吃苦耐劳的精神,坚持到底,奋斗到底!来,我们干一杯!”
“不会吧?我记得我经常笑啊。”
舒雅望看了一眼林经理和张茹郁闷的表情,扑哧一笑。
灯火阑珊,如同坠落的星光,
坐在舒雅望旁边的会计张茹嘴角抽了抽,对着她抱怨:“可恶,他又插歌。”
即使是繁华的T市,在午夜十二点以后,也没有了车水马龙的景象。马路上偶尔有车子呼啸而过,她将双手插进大衣口袋里,慢慢地走着,高跟长靴在清冷的夜里,发出清脆又有些寂寞的响声。
舒雅望端着酒杯,淡然地小口小口地抿着啤酒,苦苦的口感刺激着她麻木的味蕾。今天公司投标投中了政府2009年的新工程,是市中心杏花公园的设计施工权,这个工程接下来,对地化这样的小公司来说,意味着明年一整年接不到工程也不会倒闭。
“嗯。”
林经理坐在点
藏书网
歌台上一连点了三首歌,点歌屏幕满满排了三页,他面不改色地将自己刚点的三首挪到了最前。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离婚吗?”
你说我的名字有最美好的愿望。
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舒雅望长叹一口气,不想和他计较,转身要走,却被他快步走过来一把拉住。
“哈哈,是啊,生气的人是我,一直是我。”他狠狠地瞪着她,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深邃的眼里满满的都是被背叛的愤怒,他一字一句地问,“那么,是谁惹我生气?是谁,在五年前,和一个不满十八岁的男人私奔了?现在,我只想知道,五年前,我的诅咒生效了没有!你和他,不会幸福吧?”
“不是,不是,那种感觉不一样,就是觉得你刚才笑得很可爱。”
她推开林雨辰,退开一步,抬眼望着他。他还和以前一样,俊朗的眉眼,淡雅的笑容,一副温柔斯文的模样,可他现在的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轻蔑。
“嗯?”
他低头问:“夏木今年二十三了吧?”他摊摊手,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一副受不了她的样子,继续说,“还没厌倦你这副老女人的模样吗?”
“喂!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林雨辰皱着眉,瞪着眼前的男人。
“嗯。”
她扔下钱,要了发票,拿好包包,打开车门走出去。
她看着他俊美如昔的脸上带着以前从未有过的嘲弄,点头道:“好久不见。”
她挑挑眉,抿抿嘴,无所谓地耸肩:“没办法藏书网,女人总是老得快啊。”
舒雅望坐在沙发上不动,然后叫她:“竹子。”
今天,她想说一个故事,一个怎么忘也忘不掉,怎么说也说不清的故事……
舒雅望叹了一口气,抬眼,平淡地望着他:“曲先生,我们的婚姻本来就是一个笑话,我和谁在一起,不需要你的祝福。”
快二十八岁的她,已经算不上年轻了吧,居然用可爱来形容她?瞟了他一眼,她将包挎在肩上,勉强地对他笑笑:“走吧。”
他总是在她的名字后面加一个“啊”字。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别光嗯,你也动动啊。”
舒雅望点点头,刚想转身,可脚下忽然一崴,整个人便向前跌去。林雨辰慌忙伸手拉住她,用力地往回一带,因为惯性她被甩进他怀里,还好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舒雅望笔直地撞进去,一点也不疼。感觉他的怀抱软软的,有淡淡的烟味,和记忆中的味道,有一点点像。
程总开心地将酒杯一放,拿着麦克风叫道:“老林,给我点一首《同桌的你》。”
“曲蔚然。”舒雅望轻声叫他的名字,皱着眉头瞅他,“我没有生气,生气的是你。”
一个人背起行囊。
舒雅望闷声笑了笑,撩了撩头发,睁开眼看她,棉质睡衣,散乱的长发,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将她漂亮的眼睛遮挡起来。
“舒姐。”身后一个声音叫住她。
她晃着酒杯里的酒,无所谓地笑笑:“算了,就让他先唱好了。”
舒雅望站稳身子,刚想推开他,只见马路上一道刺眼99lib.net的车灯直直地向他们打来。她眯着眼睛,转头向车子看去,从银白色捷豹XF上走下来一个并不陌生的男人。他望着她,带着她熟悉的笑容。
“嗯。”
“小姐,到了。”
“不行!我都等半个小时了,才到我的歌。”张茹忍不住还是叫了一句,“林经理,刚才不是说好了,不许插歌吗!”
“这么晚啊?”
可爱?舒雅望回转过头,望着包厢镜子中的女人,黑色的大衣,长发简单地扎起来,脸色有些阴沉,表情死板又麻木。
舒雅望将大衣领口竖了起来,并不急着打车。今晚喝得有些多,肚子里翻滚着一些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欲望,她想走一走,吹一吹风。虽然冬天的风总是刺骨的寒冷,但是有些事情,总是要在这刺骨的寒风中才能理得清楚。
我写这句话的时候最想的就是你。
不过是和你一起仰望天堂,
“雅望啊。”他轻声叫着她的名字。
“好,干杯!”包厢里的人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那时候,你不来,我不老。
车子缓缓地开动,她没有转头看他,但是,她知道他在看她,用很犀利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她。
“哦?然后呢?”袁竹郁一脸兴奋地坐在她边上。
“怎么?”舒雅望拿起包包,转头望着盯着她看的实习生林雨辰。
离婚的时候,他说:“雅望啊,我给不了你幸福,你也给不了我。”
舒雅望立在原地等他,他跑过来,帅气青春的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她有些恍惚地望着99lib•net他,脑海中那不可触碰的记忆,又一次像海啸一般凶猛地扑面而来。她紧紧地攥着双手,咬着嘴唇,等着那阵揪心的疼痛过去。
我为你唱的歌你是否能听到?
他弯起嘴角,看了一眼林雨辰,然后望着舒雅望笑:“雅望啊,又换了新的小鬼了?你忘了你今年多大了?”
舒雅望将头靠在车窗上,感觉有些疲惫。真想不到,会在T市遇到他。她忽然觉得,以前的那些事,好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一样。
舒雅望习惯性地捏紧插在口袋里的手,默然又有些麻木地看着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很久,没见到他了。
像张茹这种漂亮的二十二岁的女人,总是有这种权利,在男人面前娇嗔着,轻声撒着娇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而男人们也很享受这种退让。
到了楼下,大家寒暄了一阵,然后打车的打车,开车的开车,走得又快又干净。
“舒姐,你也走这条路啊?”林雨辰笑得有些腼腆,“我家就住前面。”
他有些愤怒地瞪着舒雅望:“生气了?我只是说几句你就生气了?哈哈……”
那是我遗落的忧伤。
“嗯。”
上了二楼,打开房门,将客厅的灯打开,把包包扔在沙发上,自己也跟着躺进去,闭上眼,全身跟散了架一样。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回到家,她已经累得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男人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残忍一笑:“雅望,你老了很多啊。”
里屋的门被人打开,她知道是谁,却没有睁开眼睛。
“看着我干吗?快去洗洗睡。”她又推了她一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