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目录
第十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桑希尔啪地关上手提箱,把烟斗装进口袋。要去向一群撒谎者撒谎了,我们心照不宣,我们双赢,他想着。只在美国。
桑希尔想像着自己走进所有这些神气活现的政客的办公室,向他们展示录像带、录音带、文字证据。他们和布坎南策划的阴谋诡计、以后分赃的细节。他们是那么急于照布坎南的意旨办事以得到所有那些金钱。他们多么贪婪啊!
桑希尔仇视他的联邦同行有什么奇怪吗?就像癌症一样,杂种们无处不在。为了在中央情报局的棺材上把钉子再钉得深一些,一名前联邦调查局特工现在担任了中央情报局安全中心的主任,该中心是对所有在编和未来人员进行国内背景调查的机构。中央情报局所有的雇员都要呈交该死的、令人筋疲力尽的年度财产申报表,直到他们满意为止。
“好好干下去,丹尼。”桑希尔大声说了出来,“加油干吧,直到完蛋。这才是好汉。让他们还来不及享受胜利的果实,我先要了他们的命。”
那些巡警被打发走了,并得到指示,不得透露所看到的一切。但桑希尔还是不喜欢这件事情。这太容易暴露了。那里有漏洞,人们会利用他这一点。
他脸色冷酷,看看手表,然后从桌旁站起身来。桑希尔是个讨厌媒体的人。当然,他一辈子也没有在局里接受过采访。但随着职位越来越高,他偶尔也得对付另一种抛头露面,这个,他同样不喜欢。他必须在众参两院情报特别委员会就一系列涉及情报局的事务作证。
如果桑希尔再想这些恼火的事情,他非中风不可。因此,桑希尔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其它问题上。如果布坎南雇了这个私人侦探跟踪洛克哈特,那么他很有可能就是昨晚出现在村舍并开枪射击谢罗夫的人。由于枪伤,那家伙的胳膊有了永久性的神经损伤,于是桑希尔命令干掉那个俄罗斯人。一个再也不能拿稳武器行刺的雇用杀手会另谋出路赚钱并可能成为一个小小的威胁。这都怪谢罗http://www.99lib.net夫自己。如果桑希尔对他的人有一个要求的话,那就是万无一失。
最好是将那两个逃跑的人哄出来,带到这里,若有恰当的诱饵,那当然是可能的。桑希尔还没想出用什么诱饵。这要费些脑筋。洛克哈特没有家人,没有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他对亚当斯还不甚了解,但他会了解他的。如果他刚刚同那个女人勾搭在一起,他可能不愿为她牺牲一切。还不到时候。其它事情也一样,亚当斯是个焦点。由于知道他的住处,他们在他身上不会断了联系。如果他们需要传给他谨慎的信息,他们能够做到。
他走到窗前,望着外面。这是一个漂亮的秋日,缤纷的色彩就要变化了。他一边凝视着令人心旷神怡的叶子,一边装上烟斗,但不幸的是,他只能如此而已。中央情报局总部是个禁烟大楼。副局长的办公室外有个阳台,在那里桑希尔可以坐下来抽烟,但那不一样。在冷战时期,中央情报局的办公室曾经像蒸汽浴室一样烟雾腾腾。桑希尔相信,烟草有助于人们思考。虽然这是小事一桩,但是这象征着整个地方都不对劲儿。
推测起来,亚当斯是和费思·洛克哈特一起逃离那间村舍的。他还没有向布坎南报告此事,这就是布坎南电话留言的原因。布坎南显然不清楚昨晚发生的事情。桑希尔会竭尽全力确保事态照这样继续下去。
他思忖着,那么这个李·亚当斯现在也搅和进来了。桑希尔已经命令对这个人的背景进行彻底调查。利用当今的电脑资料,至多半个小时,他便会有一堆材料。桑希尔的确有亚当斯调查费思·洛克哈特的材料。是他的人从那间公寓里搜来的。那些笔记显示那人在调查方法上很全面且逻辑性强。对桑希尔来说,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亚当斯逃脱了桑希尔的人。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好的一面是,如果亚当斯逻辑性强的话,那么他应该听从合理的建议,即给他留九-九-藏-书-网条活路的建议。
现在,桑希尔的思绪转到布坎南身上。他眼下正在费城会见一个著名的参议员,谈论如何以最好的方式进一步安排布坎南的一个客户的日程。他们掌握的这个家伙的罪恶活动足以把他搞垮并让他生活悲惨。他以前让中央情报局吃尽了苦头,坐在拨款委员会的高位上对他们一分一厘抠得要死。报复委实令人愉快。
桑希尔一想到中央情报局的枷锁还不限于国内时,思绪更乱了。情报局必须获得总统批准后方可在海外秘密行动。任何这样的行动还要及时告知国会的监督委员会。随着间谍行业越来越复杂,中央情报局与联邦调查局之间在权限争执、证人和情报的利用等方面的碰撞越来越多。联邦调查局照理说是个国内机关,但实际上已做了相当多的海外工作,他们开展了在海外的反恐怖和反毒品行动,包括搜集和分析情报。这又抢了中央情报局的地盘。
警察对盗窃警报做出了反应,但是桑希尔的人一亮官方的身份证,他们立刻就撤退了。从法律上讲,中央情报局没有权力在美国国内行动。因此,桑希尔的小组常常携带几种身份证件,并根据他们所接触的人选择其中的一种。
当然,桑希尔决不会说出来。这些人即使不配,也要你尊敬他们。他会告诉他们,丹尼·布坎南消失了,给他们留下了这些带子。他们对这些证据不知所措,但似乎这些带子应该转交联邦调查局。那样做真难受。这些了不起的人可能不会因这类事情被起诉,可一旦联邦调查局动真格的,他们都知道下场如何:监狱。那对国家有什么好处呢?世界会嘲笑我们。面对可能虚弱的敌手,恐怖分子会壮起胆来。情报渠道这么不畅。哎,中央情报局人力不够,资金不足,责任被不公平地剥夺。你们这些了不起的人也许能够做些什么改变这种局势吧?你们能否损害一下联邦调查局的利益,那些喜欢染指这些带子来毁灭你们的混蛋?从不要再让99lib•net他们麻烦我们做起好吗?我们非常感谢你们,你们这些了不起公众领袖。我们知道你们会明白的。
好你个参议员,你能不能拍拍我的马屁,你这个讨厌的、泄密的、不是人的东西。然后你要严格照我的话行事,不多不少,否则我让你来不及说“选我吧”就把你踩得粉碎。
至少听证会要上镜头,但不许公开,不许报道。在桑希尔看来,授予新闻自由权利的第一修正案就是那些开国元老们犯的最大错误。你得对那些新闻记者格外小心。他们利用每一个机会,诱你开口,使你栽跟头,让情报局难堪。让桑希尔深感伤心的是,似乎无人真正信任他们。当然他们要撒谎,可那是他们的工作啊。
依桑希尔看来,奥尔德里奇·埃姆斯的突发事件加速了1994年中央情报局的衰落。每当桑希尔想起前中央情报局的反间谍官员由于为苏联即后来的俄罗斯做间谍而被捕时,就心有余悸。当然,正如命运的安排,联邦调查局破了案。此后,总统发布指示,命令一名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成为中央情报局的永久雇员。从此,这个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就监视情报局的反间谍情况并可查阅中央情报局所有的档案。派入的联邦调查局特工!他可以探听他们的一切秘密!愚蠢的国会惟恐落后于行政部门,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所有的政府机关,包括中央情报局,每当有证据显示秘密情报可能不合适地泄露给了外国势力,都要通知联邦调查局。结果是:中央情报局冒了所有的风险却让联邦调查局得了奖牌。桑希尔怒火中烧。这是直接篡夺中央情报局的
www.99lib.net
使命。
桑希尔不喜欢这种追逐。有太多地方要派人,而他的人力有限,不能完成这些“日程以外的”活动。起码他可以多少有些运作的自主性。其实,从中央情报局局长到下面,没有一个人过问他干的事情。即使他们问起来,他也能够自如地应付他们提出的任何问题。他会让他们感觉都很好,那是他最拿手的武器。
桑希尔宏伟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让他的新助手们找到一条途径,完全将联邦调查局的人从情报局清除出去。下一步,中央情报局的行动预算将提高百分之五十。这只是开始。在下一个财政年度,他会认真考虑资金状况。将来,中央情报局只向一个联合情报委员会提交报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分别向众议院的委员会和参议院的委员会提交报告。同一个委员会合作容易多了。美国情报搜集机构的等级关系需要彻底理顺。中央情报局的局长应是那个金字塔的顶尖。联邦调查局是桑希尔愿埋多深就埋多深的一根图腾柱。中央情报局的装备会得到相当的加强。国内监视任务,秘密资助和武装暴动组织以推翻美国的敌人,有选择的暗杀,都由他及他的同事们重新负责实施。就在那一刻,桑希尔想到五个国家的首脑应立刻死掉,那会使这个世界更好,更安全,更人道。该是拿掉精英们身上的枷锁让他们大干一场的时候了。上帝啊,他迫不及待了。
“你雇了私人侦探,丹尼,”桑希尔自言自语地说,“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的。”他若有所思地点着头。
所有平常的站点都已派了人。可那些不平常的站点呢?一个职业侦探略施小计,亚当斯和洛克哈特便可用假身份逃掉,甚至化装逃掉。他在三个机场和火车站均派了人。目前只能这样了。那两个人可以轻易地租辆汽车开到纽约,在那里搭乘飞机。他们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向南走。当然有这种可能性。
在这“开明的”时代里,中央情报局的人员一年中就向国会提交了一千多份翔实的报告。那么多关九_九_藏_书_网于秘密行动的。桑希尔只有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轻易地对付那些正在监督他的情报局的白痴们,才能使报告通过。他们沾沾自喜地向他提出他们的助手们拟订的问题,那些助手比他们为之服务的当选官员在情报事务上要懂得多。
桑希尔放下电话听筒,环顾一下办公室,他一脸愁容。他的人在那个地方扑了个空,一个人还被狗咬了。有人报告说一男一女沿着街道跑了。这一切太过分了。桑希尔很有耐性,执行计划有许多年头了,但是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的人听了布坎南在李的电话答录机上的留言。他们取下磁带,通过桑希尔的安全电话线路放给他听。
在桑希尔的脑子里,中央情报局显然成了国会山最佳的出气筒。议员们喜欢为难超级秘密机构。那的确在他所在的州里大受欢迎:农民出身的国会议员在发出威胁。现在桑希尔自己都可以拟写标题了。
然而,今天的听证会的确会是积极的,因为情报局在最近的中东和平会谈事务中在公共关系方面大获全胜。确实,多亏了桑希尔的幕后工作,情报局已全面形成了一个更慈祥更诚实的形象,一个他至今极力支持的形象。
“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他们会怎么逃呢?乘火车?桑希尔怀疑。火车慢。而且不可能乘火车出国。但现在,乘火车到机场却更有可能。或者出租车。那更有可能了。
桑希尔缓缓地坐到椅子上,这时,一个助手进来送他要的材料。当今,在中央情报局的每件东西都电脑化的时候,桑希尔还是喜欢自己手中拿着纸的感觉。拿着纸他可以比盯着显示屏幕思考得更清楚。
桑希尔的火气越来越大。中央情报局不能再监视或者监听别人了。如果中央情报局怀疑某人,还得去找联邦调查局申请监视,无论是否使用电子设备。如果需要电子监视,那么联邦调查局还得找外情厅,即外国情报监视厅,以获得批准。中央情报局甚至不能直接联系外情厅。中央情报局得有大哥哥牵着手。一切都偏向了联邦调查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