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四节
目录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四节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上一页下一页
“我知道了啦。既然如此,结纳坂先生,我介绍个专家给您认识吧。”
这样的话,所谓解析暗号的专家,指的又是什么人呢?
就不过是这么一回事——吧。
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发展——原本他担心的,顶多只有“解开暗号发现果然是在指认结纳坂”的状况而已。
结纳坂根本无需去准备什么“无数分之一”这种肤浅的借口。
只是做了自己觉得是好的事、认为是对的事——既然如此,就不可能有丝毫的后悔。
刚开始,结纳坂还以为警方是步步为营,才会对于相关人士隐瞒死前留言的存在——像是在侦讯时,刻意隐瞒“只有凶手才知道的事”那样。
的确,被八卦节目拿来探讨的那些真实案件,里头偶尔是会出现类似暗号的玩意,但也从未听说那是破案的关键。
不过,这就是他的失算。
而想必是在意识不清、混乱至极的情况下写的死前留言能具有多大的可信度,实际上也还是个问题。
然而,结果却没什么变。
然而,现实无法尽如人意。
一个搞不好就是冤案的温床。
如果是在推理小说的世界里,死前留言通常会被当成决定性的证据,对凶手而言,也是致命的证据。虽说并不是凶手留下的证据,而是被害人留下的——但是如同藏书网光凭自白无法定凶手的罪一般,单靠被害人的片面之词也无法定凶手的罪。
很意外地,自己仍然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令他惊讶。直到动手前一刻的内心纠结就像假的一样,“什么也没变”——或许不该把“百思不如一试”这句俗谚套在取人性命的时候,但自己可能在内心深处把“杀人”这个行为,想像得太过于戏剧性也说不定。
“——缘渊先生好像留下了这么些文字,您有什么头绪吗?”
钝磨警部面露不耐,这么对他说。
就算缘渊直接留下“凶手是结纳坂”的讯息,当然足以成为呈堂证供,但也不能光凭那样就判结纳坂有罪。
这种认知的落差令他心急如焚,但是在强装平静的应讯过程之中,终于也捉摸到了对方的心态——双方对于“死前留言”的认知似乎天差地别——想来,这也是当然。
纵然不管这些,或许是因为比起后悔还有更应该思考的事,才能让他保有自我也说不定——必须对于缘渊写下的死前留言进行解析。
当然这么做有非常大的风险,但结纳坂认为自己想取得的东西,就是值得冒这么大的险——只要有一丝能导出那二十五个数字的可能性,他就敢毫不迟疑地把死前留言交给
www.99lib.net
警方判断。
就跟他把杀人想像得太过于戏剧性一样,尽管结纳坂在心中暗笑死前留言不过是空谈,但实际上他仍然太重视——太过于重视其存在。
说到无法按照剧本来走的失算,变得非常麻烦的就是这件事。最后,结纳坂完全没去碰死前留言——既没有擦掉、也没有涂掉,就这么离开了缘渊家的客厅——离开了命案现场。
身为真凶,当然他也曾经设想过这个状况,可是实际状况却并非如此。当他左思右想该怎么问才能不让人起疑、不着痕迹地套出警方的话之时——
“我会把私家侦探掟上今日子小姐介绍给您。”
介绍人与人认识,分明是结纳坂公司的业务才是。而且——专家?他满心以为专家就是警察——不过的确,“调查犯罪”与“解析暗号”似是而非,或许该说是完全两回事。
介绍?
重视人与人之间的连系及关系的结纳坂在遇上难题、感觉凭借一己之力无法解决事情的时候,并不会排斥向他人求教——即使对象是对于现在的他而言等同天敌的警方,也并不例外。
他也没有写下或拍下死前留言——以临死前的留言来说,这段文章是长了点,但也没有长到背不下来,这样的话,就不该轻率地留下记九九藏书录,免得在日后导致“记录成为证物”的发展。
至此,钝磨警部第一次面露微笑——怎么?明明是要把烫手山芋整颗扔给别人,这态度怎么还似乎有点洋洋得意。
“这样啊。也好,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总之,警方对死去的被害人缘渊拼着最后一口气写下的死前留言,似乎不怎么感兴趣。
这也太乐观了吧——一股宛如是有感于社会之不公不义的不平让结纳坂瞬时怒上心头,不过若把他个人的问题摆一边,想想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所以警方在搜查时,虽不至于无视那则留言,但似乎也没怎么看重——甚至还有点心怀“万一真有什么意义,等抓到凶手再问他就好”的感觉。
事实上,对结纳坂而言,“杀人”什么的行为也只有在电视上看过,对其会有戏剧化的想像也不难理解,然而,当自己真的杀了人,才发现这只不过单纯是一种行为。
就算特地从现场偷走财物,费尽心力伪装成强盗杀人案,警方也不可能不来找既是缘渊的朋友,又是公司合伙人的结纳坂问话——到时再反过来问他们那是在写什么就好了。
那,干脆把这个任务交给专家吧——这是结纳坂在当下做出的判断。
(我才想问呢……)
结纳坂心想,这该不会是在试探自
九*九*藏*书*网
己吧——结果并不是。当他回答“没有任何头绪”、“完全搞不懂那是什么意思”之后,对方居然就轻易撤退了。
可想而知,考量到成本效益,检调机关不会有那个闲工夫来追查这种“或许真的没什么意义,即使有也不足以成为证据”的死前留言。只是身为无法置身事外的当事人,可是没办法看得那么开地还去计较CP值。
即使杀了人,自己还是自己——也许结纳坂原本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根本不需要调整心态。
节目中从内行人到外行人各自提出一套看似有模有样的解释与分析,最后顶多就是得到一个“没什么太大的意思”的结论——“解析暗号就等于掌握住局势关键”这种事,只会发生在战争里。
“对了,结纳坂先生。”
之所以说得救了,是来自对于罪恶感所作的反思——亲手杀死多年的知己,虽然是下定决心只剩这条路可走、做好心理准备的犯罪,但是也不难想像,之后应该会遭受极度强烈的后悔折磨。比起早就没啥联系的家人更为关系紧密的合伙人——结纳坂不认为自己杀了缘渊还能保有正常的感觉,他曾以为自从犯下重罪的那一夜之后,自己将会彻头彻尾地变了一个人。
无论如何,对于感性的结纳坂而言,解析暗号根本是不可九九藏书网能的任务——如果是单纯猜谜或脑筋急转弯就算了,他不认为自己有本事解析暗号。
先不管那是不是一件幸运的事——
不管结果如何,就算最后会出现自己的名字,他也希望能解开暗号——而光凭这点,也足以证明结纳坂绝非“受到推理小说的不良影响才杀人”的犯罪者。毕竟世上肯定没有哪一本推理小说里的凶手,会偏偏硬要缠着警方说什么“我想那个死前留言一定很重要,请务必解开”之类的——虽说钝磨警部似乎已经完全认定这么要求的结纳坂,一定是个无可救药的推理迷。
来到公司,长相言谈都与他那副方形眼镜极为相称,自称钝磨的警部竟然淡淡地——仿佛只是顺带一提地挑起这个话题。
——专家。
身为犯罪者,结纳坂决定把这件事交给调查的专家——也就是警方。
在那之后的发展,则完全没能照着结纳坂想像的剧本来走——虽然有些事幸好不照剧本走而得救,也有些事因此变得非常棘手麻烦。
这也算是很自然的状况,当然结纳坂也已经想好那时候该怎么应付——暗号可以有无数的解释,所以就算无数分之一的解释出现自己的名字,也能找到借口开脱。
“是侦探啦。”
对他而言真是个天大的误会,而这个误会,又将结纳坂带向下一个命运的转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