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二节
目录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二节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一话 今日子小姐的不在场证词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二话 今日子小姐的密室讲座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第三话 今日子小姐的暗号表
上一页下一页
“您又是做什么的呢?”
“你在看什么?”
“……?哼,是吗?”
“因为是短篇小说,不管怎么说都会破哏的……算了,硬要说的话,就是被捕的凶手后来改过自新的故事。”
鲸井啜饮着店员送上来的咖啡(附带一提,以鲸井的常识为基准,这杯咖啡的价格贵到匪夷所思)边问(同样以鲸井的常识为基准,这杯咖啡的苦涩和酸味也是匪夷所思)。
他接着跟走过来的服务生点饮料——不过,菜单上的品项全部是咖啡,各式品种分类列了一大排,却没一种是鲸井听过的。
“好看吗?”
这样有说也等于没说。
“不行。”
“那么……”今日子小姐于是娓娓道来。
“一个人。我基本上都是一个人。”
“请坐。”女子答应得意外爽快。“我正想找人聊聊天。”
“今日子小姐。”
“嗯,细节请恕我无可奉吿,总之就是受托进行各种调查。只是没想到今天的调查在中午以前九_九_藏_书_网就结束了……工作效率太高也挺伤脑筋的呢。”
这个人——今日子小姐——对于素未谋面、萍水相逢的男性,难道都没有戒心吗?鲸井曾认为只要到时候能帮他做出不在场证明,纵使女子的态度冷若冰霜也无妨……但出乎意料地,这状况似乎大有可为。不过,与其说是“没有戒心”,感觉该说她是“游刃有余”会比较正确——有种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能靠自己本事解决的从容。
鲸井其实也没那么想知道,只是被如此顽强地一再拒绝,反而会更加好奇也是人之常情。
“喔,难怪,我就觉得您身材很健壮,是因为工作所以有练过呀。”
“我在游泳教室当教练。”鲸井表明身分。
“有什么关系,吿诉我嘛。”
“嗯,没关系。”
“推理小说。须永昼兵卫的短篇小说……你看过吗?”
“今天的我下午不用工作,时间多得不知该如何打发。不过嘛,这九_九_藏_书_网也是常有的事。”
居然这么轻易地问到名字,把鲸井吓了一跳,也因此不禁没头没脑地复诵了她的名字。
“你一个人吗?还是正在等人?”
“那就在不会破哏的范围内。”
“看店员的态度,你好像是常客,但其实我也不知道。”
万一今日子小姐是外地人、万一她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的这家店,鲸井担心接下来要追查她的下落会有困难——或许是他杞人忧天吧,但是为了制造出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原本想要先发制人的鲸井,结果反而感觉自己像是被将了一军,但对方既然都这么说了,没有理由不坐下——鲸井瞄了一眼手表,坐下来。
“工作……嗯,你的工作是?”
这里是咖啡专卖店吗……乍看之下,白发女子手边的咖啡杯中毫无加过砂糖或奶精的痕迹。看样子她喝的是黑咖啡——跟她外表给人的轻柔印象不太一样。倒也不是要与之九九藏书抗衡,但鲸井也点了一杯黑咖啡。
“该怎么称呼你呢?我叫鲸井。”
只能自己看了吗……鲸井心想,总之把书名和作者写进手机的记事本。老实说他不认为自己会有机会看,但或许会有什么帮助也说不定。
只见她合上看到一半的书。书本包着看起来应该是手工制作的书衣,所以看不见书名。
说不定“今日子”也根本是假名——就算是那样,鲸井也无所谓。
然而,今日子小姐却来了个顾左右而言他。
鲸井指着今日子小姐合上放在一旁的书——是一本有点厚度的文库本。老实说,他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又不能让话题戛然而止。
既然她的兴趣是阅读,只要问她对于自己喜欢的书有什么感想,就足以消磨时间了。但是照这样看来,推理小说的破哏风险可能会成为瓶颈,让今日子小姐噤口不言,所以鲸井就像这样改变了提问的方式——而这个策略似乎奏效了。
“呵……你猜呢。”九*九*藏*书*网
女子悠哉地说道——她的一举一动看起来优雅从容,一点都不像能够迅速处理工作的人。调查……是做什么问卷调查吗?的确,要是被这么标致的美人叫住,无论是什么问卷,都会停下来回答吧。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推荐的推理小说吗?”
被她微笑着回了这么一句,鲸井也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出招——不过既然中午以前还在这一带工作,想必应该不至于住得太远。到底是才刚认识,实在不能连地址都打探……
“我喜欢的推理小说都是出版很久的书……这样也没关系吗?”
“今日子小姐,你常来这家店吗?”
这个问题不只是出于好奇。
鲸井则是全神贯注地听她说话——目的当然是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但或许多少也是因为兴高采烈地介绍着自己喜欢哪些书的今日子小姐,看起来非常有魅力。
今日子小姐拉开书衣,让鲸井看封面,想也知道是他没看过的书——就连书名也没听过。然而“99lib•net推理小说”这个名词让他忍不住心惊肉跳了一下,毕竟他正在制造不在场证明——
“这我可不能说,说了就破哏了。这可是推理小说的大忌。”
“我叫今日子。请多多指教。”
她这么说让鲸井颇意外,自己的打扮应该没有多强调身体线条才是……
“请问这里有人坐吗?”鲸井问道,同时拉开白发女子正前方的椅子——只见她将视线从正在阅读的书本里抬起,看了他一眼。
考虑到与不在场证明的证人之间应该保有的适当距离感,还是不要问她电话号码或邮件信箱比较好。应该要谨守与她建立“萍水相逢的关系”。虽然觉得有点可惜,但反正迟早会再见面,现在就耐着性子从长计议吧。总之,现在先专心制造不在场证明。
平日下午坐在这,应该不会是上班族吧——不过,这点鲸井也差不多。
“很好看喔。我大力推荐。尤其我刚才看完的短篇〈改心刑〉,实在真是篇杰作。”
“哦?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