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目录
第四十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那个声音以令人恼火的平静继续说道:“装模作样救不了你女儿。费思·洛克哈特在哪儿,亚当斯先生?这才是我们想要的。把她交出来,你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给他们打电话。”费思非常坚定地说。
“我剐刚核实了我女儿的情况。她很好。警察也在现场。因此,你劫持的小计划——”
“但不是确切的位置。”
“可洛克哈特跑了。”
“李,怎么回事?”
弗吉尼亚大学与雷内同寝室的学生发誓说雷内由两个橄榄球队的队员陪着去上课了,她正在和其中的一个约会。李告诉这位年轻女子他是谁,并留下电话号码让雷内给他打电话,他挂了电话。随后又找到了阿尔伯马尔县行政司法官办公室的电话号码。他和副司法官谈了他的想法,告诉那女人有人威胁弗吉尼亚大学的一个学生,雷内·亚当斯。他们是否能派一个人去核查一下。那女人问了一些李答不上来的问题,包括想知道他到底是谁。核对一下最新公布的通缉要犯名单,他想告诉她。他急得要命,尽了最大努力让她相信他所说的是真的。然后他挂了电话,低下头又一次看着数码留言:“雷内交换费思。”他慢慢地对自己念道。
李得到了华盛顿特区城外的www.99lib.net一个地址,在马里兰一侧。他熟悉这地方:非常偏僻。
“你是说这样他们就能跟踪这个电话了?你能跟踪移动电话吗?”
“那我就建议你立刻行动。”
李抓住她的手,发自内心地希望这女人说得对。
“我只能把它当做喜讯来接受了吗?”
“见个面。”
“可我到底该说什么呢?他们要拿你交换她。”
“如果你有适当的设备,有可能。电话载波必须能够跟踪移动电话来确定拨打911电话者的位置。这是利用抵达时差的方法,测量移动电话发射塔之间的信号距离,并测算出几个可能的位置……见鬼,我女儿的脑袋可能被放在了断头台上,而我听起来像一本该死的会说话的科学杂志。”http://www•99lib.net
“你想让你的女儿死吗?”
“你真好,把手机号码留在了你的公寓,跟你联系就方便多了。”
“那我就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跟你谈了。”
“她没事,我刚和她同寝室的人谈过。我给警察打了电话。有人在向我们施放烟幕。想吓唬我们。”
“如果丹尼不及时赶到,我们就开车去他们告诉你的那个地方。但是首先我们得请求增援。”
“丹尼说他会尽快赶来。”
“亚当斯先生吗?”李认不出这个声音。声音中含有一种机械性,这使他想到声音可能进行了某种改变。这声音听起来完全是非人的,足以使他毛骨悚然。
“我得开车去。可到处都是警察。我需要几天时间。”
她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抚摩99lib.net他的脖子然后靠在他身上。“给他们打电话。我们看看随后能干什么。你女儿不会出任何事。”
费思猛地拉了一把李的胳膊,指了指电话。
“我是李·亚当斯。”
“她是不会自愿去的。”
她看了留言,然后盯着他。“我们得给警察打电话。”
“妈的,这时间不够。”
“我能保证我会竭尽全力,确保她不受伤害。”
“你应该打电话,李。”
“我们只能这样了,李。假如丹尼及时赶到并有一个更好的计划,那就好了。否则,我要给雷诺兹特工打电话。她会帮助我们。我要把这件事办成。”她捏着他的胳膊,“我保证,你的女儿不会有任何事的。”
“你怎么知道我和那女人在一起?”
李经受了几个小时的折磨,但他终于查到了雷内。她母亲断然拒绝告诉他她大学的电话号码,但是李往入学登记处和其它部门打了一连串的电话,他撒谎、恳求、恐吓,终于得到了号码。他估计到会是这样。他有很长时间没有给自己的女儿打电话了,一打电话,竟会是这种事情。伙计,现在她真该爱自己的老爷子了。
“包括落入他们手中?”
“亚当斯先生,我们没有把你看做一种威胁,你已经是地球上最幸运的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吧九九藏书网:当你离开的时候不要,绝不要回头。你不会变成一个高尚的人,这也不好听。”线断了。
“你们会让我走开吗?”
“你说得对,我不知道。”他悲伤地说。
“不,至少我认为不是。没有卫星定位那么简单,这是肯定的。可谁真的知道呢?每一秒钟都有一些令人讨厌的家伙发明出一种新鲜的屁东西,你的个人隐私就又被剥夺了一点。我知道,我的前妻就嫁了一个这种人。”
“比如谁,联邦调查局?”费思点点头。“费思,即使用一年的时间我也不能肯定能不能把这一切向联邦调查局解释清楚,更不用说不足一天了。”
“你这个令人讨厌的混蛋!你这婊子养的!”看来李要把电话掰成两半。费思抓住他的肩膀,想让他平静下来。
“你想按那个号码再打一遍吗?”
李颓然倒靠在沙发上。“压力之下我也应该保持良好的状态,可我却不能正常思考。”
“我没有必要劫持你的女儿,亚当斯先生。”
“什么?”他突然回过头来,盯着费思,她站在楼梯上,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巴。
“我不大介意你怎么把她弄到那儿。那是你的责任。我们会等的。”
李放下电话。有几分钟他和费思坐在那里,谁也不说话。“我们现在干什么?”李终于费http://www.99lib.net劲地说。
“好极了。我得到一个最后期限:明天,半夜。”
“把她丢下,你开车走。剩下的就是我们的事了。我们对你没有兴趣。”
李深深地吸了口气,摁下了电话号码。费思坐在他身边听着,他们等待着,电话响了一声对方就接了电话。
“你不知道。”
“这大概正是他们想让我做的。”
“等等,等等!”李说,“好吧,好吧,如果我跟费思在一起,你有什么建议?”
他看着她。“你不能保证。”
“听着,如果你敢碰我女儿一个指头,我就要去找你,不管怎么说,我会的。我发誓。我会先打断你身上的每一根骨头,然后再真正地伤害你。”
“明天晚上。十二点整。”
“如果出现那样的情况,是的。我不能让一个无辜的人为了我而受伤害。”
李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他对着费思举起电话,脸上露出极度的痛苦。
“好吧,下个星期你就可以埋葬雷内了。”
“什么地方?”
“你确实别无选择。”
“你不必先劫持一个人再杀她。你女儿可以今天被消灭。也可以明天、下个月、明年被消灭。在她去上学的路上,曲棍球训练时,假日开车时,甚至在她睡觉的时候。她的床就挨着窗户,在一楼。她常常在图书馆呆到很晚。的确不能再容易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