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二节
目录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二节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上一页下一页
稍微把视线往下移,只见有个戴着眼镜,满头白发的女性,脸上满是笑意地站在那里。厚厚的围巾搭牛角扣毛大衣,脚下踩着及膝的长靴——就连没什么品味的远浅警部也看得出来,那是很有整体感的打扮。
“咦?”判断错误,让远浅警部愣了一下。满头白发的女子拿出名片,深深地低下头。
喂喂,该不会是听到死者冤魂不散的声音吧?他脑中瞬间闪过推理小说的忠实读者不该想到的灵异现象,结果,只是因为身高差太多。
重要的是,衣架是这家店自行设计的东西。警方推断凶手是情急之下随手拿起这个衣架,冲动地往死者屋根井刺子的头上砸。换句话说,并不是有计划的犯案——谁会想到要用衣架来杀人呢?死者挂掉了,最惊慌的大概是凶手吧——因此。
据说她是这家服饰店“Nashorn”的常客——今年二十二岁,是个独居的上班族。
(只不过——)
“不不不,这里的确陈列着许多令人眼花缭乱的漂亮衣服,但我并不是客人。”
把凶器和尸体塞进试衣间,喀嚓一声把门锁上——
远浅警部如此认定。
“哇!”
九九藏书网案现场是位于流行服饰店铺里的更衣室——亦即所谓的试衣间。那是一家以年轻女性为主打客层的品牌门市,对于已经四十好几的远浅警部这个中年男性来说,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场所——刚才他还不小心说成“衣服店”,引来部下一阵窃笑。
(只不过要说是密室,这密室还真小啊——地点也颇为奇特。)
不会发出声音。
她那满头白发非常有特色,不像是染的,所以很难判断她的年纪,但是恐怕和死者差不多,都只有二十多岁——正是服饰店“Nashorn”的主要客层——看来是个时髦的女生,大概是要来买衣服的,远浅警部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判断必须把她赶出去。明明已经拉起封锁线,还有人站岗,真不晓得她是怎么混进来的。
也没办法砰一声把门关上。
为了不让罪行曝光,而想把尸体藏起来——当然也有这个原因吧,但是不想面对“杀了人”这个不动如山的事实,想把尸体排除在自己的视野所及之外的这种心情——应该是更为强烈吧。
“您是负责现场的远浅警部对吧?初次见面,我是来协九九藏书助调查的置手纸侦探事务所的所长——掟上今日子。”
不论累积多少经验,远浅警部还是无法习惯命案现场,每次都会觉得不舒服,尤其当死者是年轻女性时,更是令人心情黯淡。死者那头染得光鲜亮丽的头发和大大的平光眼镜,做为装饰尸体的要素也实在太脱离现实。
可是,实际上并没有那样的犯人。
不是想将其关在里头,而是想将其关在外面。
更何况,和远浅警部平常去买衣服时常见的不同,不是用铁丝或塑胶制成的轻量级衣架,而是厚重的木制衣架——脑袋被这种衣架敲到,肯定会受到相当伤害,要是刚好敲到要害,当然也会死人吧。
背后突然传来声音,把他吓得跳了起来——还真的跳了五公分高。不,这并不是因为远浅警部特别胆小。相反地,练过警察剑道、警察柔道的他,精神算是相当顽强的——只是正因为如此,像这样被人无声无息乘隙站在背后,冲击还是非同小可。
“啊,呃……这、这个,不好意思,小妹妹。现在,这间衣服店……这间服饰店禁止闲杂人等进入……”
——密室杀人什么的,终究是九*九*藏*书*网只有在推理小说里才会发生的幻想故事,不会发生在现实的世界里。
凶手制造了密室。
喀嚓一声把门锁上。
即便是站在命案现场集中精神在想事情,但是自己居然没发现有人靠到这么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跑到我背后的——边想边回头,但眼前却没有半个人。
衣架是这家店里平常在用的东西,上头还刻着品牌名称。这么一个衣架的价格大概比远浅警部的大衣还要贵吧……不过这一点都不重要。
死因是遭钝物重击致死。头部受创一击毙命。
只不过,除了密室的构造以外,还有必须要思考的部分。其实,那才是比密室还要奇妙,还要不可思议的谜团——
虽是狭义的密室,说穿了甚至不用解开钩子,只要从帘子底下还是可以钻进去。
他们绝大部分都是被逼到狗急跳墙于是不得已,或是一时冲动犯下弥天大罪,光是掩饰罪行就拼上老命——仔细想想,在法治国家里,杀人犯的对手不是什么侦探,而是和国家为敌,要能保持正常的精神状态才有鬼。
与其说是奇特,不如说是很不习惯。
制造无法从外面干涉的密室——从过去到现在http://www•99lib.net,远浅警部已经处理过无数个这样完全不会让推理小说迷感到兴奋期待的密室。
顶多就是让人在试衣间里试穿时春光不外泄而已——姑且因为有天花板所以无法从上方入侵,但是由他这个推理小说的忠实读者来说,这种空间及系统,实在称不上是密室。
毕竟是试衣间。要说门嘛,只有一片轻飘飘的帘子;要说锁嘛,也不是真的锁上,只是用个钩子简单地勾住。
掉在现场——试衣间里的衣架被视为是凶器。把原本只是用来挂衣服的存在,几乎与人命扯不上关系的道具拿来当成杀人工具,让人感到甚至是有些滑稽,但是当然,这件事并不好笑。
“请问……”
这种话才终究只会出现在推理小说里——远浅警部心想。虽然没吿诉过任何人,但若是让受到小时候爱看的推理小说影响,才会决定要当警察的他来说一句,这种话才是不知在故事里看过多少次。
所以才会把尸体塞进无人的房间。
按照远浅警部的定义,推理小说的犯人和侦探是不分轩轾的对手,必须处于同样的高度才行。就算诡计被揭穿、就算被挑明说是犯人,也必须纹风不动,干脆俐落九-九-藏-书-网,甚至是落落大方地叙述之所以会染指犯罪的前因后果。犯人和名侦探一样,都必须擅于演说才行。
总之,出现在推理小说里的命案和实际发生的命案最大的不同,或许就在于凶手的思考逻辑——但这也不是要说“要是有足以想出超凡诡计的聪明才智,才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杀人,应该衡量得出这程度的利益得失”这种也算是常出现在推理小说里的经典台词就是了。
然而,要说到现实与幻想的不同,“密室杀人案”其实充斥在现实世界里——当然,严格说来,那并不像发生在推理小说里的密室杀人案,不会有荒诞无稽的诡计,也没有会让听众惊叹的解谜——有的只是凶手“想把尸体藏起来”、“不想让尸体被发现”之类,多少算是迫切的实际动机。
(……没办法喀嚓一声吧)
这件命案的凶手肯定也是因为恐惧被捕,混乱至极之下才会制造出这种莫名其妙,别说是不知意图何在了,根本是不知意义何在的密室。
比起密室,比起命案,这地点还真让人不习惯。
不管从里头还是外面都可以轻易地打开——像这样,只能说是徒具形式的密室。
死者是屋根井刺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