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九节
目录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九节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上一页下一页
“……你说这可能是凶手带来的凶器吗?一开始就决定拿这个当凶器,所以尽可能选择风力最大的机种?”
“嗯……”
“那么,鲸井先生向今日子小姐搭话,是有意要制造不在场证明吗?”
傍晚五点——正是鲸井前天发现宇奈木尸体的时刻。虽然不是特地锁定这个时间前来,可是如果要确认状况的话,现在真是再好也不过了。
“啊,好的。”
还以为她会玩上好一阵子,却见她慢条斯理地关掉吹风机,回到浴室外面。肘折警部虽然默不作声地看着她,但完全不懂这些行动有何意义。
“嗯……”
“鲸井先生身为第一发现者所采取的行动,只有可疑两字能形容——刚才和他本人聊过之后,说他的嫌疑愈发重大也不为过。他虽然试图自圆其说,但他在这房间里的举动,却很明显是‘知道宇奈木先生已经死在浴室里’的人才会有的举动……可疑到这个地步,他的不在场证明也显得很刻意,或该说是颇奸诈吧?”
“换句话说,为了实现那个诡计,就算有点牵强,也必须使用吹风机作为凶器……就是……我猜可能是定时装置之类的吧。”
今日子小姐只有今天——跟她提到明天或许是相当失礼的事。但她看也不看正打算道歉的肘折警部一眼,突然擅自开始行动。今日子小姐走向走廊的尽头,打开寝室的门。
“啊……呃,抱歉。”
今日子小姐边说边把插头插进洗脸台的插座,将吹风机拿进泡澡间,直接把吹风机轻轻地往浴缸里放。
“假如我不是忘却侦探,鲸井先生的不在场证明确实成立的话——如此一来他向我搭话的时间就刚好是推定死亡时间,这不是太凑巧了吗?”
应该可以吧——她嘴上虽这么说,肘折警部却感觉到或许实不尽然。
“我先睡了。”
“感谢你的提醒。不过,吹风机本身应该不是那么危险的物品吧……
九_九_藏_书_网
浴室现在也是干的。”
进到屋内,没打开走廊的灯,就直接走向浴室——如同今日子小姐对鲸井所说,真是一片漆黑。看到这个光景,实在不会想到有人正在里头洗澡。
关于这点,今日子小姐倒是毫不迟疑地断定。
“但要是这么想,鲸井先生的不在场证明结果仍然会成立。因为他在死者的推定死亡时间,主动找今日子小姐说话的事是千真万确的。”
承认“不在场证明是蓄意制造的”和“不在场诡计是存在的”,并且以此为前提的话,就等于是承认“嫌犯鲸井有不在场证明”一样——也等于离破案愈来愈遥远。
还以为自己很贴心,结果却是个篮外大空心——为了掩饰自己的羞赧,肘折警部赶紧用“我用便宜货就好”回答她的问题,但就连这个回答,其实也是挺死要面子的虚言,肘折警部洗完头发,根本不用吹风机,通常都是放着自然干。就算会要面子,他也不是会在意体面的性格。
“喔,结束搜查之后,如果你想带回家的话……”
“……听起来无可挑剔。”
“是一样……不过,如果是这样,插头可能会因为吹风机本身的重量而松脱吧。”
“鲸井先生在案发当天的中午时分,来到这个房间,利用某种手段让宇奈木先生昏过去。可能是直接诉诸于暴力,也可能是使用药物。然后脱光宇奈木先生的衣服,把他放进浴缸。再把吹风机的定时装置安装在浴室里,离开这栋大楼,搭电车来到几站外的大街上——然后在下午三点左右,定时装置开始运作时,制造牢不可破的不在场证明。他可能想,最好是挑个初次见面,具备日后要找也很容易找的特征……例如挑个满头白发的年轻女人,向她搭话就应该还满理想的吧。然后在适当的时间吿辞,回到这栋大楼——借此成为第一发现者。确定www.99lib.net宇奈木先生已经照计划死去,再向警方报案,趁警方抵达之前,将定时装置处理掉。如何?”
“嗯,该怎么说才好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宇奈木先生在浴室里吹头发,不小心让吹风机掉进浴缸里,因此触电身亡——这是凶手想编的故事吧?”
“可以挑的地方多的是呢!就警部先生给我看的调查资料,宇奈木先生的遗体并没有外伤,似乎也没有服用药物——即使暂且不论这部分,鲸井先生也无法确定宇奈木先生不会在自己离开现场的时候醒过来吧。至于远距离操纵的定时装置什么的,做为杀人手法来说也太粗糙了。”
“很可疑。”
“这么想,一切就说得通了。比起认为是偶然会更合理。”
“最近的吹风机,性能都好好哦,吓了我一跳。”
“……这、这么说倒也是。”
从纸袋里拿出吹风机,拆开包装。虽然还是请店员开了收据,但是能不能以经费报销,目前还很难说。
所以才可疑。
“怎……怎么了吗?接下来只要追溯鲸井先生最近的行踪,调查有没有购买吹风机的记录就行了……”
“这个构图跟警部先生当天看到的一样吗?”
终于找到与凶手有关的细微线索,令肘折警部雀跃不已,然而发现这条线索的今日子小姐本人却一脸阴郁的表情。
“呃,今日子小姐。我知道你对家电的进化很感兴趣,但是时间……”
“……啊。”
“可是,可是喔,假设有人——不见得是鲸井先生,假设有人利用吹风机当凶器,杀死正在泡澡的宇奈木先生的话呢?”
“什么?”
“啊。不用。”
“你在做什么?吹风机的风力测试吗?”
今日子小姐的白发是及肩的鲍伯头,就连这种发型也用不到的吹风机,身为运动选手,而且还是游泳选手的宇奈木——会需要吗?
“当浴缸里放满水的时候,因为有浮力,倒99lib.net不至于会脱落……不过,就算能拉到浴缸这边,要吹头发还是有点问题。如果是在浴缸外面也就算了,但是在浴缸里,还是过于勉强呢。更何况……”
“嗯,我正在思考这个可能性。”
“我要来小睡一下。肘折警部,一个小时后请叫我起床。”
“如果不是为了让人以为是意外,应该会把吹风机带回去……因为如你所说,吹风机会变成物证。只是,如果想要伪装成意外,却又特地带死者平常没有在用的吹风机来现场,就很奇怪了。无论是视为意外还是他杀,都无法解释宇奈木先生的死所呈现的疑点和矛盾之处。”
回想他泡在浴缸里的尸体,的确是还不到平头,但也是非常短的短发。虽然不自觉地接受了浴室与吹风机的组合——可是世上也有完全不需要吹风机的人。
“……嗯?那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没错。所以我推测他是不是用了什么诡计,在浴室和吹风机上装了机关……”
如此就连“为何在肘折警部等人到达之前,第一发现者鲸井会把门链锁上”这个问题也能得到解释。
“这个故事的疑点在于——有人会冒着就连小孩也知道的危险,坐在浴缸里吹头发吗?就当作真的是在浴缸里使用吧,吹风机的电线是不是太短了点?还有刚才提到的,宇奈木先生需要风力这么大的吹风机吗?”
“我从没这么想过……不过,要是承认这点,感觉对于侦办进度而言是不进反退哪。”
一开始被认为是意外身亡的这起命案,之所以会产生凶杀案的疑虑,不只是因为第一发现者很可疑。
“能消除刚才提到的任何一个疑点吗?”
“是的。”
“再说,什么远距离操纵的定时装置啦,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难道是‘为了让人以为是意外’这个前提错了吗?关于电线长度,我也是来到现场才发现的。凶手总不可能随身携带延长线,http://www.99lib.net或许到客厅找找也会有,但考虑到万一宇奈木先生在那时洗好澡走出来的风险……”
今日子小姐点点头,提出假设。
肘折警部指着手腕上的表。害她手忙脚乱固然不好,但是忘却侦探是有时间限制的。记忆每天都会重置的掟上今日子,无法花一天以上的时间调查同一个案子——现在已经过了下午五点。虽然还不用开始焦急,但也不是可以慢慢磨蹭的时间了。
“就是意味着一种可能而已。当然,即使是短发,也可以用吹风机,或许也有会在浴缸里吹头发的怪咖——可是,若要把这些极端可能性也考虑进去,那么造成宇奈木先生死亡的这把吹风机,也可能不是他的东西。”
最新型家电的新奇感让今日子小姐显得兴高采烈,看在射折警部眼中,却是令他不禁莞尔的景象(对于完全无法吸收新知的今日子小姐来说,来到电器行大概就像是来到未来吧)——买完东西,再回到宇奈木的住处时,刚好是傍晚五点。
“……可是,鲸井先生的确很可疑吧?”
今日子小姐拿着吹风机让热风从四面八方吹拂着自己的头发——但头发原本就没有湿,因此白发轻柔飘逸地随风翻飞。
嘿呀——今日子小姐拿住垂挂在浴缸边缘的吹风机,打开开关。吹风机送出热风,吹动了今日子小姐的白发。
若是如此,这就是物证了。不是在案发现场拿宇奈木的私人物品来用,而是凶手带私人物品进来——就算不是凶手的私人物品,假设是凶手事先准备好的东西……
“假设刚才那个随口胡诌的推理之中有什么可以拿来参考的地方,就只有‘必须使用吹风机做为凶器’这点了吧。只要用吹风机作为凶器,就可以在宇奈木先生死亡同时,让断路器跳掉、让预录功能等等中断或停下,确实锁定推定死亡时间——是最适合用来制造不在场证明的杀人手法。”
“原本还以为是单纯九-九-藏-书-网的意外,但愈是深入思考,案情愈扑朔迷离。这样下去,真不知道这个案子明天会有什么样的进展?”
“明天——是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只是要吹干头发,需要用到这么多的功能吗?”
肘折警部和今日子小姐离开鲸井的公寓之后,直接前往电器行——为了购买吹风机。先是今日子小姐提到想要买一把“和让死者丧命的吹风机同样机种的新品”来实地测量电线长度,于是肘折警部就陪她来了。
“不,是说——警部先生,你需要这把吹风机吗?”
“……?这个嘛……”
“没错,简单整理起来是这样没错。”
这样的话,由于会演变成地毯式搜索,就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搞定了。不过能走到这里,忘却侦探已经是十分尽责了。
“请用,小心喔。”
那个长度,只要用厚一点的浴巾就能擦干了吧?
“肘折先生,麻烦给我吹风机。”
假使凶手打算将这起命案伪装成因为死者本人不小心而造成的意外,那么凶手应该比任何人——当然包括今日子小姐、肘折警部在内,都会先注意到这些疑点,并妥善处理才对。
“定时装置?”
“奸诈?”
不出所料,电线长度虽然勉强拉得到浴缸旁,却无法让吹风机构到浴缸底部——只能垂挂在浴缸边缘。
这样问他也不晓得该怎么回答——因为直到今日子小姐提出这个想法之前,肘折警部从没想过世上会有这种东西。
肘折警部半开玩笑地问,今日子小姐回了一句“是呀,是风力测试呢”之后,一脸若无其事地说道。
虽然“第一发现者一定有问题”并非不成文的规定,但“不在场证明过于完美的人反而可疑”倒是推理小说的铁则之一。
“今……今日子小姐?”
“就是说呀,即使是我这样的长度,也不需要这么大的风力——这个,该不会是长发女生用的吧?”
“诡计?这么说来,你刚刚有提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