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二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二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二节
上一页下一页
“不管如何。”连峰走到写字板前,刷刷画了几笔,“至少现在已经有一条线把许承岩、澈如和柯仁雄这三个点联系在了一起,只要找到相关证据形成锁链,一切谜团就能解开。”
宋然回答:“现在只能说他有十分大的嫌疑。至少现在我们已经了解,他极有可能就是澈如收养的孤儿,而如果澈如的死是柯仁雄造成的话,许承岩为了澈如而对柯仁雄展开复仇,这是完全成立的。”
“僧尼有在寺庙焚化的习俗,政府也允许僧尼在寺庙自行焚化,把骨灰存放在骨灰塔或骨灰楼里。不少民间的居士也希望自己的尸体在普陀山上焚化,骨灰寄存在寺庙。可是当时政府规定,寺庙焚化不能对社会开放,焚化的对象不能扩大至僧尼以外的佛教徒和社会人士。有些寺庙为了赚取香火钱,会违规在焚化窑里偷偷焚化民间的尸体。这个志云就是负责民间和寺庙联络的人,也是他把民间的尸体偷偷运上普陀山焚化的。”
“好吧。”她不再犹豫,99lib•net扣上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韩格没说什么,快步向路口处的一家水产超市走去。宋然自顾看着街对面的风景,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觉得车身一晃,韩格已在后座里坐稳。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竟然还没有到五分钟。
项琳脱口而出:“难道,柯仁雄和澈如的死有关?”
连峰他们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东西找到了吗?”她转头看了一眼韩格,只见他双手空空,手边也没袋子什么的。
“不是,我记得那个路口有一个水产市场。”
“可他为什么会有法号呢?”
“水产市场?”宋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去买海鲜吗!”
“可是,鲛人究竟代表了什么呢?”宋然问他。
视频中的宋然脱口问道:“这个志云也是个和尚?”
“但是,我在那里发现了一条意想不到的线索。”宋然兴奋地说,“那个望海寺就在净源庵的旁边,仅有一墙之隔!”
宋然愣了一九九藏书下:“你有什么想问的,告诉我,我去问他吧?”
“我只想去找一件东西,你等我五分钟就好了,拜托。”韩格向她拱了拱手。
韩格喃喃:“鲛人,鲛人……”他坐下来,手指关节抵住牙齿,陷入了沉思,把自己变成了一座雕像。
两人就这么沉默相对,就在车子行驶过了半程,接近一条闹市街时,韩格突然开口说:“浩克,在前边那个路口你停一下。”
“为什么这么说?”
DV看到这里,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异,也包括视频里的宋然。
连峰说:“宋然,不如你马上去趟许承岩的家,直接质问他与澈如的关系,试探他的一下反应。”
“为了出入方便吧,他好像是在望海寺挂单做了和尚,但我们都不认同这种人算是佛门弟子。”
项琳说:“柯仁雄现年51岁,18年前是33岁,而明河集团是他在36岁的时候创办的。换句话说,柯仁雄33岁的时候还在做假和尚,36岁就成了集团老总,实在有99lib.net些匪夷所思。那个赵若愚不是说过,柯仁雄曾经酒后吐真言,说他自己吃过不少苦,但如何从穷小子变成大富翁的经历却从不与人提起。你们说,柯仁雄发迹的资本,会不会就是从这里产生的?”
宋然无可奈何,只有依言把车靠边停下,只是在韩格下车的时候吼了一句:“就五分钟啊,超过时间我可就走了,一秒钟都不会等。”
宋然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宋然立即动身去许承岩家,可她刚爬进驾驶座,后车门打开,钻进了一个人影。她转头看去,只见韩格正正经经地坐在自己身后。
宋然点点头:“询问完素华,我就立即去寻找望海寺。但当我找到那个地址的时候,却发现望海寺已经废置了,听说是原来的住持经营不善导致的,关于18年前的情况,当然也无从可查了。”
“不,我跟你一起去,我也有问题想问他。”
“就在澈如出事后没多久,政府查得很严,寺庙再也不敢焚化民间尸体,志云就离开了普陀九_九_藏_书_网山,贫尼再也没见过他。”
“你们已经认定那个推理小说家是凶手了吗?”韩格站起来问。
“勉强算找到了吧。”韩格笑着回答。
“怎么了,想上厕所吗?”
韩格却摇了摇头:“恐怕没那么简单。我觉得,那个鲛人才是重点,素华说澈如去世前曾指着一幅鲛人图给她看,而柯仁雄被杀的现场恰好有一座鲛人的雕像,这绝对不是巧合。”
宋然心中很是好奇,但并没有追问,用一个“哦”字结束了这个话题,重新启动了车子。
韩格摇摇头:“你问不顶用,这是小说家和小说家之间的对话,而不是警察对犯人的讯问。”
“那你还胡闹,算了,我绕一下路先把你送回家吧。”宋然叹了口气,准备旋转钥匙。
DV到这里就结束了,连峰惊愕地说:“真想不到,柯仁雄还在普陀山做过这种勾当。”
行驶当中,韩格始终望着窗外,不说一句话。宋然几度想先开口,可最后还是保持了缄默。她深知韩格的处事风格,当他嬉皮笑脸、侃侃而99lib.net谈的时候,往往说的是不切实际的话;而当他沉默寡言、神情肃穆的时候,往往是已经找对了猜透谜团的正确方向。
“算是吧。”素华有些犹豫,“但他不是佛祖的弟子。”
“别闹了,我要去做正事,没空陪你。”她没好气地说。
大伙儿再次露出震惊的表情,连韩格的脸色也变了。
大伙儿都不再理会韩格,各自分头做事。宋然坐回到办公桌,分别给赵若愚和沈瑜打去了电话,询问柯仁雄在创办明河集团之前的经历,尤其是他在普陀山上出过家的线索,结果不出她所料,两人都表示对此毫不知情。
连峰想了一会儿,看向宋然:“那个望海寺,去调查过了吗?”
视频中宋然显然很意外,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又问:“您还记得,这个志云是什么时候离开普陀山的?”
“你是去找那个推理小说家吧。”韩格不紧不慢地问。
宋然仔细看着韩格的表情,此刻的他没有丝毫不严肃的样子,眼神中似乎还带着恳求,直觉告诉宋然,这时候的韩格是无比认真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