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三节
目录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三节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上一页下一页
帘子唰地一声拉上。
从如果不最快就无法当侦探这点来说,不禁让人联想到一旦停止游动就会死的鱼类——当然,这一切都奠基于她是个能力高强的侦探,才能以“最快的侦探”暨“忘却侦探”闯出名号。
“喔不,只是刚才碰巧与像是鉴识的人擦身而过,是他们吿诉我的。”
不,一开始或许是基于这样的理由才请忘却侦探协助调查的,但如今就算不是这样,警署可能也会请她帮忙——从此可见她对多少案件的侦办做出了贡献。例如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保特瓶命案”、事情真相永远无法得见天日的“大团圆杀人事件”之类,就远浅警部所知,也有很多同事是因为捡了她解决悬案立下的功劳,才出人头地的。
“这样的话,那就请你多指教了。毕竟我对衣服的事一窍不通……”
这时。
“因为署长委托我协助的业务并不是办案,所以我也不会对远浅警部的作法或推理多所置喙。”
远浅警部赶紧冲向已经自顾自地开始调查起来的她身边——最快的侦探“只要目光稍微离开就会采取下一个行动”的速度,似乎比传闻中更迅速。而且,远浅警部的目光刚才根本没有离开她身上……
今日子小姐似乎是为了准备衣架……跟凶器同样的东西才换衣服的。而准备两个……莫非是自己的份和远浅警部的份吗?
“啊!”
虽然他不想叫她叫得这么亲昵,但是一直叫人家小妹妹,的确也很失礼——远浅警部虽然是自以为客气才这样称呼她的,但如果惹得对方不高兴,也没有意义。
“故、故意要让别人这么以为?什么意思?”
“等等,今日子小姐……”
只可惜在人们印象中,推理小说里的警察机关多半还是用来衬托名侦探的角色,这点让远浅警部很不甘心。明明实际接触案件,与犯人对峙,维持治安都是警察的工作——当这样有点自怜的矛盾纠结在心中之时,他听闻忘却侦探的传闻。
原本就是是试衣间,这也仅是正常使用——但这么一来,那现在就不能拉开眼前的帘子了。一旦她尖叫起来,可是会引起大骚动的——远浅警部才不想看到听到尖叫声的部下们,兵荒马乱赶来的局面。
“喔、不,可以的话,请你不要在命案现场换衣服好吗……”
“好的,包在我身上。我绝对不会干扰远浅警部办案的。”今日子小姐说道。“话说回来,远浅警部,可以请一位店员过来这里吗?”
试衣间一共有六间,连成一排,屋根井刺子则陈尸在从右边数过来第三间——只是在那间里头也是没有血迹,更没有杀人的痕迹。而正如她——今日子小姐所说,死者虽然头部受到
九九藏书网
重击,却没有出血。
是这样啊。
用手边的衣架做为凶器、制造单纯的密室——虽然远浅警部已经勾勒出一名心理素质不高的凶手形象,但看来此时此刻最好把这些都丢掉——万一陷入那样的迷思,可能会栽个大跟斗。
“今日子小姐,被害人是陈尸在隔壁的试衣间。”
伸出去的手只差一点就可以拦住她了——但果然没有发出喀嚓的声音。然而从帘子不自然的摆动可以得知,在拉上的同时,钩子也勾上了。
在服饰店内进行调查时的时尚知识顾问……她不会是想要以帮忙翻译时尚用语之名,行推理办案之实吧。
他听过掟上今日子的传闻。说得更明白一点,她是个名人。
即使不会演变成过失致死,但是否为有计划的犯案,在法庭上也会成为重要的论点。
“小妹妹,感谢你愿意帮忙,但我想这案子并不需要劳烦你出马,还请回吧……”
“当然是在换衣服啊。”
只是,就算有“侦探”这种职业,也没有“名侦探”这一行——现实世界里的侦探,是一种调查情报的职业,而不是搜查办案的职业。
这回答真令人跌破眼镜——可是仔细想想,倒也不是太令人跌破眼镜。虽说大家都认识她,不过要从擦身而过的鉴识人员口中问出这些调查情报——即使侦探原本就擅长调查,这也并不容易。
她经营的置手纸侦探事务所(但旗下的侦探好像只有今日子小姐一人)经常以协助调查的名义,被请到案发现场——虽说警察请侦探帮忙这种事,就算没有法律上的问题,也很难逃过世人的批判,但倘若对方是忘却侦探,那事情就又另当别论了。
喔呜——远浅警部心想。
这是远浅警部不会有的想法。
被害妄想到了这个地步,几乎有点像是强迫观念了,但是自己身为警察,使出浑身解数这么努力地走到今天,可不会情愿随着名侦探的登场,就被降格到衬托的角色。
倘若如同出现在推理小说里的犯人,拟订缜密的计划,花很多时间动手犯案,被捕的时候通常会罪加一等——因为会被认定情节较为恶劣。相较起来,一时冲动、没有计划性的犯案,反而容易被判定为“没有恶意”——只要彻底地表现出反省的态度(就算没有真的反省),刑期也可以缩得相当短。要是律师够能干,甚至还可以得到缓刑吧。
正因为如此,她才能不靠任何身分证明,就如入无人之境地进了拉起封锁线的店内——在这之前,远浅警部也从未见过这位忘却侦探。
远浅警部猛然回过神来。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被卷入今日子小姐的步调了。被侦探抢走主导99lib.net权——这不就真的成了衬托侦探的警部吗?
“所以是一时冲动而下重手吧。原本没打算杀死对方,只是抓住刚好在手边的衣架打下去——天晓得被害人会死。”
虽说部下们是年轻些,比远浅警部占有优势,但似乎仍然是陷入苦战,他也想过要请求支援,心想有个女警至少会好一点——没想到署长已经先帮他打点好了。
之所以不去找忘却侦探,是认为身为警察公务人员的专业自尊,绝不容许自己委托民间侦探办案——可惜并非如此。如果能有这种类似威武不屈的帅气坚持,心情该有多轻松——事实上,只是出自单纯的嫉妒。
看样子,在她钻进试衣间的同时,不知什么时候也顺手拿了展示在一旁的衣服,而且还遵守着一次最多只能带两件衣服进去的规定。
现在可不是佩服她的时候。
这一连串动作倒是不快,但由于是非常自然的动作,所以即便目睹她在自己面前做出如此暴行,远浅警部却无法及时阻止她。
“是呀。被这种东西杀死,死者也很郁闷吧——话说回来只要被杀,被什么东西杀死都会很郁闷才是。”
她穿着白底红格子的宽松连身洋装——七分袖,裙子长度也短了一点,底下露出窄管裤。
“请不用费心。”
戒心顿时升高。
然而实际这样面对面,感觉却跟他原本以为的大相迳庭。眼前的她没有出现在推理小说里的侦探那种强大的压迫感,只是个感觉温和,看起来娴静优雅的女性。就像意外地在现实世界里所在多有的密室,也大多和想像中的不同般,现实世界里的名侦探,也不见得都会叼着烟斗……
即使内心多少还是认为署长实在多管闲事,可是凭良心说,远浅警部也感到颇为庆幸——之所以把讯问店员等相关人士的工作整个丢给部下,也是因为自己对时尚界的专业术语完全是鸭子听雷,和店里这群人讲起话来仿佛迷失在异国街道,语言完全不通的缘故。
明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动作,但如今知道那玩意儿可以杀人以后,她这手势总让人觉得具有威吓的意味。
因为她会把“接受了警方委托”的事实,也随着事件的内容一并遗忘,可以百分之百地遵守保密协定,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哎呀,是这样的吗?”
原来如此,居然是要在刚发生过命案的店里买衣服——身为时尚顾问,这胆量的确是让人感觉还挺牢靠的。
“沉甸甸的,是很坚固的衣架呢。的确,用这种东西打下去,真的会一击毙命也说不定。”
虽然看在他眼里,所有的衣服(尤其是女装)看起来都一样,然而此时此刻,他也注意到今日子小姐换上九-九-藏-书-网的衣服是这家服饰店“Nashorn”的商品——毕竟,连标签都还挂在上面。
“……?为什么?”
今日子小姐抱着刚才还穿在身上的衣服走出来——跟脱的时候一样,穿鞋的动作确实也有如行云流水。长靴应该是要花很多时间穿脱的鞋子,但她在穿的时候简直就像穿凉鞋一般迅速。
“请不要再叫我小妹妹了。我虽然不记得自己的出生年月日,但至少也号称二十五岁,已经不是可以被叫成小妹妹的年纪了。”
“该说是助手吗……署长拜托我来提供一点建议。毕竟,远浅警部这么个大男人,身于这样的服饰店里,可能会有些不知该从何着手的地方吧。”
只要把挂在上头的衣服拿下来就好了,有必要换衣服吗?
“显然是出了什么差错,一定是署长有所误会。让你在百忙当中特地过来一趟真不好意思,但是这个案子的人手很充足,并不需要你的协助。还请你……”
“……”
远浅警部重新打起精神,下定决心要把侦探赶走。不过传统上“企图赶走擅自闯入现场的侦探之食古不化的警部”,也是一看就知道的帮陪衬——只见今日子小姐拿着衣架,摇了摇手说道。
的确是初次见面。
远浅警部的确是看了推理小说,受到其影响才当上警察的,但是如果说这份工作是他的第一志愿,当然不是这么一回事——可想而知,他的第一志愿绝对是三两下就解决难题的“名侦探”。
今日子小姐走出试衣间,这下又在附近商品区走来走去,一一检视起摆在架子上的帽子和鞋子。看她这样,实在跟平常来购物的顾客没两样。
“啊……请、请别这样,小妹妹。”
无论什么案件都能在一天内解决,速度最快的侦探——说说回来,那是因为她具有记忆每天都会重置的特性,如果不在一天内解决问题,就会把案件的事、凶手的事、推理的事全部忘得一干二净,速度最快只是必然。
这么说其实有些语病,总之若说问她为何会来到服饰店“Nashorn”,则似乎是出于署长多管闲事的好意。
突然出现的她又突然消失了。在远浅警部慢了的那半拍之间,侦探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走向试衣间。
不介意的话,请叫我今日子小姐——她转过头来笑着说。
倒也不是故意避着她,只是远浅警部不管面对多么困难的案子,也不曾向上司求援过。就算有机会,他也没想过要去找满头白发的忘却侦探。
远浅警部自己也觉得如此态度转变太明显,但一知道侦探并不是来推理办案,也就老实地请求她协助。
由于是到了隔天就会忘记一切的忘却侦探,就算跟她共事
九*九*藏*书*网
过再多次,下一次又在案发现场相遇时,依旧得从“初次见面”开始从头来过——远浅警部已经不只一次听到这样的抱怨(也就是说,虽然在案发现场的警官都认得她,但是她却完全不记得站岗的员警长什么样),但这次自己和她则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初次见面”。
“呵呵呵,这个牌子真的很好看,我可能会爱上呢。”今日子小姐边说边把拿在双手的两个衣架的其中一个递给远浅警部。他不明所以地接过时,听到她这么问:“凶器是跟这个一样的衣架吧?”
光是用帘子隔开、只能勾上钩子的试衣间,不过只是残缺不全的密室,从外侧也可以轻易地打开,再不然也可以从帘子底下钻进去——远浅警部虽曾这么认定,但实际上遇到这种状况,还真没有出手的余地。
不过即使动作快,或许还是有点少根筋,因为她蹲着看得起劲的试衣间“隔壁”才是发现死者屋根井刺子尸体的那间——虽然构造是一样的。
“或许吧。但也或许是故意要让别人这么以为。”
虽然因为一切发生得太过于突然,让他的反应稍微慢了半拍,远浅警部总之还是开口先请她离开——还好现场搜证几乎都已经结束,部下们正在三楼的办公室向这家店的员工问话,所以卖场只有远浅警部一个人。他打算在被人看见以前,委婉地打发她回去——站岗的警官虽然也目击到她的白发,但是只要好好地堵住他的嘴一样是没人知道——远浅警部心中如此盘算着,只是话才说出□,就发现她已不见人影。
当然,这其中也有署长刻意借由远浅警部较能接受的方式,好促成他和忘却侦探接触共事的意图吧……
因此,做为仅次于最佳解的答案,远浅警部选择当个警察——毕竟在推理小说里,也有很多由警察担任侦探角色的杰作。
出乎意料的展开令远浅警部手足无措,只能隔着帘子向她喊话,还搞不清楚状况,那道帘子又唰地一声被拉开——只见今日子小姐已经完全换了一身打扮。
“请问……今日子小姐,你在做什么?”
如果凶手真的计算到这一步,的确可以说是非常棘手——比起伪装成意外的杀人还要恶劣。当然,不要被抓是再好不过了,但是借由刻意扮演稚拙的罪犯企图即使被捕也能被从轻发落,这种想法的转换真是令人咋舌。
“嗯哼,我也不晓得呢。”
即使是物理上破绽百出的密室,在心理上却有如焊接的铁板一般,是个牢不可破的密室——因为,从试衣间里正传来衣服窸窸窣窣摩擦的声音。她在脱衣服吗?
嗯——就连远浅警部也注意到了。
实际上,今日子小姐对于自己搞错死者陈尸在哪间一99lib•net事,似乎也没感到丝毫丢脸或抱歉,只见她动作俐落地脱下长靴,钻进方才发现尸体的那间试衣间——钻进试衣间?
“让你久等了。”
“请稍候。”
传说中的忘却侦探。
“没错……可是,一般人不会想到要拿这种东西当凶器吧。”
真不愧是名侦探,不用看到尸体就推理出事实——远浅警部差点心生如此感慨,但这其实是他太过妄自菲薄。就算是夏洛克·福尔摩斯,连现场都跑错也是推不出什么理的。
换句话说,今日子小姐这次不是以侦探的身分,而是以穿搭达人的身分被请到现场来的。的确,就连时尚大外行远浅警部也看得出她有多时髦,想必一定能够轻松胜任吧——听说,掟上今日子从来没穿过同样的衣服。
“我的意思是说,或许凶手就是要让别人以为这是一时冲动、没有计划性、没有杀意的行为。如果不是蓄意杀人,而是过失致死罪,刑责就可以减轻一点呀……那么,这件命案的凶手可就很难对付了。因为一般而言,凶手满脑子想的都是不要被捕,但是这个人就连被捕时的情况也考虑进去了。”
不是揶揄,而是真的被称为“名侦探”的她——宛如出现在虚构故事里的侦探般,受到警方委托前来协助调查的存在,看在远浅警部眼中,是羡慕到不能再羡慕的对象——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曾请她帮忙——直到今天。
猝不及防地现身,也没征求同意,就自顾自地擅自封锁案发现场的行为,就算她是受署长所托来的侦探,依现场的判断把她抓起来也不奇怪——可是这样看来,似乎得收回刚才说的话才行。
仿佛推理小说里会出现的名侦探。
她怎么会知道凶器是衣架?还以为她怎么突然就换起衣服来——正想说她换衣服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难道是她在帘子的另一边进行侦探特有的现场检视吗?明明已经没有尸体,也没有痕迹。
“我想买下这件洋装和牛仔裤……但是柜台没有任何人。”今日子小姐说道。
“请……请问,今日子小姐。”
“虽然已经移开了,但遗体原本是在这里吧?没有留下血迹,是因为死者没有出血吗?”
做梦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做,人只要有点神经,应该不会想钻进刚才还有尸体躺在里头的试衣间吧——虽说由于搜证已经结束了,就算有人钻进去,也没什么特别不方便就是。
既然如此,今日子小姐是为了什么而来?
“是,什么事?”
署长大人跟我提过,负责现场的远浅警部非常优秀——今日子小姐说。远浅警部原本还有点怨恨擅自找侦探来的署长,得知他这样形容自己之后,不禁有些心虚愧疚。
“呃,不是左手边,而是右边那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