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目录
第五十七章
上一页下一页
他站起来。“很遗憾,鲍勃。我确实很遗憾。”
“不会再有谋杀了,”温斯娄恶狠狠地说道,“不再谋杀无辜的人了。”他平静地加了一句。
“死了。”
他坐下来,打量着四周。
“你肯定吗?”
汽车驶入一个公共停车场,桑希尔下了车。他直接上了一辆在那里等他的面包车,随后就离开了停车场,直奔相反的方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甩掉联邦调查局的跟踪。
“菲尔?”桑希尔警惕地说。
桑希尔夸张地看着他,然后又瞟了一眼温斯娄。
“祝贺你获得保释,鲍勃。”温斯娄说。
“感谢上帝,那天晚上打电话你没有提到我的名字。”温斯娄说。
“其实还没有,鲍勃。”温斯娄不慌不忙地说道。
这群人走到电梯时,温斯娄回过头来。“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了。我们不能让这件事受审判。而且我们也不能让你溜走。他们永远不会停止找你的。我们要终止,鲍勃。”
“过了四周了。”桑希尔辛酸地说道。“我认为情报局的司法律师需要升格。”
菲尔·温斯娄是他耶鲁大学的同班同学,他兄弟会的弟兄。两个人都是骷髅会的会员。温斯娄是他最优秀的下属。他们是终身的朋友。终身的。99lib•net
温斯娄看着罗伊斯,朝他微微点点头。
布坎南在沃德的委员会作证的一个月之后,罗伯特·桑希尔一路跑下华盛顿联邦法院的台阶,把他焦急的律师们远远地甩在后面。车在等他,他钻了进去。在监狱里蹲了四周后,他被保释了。现在应该着手工作了。现在是复仇的最好时机。
“菲尔,我没有时间讨论这件事。你来对付他吧。”
“都联系上了吗?”桑希尔问司机。
桑希尔又一次看着他,他朋友声音中奇怪的语气使他受到震动。“关于我的证件……我应该做好准备,尽快出国。”
他看着温斯娄问道,“我的旅行证件准备好了吗,菲尔?”
“洛克哈特呢?”
“这就不必了,鲍www.99lib.net勃,”罗伊斯说,“坦率地讲,尽管你不断大唱反调,但是直到你把所有的事情搞糟之前,我们与联邦调查局的工作关系相当不错。合作是目前的关键。地盘之争让大家都成为失败者。你让我们大家成了恐龙,你把我们和你一起拖入了泥潭。”
“录像带的危害当然很大,”桑希尔轻蔑地说道,“情报局雇律师是因为忠诚。它没有忘记自己的人。然而不幸的是,这意味着我得消失。律师们认为我们曾试图封锁这盘录像带,我想所有的人都会同意这一点;从技术上讲,虽然在法律方面有缺陷,但是录像带上的主体太清楚了,使我难以继续担任目前的职务。”
那人点点头。“他们都来了,在等你。”
“事实上我们还没有挖出她的尸体,但一切情况都说明她因伤势严重死在了北卡罗来纳的那家医院里。”
“菲尔!”桑希尔大喊道,“请不要!”
“哦,那盘录像带危害很大。”阿伦·罗伊斯,那个稍微年轻一些、上次在这里召开的会议上冲撞桑希尔的人说道,“其实,你还能www.99lib.net被保释我真感到惊讶。坦率地说,情报局竞认为提供律师是合适的,我也感到有点震惊。”
门开了,他其实是冲出了电梯的笼子。他的同事们都已经在那里了。桌头他的椅子空着。他所信赖的同志菲尔·温斯娄坐在紧靠他右边的椅子上。桑希尔让自己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又回到工作中了,准备开始。
电梯门关上了。
桑希尔满脸愤怒。“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在指挥这次行动。我要让布坎南和亚当斯死。现在。”
“我很遗憾,鲍勃。我们要彻底地、真正地终止。”
罗伊斯显然已经开始让他心烦了。他以某种方式摆出骨干力量的架势,这是必须被压下去的。但眼下桑希尔决定听之任之。“他妈的联邦调查局,”桑希尔抱怨道,“监听我的房子。难道宪法对他们就不适用吗?”
温斯娄神经紧张地咳嗽着。“恐怕他说得对,鲍勃。”
“菲尔?”桑希尔又一次说道,他嘴巴发干
99lib.net
罗伊斯盯着桑希尔。
“鲍勃,”他说,“计划有改变。在这件事上,我们不再需要你的帮助了。”
所有的人都上了电梯之后,温斯娄最后看了他朋友一眼。“牺牲有时是必要的,鲍勃。这一点你比别人更清楚。为了国家的利益。”
“布坎南处于证人保护状态,但我们有一些线索。亚当斯在外面,随时可以除掉。”
桑希尔从椅子上起身。“那我们可以制造我的假死。我的自杀。”
桑希尔愣了一会儿,随后目光环顾四周,最后落在了温斯娄身上。“菲尔,我要我的证件和假身份,而且现在就要。”
“布坎南和亚当斯呢?现在是什么身份?”
四十五分钟后,他到了一处废弃的购物中心,登上电梯,被快速送到了几百英尺深的地下。桑希尔被送得越深,感觉就越好。这个想法使他感到非常有趣。
“我相当肯定我们会渡过难关。”罗伊斯语气强硬地说道。
温斯娄向其他人示意,他们都站了起来。他们都朝电梯走去。
“这次行动让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他说,“三名行动队员死了。你也被起诉。局里乱九-九-藏-书-网套了。联邦调查局到处查我们。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这让奥尔德里奇·埃姆斯看上去像一张被拒收的支票。”
桑希尔注意到房间里所有的人,包括温斯娄,都以很不友好的目光看着他。“我们会渡过难关,这一点不会有错。”桑希尔以鼓励的口气说道。
桑希尔此刻显得很伤心。他的事业完了,而且不是以他计划的方式结束的。但他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刚毅;他的刚强犹如井喷注满了全身。他以成功的喜悦目光注视着四周。“但是我要在远处指挥这场战斗。而且我们要赢得这场战争。现在我知道布坎南转入了地下。可亚当斯没有。好吧,选阻力最小的道路。先是亚当斯。随后是布坎南。我需要一个美国法警部队的人。我们有人在那里。我们先确定老丹尼这个好人的位置,让他的生命消失。接下来,我要确实弄清楚费思·洛克哈特不复存在。”
阿伦·罗伊斯从椅子上站起身。他没有笑;他没有流露出胜利的迹象。他所受过的训练使然。
桑希尔瞪着他,得到实情的最初冲动笼罩着他。
桑希尔舒了口气靠在座椅上。“算她幸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