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三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三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三节
上一页下一页
“不。”许承岩用肯定的语气说,“她提到过收养自己的尼姑的法号,并不是澈如。”
却听韩格兴奋地回应:“真是过奖了,对了,正好我这几天想了一个绝好的素材,你参考看看,能不能写成一部好小说。”
“韩先生,你也来了?”许承岩忽然问。
“鲛人可是稀世珍宝,比什么千年珍珠还要值钱,以前从来没有人知道这片海域里竟然还有鲛人存活。”韩格继续着他的故事,“其中一个中年的渔夫喜出望外,但他生怕鲛女逃走,不敢收网,就这么把网拖在渔船后面,准备回到岸上卖了鲛女发大财。但是另一个年轻渔夫看鲛女可怜,执意把她们放走,中年渔夫当然不会同意。为了救鲛女,年轻渔夫跳进海里,用刀划开了网,将两个鲛女放走了,但他自己却不慎被残网缠住,无法脱身。中年渔夫生气之下,开船离开,没有救人,年轻渔夫就这么活活溺死了。”
“你们认识?”宋然看看许承岩,再看看韩格,很是惊讶。
韩格点点头:“明诚是澈如给他取的法号,他把法号拆开了当作自己的名字,这足以证明他对澈如有多么深的感情。还有一点,我认为,当时还是明诚的许承岩在小时候就应该认识当时还是志云的柯仁雄。”
“他就是明诚!”韩格一字一顿地说,“你忘了,那个素华大师说的,明诚不是喜欢抱着一只海螺吗。”
宋然因为惊愕而久久站在原地:“所以许承岩刚才在撒谎,他并不是清恒,收养他的也不是什么仙峰寺。许承岩就是明诚,他就是被澈如收养的27个孤儿中的一个,而且那个时候,他就认识柯仁雄!”
许承岩并没有表态。倒是林慧云低头思索了一阵,小心翼翼地说:“我猜,凶手,凶手是那两个鲛女,她们为了给年轻渔夫报仇,所以杀了中年渔夫。”
宋然脱口而出:“柯仁雄手上的这个伤口,是被海螺刺伤的!”
原来两个人已经交换了小说,宋然更加意外。
许承岩感叹道:“我以前确实不想回顾这段经历,但现在忽然醒悟了,无论是值得重温的美好,还是不堪回首的苦难,都是自己的人生。”
“不用白费口舌了。”韩格却拉住了他,“他一定不会承认的,毕竟这些都是推断,而www.99lib•net不是证据。”
说到这里,许承岩歉疚地望向林慧云:“慧云,抱歉我没有告诉你,因为怕你误会。但我可以发誓,我和她只是因为相同的经历而建立了一种心灵上的慰藉,但绝对没有任何超出界限的事发生。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瞒着你任何事,无论欢喜还是悲伤,你相信我吗?”
宋然沉住气,接着问:“许先生,你曾经是孤儿,被收养之前一直在普陀山上,虽然已经过了很久,但这些经历你总不会忘记吧。”
“你忘了什么了?”宋然很是奇怪。
“澈如?”许承岩摇摇头,“你一定弄错了,收养我的是寺庙,而不是庵堂。但是我认识这位叫澈如的尼姑,我记得她当时也收养了不少的孤儿。而且,我由衷地感谢她。”
“除了朱曼华,你还知道其他的孤儿吗?”
“你猜得出吗,许承岩?”韩格却似乎更关心推理小说家的答案,他最后说“许承岩”三个字时,故意怪腔怪调地把“承言”两个字拖得老长。
“没关系,是DVD,等会儿可以接着看。”许承岩坐下来后,脸色没有半点紧张,倒是紧挨他坐下的林慧云,自宋然进房后就始终盯着她,眼睛里满是疑问。
“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希望你们能够喜欢,可以吹响的哦。”韩格把海螺放在茶几上,然后转身离开。宋然百思不得其解,只有向许承岩和林慧云再次告别。她在关上门前特意瞥了一眼许承岩,只见他始终如木雕一般立在原地,盯着海螺一动不动。
韩格笑嘻嘻地看着许承岩:“我把你的小说看完了,本来以为能猜中结局的,可是最后全盘皆输,不要说凶手,连杀人手法也猜错了。你可真是把我从头到尾骗得团团转。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我完全败给你了。”
宋然继续向许承岩问:“许先生,请问你在普陀山的时候,认不认识一个叫志云的和尚?”
“看你说的,当然欢迎。”许承岩也用同样的口气回应。
听许承岩回答得如此爽快,宋然反倒有些吃惊,不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林慧云,只见她保持着坐姿,身子却已在微微颤动。
韩格摇了摇头:“还不能下这个结论,但我相信,真相很快就要揭开了,只要九_九_藏_书_网再多一些线索,我那个有关鲛人的故事就能构思完整了。”
“诚,言字旁,再加个成,言成……成言……承岩!”
“喂,姓韩的,你刚才说的那个故事,究竟是什么意思?”离开许承岩的住所后,宋然就迫不及向韩格追问。
“我承认输了,可以说出答案吗?”许承岩也目不转睛地看着韩格。
宋然看到林慧云的神情越来越忐忑,她叹了口气说:“那就真对不起了,我不得不揭开你的伤疤。”
许承岩继续说:“说实话,我并不太愿意回普陀山,但出于想报答若谷掌门的养育之恩,我曾经回过普陀山,是瞒着家人去的。却得知若谷住持已经去世了。我也尝试过寻找仙峰寺的另外几名孤儿,可惜当初完全没留下名单什么的,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但凑巧的是,我去普陀山的客船上和邻座的一名女乘客闲聊,竟然发现她曾经也是普陀山上的孤儿,她叫朱曼华,是被四川成都的一对夫妻收养,现在在舟山的一家医院里任职,在那之后,我们经常写信联络,上个月我从上海回来,也顺道去了趟舟山,和她见了一面。”
“你的小说我也看了,同样佩服不尽,我建议你也可以尝试写写推理小说,相信一定能够成功。”许承岩微笑着回应。
宋然停下脚步,叹了口气,看向韩格:“所以,许承岩就是杀死柯仁雄的凶手,对不对?”
“你说不说!”宋然真恨不得打他一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卖关子!”
“你猜猜。”韩格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忘了送礼物了。”韩格转过身,从口袋里取出一件东西,“来拜访人家,什么东西都不带太失礼了,所以刚才我特地去挑了一件,希望你们喜欢。”
“故事说完了,大家鼓掌。”韩格忽然啪啪啪给自己拍了几下,见无人回应,才尴尬地放下手,然后故作神秘地问,“你们猜猜,中年渔夫是怎么死的?”
看到自己造访,许承岩倒没有太惊讶。但宋然头痛的是怎么介绍韩格,朋友?警察带私人朋友去拜访嫌疑犯,显然不合逻辑。
宋然发现韩格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浅白色的大海螺,她终于恍然,他刚才说去水产市场找东西就是指这个。
“我当然记得。”
许承岩九九藏书网点点头,把两人迎进屋子里。宋然看了一眼正亮着的电视屏幕,夫妻俩好像正在屋子里一起看电影,还是一部温情的爱情片。许承岩把她和韩格请上沙发后,林慧云马上关闭了电视和播放器。
宋然不禁问:“那我们该去哪里找这些线索呢?”
“我的答案和慧云一样,凶手是那两个鲛女。”许承岩淡定地回答。
宋然怎么都没有想到许承岩会主动提起朱曼华,一下子陷进了被动,过了好一会儿才想到接下去怎么问:“那这位朱曼华是被澈如收养的吗?”
如果许承岩有意撇清和澈如的关系,那么他又怎么会承认早就认识志云呢,宋然不禁自嘲这个问题太傻了,她蹙起眉头,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该问些什么了。
“抱歉,又打扰你们了。”宋然低头致歉。
“那为什么这些经历你对养父母和妻子都不曾提起呢?”宋然继续问。
宋然很是无可奈何,又问:“那个海螺呢,你是什么意思?”
许承岩坦然说:“说实话,我自己都不太愿意回首那段经历。”
“客气了。”林慧云对着她,“但我真的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来了。”
“没关系,只要对案子有帮助,我不介意。”许承岩依然面不改色。
韩格点了点头。
宋然便问道:“许先生,请问当初你是不是被收养在一个叫净源庵的地方,收养你的是不是一位叫澈如的尼姑?”
“这个笔名怎么来的?”
宋然满肚子狐疑,凑到韩格耳边:“你搞什么鬼?”韩格转头向她做了个鬼脸,然后死死盯着许承岩:“许大作家,你知道答案吗?”
“愿闻其详。”
“聪明。”韩格很用力地点点头,“但可惜只是接近,而非完全正确的答案。”
许承岩摇摇头:“没听过这个名字,也许听到过,也早就忘了。”
“看到了,他好像对这个海螺有些在意,可这又怎么样?”
就在宋然不知怎么回答的时候,旁边那个一直保持沉默的武侠小说家终于开口了。
“这故事固然精彩,但像是一个神话,不太像是推理小说啊。”许承岩笑着说。
宋然转头看了眼韩格,他一直坐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眼神实在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十分钟后,两人到达了许承岩的寓所。
韩格把这个大海螺递给九_九_藏_书_网许承岩。许承岩没有伸手,而是用一种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韩格。
“别急,我还没说完呢。”韩格慢悠悠地说,“可是当这艘渔船回到了岸上,人们却惊骇地发现,中年渔夫已经死在了船上,而且死得很惨,全身被咬得血肉模糊,几无完肤。但谁也判断不出是什么海洋生物把他咬成这样的。”
“那我可真失望。”韩格两条眉毛垂了下来,“我原来以为身为推理小说家的你可以回答得很好的。”
林慧云含泪看着他,连连地点头,夫妻俩双手紧握,情深爱笃。
宋然一愣,却说:“就算如此,许承岩看到这个海螺只是有些惊讶,并不能证明他就是明诚啊。”
“仵作大姐的验尸报告上不是写着,柯仁雄手臂上有个很早就留下的螺旋状奇怪伤痕吗?”
“如果不是因为她把事闹大了,我们这些孤儿不可能得到被收养的机会,也许一辈子就会在普陀山上,青灯古佛,了却一生。”
“为什么?”
“还有一位,是朱曼华告诉我的,他好像叫……叫……”许承岩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哦,叫单家扬,他好像是一个雕塑家。朱曼华是在一次普陀山上举办的佛教文化展上和单家扬认识的,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其他的孤儿就完全联系不上了。如果你们警方能找到名单,也希望给我一份。”
“当然是普陀山。”韩格转身看着她,眼神严肃,脸皮戏谑,“当然,来回路费你们必须报销,我可不愿倒贴。”
“不好意思,这个故事不过是我刚才想出来的,虽然有了梗概,但结构还不完整,特别是还有一些细节需要修补,还是等我完全构思好了再告诉你吧。”韩格站起身,转头向宋然,“你还有想问的吗?”
“当然。”韩格自信地一笑,“你知道我的笔名是什么吗?”
“好啦好啦,吝啬鬼,经费我们来解决就是了。”宋然吐了吐舌头,没好气地答应。
宋然苦笑了一下,转身离开。韩格已经走到了门口,却忽然拍了拍脑袋,直呼:“差点忘了,差点忘了!”
“你把明诚的‘诚’字拆开试试。”
许承岩回答得没有犹豫,“那个时候我已经13岁了,并非不谙世事。”
宋然瞪大了眼睛,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许承岩的养父母说他的名字九九藏书是自己取的,原来他是这个目的!”
因为根本没有孤儿的名单留存下来,宋然完全无法证实许承岩说的话是真是假,她不禁一阵泄气。
“你刚才看到了吧,许承岩见到海螺的表情。”
“是啊,一直想和你再聊聊的,不欢迎吗?”韩格好像熟络的朋友那样回答。
宋然一开始听韩格说要讲故事,以为他又要胡扯八溜,直到听到“鲛女”,才骤然警觉,她下意识地盯向了许承岩,果然发现他脸上出现了一个很细微的变化。
许承岩却在这时反问她:“宋警官,我不明白,你问的这些,和柯总的死有什么关系?”
许承岩毫不犹豫地回答:“当时收养我的寺庙叫作仙峰寺,住持叫若谷,他给我取的法号叫清恒。寺里除了我,还有另外三个孤儿。”
“把你的‘格’字拆开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许承岩的神情依然十分平静,语气里也看不出丝毫对澈如的感情,甚至对从前在普陀山上的日子很厌恶。宋然不禁产生了这样一种怀疑:“难道,他真的不是澈如收养的孤儿?”
她转过身:“我再去找他,用这些来质问他!”
所以宋然紧接着又问:“那请问,当时收养你的人是谁?”
“哦,没有了。”满头雾水的宋然也跟着起身,向许承岩夫妇鞠躬,“就问到这里吧,谢谢你们的配合。”
“牧歌啊。”
“我刚才说了,那个故事还不完整,还缺少一些细节,就算把结局告诉你,你也不会信服。所以,还是等我完全构思好了再说吧。”
“许先生,前几天我们去了舟山一趟。”宋然打算单刀直入。
“那我就说了,故事的主角是两个渔夫,有一次他们出海捕鱼,撒网后过了不久忽然感觉底下沉甸甸的,两人开心极了,以为抓到了大鱼,立即提网上来,哈,你猜网里的是什么,不是鱼蚌,不是虾蟹,原来是两个鲛女!”
“那答案是什么啊?”宋然问他。
按响门铃后,许承岩打开了门。宋然首先透过他的后背看到了林慧云,两个女人眼神交会了一下,随即默契地避开。宋然和林慧云在舟山分别之前,宋然曾答应林慧云替她的普陀山之行保密。
“哦,去了舟山。”许承岩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讶,只是像一个置身事外者那样的自然反应。
“为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