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六节
目录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六节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上一页下一页
“死者叫宇奈木九五——是个游泳选手。你知道这个人吗?”
“嗯,根据这份调查资料,鲸井先生以前曾是可以与宇奈木先生望其项背的游泳选手,目前也仍在运动中心当教练。由此可知,他对体力应该是有自信的。这样的人会选择这么复杂的杀人手法吗?”
“……如果你能证明他的不在场证明的话,的确就不是。”
“那他就不是凶手啦。”
今日子小姐对着死者的大头照合掌说道。还以为她会默哀个几秒,没想到她马上接着问。
“也是有那样的……但这次大概没什么痛苦吧。”
“因为屋里的断路器跳掉了。大概是在吹风机掉进浴缸里的时候吧。”
“浴缸里的是吹风机吗?有电线延伸出来……嗯?也就是说,是在泡澡时不小心把吹风机掉进浴缸里,因而触电身亡?”
肘折警部递给她几张照片——是宇奈木死在浴缸里的照片。
“哎呀,死者的表情比我想像的还要平静呢。听警部先生说是电死的,我还以为死时会双眼圆睁,嘴巴大张呢。”
“警方一开始是这样想的。可是……”
想当然耳,浴缸里的宇奈木是赤赤裸的,对此脸不红、气不喘地进行检视的今日子小姐——肘折警部原本认为这些照片对于女生而言过于刺激,结果似乎就连这点也是多虑。
这倒是肘折警部没想过的着眼点——从这两天见到鲸井的印象来看,他自游泳界引退之后,似乎也还毫不懈怠地锻炼身体。若说是工作需要,也多少是有需要吧。但是毕竟他那份教练工作也不是正职,或许单纯只是现役时代养成的习惯。
“欸,因为电鳗……”
肘折警部点点头。
“因此,警方认为这可能是与死者关系亲近的人刻意所为……于是我们立刻将宇奈木先生身边的关系过滤一遍,没想九*九*藏*书*网到第一发现者,同时也是死者的朋友,就是最可疑的嫌犯。”
“二十七岁吗?还这么年轻,真可怜。”
“是喔。”
肘折警部说着,正要从调查资料里拿出死者的尸体照片,却顿时犹豫了一下。想到让女生看这种尸体的照片会不会太刺激,使他有些迟疑。
“的确不能等闲视之呢。”
“三点……五分?推定死亡时间可以精准到以分钟为单位吗?”
“比起这样,假设有个第三者,把吹风机放进宇奈木先生正在泡澡的浴缸里还比较合理,是吗?”
“不是那样吗?”
今日子小姐一脸诧异地问道——这也难怪,只要没有目击到死亡的那一瞬间,推定死亡时间通常都会在几个小时范围内。即使发现得再早,应该也无法缩小到以分钟为单位。
“……原来如此。毕竟触电身亡。不过,电鳗并不是鳗鱼喔。”
先不管今日子小姐在言谈之中似乎把这之后要带她去案发现场当作是前提似的——那个不在场证明的确是个瓶颈。
“是的。”
“若是如此,我也有同感。”或许是体察到肘折警部心中所想,今日子小姐又补了一句。“虽然是很与众不同的杀人手法,但是比起打死或刺杀身体锻炼得很结实的运动选手,趁对方正在洗澡的时候偷袭,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很合理。毕竟全身赤裸也比较难反抗……”
总之,如果假设他采取趁人泡澡时电死对方的杀人手法,是为了避免与宇奈木正面冲突,倒是不太符合鲸井给人的印象。
“……这样啊?可以知道断路器是什么时候跳掉的吗……”
今日子小姐讲来满不在乎。这么一来,肘折警部甚至有点同情鲸井了————本来,应该再也没有比名侦探担保的不在场证明更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才是。
藏书网
不过这也要他不是杀人犯,才值得同情——诚如今日子小姐所说,眼下他的确还是命案的头号嫌犯。
“是的,就是鲸井留可……他声称自己是死者的朋友,但他们的友谊其实已经是过去式了,听说自从某个时期以后就几乎没有往来。”
这也难怪——或者该说是理所当然。
“如果只有预录功能,或许是这样没错,但今时今日,房间里多的是家电呢。要让所有的定时装置同时停止,我想并不容易。”
“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举例来说,只要让预录功能在某个时刻停下来,或许就能假装断路器是在那个时候跳掉的……”
今日子小姐示范的推理让肘折警部大吃一惊——当然,若以原理上来说就像是先拨动时钟指针之后加以破坏那样,与传统的不在场证明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刚刚才知道何谓预录功能的今日子小姐,竟然能立刻建立起这样的推理,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名侦探。
今日子小姐将调查资料整叠放在桌上。看样子,她已经全部看了一遍。
“可是,实在很难想像前途无量的游泳选手会这么窝囊……抱歉,死得这么不光采。比起这样……”
对于就连消费税上涨的事都不知情——正确地说是忘了——记忆无法连贯的今日子小姐而言,她的知识从某个时期开始就没有再更新。当然不可能会知道最近几年才逐渐展露头角的游泳选手宇奈木。
不过,当然还无法确定必是如此。世上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人会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使用各式各样的电器。不然家电产品的说明书就不会厚成那样了——边泡澡边用吹风机吹头发的行为几乎与自杀无异,但就算有胆大包天的勇者敢这么做,或许也没什么好不可思议的。然后就算是勇者,也可能会不小心失九*九*藏*书*网手让吹风机掉进浴缸里吧。
“……你是指他们变得疏远吗?”
对了,这也是忘却侦探的优势之一。忘却侦探是和这种职业病无缘的——虽然不是非常有自信,但肘折警部的记忆力也还算与常人无异,所以只能从旁地想像——只要以“反正会忘记”的心态面对,或许人就不会再感到恐惧或厌恶了。
“……今日子小姐刚才说游泳选手死在浴缸里是件讽刺的事,其实更讽刺的是,听说宇奈木先生在粉丝之间素有‘泳池畔的鳗鱼’之称呢。”
“需要用那种杀人手法来制造不在场证明。”
唯有这次,这点是办得到的。
“别的疑问?什么疑问?”
“对于像我这种侦探而言,怀疑第一发现者就像是常识一般……那位先生就是和我喝咖啡——正确地说是请我喝咖啡的鲸井先生吗?”
所以要这样穿凿附会,有点过于牵强呢——被今日子小姐这么一说,肘折警部感觉自己实在好糗,可是他马上重新打起精神。
除了由于忘却侦探的能力早已受到肯定之外,纯粹也是因为警界高层有很多这位才女的粉丝。
这次连点头都来不及。一再地被抢先一步,总觉得自己的推理很肤浅。
“如果是那样,或许真会成为杀意的导火线呢。嗯……只是这么一来的话,又会产生别的疑问了。”
“结果搞得室内的电器全都停下来了——这使得从断路器跳掉的时间,就能判断出宇奈木先生触电身亡的时间。”
“鳗鱼(UNAGI)?哦,因为是宇奈木(UNAGI)先生嘛。可是,这有什么好讽刺的?”
“别担心,警部先生。”反而是今日子小姐开口。“即使看到再凄惨的案发现场照片,我明天就会忘记,所以不会造成心理创伤的。”
“死因呢?”
“是喔,原来如此。可以连续几www.99lib.net天,二十四小时完整地录下电视节目,真是惊人的功能啊。要是我也能有这么优秀的记性就好了——可是这样也只是知道断路器跳掉的时间,不代表就能知道死者的死亡时间吧?”
“在浴室里触电身亡……以在自己家里死亡的案例而言,浴室算是最为常见的地点。但如果死因是触电身亡,则又另当别论了。”
“也可能是……为了以防万一吧。”
“虽然我无法作证,但如果鲸井先生的不在场证明是真的,事情应该就是如此——为了让自己的不在场证明成立,他只能用这种方式下手。”
“鲸井先生说是因为死者约他才去对方家吧?这件事求证过了吗?”
“就算是有在练,可能也打不赢现役运动选手的宇奈木先生——或许凶手是这么判断的。如果是这样,胆子还真小呢。”
“游泳选手居然死在浴缸里,听起来好讽刺。嗯……但真不愧是运动选手,肌肉好结实。”
“求证过了。手机里有通话记录。最近宇奈木先生主动找过鲸井先生好几次——通话内容不得而知,但也可能是催他还钱。”
更别提嫌犯鲸井的事了。
“你能举一反三真是太好了。死者的推定死亡时间为下午三点五分。我想请教你的,就是鲸井先生当时的不在场证明。”
“不只是疏远,应该说是交恶,说关系糟透也不为过。虽然还无法判断是否会因此萌生杀意……但是,这样的人居然是第一发现者,这点实在不能等闲视之。”
“这样呀?嗯,这部分等一下到了现场再确认就好。鲸井先生……最可疑的嫌犯说他在推定死亡时间——三点五分的时候和我在一起吗?”
肘折警部说到一半,发现今日子小姐的白发四周飞舞着问号——对了,必须先向她解释预录功能。那种录影机和吹风机不一样,是最近才问九-九-藏-书-网世的家电产品,所以不在今日子小姐的记忆范围内。
“比如说,像是预录功能就在那一刻停止录影啊。只要调查录下来的电视节目中断的时间……”
“……?这两者有什么不同吗?”
“我的证词一点也靠不住。所以鲸井先生还是最可疑的嫌犯呢。”
虽说只有区区几个百分比,但是不小心给了比预计还多的折扣,仍然让今日子小姐痛悔不已。当她还在懊悔之时,肘折警部已经办好手续。也就是他已经向直属的上司取得“向民间的侦探业者请求协助”的许可——上司起初虽然面有难色,但一听到对方是置手纸侦探事务所的掟上今日子,态度立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上司也向上司的上司征求同意,上司的上司继续向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征求同意——一个小时后,所有问题全都迎刃而解。
“如果是推理小说,反而会因为太过可疑,不会觉得他有嫌疑……但毕竟那是小说。只是,鲸井先生成为第一发现者并报警的时间,跟死者的推定死亡时间有出入对吧?才会找我替他的不在场证明作证。”
“抑或是——”
这方面的情绪切换之迅速,专业得就连警方也甘拜下风。
至于直接面对今日子小姐的肘折警部,则无法单纯地称之为粉丝,他反而因为今日子小姐实在很容易惹麻烦,对她有些敬而远之……尽管如此,为了破案,即使稍微被她的任性耍得团团转,他认为也不值挂齿。
即使不完美,嫌犯还是有不在场证明。
他也不确定这样是不是一件幸福的事……至少身为侦探,可以冷静地下判断,不会受到情感的左右。
今日子小姐耸耸肩说。
肘折对好不容易才从议价失败的打击里恢复过来的今日子小姐说,只见她摇摇头,说了句“请恕我才疏学浅”轻轻否定。
“用来……制造不在场证明?”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