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十五节
目录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十五节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上一页下一页
“如果鲸井先生不是凶手,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更何况,就算没有不在场证明,也不等于就是凶手。”
就会放电了——今日子小姐十分肯定地说。
“不是不是,我可没要这么说……我只是说自己一开始想到的,其实是这样荒谬可笑的可能性罢了。就算是侦探,也不可能预测到纯水随着时间经过的状态变化——而且,放满在浴缸里的水也不是纯水吧。”
“既不需要装置,也不需要让吹风机掉进浴缸里。因为吹风机打从一开始就在浴缸里。”
鲸井回得敷衍,她这是在讽刺挖苦自己吗?今日子小姐的证词几乎是无效的,搞得他的不在场证明有跟没有一样……难道是取得店员或其他客人的证词了吗?
因此,鲸井反而主动怂恿今日子小姐进攻。
今日子小姐边说边指着游泳池。
“一开始就在浴缸里?喂喂,你在说什么啊……高功率吹风机一旦掉进浴缸里,在那瞬间就会放电了吧,根本不成机关。”
与其说是天性,真是天作孽。
就按照常理,认为“鲸井不是凶手”不是很好吗……还搬出什么远距离遥藏书网控定时装置,究竟是在想什么。
“也就是……这就是你刚才所说的定时功能吗?是要说我确实预测了纯水的状态变化吗?没有化学知识的我,却知道一小时后大概会通电?”
“没错,像鲸井先生这种短发的男性,的确不需要——宇奈木先生当然也不需要吧。还是宇奈木先生平常也会用吹风机呢?”
“哪个都不是。这两个推想都无法推翻你的不在场证明。所以,最后一个可能性就浮上台面——假设不在场证明是真的,推定死亡时间也是正确的,那就只能认为是某种远距离遥控定时装置导致宇奈木先生丧命了。”
“所以是哪个呢?”
被她笑容满面地这么说,他也很难再做出更犀利的反驳。
“以这种情况来说,有几种可能性。一是你下午三点的不在场证明是假的。一是推定死亡时间是错的。”
一一验证所有可能性——侦探工作似乎比鲸井以为的更要苦干实干。
“不需要。”
“好巧不巧,那个时间偏偏是鲸井先生的好对手宇奈木先生的推定死亡时间——也就是说,你有不在九九藏书网场证明。”
今日子小姐强调。
“……那,泡在浴缸里的吹风机会一直不放电吗?”
“偶尔也会有这种程度的巧合不是吗?就像我和今日子小姐奇迹般的相遇般。”他试着模糊焦点。
“所以呢?你说的定时装置又是什么?难不成我是制作了像骨牌般的机关,让吹风机在预定时间噗通一声掉进浴缸里吗?而我之所以成为第一发现者,也是为了要回收那个机关吗?”
“纯……纯水?”
“你无论如何都想把我当成凶手吗?今日子小姐,比起怀疑这种可能,我认为快去找其他凶手还比较快。”
“我起先想到纯水这个可能性。”
“是的。”
任人解释、批评自己的行为。
鲸井装迷糊地耸耸肩。
“所以呢?你推翻我的不在场证明了吗?”
“鲸井先生,你于前天下午三点左右,在某家露天咖啡座向某位女性搭话。然后两人一起喝茶,度过约一小时的愉快时光。”
“不,倒不至于。机关愈复杂,会留下愈多的证据。就算是要制造不在场证明,但如果因此增加证据的话,实在很不聪明——不过,九九藏书网我认为你之所以会成为第一发现者的理由,大概就是你自己说的那样,否则就没有必要刻意成为第一发现者了。”
“不会一直。只要纯水不再是纯水的状态,那一瞬间就会放电了。”
“……”
“我想也是。”
“游泳池会在水里掺氯,而纯水则正好相反——简言之,是指没有混入任何杂质的水。这种状态的水,写成化学式是H2O,几乎不导电。倘若浴缸里的水是纯水,即使把吹风机丢进去,也不会放电。”
“还真是令人伤脑筋的天性啊……”
“那真是太好了,好得不得了。”
这不是怂恿,而是挑衅了——但侦探并没有上勾。
先提出一个荒诞不经的假设,再切入重点——似乎是忘却侦探的手法。
“只是,如果不在场证明这么刚好成立,要视为偶然总觉得有点太巧合了呢。与死者关系决裂,却又是第一发现者的你……”
“天晓得……那家伙和我不一样,是个爱打扮的潮男,偶尔会吹吹也不奇怪吧。”
“吹风机只是垂挂在空空如也的浴缸里,后来才扭开水龙头——也不是全部打开,而是只开九*九*藏*书*网一点点。这么一来,浴缸就会慢慢地放满水,等到垂挂在浴缸的吹风机接触到上升的水面……”
“……你是想说那把吹风机有定时功能吗?时下的吹风机也太进步了吧。但我不用吹风机,所以不是很清楚就是了。”
鲸井之所以不爱看推理小说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不太懂为何犯下滔天大罪的凶手,都会乖乖地听侦探讲解推理。但是当自己实际站在听讲的立场时,却发现感觉其实也还不坏。
“似乎是‘昨天的我’这么说的。先不谈这些……你在案发现场的浴室安装了定时机关,当那个机关启动时,你则在其他地方制造不在场证明。这样你的不在场证明就无法成立了——但要说是无法成立,不如说是会变得没有意义。”
“说是远距离遥控的定时装置,好像会让人不自觉地联想到复杂的诡计,但其实并不需要额外小道具,只要有夺走宇奈木先生性命的那把吹风机就够了。”
“的确会有也说不定,但也说不定其实并没有。”结果也被模糊回应。“不管如何,只要看到不在场证明就会想去推翻它——这也是侦探的
99lib.net
天性。尤其当那个不在场证明愈是完美,就会愈想要去彻底瓦解它。”
“……”
“那不就需要其他机关了吗?等下午三点的时间一到,让吹风机掉进浴缸里的装置——”
他试着绵里藏针地说,但今日子小姐似乎丝毫不以为忤。
可是,今日子小姐这一副好似鲸井拥有完美不在场证明的态度,也令他着实不解……
“说得也太夸张。”
她拐弯抹角地用“某位女性”来代称自己这点,让鲸井颇为在意——就算因为她是忘却侦探而忘了那天的事,但是为何要讲得如此事不关己。
“……嗯,还满合逻辑的。”
“与其这么说,里头根本没有水吧?”
“作为凶器的吹风机没有定时功能。”今日子小姐表情严肃地回答。“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只要尽可能选择高功率的吹风机就好。”
机关还是简单一点比较好——今日子小姐说道。
早知道会遇上这种怪咖,鲸井大概就不会想要制造什么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吧——可是追根究柢,把这种怪咖搅和进这件事的不是别人,正是鲸井自己,所以也怨不得人。
不是合逻辑,而是在罗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