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五节
目录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五节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上一页下一页
甚至还像陷入沉思般地闭上双眼。
今日子小姐身上那套“Nashorn”品牌穿搭,虽然不是非常符合这家店的洒脱气氛,但她显然完全没把这种小事放心上。
但无论这是不是署长的阴谋,他也只能将计就计了。
“哎呀呀。”今日子小姐表情一脸意外地说。“请再坚持一下嘛。我最喜欢一边喝着美酒,一边看着男人拼死努力了。”
她的提示完全派不上用场。
是价位高到吓死人的酒精害他醉了吗?最后远浅警部还是说出了如此卑躬屈膝的投降宣言。
受限于店里的气氛,固然能想像她应该不至于高兴到手舞足蹈,但是面对远浅警部的委托,今日子小姐看来还有些困扰。
话说回来,因为被害人屋根井刺子是“伤脑筋的客人”,店员可能避之唯恐不及,再说得露骨一点,可能还会对她视若无睹……然而,要是那样的话,在对她视若无睹以前,应该也会先目击到她。要对一个人视若无睹,倒推回去,就必须先看到那个人才行。
“真伤脑筋呢。你请我www.99lib.net吃饭,又请我喝酒,我真的真的很想助远浅警部一臂之力,但又不能不收钱做白工……啊,真是的,为什么我没收钱呢?我从未因为没收钱而这么后悔过。真的,要是能收到钱的话多好!我明明这么想协助警方,却无法实现这个愿望。”
会让侦探对说明她的推理踌躇再三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呢——最先浮现脑海的是她“和凶手认识”之类,但是对于忘却侦探而言,应该没有“认识的人”这种概念。
这的确很奇怪。
被害人既是常客,也是某方面令人印象深刻的客人,工作人员却都没看到她——这是为什么呢——的确是个大问号。
“今日子小姐,我认输了,举双手投降。我只是用来衬托你的警部,请务必让我听听名侦探的高见。”
“我懂了,我付钱就是了。请让我正式支付委托费用,在原本的顾问费用之外再另行计算。这是我个人的委托。”
“嗯……”
刚刚为了捍卫自己的心灵而以插科打诨的方式、卑躬屈膝http://www•99lib•net的言词委托她——是否应该要正襟危坐、低垂颈项地委托才对呢——远浅警部想着,而今日子小姐也似乎察觉到他心中所想。
在速度最快的侦探声声催促之下,远浅警部终于屈服了——这让他甚至怀疑,说不定署长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因为密室杀人案可不是娱乐。
当然也可能会有这样的事——但是平心而论,会对客人行注目礼的,不该是同为顾客的客人,而是店员才对。毕竟是服饰专卖的店,店员总得出声招呼“欢迎光临”或是会走上前去推荐衣服,应该会有诸如此类的交流。
也太小恶魔。
该不会是远浅警部猜错,今日子小姐并不是要他提出委托吗?期待远浅警部自己推理的那番话,难道是说真的吗?
一想到他们到底为了忘却侦探被迫出了多少交际费,甚至还让他感到怜悯——不管怎样,事到如今,远浅警部也成了一丘之貉。
进入侦探模式的掟上今日子,用与刚才截然不同的严肃表情——哪有可能,她还是用藏书网跟先前同样,温婉而没什么变化的温吞氛围,切入正题。
只不过,远浅警部就是想不明白这个大问号代表什么意思。
“首先,关于密室。”
请她吃饭、喝酒,支付委托费用,全部加起来可能得让他勒紧裤带一整年,但是这么一来坚持自费而不以经费报销,则成了远浅警部唯一能做的最后抵抗。
“啊,不是,不是那样的。”她摇摇手。“因为我的推理不过是灵光一闪,只是这道灵光刚好闪得比远浅警部更早而已。承蒙你的委托,我真的很高兴能向警方贡献一己之力。可是,该说我有点烦恼吗?会对于说明我的推理有些不太积极,其实是我自己的问题,但……算了,总不能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哇,好可爱的店哦。”
兴致高昂地像个普通的小女生。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这样感觉体会到远浅警部心意的说法,让他深感欣慰——不过那句“我自己的问题”,则让他很好奇。
纵使在今天侦讯的那些目击者之中,有人以前曾经和今日子小姐有过关联,今日子九九藏书小姐也已经忘了那个人吧——所以应该没有会让她对于指出凶手感到犹豫的理由。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有什么其他“自己的问题”呢……
而且又是工作——今日子小姐说道。
因为就算今天认识,明天就忘记。
事实上,直到请今日子小姐翻译以前,有很多时尚用语都是远浅警部听都没听过的——例如为了不让脸上彩妆沾到衣服的那张谜样的纸。若非负责这个案子,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世上有这东西吧。
只是,明明提出了正式的委托——明明已经答应会在口译工作之外再支付酬劳给她,今日子小姐却没什么反应。
来这家店的路上,他一直在等灵感降临,但是等到花儿都谢了,灵感之神还是不肯上身。虽然早已心中有数——今日子小姐和自己的思考模式到底是完全不一样的。
警部想与侦探抗衡的心态,总不能凌驾在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的危机感之上。
不,只有提示1,远浅警部似乎知道今日子小姐是在暗示些什么——目击到被害人的全是客人,反过来说,等于是没有九九藏书网“Nashorn”员工看到她来店里的身影。
高调的酒吧价位也很高调。
部下不知误会了什么,表现机伶的方式让人有些困扰——刚才那家义大利餐厅的帐单已经贵到害远浅警部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而这家酒吧明明是间酒吧,价位却似乎比晚餐还要高。
“那么,既然决定要做,就用最快的速度搞定。夜已深,又喝了酒,我已经有点困了,得趁着还没忘记浮现脑海的推理时,开始解谜。”
大概不能用经费报销吧。看样子,必须自掏腰包了——有种比刚才还要走错地方的感觉,但是他已经不在乎了。
这侦探长得是很可爱没错,但说不定其实只是个可怕的小恶魔——老实说一直以来,远浅警部对于多次与忘却侦探共事,乃至升官发达的同事感到不快,纵使无心,也多少在眼神中流露出轻蔑,可是现在看来,自己不得不改变这种浅薄的想法。
至于提示2、提示3则更是全面举白旗投降。主打年轻女性客的服饰店的试衣间里,有着中年男子参不透的未知机关——他只能想到这种结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