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目录
第四十章
上一页下一页
“现钞以假名存入保险箱?是啊,我想每个人都这么干,是吗?”
她看着他,有点尴尬。“我是想去拿枪。老习惯真是难以改变。”
“你是想让我浪费时间那么做?”康尼站起来,“还是想洗清你的名誉?”
“我问了梅西,可他是一个嘴巴很紧的人。把我也看做敌人。我也四处打听了一下,我想有人打电话告密。当然是匿名的。梅西告诉我你大喊这是诬陷。你知道吗,我认为你说得对,即使他们没有诬陷。”
“康尼,别为我而毁了你的职业。”
“那就去吧。”他看看手表,“我想悉尼还在学校。你的儿子呢?”
康尼站在他刚刚拨旺的炉火前暖手。尴尬的雷诺兹迅速地用纸擦了擦眼睛。他不可能没看见她猩红的眼睛和泪痕斑斑的脸颊,她知道,但他知趣地什么也没说。
他们相对而笑。
“我们还不知道他是否腐败了。”
康尼停下来,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
“在睡觉。”
“洛克哈特?”
“因此我认为我们得趁热打铁,抓住一些线索。比如在这个地区核查亚当斯的家庭成员。我弄到了名单和地址。如果他跑了,他会让他们当中的一个人帮助他。”
“康尼,他们九-九-藏-书-网怎么会知道我在调查肯的财政状况?我难以相信安会给局里打电话。是她请我帮忙的。”
雷诺兹看起来挺可怜。“我们对这整个事情的反应太快了。肯被杀了。洛克哈特跑了。机场的惨败。接着就是亚当斯公寓里自称是联邦调查局的人。我们一直就没有真正抓住机会进行正经的调查。”
他耸耸肩。“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另外,我们也不会再有小队督察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听说了,但是她由于自己的愚蠢而被停职了。”
“我自己也差点被停职。再有两秒我就会出拳猛揍费希尔,那个披着特工皮的混蛋。”
“不,我绝对没有。我说服了局长助理。赢了几分。梅西说是看在过去的分上。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在过去这些年里是弗雷德·梅西让我去埋头办理布朗斯维尔案件的。如果他认为这就把我们扯平了,那他就是死脑筋。但别太激动了。他们知道我会竭力保护我自己。这也就是说,如果你垮了,他们也不必把责任推到别处。包括推给对你忠实的人。”
“我认为你把事情搞糟了。你不过是做了让局里挽回脸面的替罪羊。”他冒失地说道。
康尼
九九藏书
接着说道:“所以,作为副手,我有权调查一个碰巧落在我头上的正在调查的案件。给我的指示是找到洛克哈特,所以这是我打算去做的。他们只是不知道我跟你一起干。我已经跟暴力犯罪科的伙计谈过了。他们知道我要干什么,因此我们不会碰上调查亚当斯亲戚的另一个小组。”
“我认为我们放了她,支离破碎的情况就对在了一起。他们做得越多,你的责任就越小。我和暴力犯罪科的伙计们谈过了,他们马不停蹄,边干边等实验室的结果和其它没有用的东西。现在梅西让他们全力以赴,认真地对付你的事,把洛克哈特暂时放在一边。你还不知道吧,甚至还没人到她家去查找线索。”
雷诺兹双手捧着一杯茶坐在客厅里,眼睛盯着渐渐熄灭的火。她能记起的在一天中的这个时候呆在家里是她休产假时和大卫在一起。她儿子看见她进门时跟罗斯玛丽一样惊讶。大卫正在小睡,罗斯玛丽正忙着洗衣服。对他们来说,这只不过是另一个平常的日子。雷诺兹盯着壁炉里的余火,希望自己生活中的某些事,任何事都能正常。
康尼转过身来,坐在一张椅子上,他坐下的时候www.99lib.net点点头。
“其实,我就是来跟踪你的。”
雷诺兹回来时直接走到衣柜拿出自己的上衣。她匆匆忙忙向书房走去,然后又停下来。
“好吧,假如他被收买了,肯或许不需要这种善意。而这是来自他的一个好朋友的。”
康尼穿上大衣,答日:“好了,你有我呢。我有证件,一把枪,这行当干了二十五年之后,我虽然还是一个卑微的外勤特工,可我最会利用权威了。穿上你的衣服,咱们去追洛克哈特吧。”
“你在开玩笑。”
“他们跟你谈了?”她问道。
“还有他们不听。他们已经打定了主意。”
“我得洗清我的名誉。否则的话,我就失去了一切,康尼。我的孩子、我的职业。一切。”雷诺兹感到自己又在颤抖,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以此抗拒自己感到的恐慌。她的感觉就像一个刚刚获悉自己怀孕了的高年级学生。“可我被停职了。没有证件,没有枪。没有权威。”
“局助?想想吧,这个缩略词确实挺合适的。梅西也是个卑鄙小人。”
“我不愿意在你倒下的时候再踏上一只脚,可你到底为什么绕着纽曼的账户嗅来嗅去而不告诉任何人呢?比如我?你知道,由于www•99lib.net多种原因,侦探们都是俩人一起去的,绝不只是为了掩护另一个人的屁股。现在,除了安·纽曼,连个屁也没人替你放。可对他们来说,她算不了什么。”
康尼缓慢地点点头,又突然把脑袋伸过来。对于一个大块头,他的动作可以说是迅速而灵巧的。
雷诺兹甩开双手。“我一万年也想不到会出这种事。我要善待肯和他的家人。”
雷诺兹的脸色沉了下来。“你就不会说得好听点。”
“你不大尊重这一连串的命令。”雷诺兹笑了,“你对我有什么看法,康斯坦丁诺普尔侦探?”
天开始下起大雨,这与她倍感压抑的心境完全吻合。被停职了。没有枪和证件,她感到赤裸裸的。这么多年来在局里从未出过差错。可现在她距职业被毁掉只有一步之遥了。那她还能做什么呢?她能去哪儿呢?如果她没有工作,她丈夫会来要孩子们吗?如果他要的话,她能阻止他吗?
“还有呢?”
“我得告诉罗斯玛丽我可能要在外面过夜。”
“如果我打了那家伙,相信我,那是为了我自己,而不是你。”似乎要强调这一点,他把自己的指关节掰得发出很大的响声,接着他看着她。“让我痛心的是,实际上他们认
99lib•net
为你在某种程度上卷入了此事。我告诉了他们真相。又有了情况,我们得办另一件案子。你想去处理洛克哈特的案子,因为你和她有关系,可我们被指派去的农业部那边还有一个潜在的告密者。我告诉他们你跟所有脱身的人同样烦恼,因为你不知道肯跟着洛克哈特是祸是福。”
她放下茶杯,踢掉鞋子,陷进沙发。大股泪水开始迅速地涌出来,她用一只胳膊压在脸上,既要擦干眼泪又想压低抽泣的声音。门铃的响声让她坐了起来,她抹了一把脸去开门;她透过窥视孔看到的竟是霍华德·康斯坦丁诺普尔。
她替他打开了屋门。“成交。”
“因为钱?他们跟你说钱的事了吗?”
“对着他的耳朵小声说妈咪要去踢一个人的屁股。”
“怎么回事?”康尼问道。
“康尼,你这样做会遇到大麻烦的。”
“别担心。你很快就会把枪拿回来。但是你得向我保证,你去拿枪和证件的时候,带我一起去。我要看看他们的脸色。”
康尼在门口一出现就令人欣慰。他对她仍然忠实,这对她来说很重要。而她也要善待他。特别是他。“你看,别人看见你跟我在一起,对你的职业没有什么好处,康尼。我肯定费希尔会派人跟踪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