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四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四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四节
上一页下一页
“素华大师的DV?”宋然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韩格不怀好意地看着宋然:“有什么呢?”
宋然当然不会听他的,紧跟着走了进去。澈如死后,净源庵就再没有人接管,整个庵堂早已经颓败不堪,除了树池里两棵合抱粗的菩提榕依旧苍劲,墙屋砖瓦都已残破不堪,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枯叶,不时见到鼠虫穿梭其间。
一头乱发的韩格站在门外,傻呵呵地笑着。宋然一把将韩格扯进了房间,关上了门:“别让人看到了,还以为我和你……和你有什么。”
向连峰汇报并取得许可后,宋然当即购买了飞往舟山普陀山的机票。次日一早,她就和韩格从鹏城机场出发,赶赴那个最接近真相的地方。
韩格侧头看了宋然一眼,微微一笑,站起来在庵堂里四处走动,宋然默默跟在他身边。其实她一直纳罕,究竟为了找什么线索,从来慵懒惯了只肯动动嘴皮子的韩格非要亲自到普陀山来一趟,他所谓的那些尚不完整的故事细节又究竟指什么?
“流氓!”宋然一脚把韩格踹倒在沙发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提包里拿出手铐,咔嚓一声把他两只手铐起来,嘴里边说,“别怪我,这是防止你做坏事。”
“这是什么?”宋然很是奇怪,“拜佛用的黄纸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宋然指了指净源庵南面那堵墙:“就在墙的另一边。”
宋然一愣,有些期待地问:“你想出来了?”
伴随着一股刺鼻的腐臭,功德箱里淌出了少许枯叶。宋然情不自禁捂住了鼻子,韩格皱了皱眉头,捡了一根树枝,在这些枯叶和功德箱里仔细地拨弄查看,最后干脆用手在箱子里摸索了起来。
韩格不置可否,垂下头沉思起来,但他双手被铐着,无法做习惯性的思考动作。想到这点,宋然立即拿出钥匙,替他解开了手铐。
“孩子啊……”韩格想了一会99lib•net儿,转身走出了净源庵,从望海寺的大门走了进去。
“韩格,这都几点了,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啊。”宋然有些恼怒,披上外衣走过去打开了门。
她还看到了那个被烧毁的禅房,虽然只剩下一片焦黑的地表,仍可以从中想象出当时澈如端坐在熊熊火焰中的画面。
“你等着看就好了。”
视频很快开始播放,韩格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当看到屏幕里的素华说到“陈老板可是个大善人,每次都会给孩子带来食物和营养品。他还出钱请来医生,给孩子们抽血检查和注射疫苗”的时候,韩格喊了句:“停。”
韩格却问她:“当时警方有没有调查被这个陈老板送走的那些孤儿的下落?”
下了飞机,把行李丢进预订好的酒店,宋然和韩格就直奔净源庵。
宋然立即按下遥控器的暂停键,问:“怎么了,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儿吗?”
宋然简直要抓狂了,撕扯着声音问:“你倒是说啊,凶手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杀柯仁雄,他又是怎么杀死柯仁雄的?”
“这是什么啊?”宋然问。
韩格抿着嘴,一副死守葫芦不卖药的模样,忽然他从床上站起来,用一种深沉的口气对宋然说:“也许凶手五天内就会在这里出现。”
韩格哈哈一笑,大踏步地走出了她的房间,嘴巴里五音不全地唱着一首歌。宋然很勉强才听出这是周华健的《难念的经》。
“那就是还没想通啊。”宋然又板起脸,“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宋然拉起他说:“别费劲儿了,这么小的洞,只有猫狗或者小孩才能钻过去吧。”
“废话少说!”宋然厉声喝了他一句,“我还要睡觉呢。”
韩格没说话,一直走到那堵和净源庵相隔的墙前面,发现墙的前方,是一块空地,虽然荒芜已久,仍看得出是一块菜地,但比净源庵的菜地大了许多。菜地东侧99lib•net有一个高耸的塔状建筑,塔上面陈列着一排排的空格,下面则是个黑乎乎的土窑。
正在宋然一肚子疑惑的时候,韩格忽然在那两棵菩提榕前停下了脚步。宋然凑过去一看,只见两棵榕树下面,有一只用铁皮焊成的长方形箱子,用铁丝固定在树干上,箱顶落满了树叶。韩格用手拨开这些树叶,只见箱顶有一条与手掌厚度差不多宽的缝隙,就像是收信用的邮筒。
宋然不解地看着韩格,却见韩格把这段监控视频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他说着蹲了下来,把手伸到功德箱的右边,那里是上锁的地方,不过此刻已经没有锁了,只剩下一条锈迹斑斑的锁扣搭在挂锁襻上,所以韩格一使劲儿,就把锁扣拉开了。
但她明知这不可能,只能无奈地点点头:“那这两天我们做什么?”
韩格走到那堵墙前,定睛审视,突然他指着下方某一处说:“这是什么?”
宋然恨不得拿把刀子把韩格的脑子剖开,看看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五天你都不耐烦等,那行,就两天吧,可是这样的话,就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了。”
宋然一愣说:“难道,这个陈老板也不是好人,他,他是把孤儿拐卖了?”想了一会儿,又说,“但就算是拐卖,对于孤儿而言,也不算坏事,至少他们重新有了家,有了父母。”
宋然问他:“怎么样,找到你说的细节了吗?”
“嗯。”韩格点点头,看向灵骨塔,“塔上面的那些骨灰呢?”
“两天,两天后咱们再去净源庵,那时候,一切都能水落石出。”
“好吧。”宋然只能答应,幸好杨大庆已经把DV转化成视频格式存进了U盘,她直接把U盘拿出来,插进了酒店的电视机的USB接口。
韩格没有回答,反而问:“望海寺在哪边?”
“拜托了。”韩格的表情十分认真,“也许还有什么我们漏掉的重要线索。”
九_九_藏_书_网不,是信封的一角。”韩格仔细看着纸片,“上面的红色印记就是填邮政编码的方框。”
“这是功德箱,每个寺庙里几乎都有一个。”韩格开口说,“想必这也是当年澈如照顾孤儿们的费用来源之一吧。”
宋然指着那个窑说:“这就是素华大师说的,望海寺违规建造的焚化窑,上面的是灵骨塔,焚化后的骨灰直接就存放进塔里。18年前,志云,也就是柯仁雄,就是在这里偷偷摸摸地焚烧那些民间尸体的。”
“你找什么呀?”捂着鼻子的宋然怪声怪气地问。
只听轻微的“哧”一声,韩格把手从箱子里抽了出来,宋然看向他的手,只见他捻着一小片焦黄色的纸张碎片,纸上还有些红色印记。
谁知到了半夜,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突然把她吵醒了。
宋然回答:“因为没有留下那些孤儿的任何资料,再加上陈永德已经死了,根本没有线索可以追查,所以至今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去了哪儿,被什么人收养走了。”
宋然一直跟着他:“我之前已经来过望海寺了,没发现什么特别的。”
宋然又是恍然,又是吃惊:“竟然有信封,真把这个功德箱当作邮箱了啊。”
韩格蹲了下来,试着从破洞里钻进去,但洞口实在太小,无论他如何使劲儿都不行。
“我饿了。”韩格揉着肚子,“找个餐馆,我要大吃一顿。”
宋然警觉地爬起来,大声问:“谁?”
“你不一定非要跟我进去,到附近随便逛逛也行。”站在净源庵门口,韩格对着宋然抛下这样一句话,自己走进了净源庵,原本寂无声响的庵堂顿时传出了踩踏落叶的沙沙声。
“可是五天也太久了吧。”
韩格却连连摇头:“不可能,这不可能办到。”
宋然也不敢去打扰他,就在自己房间无聊地看电视,直到晚饭时间,她去敲韩格房间的门,韩格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宋然只好自九-九-藏-书-网己去吃了晚饭,回来后和连峰通了一次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接着熬过一个更无聊的夜晚,就早早地上床睡了。
宋然一度犯难,一路上要怎么照顾韩格这个麻烦鬼,可出乎她意料的是,一路上韩格都很安静,非但没惹什么麻烦,连话都没说几句,这让宋然既感到欣慰,又觉得奇怪。
“你去哪儿?”宋然追上去问。
韩格却一把抢过了电视遥控器,从宋然的U盘里调出了另外一段视频,视频里显示的是梦幻山庄“恐怖列车”的景象,正是案发地的监控视频。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没这个心思。”
韩格叹了口气:“和案子有关的话算不算废话。”
“姓韩的,你想到了?”宋然一下子精神了,站起来问,“真相到底是什么?”
就在宋然困得打起瞌睡的时候,突然听到韩格大叫了一声:“难道这才是真相!”
看韩格这么没心没肺的人也能想到对澈如表达敬意,宋然不禁有些惭愧,她在韩格身边跪下来,向澈如磕了一个头,轻声念叨:“澈如大师,请您保佑我们抓住凶手,解开谜团,让您当年枉死的真相大白于世。”
韩格说了声“谢谢”,用手指关节敲打着牙齿,目光中透出智慧的光芒。
突然间,韩格犹如虚脱了般倒在了宋然的床上,双眼望着天花板,嘴巴微张,如痴如呆。
宋然晃动韩格双肩,焦急道:“韩格,告诉我,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我。”门外传来那个熟悉的慵懒的声音,“浩克,还没睡吧,想和你聊聊。”
宋然在小小的庵堂里走了一圈,虽然遍地尘埃,还是可以从木板搭成的简陋通铺、从满是补丁的大锅、从红漆脱落的墙面上用石子画的身高刻度上找到当年那27个孤儿的影子。她实在难以想象,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澈如如何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扛起了照顾孤儿的重责。
韩格也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他盯着99lib.net纸张碎片看了好一会儿,把它放进了自己口袋。
“难得来到这样一个清净的地方,当然要四处逛逛。”韩格打了个重重的哈欠,“托你的福,三年没旅游的我终于可以好好地放松一下了。”
宋然最后在净源庵南端的那块菜地里见到了韩格,他半跪在一块漆黑的墓碑前。这里正是澈如的归宿。这块墓碑比庵堂里其余的物件要干净得多,显然有人已经来祭拜清扫过。此刻的韩格神情凝重,缓缓地在墓前插上了几只点燃的香。香和火柴都是韩格之前在路边的香火摊上买的,宋然原来还以为他是买来玩的,没想到竟是为了祭拜澈如。
宋然一脸惊愕:“五天内,你说在普陀山?”
宋然急了:“什么不可能,你说出来听听啊。”
韩格哭丧着脸:“你不铐我,我也打不过你啊……”
韩格却摇摇头说:“既然无法追查,那就不能证明那些孤儿确实是被人收养了。”
韩格垂首沉思了一阵,又转头凝视着墙根处的那个破洞,过了许久,他突然迈动脚步,往门口走去。
韩格歪着身子,手在箱子的最尽头拨弄着什么,嘴里说:“好像有什么粘在了箱子里。”
“不可能,这不可能。”韩格不停地摇着脑袋,“这种杀人的方法太可怕了,世上绝对不可能有这种杀人方法,除非凶手是统一成精密程式的机器人。”
“还差一点点。”韩格想用手比画一下这个“一点点”,刚抬起手臂才发现被铐住了。
吃完饭,韩格还是什么都没说,宋然只能和他先回酒店。结果韩格进了自己房间,就把门锁死了,再也没出来过。
宋然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墙根的地方,有些砖块塌落,露出一个破洞,洞口不算大,掩映在长草丛中,很难被发现。
韩格回答:“我想再看一次,你们给那个素华拍的DV。”
宋然回答:“望海寺废置之后,塔上寄存的骨灰已经转移到其他寺庙去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