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目录
第三十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是,这是个好主意。”
“全告诉我吧,亚当斯先生。什么也别漏掉。”
“布坎南先生,我不敢肯定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
“你是在说……”热血突然涌上李的鬓角。“你说的话是我想的这个意思吗?”
然而李的希望却一落千丈。中央情报局。雇了杀手,他们人数众多,精通各种各样令人厌恶的东西:计算机、卫星、隐蔽作战、带有毒弹头的气动枪,都为他们所用。如果他聪明的话,他该把费思放在本田车上逃之天天。
“费思好吗?”
布坎南进了大楼。他以前曾经来过,非常了解这里的布局。他没有去电梯间,而是通过主厅穿过一道也作为后入口的后门进入了停车场。他乘电梯下了两层,走出来穿过地下大厅进了停车层。紧靠大厅出口的右侧有一个付费电话。他投入硬币,拨通了能让他提取留言的号码。他的推理很明确:假如桑希尔能在成千上万吨钢筋水泥下截获任意一个有线电话,那么他本人就是魔鬼,而布坎南无论如何也没有机会能击败他。
“你好,丹尼。”她对着电话说。
“对。”李说,眼中露出了迷惘的神色。
“反恐怖主义的事是由官方的代理人操办的。你知道,我想是中央情报局99lib•net的人。”
“你先跟我说说费思为什么去联邦调查局。这些我都知道。然后我就告诉你你在跟谁作对,而这不是我。我要是告诉你是谁,你会认为是我。”
“好吧,那你就到不了任何接近我们的地方了。”
“我该道歉的。因为我去了联邦调查局才引起了这场噩梦。”
“我既不是间谍也不是魔术师。我是一个卑微的院外说客,但我有一个优势:我比任何一个活着的人都更了解这座城市。我在高层和底层都有朋友。眼下,他们对我同样有价值。你放心好了,我能孤身一人找到你们。然后我们就能够死里逃生了。现在我想跟费思说话。”
“亚当斯先生,我们惟一的机会是一起干。这可以从远处干。我得去见你,因为我认为你来这儿是不明智的。”
“谁组织的研讨会?”
“为什么?”
“她很好,就现在而言。但我们有一些问题。”
他耸耸肩。“我想我们只能试试了。否则我们的后半生就只有在逃亡中度过了。”
“追她的不只是联邦调查局。还有一些其他人。他们去了机场。他们带的东西我只在反恐怖研讨会上看到过。”
“好了,我们得结束它。我们最好能一起干。亚当斯www•99lib•net怎么样?他很能干吗?我们会需要支援的。”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递过电话。
“甩掉他们?嘿,你以为你是谁,是霍迪尼再世吗?好了;让我告诉你,即便是霍迪尼也甩不掉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人。”
“差不多吧。她以为你可能是那个要杀她的人。但我消除了这个看法。”我希望我是对的。
“那你怎么才能不把暗杀团也带到我们这儿呢?我认为你受到了监视。”
“上帝,费思,对不起。为了这一切。”布坎南说了一半,声音就沙哑了。
“这么说她把一切都告诉你了?”
费思看了一眼李,他正焦虑地看着她。“依我有根据的见解,我们在这方面没有问题。其实,那可能是我们备用的王牌。”
李立刻开动脑筋。“我在黄页电话号码本上做过一个大广告,上面有一个老式放大镜和其它内容。我有三个兄弟。最小的在亚历桑德拉南面的一家摩托车商店工作。别人叫他苏格兰人,但他在大学的外号叫摩托车,因为他打橄榄球而藏书网且跑得非常快。如果你愿意可以给他打电话,核实之后再给我打过来。”
“说得温和点,对。你在哪儿?”
留言中李的声音不自然,话也不多,而对布坎南的影响却是巨大的。他留了一个号码。布坎南拨了这个号码。有人立刻接了电话。
“因为我要见你。”
“我是在费思失踪之后才知道她还去了联邦调查局。”
“告诉我你们在哪儿,我会尽快去的。”
“好了,如果有人要杀你,你也要跑。”
李松了一口气。他就希望这是他的第一个问题。这向他说明了很多问题。但是,他仍得提高警惕。“证实一下真的是你:你给我寄过一包资料。你是怎么寄的,里面是什么?快让我知道答案。”
“假如我甩不掉他们,我就不去。”
“我们是有一些问题。我怎么知道你就是亚当斯呢?”
费思上楼时李拿过了电话,他瞟了一眼,愣住了。李·亚当斯一生中从来也没有如此震惊过。加上过去几天中所发生的事件,他惊讶的标杆几乎达到了太阳的高度。手机屏幕上的文字信息简明扼要,几乎使李极其强壮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上面写着:费思·洛克哈特交换雷内·亚当斯。还附有一个电话号码。他们想用他的女儿交换费思。
九九藏书网“咱们权且这么说吧,亚当斯先生:费思不是惟一为某个杰出的联邦机构工作的人。至少她的卷入是自愿的。而我不是。”
“好吧,我知道你是谁,但我不能肯定我是否能信任你。你怎么能让我相信你呢?”
“噢,见鬼。”
“不必了。我相信你。出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跑?”
这个问题让李迷惑不解。
“这完全不可能。”
李拨打的电话号码是与一个传呼机相联的,因此,只要一拨通,布坎南马上就会知道。传呼机响的时候,布坎南正在家中为闹市区一家律师事务所的一次会议往文件箱中装文件,这家事务所正在为布坎南一个客户的利益工作。他早已对这该死的传呼机能否再响不抱希望了,可它真响起来的时候,他想他要中风了。
李在心中盘算了一会儿。他听到费思起床后大概朝浴室走去了。好,开始。“她受到了惊吓。她说你最近行为反常,有点神经过敏。她曾想跟你谈谈,可你把她赶了出来,甚至让她离开了公司。这让她更恐慌了。她害怕当局找你的麻烦。她去联邦调查局是想让你去作证。做出对那些你在贿赂的人不利的证言。你们俩断绝了关系,各自走开了。”
布坎南说:“好了,至少你遇上了敌手而你http://www.99lib.net仍然活着。这就好。”
她坐在他的腿上,双腿高高抬起,她的头贴着他的胸膛。“你做得对。无论谁卷入此事,他们都会发现丹尼是一个强硬的对手。”
她告诉了他。她还告诉了布坎南她和李知道的一切。她挂断电话后抬头看着李。
“布坎南先生吗?”李问道。
现在,布坎南显然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怎样才能查阅传呼内容、回电话而不让桑希尔知道呢?他想出了一个方案。他叫来了司机。当然,他是桑希尔的人。总是这样的。他们朝闹市区的律师事务所开去。
“我要去冲个淋浴,”费思说,“丹尼说他要尽快赶到这儿。”
“私人信使。我用的是快递服务。包里有一张费思的照片,五页她和我公司的背景情况,联系电话,我所关心的事情的概况以及我想让你做的事情。里面还有五千美元的现金,面值全是五十元和二十元的。我三天前还往你的办公室打过电话,在你的电话上有留言。现在请告诉我费思没事儿。”
李猛地转过身,看见费思站在楼梯上,她穿着一件T恤衫。“是时候了,李。其实,早该这样了。”
“你说服不了我。”
“不可思议的、令人吃惊的严密监视。”
“好吧,正像她喜欢对我说的,再想想就容易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