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一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一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照片上的人虽然年纪大了许多,而且多了头发,但贫尼不会认错的,他就是那个志云。”
“哦。”宋然继续问,“澈如出事的那晚,是您在照看她吧,她究竟为什么要自焚,您知道原因吗?”
“果然,澈如的死和这件案子有关联!”连峰也兴奋起来,“可是,这个鲛人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
“舟山警方很配合我们,把当年澈如自焚一案的所有卷宗都调了出来。”宋然取出了记录本,一边看一边说,“火灾是在夜晚11点的时候发生的,当时的警方经过调查,发现是屋子里的油灯点燃了棉絮,引发了火灾。”
“那个陈老板呢,他的死有蹊跷吗?”连峰又问。
“阿弥陀佛。”素华双手合十,满脸悲戚,“只怪贫尼当时太疏忽了。当时澈如对着我们大喊大叫了一阵,见我们怎么都不能明白她的意思,她突然安静下来,走回了自己的禅房,许久没有动静,我们还以为她已经睡了,谁知道,她竟然会做出那种事,直到如今,贫尼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想不开,她自焚前说的那些话究竟有什么含义。”
果不其然,当她和杨大庆走进去,就看见韩格跷着二郎腿悠闲地坐着,连峰则和项琳拉长了脸站在他身边。
视频是在庵堂里拍摄的,宋然拿着一个文件袋坐在右面,素华在左边,视角始终固定,画面也没有晃动,看得出杨大庆握得很稳,这也许是他最在行的一件事了。
宋然脸上露出意九九藏书外的惊喜:“他是谁?”
说到这里,宋然按下了视频播放键,大伙儿都目不转睛地盯向了屏幕。
素华定睛看了许久,摇了摇头:“认不出来,时间过得太久了。”
“你确定就是照片里这个人吗?”
“没有具体的资料,只知道那些孤儿当中,男孩有178人,女孩143人。”宋然说,“当时实在是太仓促了,据舟山警方说,这300多名孤儿从普陀山转移到舟山那家孤儿院后,只停留了两天,就被送往各地的福利院。所以既不知道这些孤儿之前分别被收养在哪一个寺庙,也不知道后来被送去了哪里的福利院。不过,许承岩是这些孤儿之中的一个,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当时与林慧云分开后,宋然就通过电话把与吴主编的谈话内容告诉了连峰,然后直奔舟山当地的警察局,这次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当了解到18年前的孤儿事件与如今的一桩凶杀案有关后,当地警方立即给予了极大的帮助。
“那27个孩子待她怎么样呢?”
视频首先由宋然的提问开始:“素华大师,不必紧张,这段视频只会作为我们警方的内部资料,不会对外公开的。”
“不是佛经,是一本神话故事集。”却见视频里的素华摇了摇头,“是好心的游客送给孩子们看的,里面有文字,也有图画,澈如有时候会给孩子们念念里面的故事。记得当时她翻到了其中的一页,上面画着一个九-九-藏-书-网鱼尾人身的怪东西,她不停地把这张画指给我们看,可谁也不明白她的意思。”
宋然回答:“这位陈老板全名叫陈永德,事发时53岁,当时的身份是东莞一家民营公司的老板,他乘坐的船遇到了大风浪,船翻人亡,只能说确实是一场意外。”
“就是海螺。孩子们没什么可玩的,常常会去海边捡些贝壳、海螺来玩,但明诚那只海螺是最好看的。”
连峰皱起眉头:“但许承岩是不是澈如收养的那27个孤儿中的一个呢?”
素华审视这张照片,目光中有了一丝异样:“这个人,贫尼好像认识。”
“蠡贝是什么?”
项琳提出质疑:“一定是自焚吗,法医有没有发现他人纵火的痕迹?”
“哟,浩克和帅诸葛回来了。”韩格笑嘻嘻地望过来。
“孩子们都会主动做农活儿,减轻澈如的负担,年纪大的孩子也会帮着照顾小的。别的寺庙的孩子都没有这么懂事,尤其是当中那个年纪最大的男孩,他法号叫明诚,三四岁的时候给扔在净源庵门口,是澈如捡的第一个孤儿,也是跟着她最久的。澈如有时候说的话做的事让人很难明白,偏偏明诚能听懂她的意思。”
“澈如啊,她可是个大好人啊。”素华神情凝重起来,“她在我们这些比丘尼里年纪是最小的,却最有善德,贫尼相较于她,实在有些自愧。她一个人,要维持净源庵,要在菜园干活儿,还要照顾孩子们,每天就九*九*藏*书*网睡三四个钟头。澈如就差没把身上的肉割下来喂给孩子们了,亲生父母也不过如此啊。在贫尼看来,普陀山上没有人比得上澈如,她死后一定能成佛的。”
她想都不用想,能让向来冷静的队长如此气结的人,世界上恐怕只有一个。
“陈老板可是个大善人,每次都会给孩子带来食物和营养品。他还出钱请来医生,给孩子们抽血检查和注射疫苗。依贫尼看,澈如的死不能怪陈老板,他也是为了孩子好。对了,当时陈老板要从澈如那里带走的那个孤儿,就是明诚。”
连峰点点头,又问:“有没有那些孤儿的资料?”
“这不是废话吗?”连峰苦笑连连,不再理会韩格,走到宋然身前,“怎么样,后来有什么收获?”
宋然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杨大庆却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大作家,凶手究竟是怎么杀人的,你到底想出来没有?”
视频中的宋然接着问:“之后呢?”
宋然按下播放键,视频继续播放。
“继续看吧。”旁边的韩格突然用认真的口气说。
“事发时明诚当时几岁,相貌上有什么特征吗?”宋然紧接着问。
“十三四岁吧,长相的话?”素华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他不爱说话,整天带着一只蠡贝,常常独自到海边去吹。”
画面中的宋然听到这里,脸色明显有些变化。宋然回忆起来,那时自己应该是在思考素华说的这个叫明诚的孩子会不会就是许承岩。99lib•net
宋然收回许承岩的照片,似乎没有再问的打算了,但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抽出了另外一张照片递了过去:“那这个人呢,师太您是不是有印象?”
“是明诚!”视频中的宋然有些惊讶,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文件袋里拿出一张许承岩的照片,递给素华:“大师,请你仔细看一看,这个人,是不是在澈如收养的那27个孤儿当中的一个?”
杨大庆答应了一声,从旅行袋里取出一只小巧的DV,然后连接到办公室的电脑上,不多时,显示器上打开了一段视频,画面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宋然,另一位则是个穿着灰布衣裳的中年尼姑。
素华捻动着颈项上的佛珠,脸上痛苦的表情显示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她18年。
宋然也沉默了一会儿,又接着问:“素华大师,那请问你对那个陈老板有什么印象?”
宋然摇摇头:“没有,而且据当时参与救火的人说,亲眼看到全身着火的澈如端坐在地上,表情平静,双手合十,正在诵念佛经。警方正是基于这条证据,才下了澈如是自焚的结论。”
素华忸怩地向镜头方向看了几眼,很是不自在,最后干脆侧坐着不正对镜头。
素华摇摇头:“贫尼也实在不明白,事发之前,我和另一位比丘尼一直在向她解释,孩子被收养是去过好日子,是对孩子好,可澈如就是听不进去,还大喊大叫起来,嘴里说了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哦,对了,我记得她还拿了一本书,硬要让我们看
九九藏书
。”
“你给我让开,别妨碍我们。”宋然瞪了他一眼,继续说,“这位尼姑法号素华,现在还在普陀山上修行,当年她对澈如比较熟悉,出事当晚,正是她和另一个尼姑在照看澈如。我是从舟山警方的笔录里看到她的,她提供了不少重要的证言。所以我又回到普陀山,想方设法找到了她。”
宋然脱口问道:“什么书,难道是佛经吗?”看着视频的宋然想到,那时候自己听到佛经两个字,脑子里条件反射迸出来的,就是那本《佛说父母恩难报经》。
此刻DV镜头拉近,顺着宋然的目光靠近那张照片,照片上的面孔逐渐清晰,正是已经被害的明河集团总裁柯仁雄。
“是鲛人!”几乎在同时,项琳脱口而出,“案发现场那一座鲛人雕像!”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记得他的法号叫志云。”
“好啊,警察不做正事,还拍戏玩呢。”韩格挤到屏幕前,瞪大了眼睛。
看到这里,宋然按下了暂停键。
“如果就查到这点,那我可真是没脸回来了。”宋然淡淡地一笑,看向杨大庆,“大庆,把我们拍的DV放给大家看。”
“请您先谈谈澈如吧?”宋然和善地问。
韩格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个一厘米的长度:“就差这么一点点了,只要想出凶手是怎么逃避过监控进入‘恐怖列车’这一步的方法,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警察局不是茶馆,你要是想来解闷逗乐,还是请去别家吧。”踏进办公室之前,宋然就听到了连峰的逐客令。
更多内容...
上一页