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目录
第二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们知道。那么他没有说他去哪里吗?什么也没有说?”康尼急切地说。
雷诺兹说:“那狗怎么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联合邮件服务公司的人拿着枪,你见过吗?”
康尼在椅子上朝前探着。
“这个联合邮件服务公司的人,你见过他吗?”
“你们来这里见谁?”
“警察来了又发生了什么情况呢?”
“亚当斯肯定干得不错。这里不是便宜的地段。”
“马克斯是李的德国牧羊犬。”她的嘴唇颤动了一阵,“可怜的动物。”
“哦,我想我得说他对什么事情感到焦虑不安。我很吃惊他让我把狗放回去。我是说,我刚把它安顿好,我给你讲过。李说他要给狗打针什么的。虽然我不大相信,但我还是照李的话做了,随后就大乱起来。”
那女人端详着他们,然后开了门。
“当然没有。警察带走了马克斯,让他们继续搜查那个地方。”
“他不是联合邮件服务公司的人。我是说,虽然他九*九*藏*书*网身穿制服什么的,但他不是我们平常见过的那个联合邮件服务公司的人。”
“警察逮捕他们了吗?”
“知道他会去哪里吗,女士叫……?”
“我早知道是这样。可是,他不在这儿。”
“他从台阶上跑下来的时候拿着。他一手拿枪,另一只手淌着血。我讲得太快了。在那之前,我听到马克斯叫得和以前不一样。然后一阵混战,听得清清楚楚。跺脚声,一个男人的大叫声,还有马克斯的爪子刨地板的声音。而后我听见重击声,然后我就听见可怜的马克斯在嚎叫。然后有人撞李的门。紧接着,我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上了太平梯。我从厨房窗子往外看,看见所有那些人都跑上了太平梯。我好像是在看电视剧似的。我回到前门,从门镜里往外看。这时候我看见那个联合邮件服务公司的人从前门出来。大概他已转回来,加入到其他人中间了。我不太清楚。”
卡特太太奇怪地看看九_九_藏_书_网他。
卡特太太一边合起双手一边回想。
“那么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康尼问,“是今天早上,对吧?”
“我经常看护那狗,李总是离开。你知道,他是私人侦探。”
“谁呀?”有人厉声喝道。
两个特工相互看看。雷诺兹笑了。
“那些人仍在那里。至少他们的一些人在。”
卡特说了她同意看护那狗。
“想到退休了?”
“联邦调查局的,”雷诺兹说,“特工雷诺兹和康斯坦丁诺普尔。”
“从不说的。私人侦探就是这个意思,李对这种事很认真的。”
那门没有像他们想像的那样吱的一声打开。
“让我看看你们的徽章。”那个年迈的声音说,“举到摄像机镜头前。”
“其他人都穿着什么制服吗?”
“听起来是个好人。接着讲下去。”
雷诺兹插了一句。
“呃,我刚把马克斯安顿好,联合邮件服务公司的人就来了。透过窗子看见他的。然后李打电话给我,
99lib•net
说放狗出去。”
“让我再看看,”她说,“我眼睛不太好。”
“他们打它。它会好的,但他们伤了它。”
两个人举着证件,即“证”,凑到摄像机镜头前。
雷诺兹惊诧地看着康尼,而后又看着卡特,说:“你是说——”
雷诺兹惊喊道:“你知道为什么警察让他们留在那里吗?”
他们走近前门。他俩都注意到了摄像机,然后康尼按了门铃。
“我是说,”卡特烦躁地插话说,“他们是联邦调查局的。”
“一大早。我当时正在喝咖啡,李过来说他想让我照看马克斯,因为他要出门。”
“看到尸体袋中的肯,我可不想永远干这一行。”
“不知道。通话有些刮擦声,可能是手机。但问题是,我没有看见他离开这座楼房。想必他是从后边的消防通道出去的。”
雷诺兹看着她,迷惑不解。
“李·亚当斯。”雷诺兹说。
“卡特。安吉·卡特。不,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今天早上离九九藏书网开的,从那时候起我就没有见过他。”
卡特点点头。
当康尼把车停在路边时,雷诺兹打量着那幢古老的褐砂石住宅。
“没有,他用空出的一间卧室做办公室。他还照看这座大楼。他给别人安装户外摄像机,加固门锁。从来也没有要过一分钱。楼房里的人有了问题——房客大都是像我这样的老人——他们都找李,而他就去办。”
这套公寓内有舒适的旧家具,小架子上摆着小摆设,屋子里有一股烧煳的洋葱菜汤味。
“他说话什么样子?”
雷诺兹温和地笑了。
“出了什么事儿?”雷诺兹敏锐地问。
“你是什么意思?”
“卡特女士,能让我们进你的公寓坐下吗?”雷诺兹建议。
“和我让你们进来的理由一样。”
“这个,你们的人应该知道。”
“对不起,”他们进去时她说,“经过今天早上发生的一切后,我正准备收拾我的包,永远离开。我在这里住了二十年。”
“他在其它地方有别的办公室吗?九_九_藏_书_网
“谁伤了它?”
她点点头。
“他们撞开后门进去,警报响了。警察立刻就来了。”
“也许替换了。代班的。”
那女人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
他们好奇地看着她。
康尼靠近那个老太太。
他俩举的姿势一样:身份证外面别着金色徽章,因此,先看到盾牌再看到带照片的身份证。这是故意在威胁。是这样的。一分钟后,他们听到房子内的门开了,一个女人的脸出现在老式双门的玻璃上。
“我们客气些,照着办,康尼。”
卡特太太哼了一声。
康尼看看四周,说:“也许我应该把我的房子卖掉,在这儿买所公寓。在街上散散步,到公园坐坐,享受生活。”
“这么说你看见枪了?”
“女士——”康尼刚要发火,雷诺兹用肘部顶了他一下。他们又举起证件。
“他从楼里打的电话吗?”
他们坐定后,雷诺兹说:“也许你从头讲讲会更好,你讲的时候我们问些问题。”
但是卡特太太急匆匆地继续讲她的故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